規中指南

(重定向自陳虛白規中指南
規中指南
作者:陳虛白 元
本作品收錄於《重刊道藏輯要

陳虛白規中指南

經名﹕陳虛白《規中指南》。元陳沖素撰。坤素生平不詳﹐疑卽陳致虛。二卷。底本出處﹕《正統道藏》洞眞部方法類。本作品亦收錄於《重刊道藏輯要》。

卷上

止念第一编辑

﹝精滿不思色﹐炁滿不思食﹞

耳目聰明男子身﹐洪鈞賦予不爲貧。

因探月窟方知物﹐爲攝天根始識人。

乾遇巽時觀月窟﹐地逢雷處見天根。

天根月窟閒來往﹐三十六宮都是春。

念起卽覺﹐覺之卽無﹐修行妙門﹐惟在此已。此法無多子﹐教人煉念頭﹐一毫如未盡﹐何處覓蹤由。

夫無念者﹐非同土石艸木﹐塊然無情也。蓋無念之念﹐謂之正念。正念現前﹐回光返照﹐使神禦炁﹐使炁歸神﹐神凝炁結﹐乃成汞鉛。

牢擒意馬鎖心猿﹐慢著工夫煉汞鉛。

大道教人先止念﹐念頭不住亦徒然。

采藥第二编辑

心動則神不入炁﹝默然養心﹞﹐身動則炁不入神﹝凝神忘形﹞。夫采藥者﹐采身中之藥物也。身中之藥者﹐﹝神炁精也﹞采之之法謂之收拾身心﹐斂藏神炁。心不動則神炁完﹐乃安鑪立鼎﹐烹煉神丹。

