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氏南唐書 (四部叢刊本)/紀卷二

紀卷一 陸氏南唐書 紀卷二
宋 陸遊 撰 元 戚光 撰音釋 張元濟 撰校勘記景明錢叔寶手鈔本
紀卷三

南唐書本紀苐二

元宗眀道崇德文宣孝皇帝名璟字伯玉烈祖長子毋

曰宋皇后初名景通風度髙秀㓜工属文起家駕部郎

中累進諸衞大将軍烈祖為齊王立為王太子固讓昇

元初烈祖受禅封吴王徙齊王四年八月立為皇太子

復固譲曰前卋以嫡庻不眀故早建元良示之分定如

臣兄弟友𢜤尚何待此烈祖為其下詔稱其守廉退之風

帥忠貞之節有子如此予𣸪何憂赦SKcharSKchar以下臣民奉

牋齊王如太子禮七年二月烈祖病疽秘之人皆莫知

庚午疾亟太醫吴廷紹宻遣人告帝帝馳入宫侍疾扵

東閤是夕烈祖崩祕不𤼵喪而下詔命帝監國大赦頒

賚有差丙子始宣遺詔

保大元年春三月己𫑗朔烈祖殂已旬日帝猶未嗣位

方泣譲諸弟奉化節度使周宗手取衮冕衣帝曰大行

付陛下神器之重豈得固守小節是日即皇帝位大赦

改元不待逾年⿺辶䖏改元識者非之百官進位二等将士

皆有賜蠲民逋負租稅賜鰥寡孫獨粟帛尊皇后為皇

太后立妃鍾氏為皇后以鎮南軍節度使宋齊丘為太

保兼中書令奉化軍節度使周宗為侍中徙封夀王景

遂為燕王宣城王景逹為鄂王閩使來弔𥙊升濠州為

定遠軍秋七月徙燕王景遂為齊王鄂王景逹為燕王

仍以景遂為諸道兵馬元帥居東宫景逹為副元帥詔

中外以兄弟傅國之意八月乙𫑗立弟景逷為保寜王

冬十月庚戌有星孛于東方嶺南妖賊張遇賢犯虔州

詔遣洪州營屯都虞𠉀嚴㤙帥師討之以通事舎人𫟪

監其軍其後擒遇賢及其黨黄伯雄曺景全斬扵金

𨹧市十二月以太保中書令宋齊丘為鎮海軍節度使

保大二年春正月侍中周宗罷為鎮南軍節度使左僕

射兼門下侍郎平章事張居詠罷為鎮海軍節度使辛

巳詔齊王景遂總庻政惟樞宻副使魏岑查文徽得奏

事餘非召對不得見初烈祖尤𢜤景遂帝奉先志欲傳

以位故有是詔宋齊丘蕭儼皆上書切諌未見聴侍衞

都虞候賈崇叩閤請見曰臣事先帝三十年孜孜詢察

下情猶患壅隔陛下始即位所委何人而頓與臣下踈

絶如此因嗚𠰸流涕帝感悟命坐賜食遂収所下詔夏

五月閩将朱文進弑其居曦自稱閩王遣使來告帝囚

其使将討之議者謂閩亂由王延政當先討乃釋閩使

遣還秋九月庚午朔日有食之冬十二月樞宻副使查

文徽請討王延政詔以文徽為江西安撫使徃覘建州

文徽固請乃以𫟪鎬為行營招討共攻延政敗績于盖

保大三年春二月以何敬洙爲福建道行營招討祖全

恩爲應援使姚鳳爲諸軍都監㑹查文徽進討秋七月

星見而風雨八月甲子朔日有食之克建州執王延政

㱕于金陵拜羽林大将軍升建州爲永安軍冬十月皇

太后宋氏殂是歲𦫵建州延平津爲劒州以建州之劒

浦汀州之沙縣隷焉

保大四年春正月以青陽公宋齊丘爲太傅兼中書令

昭武軍節度使李建勲爲右僕射兼門下侍𭅺及中書

侍郎馮延已皆平章事夏五月以樞宻使陳覺爲福建

宣諭使使諭李弘義入朝不克覺擅𤼵汀建撫信州兵

趨福州帝遂命王崇文魏岑馮延魯㑹攻福州秋九月

准南蟲食稼除民田稅冬十月庚辰圍福州改漳州為

南州

保大五年春正月立齊王景遂為皇太弟徙燕王景逹

為齊王拜諸道兵馬元帥徙南昌王弘兾為燕王副元

帥晉宻州刺史皇甫暉棣州刺史王達來㱕契丹耶律

徳光以滅晉來吿捷且請㑹⿱眀皿于境上帝不從遣工部

郎中張易聘之請命使者如長安修奉諸陵契丹亦不

從三月己亥吴越救福州兵自海道至我師與之𢧐敗

績諸營皆潰夏四月壬申詔即軍中斬陳覺馮延魯餘

将帥皆赦不問已而復詔械覺延魯還都既至貸SKchar

