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巻四十五 陜西通志 卷四十六 巻四十七

  欽定四庫全書
  陜西通志卷四十六
  祥異一
  洪範建極休咎聿徴保章星土次舍攸凴生尅相沴五行互乘鳴岐周應聚井漢興昭應山立壺口河澄民風吏治如香上升禨祥示儆有勸有懲鑒於往昔以永凝承作祥異志第二十二
  
  祖甲二十八祀季厯生昌有聖瑞史記周本紀尚書帝命騐云季秋之月甲子赤爵銜丹書入於酆止於昌户本紀注
  帝乙三祀夏六月周地震 八祀周文公元年有鳯集於岐山竹書 十五祀周文公莅國八年歲六月文王寢疾五日而地動東西南北不出國郊羣臣皆恐請移之文王曰奈何對曰興事動衆以增國城其可乎文王曰不可夫天道見妖以罰有罪也今又專興事動衆以增國城是重吾罪也昌也請改行重善以移之無幾何而疾止韓詩外傳
  帝辛十有九祀周王宅程三年遭天之大荒汲冢周書
  成王二年周公居東秋大熟未穫天大雷電以風禾盡偃大木斯抜邦人大恐王啓金縢之書乃得周公所自以為功代武王之説王執書以泣曰今天動威以彰周公之德惟朕小子其親迎王出郊天乃雨反風禾則盡起二公命邦人凡大木所偃盡起而築之歲則大熟尚書金縢 三十四年雨金於咸陽竹書
  宣王三十年有兎舞於鎬京竹書
  幽王二年西周三川皆震伯陽甫曰周將亡矣夫天地之氣不失其序若過其序民亂之也陽伏而不能出隂迫而不能蒸於是有地震今三川實震是陽失其所而填隂也陽失而在隂原必塞原塞國必亡夫水土演而民用也土無所演民乏財用不亡何待昔伊洛竭而夏亡河竭而商亡今周德若二代之季矣其川原又塞塞必竭川竭山必崩夫國必依山川山崩川竭亡國之徵也若國亡不過十年數之紀也天之所棄不過其紀是歲三川竭岐山崩周語 幽王時牛化為虎羊化為狼今洛南有避狼城云述異記
  平王二十四年秦文公十九年得陳寶史記秦本紀索隱曰太康地志云秦文公時陳倉人獵得獸若彘不知名牽以獻之逢二童子童子曰此名為媼常在地中食死人腦即欲殺之以柏挿其首媪亦語曰二童子名陳寶得雄者王得雌者霸陳倉人乃逐二童子化為雉雌上陳倉北坂為石本紀注
  惠王十三年魯莊公三十年九月庚午朔日有食之劉歆以為八月秦分 二十二年魯僖公五年九月戊申朔日有蝕之劉歆以為七月秦分漢書五行志
  襄王六年秦饑晉閉之糴左傳
  定王二十一年成五年梁山崩遏河水三日不流召伯尊遇輦者不避使車右鞭之輦者曰所以鞭我者其取道逺矣伯尊因問之輦者曰君親縞素率羣臣哭之斯流矣如其言而河流榖梁傳
  靈王十九年魯襄公二十年十月丙辰朔日有食之劉歆以為八月秦分 二十年魯襄公二十一年九月庚戌朔日有食之劉歆以為七月秦分十月庚辰朔日有食之劉歆以為八月秦分漢書五行志
  景王十四年晉昭公元年河赤龍門三里史記晉世家烈王七年秦獻公十六年桃冬花秦本紀
  顯王二年河赤龍門三日竹書秦獻公十八年雨金櫟陽史記秦本紀 八年秦孝公元年彗星見西方六國表 二十八年秦孝公二十一年有馬生人劉向以為孝公始用商君攻守之法東侵諸侯其象將以兵革抗極成功而還自害也漢書五行志 三十三年秦惠王二年有新生嬰兒曰秦且王史記秦紀贊
  慎靚王元年秦孝文王五年遊朐衍有獻五足牛者劉向以為近牛禍也先是文惠王初都咸陽廣大宫室南臨渭北臨涇思心失逆土氣足者止也戒秦建止奢泰將致危亡秦遂不改至於離宫三百復起阿房未成而亡又曰牛以力為人用足所以行也其後秦大用民力轉輸起負海至北邊天下叛之漢書五行志 按漢書作孝文王五年考史記六國表孝文止一年而惠文王五年有北遊戎池事胊衍本戎池漢書孝文王疑有訛也
  赧王元年梁惠王二十一年河渭絶一日史記魏世家徐廣註七年秦武王三年渭水赤者三日 十年秦昭襄王二年彗星見 十二年昭襄王四年彗星見 十九年昭襄王十一年彗星見秦本紀 二十八年昭襄王二十年秦地有父馬生駒牡馬生牛而死秦本紀徐廣註四十二年昭襄王三十四年渭水赤三日劉向以為近火沴水也秦連相坐之法棄灰於道者黥罔密而刑虐加以武伐橫出殘賊隣國至於變亂五行氣色謬亂天戒若曰勿為刻急將致敗亡秦遂不改至始皇滅六國二世而亡昔三代居三河河洛出圖書秦居渭陽而渭水數赤瑞異應德之效也漢書五行志
  
  始皇初即位冬雷漢書五行志 九年四月寒凍有死者史記秦始皇帝本紀 二十六年童謡云阿房阿房亡始皇述異記三十六年秋使者從關東夜過華隂平舒道有人
  持璧遮使者曰為我遺滈池君因言曰今年祖龍死使者問其故因忽不見置其璧去使者奉璧具以聞始皇黙然良久曰山鬼固不過知一歲事也退言曰祖龍者人之先也使御史府視璧乃二十八年行渡江所沈璧也史記秦始皇帝本紀 秦時狼入咸陽市洪範五行傳
  二世元年宫中雨金頃刻皆化為石述異記漢高祖為亭長送徒驪山被酒夜徑澤中令一人行前行前者還報曰前有大蛇當徑願還高祖醉曰壯士行何畏乃前抜劍斬蛇蛇分為兩道開行數里醉困卧後人來至蛇所有一老嫗夜哭人問嫗何哭嫗曰人殺吾子人曰嫗子何為見殺嫗曰吾子白帝子也化為蛇當道今者赤帝子斬之故哭史記高祖本紀
  
  高祖元年十月五星聚東井以厯推之從歲星也此高皇帝受命之符也漢書天文志高允曰漢元年冬十月五星聚於東井此乃厯術之淺今譏漢史而不覺此謬恐後人譏今猶今之譏古崔浩曰所謬云何允曰案星傳金水二星常附日而行冬十月日在尾箕昏没於申南而東井方出於寅北二星何因背日而行是史官欲神其事不復推之於理浩曰欲為變者何所不可君獨不疑三星之聚而怪二星之來允曰此不可以空言爭宜更審之時後歲餘浩謂允曰先所論者本不注心今更考究果如君語以前三月聚於井非十月也魏書高允傳 二年關中大饑米斛萬錢人相食令民就食蜀漢漢書高帝本紀
  惠帝二年宫中雨黃金黑錫述異記 三年秋七月都廐災 四年三月甲子長樂宫鴻臺災漢書惠帝本紀十月乙亥未央宫凌室災丙子織室災劉向以為元年吕太后殺趙王如意殘戮其母戚夫人是歲十月壬寅太后立帝姊魯元公主女為皇后乙亥凌室災明日織室災凌室所以供養飲倉織室所以奉宗廟衣服天戒若曰皇后亡奉宗廟之德將絶祭祀其後皇后亡子後宫美人有男太后使皇后名之而殺其母惠帝崩嗣子立有怨言太后廢之更立吕氏子𢎞為少帝賴大臣共誅諸吕而立文帝惠后幽廢五行志 七年雷震南山林木皆自火燃至根其地悉燋黃後其雨迅過人就其間得龍骨一具述異記
  吕后三年夏漢中大水水出流四千餘家 八年三月祓霸上還過枳道見物如倉狗撠高后掖忽而不見卜之趙王如意為祟遂病掖傷而崩夏漢中水復出流六千餘家是時女主獨治諸吕相王漢書五行志
  文帝七年六月癸酉未央宫東闕罘罳災東闕所以朝諸侯之門也罘罳在其外諸侯之象也五行志
  後二年四月乙巳水火木三合於東井占曰外内有兵東井秦也是歲誅反者周殷於長安市天文志 三年秋大雨晝夜不絶三十五日藍田山水出流九百餘家渰壊民室八千餘所殺三百餘人先是趙人新垣平以望氣得幸為上立渭陽五帝廟欲出周鼎以夏四月郊見上帝歲餘懼誅謀為逆發覺要斬夷三族是時比再遣公主配單于賂遺甚厚匈奴愈驕侵犯北邊殺畧多至萬餘人漢連發軍征討戍邊 四年四月丙辰晦日有食之在東井十三度五行志
  景帝元年漢武帝未誕時景帝夢一赤彘從雲中直下入崇蘭閣帝覺而坐於閣上果見赤氣如煙霧來蔽户牖望上有丹霞蓊鬱而起乃改崇蘭閣為猗蘭殿後王夫人誕武帝於此殿有青雀羣飛於霸成門乃改為青雀門乃更修飾刻木為綺橑雀去因名青綺門述異記 四年七月癸未火入東井行隂又以九月己未入輿鬼戊寅出占曰為誅罰又為火災後二年有栗氏事其後未央東闕災漢書天文志
  中元年填星當在觜觽參去居東井其三年五月甲午金木俱在東井戊戌金去木留守之二十日占曰傷成於戉木為諸侯誅將行於諸侯也 四年四月丙申金木合於東井占曰為白衣之會其六年天子四衣白臨邸第天文志 五年八月己酉未央宫東闕災先是栗太子廢為臨江王以罪徵詣廷尉自殺丞相條侯周亞夫以不合㫖稱疾免後二年下獄死五行志
  後元年五月壬午火金合於輿鬼之東北不至柳出輿鬼可五寸占曰為爍有喪丙戌地大動鈴鈴然民大疫死棺貴至秋止天文志
  武帝建元六年熒惑守輿鬼占曰為火變有喪是歲高園有火災竇太后崩天文志四月壬子高園便殿火上素服五日武帝本紀
  元光二年七月京師雨雹西京雜記
  元狩元年上郊雍獲一角獸若麃然有司曰陛下肅祇郊祀上帝報享錫一角獸葢麟云史記武帝本紀建章宫後閣重櫟中有物出焉其狀似麋以聞武帝往臨視之問左右羣臣習事通經術者莫能知詔東方朔視之朔曰臣知之願美酒梁飯大飱臣臣乃言詔曰可已飱又曰某所有公田魚池蒲葦數頃陛下以賜臣臣乃言詔曰可於是朔乃肯言曰所謂騶牙者也逺方當來歸義而騶牙先見其齒前後若一齊等無牙故謂之騶牙其後一歲所匈奴渾邪王果將衆十萬來降漢乃復賜東方生錢財甚多滑稽列傳
  元鼎元年汾隂得鼎以聞天子以禮祠迎鼎至甘泉從上行薦之至中山晏溫有黃雲葢焉有麃過上自射之因以祭云公卿大夫請尊寶鼎曰鼎至甘泉光潤龍變承休無疆合兹中山有黃白雲降葢若獸為符路弓乘矢集獲壇下報祠大饗唯受命而帝者心知其意而合德焉鼎宜見於祖禰藏於帝廷以合明應制曰可武帝本紀 三年正月戊子陽陵園火漢書武帝本紀五年四月丁丑晦日有食之在東井二十三度五行
  十一月辛己朔旦冬至立泰畤於甘泉天子親郊見朝日夕月詔曰望見泰一修天文壇辛卯夜若景光十有二明武帝本紀
  元封元年秋有星茀於東井史記武帝本紀韋昭曰秦分也衞太子兵亂本紀注 二年有芝生殿房内中天子乃下詔曰甘泉房生芝九莖赦天下毋有復作武帝本紀大寒雪深五尺野鳥獸皆死牛馬踡蹜如蝟三輔人民凍死者十有二三西京雜記
  太初元年秋蝗從東方飛至敦煌漢書武帝本紀十一月乙酉柏梁臺災先是大風發其屋夏侯始昌先言其災日後有江充巫蠱衞太子事五行志
  征和四年二月丁酉隕石於雍二聲聞四百里漢書武帝本紀帝嘗見彗星東方朔折指星木以授帝帝以木止彗星星尋則殁也星出之夜野獸盡鳴别説謂之獸鳴星洞㝠記 武帝時蜀張寛為侍中從祀甘泉至渭橋有女子浴於渭水乳長七尺上怪其異 遣問之女云第七車知我已知寛在第七車對曰天星主祭祀者齋戒不潔則女人星見益都耆舊傳未央宫殿前鐘無故自鳴三日夜乃止帝以問東方朔對曰銅者土之子以隂陽氣𩔖言之子母相感恐山有摧陁者越三日南郡太守以山崩為言漢武别傳
  昭帝始元元年春二月黃鵠下建章宫太液池中秋七月大雨渭橋絶漢書昭帝本紀 始元中太白出東方入咸池東下入東井人臣不忠有謀上者天文志 昭帝時上林苑中大柳樹斷仆地一朝起立生枝葉有蟲食其葉成文字曰公孫病已立後昭帝崩無子徵昌邑王賀嗣位狂亂失道霍光廢之更立昭帝兄衞太子之孫是為宣帝本名病已五行志
  元鳯四年五月丁丑孝文廟正殿災劉向以為孝文太宗之君與成周宣榭火同義先是皇后父車騎將軍上官安安父左將軍桀謀為逆大將軍霍光誅之皇后以光外孫年少不知居位如故光欲后有子後宫皆不得進皇后年六歲而立十三年而昭帝崩遂絶繼嗣光執朝政猶周公之攝也是歲正月上加元服通詩尚書有明哲之性光無周公之德而秉政九年久於周公上既已冠而不歸政將為國害故正月加元服五月而災見古之廟皆在城中孝文廟始出居外天戒若曰去貴而不正者五行志
  元平元年昌邑王賀即位天隂晝夜不見日月賀欲出光祿大夫夏侯勝當車諫曰天久隂而不雨臣下有謀上者陛下欲何之賀怒縳勝以屬吏吏白大將軍霍光光時與車騎將軍張安世謀欲廢賀光讓安世以為泄語安世實不泄召問勝勝上洪範五行傳曰皇之不極厥罰常隂時則有下人伐上不敢察察言故云臣下有謀光安世讀之大驚以此益重經術士後數日卒共廢賀此常隂之明效也五行志
  宣帝即位尊孝武廟為世宗巡狩郡國皆立廟告祠世宗廟日有白鶴集後庭以立世宗廟告祠孝昭寢有鴈五色集殿前郊祀志
  本始四年七月甲辰熒惑入輿鬼天質占曰大臣有誅者名曰天賊在大人之側天文志
  地節三年長安雨黑粟玉海