識鑪鼎第三编辑

玄牝﹕眞人潛深淵﹐浮游守規中。

夫玄牝﹐其白如綿﹐其連如環﹐縱廣一寸二分﹐包一身之精粹。

要得谷神長不死﹐須憑玄牝立根基。

眞精旣返黃金室﹐一顆明珠永不離。

入藥起火第四编辑

心腎﹕神是火﹐炁是藥。

取將坎位中心實﹐點化離宮腹裏陰﹐

從此變成乾健體﹐潛藏飛躍盡由心。

坎離交姤第五

追二炁於黃道﹐會三性於元宮。鉛龍升﹐汞虎降﹐驅二物﹐勿縱放。

夫坎離交姤﹐亦謂之小周天﹐在立基百日之內見之﹐水火升降於中宮﹐陰陽混合於丹鼎﹐雲收雨散﹐炁結神凝﹐見此驗矣。

紫陽眞人曰﹕

龍虎一交相眷戀﹐坎離方姤便成胎。

溶溶一掬乾坤髓﹐著意求他啜取來。

乾坤交姤第六编辑

上闕﹝泥丸﹞

中﹝黃庭﹞﹝中宮﹞

下闕﹝永中起火﹞大略與別圖同

內亦交時外亦交﹐三關通透不須勞。

丹田直至泥丸頂﹐自在河車幾百遭。

朗然子曰﹕

夾脊雙關透頂門﹐修行徑路此爲尊。

華池神水頻吞咽﹐紫府元君直上奔。

常使炁沖關節透﹐自然精滿谷神存。

一朝得到長空路﹐須感當初指教人。

夫乾坤交姤﹐亦謂之大周天﹐在坎離交姤之後見之。蓋藥旣生矣﹐於斯出焉。古訣曰﹕離從坎下起﹐兌在鼎中生。離者火也﹐坎者水也﹐兌者金也﹐金者藥也。是說也﹐乃起水中之火﹐以煉鼎中之藥。莊子云﹕水中有火﹐乃成大塊。玉蟾云﹕一點眞陽生坎內﹐塡卻離宮之闕﹐造化無聲﹐水中起火﹐妙在虛危穴。丹陽眞人云﹕水中火發休心景﹐雪裏花開滅意春。其證驗如此。夾脊如車輪﹐四肢如山石﹐兩腎如湯煎﹐膀胱如火熱﹐一息之間﹐天機自動﹐輕輕然運﹐默默然舉﹐微以意而定息﹐應造化之樞機﹐則金木自然混融﹐水火自然升降﹐忽然一點大如黍珠﹐落於黃庭之中﹐仍用采鉛投汞之機﹐百日之內﹐結一日之丹也。當此之時﹐身心混然﹐與虛空等﹐不知身之爲我﹐我之爲身﹐亦不知神之爲炁﹐炁之爲神﹐似此造化﹐非存想﹐非作爲﹐自然而然﹐亦不知其所以然也。《復命篇》曰﹕井底泥蛇舞柘枝﹐窗間明月照梅梨。夜來混沌攧落地﹐萬象森羅總不知。

攢簇火候第七编辑

﹝乾﹞﹝上柱天﹐下柱地﹐只這个﹐是鼎器﹐旣知下手﹐工夫容易。﹞

子﹝朔﹞子﹝復﹞守藏勿用。初九。潛龍勿用﹝一陽生﹐宜守靜﹐意要誠﹐心要定。龍德潛藏﹐勿宜輕進。﹞

丑﹝﹞丑﹝臨﹞進火得位。九二。見龍在田﹝鼓巽風﹐運火功﹐剎那間﹐滿鼎紅。見龍在田﹐光徧虛空。﹞

寅﹝﹞寅﹝泰﹞加火守城。九三。終日乾乾﹝天地交﹐陰陽均﹐汞八兩﹐鉛半斤。奼女歙袂﹐嬰兒仰從。﹞

卯﹝上弦﹞卯﹝大壯﹞沐浴重淵。九四。或躍在淵﹝火制火﹐金克木﹐到斯時﹐宜沐浴。或躍在淵﹐存誠謹獨。﹞

辰﹝﹞辰﹝夬﹞九五。飛龍在天。

巳﹝﹞巳﹝乾﹞上九。亢龍有悔。

午﹝﹞午﹝姤﹞初六

未﹝﹞未﹝遁﹞六二

申﹝﹞申﹝否﹞六三

酉﹝﹞酉﹝觀﹞六四﹝汞要飛﹐鉛要走﹐至斯時﹐宜謹守。把沒底囊﹐括結其口。﹞

戌﹝﹞戌﹝剝﹞退火復位六五黃裳元吉﹝虛其心﹐實其腹﹐宜守靜﹐待陽復。動一剎間﹐周天數足。﹞

亥﹝﹞亥﹝坤﹞野戰守靜上六龍戰於野﹝羣陽剝﹐丹光畢﹐至精凝﹐元炁息。收拾居中﹐黃裳元吉。﹞

養火﹕

陰旣藏﹐再生陽﹐到這里﹐要隄防﹐若逢野戰﹐其血玄黃。

陽神脫胎第八编辑

掀倒鼎﹐踢翻鑪﹐功滿也﹐產玄珠。歸根復命﹐抱本還虛。

三百日火﹐一千日胎﹐其心離身﹐忽去忽來。回視舊骸﹐一堆糞土﹐十步百步﹐切宜照顧。

孩兒幼小未成人﹐須藉爺娘養育恩。

九載三年人事盡﹐縱橫天地不由親。

忘神合虛第九

身外有神﹐猶未奇特﹐虛空粉碎﹐方露全身。

太上玄門知者少﹐玄玄元不異如如。

提將日月歸元象﹐跳出扶輿見太虛。

煉到形神俱妙處﹐遂知父母未生初。

這些消息誰傳授﹐沒口先生說與吾。

張眞人解佩令﹕

陽神離體﹐冥冥窈窈。剎那間﹐遊徧三島。出入純熟﹐按捺住﹐別尋玄妙。合眞空﹐虛無事了。

陳虛白規中指南卷上竟

陳虛白規中指南卷下

內丹三要编辑

內丹之要有三﹐曰玄牝﹑藥物﹑火候。丹經子書﹕摘爲隱語﹐黃絹幼婦﹐讀者惑之。愚今滿口饒舌﹐直爲天下說破﹐言𨿽覼縷﹐意在發明﹐字字眞訣﹐肺腑相視﹐漏泄造化之機緘﹐貫串陰陽之骨髓﹐古今不傳之祕﹐盡在是矣。鯨吞海水盡﹐露出珊瑚枝。

