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目錄 陸氏南唐書
←上一卷 后妃諸王列傳第十六 下一卷→


后妃諸王列傳第十六

烈祖元敬皇后,宋氏,小名福金。父韞,江夏人。後幼流離亂兵中,昪州刺史王戎得後。烈祖取戎女,後為滕,得幸,生元宗。王氏早卒,義祖命烈祖以為繼室,封廣平郡君、晉國君。治內有法,不妄言笑。義祖殂於金陵,烈祖在東都,將奔喪,后密以大計諫止焉。烈祖為齊王,封正妃。及受禪,立為后。從容裨贊,多所弘益。烈祖嘗曰:「吾思有未達,後已悟矣!」昪元末,烈祖服金石藥,多暴怒,賴后以免譴者甚眾。及殂,中書侍郎孫忌,懼魏岑、馮延巳、延魯,以東宮舊僚用事,欲稱遺詔奉后臨朝聽政。后不許曰:「此武后故事,吾豈為之?」元宗即位,尊后為皇太后。保大三年十月卒,附葬永陵。

烈祖后宮种氏,名時光,性警惠。年十六,入宮。列樂部中,俄得幸,生景逷。烈祖以受禪後所得子,甚愛之,种氏寵日盛。烈祖性嚴整,嘗大怒,聲如乳虎,殿門環為震動,左右皆喪魂魄。种氏左手持食,右手進匕,從容如平時。烈祖怒亦頓解。他日,烈祖幸齊王宮,遇王親理樂器,大怒,數日未解。种氏負寵,輒乘間言景逷才過齊王,烈祖正色曰:「子有過,父教之,常禮也,若何敢爾!」叱下殿,去簪珥,幽於別宮。數月,命度為尼。景逷愛亦弛,終烈祖世,獨不加封爵。元宗即位,始封景逷保寧王。許种氏就養於景逷宮中,封王太妃。宋后挾舊怨,屢欲加害,元宗力解之,乃止。

元宗光穆皇后鍾氏。父太章,事吳為義祖裨將。義祖謀誅張灝,令嚴可求喻太章,伏死士二十輩,斬灝於府,太章許諾。義祖疑其怯,夜半往止之曰:「僕母老,懼事不成,欲徐圖之,如何?」太章勃然曰:「言已出口,豈有可已之理!」明日,誅灝,后頗恃功頡頏。烈祖疑其難制,義祖曰:「昔者吾赤族之禍,間不容髮,使無太章,豈有今日富貴耶?奈何以薄物細故疑之!」乃命以太章次女妻配元宗,即后也。昪元中,封齊王妃。元宗即位,立為皇后。後主即位,為太后,以父名該稱聖尊后。后寢疾,後主朝夕侍側,衣不解帶,藥必親嚐乃進。乾德三年十月卒,是日兩沙於金陵。後主毀瘠骨立,杖而後能起,哀動左右,葬順陵。

後主昭惠國后周氏,小名娥皇。司徒宗之女,十九歲來歸。通書史,善歌舞,尤工琵琶。嘗為壽元宗前,元宗歎其工,以燒槽琵琶賜之。至於採戲奕棋,靡不妙絕。後主嗣位,立為后,寵嬖專房。創為高髻纖裳及首翹鬢朶之妝,人皆效之。嘗雪夜酣燕,舉杯請後主起舞,後主曰:「汝能創為新聲則可矣。」後即命箋綴譜,喉無滯音,筆無停思,俄頃譜成,所謂〈邀醉舞破〉也。又有〈恨來遲破〉,亦后所製。故唐盛時〈霓裳羽衣〉,最為大曲,亂離之後,絕不復傳。后得殘譜以琵琶奏之,於是開元天寶之遺音复傳於世。內史舍人徐鉉聞之於國工曹生,鉉亦知音,問曰:「法曲終則緩,此聲乃反急,何也?」曹生曰:「舊譜實緩,宮中有人易之,非吉徵也。」後主以後好音律,因亦躭嗜,廢政事。監察御史張憲切諫,賜帛三十疋,以旌敢言,然不為輟也。未幾,後臥疾,已革,猶不亂。親取元宗所賜燒槽琵琶,及平時約臂玉環,為後主別。乃沐浴妝澤,自內含玉,卒於瑤光殿,年二十九。葬懿陵。後主哀甚,自製誅刻之石,與后所愛金屑檀槽琵琶同葬。又作書燔之與訣,自稱鰥夫煜,其辭數千言,皆極酸楚。或謂后寢疾,小周后已入宮中,后偶褰幔見之,驚曰:「汝何日來?」小周后尚幼,未知嫌疑,對曰:「既數日矣。」后恚怒,至死面不外向。故後主過哀,以揜其跡云。

