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氏南唐書/卷14

目錄 陸氏南唐書
◀上一卷 郭张林盧蒯二陈列传第十四 下一卷▶


郭張林盧蒯二陳列傳第十四

郭廷謂编辑

郭廷謂,字信臣,彭城人。 父全義,仕為濠州觀察使。 廷謂幼好學,善書札騎射,補殿前承聖旨,出為濠州中門使。 全義卒,擢莊宅使,即為州監軍。 周侵淮南,廷謂與州將黃仁謹約以死守。 籍州民不逞者,聚於僧寺,嚴兵守之,日給食,隨所能,使造守具。 故周師終不知城中虛實,久不可下。 元宗歎其忠,不發戰棹,命與林仁肇援壽州。 周世宗聞之,徙下蔡浮橋於渦口,築壘。 夾淮東西以護橋,扼濠、壽之衝。 淮漲,廷謂不備,輕舟溯流,急趨渦口,將麾兵斷笮。 週人覘知,設伏待之。 廷謂將至,揣得其情,駐軍不進。 襲敗週將武行德、週務敕於定遠,斬首數百。 行德挺身遁,卒焚浮橋,周兵死者不可計。 遂盡焚軍資,取良馬數百,進武功殿使就遷州刺史。 猶以為賞薄,又遷團練使,兼上淮水陸應援使。 及紫金山戰,唐將帥多降於週,廷謂獨還軍守濠州。 治壁壘,繕戈甲,為守備。 世宗复南征,廷謂表金陵請援,且言周師日張,願卑辭請和,以俟機會。 夜出敢死士千餘,襲破週營,焚雲梯洞屋。 週人大驚,相蹂踐死者甚眾。 然援師不至,世宗親攻城,焚戰艦數百艘,殺二千人。 進攻牛馬城,又殺數百人。 遣諜持詔諭降廷謂,廷謂度不能支,奉表於週。 言世受本國爵命,家在江南,欲遣使禀命國主。 世宗許之,為緩攻。 及廷謂使還,知金陵卒不能救,集將士於壘門,南向慟哭再拜,乃降。 世宗見廷謂,賜宴勞之曰:“兵興以來,江南敗亡相踵,惟卿能犯渦口浮橋、破定遠寨,足報國矣!濠州小城,使汝主自守,豈能固哉?”賜襲衣、金帶、良馬及器皿萬餘,拜亳州防禦使,以其弟廷讚為和州刺史。 因命帥濠州兵東攻天長,下之,遷樓櫓戰棹左右廂都監。 入朝,官至靜江軍節度、觀察留後、知梓州。 代歸,此第東都,卒年五十四。 廷謂事母孝,朝夕束帶立侍,寒暑不變。 為政亦有惠愛。 方廷謂降週時,令其錄事參軍鄱陽李延鄒草降表,延鄒責以忠義,不為具草。 廷謂愧其言,然業已降,必欲得表,以兵脅之。 延鄒投筆曰:“大丈夫終不負國,為叛臣作降表!”遂遇害。 元宗聞之,召見延鄒子,命以官。

張彥卿编辑

張彥卿,史失其鄉里世家。 保大末,周世宗南侵,彥卿為楚州防禦使。 周師銳甚,旬日間,海、泰州、靜海軍皆破。 元宗亦命焚東都官寺民廬,徙其民渡江。 世宗親禦旗鼓攻楚州,自城外皆已下。 發州民浚老鸛河,遣齊云戰艦數百。 自淮入江,勢如震霆烈焰,彥卿獨不為動。 及梯衝臨城,鑿城為窟室,實薪而焚之,城皆摧圮,遂陷。 彥卿猶列陣城內,誓死奮擊,謂之巷鬥。 日暮,轉至州廨,長短兵皆盡。 彥卿取繩床搏戰,及兵馬都監鄭昭業等千餘人皆死之,無一人生降者。 周兵死傷亦甚眾。 世宗怒,盡屠城中諸民,焚其室廬。 然得彥卿子光佑,不殺也。 元宗下詔,贈彥卿侍中。 天長縣時升為雄州,刺史建武軍使易文贇亦固守,聞楚州陷,遂降。 彥卿,馬元康書以彥能,亦莫知孰是也。

