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陸士衡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

卷第九 陸士衡文集 卷第十
晉 陸機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正德覆宋刊本

陸士衡文集卷第十

    晉平原内史吳郡陸 機 士衡

 議  論  碑

  大田議      辨亡論二首

  五等諸矦論一首

  平西將軍孝侯周處碑

   大田議

臣聞隆名之主不改法而下治陵夷之丗不易

術而民怠夫啇人逸而利厚農人勞而報薄導

農以利則耕夫勤節商以法則游子歸

   辨亡論上

昔漢氏失御姦臣竊命禍基京畿毒徧宇内皇

綱弛紊王室遂卑於是羣雄蜂駭義兵四合吳

武烈皇帝慷慨下國電發荆南權略紛紜忠勇

伯世威稜則夷羿震盪兵交則醜膚授馘遂掃

清宗祊蒸禋皇祖于時雲興之將帶州颷起之

師跨邑哮㘚之羣風驅熊羆之衆霧集雖兵以

義合同盟戮力然皆苞蔵禍心阻兵怙亂或師

無謀律䘮威稔冦忠䂓武節未有如此其著者

也武烈旣没長沙桓王逸才命世弱冠秀發招

攬遺老與之述業神兵東驅奮寡犯衆攻無堅

城之將戰無交鋒之虜誅叛柔服而江外底定

𩛙法修師則威德翕赫賓禮名賢而張昭爲之

雄交御豪俊而周瑜爲之傑彼二君子皆弘敏

而多奇雅逹而聦哲故同方者以𩔖附等契者

以氣集而江東葢多士矣將北伐諸蕐誅鉏于

紀旋皇輿於夷庚反帝座乎紫闥挾天子以令

諸矦清天歩而歸舊物戎車旣次羣㐫側目大

業未就中世而殞用集我大皇帝以奇蹤襲於

逸𮜿睿心因於令圖從政咨於故實播憲稽乎

遺風而加之以篤固申之以節儉疇咨俊茂好

謀善斷束帛旅於丘園旌命交於𡍼巷故豪彥

㝷聲而響臻志士希光而景騖異人輻輳猛士

如林於是張昭爲師傅周瑜陸公魯肅呂𫎇之

疇入爲腹心出作股肱甘寜凌統程普賀齊朱

桓朱然之徒奮其威韓當潘璋黃葢蔣欽周㤗

之屬宣其力風雅則諸葛瑾張承歩騭以名聲

光國政事則顧雍潘濬吕範吕岱以噐任幹職

奇偉則虞翻陸績張温張惇以諷議舉正奉使

則趙咨沈珩以敏逹延譽術數則吳範趙逹以

機祥協德董襲陳武殺身以衛主駱統劉基強

諫以𥙷過謀無遺諝舉不失䇿故遂割據山川

跨制荆吳而與天下爭衡矣魏氏常籍戰勝之

威率百萬之師浮鄧塞之舟下漢隂之衆羽楫

萬計龍躍順流銳騎千旅虎歩原隰謨臣盈室

武將連衡喟然有吞江滸之志一宇宙之氣而

周瑜驅我偏師黜之赤壁䘮旗亂轍僅而𫉬免

𭣣跡逺遁漢王亦憑帝王之號帥巴漢之民乗

危騁變結壘千里志報𨵿羽之圖𭣣湘西之地

而陸公亦挫之西陵覆師敗績困而後濟絶命

永安續以濡湏之冦臨川摧銳蓬籠之戰孑輪

不反由是二邦之將䘮氣挫鋒勢衂財匱而吳

莞然坐乗其弊故魏人請好漢氏乞盟遂躋天

號鼎峙而立西屠庸益之郊北裂淮漢之涘東

包百越之地南括羣蠻之表於是講八代之禮

蒐三王之樂告𩔖上帝拱揖羣后虎臣毅卒循

江而守長棘勁鎩望飈而奮庶尹盡規於上四

民庶業于下化協殊裔風衍遐圻乃俾一介行

人撫廵外域巨象逸駿擾於外閑明珠瑋寳耀