  元康元年三月甘露降未央宫 二年夏神雀集雍宋書符瑞志 三年春五色鳥以萬數飛過屬縣翺翔而舞欲集未下其令三輔無得以春夏摘巢探卵彈射飛鳥 四年三月神雀五采以萬數集長樂未央北宫高寢甘泉泰畤殿中及上林苑金芝九莖產於函德殿銅池中漢書宣帝本紀
  神雀二年正月乙丑鳳凰甘露降集京師羣鳥從以萬數 四年春二月鳳凰甘露降集京師修興太一五帝后土之祠鸞鳳萬舉蜚覽翺翔集止於旁齋戒之暮神光顯著薦鬯之夕神光交錯或降於天或登於地或從四方來集於壇冬十月鳳凰十一集杜陵十二月鳳凰集上林宣帝本紀
  五鳳二年正月甘露降京師宋書符瑞志 三年郊上帝祀后土神光並見三月辛丑鸞鳳集長樂宫東闕中樹上飛下止地文章五色留十餘刻吏民並觀漢書宣帝本紀
  甘露元年夏四月黃龍見新豐宣帝本紀建章未央長樂宫鐘簴銅人皆生毛一寸所郊祀志甲辰孝文廟災四年冬十月丁卯未央宫宣室閣火宣帝本紀
  黃龍元年未央殿輅軨中雌雞化為雄毛衣變化而不鳴不將無距劉向以為雞變乃國家之占后妃象也孝元王皇后以甘露二年生男立為太子妃王禁女也黃龍元年宣帝崩太子立是為元帝王妃將為皇后是歲未央殿中雌雞為雄明其占在正宫也不鳴不將無距貴始萌而尊未成也 宣帝時大司馬霍禹所居門第自壞時禹内不順外不敬見戒不改卒受滅亡之誅五行志宣帝時江淮饑饉雨榖三秦亡榖二十頃述異記
  元帝初元三年四月乙未孝武園白鶴館災劉向以為先是前將軍蕭望之光祿大夫周堪輔政為佞臣石顯許章等所譛望之自殺堪廢黜明年白鶴館災園中五里馳逐走馬之館不當在山陵昭穆之地天戒若曰去貴近逸遊不正之臣將害忠良後章坐走馬上林下烽馳逐免官 初元中丞相府史家雌雞伏子漸化為雄冠距鳴將劉向以為元帝初元元年將立王皇后先以為媫妤三月癸卯制書曰其封媫妤父丞相少史王禁為陽平侯位特進丙午立王媫妤為皇后明年正月立皇后子為太子故應是丞相府史家雌雞為雄其占即丞相少史之女也伏子者明已有子冠距鳴將者尊已成也漢書五行志
  永光四年六月甲戌孝宣杜陵園東闕南方災劉向以為先是上復徵用周堪為光祿勲及堪弟子張猛為大中大夫石顯等復譛毁之皆出外遷是歲上復徵堪領尚書猛給事中石顯等終欲害之園陵小於朝廷闕在司馬門中内臣石顯之象也孝宣親而貴門闕法令所從出也天戒若曰去法令内臣親而貴者必為國害後堪希得進見因顯言事事決顯口堪病不能言顯誣告張猛自殺於公車五行志
  建昭元年秋八月有白蛾羣飛蔽日從東都門至枳道 四年六月藍田地沙石雍霸水安陵岸崩雍涇水水逆流元帝本紀
  竟寧元年長陵銅駞生毛端開花酉陽雜爼 元帝時童謡曰井水溢滅竈烟灌玉堂流金門至成帝建始二年三月戊子北宫中井泉稍上溢出井水隂也竈烟陽也玉堂金門至尊之象隂盛而滅陽竊有宫室之應也漢書五行志
  成帝建始元年正月乙丑皇考廟災初宣帝為昭帝後而立父廟於禮不正是時大將軍王鳳顓權擅朝甚於田蚡將害國家故天於元年正月而見象也五行志六月有青蠅無萬數集未央宫殿中朝者坐十二月大風抜甘泉畤中大木十圍以上成帝本紀 三年夏大水三輔霖雨三十餘日郡國十九雨山谷水出凡殺四千餘人壊官寺民舍八萬三千餘所十月丁未京師相驚言大水至渭水虒上小女陳持弓年九歲走入橫城門入未央宫尚方掖門殿門門衞户者莫見至句盾禁中而覺夫民以水相驚者隂氣盛也小女而入宫殿中者下人將因女寵而居有宫室之象也名曰持弓有似周家檿弧之祥易曰弧矢之利以威天下是時帝母王太后弟鳳始為上將秉國政天知其後將威天下而入宫室故象先見也其後王氏父子兄弟五侯秉權至莽卒篡天下葢陳氏之後云五行志冬十二月戊申朔夜地震未央宫殿中成帝本紀 四年十一月乙卯月食填星星不見時在輿鬼西北八九尺所占曰月食填星流民千里河平元年三月流民入函谷關天文志九月長安城南有鼠銜黃蒿柏葉上民塜柏及榆樹上為巢桐柏尤多巢中無子皆有乾鼠矢數升時議臣以為恐有水災鼠盜竊小蟲夜出晝匿今晝去穴而登木象賤人將居顯貴之位也桐柏衞思后園所在也其後趙皇后自微賤登至尊與衞后同類趙后終無子而為害明年有鳶焚巢殺子之異也一曰皆王莽竊位之象云京房易傳曰臣私祿罔辟厥妖鼠巢五行志
  河平元年四月己亥晦日有食之不盡如鈎在東井六度長安男子石良劉音相與同居有如人狀在其室中擊之為狗走出去後有數人被甲持兵弩至良家良等格擊之或死或傷皆狗也自二月至六月乃止五行志 二年十月下旬填星在東井南耑大星尺餘歲星在其西北尺所熒惑在其西北二尺所皆從西方來填星貫輿鬼先到歲星次熒惑亦貫輿鬼十一月上旬歲星熒惑西去填星皆西北逆行占曰三星若合是為驚位是為絶行外内有兵與喪改立王公天文志 四年白烏集孝文廟下玉海壬申長陵臨涇岸崩雍涇水漢書成帝本紀
  鴻嘉二年三月博士行大射禮有飛雉集於庭厯階登堂而雊後雉又集太常宗正丞相御史大夫大司馬車騎將軍之府又集未央宫承明殿屋上時大司馬車騎將軍王音待詔寵等上言天地之氣以𩔖相應譴告人君甚微而著雉者聽察先聞雷聲故月令以紀氣經載高宗雊雉之異以明轉禍為福之騐今雉以博士行禮之日大衆聚會飛集於庭歴階登堂萬衆睢睢驚怪連日徑歴三公之府太常宗正典宗廟骨肉之官然後入宫其宿留告曉人具偹深切雖人道相戒何以過是 三年八月乙卯孝景廟北闕災十一月甲寅許皇后廢五行志
  永始元年正月癸丑大官凌室災戊午戾后園南闕災是時趙飛燕大幸許后既廢上將立之故天見象於凌室與惠帝四年同應戾后衞太子妾遭巫蠱之禍宣帝既立追加尊號於禮不正又戾后起於微賤與趙氏同應天戒若曰微賤亡德之人不可以奉宗廟將絶祭祀有凶惡之禍至其六月丙寅趙皇后遂立姊妹驕妬賊害皇子卒皆受誅 四年四月癸未長樂宫臨華殿及未央宫東司馬門災六月甲午孝文霸陵園東闕南方災長樂宫成帝母王太后之所居也未央宫帝所居也霸陵太宗盛德園也是時太后三弟相續秉政舉宗居位充塞朝廷兩宫親屬將害國家故天象仍見五行志
  元延元年正月長安章城門門牡自亡谷永對曰章城門通路寢之路城門守國之固固將去焉故牡飛也七月辛未有星孛於東井踐五諸侯出河戍北五行志 四年甘露降京師成帝本紀
  綏和二年二月大廐馬生角在左耳前圍長各二寸是時王莽為大司馬害上之萌自此始矣八月庚申鄭通里男子王褒衣絳衣小冠帶劍入北司馬門殿東門上前殿入非常室中解帷組結佩之招前殿署長業等曰天帝令我居此業等收縳考問褒故公車大誰卒病狂易不自知入宫狀下獄死是時王莽為大司馬哀帝即位莽乞骸骨就第天知其必不退故因是而見象也姓名章服甚明徑上前殿路寢入室取組而佩之稱天帝命然時人莫察後莽就國天下寃之九月丙辰地震自京師至北邊郡國二十餘壊城郭凡殺四百一十五人五行志 成帝時雍大雨壊平陽宫垣災林光宫門郊祀志成帝時童謡曰燕燕尾涎涎張公子時相見木門倉琅根燕飛來啄皇孫皇孫死燕啄矢其後帝為微行出遊常與富平侯張放俱稱富平侯家人過河陽主作樂見舞者趙飛燕而幸之故曰燕燕尾涎涎美好貌也張公子謂富平侯也木門倉琅根謂宫門銅鍰言將尊貴也後遂立為皇后弟昭儀賊害後宫皇子卒皆伏辜所謂燕飛來啄皇孫皇孫死燕啄矢者也成帝時歌謡又曰邪徑敗良田讒口亂善人桂樹花不實黃爵巢其顛故為人所羨今為人所憐桂赤色象漢家華不實無繼嗣也王莽自謂黃象黃爵巢其顛也五行志 成帝末年宫中雨一蒼鹿殺而食之其味甚美述異記
  哀帝建平元年正月丁未隕石北地十有六光燿雷聲二年四月乙亥朔御史大夫朱博為丞相少府趙
  𤣥為御史大夫臨延登受策有大聲如鐘鳴殿中郎吏陛者皆聞焉上以問黃門侍郎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雄李尋尋對曰洪範所謂鼓妖者也師法以為人君不聰為衆所惑空名得進則有聲無形不知所從生宜退丞相御史以應天變然雖不退其人自䝉其咎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雄以為鼓妖聽失之象也朱博為人強毅多權謀宜將不宜相恐有凶惡亟疾之怒八月博𤣥坐為姦謀博自殺𤣥減死論 三年正月癸卯桂宫鴻寧殿災帝祖母傅太后之所居也時傅太后欲與成帝母等號齊尊大臣孔光師丹等執政以為不可太后皆免官爵遂稱尊號三年帝崩傅氏誅滅 四年夏京師郡國民聚會里巷阡陌設祭張博具歌舞祠西王母又傳書曰母告百姓佩此書者不死不信我言視門樞下當有白髪至秋止漢書五行志
  元壽元年孝元廟殿門銅龜蛇鋪首鳴哀帝本紀 哀帝時大司馬董賢第門無故自壞時賢以私愛居大位賞賜無度驕嫚不敬大失臣道見戒不改後賢夫妻自殺家徙合浦五行志
  平帝元始元年二月乙未義陵寢神衣在柙中丙申旦衣在外牀上平帝本紀朔方廣牧女子趙春病死斂棺積六日出在棺外自言見夫死父曰年二十七不當死太守譚以聞五月丁巳朔日食在東井六月長安女子有生兒兩頭異頸面相鄉四臂共匃俱前鄉凥上有目長二寸所京房易傳曰暌孤見豕負塗厥妖人生兩頭下相攘善妖亦同人若六畜首目在下兹為亡上正將變更二首下不一也上體生於下媟瀆也五行志 四年冬大風吹長安城東門屋瓦且盡平帝本紀五年七月己亥高皇帝原廟殿門災盡高皇帝廟
  在長安城中後以叔孫通譏復道故復起原廟於渭北非正也是時平帝幼成帝母王太后臨朝委任王莽將篡絶漢故天象見也五行志
  王莽初長安狂女子碧呼道中曰高皇帝大怒趣歸我國不者九月必殺汝王莽傳 王莽時未央宫中雨五銖錢既而至地悉為龜兎述異記 建國三年池陽縣有小人景長尺餘或乘車馬或步行操持萬物大小各相稱三日止漢書王莽傳
  天鳳元年七月大風拔木飛北闕直城門屋瓦雨雹殺牛羊 二年二月置酒王路堂公卿大夫皆佐酒是時日中見星訛言黃龍墮死黃山宫中百姓奔走往觀者有萬數莽惡之問語所從起不能得 三年五月戊辰長平館西岸崩邕涇水不流毁而北行七月辛酉霸城門災十月戊辰王路門朱鳥門鳴晝夜不止 四年八月莽親之南郊鑄作威斗鑄斗日大寒百官人馬有凍死者 五年正月朔北軍南門災王莽傳
  地皇元年七月大風毁王路堂是月杜陵便殿乘輿虎文衣廢藏在室匣中者出自樹立外堂上良久乃委地武功水鄉民三舍墊為池 三年二月霸橋災數千人沃救不滅夏蝗從東方來蜚蔽天至長安入未央宫緣殿閣六月殿中鉤盾土山仙人掌旁有白頭公青衣郎吏見者私謂之國師公衍功侯喜素善卦莽使筮之曰憂兵火莽曰小兒安得此左道是乃予之皇祖叔父子僑欲來迎我也王莽傳
  後漢
  光武先在長安時同舍生彊華自關中奉赤伏符曰劉秀發兵捕不道四夷雲集龍鬭野四七之季火為王後漢書光武本紀
  建武二年關中饑人相食光武本紀七年九月庚子土入鬼中 十年閏月庚辰火入輿鬼 十二年九月甲午火犯輿鬼 十三年二月乙卯火犯輿鬼西北古今注 三十年閏月甲午水在東井二十度生白氣東南指炎長五尺為彗五月甲子不見凡見三十一日水常以夏至放於東井閏月在四月尚未當見是贏而進也東井為水衡水出之為大水白氣為喪 三十一年七月戊午火在輿鬼一度入鬼中出尸星南半度明年二月二十二日有客星在輿鬼東北六尺所滅凡見百一十三日熒惑為凶衰輿鬼尸星主死亡熒惑入之為大喪後漢書天文志
  明帝永平元年十一月辛未土逆行乘東井北軒轅第二星古今注 十三年閏月丁亥火犯輿鬼為大喪質星為大臣誅戮後漢書天文志
  章帝建初元年三月戊寅木火在東井古今注 七年十月車駕西巡得白鹿於臨平觀車駕西巡至槐里右扶風境上美陽得銅器於岐山似酒尊詔在道晨夕以為百官熱酒宋書符瑞志
  和帝永元元年十一月壬申鎮星在東井 二年正月乙卯土在東井二月乙亥金在東井古今注 五年四月癸巳太白熒惑辰星俱在東井東井秦地為法三星合内外有兵九月行車騎將軍事鄧鴻與度遼將軍朱徵䕶烏桓校尉任尚中郎將杜崇征叛胡十二月車騎將軍鴻坐追虜失利下獄死徵崇皆抵罪後漢書天文志木在輿鬼 六年六月丁亥金在東井古今注七年二月戊寅金火俱在東井為外兵有死將其九年九月羌反遣執金吾劉尚行征西將軍事越騎校尉節鄉侯趙世發北軍五校黎陽雍營及邊兵三萬騎征西羌後漢書天文志 十三年正月辛未水乘輿鬼古今注 十五年六月辛酉漢中城固南城門災四月甲子晦日有食之在東井二十二度後漢書五行志 十六年七月庚午水在輿鬼中輿鬼為死喪天文志
