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隱集
卷一
作者:李崇仁 卞季良
1406年
卷二
奉正大夫、直藝文館藝文應敎、知製敎臣卞季良奉敎編次。

哀秋夕辭乙卯秋,南行所作。

编辑

哀秋夕之慘悽兮,風雨颯其晦冥。

懷沈憂以假寐兮,魂聇聇其上征。

指虛無以恍忽兮,若有路乎紆縈。

忽焉升彼蒼兮,儼玉皇之高居。

門四闢以招徠兮,孰云却步而趑趄?

入余跪而陳辭兮,皇爲之色敷腴。

曰下土之微臣兮,心菀結猶未得信。

曩余僅免襁褓兮,動必師乎古之人。

仲尼之垂訓兮,殺身以成仁。

志士不忘在溝壑兮,子輿味夫斯言。

寧力不足而或斃兮,羌佩服以拳拳。

忠君與愛國兮,志專專其靡佗。

何時俗之險巇兮,學曲而心阿,

視余猶机上臠兮,旣鼓吻又磨牙?

彼讒諛之得志兮,自昔匈人國也。

雖萬死余無悔兮,恐此志之不白也。

時陟高以瞰遠兮,余舍此而安適?

惟皇德之孔仁兮,拯余乎陸之沈。

涕洟交以雨滂兮,謇心噎而欽欽。

皇愍余之深衷兮,徠爾聽我辭。

所貴學之道兮,能變通而推移。

日中則昃兮,月盈而虧。

天道亦不可久常兮,在人事其何疑?

世旣惡夫方兮,爾何惜乎爲圓?

世旣尙夫白兮,爾胡獨守此玄?

我哀爾之遭罹兮,亦惟爾之故也。

欲去危以就安兮,盍反爾之道也?

余默退而靜思兮,皇恩之罔極也。

竊不敢改余之初服兮,固長終乎窮阨。

前余生之千古兮,其在後者無窮。

矢余志之不回兮,仰前脩而飭躬。

世貿貿莫余知兮,庶憑辭以自通。

感興

编辑

嶧陽有孤桐,托根千丈岡。

生成自大古,淅瀝凌風霜。

安得一往取,被以朱絲繩?

薦我君子堂。鼓之聲鏗鏗。

薰風阜民財,六幕歌時康。

昨日苦炎燠,今朝忽凄溧。

霜露衆卉腓,歲月如駒隙。

人生穹壤間,身世兩役役。

況復非金石,行年不盈百?

所以古時人,分陰當自惜。

吾聞王子,逍遙緱山巓。

笙聲徹寥廓,白鶴飛翩旋。

冥筌久已排,冷然無憂患。

下視何茫茫?蠛蠓朝暮間。

我生苦拘束,果哉諒非難。

寸心竟誰語?取琴爲君彈。

亹亹天機運,肅肅秋氣悲。

飄飄西風來,摵摵號枯枝。

悠悠遊冶子,一去何當歸?

妾身在空閨,日夜長相思。

相思不可見,惻愴終何爲?

魯連人,倜儻有奇節。

歲暮東海濱,輕擧誰能縶?

功成不受賞,帝非所屑。

遺風凜千載,聞者髮蕭瑟。

偰符寶還朝,字公文

编辑

玉衡指南陸,薰風吹我衣。

徘徊登高原,悠悠勞我思。

浮雲日夕征,問君將安歸?

丈夫意有在,不作兒女悲。

人生非參、商,會合諒無疑。

但願崇令德,功名惜芳時。

鄭大常慶尙,字浩然

编辑

春風祖南道,冠佩光陸離。

翩翩子子,行矣將何爲?

臨分贈一語,緩觴當聽之。

擧子廷有意,遣子君有辭。

造次復顚沛,盍亦念在玆?

木菴師韻,師連賦兩篇效古人體惠欑

编辑

詩壇師爲傑,令嚴如火烈。

帶月兩章佳,向壁三日閱。

迵脫蔬筍餘,誰非芻豢悅?

秀骨秋山高,沖襟古井澈。

從今約同游,門前謝塵轍。

倫上人絶磵《松風軒卷》

编辑

冷冷絶磵水,落此松風軒

磵水源流活,松風晝夜喧。

初疑奏天樂,復似《韶濩》音。

上人跏趺坐,和以沒絃琴。

秋夜感懷

编辑

明河橫中天,星月流鮮輝。

漙露泫碧草,涼颸動高枝。

軒墀頗爽塏,坐久心自怡。

俛仰矌無垠,萬古同一時。

感慨何方來,令我苦唫詩?