於内府珍瑰重跡而至奇玩應響而赴輶軒騁

於南荒衝輣息於朔野齊民免干戈之患戎馬

無晨服之虞而帝業固矣大皇旣没㓜主莅朝

姦回肆虐景皇聿興䖍修遺憲政無大闕守文

之良主也降及歸命之初典刑未㓕故老猶存

大司馬陸公以文武熈朝左丞相陸凱以謇諤

盡䂓而施績范愼以威重顯丁奉離斐以武毅

稱孟宗丁固之徒爲公卿樓玄賀邵之屬掌機

事元首雖病股肱猶存爰及末葉羣公旣䘮然

後黔首有瓦解之志皇家有土崩之釁曆命應

化而㣲王師躡運而發卒散于陣民犇于邑城

池無藩籬之固山川無溝阜之勢非有工輸雲

梯之械智伯灌激之害楚子築室之圍燕人濟

西之隊軍未浹辰而社稷夷矣雖忠臣孤憤烈

士死節將奚救哉夫曹劉之將非一世所選向

時之師無曩日之衆戰守之道抑有前符險阻

之利俄然未改而成敗貿理古今詭趣何哉彼

此之化殊授任之才異也

   辨亡論下

昔三方之王也魏人據中夏漢氏有岷益吳制

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而奄交廣曹氏雖功濟諸𦻏虐亦深矣其

民怨矣劉公因險以飾智功巳薄矣其俗𨹟矣

夫吳桓王基之以武太祖成之以德聦明叡逹

懿度弘逺矣其求賢如不及恤民如稚子接士

盡盛德之容親仁罄丹府之愛㧞呂𫎇於戎行

識潘濬於係虜推誠信士不恤人之我欺量能

授噐不患權之我偪執鞭鞠躬以重陸公之威

悉委武衞以濟周瑜之師卑宮菲食以豐功臣

之賞披懷虚巳以納謨士之算故魯肅一面而

自託士爕𫎇險而致命高張公之德而省游田

之娛賢諸葛之言而割情欲之歡感陸公之規

而除刑法之煩奇劉基之議而作三爵之誓屏

氣跼踳以伺子明之疾分滋損甘以育凌統之

孤登壇慷慨歸魯子之功削投惡言信子瑜之

節是以忠臣競盡其謨志士咸得肆力洪䂓逺

略固不厭夫區區者也故百官茍合庶務未遑

𥘉都建業羣臣請備禮秩天子辭而不許曰天

下其謂朕何宫室輿服葢慊如也爰及中葉天

人之分旣定百度之闕粗修雖醲化懿綱未齒

乎上代抑其體國經民之具亦足以爲政矣地

方幾萬里帶甲將百萬其野沃其兵練其噐利

其財豐東負滄海西阻險塞長江制其區宇峻

山帶其封域國家之利未巨有弘於兹者矣借

使中才守之以道善人御之有術敦率遺典勤

民謹政循定策守常險則可以長世永年未有

危亡之患也或曰吳蜀唇齒之國蜀㓕則吳亡

理則然矣夫蜀葢藩援之與國而非吳人之存

亡也何則其郊境之接重山積險陸無長轂之

徑川阨流迅水有驚波之艱雖有銳師百萬啓

行不過千夫舳艫千里前驅不過百艦故劉氏

之伐陸公喻之長蛇其勢然也昔蜀之初亡朝

臣異謀或欲積石以險其流或欲機械以御其

變天子揔群誼而諮之大司馬陸公公以四瀆

天地之所以節宣其氣固無可遏之理而機械

則彼我之所共彼若棄長技以就所屈即荆揚

而爭舟楫之用是天贊我也將謹守峽口以待

禽耳逮歩闡之亂憑寳城以延強冦重資幣以

誘羣蠻于時大邦之衆雲翔電發懸旍江介築

壘遵渚襟帶要害以止吳人之西而巳漢舟師

㳂江東下陸公以偏師三萬北據東坑深溝高

壘案甲飬威反虜踠跡待戮而不敢北窺生路

強冦敗績宵遁䘮師太半分命銳師五千西禦

水車東西同捷獻俘萬計信哉賢人之謀豈欺

我哉自是烽燧罕警封域寡虞陸公没而潜謀