  元興元年五月癸酉右扶風雍地裂五行志
  安帝永初元年八月戊申客星在東井弧星東井弧皆秦地是時羌反斷隴道是其應也天文志 三年三月壬寅熒惑入輿鬼古今注 四年六月癸酉太白入輿鬼輿鬼為將凶後漢書天文志 七年四月丙申晦日有蝕之在東井一度五行志
  元初元年三月癸酉熒惑入輿鬼 二年九月辛酉熒惑入輿鬼 三年三月熒惑入輿鬼中七月甲寅歲星入輿鬼 四年正月丙戌歲星留輿鬼中四月壬戌太白入輿鬼中己巳辰星入輿鬼中六月丙申熒惑入輿鬼中戊戌犯輿鬼大星 五年三月丙申鎮星犯東井鉞星五月庚午辰星犯輿鬼質星丙戌太白犯鉞星 六年四月癸丑太白入輿鬼六月丙戌熒惑在輿鬼中丁卯鎮星在輿鬼中自永初五年到永寧七年之中太白再入輿鬼熒惑五入輿鬼鎮星一犯東井鉞星一入輿鬼歲星辰星再入輿鬼凡五星入輿鬼中皆為死喪熒惑太白甚犯鉞質星為誅戮天文志
  延光元年八月戊子陽陵園寢殿火凡災發見於先陵此太子將廢之象也若曰不當廢太子以自剪則火不當害先陵之寢也五行志 三年六月辛未扶風言白鹿見雍七月丁酉馮翊言甘露降安帝本紀左馮翊衙有木連理十月壬午鳳凰集京兆新豐西界槐樹宋書符瑞志 四年太白入輿鬼中古今注曰四月甲辰入後漢書天文志
  順帝永建二年八月乙巳熒惑入輿鬼輿鬼為死喪質星為誅戮天文志 三年秋七月丁酉茂陵園寢災帝縞素避正殿辛亥使太常王龔持節告祠茂陵順帝本紀陽嘉三年四月乙卯太白熒惑入輿鬼古今注
  永和三年閏月甲寅辰星入輿鬼辰星入輿鬼為大臣有死者 五年五月己丑晦日有蝕之在東井三十三度東井三輔宿又近輿鬼輿鬼為宗廟其秋西羌為宼至三輔園陵後漢書五行志 六年二月甲申彗星在東井遂歴輿鬼東井輿鬼為秦皆羌所攻鈔天文志永和年長安雨綿皆白古今注
  漢安二年五月丁亥辰星犯輿鬼輿鬼為大喪後漢書天文志
  質帝本初元年三月癸丑熒惑入輿鬼四月辛巳太白入輿鬼皆為大喪天文志
  桓帝建和元年八月壬寅熒惑犯輿鬼質星 二年二月辛卯熒惑行在輿鬼中 三年五月丙申熒惑入東井八月己亥鎮星犯輿鬼中南星熒惑犯輿鬼為死喪質星為戮臣鎮星犯輿鬼為喪天文志四月丁卯晦日有蝕之在東井三十三度五行志
  永壽三年四月戊寅熒惑入東井口中為大臣有誅者天文志
  延熹元年七月乙巳左馮翊雲陽地裂 三年五月戊申漢中山崩五行志 四年三月甲寅熒惑犯輿鬼質星熒惑犯輿鬼質星大臣有戮死者天文志四月上郡言甘露降桓帝本紀六月右扶風地震 六年七月甲申平陵園寢火 七年三月癸亥隕石右扶風一鄠又隕石三皆有聲如雷五行志八月庚戌熒惑犯輿鬼質星熒惑犯質星有戮臣 八年五月癸酉太白犯輿鬼質星 九年六月壬戌太白行入輿鬼七月乙未熒惑行入輿鬼中犯質星太白犯輿鬼質星有戮臣太白熒惑入輿鬼皆為死喪又犯質星為戮臣天文志
  永康元年五月壬子晦日有食之在輿鬼一度五行志
  靈帝建寧二年十月戊戌晦日有蝕之右扶風以聞五行志
  熹平四年夏四月延陵園火六月三輔螟蟲為害五行志
  光和二年三月京兆地震五行志 三年冬彗星出狼弧天文志
  中平二年七月三輔螟蟲為害 中平中長安城西北六七里空樹中有人面生鬢五行志
  獻帝初平元年三月獻帝初入未央宫翟雉飛入未央宫獲之漢紀八月霸橋災其後三年董卓見殺 二年三月長安宣平城門外屋無故自壊至三年夏司徒王允使中郎將吕布殺太師董卓夷三族 四年六月右扶風雨雹如斗後漢書五行志華山崩裂獻帝本紀右扶風大風發屋抜木五行志
  興平元年十月長安市門無故自壊至二年春李傕郭汜鬭長安中傕廹刼天子移置𨞅塢盡燒殿城門官府民舍放兵寇鈔公卿以下五行志秋七月三輔大旱自四月至於是月帝避正殿請雨遣使者洗囚徒原輕繫是歲榖一斛五十萬豆麥一斛二十萬人相食啖白骨委積九月桑復生椹人得以食獻帝本紀 九年十一月有星孛於東井輿鬼 十七年十二月有星孛於五諸侯周羣以為西方專據土地者將失土是時漢中太守張魯據漢中二十年秋曹公攻漢中魯降 二十三年三月孛星厯東井五諸侯鋒炎指帝座占曰除舊布新之象也天文志
  後主建興十二年諸葛亮帥大衆伐魏屯於渭南有長星赤而芒角自東北西南流投亮營三投再還往大還小占曰兩軍相當有大流星來走軍上及墜軍中皆破敗之徵也九月亮卒於軍營而退羣帥交惡多相誅殘宋書天文志
  
  明帝青龍二年三月辛卯月犯輿鬼輿鬼主斬殺占曰民多病國有憂五月丁亥太白晝見積三十餘日以晷度推之非秦魏則楚也是時諸葛亮據渭南與司馬懿相持 三年六月丁未填星犯井鉞戊戌太白又犯之占曰凡月五星犯井鉞悉為兵災一曰斧鉞用大臣誅七月己丑填星犯東井距星占曰填星入井大人憂行近距為行隂其占曰大水五榖不成四年閏四月乙巳填星犯井鉞三月癸卯填星犯東井宋書天文志 青龍中盛修宫室西取長安金狄承露盤盤折聲聞數十里金狄泣於是因留霸城晉書五行志
  少帝正始二年九月癸酉月犯輿鬼西北星西北星主金 三年二月丁未月又犯鬼西南星西南星主布帛占曰有錢令一曰大臣憂 四年十月十一月月再犯井鉞宋書天文志
  嘉平元年六月壬戌太白犯東井距星占曰國失政大臣為亂四月辛巳太白犯輿鬼占曰大臣誅兵起二年三月己未太白犯井距星十二月丙申月犯
  輿鬼 三年四月戊寅月犯東井占曰軍將死一曰為兵七月己巳月犯輿鬼九月乙巳又犯之占曰臣有亂 四年十一月丁未月犯鬼積尸 五年七月月犯井鉞丙午月犯鬼西北星占曰國有憂十一月癸酉月犯東井距星占曰將軍死晉書天文志
  高貴鄉公正元二年二月戊午熒惑犯東井北轅西頭第一星天文志
  甘露元年五月上洛言甘露降宋書符瑞志七月乙卯熒惑犯東井鉞星壬戌月又犯鉞星九月丁巳月犯東井 二年三月庚子太白犯東井占曰國失政大臣為亂是夜歲星又犯東井八月壬子歲星犯井鉞九月庚申歲星逆行乘井鉞占曰逆臣為亂人君憂三年八月壬辰歲星犯輿鬼質星占曰斧鑕用大臣誅 四年四月甲申歲星又犯輿鬼東南星占曰鬼東南星主兵木入鬼大臣誅晉書天文志
  
  武帝太始元年十二月鳳凰三見馮翊下邽 八年十月白鹿見扶風雍州刺史嚴詢獲以獻宋書符瑞志咸寧二年六月丙午白龍二見九原井中 三年六月梁州暴水殺人九月始平郡大水梁州又大水晉書五行志 五年十一月甲寅青龍見京兆霸城宋書符瑞志太康元年白雲起霸水三日乃滅拾遺記七月木連理生馮翊粟邑 四年正月木連理生馮翊臨晉十一月癸未白兎見北地富平十二月嘉禾生扶風雍木連理生扶風 六年梁郡國旱九月白龍見京兆隂槃 七年四月甘露降京兆杜陵宋書符瑞志八月京兆地震 九年夏扶風始平京兆旱傷麥晉書五行志 十年五月白烏見京兆長安宋書符瑞志白兎見京兆長安六月嘉禾生扶風雍一莖四穗是歲收三倍冊府元龜
  惠帝元康元年七月雍州大旱隕霜疾疫關中饑米斛萬錢宋書五行志 三年六月華隂雨雹深三尺 七年七月秦雍二州隕霜殺禾大旱疾疫關中饑米斛萬錢因此氐羌反叛雍州刺史解系敗績而饑疫薦臻戎晉並困朝廷不能振詔聽相賣鬻晉書五行志 十年五月秦雍二州疾疫宋書五行志
  永康二年二月太白出西方逆行入東井占曰國失政臣為亂是時齊王冏起兵討趙王倫倫滅冏擁兵不朝專權淫奢明年誅死晉書天文志
  永寧元年七月梁州螟五行志八月戊午辰星守輿鬼占曰秦有災天文志
  太安二年七月熒惑入東井占曰兵起國亂宋書天文志永興二年四月丙子太白犯狼星占曰兵大起九月歲星守東井井秦分也是時關西諸將攻河間王顒顒奔走東海王迎殺之晉書天文志
  懷帝永嘉三年六月壬子玉龜出灞水宋書符瑞志 四年五月秦雍疫至秋五行志 永嘉中秦雍大蝗草木及牛馬毛皆盡又大疾疫兼以饑饉百姓又為寇賊所殺流尸滿河白骨蔽野晉書食貨志
  愍帝初有童謡曰天子何在豆田中至建興四年帝降劉曜在城東豆田壁中五行志
  建興三年六月丁卯長安地震是時主幼權傾於下四方雲擾兵亂不息之應也 四年六月大蝗去歲劉曜頻攻北地馮翊麴允等悉衆禦之悉為劉曜所破西京遂潰五行志
  建武元年五月癸未太白熒惑合於東井占曰金火合曰爍為喪宋書天文志
  元帝太興二年二月甲申熒惑犯東井占曰兵起貴臣相戮天文志地震長安尤甚時曜妻羊氏有殊寵頗預政事隂有餘之徵也晉書劉曜載記七月甲午歲星熒惑會於東井天文志 三年十月己亥熒惑在東井居五諸侯南躊躇留止積三十日占曰熒惑守井二十日以上大人憂守五諸侯諸侯有誅者宋書天文志 劉曜光初三年西明門内大樹風吹折經一宿樹撥變為人形髮長一尺鬚眉長三寸皆黃白色有斂手之狀亦有兩脚著裙之形惟無口鼻毎夜有聲十日而生柯條遂成大樹枝葉甚茂 四年終南山崩長安劉終於崩所得白玉方一尺有文字曰皇亡皇亡敗趙昌井水竭構五梁咢酉小衰困囂喪嗚乎嗚乎赤牛奮靷其盡乎羣臣咸賀以為勒滅之徵曜大悦齋七日而後受之於太廟大赦境内以終為奉瑞大夫中書監劉均進曰臣聞國主山川故山崩川竭君為之不舉終南京師之鎮國之所瞻無故而崩其凶焉可極言昔三代之季其災也如是今朝臣皆言祥瑞臣獨言非誠上忤聖㫖下違衆議然臣不逹大理竊所未同何則玉之於山石也猶君之於臣下山崩石壊象國傾人亂皇亡皇亡敗趙昌者此言皇室將為趙所敗趙因之而昌今大趙都於秦雍而勒跨全趙之地趙昌之應當在石勒不在我也井水竭構五梁者井謂東井秦之分也五謂五車梁謂大梁五車大梁趙之分也此言秦將竭滅以構成趙也咢者歲之次名作咢也言歲馭作咢酉之年當有敗軍殺將之事困謂困敦歲在子之年名元囂亦在子之次言歲馭於子國當喪亡赤牛奮靷謂赤奮若在丑之歲名也牛謂牽牛東北維之宿丑之分也言歲在丑當滅亡盡無復遺也此其誠悟蒸蒸欲陛下勤修德化以禳之縱為嘉祥尚願陛下夕惕以答之書曰雖休勿休願陛下追蹤周旦盟津之美捐鄙虢公夢廟之凶謹歸沐浴以待妖言之誅曜憮然改容御史劾均狂言瞽説誣罔祥瑞請依大不敬論曜曰此之災瑞誠不可知深戒朕之不德朕收其忠惠多矣何罪之有乎晉書劉曜載記
  永昌元年武功男子蘇撫化為女子上洛男子張盧死二十七日有盜發其塜者盧得蘇劉曜載記
  明帝大寧元年大雨霖震曜父墓門屋大風飄發其父寢堂於垣外五十餘步有鳯凰將五子翔於故未央殿五日悲鳴不食皆死武功豕生犬劉曜載記 三年四月雍梁州大旱自正月至於是月元經
  成帝咸和二年五月甲申朔日有蝕之在井晉書天文志三年長安自春不雨至於五月劉曜載記 九年三月己亥熒惑入輿鬼犯積尸占曰兵在西北有没軍死將四月鎮西將軍雍州刺史郭權歸從尋為石斌所滅宋書天文志
  咸康元年八月戊辰熒惑入東井占曰無兵兵起有兵兵止 三年八月熒惑入輿鬼犯積尸占曰貴人憂甲戌月犯東井距星占曰國有憂將死 七年四月己丑太白犯輿鬼占曰兵革起八月辛丑月犯輿鬼占曰人主憂天文志
  穆帝永和元年五月辛巳太白晝見在東井占曰為臣強秦有兵八月己未月犯輿鬼占曰大臣有誅晉書天文志 三年六月月犯東井距星占曰將死國有憂戊戌月犯五諸侯占曰諸侯有誅 五年四月丁未太白犯東井占曰秦有兵 六年七月丙寅熒惑犯鉞星占曰大臣有誅 七年二月乙卯熒惑入輿鬼犯積尸占曰貴人憂 八年七月壬子歲星犯東井距星占曰内亂兵起八月戊戌熒惑入輿鬼占曰忠臣戮死 九年八月歲星犯輿鬼東南星占東南星主兵兵起十二月月在東井犯歲星占曰秦饑民流宋書天文志 十年正月癸酉填星掩鉞星占曰斧鉞用七月庚午太白晝見晷度推之災在秦是時桓溫伐苻健破其嶢柳軍晉書天文志十一月月掩填星在輿鬼占曰秦有兵時桓溫伐苻健健堅壁長安溫退宋書天文志三麥不登至關西亦然晉書五行志新平有長人見語百姓張靖曰苻氏應天受命今當太平外面者歸中而安泰問姓名弗答俄不見新平令以聞健以為妖下靖獄會大雨霖河渭溢蒲津監寇登得一屐於河長七尺三寸人跡稱之指長尺餘丈深一寸健歎曰覆載之中何所不有張靖所見定不虚也赦之 十一年蝗蟲大起自華澤至隴山食百草無遺牛馬相噉毛猛獸及狼食人行路斷絶健自蠲百姓租税減膳徹懸素服避正殿苻健載記苻健死子生僣立虎狼大暴從潼關至於長安晝則斷道夜則發屋不食六畜專以害人魏書苻生傳偽中書監胡文中書令王魚言於生曰比有熒惑入於東井井秦之分野於占不出三年國有大喪大臣戮死願陛下逺追周文修德以禳之惠和羣臣以成康哉之美生曰皇后與朕對臨天下亦足以塞大喪之變毛太傅梁車騎梁僕射受遺輔政可謂大臣也於是殺其妻梁氏及太傅毛貴車騎尚書令梁楞左僕射梁安晉書苻生載記 按晉書苻生僣位改年壽光時永和十三年也綱目通鑑皆作永和十一年秋九月秦殺其后梁氏及太傅毛貴等今依綱目紀之而并附晉書十三年之説以偹考云 十二年六月庚子太白晝見在東井宋書天文志長安大風發屋抜樹行人顛頓宫中奔擾或稱賊至宫中晝閉五日乃止晉書苻生載記