詩成復長詠,庭際俟蟲嘶。

其二

编辑

斯文欲墜地,玄聖應時生。

周流騁列國,遙遙指蠻、

庶將啓聾聵,荼蓼交中情。

嗚呼吾已矣!歸歟托遺經。

包羲,煌煌集大成。

所以生民來,極口無能名。

其三

编辑

皤皤柱下史,適遭大道裂。

口吐五千文,掀簸造化窟。

淸譚已誤人,家國隨以滅。

況乃雜符祝,神怪不容說。

安得火其書,坐令深弊祛?

其四

编辑

金夷蹂中國,于今千百年。

當初白馬馱,僅僅論因緣。

後來競談玄,深淵高入天。

愚智盡爲盧,誰能秉戈鋋?

永平亦英主,此禍當造端。

靡力拔根株,出涕徒氿瀾。

其五

编辑

七雄逞狂暴,干戈日相尋。

亦何人?方寸機穽深。

揣摩而捭闔,辯口利如鍼。

爭城復爭地,膏血流涔涔。

腰間佩斗印,閃欻驚愚黔。

亞聖仁義論,遑遑獨苦心。

其六

编辑

周顯方綴旒,彗見天之西。

公孫乃入關,畫策誰敢先?

往古聖神作,經制爲可傳。

嘉謨又不泯,炳炳載簡編。

一朝倂掃盡,烈焰燔上玄。

禍生固有胎,呂政當稱冤。

其七

编辑

圓象運不已,日星垂光芒。

至人自有德,出言皆成章。

典、謨含元化,雅、頌諧鏗鏘。

奈何操觚子,雕篆愁腎腸?

嵐花對煙鳥,啾喞同寒螿。

願言泝本源,一息到崑崙

其八

编辑

聖人制名器,本以待有德。

在我要自脩,彼豈徼倖得?

也游聖門,胡爲學干祿?

吁嗟斯世人,奔走忘昏旭。

豈皆紆朱靑?亦或脂鼎鑊。

不見空谷中,靑芻人如玉。

其九

编辑

皇天啓我,帝運升文明。

異人乃間出,壎篪迭相鳴。

濂溪發源深,河洛分派淸。

卓哉紫陽翁,起主斯文盟。

上以繼往聖,下以開大平。

九京如可作,執鞭終吾生。

其十

编辑

時運有今昔,降衷豈豐嗇?

本同源,卒乃霄壤隔。

余生千載下,所稟昏且弱。

托身海一隅,磨驢踏舊迹。

賴此方寸地,潛光玉韜石。

庶幾追前脩,孜孜惜晷刻。

孟參謀

编辑

松柏有雪骨,桃李有風姿。

雪骨不怕寒,風姿多媚時。

君子樂貧交,一諾無磷緇。

小人逐勢利,暫合還相睽。

長嘆復長嘆,吐此辛苦辭。

八卦,贈陽村待制

编辑

姤女壯勿取,剝果碩不食。

旣憂臨八月,無疾復七日。

大人乾利見,康侯晉用錫。

夬夬揚王庭,泰來彙征吉。

重九日,朴珚安逸携酒見訪,飮之至醉,走筆

编辑

寓居車馬稀,幅巾行庭曲。

采采黃金花,終朝不盈掬。

伊人携酒來,喜色浮面目。

一杯還一杯,西風吹淅瀝。

客子自多感,況此展良覿。

酩酊不復辭,浩歌立於獨。

隱峯禪師

编辑

少也無所營,自甘家計冷。

淡交知誰肯?楮生與毛穎。

學道未庶幾,文章却彪炳。

苦語破神慳,出口人輒警。

邇來遭訪傷,杜門蹤跡屛。

初如伏櫪驥,未曾忘馳騁。

機心漸消磨,湛然一古井。

隱峯方外友,梵行殊精猛。

已將塵世緣,等視幻泡影。

招提山水間,人稀幽且靜。

濯足淸磵湄,行歌白雲嶺。

任性自逍遙,目前皆順境。

相思不相見,取取冬夜永。

會合固有時,話頭當面請。

自訟

编辑

自訟復自訟,予胡不自惜?

余生免襁褓,汲汲事經籍。

結交盡豪英,秉心尙強直。

猜嫌滿人胸,不逆仍不億。

忽嬰縲紲間,倚伏頗難測。

遂同二三子,竢罪天南極。

自顧無寸鐵,何緣鑄此錯?