論曰:彥卿守楚州,孤壘無援,當百倍之師,身可碎,志不可窬。 雖劉仁贍殆不能竭,而史家傳裁獨略,至其名亦或不同。 於乎! 何其重不幸也。

林仁肇编辑

林仁肇,建陽人。 事閩為裨將,沈毅果敢,文身為虎,軍中謂之林虎子。 閩亡,久不見用。 會周侵淮南,元宗遣使至福建募勇士,得仁肇及陳德誠、鄭元華,皆拔為將。 仁肇率偏師援壽州,攻城南大寨有功,又破濠州水柵,推淮南屯營應援使。 時周人正陽浮橋初成,扼援師道路。 仁肇率敢死士千人,以舟實薪芻,乘風舉火焚橋。 週將張永德來爭,會風回,火不得施,我兵少卻。 永德鼓譟乘之,遂敗。 仁肇獨騎一馬為殿,永德引弓射之,屢將中,仁肇輒格去。 永德驚曰:“此壯士,不可逼也!”遂舍之而還。 及割地,元宗以為潤州節度使。 徙鄂州,又徙南都留守。 開寶中,密言於後主曰:“宋淮南諸州,戍守單弱,而連年出兵,滅蜀、平荊湖。今又取嶺表,往返數千里,師旅罷弊,此在兵家為有可乘之勢。請假臣兵數万,出壽春,渡淮,據正陽,因思舊之民以復故境。彼縱來援,吾形勢已固,必不得志。兵起之日,請以臣舉兵外叛聞。事成,國家釁其利;不成,族臣家,明陛下不預謀。”後主懼,不敢從。 時皇甫繼勳、朱全贇掌兵柄,忌仁肇雄略,謀有以中之。 會朝貢使自京師回,擿使言仁肇密通中朝,見其畫像於禁中,且已為築大第,以待其至。 後主方任繼勳等惑其言,使人持鴆往毒之。 仁肇少病風,口氣常臭,醫運肺掩不正。 及遇鴆,家人怪其不臭,俄卒。 初,仁肇尤為陳喬所知。 至時,喬歎曰:“國勢如此,而殺忠臣,吾不知所稅駕也!”然不能白其誣。 仁肇卒,逾年,後主遂見討。 又逾年,國為墟矣。

盧絳编辑

盧絳,字晉卿,宜春人。 自言唐中書舍人、歙州刺史肇之後。 初名兗,慕晉魏絳,更焉。 讀書略通大旨,喜論當世利病,然脫畧䋲檢,每以博弈角抵為事。 舉進士,不中,為吉州回運務計吏。 盜庫金,事覺,當伏危法,乃更儒服亡去。 至新淦,客於土豪陳氏,與其子弟共學。 絳好縱橫兵書,日夜讀之。 陳氏察其非士流,謂曰:“朝廷方求賢豪,吾子其可久留此乎?”因厚具裝遣行。 絳將還宜春,中途飲博,盡費其裝。 比至家,母及兄弟皆鄙誚之。 絳乃入廬山白鹿洞書院,猶亡賴,以屠販為事。 多脅取同舍生金,又持摧貨誣山中浮屠,以邀賄謝,人皆患苦之。 與諸葛濤、蒯鰲,號廬山三害。 朱弼為國子助教,將捕治其罪,复亡去。 往來金陵、丹陽間,遇大寒,平地躍起,折簷角為薪以自濟。 守倉吏召歸,使躍倉簷,自氣樓入倉中盜米,一夕往返數十。 久之,乃上書論事。 未報,詣樞密使陳喬,口陳所上書,詞辯縱橫。 喬悚然異之,用為本院承旨,授沿江巡檢。 募亡命習水戰,使馬雄王川軍等分將之,要吳越兵於海門,屢獲舟艦,以善戰聞。 開寶中,密說後主曰:“吳越仇讎,腹心之疾也,他日必為北兵嚮導以攻我。臣屢與之角,知其易與,不如先事不不意滅之。”後主曰:“然則大朝且見討奈何?”絳曰:“臣請詐以宣、歙叛,陛下聲言伐叛,且賂吳越乞兵。吳越之兵,勢不得不出。俟其來,拒擊之,而臣躡其後,國可覆也。滅吳越,則國威大振,北兵不敢動矣!”後主不聽。 及王師來討,以絳為凌波都虞侯、沿江都郡署,守秦淮水柵,戰屢勝。 諸將忌其能,共說後主,遣絳出援潤州。 乃授昭武軍節度留後,帥八千人陣於潤州城下,北軍不敢逼,入城拒守。 而節度使劉澄,謀因計事斬絳,以城降,絳覺之,澄乃謂絳曰:“都城危甚,萬一不守,此何為?”絳曰:“君為守不可棄城,宜赴難者絳也!”是夕,澄遣裨將出送降款。 絳帥部下馳出,欲冒圍入金陵,圍堅不可入,乃走保宣州。 金陵城陷,諸郡皆降。 絳獨不降,謀南據閩中。 過歙州,怒刺史龔慎儀不出迎,殺之而行。 太祖使絳弟襲招絳,初欲殺襲,以明不屈,已而卒降。 至京師,授冀州團練使。 遇龔慎儀兄子贊善大夫穎於朝,詬絳曰:“是殺我叔父者!”執至殿陛訴冤,詔屬吏。 樞密使曹彬言其才略可用,願宥其死,使自效。 太祖曰:“是貌類侯霸榮,何可留也!”斬於西市。 絳臨刑大呼曰:“陛下不記以鐵券誓書招臣乎!”霸榮河東將,嘗來降,已而復叛歸,弒其主劉繼恩者,故太祖深惡之。