  升平元年有司奏太白犯東井東井秦之分也太白罰星必有暴兵起於京師生曰星入井者必將渴耳何所怪乎長安謡曰東海大魚化為龍男便為王女為公問在何所洛城東東海苻堅封也時為龍驤將軍第在洛門之東太史令康權言於生曰昨夜孛星入於太微遂入於東井兼自去月上旬沉隂不雨迄至於今必有下人謀上之禍生怒以為妖言撲而殺之苻生載記四月壬子太白入輿鬼丁亥月掩東井南轅西頭第二星占曰秦地有兵一曰將死其年五月苻堅殺苻生而立晉書天文志 二年二月甲午月犯東井宋書天文志 三年六月太白犯東井七月丙戌太白犯輿鬼晉書天文志 五年堅僣位五年鳳凰集於東闕苻堅載記
  哀帝興寧三年七月庚戌歲星犯輿鬼占曰人君憂宋書五行志
  帝奕太和元年秦雍二州地震裂水泉湧出金象生毛長安大風震電壊屋殺人晉書苻堅載記
  簡文帝咸安二年六月太白犯輿鬼占曰國有憂宋書天文志
  孝武帝寧康元年天鼓鳴有彗星出尾箕太史令張孟言於堅此燕滅秦之象時有人於堅光明殿大呼謂堅曰甲申乙酉魚羊食人悲哉無復遺堅命執之俄而不見晉書苻堅載記 三年六月癸卯太白犯東井占曰秦地有兵宋書天文志苻堅建元十二年高陵縣民得大龜三尺六寸背文負八卦古字堅命作石池養之後死藏其骨於太廟其夜廟丞高虜夢龜謂之曰我本出將歸江南遭時不遇殞命秦庭即有人夢中謂虜曰龜三千六百歲而終終必妖興亡國之徵也未幾為謝𤣥破於淮淝自縊新城浮圖中異苑
  太元二年六月長安大風抜苻堅宫中樹宋書五行志七月己卯老人星見 三年七月乙酉老人星見玉海四年秦大饑綱鑑 七年新平郡獻玉器初堅即位新平王雕陳説圖䜟堅大悦以雕為太史令嘗言於堅曰謹按䜟云古月之末亂中州洪水大起健西流惟有雄子定八州此即陛下三祖之聖諱也又曰當有草付臣又土滅東燕破白虜氐在中華在表按圖䜟之文陛下當滅燕平六州願徙汧隴諸氐於京師三秦大户置之於邊地以應圖䜟之言堅訪之王猛猛以雕為左道惑衆勸堅誅之雕臨刑上疏曰臣以趙建武四年從京兆劉湛學明於圖記謂臣曰新平地古顓頊之墟里名曰雞閭記云此里應出帝王寶器其名曰延壽鼎顓頊有云河上先生為吾隱之於咸陽西北吾之孫有草付臣又土應之湛又云吾嘗齋於室中夜有流星大如半月落於此地斯葢是乎願陛下誌之平七州之後出於壬午之年至是而新平人得之以獻器銘篆書文題之法一為天王二為王后三為三公四為諸侯五為伯子男六為卿大夫七為元士自此以下考載文記列帝王名臣自天子王后内外次序上應天文象紫宫布列玉牒版辭不違帝王之數從上元人皇起至中元窮於下元天地一變盡三元而止堅以雕言有徵追贈光祿大夫彗星掃東井自堅之建元十七年四月長安有水影逺觀若水視地則見人至是則止堅惡之上林竹死晉書苻堅載記十年慕容冲進逼長安長安大饑人民相食有羣烏數萬鳴於長安城上其聲甚悲魏書苻堅傳毎夜有人周城大呼曰楊定健兒應屬我宫殿臺觀應坐我父子同出不供汝旦尋而不見人跡城中有書曰古苻傳賈錄載帝出五將乆長得先是又謡曰堅入五將山長得堅大信之告其太子宏曰脱如此言天或導予於是遣衞將軍楊定擊冲於城西為冲所擒堅彌懼付宏以後事將中山公詵張夫人率騎數百出如五將宣告州郡期以孟冬救長安宏尋將母妻宗室數百出奔百僚逃散慕容冲入據長安縱兵大掠死者不可勝紀初秦之未亂也關中土然無火而烟氣大起方數十里中月餘不滅堅毎臨聽訟觀令百姓有怨者舉煙於城北觀而錄之長安為之語曰欲得必存當舉烟又為謡曰長鞘馬鞭擊在股太歲南行當復虜秦人呼鮮卑為白虜慕容垂之起於關東歲在癸未晉書苻堅載記秦記曰初長安謡曰鳳凰鳳凰止阿房苻堅遂於阿房城植桐數萬株以待之其後慕容冲入阿房城而止焉冲小字鳳也宋陳翥桐譜七月丁巳老人星見玉海 十一年三月戊申太白晝見在東井六月甲申又晝見於輿鬼占曰秦有兵時魏姚萇苻登連兵相征不息晉書天文志 十五年沔中諸郡大水宋書五行志七月壬申有星孛於北河宋書天文志
  安帝隆安元年四月丁丑太白晝見在東井秦有兵喪天文志八月熒惑守井鉞占曰大臣有誅晉書天文志 四年十月梁州有馬生角晉書五行志
  元興元年二月戊子太白犯五諸侯因晝見七月戊寅熒惑在東井犯輿鬼積尸宋書天文志
  義熙元年三月太白犯東井占曰秦有兵天文志 二年華山郡地湧沸廣袤百餘步燒生物皆熟五月乃止晉書姚興載記 五年四月甲戌熒惑犯辰星在井東 六年七月己亥月犯輿鬼占曰國有憂一曰秦有兵七年四月辛丑熒惑入輿鬼占曰秦有兵一曰雍州有災宋書天文志時客星入東井所在地震前後一百五十六興公卿抗表請罪姚興曰災譴之來咎在元首近代或歸罪三公甚無謂也公等悉SKchar履復位晉書姚興載記 八年七月甲申太白犯填星在東井占曰秦有大兵己未月犯井鉞十月丁丑填星犯東井占曰大人憂十二月癸卯填星犯井鉞 九年二月丙午熒惑填星皆犯東井占曰秦有兵壬辰歲星熒惑填星太白聚於東井從歲星也熒惑入輿鬼太白犯南河東井秦分十三年高祖定關中熒惑入輿鬼占曰兵喪太白犯南河占曰兵起後皆有應 十年七月庚辰熒惑犯井鉞填星犯輿鬼遂守之占曰大人憂宗廟改九月填星犯輿鬼占曰人主憂宋書天文志日在東井有白虹十餘丈在南干日災在秦分秦亡之象晉書天文志 十一年二月己卯填星入輿鬼閏月丙午填星又入輿鬼占曰為旱為疫為亂臣六月己未太白犯東井占曰秦有兵戊寅犯輿鬼占曰國有憂十一月乙未月入輿鬼而暈占曰主憂財寶出宋書天文志姚興死之前歲太史令奏熒惑在匏瓜星中一夜忽然亡失不知所在崔浩曰庚午之夕辛未之朝天有隂雲熒惑之亡當在此二日之内庚之與未皆主於秦辛為西夷今姚興據咸陽是熒惑入秦矣後八十餘日熒惑果出於東井留守盤旋秦中大旱赤地千里昆明池水竭童謡訛言國内諠擾明年姚興死魏書崔浩傳靈臺令張泉又言於興曰熒惑入東井旬紀而返未餘月復來守心王者惡之宜修仁虚已以答天譴興納之正旦興朝羣臣於太極前殿沙門賀僧慟哭不能自勝衆咸怪焉晉書姚興載記 十三年漢中城固縣水涯有聲若雷既而岸崩出銅磬十有二枚五行志十四年二月癸丑太白犯五諸侯七月甲辰熒惑犯輿鬼占曰秦有兵丁巳月犯東井占曰軍將死宋書天文志 按晉書記載禨祥皆不紀年今以通鑑綱目所紀約畧其年代為叙次焉
  按宋齊梁地之在秦者止有漢興商洛漢興漢書為翼軫分商洛唐書為柳張分皆非井鬼正占若陳則並漢興商洛悉非其境魏收以為江南僑立雍州以總牧西土遺黎故與井鬼同候其説雖未足據要之天象𤣥逺或南史紀其變而仍於秦地應其占則天文之關於井鬼者皆不可缺也今依正史並載之
  文帝元嘉七年六月熒惑犯東井輿鬼 八年五月太白犯天關東井六月庚子熒惑入東井八月乙未熒惑犯積尸十月丙辰月掩天關東井十年仇池氐宼漢中梁州失戍 九年正月庚午熒惑入輿鬼三月己丑太白入積尸 十一年閏月戊寅太白犯五諸侯己丑月入東井犯太白 十二年七月熒惑犯積已 十三年十一月辛亥歲星犯積尸 十四年正月有星晡前晝見東北維在井左右黃赤色大如橘月犯東井四月丁未太白犯輿鬼 十五年十一月丁未月犯東井龯星 二十二年二月金火木合東井宋書天文志
  孝武帝孝建三年四月戊戌太白犯輿鬼占曰民多疾天文志
  大明二年三月辛未熒惑入東井四月己亥熒惑在東井犯北轅第二星東井雍州分 三年四月土犯五諸侯占曰諸侯誅五月歲星犯東井鉞占曰斧鉞用大臣誅 四年六月太白犯井鉞占曰兵起斧鉞用大臣誅七月歲星犯積尸占曰大臣誅 五年正月歲星犯輿鬼積尸占曰大臣誅主有憂財寶散四月太白犯東井北轅占曰大臣為亂斧鉞用太白犯輿鬼占曰大臣誅斧鉞用人主憂八月熒惑入東井占曰大臣當之十月熒惑入井中占曰王者亡地大赦兵起為饑 六年三月熒惑入輿鬼占曰有兵大臣誅天下多疾疫 七年六月太白入東井占曰大臣當之太白犯東井占曰大臣為亂斧鉞用七月熒惑入東井占曰兵起大將當之太白犯輿鬼占曰兵起大將誅人主憂財帛出八月熒惑犯輿鬼 八年正月月掩輿鬼占曰大臣誅四月太白入東井天文志
  前廢帝永光元年三月庚子月入輿鬼犯積尸輿鬼主斬戮六月庚午熒惑入東井東井雍州分天文志
  明帝泰始二年正月庚子月犯輿鬼占曰將軍死 三年六月甲長月犯東井占曰將軍死熒惑犯輿鬼占曰金錢散又曰不出六十日必大赦 四年六月壬寅太白犯輿鬼占曰民大疾死不收其年普天大疫天文志 七年六月十七日太白歲星填星合於東井占曰改立王公南齊書天文志
  後廢帝元徽五年四月丁巳熒惑犯輿鬼西北星占曰大人憂近期六十日逺期六百日又曰人君惡之其月丙子太白犯輿鬼西北星占曰大赦宋書天文志
  順帝昇明二年十月一日熒惑守輿鬼南齊書天文志
  南齊
  高帝建元四年二月乙亥月犯輿鬼西北星六月戊子熒惑從行入東井無所犯戊戌熒惑在東井度丁丑熒惑太白同在東井七月甲戌熒惑從行入輿鬼犯積尸九月二十日月入輿鬼犯積尸十一月戊辰老人星見南方丙上南齊書天文志
  武帝永明元年五月甲午歲星在東井六月癸酉月犯輿鬼西南星八月乙丑又犯輿鬼九月癸巳月犯東井北轅西頭第一星 二年三月丁丑月犯東井北轅北頭第一星四月丙申太白從行犯東井鉞星六月丙寅月犯東井轅頭第一星戊辰太白熒惑合同在輿鬼度己巳太白從行輿鬼度犯歲星八月戊子月犯東井北轅西頭第一星 三年三月壬辰月入東井無所犯六月甲戌太白犯東井北轅第三星在西一尺八月丁酉老人星見南方丙上丙辰月犯東井北轅第二星九月癸未月犯東井南轅西頭第一星十一月戊寅月入東井曠中因蝕三分之一 四年正月癸酉月入東井無所犯乙亥月犯輿鬼二月丁卯月犯東井鉞三月乙未月入東井無所犯五月丙午日暈再重仍白虹貫日在東井度七月辛亥月犯東井八月戊寅月犯東井九月丙午月入東井十一月辛丑月入東井曠中十二月己巳月犯東井北轅東頭第二星 五年二月癸亥月犯東井南轅西頭第二星七月丁未月入東井曠中無所犯 六年四月癸丑月犯東井南轅西頭第二星辛酉太白從行在熒惑北三寸為犯並在東井度甲戌熒惑辰星俱從行入東井曠中無所犯八月壬戌老人星見南方丙上九月丁酉月行入東井閏月壬辰月行入東井十一月乙未月行在東井南轅西頭第二星 七年正月甲寅月入東井曠中無所犯二月辛巳月掩犯東井北轅東頭第一星七月壬戌老人星見南方丙上九月庚申月在東井北轅東頭第一星西北八寸為犯十二月壬午月在東井北轅東頭第一星北八寸為犯 八年四月丙申熒惑從行入輿鬼在西北星東南二寸為犯六月戊子太白從行入東井十月壬午月入東井曠中無所犯 九年二月辛未月入東井曠中無所犯壬申月行東井北轅東頭第一星北九寸為犯閏七月戊寅老人星見南方丙上十一月辛未月在東井南轅西頭第二星南八寸為犯又入東井曠中 十年二月庚子熒惑從行入東井北轅西頭第一星西二寸為犯三月癸未熒惑從行在輿鬼西北七寸為犯乙酉熒惑從行入輿鬼五月辛巳太白從行入東井在軒轅西第一星東六寸為犯七月丁丑月在東井北轅第二星西南九寸為犯八月乙酉老人星見甲辰月入東井曠中無所犯十月癸亥月入東井曠中無所犯十二月甲午月入東井曠中又進北轅東頭第二星四寸為犯 十一年正月辛酉月入東井曠中無所犯二月丁丑太白從行入東井北轅西頭第一星東北一尺為犯四月戊子太白在五諸侯東第二星西北六寸為犯辛丑太白從行入輿鬼在東北星西南四寸為犯八月辛巳熒惑從行入東井在南轅西第一星東北一尺四寸九月己亥月入東井曠中無所犯丙寅老人星見南方丙上十一月丁巳熒惑逆行在五諸侯東星北四寸為犯辛酉月行在東井鉞星南八寸又在東井南轅西頭第一星南五寸並為犯進入井中十二月辛巳月入東井曠中又入東井北轅西頭第二星南六寸為犯天文志
  鬱林王隆昌元年三月辛亥月在東井北轅西頭第二星東七寸為犯乙丑熒惑從行入輿鬼西北星東一寸為犯癸酉熒惑從行在輿鬼積尸星東北七寸為犯六月丁卯月入東井南轅西頭第一星東北七寸為犯天文志
  