尙賴君相明,幽微無不燭。

非久蒙寬恩,歸隱故山麓。

麾手謝時人,息機友麋鹿。

歌予《自訟》篇,聊當《紫芝曲》。

謝大年《望雲詩卷》大年四明人,號東山後隱

编辑

望彼白雲,歌孝子也。孝子思養其親而不可得,故朋友歌其志焉。

望彼白雲,于山之陽。

我思我親,在天一方。

曷日其還,稱我壽觴?

有唐懷英,實同所傷。

望彼白雲,載飛載敭。

我之懷矣,亦靡有央。

昊天覆幬,有生瞻昂。

父兮母兮,我獨不將。

望彼白雲,有鬱四明

華髮蒼顏,宛宛在堂。

王事靡盬,徯我于行。

庶幾勖哉,寔慰親思。明叶謨郞切,行叶戶郞切。

《望雲》三章,章八句。

龍江舟中,有懷北平周參政,字雲章

编辑

昔與周雲章,情親重骨肉。

把酒賞幽芳,論文翦紅燭。

相逢共恨晚,歸期何大促?

一別各西東,三載抱荼毒。

自我初銜命,謂言當刮目。

人事喜蹉跎,宦途苦遼邈。

持節燕山陲,繫舟龍江曲。

懷哉不可見,日莫煙波綠。

雲章之寓松京宣仁館也,黃花盛開,相與賦詠。

正月十七日,於戇楡縣東海驛,逢鄕人郭海龍,得家書

编辑

吾親在高堂,春秋近期頤。

晨昏侍左右,跬步不曾離。

去年有君命,奉使不敢辭。

道里旣云遠,況復經歲時。

當初去家日,此懷固難支。

迨今賦言歸,舞綵良有期。

却乃抱憂思,耿耿念在玆。

路逢郭典客,尺書手自持。

接書讀數過,平安無所疑。

再拜謝典客,今朝得小怡。

父在不遠遊,聖訓星日垂。

盡節之日長,前賢豈我欺?

往者亦何言?來者當庶幾。

墨卿敢司戒,神明諒必知。

以上三篇,出《奉使錄》。

送人遊,兼柬仲賢

编辑

翩翩丹穴雛,翔集非凡樹。

矯矯滎河孫,騰踏思大路。

烏府固淸班,世梗還失趣。

拂袖將北征,草木秋風暮。

燕山帝王都,縹渺隔煙霧。

歸途良阻脩,行矣愼馳騖。

吾聞天子聖,垂拱張理具。

丞相匡復志,求士方吐哺。

之子富才術,何患不遭遇?

遙知一往謁,欣然蒙特顧。

仲賢亦奇士,與余有親故。

相從十載餘,才名推獨步。

鞍馬不復還,使之長思慕。

恨吾守幽獨,歲月事農圃。

若爲生羽翰,萬里忝攀附。

河南郭九疇使還永錫

编辑

帝曰惟上帝,保朕生豪英。

丞相爾朕弼,忠義同阿衡。

寇盜未衰息,民心厭羶腥。

命爾體朕意,往哉幹不庭。

明公受節鉞,奮烈將義兵。

臣若不集事,胡顏復朝廷?

臣實有膽略,視身如寸莛。

桓桓百萬衆,勢甚高屋瓴。

鋪敦耀天威,號令馳雷霆。

聞我念前勳,敵愾贊皇靈。

政欲共心力,萬里通丁寧。

事業盛,聖人書諸經。

美矣謀寧,豈獨首止盟?

兩君旣相好,孼芽安足平?

鄙夫亦不寧,景仰心獨傾。

見子忽破顏,白眼還能靑。

怡然接高論,奇鋒新發硎。

相逢恨已晚,況復回飛軨。

天長道途阻,歲暮霜雪零。

請子愼行邁,慰我憂煢煢。

辛亥冬夜,陪土亭先生飮。連倒十數杯大醉,土亭呼韻使賦短篇

编辑

君不見隆中長嘯一布衣,歲晚龍翔扶基。

又不見陶隱之齋醉書生,四壁蕭索猶橫經。

丈夫出處未易議,肉眼紛紛徒爾耳。

酒酣仰天聲嗚嗚,彼老蒼兮眞虛無。

出門一笑知者誰?先生本自同襟期。

行路難用古人韻

编辑

行路難行路難,我今一鳴君一顧。

平時坦途盡荊棘,白日大都見豺虎。

萬慮燒胸腸欲爛,聽鷄未禁中夜舞。

明朝出門將焉如?水能覆舟山摧車。

君不見長安陌上富貴兒,終然不讀一卷書?