玄牝圖

詩曰﹕

混沌生前混沌圓﹐个中消息不容傳。

擘開竅內竅中竅﹐踏破天中天外天。

斗柄逆旋方有象﹐台光返照始成仙。

一朝撈得潭心月﹐覷破胡僧面壁禪。

藥物圖

詩曰﹕

五蘊山頭多白雪﹐白雲深處藥苗芬。

威音王佛隨時種﹐元始天尊下手耘。

石女騎龍探雨實﹐木人駕虎摘霜蕓。

不論貧富家家有﹐采得歸來共一斤。

火候圖

詩曰﹕

無位眞人煉大丹﹐倚空長劍逼人寒。

玉鑪火煆天尊髓﹐金鼎湯煎佛祖肝。

百刻寒溫忙裏準﹐六爻文武靜中看。

有人要問眞鑪鼎﹐豈離而今赤肉團。

玄牝编辑

《悟眞篇》云﹕要得谷神長不死﹐須憑玄牝立根基﹐眞精旣返黃金室﹐一顆明珠永不離。夫身中一竅﹐名曰玄牝﹐受炁以生﹐實爲神府﹐三元所聚﹐更無分別﹐精神魂魄﹐會於此穴﹐乃金丹返還之根﹐神仙凝結聖胎之地也。古人謂之太極之蒂﹑先天之柄﹐虛無之宗﹐混沌之根﹑太虛之谷﹑造化之源﹑歸根竅﹑復命關﹑戊己門﹑庚辛室﹑甲乙戶﹑西南鄕﹑眞一處﹑中黃房﹑丹元府﹑守一壇﹐偃月鑪﹑硃砂鼎﹑龍虎穴﹑黃婆舍﹑鉛鑪土釜﹐神水華池﹑帝一神室﹑靈臺絳宮﹐皆一處也。然在身中而求之﹐非口非鼻﹐非心非腎﹐非肝非肺﹐非脾非胃﹐非臍輪﹐非尾閭﹐非膀胱﹐非谷道﹐非兩腎中間一穴﹐非臍下一寸三分﹐非明堂泥丸﹐非關元炁海。然則何處﹖曰﹕我的妙訣﹐名曰規中﹐一意不散﹐結成胎仙。

《契》云﹕眞人潛深淵﹐浮游守規中。此其所也。

《老子》曰﹕多言數窮﹐不如守中。正在乾之下﹐坤之上﹐震之西﹐兌之東﹐坎離水火交姤之鄕。人一身天地之正中﹐八脈九竅﹐經絡聯輳﹐虛閒一穴﹐空懸黍珠﹐不依形而立﹐惟體道以生。似有似無﹐若亡若存﹐無內無外﹐中有乾坤﹐黃中通理﹐正位居體。

《書》曰﹕惟精惟一﹐允執厥中。

《度人經》曰﹕中理五炁﹐混合百神。崔公謂之貫尾閭通泥丸﹐純陽謂之窮取生身受炁初。

平叔曰﹕勸君窮取生身處﹐此元炁之所由生﹐眞息之所由起﹐故玉蟾又謂之念頭動處。修丹之士﹐不明此竅﹐則眞息不住﹐神化無基。且此一竅﹐先天而生﹐後天而接﹐先後二炁﹐總爲混沌。杳杳冥冥﹐其中有精﹐恍恍惚惚﹐其中有物﹐物非常物﹐精非常精也。天得之以淸﹐地得之以寧﹐人得之以靈。

