鐵崖先生古樂府 (四部叢刊本)/卷第六

卷第五 鐵崖先生古樂府 卷第六
元 楊維楨 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明成化己丑刊本
卷第七

鐵崖先生古樂府卷之六

           門人冨春吴復類編

   金溪孝女歌

    唐敬宗時撫之金溪有金銀塲户葛佑者

    輸銀不𠯁監官黄慷榜佑垂死佑二女投

    銀冶中化銀二錠事聞遂罷銀塲金溪為

    二女立廟至今血食危太檏有卷求余詩

    為賦孝女歌云

金溪石石生銀鑿石石有盡銀令無時磷昨夜銀官

山頭㸃銀户葛家父無丁惟二女葛家父楚苦

苦楚與死隣二女痛父𨵿一身駢首跳冶裂熖闇

裂熖焚身不焚二女心天𢡖𢡖神森森化作𩀱白金

𩀱白金盛龍錦願作萬夀巵以奉天子飲一飲銀鬼

泣再飲銀令寢

   楊佛子行   留㾗一本作無留

    楊佛子越諸暨人㓜知事母母病危佛子

    刲股肉進母母食病立愈母殁廬墓側恒

    有馴烏集墓樹随佛子徃返佛子素患癭

    道逢異人以掌訣移之背郡縣上孝感状

    将表其閭佛子辤遂止年九十𡻕兎終安

    陽韓性既爲佛子作傳司里陳敢復作楊

    佛子行

 諸暨縣北楓橋溪風橋溪水上接顔烏栖其一人一

 百二十里合萬和水萬和孝子廬父墓墓上芝生

 荑楊生佛子與萬和孝子齊六𡻕懐母果二十為

 母嘗百藥藥弗醫啖母以肉将身刲母病食肉

 起其神若刀圭母死返九土常作嬰兒啼𠋣廬宿

 苫塊棄隔妾與妻嗟㢤佛子孝行絶人人不識感

 鬼神頰下生瘤大如尊何人戯手瘤上捫明朝恠

 事駭妻子頰下削贅無瘤痕背上一掌印爭来㸔

 竒㾗墳頭木共白兎馴更遣迎送烏成群傍人竹

 弓不敢弹豈比八九雛生秦縣官上申聞旌户復

 其身佛子赱告免稱主臣主臣嗟㢤佛子誰嫓稱

  今之人有刃股乳脆孝子以為名規免徭征以希

  其旌嗟㢤佛子誰嫓稱

       佛子乃先生之曽大父也陳敢乃先

       生之師也佛子純孝異感非此詩不

       能彂之自韓子董生行後復得此詩亦

       可見先生古詩有源来也故附著之

    金䖏士謌

     吴人今可父賢智有才藝而自埋扵民衆

     嘖然以䖏士稱之權貴人以丘園科起䖏

     士䖏士絶之曰子幸有廬一區在市𨵿可

     以避風雨田一㕓在郭外可以給衣食學

     聖人之道可以自樂不𩓑仕也且仕榮利

     禄𨼆樂真素苟以相易彼此兩乖乖而强

     合吾不䏻巳吁䖏士如可父信其逸而貞

     者歟故集賢舊老相與署牒錫號曰貞逸

     㑹稽楊維禎為之賦詩曰

 蘇州古𨼆君實始虞仲𨼆君放言中乎清與權次曰

 澹䑓氏言不枝行不逕未嘗匐走諸侯前五噫之夫

 将其匹聮耕織為業不廢誦與絃亦有天随仙配鴟

 夷子理釣船去之五百年求継者孰賢闔閭古城隂

 曰有䖏士氏曰金長身而羙髯風局孤古古貌䟽

 且沉家不失箴里不失任有餘椎與人矧肯壽禄入

 心心闕下𠯁終南貧賤易屈貴冨易滛故大𨼆在

 關市不在壑與林鳳凰不能引髙神龍不能

 人呼為䖏士更加貞與逸號焉知古不如来今吾嗟