兆吳釁深而六師駭夫太康之役衆未盛乎𭧽

日之師廣州之亂禍有愈乎向時之難而邦

顚覆宗廟爲墟嗚呼人之云亡邦國殄瘁不其

然歟易曰湯武革命順乎天玄曰亂不極則治

不形言帝王之因天時也古人有言曰天時不

如地利易曰王矦設險以守其國言爲國之恃

險也又曰地利不如人和在德不在險言守險

之由人也吳之興也參而由焉孫卿所謂合其

參者也及其亡也恃險而已又孫卿所謂捨其

參者也夫四州之萌非無衆也大江之南非乏

後也山川之險易守也勁利之噐易用也先政

之策易循也功不興而禍遘者何哉所以用之

者失也是故先王逹經國之長䂓審存亡之至

數謙巳以安百姓敦惠以致人和寛冲以誘俊

乂之謀慈和以結士民之愛是以其安也則𥠖

元與之同慶及其危也則兆庶與之共患安與

衆同慶則其危不可得也危與下共患則其難

不足恤也夫然故能保其社稷而固其土宇麥

秀無悲殷之思𮮐離無𢚓周之感矣

   五等諸矦論

夫體國經野先王所愼創制垂基思隆後葉然

而經略不同長世異術五等之制始於黃唐郡

縣之治創自秦漢得失成敗備在典謨是以其

詳可得而言夫先王知帝業至重天下至曠曠

不可以偏制重不可以獨任任重必於借力制

曠終乎因人故設官分職所以輕其任也並建

五長所以弘其制也於是乎立其封彊之典財

其親踈之宜使萬國相維以成盤石之固宗庶

雜居以定維城之業又有以見綏世之長御識

人情之大方知其爲人不如厚巳利物不如圖

身安上在於恱下爲巳在乎利人故易曰恱以

使民民忘其勞孫卿曰不利而利之不如利而

後利之之利也是以分天下以厚樂而巳得與

之同憂饗天下以豐利而我得與之共害利博

則恩篤樂逺則憂深故諸矦享食土之實萬國

受世及之祚矣夫然則南面之君各務其治九

服之民知有定主上之子愛于是乎生下之體

佑於是乎結世治足以敦風道衰足以禦暴故

強毅之國不能擅一時之勢雄俊之士無所寄

霸王之志然後國安由萬邦之思治主尊頼羣

后之圖身譬猶衆目營方則天網自昶四體辭

難而心膂𫉬乂三代所以直道四王所以垂業

也夫盛衰隆敝理所固有敎之廢興繫乎其人

愿法期於必凉明道有時而闇故世及之制敝

於強禦厚下之典漏於末折侵弱之舋遘自三

季陵夷之禍終于七雄昔者成湯親照夏后之

鑒公旦目渉商人之戒文質相濟損益有物故

五等之禮不革于時封畛之制有隆焉爾者豈

玩二王之禍而闇經世之算乎固知百世非可

懸御善制不能無敝而侵弱之辱愈於殄祀土

崩之困痛於陵夷也是以經始權其多福慮終

取其少禍非謂矦伯無可亂之符郡縣非致治

之具也故國憂頼其釋位主弱憑其翼戴及承

㣲積敝王室遂卑猶保名位祚垂後嗣皇統幽

而不輟神噐否而必存者豈非事勢使之然歟

降及亡秦棄道任術懲周之失自矜其得㝷斧

始於所庇制國昧於弱下國慶獨饗其利主憂

莫與其害雖速亡趣亂不必一道顚沛之釁實

由孤立是葢思五等之小怨忘萬國之大德知

陵夷之可患闇土崩之爲痛也周之不競有自

來矣國乏令主十有餘世然片言勤王諸矦必

應一朝振矜逺國先叛故強晉𭣣其請隧之圖

暴楚頓其觀鼎之志豈劉項之能闚𨵿勝廣之

敢號澤哉借使秦人因循雖則無道有與共

弊覆㓕之禍豈在曩日漢矯秦枉大啓矦王境

土踰溢不遵舊典故賈生憂其危⿱目兆錯痛其亂

是以諸矦阻其國家之冨憑其士民之力勢足