後主國后周氏,昭惠后妹也。昭惠卒,未幾,後主居聖尊后喪,故中宮久虛。開寶元年,始議立后為繼室。命太常博士陳致雍,考古今沿革,草具婚禮。又命學士徐鉉、史官潘佑參定。文安郡公徐遊評其異同,遊多是佑議,遂施用之。踰月,遊病疽,鉉懟其不主已議,戲語人曰:「周孔亦能為厲乎?」后少以戚里,間入宮掖,聖尊后甚愛之,故立焉,被寵過於昭惠。時後主於群花間作亭,雕鏤華麗,而極迫小,僅容二人,每與后酣飲其中。國亡,從後主北遷,封鄭國夫人。太平興國二年,後主殂,后悲哀不自勝,亦卒。

從鎰,元宗第八子。初封舒國公,改封蔣。太祖親征揚州李重進,遣從鎰朝行在。進封鄧王,出鎮宜州。後主宴餞綺霞閣,與近臣俱賦詩,而後主自為序。及貶制度,降江國公。太祖以不朝來討,後主遣從鎰貢帛二十萬匹、白金二十萬斤。大兵悉已南渡,從鎰留京師,館懷信驛。捷奏至,百僚稱賀。閣門趣隨班入,邸吏亦謂當有貢獻,其介潘慎修以為國被封,瀕亡,而使者旅賀,非禮,伹奉方物以待罪。太祖嘉其禮,為易供帳,加賜牲餼上樽。命知制誥李穆送從鎰歸國諭指,令後主亟自歸。仍命曹彬等驅攻以俟之,而後主卒不行,以至城陷。從鎰從後主北歸,改名從浦,卒。

從謙,元宗第九子。數歲,為弈棋詩,有思致,後主賞嘆之。歷封鄂國公、宜春王,進封吉王。及貶制度,降鄂國公。歸朝,為右神武大將軍。淳化五年九月,以本官出為安遠行軍司馬。後不知其所終。

從慶,失其官封。

從信,逸其行實。

後主二子,仲寓、仲宣,皆昭惠周后所生。

仲寓,字叔章。初封清源郡公,國亡北遷,宋授右千牛衛大將軍。居後主喪,哀毀踰制。太宗臨朝,遣使勞問。終喪,賜積珍坊第一區。久之,自言族大家貧,求治郡,拜郢州刺史。在郡以寬簡為治,吏民安之。淳化五年八月,卒,年三十七。子正言好學,早卒。於是後主之後遂絕。初,江南聞後主凶問,父老皆巷哭。及是,其嗣續殄絕,遺民猶為之興悼云。

仲宣,小字瑞保。與仲寓同日受封,仲宣封宣城公。三歲,誦《孝經》不遺一字。宮中燕侍合禮,如在朝廷,昭惠后尤愛之。宋乾德二年,仲宣才四歲。一日戲佛像前,有大琉璃燈為貓觸墮地,劃然作聲,仲宣因驚癎得疾,竟卒。追封岐王,諡懷獻。時昭惠已疾甚,聞仲宣夭,悲哀更遽,數日而絕。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