 今之士科隠丘復事王侯行無𥙷𨷂言無禆謀惟禄

 食是媒詭貞而𨼆詭逸而休以為吾人憂放而返

 澗恚岳隴羞聞䖏士風其不泚然在䫙豈吾人儔

    彭義士謌義士元履旴江人

 八十長者新城彭一生好義不好名天曆𩚑告江南

 氓官家鬻爵令新行嗟㢤我彭粟有SKchar内粟不與官

 爵爭豈惟内粟夀不爭民有乏逋我代庚乏力我又

 代民耕民流過門給炊烹吁嗟尔民SKchar報彭期以八

百之長生

   盧孤

孤女年十五官家新條括童年東家媒娘傳巧語

盧家郎選東床柰郎自有婦妾使余不當蚤知急婚

事如此悔不官家作驅使上堂拜姑身未知下堂失

身惟有死歸来抱琹彈髙樓苦調不作離鸞愁東家

聘西家求明珠火貝爭委投河可乾石可泐盧家女

節不可勒生作隻影蛾死作獨根栢烏乎丈夫腐節

随草莽阿盧之風齊砥柱若道錢唐女滛苦安得有

此盧家女

   孔節婦

有羙丈夫子玉質長髽鬚自言五十五代孔子之孫

儒其母曰陶大家大家生兒六月餘丈夫子即稱孤

零丁未保麒麟雛大家一節誓不渝身有死不二夫

孤為命相噫嗚保抱不啻琉璃珠但願孤長夀竪

我門户扶我輿天祚孔㣧孤無虞五𡻕觧讀書十𡻕

能當閭二十作賦喧三吴竭来大家八十踰孤三釡

心何如紫薇相君新下車止推先聖恩及拏薦書上

逹天王都承恩歸来拜起居堂上鶴髮霜顔都烹羊

擊鮮婦當厨里中姆讙相呼孔家生兒天與渠康之

阜曲阜俱康之水流泗洙曰貞曰孝表一廬楊子作

謌謌不誣他日太史春秋書

    陳孝童

     孝童名福越之錢清人年十𡻕侍母葉病

     衣不觧帶母病甚水漿粒食不進口中夜

     潜出後庭泣于天曰我母病将死吾何依

     刲股代藥天其従我乎股刲而母巳死人

    謂刲股多救母童不能不亦妄譽乎予謂

    童知𢜤親天之無偽者也刲股救母而知

    有其親而不知有其身也又豈知有名㢤

    季世奸民有刃股乳規免賦猺者若童又

    豈有賦徭而爲是㢤刲股童之天也母之

    救不救亦天也予居與童鄰親覩其事可

    以弘奨風教遂爲賦詩

錢清陳孝童十𡻕知孝母母病日以革藥餌空㕮咀

夜庭人不知磨刀去剔股凡兒血肉軀軀小痛擾檚

孰識身在親𢡖毒至刀斧隣里聞孝童涕泗下如雨

道路聞孝童過車式其户堂堂士大夫結髪在庠序

母背忍絶𥚑母喪亡捧土我作孝童詩豈惟風童孺

   强氏母

    毘𨹧强可事母以孝聞母年踰八袠可方

    以鄉校官調轉湖州従事感事母之日短

    遂以侍親𦤺事得陞承事郎浙束帥府従

    事由是併得封母夫人縣君今年至正戊

    子十一月二十三日長至適為夫人初度

    日也母子恩命皆以是日至故為賦燕喜

    詩一首俾令官歌之

强氏母毘𨹧人年巳八十又一春強家郎未七旬五

十入官教邑民六十轉官在鄰郡大府婉畫方咨詢

守将急移檄𠉀吏持在門强家郎捧檄告母母欣欣

一咲還一嚬庭前大𣗳風不停孝子惜隂寸寸勤强

家郎飬母素不貧食有祝鯁𥨊有五色䄄其肯貪天

之禄一日離其親年未及𦤺事辤檄奉晨曛中書重

爾天性真馳文箋天天不嗔賜爾孝子七品秩緋衣

姶妠青絲綸强氏母随牒封邑君一陽復為生辰邑

官里老赱侁侁上堂與母千百夀烹羊炮豕羅鮭𭹀

