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雅先生復古詩集 (四部叢刊本)/卷一

鐵雅先生復古詩集 卷一
元 楊維楨 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明成化己丑刊本
卷二

鐡雅先生復古詩集卷一  古樂府卷之十一

 輯鐡雅先生復古詩集序

我朝詩軆備矣惟古樂府則置而不為天暦以来㑹

稽楊先生與五峯李先生始相唱和為古樂府辭先

生嘗曰詩難樂府為尤難吾為古樂府非特聲諧金

石可勸可戒使人懲創感彂者有焉善和余者惟李

季和季和死和者寡矣且命吴復錄季和死後凡若

千首至其塻焚白之則世之知先生之詩者盖尠矣

琬登鐡門學詩因輯先生前後𠩄製者二百首連吴

復𠩄編又三百首名曰鐡雅先生復古詩集此集出

我朝之詩斯為大僃嗟乎紅紫亂朱鄭衞亂雅生扵

季世而欲為詩扵古度越齊梁追踪漢魏而上薄乎

騷雅是秉正色扵紅紫之中奏韶濩扵鄭衞之際不

其難矣㢤此先生之作𠩄以為復古而非一時流軰

之𠩄能班南北詞人推為一代詩宗此非琬之言也

天下之言也先生近軆而下不令人傳然膾炙在人

口有不可得而遺者録扵卷後而香奩諸軆亦附見

至正二十四年甲辰秋九月戊子門人龍洲生章琬

謹序

鐵雅先生復古詩集

          太史紹興楊維楨廉夫著

          太史金華黄溍 晋卿評

          門生雲間章琬 孟文註


 古樂府

  琴操序十一首

  琴操爲退之獨歩子厚不敢作遂作鐃歌古之

  文人相服而不相忌者如此後之詩人動以琴

  操自髙如蠻郎罷學華語華不華蠻不蠻令人

  有可鄙者余與永嘉李季和在吴下論古今人

  詩季和酒酣歌退之羑里操舉酒屬余曰楊廉

  夫崛强作漢魏人古樂府亦能作昌𥠖伯琴操

  乎余激其挑亟領曰請題季和遂命精衞而下

  凢九題余明日賦畢又明日復𥙷退之履霜殘

  形二操季和讀之拍几三呌曰楊廉夫銕龍精

  也人欲和之誰敢誰敢至正辛巳秋九月㑹乩

  楊維禎録以為序

   精衞操

    琬曰按述異記炎帝女溺死東海化為精

    衞日㗸西山木石以填東海怨溺死也

水在海石在山海水不縮石不刋㗸石向海安口血

離離海同乾

     太史曰只廿五字辭有盡味無窮

     琬曰古人賦精衞辭者稱王建先生此

     作出建辭劣矣

   石婦操

    琬曰石婦即望夫石也在䖏有之𥙷入琴

    操悲其志與精衞同不必問其主名也

山夫折山華山頭朝石婦行人㡬時歸東海山頭

有時聚行人歸啼石柱石婦岑岑化黄土

     太史曰啼字妙非啼婦也乃化鶴来歸

     語華表意

   箕山操

    琬曰尭譲天下扵巢父巢父曰君之牧天

    下猶予之牧犢吾無用天下為荘子有樊

    仲父牽牛飲水見巢父洗耳驅牛而還耻

    令牛飲其下流也

箕之山𠔃可耕而樵箕之水𠔃可飲而㳺牽牛何

来𠔃飲吾上流彼以天下讓𠔃我以之逃世豈無

尭𠔃應尭之求吾與尭友𠔃不與尭憂

     琬曰季和和此辭曰

 箕山之陽𠔃其木翏翏箕山之家𠔃白雲幽幽彼

 世之人𠔃孰能遺我以憂雖欲従我𠔃其路無由

 朝有人𠔃来飲其牛

     太史曰季辭欠喫𦂳語

   漢水操

    琬曰即祓褉曲也王子年拾遺記曰周昭