  武帝天監四年八月庚子老人星見占曰老人星見人主壽昌自此後毎年恒以秋分後見於參南至春分而伏武帝壽考之象云 七年九月己亥月犯東井占曰有水災隋書天文志
  中大通元年閏月壬戌熒惑犯輿鬼積尸占曰有大喪有大兵破軍殺將天文志
  
  文帝天嘉二年六月丙戌熒惑犯東井七月乙丑熒惑入鬼中戊辰熒惑犯斧質 三年七月太白犯輿鬼隋書天文志
  宣帝大建十一年四月己丑歲星太白辰星合於東井天文志
  北魏
  太祖天興五年三月戊子太白犯五諸侯晝見經天犯五諸侯所以興霸行也四月辛丑月掩辰星在東井月為隂國之兵辰象戰鬭占曰所直野軍大起戰不勝亡地家臣死冬十月帝伐秦師於䝉坑大敗之遂舉乾壁關中大震其上將姚平赴水死魏書天象志天賜六年四月火犯水於東井其冬赫連氏攻安定秦主興自將救之自是侵伐不息天象志
  太宗永興二年七月月犯輿鬼占曰亂臣在内 四年六月癸巳金木合於東井七月甲申金犯土於井占曰其國内兵有白衣之會十一月土犯井十二月癸卯土犯鉞土主疆理之政存亡之機也是為土地分裂有戮死之君徵在秦邦至五年二月丙午火土皆犯井占曰國有兵喪之禍主出走是月壬辰歲填熒惑太白聚於井將以建霸國之命也其地君子憂小人流又自三年四月至五年三月熒惑三千鬼主命者將夭而國徙焉是時雍州假王霸之號者六國而赫連氏據朔方之地尤為強暴薦食關中秦人奔命者殆路間歲姚興薨而難作於内明年劉裕以晉師伐之秦師連戰敗績執姚泓以歸戕諸建康既而遺守内㩗長安淪覆焉 五年十二月甲辰月三暈東井天象志
  神瑞元年二月填星入東井犯天尊旱祥也天象若曰土失其性水源將壅焉施於天尊所以福矜寡之萌也八月庚寅至二年三月填星再犯輿鬼積尸土爰稼穡鬼為物之精氣是為稼穡潛耗人將以饉而死焉一曰大旱又鬼主秦旱在秦邦天象志
  泰常二年十一月癸未月犯東井南轅西頭第一星占曰諸侯貴人死一曰有水 三年正月戊申月犯輿鬼積尸己酉月犯爟星占曰女主憂五月癸亥月犯太白於東井七月丁巳月犯東井天象志
  世祖始光三年五月洛州獻白兎靈徵志
  神䴥三年六月火犯井鬼占曰秦憂兵亂有死君又旱饑之應九月帝用崔浩策行幸統萬擊赫連定於平凉十二月克之悉定三秦地 四年金火入東井明年五月火又犯鬼 五年正月庚午火入鬼占曰秦有死君天象志
  延和三年閏月戊寅金犯五諸侯占四滑起官兵起亂己丑月入井犯太白占曰兵起合戰秦邦受之七月上幸隰城詔諸軍討山胡白龍入西河九月克之伏誅者數千人天象志
  太延二年正月月犯東井占曰將相死八月丁亥木入鬼守積尸十一月辛亥又犯鬼 三年正月壬午有星晡前見在井左右色黃大如橘魏師之應也四年四月己酉華山崩華山西鎮也鎮傾而國從之十一月丁未月犯東井占曰將軍死天象志
  真君二年七月壬寅填星犯鉞 六年二月太白熒惑歲星聚於東井占曰二星合是為驚立絶行其國内外有兵與喪改立王公九月盧水胡葢呉據杏城反僣署百官諸虜皆響從關内大震十一月將軍叔孫抜敗呉師於渭北天象志
  高宗太安四年三月月犯五諸侯 五年二月熒惑入東井占曰旱兵饑疫大臣當之六月太白犯鉞占曰兵起更正朔天象志
  和平元年正月丁未歲犯鬼歲星人君也是為君有喪事四月太白犯東井井秦分雍州有兵亂二年詔諸將討雍州叛氐大破之 二年三月熒惑入鬼是謂稼穡不成且曰萬人相食六月太白犯東井七月火入井九月火犯積尸占曰貴人憂之斧鉞用 五年三月庚子月入輿鬼積尸六月火入井占曰大臣憂斧鉞用 六年四月太白犯諸侯占曰有專殺諸侯者天象志
  顯祖天安元年六月熒惑犯輿鬼占曰旱饑疾疫金革用其後東平王道符擅殺副將及雍州刺史據長安反詔司空和其奴討滅之甲辰月犯東井十月癸巳月掩東井天象志
  皇興元年正月丙辰月犯東井北轅東頭第三星四月壬寅太白犯鬼八月辛酉月蝕東井南轅第二星占曰有將死 五年七月辛巳月犯東井天象志
  高祖延興元年十二月乙巳鎮星犯井 二年正月丙子月犯東井庚子又如之占曰天下有變令貴人多死者天象志二月白雀見於扶風郡靈徵志
  承明元年九月京兆民獻玉璧一雙文色炳煥王者賢良美德則至靈徵志
  太和元年二月月在井暈天象志五月統萬鎮地震有聲如雷六月雍州獻玉印是月長安鎮獻玉印一上有龜紐下有文字色甚鮮白有殊常玉雍州周城縣獻白兎 二年七月壬戌雍州赤風靈徵志九月火犯鬼占曰主以淫佚失政相死之天象志十一月洛州獻白鵲靈徵志 三年正月壬子月暈東井占曰有赦十月大赦天下癸丑日暈東西有珥有佩㦸一重北有偃㦸四重後有白氣貫日珥狀如車輪京師不見雍州以聞天象志統萬鎮獻白雉七月雍州大霜禾豆盡死靈徵志 四年正月丁未月暈東井 五年二月甲辰月暈侵東井西河輿鬼天象志 六年七月雍州大水虸蚄害稼 七年六月甲子東雍州地震有聲靈徵志 八年正月辛巳月暈東井天象志四月雍州暴雨蝗靈徵志 九年正月月暈東井北河占曰水戊申月犯東井占曰貴人死一曰有水天象志四月雍州隕霜靈徵志 十一年二月癸亥月犯東井七月丁未月入東井甲子月入東井是歲月三入東井金又犯之占曰隂陽不和不為水患且大旱 十二年四月癸丑月火金會於井甲戌火水又俱入井皆雨暘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失節萬物不成候也且曰諸侯貴人多死是歲兩雍旱饑十一月己未月犯東井 十三年正月甲寅月入東井九月庚申月入東井十二月壬午月入東井 十四年十月壬午月入東井 十五年十一月辛未月入東井 十六年八月甲辰月入東井十月癸亥月入東井 十七年二月丁丑太白犯井辛丑又犯鬼是為兵祥雍州也八月辛巳熒惑入井占曰兵革起八月辛丑月犯輿鬼甲午月入東井十一月辛酉月犯東井前星 十八年六月丁卯月入東井 十九年六月庚申金木合於井七月火犯井天象志 二十三年正月華州獻白麏靈徵志
  世宗景明元年四月丙子夏州隕霜殺草六月雍州大雨雹殺麞鹿八月乙亥雍夏州頻暴風隕霜靈徵志二年正月甲辰月暈井占曰貴人死大赦三月戊午填星在井犯鉞相去二寸占曰人君有戮死者 三年正月填星逆行守井北轅西星皆大臣更政立君之戒也二月丁酉有流星起東井至北極而滅東井雍州西君之分既而西君錫命是歲七月月暈東井占曰旱大赦天象志九月丙辰豳岐梁東秦州暴風昏霧抜樹發屋靈徵志十一月己巳月蝕井盡乙未月暈井鎮星占曰兵起四年氐反行梁州事楊椿左將軍羊社大破之 四年正月月暈東井天象志三月壬戌雍州隕霜殺桑麥七月夏州獻黑兎靈徵志壬申月犯東井占曰旱有大赦天象志九月梁州上言犬豕交靈徵志
  正始元年正月戊戌月暈東井南河北河輿鬼天象志六月夏州蝗害稼懷朔鎮隕霜七月戊辰東秦州隕霜東秦州暴風抜樹發屋 二年五月雍州獻蒼烏六月雍州又獻蒼烏七月辛巳豳岐二州隕霜 三年七月夏州獻白鳩十二月雍州獻白雀 四年三月乙丑豳州頻隕霜靈徵志
  永平元年三月乙酉岐豳二州隕霜六月洛州獻白鳩靈徵志 二年三月火入鬼距積尸五寸積尸人之精爽而炎氣加之疫祥也四月乙丑金入鬼去積尸一寸又以兵氣干之強死之祥也踰逼者事甚鬼主驕亢之戒故金火薦災其人以儆而懼之 三年八月火犯積尸占曰貴人死又饑疫祥也天象志十一月夏州言橫風山木連理靈徵志 四年八月癸丑月掩輿鬼天象志
  延昌元年二月庚午月暈東井輿鬼十月癸酉月暈東井 三年二月乙酉月暈東井占主赦天象志 四年正月癸丑華州地震閏月岐州獻白雉九月雍州上言鄠縣木連理十二月洛州上言魏興太守常矯家黃雌雞頭上肉角大如棗長寸三分角上生聚毛長寸半靈徵志
  肅宗熙平元年十二月甲辰月暈東井天象志 二年正月金出岐州橫水縣赤粟谷四月華州獻白雀靈徵志十月甲辰月暈東井占曰天下大饑大赦十一月戊戌月暈東井天象志
  神龜元年八月雍州獻三足烏靈徵志 二年二月丙辰月在井占曰有相死天象志六月夏州上言山鹿縣木連理靈徵志
  正光元年沃野鎮馬為蟲入耳死者十四五蟲似蝗大如櫡靈徵志四月庚戌金火合於井 二年十一月己酉月在井蝕天象志 三年二月夏州獻白雉靈徵志四年正月戊戌月暈東井南河天象志 五年二月
  庚寅月暈東井占曰兵起天象志
  孝昌元年春隕星於岐如雨五月雨雹傷禾靈徵志十二月火入鬼占曰大賊在大人之側后以淫佚失政又秦分也 三年正月癸酉月在井暈兩河天象志
  莊帝永安二年閏月熒惑入鬼犯積尸占曰兵起西北有鈇鉞之誅十月辛亥月暈井占曰兵起大赦 三年三月万俟醜奴遣其大行臺尉遲菩薩㓂岐州大都督賀抜岳可朱渾道元大破之四月大赦天下九月庚寅月暈井天象志
  節閔帝普泰元年十月癸丑月暈東井占曰有赦天象志文帝大統三年關中饑周書太祖本紀
  東魏孝靜帝天平四年十二月梁州獻白雉冊府元龜元象元年二月洛州上言木連理魏書靈徵志十一月庚午月在井暈東井南北河占曰有赦天象志八月東雍州獻嘉禾靈徵志 三年六月太白入東井占曰秦有兵大臣當之先是行臺侯景司徒高昻圍金墉西帝及宇文泰自將救之是月陳於河隂泰以中軍合戰大克司徒高昻死之既而左右軍不利西師由是敗績斬將二十餘人降卒六萬是月西帝太傅梁景叡據長安反關中大震尋皆伏誅天象志
  興和元年二月壬子火犯井占曰秦有兵亂貴人當之四月又入鬼又兵喪之祥也 三年春正月辛巳月暈東井占曰大赦武定元年正月大赦改元 四年七月壬午火木合於井相去一尺天象志
  武定三年五月梁州獲白雀 四年四月梁州獻白烏靈徵志 五年正月乙巳月犯東井占曰大赦五月丁酉大赦天下天象志
  北齊按高氏分據河北本無秦地則井鬼星變無關於北齊分野矣但為北周諸書所不載故並錄之以
  補其缺

  文宣帝天保九年二月熒惑犯鬼質占曰斧質用有大喪 十年六月庚子填星犯井鉞占曰君有戮死者大臣誅斧鉞用隋書天文志
  孝昭帝皇建三年七月乙丑熒惑入鬼中戊辰犯鬼質占曰有大喪天文志
  武成帝河清元年七月乙亥太白犯輿鬼占曰有兵謀誅大臣斧質用天文志
  後主天統四年六月彗星見東井占曰大亂國易政五年五月甲午熒惑犯鬼積尸占曰大臣誅兵大起斧質用有大喪天文志
  
  孝閔帝元年春正月槐里獻赤雀四五月己酉槐里獻白䴏周書閔帝本紀辛亥熒惑犯東井北端第二星占曰其國亂又曰大旱隋書天文志
  明帝二年三月戊申長安獻白雀六月長安獻白烏周書明帝本紀六月庚子填星犯井鉞占曰傷成於鉞隋書天文志冬十月長安獻白兎周書明帝本紀
  武帝保定元年七月熒惑入輿鬼犯積尸武帝本紀 二年七月乙亥太白犯輿鬼隋書天文志 五年十一月岐州上言一角獸見周書武帝本紀
  天和二年七月梁州上言鳳凰棲於楓樹羣鳥列侍以萬數冊府元龜五月己丑歲星與熒惑合於井宿相去五尺井為秦分占曰其國有兵為饑旱大臣匿謀下有反者若亡地 三年三月己未太白犯井北轅第一星占曰將軍惡之其七月壬寅隋公楊忠薨四月辛巳太白入輿鬼犯積尸占曰大臣誅又曰亂臣在側七月癸卯在鬼北八寸所乃滅占曰為兵國政崩壊又曰將軍死大臣誅 四年五月癸巳熒惑犯輿鬼甲午犯積尸占曰午秦也大臣有誅兵大起後三年太師晉國公宇文䕶以不臣誅隋書天文志 五年七月鹽州獻白兎周書武帝本紀 六年四月己卯熒惑犯輿鬼占有兵隋書天文志
  建德元年七月丙午辰星太白合於井相去七寸占曰其下之國必有重德致天下天文志九月庚申扶風掘地得玉盃以獻 二年二月壬戌熒惑犯輿鬼入積尸周書武帝本紀癸亥熒惑掩輿鬼西北星占曰賊在大人側大臣有誅隋書天文志三月己卯皇太子於岐州獲二白鹿以獻詔答曰在德不在瑞周書武帝本紀關中大蝗隋書五行志 三年七月京師連雨三旬九月雍州獻蒼烏 五年三月庚子月犯東井第一星周書武帝本紀六月庚午熒惑入鬼占曰有喪旱其七月京師旱隋書天文志六年青城門無故自崩青者東方色春宫之象也
  時皇太子無威儀禮節青城門無故自崩者皇太子不勝任之應帝不悟明年太子嗣位果為無道周室危亡實自此始五行志
  宣政元年六月壬午癸丑木火金三星合在井占曰其國霸又曰其國外内有兵喪改立王侯天文志
