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元天寳遺事 (四庫全書本)/卷4

巻三 開元天寳遺事 巻四

  欽定四庫全書
  開元天寶遺事巻四
  蜀 王仁裕 撰
  文帥
  明皇常謂侍臣曰張九齡文章自有唐名公皆弗如也朕終身師之不得其一二此人真文塲之元帥也
  乞巧樓
  宫中以錦結成樓殿高百尺上可以勝數十人陳以𤓰果酒炙設坐具以祀牛女二星嬪妃各以九孔針五色線向月穿之過者為得巧之候動清商之曲宴樂達旦士民之家皆效之
  吸花露
  貴妃毎宿酒初消多苦肺𤍠嘗淩晨獨遊後苑傍花樹以手攀枝口吸花露藉其露液潤於肺也
  含玉嗛津
  貴妃素有肉體至夏苦𤍠常有肺渴毎日含一玉魚兒於口中蓋藉其凉津沃肺也
  紅汗
  貴妃毎至夏月常衣輕綃使侍兒交扇鼓風猶不解其𤍠毎有汗出紅膩而多香或拭之於巾帕之上其色如桃紅也
  金函
  明皇憂勤國政諫無不從或有章疏規諷則探其理道優長者貯於金函中日置座右時取讀之未嘗懈怠也
  擊鑑救月
  長安城中毎月蝕時士女即取鑑向月擊之滿郭如是蓋云救月蝕也
  歌直千金
  宫妓永新者善歌最受明皇寵愛毎對御奏歌則絲竹之聲莫能遏帝嘗謂左右曰此女歌直千金
  肉腰刀
  李林甫妬賢嫉能不協羣議毎奏御之際多所陷人衆謂林甫為肉腰刀又云林甫嘗以甘言誘人之過譛於上前時人皆言林甫甘言如蜜朝中相謂曰李公雖面有笑容而肚中鑄劒也人日憎怨異口同音
  隔障歌
  寧王宫有樂妓寵姐者美姿色善謳唱毎宴外客其諸妓女盡在目前惟寵姐客莫能見飲及半酣詞客李太白恃醉戲曰白乆聞王有寵姐善歌今酒殽醉飽羣公宴倦王何恡此女示於衆王笑謂左右曰設七寶花障召寵姐於障後歌之白起謝曰雖不許見面聞其聲亦幸矣
  樓車載樂
  楊國忠子弟恃后族之貴極於奢侈毎遊春之際以大車結綵帛為樓載女樂數十人自私第聲樂前引出遊園苑中長安豪民貴族皆效之
  猧子亂局
  一日明皇與親王棋令賀懐智獨奏琵琶妃子立於局前觀之上欲輸次妃子将康國猧子放之令於局上亂其輸贏上甚悦焉
  決雲兒
  申王有高麗赤鷹岐王有北山黄鶻上甚愛之毎弋獵必置之於駕前帝目之為決雲兒
  長湯十六所
  華清宫中除供奉兩湯外而别更有長湯十六所嬪御之𩔖浴焉
  錦鴈
  奉御湯中以文瑶密石中央有玉蓮湯泉湧以成池又縫錦繡為鳬鴈於水中帝與貴妃施鈒鏤小舟戲翫於其間宫中退水出於金溝其中珠纓寶絡流出街渠貧民日有所得焉
  夜明枕
  虢國夫人有夜明枕設於堂中光照一室不假燈燭
  金雞障
  明皇毎宴使禄山坐於御側以金雞障隔之
  百枝燈樹
  韓國夫人置百枝燈樹髙八十尺豎之髙山上元夜㸃之百里皆見光明奪月色也
  千炬燭圍
  楊國忠子弟毎至上元夜各有千炬紅燭圍於左右
  有脚陽春
  宋璟愛民恤物朝野歸美人咸謂璟為有脚陽春言所至之處如陽春煦物也
  粲花之論
  李白有天才俊逸之譽與人談論皆成句讀如春葩麗藻粲於齒牙之下時人號曰李白粲花之論
  醉聖
  李白嗜酒不拘小節然沈酣中所撰文章未嘗錯誤而與不醉之人相對議事皆不出太白所見時人號為醉聖
  靈鵲報喜
  時人之家聞鵲聲者皆為喜兆故謂靈鵲報喜
  走丸之辯
  張九齡善談論毎與賔客議論經㫖滔滔不竭如下坂走丸也時人服其俊辯
  探春
  都人士女毎至正月半後各乘車跨馬供帳於園圃或郊野中為探春之宴
  氷獸贈王公
  楊國忠子弟以奸媚結識朝士毎至伏日取堅氷令工人鏤為鳳獸之形或飾以金環綵帶置之雕盤中送與王公大臣惟張九齡不受此惠
  嚼麝之談
  寧王驕貴極於奢侈毎與賔客議論先含嚼沈麝方啟口發談香氣噴於席上
  醉語
  李林甫毎與同僚議及公直之事則如癡醉之人未嘗問荅或語及阿徇之事則響應如流張曲江嘗謂賔客曰李林甫議事如醉漢語也不足言
  暖玉鞍
  岐王有玉鞍一面毎至冬月則用之雖天氣嚴寒而此鞍在上坐如温火之氣
  百寶欄
  時楊國忠因貴妃專寵上賜以木芍藥數本植於家國忠以百寶粧飾欄楯雖帝宫之美不可及也
  四香閣
  國忠又用沈香為閣檀香為攔以麝香乳香篩土和為泥飾壁毎於春時木芍藥盛開之際聚賔客於此閣上賞花焉禁中沈香之亭逺不侔此壯麗也
  任人如市𤓰
  明皇召諸學士宴於便殿因酒酣顧謂李白曰我朝與天后之朝何如白曰天后朝政出多門國由姦幸任人之道如小兒市𤓰不擇香味惟揀肥大者我朝任人如淘沙取金剖石採玉皆得其精粹明皇笑曰學士過有所飾
  雪刺滿頭
  宋璟求致仕表云臣竊禄簮裳備員廊廟霜毫生頷雪刺滿頭求退歸耕養慵巖穴樂生堯世死荷聖恩
  忍字
  光禄卿王守和未嘗與人有爭嘗於几案間大書忍字至於幃幌之屬以繡畫為之明皇知其姓字非時引對問曰卿名守和已知不爭好書忍字尤見用心奏曰臣聞堅而必剛剛則必折萬事之中忍字為上帝善賜帛以旌之
  風流陣
  明皇與貴妃毎至酒酣使妃子統宫妓百餘人帝統小中貴百餘人排兩陣於掖庭中目為風流陣以霞帔錦被張之為旗幟攻擊相鬭敗者罰之巨觥以戲笑時議以為不祥之兆後果有禄山兵亂天意人事不偶然也
  望月臺
  𤣥宗八月十五日夜與貴妃臨太液池凭欄望月不盡帝意不快遂勅令左右於池西岸别築百尺髙臺與吾妃子來年望月後經禄山之亂不復置焉惟有基址而已
  竹義
  太液池岸有竹數十叢牙筍未嘗相離密密如栽也帝因與諸王閒步於竹間帝謂諸王曰人世父子兄弟尚有離心離意此竹宗本不相疎人有生貳心懐離間之意覩此可以為鑑諸親王皆唯唯帝呼為竹義
  美人呵筆
  李白於便殿對明皇撰詔誥時十月大寒凍筆莫能書字帝勅宫嬪十人侍於李白左右令執牙筆呵之遂取而書其詔其受聖眷如此
  開元天寶遺事巻四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