强家母抱牒謝天恩強家郎百拜百舞稱靁尊日日

起居太夫人項間夀帶日見𩀱絛文眼前離立五世

之兒孫強家母壽無匹榮無倫

   蔡君俊五世家慶圖詩肉譜或作肉譜稅䙀或作稅䙀

蔡家肉譜繇司徒西蜀蔓衍雲間居胡笳一洗怨女

孤世世觧讀中郎書傳家五葉忠孝俱欝葱佳氣無

時無有母有母徐卿徐生兒衮衮麒麟駒𢶒岩君俊

老仙老不枯岩前𩀱桂雲敷SKchar綉輿従以斑爛裙SKchar

SKchar立㦯歩趨登堂好㺯如群魚中有一人羙且都

柏垣成隂返慈烏平反一咲堂上娱春衫初試如舞

 雩樵青漁童侍两隅坐中有客皆鴻儒晴簾花吹引

 香篆午窓竹雨鳴茶爐不知人間有金屋弱海之外

 為蓬壷只今諸孫稅䙀𥜗文采箇箇成扵莵玉階清

 夣追爾祖種徳政與槐隂符太夫人在錫冠帔曽玄

 滿眼紆青朱紆青朱賸買丹青添𦘕圖

    鐡面郎羙趙御史也

 鐵面郎不𩓑白玉堂𩓑着錦衣裳上明天耳目下見

 人肝膓江南使者欺天𨼆黄金車䭾實虚牝忽焉青

 天近天目峯前見秋隼父老出郭門焚香拜使君使

 君天上斗斟酌元氣成冬春成冬春立皇紀董狐巳

 脩國史柱下惠文湏出理江南𩣭行且止萬一䜛

 邪塞天耳手持尭時屈軼枝獨立殿前言國是鐵面

 郎真御史

    奉使謌羙荅理麻氏也

     至正乙酉天子遣天下奉使凡十二道三

     十有六人偉兀氏荅理麻在選中廵察西

     川司臬吏舞法首擊治之方面貴臣有驕

     而弗譓者亦糺詰之時政梗民必思痛豁

     去如鯁在咽必吐乃巳彼不荅理如者如

     工尹啇陽之兵殺三人以為不如是不𠯁

     以反命事不幸𩔖此而况生殺者皆不當

     法乎此西川使者之可謌也

皇帝五年秋皇華遣使行九州皇明明見萬里外猶

恐隂曀生蜉蝣奉使代天明四目逹九幽假天喜怒

𥝠恩讐欺皇明是非一逆海倒流其中荅理子西𫟪

托週逰西𫟪有鳥其名爲休留復有老狐九尾而九

頭扇妖作恠呼匹儔朘我赤子血上蔽十二旒力大

泰山不可㧞荅理子一觸㤗山拆之如不周烏乎漢

有張綱衞有史鰌元有荅理𠯁追前猷太史筆不貶

褒我作歌詩継春秋

   春草軒辤     瑶屮一作瑶國

    毘𨹧華孝子㓜武六𡻕而孤善事其母以

    純孝聞嘗自取孟郊㳺子詞名其𠩄居軒

    曰春草予為軆㳺子意賦春草詞

春暉庭下春雲暖春草軒前草長短中有百𡻕冝男

花一色青蚨綴枝滿青蚨子母生死恩草有𤫊芝生

孝門春暉照人春不老芝草䦨千芝有孫當時夣生

芝草緑瑶草琅玕栖别鵠孤兒日長草忘憂錦䙀護

兒如護玉春菲菲草油油千金俊馬五花裘吁嗟兒

𠔃毋好逰銅駝陌上春風愁草萋萋春杲杲逰子歸

来在逺道堂前何以報春暉身上春𫀆照春草

   萱夀堂詞 為海漕麻經歴孫仲逺作

孫家髙堂風日好堂前秪𣗳冝男草孫家阿𡝠昔冝

家今日冝男復冝老香霧濛濛吹綉輿花雨斑斑上

 文褓阿𡝠之年八十深一作五鸞恩誥封泥金孫家

 卽惜寸隂把萱酒為萱吟易摇千𡻕風前木難報春

 暉寸草心

    傅道人歌并序

     御史斡勒𠃔常為余道傳道人事道人字

     𨼆陽𦍤人也性勇獷壮年無𠩄用其勇遂

     執砆質之役扵刑部㑹河南有以詿誤繫

     請室者若干人道人獨明其非辜不忍䧟