譚眞人曰﹕得灝炁之門﹐所以歸其根﹔知元神之囊﹐所以韜其光。若蚌內守﹐若石中藏﹐所以爲珠玉之房。皆眞旨也。然此一竅﹐亦無邊傍﹐更無內外。若以形體色象求之﹐則又成大錯謬矣。故曰﹕不可執於無爲﹐不可形於有作﹐不可泥於存想﹐不可著於持守。聖人法象﹐見於丹經。或謂之玄中高起﹐狀似蓬壺﹐關閉微密﹐神運其中。或謂之狀如雞子﹐黑白相扶﹐縱廣一寸﹐以爲始初﹐彌歷十月﹐脫出其胞。或謂之其白如練﹐其連如環﹐方廣一寸二分﹐包一身之精粹。此明示玄關之要﹐顯露造化之機。學者不探其玄﹐不賾其奧﹐用工之時﹐便守之以爲蓬壺﹐存之以爲雞子﹐想之以爲連環﹐模樣如此﹐形狀如此﹐執有爲有﹐存神入妄﹐豈不大謬邪。要知玄關一竅﹐玄牝之門﹐乃神仙聊指造化之基爾。

玉蟾曰﹕似有而非﹐除卻自身安頓何處去﹖然其中體用權衡﹐本自不殊﹐如以乾坤法天地﹐離坎體日月是也。

《契》云﹕混沌處相接﹐權輿樹根基﹐經營養鄞鄂﹐凝神以成軀。則神炁有所取﹐魂魄不致散亂﹐回光返照便歸來﹐造次弗離常在此。詩曰﹕經營鄞鄂體虛無﹐便把元神裏面居﹐息往息來無間斷﹐全胎成就合元初。玄牝之旨﹐備於斯矣﹐抑又論之。

杏林云﹕一孔玄關竅﹐三關要路頭﹐忽然輕運動﹐神水自然流。又曰﹕心下腎上處﹐肝西肺左中﹐非腸非胃府﹐一炁自流通。

今曰玄關一竅﹐玄牝之門﹐在人一身天地之正中﹐造化固脗合乎此。愚嘗審思其說﹐大略精明﹐猶未的爲直指。天不愛道流傳人間。

太上慈悲﹐必不固吝。愚敢淨盡漏泄天機﹐指出玄關的的大意﹐冒禁相付﹐使骨肉相合。修仙之士﹐一見豁然﹐心領神會﹐密而行之﹐句句相應。是書在處﹐神物護持。若業重福薄﹐與道無緣﹐自然邂逅斯訣﹐𨿽及見之﹐忽而不信﹐亦不過瞽之文章﹑聾之鐘鼓耳。玄之又玄﹐彼烏知之。其密語曰﹕

徑寸之質﹐以混三才﹐在腎之上心之下﹐彷彿其內﹐謂之玄關﹐不可以有心守﹐不可以無心求﹐以有心守之﹐終莫之有﹐以無心求之﹐終見其無。若何可也﹖蓋用志不分﹐乃凝於神﹐但澄心絕慮﹐調息令勻﹐寂然常照﹐勿使昏散﹐候炁安和﹐眞人入定。於此定中﹐觀照內景﹐才若意到﹐其兆卽萌﹐便覺一息從規中起﹐混混續續﹐兀兀騰騰﹐存之以誠﹐聽之以心﹐六根安定﹐胎息凝凝﹐不閉不數﹐任其自如﹐靜極而噓﹐如春沼魚﹐動極而噏﹐如百虫蟄﹐氤氳開闔﹐其妙無窮。如此少時﹐便須忘炁合神﹐一歸混沌﹐致虛之極﹐守靜之篤﹐心不動念﹐無來無去﹐不出不入﹐湛然常住﹐是謂眞人之息以踵﹐踵者﹐其息深深之義﹐神炁交感﹐此其候也。前所謂元炁之所由生﹐眞息之所由起﹐此意到處﹐便見造化﹐此息起處﹐便是玄關﹐非高非下﹐非左非右﹐不前不後﹐不偏不倚﹐人一身天地之正中﹐正此處也。采取在此﹐交姤在此﹐烹煉在此﹐沐浴在此﹐溫養在此﹐結胎在此﹐脫胎神化﹐無不在此。