蒯鰲编辑

蒯鰲,宣城人,善屬文。 南唐承唐末文體織麗之弊,士率不能自振。 鰲獨不事華藻,以理趣為本,有承平餘風。 然居鄉飲博無行,不為人士所容,乃去。 入廬山國學,亡賴尤甚。 晚乃勵風操、尚信義,一言之出,必復而後已。 嘗蓄龍尾硯,友人欲之而不言,鰲亦心許之,未及予也。 一日友人不告而歸,鰲悔恨,徒步數百里追之,授硯而還。 猶以素行為有司所擯,終國亡不仕。 久之,遊京師,擢進士第,仕至殿中丞。 樊若水欲薦於朝,鰲恥之。 亟致仕,歸隱廬山,數年卒。

陳喬编辑

陳喬,字子喬,廬陵玉笥人。 父浚,事吳為翰林學士。 烈祖時,以兵部尚書卒。 喬幼敏悟,文辭清麗,事親以孝。 聞浚死,撫卹族黨,均財給之,親疏無間。 起家為太常寺奉禮郎,歷屯田員外郎、中書舍人。 淮南兵興,元宗憂蹙,不知所為。 陳覺、李征古請以宋齊丘攝政,元宗怒。 度群臣必持不可,乃促召喬草詔,如覺、徵古言。 喬請對,未報,排宮門入,頓首曰:“陛下既署此,則百官請朝,皆歸齊丘,尺地一民,非陛下有。陛下縱脫履萬乘,獨不念先帝中興大業之艱難乎?讓皇幽囚丹陽宮,陛下所親見也。他日垂涕求為田舍翁不可得矣!”元宗笑而止。 引喬入見後及諸子曰:“此忠臣也,他日國家急難,汝母子可託之,我死無恨矣!”及齊丘黨與皆斥,喬與齊丘尤親厚,獨得不坐。 遷都豫章,以喬輔太子留金陵。 後主嗣位,歷吏部侍郎、翰林學士承旨、樞密副使。 遂以門下侍郎兼樞密使,貶制度改右內史侍郎,兼光政院使輔政。 喬風度淹雅,小心守法度,然短於才略。 吏胥多交通權幸,侮文法,不能察也。 太祖遣使召後主入朝,後主欲往,以喬為介,喬曰:“往必見留,如社稷何?”後主懼見討,喬曰:“陛下不得已,當以臣為解!”及兵圍金陵,太祖又遣進奉使江國公從鎰論指,欲後主自歸,且命曹彬緩攻以俟之,而喬堅持不可。 劉澄以潤州降,後主方惶惑,欲置其家​​不問。 喬憤切曰:“人臣受重寄,一旦開門迎敵,此豈可容?”悉取其父母妻子斬之。 於是人皆知喬必死國事矣。 及城將陷,後主自為降款,命喬與清源郡公仲寓詣曹彬。 喬持款歸府,投承霤中,復入見云:“自古無不亡之國,降亦無由得全,徒取辱耳!請背城一戰而死!”後主握喬手涕泣,不能從。 喬曰:“如此則不如誅臣,歸臣以拒命之罪!”後主又不從,乃掣手而去。 至政事堂,召二親吏,解所服金帶與之曰:“善藏吾骨。”遂自縊。 二吏徹榻瘞之。 金陵平,家人謀改葬,求屍不獲。 或見一丈夫衣黃半臂,舉手​​障面,及發瘞,如所見雲。

陳起编辑

陳起,蘄州人。 性剛硬,尤惡妖異。 昪元中,以進士起家為黃梅令。 時縣境獨木村有妖人諸佑,挾左道。 自言數世不食肉能使富者貧、貧者富,俚民稍從之。 初有徒數十人,積數年,從者至數百,男女無別,號曰忍辱。 夜行盡伏,取資於盜。 相與倡言佑有神術,能升虛空,入水火,州縣亦憚之不敢問。 起到官,邑人舉賀,佑獨延蹇不至。 起乃按戶籍,取佑為裡正,不服,嫚言曰:“吾且斷令頭!”起告巡檢使州鄴,出兵捕佑等,獲之,不能神,皆就執縛。 搜其家,得乘興服器,遂斬之。 鄴欲宥其婦女童稚,起曰:“此皆瀆亂人倫,不可使有遺育!”並斬之。 由是知名,官至監察御史,卒。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