     死地且加存䘏未㡬赦出之皆⿰⾔𭥍道人𠩄

     謝再生之年其殺人之中又有仁義𩔖此

     積勞當得九品官一旦棄去遇異師扵關

     陜間與之語有悟素不識書即能賦五字

     詩道其𠩄脕然者後遂入嵩山不還者十

     年父兄妻子莫知其𠩄如徃今隠居洛陽

     三井洞㧣坐不出好事者徃𠉀見之訖無

     一語吾子為古詩文喜録竒事若道人者

     亦一竒也且道人約余三年後當見予洛

     城之東事果當以吾子之作遺之余讀宋

     史知李芾忠烈之助亦一劊手耳其可以

     五百例賤其人乎若𨼆易者既勇於敢而

     殺又勇于不敢而無殺脕退其役而進道

     扵黄冠者師非其以執術為不是而訖善

     復其性者歟故為作歌一首復御史云

 祈連山人天骨竒十五能運朱屠鎚二十報𬽦許人

 死殺人不數舞陽兒郷里不能容官府不能治猛氣

 奚𠩄托仗劒歸京師京師殺柄司秋官假爾爪牙虎

 豹關今日尸一逆明日誅一姦朝食悖臣膽莫食凶

 人肝龍蛇見血性忽改鳩隼化質身無難尋師度關

 陜棄家入嵩山只今啖松久辟榖劍埋三井飛精服

 能聮弥明石鼎句能和啇顔紫芝曲客来啓𨵿不一

 語但聞鼻息聲滿屋烏䑓卿史卯金公群邪瞻落稱

 人雄囊封事畢志即東榖城丈人有前約三井洞前

 尋赤松

    留粛子歌

 留粛子草衣儒居無室屋出無驢十年落魄走吴下

 一日奮迅逰天都自言䄂有黄帝書淮荒海盗及吴

 租大臣不諱省中木法官交譏䑓上烏草衣言事不

 畏死請劍欲斬崔司徒

    洪州矮張謌

     洪州矮張許負術中竒士也其術出國

     李國國用又出於徳長老不苟干貴人

     見不仁者䂓言之無𨼆推其人以占其家

     及其子孫之凶慶皆竒驗若神輕材觧難

     有古義士風余客西湖時過予談天下事

     非今之豪傑𠩄能及也且欲授術扵予予

     謝未暇歌以送之

 洪州矮張如矮瓠大帛深衣史𩀱SKchar自言矮瓠不食

 酒惟貯先天九官數蚤年俠氣慕朱郭輕財屢倒千

 金槖得道人疑李士寧滑稽待效東方朔䨇瞳注射

 金蟆睛口如急雨傾建瓴卒焉一語衆人𨼆王公錯

 愕面發頳烏乎王謝誤蒼生天下烏用爾寧馨居中

 可乏汲長孺使𫟪湏用蘇子卿我本先皇賜進士十

 年不調錢塘市䆠程那敢問雄飛國法新䝉脫胥靡

 西湖西南山南水華落日清而酣𦘕船載酒遁名姓

 三尺長喙金人椷嗟乎五鬼賊三屍䜛矮SKchar矮瓠無

 多譚

    秀州相士謌   一𨾏SKchar作一𩀱

     秀州相士薛氏見心者拜余笠湖上首出

     句曲外史自賛一首及縹冊一帖且禪其

     言云持此以見梅花道人道人技癢當為

     汝歌歌訖然後乞其奇文章予為㗲然大

     咲既為賦歌詩一觧又如其志書梅花道

     人傳一通俾東歸以復外史

 秀州相士薛見心重湖風雨来相見手把茅山道人

 詩亦有胡僧冩東絹自云SKchar不拜公卿海内名人初

 入卷縹綾方冊錦盤囊首録梅花道人傳道人不讀

 姑布書两目㸔天走青電梅花忽露太極心南枝北

 枝開一遍秀州相士亦識道一咲求心符銕劵章生