今若不明說破﹐學者必妄意猜度﹐非太過則不及矣。紫陽眞人曰﹕饒君聰慧過顏閔﹐不遇明師莫彊猜。只爲丹經無口訣﹐教君無處結靈胎。然此竅陽舒陰慘﹐本無正形﹐意到卽開﹐開合有時﹐百日立基﹐養成炁母﹐虛室生白﹐自然見之。昔黃帝三月內觀﹐蓋此道也。自臍以下﹐腸胃之間﹐謂之酆都戶地獄﹐九幽都司﹐陰穢積結﹐眞陽不居。故靈寶煉度諸法﹐存想此謂幽關﹐豈修煉之所哉。學者誠思之。

藥物编辑

古歌曰﹕借問因何是我身﹐不離精炁與元神﹐我今說破生身理﹐一粒玄珠是的親﹐夫神與炁精﹐三品上藥﹐煉精化炁﹐煉炁成神﹐煉神合道﹐此七返九還之要訣也。

紅鉛黑汞﹐木液金精﹑硃砂水銀﹑白金黑錫﹑金翁黃婆﹑離女坎男﹑蒼龜赤蛇﹑火龍水虎﹑白雪黃芽﹑交梨火棗﹐金烏玉兔﹑乾馬坤牛﹑日精月華﹑天魂地魄﹑水鄕鉛﹑金鼎汞﹑水中金﹑火中木﹐陰中陽﹐陽中陰﹑黑中白﹑雄裏雌﹐異名眾多﹐皆譬諭也。

然則何謂之藥物﹖曰﹕修丹之要﹐在乎玄牝﹐欲立玄牝﹐先固本根﹐本根之本﹐元精是也。精卽元炁所化﹐故精炁一也。以元神居之﹐則三者聚於一矣。

杏林曰﹕萬物生復死﹐元神死復生﹐以神歸炁內﹐丹道自然成。施肩吾曰﹕炁是添年藥﹐心爲使炁神﹐若知行炁主﹐便是得仙人。若精虛則炁竭﹐炁竭則神遊。《易》曰﹕精炁爲物﹐遊魂爲變。欲復歸根﹐不亦難乎﹖玉溪子曰﹕以元精未化之元炁而點化之﹐至神則神﹐有光明而變化莫測矣﹐名曰神。是皆明身中之藥物﹐非假外物而言之也。

然而產藥有川源﹐采藥有時節﹐制藥有法度﹐入藥有造化﹐煉藥有火功。吾曩聞之師曰﹕西南之鄕﹐土名黃庭﹐恍惚有物﹐杳冥有精﹐分明一味水中金﹐但向華池著意尋﹐此產藥之川源也。