  宣帝大象元年四月戊子太白歲星辰星合在井占曰是謂驚立是謂絶行其國内外有兵喪改立王公又曰其國可霸修德者強無德受殃周自宣政元年熒惑太白從歲星聚東井大象元年四月太白歲星辰星又聚東井東井秦分隋以后族興於秦地之象天文志六月咸陽有池水變為血周書宣帝本紀
  
  文帝開皇初同州得石龜文曰天子延千年大吉隋書王邵傳 元年二月甲子即帝位於臨光殿是日京師慶雲見三月辛巳長安獲白雀宣仁門槐樹連理衆枝内附文帝本紀盩厔獻連理樹植之宫庭冊府元龜 二年二月涇陽獲毛龜京師醴泉出冊府元龜京師雨土京房易飛候曰天雨土百姓勞苦而無功其時營都邑後起仁壽宫頺山堙谷丁匠死者大半隋書五行志 四年關内饑文帝本紀四年以後京師頻旱時遷都龍首建立宫室百姓勞𡚁亢陽之應也 六年七月京師雨毛如髮尾長者三尺餘短者六七寸京房易飛候曰天雨毛其國大饑時關中旱米粟踴貴五行志 八年二月庚子填星入東井占曰填星所居有德利以稱兵其年大舉伐陳克之天文志 十四年五月辛酉京師地震關内諸州旱八月辛未關中大旱人饑上率户口就食於洛陽文帝本紀 十六年神雀降含章殿闥玉海開皇中掖庭宫毎夜有人來挑宫人宫司以聞帝曰門衞甚嚴何從而入當是妖精耳戒宫人曰若逢但斫之其後有物如人夜來登牀宫人抽刀斫之若中枯骨其物落牀而走宫人逐之因入池而没明日帝令涸池得一龜徑尺餘其上有刀迹殺之遂絶龜者水居而靈隂謀之象晉王諂媚宫掖求嗣之應云隋書五行志 十七年有羣鹿入殿門續元經大興城西南四里有袁村設佛會有老翁皓首白裙襦衣來食而去衆莫識追而觀之行二里許不復見但有一陂中有白魚長丈餘小魚從者無數人爭射之剖其腹得秔飯始知此魚向老翁也後數日漕暴溢人皆溺死二十年十一月京都大風發屋抜樹秦隴壓死者千餘人地大震鼓皆應淨刹寺鐘三鳴佛殿門鎖自開銅象自出户外鐘鼓自鳴者近鼓妖也 開皇末渭南有人寄宿他舍聞二豕對語其一曰歲將盡阿爺明日殺我供歲何處避之一答曰可向水北姊家因相隨而去天將曉主人覔豕不得意是宿客而詰之宿客言狀主人如其言而得豕其後蜀王秀得罪帝將殺之平樂公主毎匡救得全後數年而帝崩歲盡之應開皇末渭南有沙門三人行頭陀法於場圃之上夜見大豕來詣其所小豕從者十餘謂沙門曰阿練我欲得賢聖道然猶負他一命言罷而去賢聖道者君上之所行也皇太子勇當嗣業行君上之道而被囚廢之象也一命者言為煬(「旦」改為「𠀇」)帝所害開皇末高祖於宫中埋二小石於地以誌置牀之所未幾變為玉劉向曰玉者至貴也賤將為貴之象及大業末盜皆僣名號隋書五行志仁壽元年五月壬辰驟雨震雷大風拔木宜君湫水移於始平文帝本紀 二年四月岐雍地震京房易飛候曰地動以夏四月五榖不熟人大饑盩厔人以楊木為屋梁生三條長二尺京房易傳曰妃后有顓木仆反立斷枯復生獨孤后專恣之應 三年梁州就谷山崩洪範五行傳曰崩散落背叛不事上之𩔖也梁州為漢地明年漢王諒舉兵反 四年有人長數丈見於應門其迹長四尺五寸其年帝崩仁壽中仁壽宫及長城之下數聞鬼哭獻后及帝
  相次而崩於仁壽宫五行志
  煬(「旦」改為「𠀇」)大業十一年扶風有馬生角長數寸 十二年顯陽門災舊名廣陽則帝之姓名也國門之崇顯號令之所由出也時帝不遵法度驕奢荒怠裴藴虞世基之徒阿諛順㫖掩塞聰明宇文述以讒邪顯進忠諫者咸被誅戮天戒若曰信讒害忠則除廣陽也五行志長安城禁苑内一大樹冬月雪中忽花葉茂盛及彫落結實其子光明燦爛如火之明焉數日皆化為紅蛺蝶飛去明年高祖自唐國入長安瀟湘錄
  恭帝義寧二年麟遊太守司馬武獻羊羔生而無尾時議者以謂楊氏子孫無後之象隋書五行志三月丙午熒惑入東井占曰大人憂唐書天文志
  
  高祖武德元年五月隴州獻嘉麥七月京師慶雲見冊府元龜丙午填星太白辰星聚於東井關中分也唐書天文志十一月藍田玉山南嶺有樹連理十二月麟州獻芝草一株紫莖黃葢是年新豐鸚鵡谷水清世傳云此水清天下平開皇之初暫清尋濁至是復清冊府元龜二年正月麟州獻白鹿冊府元龜三月丙申填星太白復聚於東井九月庚寅熒惑守五諸侯唐書天文志十月乙未京師地震隂盛而反常則地震故其占為臣強為后妃專恣為小人道長為寇至為叛臣 三年二月丁丑京師西南有聲如崩山近鼓妖也説者以為人君不聰為衆所惑則有聲無形不知所從生夏旱至於八月乃雨五行志 四年二月白狐見元武門 五年正月梁州野蠶成繭百姓得而用之冊府元龜 六年秋關中久雨少陽曰暘少隂曰雨陽德衰則隂氣勝故常雨唐書五行志七月癸卯熒惑犯輿鬼西南星占曰大臣有誅天文志 七年秋關内旱五行志閏四月十三日長安古城鹽渠水中生鹽色紅白而味甘狀如方印會要萬年縣言甘露降九月丹州言河水清 八年四月赤雀巢於殿門 九年正月西韓州獻芝草異莖同葢冊府元龜三月順天門樓東柱已傾毁而自起占曰木仆而自起國之災唐書五行志四月甘露降於中華殿之桐樹凝SKchar如氷霰以示羣臣冊府元龜五月太白晝見六月丁巳經天己未又經天在秦分己卯歲星辰星合於東井占曰為變謀唐書天文志納義門獲白鹿一己卯涇陽縣生嘉禾異畝同頴九月麟州言麟見冊府元龜
  太宗貞觀元年關内饑唐書五行志閏三月甘露降於長安縣 二年三月宜州言白狼見六月長安縣獻嘉禾冊府元龜京畿旱蝗太宗在苑中掇蝗祝之曰人以榖為命百姓有過在予一人但當蝕我無害百姓將吞之侍臣懼帝致疾遽以為諫帝曰所冀移災朕躬何疾之避遂吞之是歲蝗不為災唐書五行志九月有白雀巢於寢殿槐上合歡如腰鼓左右稱賀命毁其巢縱鵲於野外通鑑 三年四月甘露降於雍州冊府元龜乙丑豳州言麟見玉海秋隴州水 四年正月癸巳武德殿北院火唐書五行志三月赤雀見於萬年四月甘露降於萬年縣冊府元龜關中大稔太宗實錄秋丹延等州雨雹唐書五行志六年四月甘露出於丹霞殿之西冊府元龜十月乙丑
  京師地震唐書五行志 九年五月萬年縣獲白雀冊府元龜十二月京師蒼烏見玉海 十年二月白鹿見於京之冷泉谷冊府元龜關内大疫唐書五行志 十一年二月癸未熒惑入輿鬼占曰賊在大人側天文志四月甲子雷震乾元殿前槐樹震耀天之威怒以象殺戮槐古者三公所樹也五行志五月麟見京師之後苑冊府元龜 十二年六月辛卯熒惑入東井占曰旱唐書五行志 十三年三月壬寅雲陽石燃方丈晝則如灰夜則有光投草木則焚歴年乃止是火失其性而沴金也五行志六月太白犯東井北轅井京師分也天文志 十四年七月白龍見於富平 十五年三月乙酉安禮門御榻產芝五莖六月庚子商州言慶雲見 十六年七月朔鄜州言白龍見九月金州言青龍見冊府元龜 十七年四月立晉王為太子有青氣繞東宫殿始冊命而有祲不祥唐書五行志芝草生於太廟一十四莖為龍鳳形玉海有雄雉飛集東宫顯德殿前太宗問羣臣曰頃來頻有雉集是何祥也諫議大夫褚遂良曰昔秦文時有童子化為雉雌者鳴於陳倉雄者鳴於南陽童子言曰得雄者王得雌者霸文公遂以為寶雞祠漢光武得雄遂起南陽而有四海陛下舊封秦王故雄雉見於秦地既古來將為祥貺所以表彰明德太宗曰立身之道不可無學遂良所對深為可重五月雍州獻三足烏己未華平出於𤣥武門之池閏六月丹州獻白鹿冊府元龜己卯朔日有食之在東井十六度京師分也唐書天文志司農寺有豕生子一首八足自頸分為二五行志七月鄜州言景星見冊府元龜民訛言官遣棖棖殺人以祭天狗云其來也身衣狗皮鐵爪毎於闇中取人心肝而去於是更相震怖毎夜驚擾皆引弓劍自防無兵器者剡竹為之郊外不敢獨行太宗惡之令通夜開諸坊門宣㫖慰諭月餘乃止唐書五行志 十八年五月太白辰星合於東井占曰為兵謀十九年六月丙辰太宗征高麗次安市城太白辰星合於東井史記曰太白為主辰星為客為蠻夷出相從而兵在野為戰天文志十月老人星見山南道獻木連理交錯玲瓏有同羅木一丈之幹並枝者二十餘所玉海二十年十一月雍州言甘樹一株有十八處連理李樹生紫芝光生 二十一年七月綏州言慶雲見八月綏州言慶雲見 二十二年正月玉華宫李樹連理冊府元龜五月乙巳鎮星守東井占曰旱唐書天文志九月邠州大疫詔醫療之冊府元龜 二十三年三月甲弩庫火唐書五行志
  高宗永徽元年二月己丑熒惑犯東井占曰旱四月己巳月犯五諸侯熒惑犯輿鬼占曰諸侯凶天文志京畿雍同等州旱蝗六月新豐渭南大雨零口山水暴出漂廬舍 二年延綏等州霜殺稼五行志 三年二月己丑熒惑犯五諸侯天文志 四年八月己亥隕石於同州馮翊十八光耀有聲如雷近星隕而化也庶民惟星在上而隕民去其上之象一曰人君為詐妄所蔽則然 五年五月丁丑夜大雨麟遊縣山水衝萬年宫𤣥武門入寢殿衞士有溺死者七月辛巳萬年宫有小鳥如雀生子大如鳲鳩十二月乙巳尚書司勲庫火 六年六月商州大水五行志七月己丑熒惑入輿鬼天文志八月京城大雨五行志
  顯慶元年四月丁酉太白犯東井北轅占曰秦有兵天文志 二年五月庚寅有五龍見於岐州之皇后泉三年長孫無忌第有大鼠見於庭出入無常後忽
  然死五行志
  龍朔元年五月甲子晦日有蝕之在東井二十七度三年六月乙酉太白入東井占曰君失政大臣有
  天文志十二月詔以含元殿前琅臺閣内並覩麟改來年正月為麟德元年冊府元龜
  麟德二年三月戊午熒惑犯東井四月壬寅熒惑入輿鬼犯質星唐書天文志六月鄜州大水壊居人廬舍五行志
  乾封元年八月乙巳熒惑入東井天文志
  總章元年冬京師旱饑五行志 二年六月戊申朔日蝕在東井二十九度天文志諸州四十餘饑關中尤甚五行志
  咸亨元年四月庚午雍州大雨雹五行志癸卯月犯東井占曰人主憂六月壬寅朔日有蝕之在東井十八度七月壬申熒惑入東井占曰旱天文志八月以天下四十餘州旱及霜蟲百姓饑乏關中尤甚詔雍同華蒲絳五州百姓乏絶者聽於興鳳梁等州逐糧冊府元龜二年四月戊子大雨雹震電大風折木落則天門
  鴟尾三 四年八月乙酉大風落太廟鴟尾唐書五行志五年六月壬寅太白入東井天文志
  上元三年七月丁亥有彗星於東井指北河長三尺餘東北行光芒益盛長三丈掃中台指文昌九月乙酉不見東井京師分中台文昌將相位兩河天闕也天文志
  儀鳳二年正月庚辰京師地震高宗本紀 三年五月丙寅高宗在九成宫霖雨大寒兵衞有凍死者五行志調露初京城民謡有側堂堂撓堂堂之謡太常丞李嗣真曰側者不正撓者不安自隋以來樂府有堂堂曲再言堂者唐再受命之象 元年秋關中饑八月邠州霜 二年夏豐州河清 四年延州霜殺草五行志
  永隆初長安獲女魃長尺有二寸其狀怪異是歲秋不雨至於明年九月五行志 元年五月癸未熒惑犯輿鬼天文志 二年七月雍州大風害稼關中旱霜大饑九月萬年女子劉凝靜衣白衣從者數人升太史令㕔問比來有何災異令執之以聞是夜彗星見太史司厯候王者所以奉若天道敬授人時者非女子所當問五行志
  永淳元年三月京畿蝗關中及山南州二十六饑京師人相食五月關中旱六月雍岐隴等州蝗乙亥京師大雨平地水深數尺五行志九月庚戌熒惑入輿鬼犯質星天文志冬大疫兩京死者相枕於路十月甲子京師地震高宗本紀十一月熒惑復犯輿鬼去而復來是為勾己天文志永淳中勝州兎害稼千萬為羣食苗盡兎亦不復見五行志
  中宗即位金雞竿折雞竿所以肆赦始發大號而雞竿折不祥五行志
  睿宗文明初新豐有馬生駒二首同項各有口鼻生而死又咸陽牝馬生石大如升上微有綠毛皆馬禍也五行志
  光宅初岐州刺史崇真之子橫杭等夜宴忽有氣如血腥五行志
  武后垂拱元年四月癸未辰星犯東井北轅辰為廷尉井為法令失道則相犯也天文志 二年九月乙巳雍州新豐縣露臺鄉大風雨震電有山湧出高二十丈有池周三百畝池中有龍鳳之形禾麥之異武后以為休應名曰慶山荆人俞文俊上言天氣不和而寒暑隔人氣不和而贅疣生地氣不和而堆阜出今陛下以女主居陽位反易剛柔故地氣隔塞山變為災陛下以為慶臣以為非慶也宜側身修德以答天譴不然恐災禍至后怒流於嶺南五行志 三年七月乙亥京師地震武后本紀 四年六月朔日有蝕之在東井二十七度京師分也天文志七月戊午京師地震五行志永昌中華州赤水南岸大山晝日忽風昏有聲隱隱如雷頃之漸移東數百步擁赤水壓張村民三十餘家山高二百餘丈水深三十丈坡上草木宛然金縢曰山徙者人君不用道祿去公室賞罰不由君佞人執政政在女主不出五年有走王五行志
  天授元年五月檢校内史宗秦客拜日無雲而雷近鼓妖也五行志