牧菴詩卷

编辑

朝來牧何處?春草彌望煙空濛。

暮來牧何處?斜陽遠映長林紅。

朝朝暮暮牛性馴,鞭索終無毫髮功。

道人拍手笑呵呵,笑殺三十年前事。

或時落地犯苗稼,如今露地誰牽鼻?

李途傳乃翁書,以詩答之

编辑

也來傳一封書,知君又向江村居。

江村十里樹木疎,回汀曲渚相縈紆。

應從野叟共叉魚,或伴山僧同跨驢。

淸游豈啻圖畫如?逸興直到鴻濛初。

乾坤此生卽棲苴,且問誰毀仍誰譽?

淵明晚歲愛吾廬,不羡於我乎渠渠。

君不見陶齋學士讎校萬卷儲,翺翔祕閣紅雲衢?

又不見圃隱先生金章映華裾,醉詠芍藥飜階除?

功名自古憂患餘,却被遁翁長噓噓。

金仲權淳昌

编辑

入門不自得,出門誰與談?

凌晨獨佩酒,送子城之南。

凄風西來吹淅瀝,《驪駒》一唱心如惔。

歸人得意未易駐,馬頭佳致煩窺覘。

鷄龍山跨數百里,熊川浩渺凝靑藍。

渚淸沙白有蘆荻,巖奇木老多煙嵐。

於焉足幽興,知子停征驂。

吟餘得佳句,爲我揮繒縑。

舊聞淳昌郡,有田可耕桑可蠶。

子之親戚旣敦睦,況復子家不乏石與甔。

子歸尊俎共登堂,爛熳懷抱仍醉酣。

鄙夫區區走塵土,斗粟萬事長不堪。

靑衫折腰百寮底,豈不懷歸心內慙?

安得羽翼倏然生兩腋,隨君一去游江潭?

漢江

编辑

瞻彼月嶽中原漢江之水初發源。

滔滔南紀要關津,蒼波千丈涵蛟黿。

來牛去馬日無窮,官渡往往愁蒿工。

我昔登江亭,倚柱吟秋風。

廣城東迤邐,華山西巃嵷。

去海數百里,潮汐何曾通?

胡爲島上夷,便捷同飛鴻?

憑陵遂過此,戍卒捐長弓。

至今父老涕垂臆,逢人說却昇平樂。

禮成港口是海門,漁舟價舠多如織,嗚呼何時復疇昔?

《琊山行》,寄息谷上人

编辑

山之絶頂有石竇,五六月氷雪凝積,俗號氷穴。山中四時之樂皆實錄,民望所知。但病中亂道,甚蕪拙耳,當與子虛思叔諸公斤削,乃可也。

琊山千萬重,圖畫應難窮。

煙雲浩冥濛,松檜寒蒨蔥。

絶壁屹立撑蒼穹,流泉直瀉拖白虹。

春朝折芳秋賞月,夏日飮氷冬看雪。

琊山四時有誰識?廉公好事凌犖确。

京都亦有,蟠勢龍虎雄。

人家螘綴封,濃翠明牕櫳。

冠蓋曾無愛山客,山自媚悅輸翠色。

二年役役塵土惡,淸夢每夜天南極。

佳哉琊山信希有,況是星州我鄕曲。

先生茆屋山之東,上人蓮社山之中。

哦詩說法兩淸絶,何當握手慰飢渴?

嗚呼歌金密直作,名光輔

编辑

《嗚呼歌》,南州消息今如何?

島夷跌宕入不地,農夫釋耒女投梭。

晉陽從古是巨鎭,人物豪鷙曳落河。

陜郡咫尺接興安,號稱天府山嵯峨。

數百年來自大平,閭閻撲地無扎瘥。

蕞爾妖寇一朝起,迅閦卽同風脚駝。

公然白日恣虜掠,竄匿不暇誰敢訶?

合浦金公膽如斗,視此一身眞么麽。

奮髥大呼動天地,衝突直注千丈坡。

馬跪不起仍被傷,口猶罵賊手橫戈。

諸將傍觀色發墨,麾却士卒皆犇波。

遂令齊民血塗野,冤氣直上干大和。

鄙夫聞之慘不樂,忽有涕淚雙滂沱。

南坡先生丈人行,憂明危理鬢皤皤。

何當往謁說此懷?且寄一曲《嗚呼歌》。

重九感懷

编辑

去年重九龍山巓,坐客望若登神仙。

達可放歌徹寥廓,敬之下筆橫雲煙。

曾吾醉談聽不厭,子庚詩句淸且硏。

民望長身鸞鶴姿,落帽起舞何翩旋?

