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女人

我怎麼做起小說來? 關於女人
瞿秋白[註 1]
1933年4月11日
真假堂吉訶德
本作品收錄於《南腔北調集
本篇最初發表於一九三三年六月十五日《申報月刊》第二卷第六號,以魯迅名義發表,署名洛文,日期為魯迅所加。

  國難期間,似乎女人也特別受難些。一些正人君子責備女人愛奢侈,不肯光顧國貨。就是跳舞,肉感等等,凡是和女性有關的,都成了罪狀。彷彿男人都做了苦行和尚,女人都進了修道院,國難就會得救似的。

  其實那不是女人的罪狀,正是她的可憐。這社會制度把她擠成了各種各式的奴隸,還要把種種罪名加在她頭上。西漢末年,女人的「墮馬髻」,「愁眉啼妝」,也說是亡國之兆。其實亡漢的何嘗是女人!不過,只要看有人出來唉聲歎氣的不滿意女人的妝束,我們就知道當時統治階級的情形,大概有些不妙了。

  奢侈和淫靡只是一種社會崩潰腐化的現象,決不是原因。私有制度的社會,本來把女人也當做私產,當做商品。一切國家,一切宗教都有許多稀奇古怪的規條,把女人看做一種不吉利的動物,威嚇她,使她奴隸般的服從;同時又要她做高等階級的玩具。正像現在的正人君子,他們罵女人奢侈,板起面孔維持風化,而同時正在偷偷地欣賞著肉感的大腿文化。

  阿剌伯的一個古詩人說:「地上的天堂是在聖賢的經書上,馬背上,女人的胸脯上。」這句話倒是老實的供狀。

  自然,各種各式的賣淫總有女人的份。然而買賣是雙方的。沒有買淫的嫖男,那裡會有賣淫的娼女。所以問題還在買淫的社會根源。這根源存在一天,也就是主動的買者存在一天,那所謂女人的淫靡和奢侈就一天不會消滅。男人是私有主的時候,女人自身也不過是男人的所有品。也許是因此罷,她的愛惜家財的心或者比較的差些,她往往成了「敗家精」。何況現在買淫的機會那麼多,家庭裡的女人直覺地感覺到自己地位的危險。民國初年我就聽說,上海的時髦是從長三幺二傳到姨太太之流,從姨太太之流再傳到太太奶奶小姐。這些「人家人」,多數是不自覺地在和娼妓競爭,——自然,她們就要竭力修飾自己的身體,修飾到拉得住男子的心的一切。這修飾的代價是很貴的,而且一天一天的貴起來,不但是物質上的,而且還有精神上的。

  美國一個百萬富翁說:「我們不怕共匪(原文無匪字,謹遵功令改譯),我們的妻女就要使我們破產,等不及工人來沒收。」中國也許是惟恐工人「來得及」,所以高等華人的男女這樣趕緊的浪費著,享用著,暢快著,那裡還管得到國貨不國貨,風化不風化。然而口頭上是必須維持風化,提倡節儉的。

  (四月十一日。)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6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5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注释编辑

  1. 以魯迅名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