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淵明集/卷四

陶淵明集
作者:陶淵明 

擬古编辑

其一编辑

榮榮窗下蘭,密密堂前柳。
初與君別時,不謂行當久。
出門萬里客,中道逢嘉友,
未言心先醉,不在接杯酒。
蘭枯柳亦衰,遂令此言負。
多謝諸少年,相知不忠厚;
意氣傾人命,離隔復何有。

其二编辑

辭家夙嚴駕,當往誌無終。
問君今何行?非商復非戎。
聞有田子泰,節義為士雄;
斯人久已死,鄉裏習其風。
生有高世名,既沒傳無窮。
不學狂馳子,直在百年中。

其三编辑

仲春遘時雨,始雷發東隅。
眾蟄各潛駭,草木縱橫舒。
翩翩新來燕,雙雙入我廬,
先巢故尚在,相將還舊居。
“自從分別來,門庭日荒蕪。
我心固匪石,君情定何如?”

其四编辑

迢迢百尺樓,分明望四荒。
暮作歸雲宅,朝為飛鳥堂。
山河滿目中,平原獨茫茫。
古時功名士,慷慨爭此場;
一旦百歲後,相與還北邙。
松柏為人伐,高墳互低昂;
頹基無遺主,遊魂在何方?
榮華誠足貴,亦復可憐傷!

其五编辑

東方有一士,被服常不完。
三旬九遇食,十年著一冠。
辛苦無此比,常有好容顏。
我欲觀其人,晨去越河關。
青松夾路生,白雲宿檐端。
知我故來意,取琴為我彈。
上弦驚《別鶴》,下弦操《孤鸞》。
願留就君住,從今至歲寒。

其六编辑

蒼蒼谷中樹,冬夏常如茲。
年年見霜雪,誰謂不知時?
厭聞世上語,結友到臨淄。
稷下多談士,指彼決吾疑。
裝束既有日,已與家人辭。
行行停出門,還坐更自思。
不怨道裏長,但畏人我欺。
萬一不合意,永為世笑之。
伊懷難具道,為君作此詩。

其七编辑

日暮天無雲,春風扇微和。
佳人美清夜,達曙酣且歌。
歌竟長嘆息,持此感人多。
皎皎雲間月,灼灼葉中華,
豈無一時好,不久當如何?

其八编辑

少時壯且厲,撫劍獨行遊。
誰言行遊近?張掖至幽州。
饑食首陽薇,渴飲易水流。
不見相知人,惟見古時丘。
路邊兩高墳,伯牙與莊周。
此士難再得,吾行欲何求!

其九编辑

種桑長江邊,三年望當采。
枝條始欲茂,忽值山河改。
柯葉自摧折,根株浮滄海。
春蠶既無食,寒衣欲誰待?
本不植高原,今日復何悔!

雜詩编辑

其一编辑

人生無根蒂,飄如陌上塵。
分散逐風轉,此已非常身。
落地為兄弟,何必骨肉親?
得歡當作樂,斗酒聚比鄰。
盛年不重來,一日難再晨。
及時當勉勵,歲月不待人。

其二编辑

白日淪西阿,素月出東嶺;
遙遙萬里輝,蕩蕩空中景。
風來入房戶,夜中枕席冷;
氣變悟時易,不眠知夕永。
欲言無予和,揮杯勸孤影。
日月擲人去,有志不獲騁。
念此懷悲淒,終曉不能靜。

其三编辑

榮華難久居,盛衰不可量。
昔為三春蕖,今作秋蓮房。
嚴霜結野草,枯悴未遽央。
日月有環周,我去不再陽。
眷眷往昔時,憶此斷人腸。

其四编辑

丈夫誌四海,我願不知老。
親戚共一處,子孫還相保。
觴弦肆朝日,樽中酒不燥。
緩帶盡歡娛,起晚眠常早。
孰若當世士,冰炭滿懷抱。
百年歸丘壟,用此空名道!

其五编辑

憶我少壯時,無樂自欣豫。
猛志逸四海,騫翮思遠翥。
荏苒歲月頹,此心稍已去。
值歡無復娛,每每多憂慮。
氣力漸衰損,轉覺日不如。
壑舟無須臾,引我不得住。
前途當幾許?未知止泊處。
古人惜寸陰,念此使人懼。

其六编辑

昔聞長者言,掩耳每不喜。
奈何五十年,忽已親此事。
求我盛年歡,一毫無復意。
去去轉欲遠,此生豈再值。
傾家時作樂,竟此歲月駛。
有子不留金,何用身後置!