垂簾塞兌﹐窒欲調息﹐離形去智﹐幾於坐忘﹐勸君終日默如愚﹐煉成一顆如意珠﹐此采藥之時節也。

天地之先﹐無根靈艸﹐一意制度﹐產成至寶﹐大道不離方寸地﹐工夫細密有行持﹐此制藥之法度也。

心中無心﹐念中無念﹐注意規中﹐混融一炁。又云﹕息息綿綿無間斷﹐行行坐坐轉分明。此入藥之造化也。

淸靜藥材﹐密意爲丸﹐十二時中﹐無念火煎。金鼎常令湯用暖﹐玉鑪不要火教寒。此煉藥之火功也。

大抵玄牝爲陰陽之原﹐神炁之宅。神炁爲性命之藥﹐胎息之根﹐呼吸之祖﹐深根固蒂之道。胎者藏神之府﹐息者化胎之元﹐胎因息生﹐息因胎住﹐胎不得息不成﹐息不得神無主。若夫人之未生﹐漠然太虛﹐父母媾精﹐其兆始見﹐一點初凝﹐純是性命﹐混沌三月﹐玄牝立焉。玄牝旣立﹐繫如瓜蒂﹐嬰兒在胎﹐暗注母炁﹐母呼亦呼﹐母吸亦吸﹐凡百動盪﹐內外相感﹐何識何知﹐何明何曉﹐天之炁混混﹐地之炁沌沌﹐但有一息存焉。及期而育﹐天地翻覆﹐人驚胞破﹐如行太山巓失足之狀﹐頭懸足撐而出之﹐大叫一聲﹐其息卽忘﹐故隨性情﹐不可俱也。況亂以沃其心﹐巧以玩其目﹐愛以率其情﹐欲以化其性﹐渾然天眞﹐散之而爲萬物者皆是矣﹐胎之一息﹐無復再守。神仙教人煉精﹐必欲返其本﹐復其初﹐重生五臟﹐再立形骸﹐無質生質﹐結成聖胎。其訣曰﹕專炁致柔﹐能如嬰兒乎。除垢止念﹐靜心守一﹐外想不入﹐內想不出﹐終日混沌﹐如在母腹﹐神定以會乎炁﹐炁和以合乎神﹐神卽炁而凝﹐炁卽神而住﹐於寂然休歇之場﹐恍兮無何有之鄕﹐天心冥冥﹐注意一竅﹐如雞抱卵﹐似魚在水﹐呼至於根﹐吸至於蒂﹐綿綿若存﹐再守胎中之一息也。

守無所守﹐眞息自住﹐泯然若無﹐𨿽心於心﹐無所存住﹐杳冥之內﹐但覺太虛之中﹐一靈爲造化之主宰。時節若至﹐妙理自彰﹐輕輕然運﹐默默然舉﹐微以意而定炁﹐應造化之樞機﹐則金木自然混融﹐水火自然升降﹐忽然一點大如黍珠﹐落於黃庭之中。此乃采鉛汞之機﹐爲一日之內﹐結一日之丹。

《復命篇》曰﹕「夜來混沌攧落地﹐萬象森羅總不知」。當此之時﹐身中混融﹐與虛空等﹐亦不知神之爲炁﹐亦不知炁之爲神﹐似此造化﹐亦非存想﹐是皆自然之道﹐吾亦不知其所以然而然。藥旣生矣﹐火斯出焉。大抵藥之生也﹐小則可以配坎離之造化﹐大則可以同乾坤之運用﹐金丹之旨﹐又於此泄無餘蘊矣﹐豈旁門小法所可同語哉﹗若不吾信﹐捨玄牝而立根基﹐外神炁而求藥物﹐不知自然之胎息﹐而妄行火候﹐棄本趨末﹐逐妄迷眞﹐天奪其算﹐吾未如之何也已矣。

火候编辑

古歌曰﹕聖人傳藥不傳火﹐從來火候少人知。夫何謂不傳﹖非祕不傳也。蓋采時謂之藥﹐藥之中有火焉。煉時謂之火﹐火之中有藥焉。能知藥而取火﹐則定裏之丹成﹐自有不待傳而知者已。