  長壽二年正月大雪質明而晴俗云元日有雪則可榖豐文昌左丞姚璹對曰雪為五榖之精以其協和則年榖大穰玉海十月萬象神宫側檉杉皆變為栢栢貫四時不改柯易葉有士君子之操檉杉柔脆小人性也象小人居君子之位唐書五行志
  延載元年九月内出梨華一枝示宰相萬木揺落而生華隂陽黷也傳曰天反時為災又近常燠五行志證聖元年正月丙申夜明堂火武太后欲避正殿徹樂宰相姚璹以為火因人非天災不宜貶損后乃御端門觀酺引建章故事復作明堂以厭之是歲内庫災燔二百餘區五行志
  神功元年二月庚子有人入端門又入則天門至通天宫閽及仗衞不之覺綏州雹五行志
  聖厯二年熒惑入輿鬼天文志
  久視元年夏關内旱五行志
  長安初醴泉坊太平公主第井水溢流 二年關内大旱熒惑犯五諸侯渾儀監尚獻甫奏臣命在金五諸侯太史之位火克金臣將死矣武后曰朕為卿禳之以獻甫為水衡都尉水生金又去太史之位卿無憂矣是秋獻甫卒五行志 三年八月京師大雨雹人畜有凍死者白孔六帖
  中宗神龍元年四月壬子雍州同官縣大雨雹殺鳥獸大雨水湮没民居五百餘家 二年長安城中往往見水影昔苻堅之敗也長安嘗有是是冬不雨至於明年五月京師旱饑唐書五行志 三年五月戊戌太白入輿鬼占曰大臣有誅六月丁卯朔日有食之在東井二十八度京師分也天文志神龍中渭水中有蝦蟆大如鼎里人聚觀數日而失是歲大水五行志
  景龍元年京師疫 二年岐州郿縣王尚賔家有苦蕒菜高三尺餘上廣尺餘厚三分近草妖也 三年内出蒜條上重出蒜蒜惡草也重生者其類衆也五行志六月癸巳太白晝見在東井京師分也天文志七月灃水溢害稼冬關中饑 四年六月辛巳朔烏集太極殿梁驅之不去三月京師井水溢占曰君凶又曰兵將死京兆藍田山竹實如麥占曰大饑五行志五月甲子月犯五諸侯天文志
  睿宗景雲元年十月己巳冊皇太子是日有景雲之瑞遂改元玉海 景雲中西京霖雨六十餘日有一僧名寶嚴自云有術法能止雨設壇場誦經咒其時禁屠宰寶嚴用羊二十口馬兩匹以祭祈請經五十餘日其雨更甚於是斬僧其雨遂止張鷟朝野僉載 二年三月壬申熒惑入東井唐書天文志
  太極元年四月熒惑太白合於東井天文志狂人段萬謙潛入承天門登太極殿升御牀自稱天子且言我李安國也人相我三十二當為天子五行志
  𤣥宗先天二年六月京師朝堂塼下有大蛇長丈餘大蝦蟆如盤而目赤如火相與鬭俄而蛇入於樹蝦蟆入於草蛇蝦蟆皆隂類朝堂出非其所也京師岐隴饑五行志
  開元元年内中因雨過地微潤裂至夜有光宿衞者記其處所曉乃奏之上令鑿其地得寶玉一片如拍板上有古篆天下太平四字百僚稱賀收之内庫開天遺事 二年三月富平縣有肉角羊五月壬子久雨禜京城門終南山竹有華實如麥竹枯死是歲大饑民採食之占曰國中竹栢枯不出三年有喪唐書五行志六月京師大風抜木𤣥宗本紀七月太白犯輿鬼東南星天文志 四年六月辛未京師華州大風抜木𤣥宗本紀 五年正月癸卯太廟四室壊五行志春司天奏𤣥象有𤯝見其災甚重元宗震驚問曰何祥對曰當有名士三十人同日寃死今新及第進士正應其數其年及第李䝉者貴主家壻上不言其事密戒主曰毎有大遊宴汝愛壻可閑留其家主居昭國里時大合樂音曲逺暢曲江漲水聨舟數艘進士畢集䝉聞乃踰垣奔走羣衆惬望才登舟移就水中畫舫平沉聲妓篙工不知紀極三十進士無一生者朝野僉載十一月乙卯定陵寢殿火唐書五行志 七年六月甲戌太白犯東井鉞占曰斧鉞用天文志八月老人星見色黃玉海 八年三月庚午太白犯東井北轅唐書天文志京師興道坊一夕陷為池居民五百餘家皆没不見五行志十二月岐州獲白燕進之冊府元龜 十一年二月赤兎見於后土壇玉海 十二年七月旱帝親禱雨宫中設壇席暴立三日九月同州旱綏州霜殺稼唐書五行志 十三年十月壬申萬年王慶築垣掘地獲寶鼎五獻之四鼎皆有銘銘曰垂作尊鼎萬福無疆子孫永寶冊府元龜 十四年六月戊午大風抜木發屋端門鴟尾盡落 十五年七月洛水溢入鄜城平地丈餘死者無算同州城市及馮翊縣漂居民二千餘家甲戌興教門樓柱災唐書五行志億歲殿生芝草一莖玉海 十六年關中久雨害稼唐書五行志三月京兆府三原浪井出冊府元龜 開元中含元殿火基下出丹堊有隱語不可解言天漢三年赤元生粟木下有子傷心過酷百家繪 十七年四月乙亥大風震電藍田山摧百餘步畿内山也國主山川山摧川竭亡之證也占曰人君德消政易則然唐書五行志五月有靈芝草産於太廟殿柱冊府元龜 十九年二月癸未皇太子奏正月二十七日興慶宫親耕耤田三百餘步既而青光紫氣覆地玉海六月壬申芝草生於京城之勝業寺一本七莖心黃外紫九月庚申神羊産於京兆之興平冊府元龜 二十二年五月戊辰京畿渭南等六縣大風雹傷麥秋關輔河南十餘州水害稼唐書五行志 二十三年六月壬子京兆富平縣瑞大麥生一莖五穗華州下邽縣瑞大麥生一莖三穗京畿採訪使御史中丞盧奐奏賀十月乙未京兆府奏盩厔縣嘉禾生冊府元龜十二月己巳龍池聖德頌石自鳴其音清逺如鐘磬近石言也唐書五行志 二十四年八月庚戌老人星見玉海十月戊申京師地震唐書𤣥宗本紀 二十五年隴州鵲哺慈烏 二十六年三月癸巳京師地震 二十八年四月庚辰慈烏巢宣政殿栱辛巳又巢宣政殿栱五行志 二十九年六月甘露降司農寺玉海
  天寶三載二月辛亥有星如月墜於東南墜後有聲京師訛言官遣棖棖取人心肝以祭天狗人頗恐懼畿内尤甚遣使安諭之唐書五行志癸酉興慶宫芝草生一本六莖五月京兆尹奏所部芝草生八月戊子有班鹿産白鹿於苑中獻之請宣付史館上曰宫苑之内屢薦嘉祥今又縞質霜毛變林虞之獸族殊姿馴性實雲駕之龍媒允謂休徵用為慰也所請者依癸巳京兆之新豐嘉禾生或九穗六穗冊府元龜 五載四月宰臣李適之常列鼎具膳羞中夜鼎躍相鬭不解鼎耳及足皆折 六載少陵原楊慎矜父墓封域内草木皆流血慎矜令浮屠史敬思禳之退朝祼而桎梏於叢棘間如是數旬而流血不止唐書五行志 七載三月有玉芝生於大同殿之柱礎一本兩莖神光照於殿上命文武百僚入觀之 八載六月大同殿又産芝一莖 九載二月甲戌獻陵昭陵乾陵定陵橋陵等五陵栢樹盡垂甘露壬寅華隂郡奏白鶴見於西嶽五福峯甘露降大羅峯之醮壇白鹿見於大羅東南峯駕鶴嶺衞叔卿得仙處請付史館從之冊府元龜三月華嶽廟災關内旱唐書𤣥宗本紀 十載六月乙亥大同殿前鐘自鳴占曰庶雄為亂八月丙辰武庫災燔兵器四十萬餘武庫甲兵之本也五行志十月乙丑御朝元閣有慶雲見上賦詩羣臣畢和冊府元龜 十一載六月黃河中女媧墓因大雨晦㝠失其所在至乾元二年六月乙未瀕河人聞有風雷聲曉見其墓踊出下有巨石上有雙柳各長丈餘時號風陵堆占曰塜墓自移天下破李林甫晨起盥飾將朝取書囊視之有物如鼠躍於地即變為狗壯大雄目張牙視林甫林甫射之中殺然有聲隨箭没唐書五行志 十三載六月乙丑朔日有食之幾既在東井十九度京師分也天文志秋大霖雨害稼六旬不止九月閉坊市北門葢井禁婦人入街市祭𤣥㝠太社禜明德門壊京城垣屋殆盡人亦乏食五行志 十四載二月熒惑太白鬭於井鬼間至四月乃伏天文志八月己亥中書省五色雲見壬寅京兆府奏嘉禾生而獻之十月癸酉幸華清宫有石産玉芝宰相楊國忠請宣付史館從之冊府元龜十二月月食歲星在東井占曰其國亡京師分也唐書天文志哥舒翰率師守潼關前軍啓行牙門旗至坊門觸落槍刃衆以為不祥五行志 𤣥宗幸溫泉見白鹿升天改會昌為昭應縣會昌解頤錄 明皇遭祿山之亂鑾輿西幸禁中枯松復生枝葉蔥蒨宛若新植者後肅宗平内難重興唐祚枯松再生祥不誣矣開天遺事
  肅宗即位十一月辛未長安雲氣如衣冠備具太史奏天下和平之象冊府元龜
  至德二載四月壬寅歲星熒惑太白辰星聚於鶉首從歲星也罰星先去而歲星留占曰歲星熒惑為陽太白辰星為隂隂主外邦陽主内邦陽與隂合中外相連以兵七月己酉太白晝見經天在秦分唐書天文志昭陵石馬汗出五行志釋元皎於鳳翔開元寺置御藥道場忽於法會内生一叢李樹有四十九莖元皎等表賀帝喜曰此大瑞應答勅云瑞李繁滋國之興兆生在伽藍之内足知覺樹之榮感此殊祥與師同慶高僧傳
  乾元元年太廟殿院北門内柱生芝草玉海 二年十月詔百官上勤政樓觀安西兵赴陜州有狐出於樓上獲之唐書五行志 三年四月丁巳有彗星於東方厯東井輿鬼柳凡五旬餘不見天文志七月乙亥晝渾天儀有液如汗下流五行志十一月丙寅左金吾衞大將軍王晟奏明鳳門有慶雲自欄杆上起盤旋紛郁光彩明耀門官皆覩焉冊府元龜
  上元二年七月甲辰延英殿御坐梁上生玉芝一莖三花親製玉靈芝詩三章章八句曰玉殿肅肅靈芝煌煌重英發秀連葉分房玉海
  代宗寶應元年四月己巳即位其日有慶雲見初帝至飛龍廐座前有紫雲見雲中有三白鶴徊翔又有喜鵲鳴及將即位仗衞宿設夜分雲霧四合不辨咫尺既曉朝呼萬歲天地清朗飛烟滿空黃氣抱日咸以為聖感五月商州上言慶雲見七月己卯京兆府萬年縣獲三足烏獻之冊府元龜十二月己酉大府左藏庫火唐書五行志
  廣德元年秋虸蚄蟲害稼關中尤甚九月大雨水平地數尺時吐蕃寇京畿以水自潰去 二年秋蝗關輔尤甚關輔饑斗米千錢五行志
  永泰元年京師饑斗米千錢五行志七月甲寅有三白鹿一白兎見於禁苑觀軍容使魚朝恩受命巡苑内屯田因獲之以獻朝恩上言請付史館編諸簡册手詔答曰白鹿白兎王者嘉瑞和平之應朕以寡德詎敢當焉卿及將士等務切軍儲克勤農事上元眷祐爰獲禎符所請付史館者依是月京兆府上言鄠縣嘉禾生穗長一尺餘穗上粒生重叠如連珠冊府元龜盩厔穭麥生唐書代宗本紀 二年三月辛酉中書敕庫壊關中大旱自三月不雨至於六月五行志太廟二室生芝玉海十一月乾陵赤兎見獲而獻之冊府元龜
  大厯二年七月乙丑鎮星犯水位占曰有水災九月戊申歲星守東井占為有兵唐書天文志十月己卯右羽林軍獲白雀獻之乙酉有醴泉出於京兆府之櫟陽飲者多愈痼疾冊府元龜十一月壬申京師地震自東北來其聲如雷唐書五行志 三年四月乾陵上仙觀三尊殿有兩雀啣柴及泥補葺殿之隙壊凡一十五處冊府元龜五月丙戌京師地震唐書五行志七月五星聚於東井會要八月辛酉月入東井九月壬申歲星入輿鬼占曰歲星為貴臣輿鬼為死喪唐書天文志四星聚井㑹要 四年正月乙亥大雪平地盈尺百僚於宣政殿拜舞稱賀前年冬少雪故也玉海二月丙辰京師地震唐書代宗本紀三月鎮星犯輿鬼天文志四月雨至於九月閉坊市北門置土臺臺上置壇立黃幡以祈晴五行志五月丙戌京師地震代宗本紀六月慶雲見於西郊冊府元龜八月己卯虎入京師長壽坊宰臣元載家廟射殺之虎西方之屬威猛吞噬刑戮之象唐書五行志 五年六月庚戌太白入東井天文志 六年四月戊寅藍田西原地陷五行志七月己丑華州言甘露降冊府元龜八月丁丑獲白兎於太極殿之内廊唐書五行志 七年四月丁巳熒惑入輿鬼天文志 八年京兆大旱京兆尹黎幹造土龍自與巫覡對舞彌月不應又禱孔子廟帝笑曰丘之禱久矣使毁土龍減膳節用既而㴻雨潛確類書五月丁丑鳳翔府上言天興縣嘉禾生一莖二穗六月戊申梁州獲白雀二獻之七月乙未蓬萊池獲毛龜出示百僚冊府元龜己卯太白入東井留七日非常度也占曰秦有兵唐書天文志九月丁丑京兆府上言梨樹及林檎樹並連理辛巳華州言嘉禾生冊府元龜武功獲大鳥肉翅狐首四足有爪長四尺餘毛赤如蝙蝠羣鳥隨而噪之近羽蟲孽也唐書五行志十月丁卯鳳翔獲白鼠獻之冊府元龜壬戌月入輿鬼掩質星十一月甲寅月入東井唐書天文志鳳翔府上言天興縣禾生一莖三穗冊府元龜武功櫟陽民家牛生犢二首五行志 九年三月丁未熒惑入東井天文志京兆府獲白鵲一獻之四月甲午隴州獲白鵲一獻之五月丁巳隴州獲白鵲獻之京兆府上言瑞麥生九莖同頴冊府元龜七月壬戌太白入輿鬼唐書天文志十月辛卯鳳翔府上言嘉禾生一莖兩穗冊府元龜十一月同州夏陽有山徙於河上聲如雷 十年二月昭應婦人張産一男二女唐書五行志三月鳳翔府獲白雀一獻之冊府元龜四月甲申雷電暴風抜木飄瓦人有震死者京畿害稼者七縣唐書五行志十二月月出東方上有十餘道若匹練貫井鬼柳天文志 十一年七月戊子夜㴻雨京師平地水尺餘溝渠漲溢壊民居千餘家五行志 十二年正月乙丑渭北行營所獲二赤雀獻之六月癸未苑内獲白鼠一出示百僚冊府元龜秋京畿大雨水害稼唐書五行志七月乙亥熒惑入東井天文志十一月辛亥京兆府上言甘露降於城内靖恭坊之南街柳樹味如飴蜜冊府元龜 十三年二月太僕寺有泥像左臂上有黑汗滴下以紙承之皆血也五月左羽林軍有鸜鵒乳鵲唐書五行志 十四年春歲星在東井天文志