其七编辑

日月不肯遲,四時相催迫;
寒風拂枯條,落葉掩長陌。
弱質與運頹,玄鬢早已白;
素標插人頭,前途漸就窄。
家為逆旅舍,我如當去客;
去去欲何之?南山有舊宅。

其八编辑

代耕本非望,所業在田桑。
躬親未曾替,寒餒常糟糠。
豈期過滿腹,但願飽粳糧。
禦冬足大布,粗絺以應陽。
正爾不能得,哀哉亦可傷!
人皆盡獲宜,拙生失其方。
理也可奈何,且為陶一觴!

其九编辑

遙遙從羈役,一心處兩端。
掩淚泛東逝,順流追時遷。
日沒星與昴,勢翳西山巔。
蕭條隔天涯,惆悵念常餐。
慷慨思南歸,路遐無由緣。
關梁難虧替,絕音寄斯篇。

其十编辑

閑居執蕩誌,時駛不可稽。
驅役無停息,軒裳逝東崖。
沉陰擬薰麝,寒氣激我懷。
歲月有常禦,我來淹已彌。
慷慨憶綢繆,此情久已離。
荏苒經十載,暫為人所羈。
庭宇翳餘木,倏忽日月虧。

其十一编辑

我行未雲遠,回顧慘風涼。
春燕應節起,高飛拂塵梁。
邊雁悲無所,代謝歸北鄉;
離鹍鳴清池,涉暑經秋霜。
愁人難為辭,遙遙春夜長。

其十二编辑

裊裊松標崖,婉孌柔童子。
年始三五間,喬柯何可倚?
養色含津氣,粲然有心理。

詠貧士编辑

其一编辑

萬族各有託,孤雲獨無依。
曖曖虛中滅,何時見餘暉。
朝霞開宿霧,眾鳥相與飛。
遲遲出林翮,未夕復來歸。
量力守故轍,豈不寒與饑。
知音苟不存,已矣何所悲!

其二编辑

淒厲歲雲暮,擁褐曝前軒。
南圃無遺秀,枯條盈北園。
傾壺絕餘瀝,窺竈不見煙;
詩書塞座外,日昃不遑研。
閑居非陳厄,竊有慍見言。
何以慰吾懷?賴古多此賢。

其三编辑

榮叟老帶索,欣然方彈琴;
原生納決屨,清歌暢商音。
重華去我久,貧士世相尋。
弊襟不掩肘,藜羹常乏斟。
豈忘襲輕裘?茍得非所欽。
賜也徒能辯,乃不見吾心。

其四编辑

安貧守賤者,自古有黔婁。
好爵吾不榮,厚饋吾不酬。
一旦壽命盡,弊服仍不周。
豈不知其極?非道故無憂。
從來將千載,未復見斯儔。
朝與仁義生,夕死復何求!

其五编辑

袁安困積雪,邈然不可幹;
阮公見錢入,即日棄其官。
芻槁有常溫,采莒足朝餐。
豈不實辛苦?所懼非饑寒。
貧富常交戰,道勝無戚顏。
至德冠邦閭,清節映西關。

其六编辑

仲蔚愛窮居,繞宅生蒿蓬。
翳然絕交遊,賦詩頗能工。
舉世無知者,止有一劉龔。
此士胡獨然?實由罕所同。
介焉安其業,所樂非窮通。
人事固以拙,聊得長相從。

其七编辑

昔在黃子廉,彈冠佐名州。
一朝辭吏歸,清貧略難儔。
年饑感仁妻,泣涕向我流。
丈夫雖有誌,固為兒女憂。
惠孫一晤嘆,腆贈竟莫酬。
誰雲固窮難?邈哉此前修。

詠二疏编辑

大象轉四時,功成者自去。
借問衰周來,幾人得其趣?
遊目漢廷中,二疏復此舉。
高嘯返舊居,長揖儲君傅。
餞送傾皇朝,華軒盈道路。
離別情所悲,余榮何足顧!
事勝感行人,賢哉豈常譽?
厭厭閭裏歡,所營非近務。
促席延故老,揮觴道平素。
問金終寄心,清言曉未悟。
放意樂餘年,遑恤身後慮。
誰云其人亡,久而道彌著。

詠三良编辑

彈冠乘通津,但懼時我遺;
服勤盡歲月,常恐功愈微。
忠情謬獲露,遂為君所私。
出則陪文輿,入必侍丹帷;
箴規向已從,計議初無虧。
一朝長逝後,願言同此歸。
厚恩因難忘,君命安可違?
臨穴罔惟疑,投義誌攸希。
荊棘籠高墳,黃鳥聲正悲。
良人不可贖,泫然沾我衣。

