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陳軫為齊說昭陽

楚使柱國昭陽將兵而攻魏,破之於襄陵,得八邑。又移兵而攻齊。齊王患之。陳軫適為秦使齊,齊王曰:“為之奈何?”陳軫曰:“王勿憂。請令罷之。”即往見昭陽軍中曰:“願聞楚國之法。破軍殺將者,何以貴之?”昭陽曰:“其官為上柱國,封上爵執珪。”陳軫曰:“其有貴於此者乎?”昭陽曰:“令尹。”陳軫曰:“今君已為令尹矣。此國冠之上,臣請得譬之。人有遺其舍人一巵酒者,舍人相謂曰:‘數人飲此,不足以徧。請遂畫地為蛇。蛇先成者獨飲之。’一人曰:‘吾蛇先成。’舉酒而起曰:‘吾能為之足。’及其為之足,而後成人奪之酒而飲之,曰:‘蛇固無足。今為之足,是非蛇也。’今君相楚而攻魏,破軍殺將,功莫大焉,冠之上不可以加矣。今又移兵而攻齊,攻齊勝之,官爵不加於此;攻之不勝,身死爵奪,有毀於楚。此為蛇為足之說也。不若引兵而去以德齊,此持滿之術也。”昭陽曰:“善。”引兵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