    王溺扵漢水二女延姢延娱従王夾擁王

    身同沒焉故江漢人至上巳日褉集祠間

    以為風俗

湘水離離徒以班我衣漢水漪漪可以禊我衣翩然

SKchar波夾龍飛随龍雲雨随龍歸彼望疑𠔃疑是非

     太史曰辭意以英皇不得為姢娱也

   介山操

    琬曰琴操有龍蛇歌以為介子辭先生嫌

    其辭有憾為演厥辭庶介山君子之旨也

一龍失𠩄五蛇従之周天下四蛇完身一蛇獨虧

虧作刲非龍上天𠔃蛇各有戸一蛇無戸薄以焦火

吁嗟乎四蛇従龍作甘雨一蛇焦枯無恨在下土

     太史曰忠厚雅正

   崩城操

    琬曰按崔豹云𣏌梁妻𣏌殖妻妺朝日之

    𠩄作也殖戰死妻哭而城頽遂投淄水死

    其妹悲之作歌名𣏌梁妻僧貫休始以築

    長城義作辭其辭亦精悍宋吴邁逺軰不

    能及也先生用是義𥙷崩城操

白骨築長城長城不可穴十日哭長城長城為我裂

白骨班班食紅血抱骨著心肚白骨作人語精𤫊之

君不見淄之水喁喁至今下有比骨魚

   前旌操

    琬曰衞後母𠔃夀母欲殺前母子伋而立

    夀使伋乗舟扵河將沉而殺之夀知之與

    伋同舟不得沉又使伋之齊令盗見載旌

    者殺之夀又竊旌前行盗見殺之伋載夀

    屍還亦死

爾乗舟𠔃河水濁且深我同舟𠔃誓與爾同沉母有

命𠔃諌不我聴示旌以盗𠔃我先以旌衞有國𠔃國

在兄殺兄及我𠔃我不如無生

     太史曰詩後又有此作退之𠩄不敢雖

     退之作亦無以過

   桑中操

    琬曰此秋胡題也曹魏諸作不𨵿本題晋

    傅玄始咏秋婦過剛先生此辭特解玄議

秋夫君娶妻五日即仕陳五年歸来未拜親桑中見

羙人我岀堂前認夫君走赴沂水沉我身秋夫君令

我嗔婦可不義親何可不仁

     太史曰情侶過憤大義責辭不爲過直

     可悲可痛

   慶扅操

    琬曰按風俗通百里奚為秦相堂上樂作

    𠩄賃澣婦自言知音因援琴而歌問之乃

    其故妻遂還為夫婦

百里奚作秦相不再妻堂下澣媍歌扊扅舂黄𥠖搤

㐲鷄堂下皷絃堂上覆樳百年夫婦夫復親秦穆君

賀相臣夫旌義婦旌仁

     太史曰SKchar以奚為不孝不義此辭以義

     歸奚以仁歸婦而後奚之稱賢扵孟子

     者為無忝矣

   履霜操

    本詞曰

 朝履霜𠔃採晨寒考不明其心𠔃信䜛言何辜

 天𠔃遭斯愆痛沒不同𠔃恩有偏誰說碩𠔃知此

 𡨚

    使是辭果出伯竒則伯竒不得希扵舜矣

    退之辭亦未至今為𥙷之曰

霜鮮鮮𠔃草戔戔兒有罪𠔃兒𪧐野田衣荷之葉𠔃

葉易穿採楟花以食𠔃食不下咽天吾父𠔃天胡有

偏我不父順𠔃父寧不兒憐履辰霜𠔃泣吾天

     太史曰此辭始可與凱風相並

   殘形操

    退之作殘形操末語曰臣咸上天識者其

    誰余以其辭尚欠歸𪧐不如拘幽將歸二

    操語可詠也遂爲𥙷之曰

我夣有獸𠔃其獸曰貍貍有恠𠔃身首異而告我以

凶𠔃戒而戒而我丘有首𠔃誓死完以歸

      李季和書復先生云夜讀九操辭及

      𥙷退之辭皆精悍古雅使退之土下

      有聞亦韙之鐡雅辭行退之不得稱

      千古獨步非佞非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