詠荊軻编辑

燕丹善養士,志在報強嬴。
招集百夫良,歲暮得荊卿。
君子死知己,提劍出燕京;
素驥鳴廣陌,慷慨送我行。
雄發指危冠,猛氣衝長纓。
飲餞易水上,四座列群英。
漸離擊悲筑,宋意唱高聲。
蕭蕭哀風逝,淡淡寒波生。
商音更流涕,羽奏壯士驚。
心知去不歸,且有後世名。
登車何時顧,飛蓋入秦庭。
淩厲越萬里,逶迤過千城。
圖窮事自至,豪主正怔營。
惜哉劍術疏,奇功遂不成!
其人雖已沒,千載有餘情。

讀《山海經》编辑

其一编辑

孟夏草木長,繞屋樹扶疏。
眾鳥欣有托,吾亦愛吾廬。
既耕亦已種,時還讀我書。
窮巷隔深轍,頗回故人車。
歡然酌春酒,摘我園中蔬。
微雨從東來,好風與之俱。
泛覽周王傳,流觀山海圖。
俯仰終宇宙,不樂復何如?

其二编辑

玉臺淩霞秀,王母怡妙顏。
天地共俱生,不知幾何年。
靈化無窮已,館宇非一山。
高酣發新謠,寧效俗中言!

其三编辑

迢遞槐江嶺,是謂玄圃丘。
西南望昆墟,光氣難與儔。
亭亭明玕照,落落清瑤流。
恨不及周穆,托乘一來遊。

其四编辑

丹木生何許?乃在峚山陽;
黃花復朱實,食之壽命長。
白玉凝素液,瑾瑜發奇光。
豈伊君子寶,見重我軒黃。

其五编辑

翩翩三青鳥,毛色奇可憐。
朝為王母使,暮歸三危山。
我欲因此鳥,具向王母言:
“在世無所須,惟酒與長年!”

其六编辑

逍遙蕪臯上,杳然望扶木。
洪柯百萬尋,森散覆旸谷。
靈人侍丹池,朝朝為日浴。
神景一登天,何幽不見燭。

其七编辑

粲粲三珠樹,寄生赤水陰;
亭亭淩風桂,八幹共成林。
靈鳳撫雲舞,神鸞調玉音,
雖非世上寶,爰得王母心。

其八编辑

自古皆有沒,何人得靈長?
不死復不老,萬歲如平常。
赤泉給我飲,員丘足我糧。
方與三辰遊,壽考豈渠央!

其九编辑

誇父誕宏誌,乃與日競走。
俱至虞淵下,似若無勝負。
神力既殊妙,傾河焉足有?
余跡寄鄧林,功竟在身後。

其十编辑

精衛銜微木,將以填滄海;
刑天舞干戚,猛誌故常在。
同物既無慮,化去不復悔。
徒設在昔心,良晨詎可待?

其十一编辑

巨猾肆威暴,欽掞違帝旨。
窫窳強能變,祖江遂獨死。
明明上天鑒,為惡不可履。
長枯固已劇,蒨鶚豈足恃!

其十二编辑

鴟瑽見城邑,其國有放士。
念彼懷王世,當時數來止。
青丘有奇鳥,自言獨見爾。
本為迷者生,不以喻君子。

其十三编辑

巖巖顯朝市,帝者慎用才。
何以廢共鯀?重華為之來。
仲父獻誠言,姜公乃見猜。
臨沒告饑渴,當復何及哉!

擬挽歌辭编辑

其一编辑

有生必有死,早終非命促。
昨暮同為人,今旦在鬼錄。
魂氣散何之?枯形寄空木。
嬌兒索父啼,良友撫我哭。
得失不復知,是非安能覺?
千秋萬歲後,誰知榮與辱!
但恨在世時,飲酒不得足。

其二编辑

在昔無酒飲,今但湛空觴。
春醪生浮蟻,何時更能嘗?
肴案盈我前,親舊哭我傍。
欲語口無音,欲視眼無光。
昔在高堂寢,今宿荒草鄉。
荒草无人眠,极视正茫茫。
一朝出門去,歸來良未央。

其三编辑

荒草何茫茫,白楊亦蕭蕭!
嚴霜九月中,送我出遠郊。
四面無人居,高墳正嶕峣。
馬為仰天鳴,風為自蕭條。
幽室一已閉,千年不復朝。
千年不復朝,賢達無奈何!
向來相送人,各自還其家。
親戚或餘悲,他人亦已歌。
死去何所道,托體同山阿。

聯句编辑

鳴雁乘風飛,去去當何極。
念彼窮居士,如何不嘆息。(淵明)
雖欲騰九萬,扶搖竟何力!
遠招王子喬,雲駕庶可飭。(愔之)
顧侶正徘徊,離離翔天側。
霜露豈不切,務從忘愛翼。(循之)
高柯濯條幹,遠眺同天色。
思絕慶未看,徒使生迷惑。(淵明)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7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