者反疾土狹者逆遲六臣犯其弱綱七子衝其

漏網皇祖夷於黥徒西京病於東帝是葢過正

之災而非建矦之累也然呂氏之難朝士外顧

宋昌策漢必稱諸矦逮至中葉忌其失節割削

宗子有名無實天下曠然復襲亡秦之𮜿矣是

以五矦作威不忌萬邦新都襲漢易於拾遺也

光武中興纂隆皇統而猶遵覆車之遺轍飬䘮

家之宿疾僅及數世姦𮜿充斥卒有強臣專朝

則天下風靡一夫縱橫則城池自夷豈不危哉

在周之衰難興王室放命者七臣干位者三子

嗣王委其九鼎凶族據其天邑征𥀷震於閫宇

鋒鏑流乎絳闕然禍止畿甸害不覃及天下晏

然以治待亂是以宣王興於共和襄惠振於晉

鄭豈若二漢階闥蹔擾而四海巳沸孽臣朝入

而九服夕亂哉遠惟王莽篡逆之事近覽董卓

擅權之際億兆悼心愚智同痛然周以之存漢

以之亡夫何故哉豈世乏曩時之臣士無匡合

之志歟葢逺續屈於時異雄心挫於卑勢爾故

烈士扼腕終委冦讎之手中人變節以𦔳虐國

之桀雖復時有鳩合同志以謀王室然上非奥

主下皆市人師旅無先定之班君臣無相保之

志是以義兵雲合無救刼弑之禍民望未改而

巳見大漢之㓕矣或以諸矦世位不必常全昏

主暴君有時比跡故五等所以多亂今之牧守

皆以官方庸能雖或失之其得固多故郡縣易

以爲治夫德之休明黜陟日用長率連屬咸述

其職而滛昏之君無所容過何則其不治哉故

先代有以之興矣苟或衰陵百度自悖鬻官之

吏以貨凖才則貪殘之萌皆如羣后也安在其

不亂哉故後王有以之廢矣且要而言之五等

之君爲巳思治郡縣之長爲利圖物何以徵之

葢企及進取仕子之常志修巳安民良士之所

希及夫進取之情銳而安民之譽遲是故侵百

姓以利巳者在位所不憚損實事以飬名者官

長所夙夜無卒歲之圖臣挾一時之志五等

則不然知國爲已士衆皆我民民安巳受其利

國傷家嬰其病故前人欲以垂後後嗣思其堂

搆爲上無苟且之心羣下知膠固之義使其並

賢居治則功有厚薄兩愚處亂則過有𭰹淺然

則探八代之制幾可以一理貫秦漢之典殆可

以一言蔽矣

   晉平西將軍孝矦周處碑

君諱處字子隱義興陽羡人也氏胄𭧽興煥乎

墳典華宗往茂鬱其簡書啓三十之洪基源流

定鼎運八百之遠祚枝葉封桐軒葢列於漢庭

蟬冕播於陽羡二南之價傳不朽而紛敷大頀

之音聲無徴而必顯山高海闊其在斯焉祖賔

少折節早亡吳𥘉召諮議參軍舉郡上計轉爲

州辟從事别駕歩兵校尉光祿大夫廣平太守

父魴少好學舉孝廉吳寧國長奮威長史懷安

錢塘縣矦丹陽西部屬國都尉立節校尉拜禆

將軍三郡都督太中大夫臨川豫章鄱陽太守

𣈆故散騎常侍新平廣漢二郡太守封𨵿内矦

簮𥿈揚名臺閣摽著風化之美奏課爲能亭亭

孤美灼灼橫劭徇高位於生前思垂名於身後

遂以罕言不違應期出輔洋洋之風俯冠來葉

巍巍之盛仰⿰糹⿱𢆶匹前賢君乃早孤不弘禮制年未

弱冠膂力絕於天下妙氣挺於人間騎獵無疇

時英式慕縱情寡偶俗弊不忻鄕曲誣其害名

改節播其聲譽遂來吳事余厥弟讙然受誨向

道朝聞方勵志而滛詩書便好學而尋子史文

章綺合藻思羅𨳩吳朝州縣交辟太子洗馬東

觀左丞中書右丞五官郞中左右國史靖㳟夙

夜恪居官次遷大尚書僕射東觀令太常卿

難督匡熈庶績朝廷謐寜使持節大都督𡍼中

京下諸軍事封章浦廷矦國猶多士君實得賢

