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闡告子
作者:龔自珍 清
本作品收錄於:《定庵文集補編

龔氏之言性也,則宗無善無不善而已矣,善惡皆後起者。夫無善也,則可以為桀矣;無不善也,則可以為堯矣。知堯之本不異桀,荀卿氏之言起矣;知桀之本不異堯,孟氏之辯興矣。為堯矣,性不加菀;為桀矣,性不加枯。為堯矣,性之桀不亡走;為桀矣,性之堯不亡走;不加菀,不加枯,亦不亡以走。是故堯與桀互為主客,互相伏也,而莫相偏絕。古聖帝明王,立五禮,製五刑,敝敝然欲民之背不善而向善。攻劘彼為不善者耳,曾不能攻劘性;崇為善者耳,曾不能崇性;治人耳,曾不治人之性;有功於教耳,無功於性;進退卑亢百姓萬邦之醜類,曾不能進退卑亢性。告子曰:「性無善,無不善也。」又曰:「性,杞柳也;仁義,杯棬也;以性為仁義,以杞柳為杯棬。」闡之曰:浸假而以杞柳為門戶、藩籬,浸假而以杞柳為桎拲梏,浸假而以杞柳為虎子、威俞,杞柳何知焉?又闡之曰:以杞柳為杯棬,無救於其為虎子、威俞;以杞柳為威俞,無傷乎其為杯棬;杞柳又何知焉?是故性不可以名,可以勉強名;不可似,可以形容似也。揚雄不能引而申之,乃勉強名之曰:「善惡混。」雄也竊言,未湮其原;盜言者雄,未離其宗。告子知性,發端未竟。

予年二十七,著此篇。越十五年,年四十二矣,始讀天台宗書,喜少作之暗合乎道,乃削剔蕪蔓存之。自珍自記。癸巳冬。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