詩曰﹕藥物陽內陰﹐火候陰內陽﹐會得陰陽旨﹐火候一處詳。此其義也﹐後人惑於丹書﹐不能頓悟﹐聞有二十四炁﹑七十二候﹑二十八宿﹑六十四卦﹑十二分野﹑日月合璧﹑海潮升降﹑長生三昧﹑陽文陰武等說﹐必欲窮究何者爲火﹑何者爲候﹐極心一生﹐種種著相﹐𨿽得藥物之眞﹐懵然不敢烹煉﹐殊不知眞火本無候﹐大藥不計斤。玉蟾云﹕火本南方離卦屬心。心者神也﹐神卽火也﹐炁卽藥也﹐以火煉藥而成丹者﹐卽是以神馭炁而成道也。其說如此分明﹐如此直捷﹐夙無仙骨﹐諷爲虛言﹐當面蹉過﹐深可嘆惜。然火候口訣之要﹐尢當於眞息中求之。蓋息從心起﹐心靜息調﹐息息歸根﹐金丹之母。《心印經》曰「回風混合﹐百日功靈」者此也﹐《入藥鏡》所謂「起巽風﹐運坤火﹐入黃房﹐成至寶」者此也﹔海蟾翁所謂「開闔乾坤造化權﹐煆煉一鑪眞日月」者此也。

何謂「眞人潛深淵﹐浮游守規中」﹖必以神馭炁﹐以炁定息﹐橐籥之開闔﹐陰陽之升降﹐呼吸出入﹐任其自然﹐專炁致柔﹐含光默默﹐行住坐臥﹐綿綿若存﹐如婦人之懷孕﹐如小龍之養珠﹐漸采漸煉﹐漸凝漸結﹐功夫純粹﹐打成一片﹐動靜之間﹐更宜消息。念不可起﹐念起則火炎﹐意不可散﹐意散則火冷﹐但使其無過不及﹐操捨得中﹐神抱於炁﹐炁抱於神﹐一意沖和﹐包裹混沌﹐斯謂火種相續﹐丹鼎常溫﹐無一息之間斷﹐無毫髮之差殊。如是煉之一刻﹐一刻之周天也﹔如是煉之一時﹐一時之周天也﹔如是煉之一日﹐一日之周天也。煉之百日﹐謂之立基﹔煉至十月﹐謂之胎仙。以至元海陽生﹐水中火起﹐天地循環﹐乾坤反復﹐亦皆不離一息﹐況所謂沐浴溫養﹐進退抽添﹐其中密合天機﹐潛符造化﹐而不容吾力焉。故曰﹕火𨿽有候﹐不須持些子機關。我自知無子午卯酉之法﹐無晦明弦朔之節﹐無冬至夏至之分﹐無陰火陽符之別﹐無十二時中只一時之說﹐無三百日內在半日之訣﹐亦不在攢簇年月日時之說。若言其時﹐則十二辰意所到皆可爲﹔若言其妙﹐則一刻之工夫﹐自有一年之節候。但安神息在天然﹐此先師之的說也﹐晝夜屯蒙法自然﹐何用孜孜看火候﹐此先師之確論也。噫﹗聖人傳藥不傳火之旨﹐盡於斯矣。詩曰﹕學人何必苦求師﹐泄漏天機只此書。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後序编辑

神無方﹑易無體。夫所謂玄關一竅者﹐不過使神識炁﹐使炁歸神﹐回光返照﹐收拾念頭之一法耳﹐玉溪子曰「以正心誠意爲中心柱子」者是也。夫所謂藥物火候者﹐亦皆譬諭耳。蓋大道之要﹐凡屬心知意爲者﹐皆非也﹐但要知人身中一个主宰造化底。且道如今何者爲我﹐若能知此﹐以靜爲本﹐以定爲基﹐一斡旋﹐頃刻天機自動﹐不規中而自規中﹐不胎息而自胎息﹐藥不求而自生﹐火不求而自出﹐莫非自然妙用。豈待乎存思持守﹑苦己勞形﹐心知之﹐意爲之﹐然後爲道哉。究竟到此可以忘言矣。明眼者以爲如何。

武夷昇眞玄化洞天眞放道人虛白子陳沖素序。

陳虛白規中指南卷下竟



  本元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