顧余亦是淡蕩者,痛飮不讓鯨吸川。

美人年紀才二八,戴花細步踏華筵。

人生歡樂惜此日,月明滿地猶未還。

今年重九在流落,忽憶往事如夢間。

數子飄零各異縣,尺書寂寞長懸懸。

古城一丘足登覽,黃花一枝且芳鮮。

田夫、野叟好看客,白酒不論靑銅錢。

富貴貧賤終何有?掇花泛酒卽頹然。

走筆奉寄遁翁

编辑

也游學芹館中,咀嚼經史要奇功。

有時叩腹聲隆隆,文章應律鳴商宮。

耆生拱立頭冬烘,豈敢抗衡仍趨風?

也今又來相從,不問便覺眉目同。

雖然年弱心不童,解念四書義頗通。

自言餘力師文公,《原道》諸篇硏且窮。

氣焰欻翕蟠長虹,鸞鵠停峙棲梧桐。

人間富貴石火紅,甲第往往生蒿蓬。

誰如廣陵李遁翁?眼前雙璧新磨礱。

我觀漢山撑蒼空,磅礴所鍾多英雄。

此兒終當食千鍾,場屋伎倆俱已工。

君不見星山李氏起於農,爲子必孝爲臣忠。

一門冠蓋光顯融。

失題

编辑

星嶺朝雲散,曈曈日出初。

手携二三子,隨意尋僧居。

僧居幽且好,徑荒松菊疎。

敲門試一呼,不問是何如?

倒屐方出迎,喜氣何多歟?

坐我淸風宇,杯盤仍有餘。

劇飮成大醉,天地一籧蒢。

相將到爾汝,不知歸吾廬。

僕夫嗔我放意禮法外,扶持爲報當鞭驢。

聞之忽有覺,出門欲向東里墟。

居僧挽袖求我詩一首,揮毫拂紙聊復書。

渡遼曲

编辑

遼陽城上春風吹,遼陽城下黃沙飛。

征夫渡海事驃姚,幾年望鄕猶未歸。

空閨思婦嚬雙蛾,挑燈扎扎鳴寒梭。

織成錦字憑誰寄?靑鳥不來知奈何?

嗚呼島一名半洋山

编辑

嗚呼島在東溟中,滄波渺然一點碧。

夫何使我雙涕零?祗爲哀此田橫客。

田橫氣槪橫素秋,義士歸心實五百。

咸陽隆準眞天人,手注天潢洗虐。

何爲哉不歸來,怨血自汚蓮花鍔?

客雖聞之爭奈何?飛鳥依依無處托。

寧從地下共追隨,軀命如絲安足惜?

同將一刎寄孤嶼,山哀浦思日色薄。

嗚呼千秋與萬古,此心苑結誰能識?

不爲轟霆有所洩,定作長虹射天赤。

君不見古今多少輕薄兒,朝爲同袍暮仇敵?

若有杖歌洪武正韻

编辑

洪武丙寅季冬,予寓會同館,方患脚疼,難於步履。通事鄭連遺以杖,得之喜甚。明年正月,自京師行至遼河之陽,未嘗頃刻不在手,忽於道中失其所在。夫以日月之旣多,道途之旣遠,扶掖之旣久,蓋雖微物,不能不使余有感,故作歌焉。

若有杖兮從何來?會同館中初見之。

不短不長尺度足,匪雕匪刻形狀奇。

有時微呵香液生,觸以爪甲鏗然鳴。

通事老鄭持見惠,旣得奚啻錫百朋?

京都酒樓與歌市,數千里。

八仙祠下海連天,華表柱邊道如砥。

我或昂首吟高低,我或帶醉迷東西。

或上孤舟破巨浪,或降野丘登山蹊。

苟非此物早扶我,半塗定是顚隮者。

從來會遇豈在天?論功不必居人下。

陶翁托爾比弟兄,寸心耿耿神明通。

胡爲一日忽不見,茫然四顧尋無蹤?

嗚呼吾固知爾之爲龍,嗚呼吾固知爾之爲龍。兄許容反

以上三篇,出《奉使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