汪洋廷闕之傍昻藏寮寀之上射獸功猶見顯

刺蛟名乃遠揚忠烈道自克修義節情還永布

琳琅梓𣏌珪壁棟梁君著黙語三十篇及風土

記并撰吳書於是吳平入晉王渾登建業宫釃

酒旣酣乃謂君曰諸人亡國之餘得無戚乎君

對曰漢末分崩三方鼎立魏㓕於前吳亡於後

亡國之戚豈惟一人渾乃大慙仕晉稍遷揔統

𥘉入拜諮議郞除討虜護軍新平太守撫和戎

狄叛羗歸附雍士美之轉爲廣漢太守郡多滯

訟有經三十年不决者處以評其枉直一朝决

遣以母年老罷㱕㝷除楚内史未之官徴散騎

常侍處曰古人辭大不辭小乃先之楚而郡旣

經䘮亂新舊雜居風俗未一處敦以敎義又檢

尸無主及白骨在野𭣣而⿱苑土之然以就徴逺近

稱嘆及居近侍多所規諷遷御史中丞正繩直

筆凡所紏劾不避寵戚梁王彤違法處深文案

之及吳人齊萬年反朝臣惡其強直皆曰處吳

之名將子也忠烈果毅庶僚振肅英情天逸逺

性霞騫陜北留棠遂有二天之詠荆南度虎猶

標十部之書尋轉散騎常侍輕車將軍廻輪出

於新年士女揮淚褰帷望於廣漢雞犬靡喧振

兹威略宣其惠和晉京遥仰部從迎欽是時互

賊作逆有衆七萬屯於梁山朝廷推賢以君才

兼文武詔授建威將軍以五千兵奉辭西討忠

槩盡節不顧身命乃賦詩曰去去世事巳䇿馬

觀西戎藜藿甘梁𮮐期之克令終言畢而戰自

旦及暮斬首萬級絃絕矢盡畨系不救左右勸

退處按劍怒曰此是吾効節授命之日何以退

爲大臣以身徇國不亦可乎韓信背水之軍未

遑得喻工輸縈帶之勢早擬連蹤莫不梯山架

壑襁負來歸戎士杆其封壃農人展其耕織秋

風才起追戰虜於雷霆春水方生揮鍤同於雲

雨立功立事名將名臣者乎元康九年回灰 -- 灰 增

加奄捐 --捐館舎春秋六十有二天子以大臣之葬

師傅之禮親臨殯壤建武元年冬十一月甲子

追贈平西將軍封清流亭矦謚曰孝禮也賜錢

百萬葬地一頃京城地五十畒爲第又賜王家

田五頃詔曰處母年老加以逆旅逺人朕每憫

念給其醫藥酒米賜以終年以太興二年歲在

巳卯正月十日葬於義興舊原南瞻荆岳崇峻

極之巍峩北睇蚊川濬清流之澄澈娶同郡盛

氏有四子靖玘札碩並皆志性純孝過禮䘮親

墳前之樹染淚先枯庭際之禽聞悲乃下遂作

銘曰

周南著美岐山表靈葉繁漢室枝茂晉庭皎皎

夫子奇特播名㓜有異行世存風烈早馳問望

晚懷耿節頗尙豪雄昇名禁闕捨爵策勲允歸

明哲輝赫大晉封豕多故式揚廟略克清天歩

海濵旣折江淮並泝漢水作藩條章斯布俗歌

揆日人謡何暮忠貞作相追蹤絳矦將亭嘉茂

遽掩芳猷潜光陽甸返斾吳丘舊𨵿雖入鄕路

SKchar浮䥴兹幽石萬代千秋


陸士衡文集卷第十

 士衡集十卷宋慶元中甞刻華亭縣齋𡻕乆

 其書不傳予家舊有藏本呉士陸元大爲重

 刻之士衡與其弟士龍並以文章名丗人稱

 二俊張司空華甞謂之曰人患才少子患其

 多葛稚川亦稱其文猶玄圃之積玉五河之

 吐流及觀之史則云逺超枚馬髙躡王劉百

 代文宗一人而巳其賛士衡抑又至矣士衡

 之文甞載蕭氏文𨕖然特十之一二是集復

 行使學者得盡窺古人述作而效法之此誠

 斯文之幸而亦豈非學者之幸哉正徳巳卯

 夏六月太㒒少卿郡人都 穆 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