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化寺碑

開化寺碑
作者:朱彝尊 清
本作品收录于《曝書亭集/卷69

摶土以為神,傅以彩飾,綠衣烏幘,兩童子夾侍,縶白馬於前,曰文昌之像者,古有之乎?吾不得而知也。築室以為宮,刻桷丹楹,旁三門,門三塗,若王者之居,以棲文章之神,號為帝君者,古有之乎?吾不得而知也。然則文昌之祀非與?曰:何可非也?司馬遷《天官書》:斗魁戴筐六星為文昌:一曰上將,二曰次將,三曰貴相,四曰司命,五曰司中,六曰司祿。班固《漢志》謂五曰司祿,六曰司災。《晉志》則謂四曰司祿,五曰司命,六曰司寇,此文昌之名也。《書》曰:「禋於六宗。」孟康以為星、辰、風伯、雨師、司中、司命。《周禮•大宗伯》:「以槱燎祀司中、司命。」《小宗伯》:「兆四類於郊。」《月令》:「季冬之月,畢祀天之神祗。」鄭康成謂司中司命與焉。《漢律》曰:「祠司命。」此祀文昌之見於傳記者也。

若今帝君之名,特出於道士之說,謂士之以文進者,其姓字悉書之,帝君得以進退其柄,由是海內爭祠之。至徙其像學官,與孔子並居。噫!亦甚矣。道書稱帝君之神,屢降於世,必為王侯將相,其可知者,在周為張仲,在晉為涼王呂光,五代為蜀主孟昶。予嘗怪其說,以為帝君既能以文化成天下,其降生之人,宜有迥異下土之才,闡天地之大文,以垂教於世。乃張仲者,世遠勿論。若昶之所能,僅聞打球走馬而已。至呂光者,史譏其不好讀書,則於義何居焉。吾知之矣,古之祀文昌者,司中司命。而今之號為帝君者,蓋司祿也。世之享厚祿者,不皆善文之人,則司祿亦無事於文矣。使夫天下之士,才者不必祿,祿者不必其才,則帝君進退之權,不已重乎?雖然,其祀於學官,則舛也。原道士之說,所以誇大帝君者,不過欲撼我孔子焉爾。彼謂《詩》、《書》雖孔子之教,若富貴利達,則皆帝君司之,孔子不與焉。陋儒不察於理,遂徙而祠之學官,神之靈豈妥於是哉。

開化寺者,大同之士人別築以奉所謂帝君者也。其堂室之制,不庳不侈,視世之崇祀者不改於度,宜神之妥於是焉。予悲夫世之人徇道士之說,未暇究文昌之名義,又感流俗並祀學官之非,而大同之人獨得也。既為之文,復綴以詩曰:

倬彼文昌,帝車之次。觀象於天,戴筐是似。稽古肇祀,司命司中。維今之人,司祿是崇。有嚴頖宮,釋奠孔子。雜祭於祊,匪國之紀。懿彼塞垣,誕啟大扃。為堂為戺,殖殖其庭。祀典既一,牲醪孔時。佑我髦士,受祿於斯。先民有言,禮失在野。我作此詩敢告來者。

按《武陵太守星傳》,三台:一曰司命,二曰司中,三曰司祿。《星經》又云:司命二星在虛北,司祿二星在司命北,司危二星在司祿北,司中二星在司危北。蓋四司鬼官之長。祭法,王為群姓立七祀,諸侯五祀,其一曰司命。鄭康成以為小神居人之間,司察小過作譴告者。熊安生亦曰:非天之司命,故祭於宮中也。漢制,掌之荊巫。應劭云:刻木長尺二寸,為人像行者置篋中,居者別作小屋,祠以春秋之月,而屈平作《九歌》,分司命為二。疑所謂少司命者即《星經》所云,故其辭多近山鬼。而大司命之辭曰:「廣開兮天門」,又曰:「乘清氣兮御陰陽」,斯則文昌之第四星也。自識。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