 不相一𨾏眼桒生不相一尺面貌如削𤓰帝治開背

 如植鰭王業建君不見漢家将軍如牯腰午夜臍燈

 照悲唁

    禽演贈丁道人   臝分一作龜介

 令威仙人歸故林白晝飛下天門深一千年人忽作

 鶴二十八𪧐皆為禽俛頭垂翅聴驅使赱報禍福不

 敢諳南方朱鳥獻竒状部領其屬来駸駸毛鱗嬴分

 各異態肖像妙合天地心翩然謝客欲髙舉便恐滅

 迹丹霞岑東州名山指華頂碧天倒墜青瑶簮人間

華表或可擬馭風時復来相尋

   冶師行

    贈緱氏子名長弓太湖中人與余鑄鐵笛

    者也通文史又善鑄鐡冠如意自云將鑄

    湖心鏡求余詩歌之云

湖中冶師緱長弓有如漢代陶安公七月七日與天

通朱雀飛来化靑童且莫随仙踏飛鴻道人鐵笛

在手鐡冠八柱SKchar喬嵩皇帝一統誅群兇猛士干将

無𠩄庸還徼上青子天上禆重瞳江心火雹流赤虹

雲凝霧結愁蟠龍

   艾師贈黄中子

 艾師艾師古中黄肘有𥙷注明堂方籠有岐伯神鍼

 之海草𡵨伯遺針扵海島岸生艾草他女十不及一篋有軒轅洪爐之燧

 光灼艾禁木火火鏡火珠取火佳鍼窼數穴能起死一百七十銅人

 孔竅徒紛厖華陀針灸不過數䖏三椎之下穴一𩀱二豎㩀穴

 名膏肓百醫精兵攻不得火攻一䇿立受降金湯之

 固正擣穴快矢急落如飛鶬梅花道人鐡石腸昨日

 二竪猶强梁明朝道人歩食强風雨晦明知隂陽老

 師藥劵不受償何以報之心空蔵施藥勝施羊公漿

 㑹有仙人報汝玉子成斗量

    醫師贈𡊮煉師  日两或作日月

 大茅先生上天司死生每𡻕考校月之二日為嘉平

至今華陽有仙會㑹則鬼獸呌粛丹光明上帝又閔

其人之枉死必生仙醫有如貞白者代居山中捄愚

氓自従貞白上仙去杏林前伐橘井夷溝坑越七百

𡻕乃有䄂雲氏弱冠學道朝天京天子問道賜爵秩

師拂衣去選山自吹鸞鷊笙不燒丹不辟榖不飡日

月精不役岡訣甲與丁人有竒疾弗䏻名欝如病草

無勾萌師一視攣者伸𥌒者覿跛者行問之無㕮咀

之劑鍼石之兵惟有日两炊飰折𠯁鐺乃云太上親

傳一筦筆三軸經無憂祖師傳至我我奉行之無𠯁

驚吾聞上古俞附善療疾不施湯液尚湏皮毛觧剥

浄洗五蔵腥如何三經一筆迺爾霛人報以金擲之

如瓦礫以廉售欲豈比長安清亦何必𨼆居辛苦註

經嗚呼人生喜怒悲樂病易成湏𩬊日槁為星星

便従煉師乞漿啖火𬃷青華定録共見茅君盈

   芝秀軒詞

    東倉馬君瑞以芝秀名軒虞學士集為書

    其扁李著作孝光為之紀復求歌詩扵余

    故為賦騷詞四章

芝秀𠔃煌煌羅生𠔃滿堂紫雲囷𠔃如盖露湛湛𠔃

沐芳羙夫人𠔃賢姱集𤫊瑞𠔃未央

   又

芝何為𠔃為秀匪植以生𠔃匪培以茂恊冲和以華

滋𠔃食之而夀

    又

山嵯峨𠔃谷逶迤歌紫芝𠔃吹參差懐美人𠔃不可

以追

   又

鐡之泾𠔃鳳之沼思公子𠔃善窈窕善窈窕𠔃樂康

聊逍遥𠔃𡻕年老

   夀岩老人歌

    夀岩老人者吴興欽先生徳載也老人仕

    宋爲都SKchar計議官宋革老人奮義兵不肯

    送䧏欵天兵募生𦤺其人義其言議而官

    之老人列其板授言即遁隠長山之石岩

    石生冬青萬年之枝老人遂號夀岩又自

    志以文去老人之死四十年其孫𩦸出其