  德宗建中元年四月己亥京師地震五行志十一月月蝕歲星在秦分占曰其國亡是月歲星食天尸天尸輿鬼中星占曰有妖言小人在位君王失樞死者大半二年六月熒惑太白鬭於東井天文志 三年自五
  月不雨至於七月六月甲子京師地震九月己亥夜白虎入宣陽里傷人三詰朝獲之五行志 四年四月甲子京師地震生毛德宗本紀五月辛巳又震五行志六月熒惑太白復鬭於東井京師分也金火罰星鬭者戰象也天文志八月庚申有星隕於京師德宗本紀朱泚既僭號名其舊第曰潛龍宫占者以為易稱潛龍勿用此敗祥也朱泚未敗前兩月有童謡曰一隻筯兩頭朱五六月化為蛆五行志
  興元元年中書省枯柳復榮
  貞元元年春旱無麥苗至於八月旱甚灞滻將竭井皆無水夏蝗西盡河隴羣飛蔽天五行志十一月京兆府奏有人於長興坊得玉璽文曰天子信璽中書門下表賀將付所司制曰可冊府元龜 二年二月乙丑有野鹿至於含元殿前獲之壬申又有鹿至於含元殿前獲之占曰有大喪五月己酉京師地震六月丁酉大風雨京城通衢水深數尺有溺死者唐書五行志 三年七月京兆府獻嘉禾異本同穗冊府元龜十一月丁丑夜京師地震唐書五行志十二月同州沙苑監上言白鹿見冊府元龜 四年正月庚戌朔夜京師地震辛亥壬子丁卯戊辰庚午癸酉甲戌乙亥皆震金州尤甚江溢山裂屋宇多壊人皆露處庚戌朔德宗御含元殿受朝賀質明殿階及欄檻三十餘間自壊衞士死者十餘人含元路寢大朝會之所御也正月朔一歲之元王者之事天所以儆者重矣二月郊牛生犢六足足多者下不一郊所以奉天壬午京師地又震甲申乙酉丙申皆震有豕生子兩足四首首多者上不一也三月甲寅己未庚午辛未京師地又震中書省梧桐樹有鵲以泥為巢鵲巢知歲次於羽蟲為有知今以泥露巢遇風雨壊矣唐書五行志四月宗正寺獻毛龜冊府元龜五月丙寅丁卯京師地又震唐書五行志七月神策軍獻瑞瓜三蔓合為一蔕而生三瓜冊府元龜八月甲午京師地又震有聲如雷甲辰又震灞水暴溢殺百餘人唐書五行志 六年正月坊州言櫟連理冊府元龜閏三月庚申太白辰星合於東井占為兵憂唐書天文志關輔旱五行志八月京兆府奏嘉禾異本同頴冊府元龜 七年關輔牛大疫死者十五六唐書五行志八月同州言祥雲見冊府元龜 八年正月丁亥許州人李狗兒持杖上含元殿擊欄檻伏誅五月己未暴風發太廟屋瓦毁門闕官署廬舍不可勝紀 九年四月辛酉地震有聲如雷關輔尤甚壊城壁廬舍地裂水湧 十年四月戊申京師地震癸丑又震有大鳥集宫中食雜骨獲之不食死六月辛未晦水鳥集左藏庫唐書五行志 十一年二月同州獻五色鴈六月華州獻白烏 十二年六月京兆府進白鼠京兆府奉先等八縣旱損秋禾稼萬頃十二月甲子左神策軍進白雀冊府元龜 十三年四月幸興慶宫龍堂禱雨有一白鸕鷀浮沉水際羣𩔖翼從左右以為龍之變化玉海七月乙未京師地又震 十四年京師饑唐書五行志九月丁卯中書門下奏賀苑中白鹿冊府元龜 十五年正月戊申狂人劉忠詣銀臺稱白起令上表天下有火灾三月京畿興平醴泉等縣雨雹唐書五行志三月以久旱令李巘鄭雲逵禱於炭谷秦嶺祈雨五月丁未延州進元兎七月鳳翔府雞足山慶雲見冊府元龜 十七年五月壬戌朔日有食之在東井十度唐書天文志五月戊寅好畤縣風雹害麥五行志 十八年甘露降元和殿桐木丁香木玉海十九年秋關輔饑 二十一年正月甲戌雨赤雪於京師唐書五行志
  順宗永貞元年京畿長安等九縣山水害稼五行志憲宗元和元年商州洪崖冶役夫將化為虎衆以水沃之不果化鄜坊等州雹五行志 二年四月丙子太白犯東井北轅天文志七月邠州霜殺稼 三年四月大風毁含元殿欄檻二十七間占為兵起 四年四月册立皇太子以雨霑服罷十月再擇日册立又以雨霑服罷丁未渭南暴水漂民居二百餘家 五年三月丙子大風毁崇陵上宫衙殿鴟尾及神門㦸竿壊行垣四十間 六年十月鄜坊水 七年八月京師地震草木皆揺 八年夏華同二州旱四月長安西市有豕生二子三耳八足自尾分為二足多者下不一也鄜坊等州雹六月庚寅京師大風雨毁屋飄瓦人多壓死者丙申富平大風抜棗木千餘株京師大水城南深丈餘入明德殿門猶漸車服渭水漲絶濟五行志七月月犯五諸侯天文志 九年春關内饑五行志十年六月辛未歲星熒惑太白辰星合於東井占
  曰中外相連以兵天文志秋鄜坊等州風雹害稼十月京師地震五行志十一月盜焚獻陵寢宫 十一年盜斷建陵門㦸憲宗本紀二月丁丑京師地又震五行志四月丙辰太白犯輿鬼占曰有戮臣五月丁卯歲星辰星合於東井天文志京畿大雨水昭應尤甚六月京畿水害稼八月甲午渭水溢毁中橋五行志乙酉歲星辰星合於東井占曰為謀變更事天文志十一月甲戌元陵火憲宗本紀 十二年六月乙酉京師大雨水含元殿一柱傾市中水深三尺毁民居二千餘家五行志 十三年六月朔日有食之在輿鬼一度京師分也天文志十五年京畿興平醴泉等縣雹傷麥七月丁未苑中土山摧壓死二十人八月久雨閉坊市北門己卯同州雨雪害稼五行志十一月壬子月犯東井北轅天文志
  穆宗即位戊辰始朝羣臣於宣政殿是夜地震五行志長慶元年正月丙午月掩東井鉞遂犯南轅第一星天文志七月壽昌殿柱生玉芝一莖六尺玉海 二年六月大風震電落太廟鴟尾破御史臺樹七月好畤山水漂民居三百餘家十月夏州大風飛沙為堆高及城堞五行志 三年四月同州言文宣王廟甘露降冊府元龜 四年三月庚午太白犯東井北轅遂入井中晝見經天七日而出因犯輿鬼京師分也天文志民徐忠信潛入浴堂門六月京師雨雹如彈丸庚寅大風毁延喜門及景風門五行志丙戌鎮星依歴在觜觿嬴行至參六度當居不居失行而前遂犯井鉞占曰嬴為王不寧鉞主斬刈而又犯之其占重癸未熒惑犯東井丁亥入井中八月庚辰熒惑犯鎮星於東井鎮星既失行犯鉞而熒惑復往犯之占曰内亂十二月戊子月掩東井天文志
  敬宗寶厯元年四月壬寅熒惑入輿鬼掩積尸天文志秋鄜坊二州暴水華州及京畿奉天等六縣水害稼五行志七月甲辰填星犯東井天文志八月邠州霜殺稼十一月庚辰鎮星復犯東井癸未月犯東井五行志 二年八月月入東井熒惑鎮星復合於東井輿鬼間庚戌熒惑犯輿鬼天文志十二月延州人賀文妻一産四男五行志
  文宗太和元年同州虸蚄蟲害稼夏京畿同州旱八月癸卯京師見赤氣滿天五行志 二年内昭德寺火延禁中野狐落野狐落者宫人所居也死者數百是日宰相兩省官京兆尹樞密皆集於日華門督神策兵救火獨御史府不至溫造自劾曰臺擊賊恐人緣以為姦白孔六帖夏京畿水害稼唐書五行志七月熒惑掩輿鬼質星十月丁卯月掩東井北轅天文志十月狂人劉德廣入含元殿 三年四月同官縣暴水漂没二百餘家十月癸丑仗内火五行志十一月庚子京兆上言奉先富平美原雲陽華原三原同官渭南八縣早霜損稼二千三百四十頃冊府元龜 四年夏鄜坊水漂没三百餘家五月己卯通化南北二門鎖不可開鑰入如有持之者破其管門乃啓五行志丙午歲星太白合於東井天文志秋鄜坊等州雹五行志十二月京畿大水害田稼冊府元龜 五年正月庚子朔京師隂雪彌旬夏京畿奉先渭南等縣雨雹唐書五行志 六年關輔旱 八年三月定陵臺大雨震廡下地裂二十有六步占曰士庶分離大臣專恣不救大敗五月己巳飛龍駒廐中火夏陜華同等州旱六月癸未暴風壊長安縣署及經行寺塔十二月禁中昭應寺火 九年三月乙卯京師地震屋瓦皆墜户牖間有聲四月大風拔木萬株墮含元殿四鴟尾抜殿廷樹三壊金吾仗舍廢城門樓觀内外三十餘所光化門西城十數雉壊秋京兆陜華同州旱京師訛言鄭注為上合金丹生取小兒心肝密㫖捕小兒無算往往隂相告曰某處失幾兒矣方士言金丹可致神仙葢誕妄不經之語或信而服之則發熱多死如有所戒云小兒無辜者取其心肝將有殺戮象鄭注為鳳翔節度使將之鎮出開逺門旗竿折十二月京師苦寒五行志
  開成元年二月乙亥京師地又震有蟻聚長五六十步濶五尺至一丈厚五寸至一尺者夏鳳翔麟遊縣暴雨水毁九成宫壊民舍數百家死者百餘人燕集蕭望之塚 二年三月真興門外鵲巢於古塚鵲巢知避歲而古占又以高下卜水旱今不巢於木而巢於塚不祥宫中有衆蛇相與鬭五行志六月庚申太白入東井甲申客星出於東井天文志十一月乙丑夜京師地又震五行志 三年二月戊午熒惑入東井三月乙酉入輿鬼五月辛酉太白犯輿鬼天文志夏河決侵鄜坊五行志 四年二月乙酉月掩東井天文志四月有麞出於太廟獲之五行志八月壬申熒惑犯鉞遂入東井天文志十一月甲戌京師地又震十二月乙卯乾陵火五行志歲星熒惑俱逆行失色合於東井京師分也五年二月壬申熒惑入輿鬼四月太白歲星入輿
  天文志六月有禿鶖羣飛集禁苑七月霖雨葬文宗龍輴陷不能進五行志
  武宗會昌元年七月山南等州蝗五行志閏八月丁酉熒惑入輿鬼中占曰有兵喪 二年六月丙寅太白犯東井天文志十二月癸未京師地震 三年六月西内神龍寺火萬年縣東市火焚廬舍甚衆五行志七月癸巳熒惑入東井色蒼赤動揺井中八月丁丑熒惑入輿鬼天文志 六年八月葬武宗辛未靈駕次三原縣夜大風行宫幔城火五行志
  宣宗大中三年十月辛巳上都及夏州地震壊廬舍壓死數十人五行志 十年八月熒惑犯東井天文志
  懿宗咸通元年五月上都地震 五年十月貞陵隧道摧陷神策軍有浮屠像懿宗常跪禮之像没地四尺六年八月同華蝗十一月己卯晦潼關夜中大風
  山如吼雷河噴石鳴羣鳥亂飛重關傾側 七年夏同華及京畿蝗 九年六月久雨禜明德門關内蝗秋關内饑五行志 懿宗時關中大旱貧者以蓬子為麫槐葉為虀食貨志
  僖宗即位是日黑氣如盤自天屬含元殿庭五行志乾符三年春京師饑十二月京師地震有聲 五年内臣有刻木象頭以裹幞頭百官效之工門如市度木斫之曰此斫尚書頭此斫將軍頭近服妖也 六年中書政事堂忽旦有死人血汚滿地不知主名二月京師地震藍田山裂出水又御井水色赤而腥渫之得一死女子腐爛近赤祥也五月丁酉宣授宰臣豆盧瑑崔沆制殿庭氛霧四塞及百官班賀於政事堂雨雹如鳬卵大風雷雨抜木五行志
  廣明元年華嶽廟𤣥宗御製碑隱隱然有聲聞數里間浹旬乃止白孔六帖四月京師雨雹大風抜木唐書五行志中和元年有異星出於輿鬼占者以為惡星天文志九月長安馬生人京房易傳曰諸侯相伐厥妖馬生人一曰民流亡 二年關内大饑 四年關内大饑人相食黃巢未入京師都人以黃米及黑豆屑蒸食之謂之黃賊打黑賊五行志
  光啓元年有彗星於積薪積水之間天文志 二年春鳳翔郿縣女子未齓化為丈夫旬日而死延州膚施有牛死復生四月僖宗在鳳翔馬尾皆咤蓬如篲咤怒象七月鳳翔麟遊草生如旗狀占曰其野有兵冬鄜州洛交有蛇見於縣署復見於州署蛇冬則蟄易曰龍蛇之蟄以存身也五行志
  文德元年八月熒惑守輿鬼占曰多戰死天文志
  昭宗乾寧元年有星孛於鶉首京師分也天文志
  光化三年武德殿前鐘聲忽嘶嗄冬京師旱至於四年春 四年冬昭宗在東内武德門内烟霧四塞門外日色皎然五行志
  天復元年武德殿前鐘聲又變小五行志自五月丁酉至於己亥太白晝見經天在井度天文志 二年帝在鳯翔十一月丁巳日南至夜驟風有鳥數千迄明飛噪數日不止自車駕在岐常有鳥數萬棲殿前諸樹岐人謂之神鴉五行志 三年冬熒惑徘徊於東井間久而不去京師分也天文志天復甲子歲自隴而西迄於褒梁之境數千里内亢陽民多流散自冬經春饑民啖食草木至有骨肉相食者甚多是年忽山中竹無巨細皆放花結子饑民採之舂米而食珍如粳糯其子粗顔色紅纎與今紅粳不殊其味尤更馨香數州之民皆挈累入山就食之至於溪山之内居人如市玉堂閒話
  天祐元年十月京師大饑唐書五行志 二年四月甲辰彗星見於北河兩河為天闕在東井間而北河中國所經也天文志 昭宗遷於鳳翔朱梁率諸道甲馬奉迎車駕時侯王將帥在岐下者皆以珠顆盤幞脚貫以銀線而簪之又軍人咸以珠飾巾競相誇尚及朱梁篡位乃知朱已居人上者久矣秦再思記異 昭宗時十六宅諸王以華侈相尚巾幘各自為制度都人效之則曰為我作某王頭識者以為不祥昭宗時有禿鶖鳥巢寢殿隅帝親射殺之唐末京都婦人梳髮以兩鬢抱面狀如椎髻時人謂之抛家髻又世俗尚以琉璃為釵釧近服妖也抛家琉璃皆播遷之兆云唐書五行志










  陜西通志卷四十六
<史部,地理類,都會郡縣之屬,陝西通志>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