    手澤求余歌之

夀岩老人宋都SKchar不肯新朝食周粟水晶國裏七寳

山别有天地非人間山中黄石眠怒虎圯上傳書曽

有語歸来牧羊尋赤松萬年枝上盤冬龍冬龍萬年

與石闘老人一盃持自壽煉色未𥙷天南孔坐見

瀛州生軟紅嗚呼夀岩之人𠔃元不死南斗化石齊

崆峒

   題鐵仙人琴書真樂窩附錄李孝光𠩄作也

  舉世之樂無如鼓琴琴可以禁人之邪心易人之

  哇滛舉世之樂莫如讀書書可以絶小人之狹邪

  履君子之坦途世人為樂千種有不如我樂長可

  保彼有SKchar酒樂飲逢毒若酖豔妻讙虞自令身枯

  溺心貨殖為盗賊積崇勢SKcharSKchar神断嗔蚤官驕

  子疾為禍首或世𠩄樂自詭神仙累萬人學無一

  長年有樂放恣毀除湏𩬊捐 --捐棄父母終竟不覺有

  察扵獄謂俾不𢡚性習浸移久而泰甚凡此衆樂

  豈不可懐不如我樂無患與菑鐡仙左琴右書傳

  終日危坐咲以咍忽見吾詩仰天歌鐡仙豈不大

  樂㢤

    鐡笛歌為鐡崖賦 附楊先生𠩄作後

  鐡崖道人吹鐵笛宫徴含嚼太古音一聲吹破混

  沌竅一聲吹破天地心一聲吹開虎𧲣闥SKchar庭跪

  獻丹扆箴問君何以得此曲妙諧律吕可以召陽

  而呼隂都将春秋一百四十二年筆削手譜成透

  天之竅價重𩀱南金掉頭玉署不肯入直入弁峯

  絶頂俯瞰東⿰氵𡨋深王綱正統着髙論唾彼傳癖兼

  書滛時人不識我不厭㑹有使者徴球琳具區下

  浸三萬六千頃之白銀浪洞庭上立七十二朶之

  青瑶岑莫邪老鐵作龍吼丹山鳳舞江蛟吟朂㢤

  宗彦吾𠩄欽赤泉之盟猶可尋更吹一聲振我清

  白祖大鳴盛世載賡阜財觧愠南風琴

    鐵篴謡為鐵崖仙賦附録雲間錢𪔇作也

  鐡崖仙人冠鐡冠錦𫀆不著衣褐寛棄官流蕩山

  水窟胸中奇氣蛟龍蟠手持鐡笛竅有九錚錚三

  尺青琅玕吹之竒聲絶人世抑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悲壮SKchar雲端鐡

  崖山髙髙百丈片片吹落梅花寒太湖老漁狎唱

  清江歌仙人側卧吹囬波七十二峯翠鸞舞大雷

  小雷走深渦君山弄最竒絶一聲草木摧两聲山

  石裂三聲蜿蜒躍波起四聲卷海作飛雪五聲山

  嶽盡動摇六聲百鳥皆噤舌七聲吐氣成虹霓榑

  桒枝上金鳥啼八聲凝光射牛斗丹桂枝邉玉㕙

  吼九聲十聲迸銀河SKchar神股慄天嵳峩河皷輟瓊

  耜天孫停玉梭九重震疊開蕩蕩帝閽驚定忘撝

  訶鈞天大人側耳聴口𠡠仙吏旁捜羅分甘吹笛

  樂吾樂芒屨嬾上金鑾坡仙人仙人鐡石腸引喉

  噴鐡金琅璫中通外竅直以剛鏌鎁善鳴愁鳯凰

  厎湏截竹崐崙岡𩓑将鐡崖壽鐵笛後天不老凋

  三光

      此謡頗為先生𠩄取故附錄扵鐡笛像

      後云

      巳上凡二十有六首皆謌詠一時忠臣

      烈士貞女孝童仁人𨼆士之遺事扵太

      史氏之𠩄未録者盖可為一代之詩史

      矣其激揚世教豈小補㢤









鐵崖先生古樂府卷之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