流蘄州延鲁流舒州五月帝聞契丹棄中原遁㱕詔曰

乃眷中原我之故地以李金全為北面行營招討使六

月聞漢入汴兵遂不出而金全猶不罷秋閏七月丁丑

夜有彗出東方近濁其尾迹近側掃少微及長垣至八

月壬辰乃沒八月太傅兼中書令宋齊丘罷為鎮南軍

節度使

保大六年夏六月庚寅朔日有食之九月漢護國軍節

度使李守貞間道表求援師以鎮海軍節度使李金全

為北面行營招討使救河中師次沂州冬十一月退保

海州

保大七年春正月淮北盗起以神衞都虞候皇甫暉将

軍張巒蕭處贇監軍散𮪍常侍張義方帥師萬人出海

泗招降納亳州蒙城鎭将咸師朗等以㱕夏六月癸酉

朔日有食之冬十月我師渡淮攻正陽敗績十二月泉

州刺史留従効兄南州刺史従願殺刺史董思安據南

州自稱利史我不能問因𦫵泉州為清源軍以従効為

節度使

保大八年春正月李金全始罷北面行營招討使二月

福州遣諜者詣建州留後查文徽吿吴越戍䘚亂殺李

弘義棄城去文徽信其言襲福州大敗被執而别将建

州刺史陳誨以𢧐棹敗福州兵執其将馬先進俘于金

陵秋七月㱕馬先進于吴越而求查文徽八月尚書郎

周濬等三人奔漢九月椘朗州節度使馬希萼表請師

詔加同平章事賜以鄂州今年租税命楚州圑練使何

敬洙帥師援之冬十月吴越㱕查文徽十一月甲子朔

日有食之十二月馬希萼攻䧟潭州弑其君馬希廣楚

将李彦温劉彦瑫各以千人來㱕

保大九年春二月椘王希萼使掌書記劉光翰來貢方

物三月壬戌朔以右僕射孫晟客省使姚鳳為楚王䇿

禮使又以洪州營屯都虞候𫟪鎬為湖南安撫使便冝

進討淮南饑夏五月𨐌未有星大如五𦫵器自西南流

墜西北光燭地聲如雷六月楚靜江軍指揮使王達執

朗州節度使馬光恵㱕于金𨹧推辰州刺史劉言為朗

州留後來請命秋九月楚将徐威等廢其君希萼𫟪

出萍鄊以討楚亂冬十月壬寅武安留後馬希崇請降

鎬入潭州癸丑武昌節度使劉仁瞻帥舟師取岳州湖

南遂平南漢來攻郴州䧟之周兖州節度使慕容彦超

來乞援師従

保大十年春正月陞洪州髙安縣為筠州以清江萬載

上髙三縣𨽻焉援兖州之師敗績于沐陽周人執我指

揮使燕敬權二月周人㱕敬𫞐使來言曰吾賊臣背畔

國助之豈長計㢤且使潁州郭瓊遺我夀州劉彦貞

書其詞曰大周潁州團練使郭瓊致書于淮南夀州節

度使麾下自古有國皆惡叛臣貴邦何為常事招誘吴

中多士無乃淺圗帝頗愧其言以翰林學士江文蔚知

禮部貢舉放進士王克貞等三人及苐旋𣸪停貢舉三

月以太弟太保馮延已為左僕射前鎮海節度使徐景

運為中書侍郎及右㒒射孫忌並同平章事帝以南漢

乗楚亂據桂冝等州将取之以知全州張巒兼桂州招

討使夏四月丙戌朔日有食之命統軍侯訓帥五千人

㑹張巒攻桂州敗績于城下訓SKchar之巒収餘衆保全州

周興順指揮使白進福以族來㱕秋九月召朗州劉言

入朝冬十月劉言将王逵周行逢攻潭州壬辰㧞益陽

寨戍将李建期SKchar之丙申潭州節度使邉鎬棄城遁率

丑劉言将蒲公益攻岳州刺史宋徳𫞐監軍任鎬棄城

遁十一月劉言盡據故楚地詔流邉鎬于饒州斬宋徳

𫞐任鎬于太社斬禆将申洪泰尹建于都門外平章事

馮延巳孫忌皆罷延巳左僕射忌右僕射十二月雩都

令趙暹奔周洪州大都SKchar楚王馬希萼來朝留不遣是

歲大旱

保大十一年春三月以左僕射馮延已同平章事金陵

火逾月㷊官寺民廬數千間復設貢舉夏六月不雨井

泉竭涸淮流可SKchar旱蝗民饑流入周境冬十月築楚州

白水塘以溉屯田遂詔州縣陂塘堙廢者皆修復之于

是力役暴興楚州常州為甚帝使親吏車延䂓董其役

𤼵洪饒吉筠州民牛以徃吏縁為姦奪民田為屯田江

淮騷然百姓以數丈竹去節㷊香扵中仰天訴𡨚者不

可勝數知制誥徐鉉因奏事白之帝曰吾國兵數十萬

安肯不食捍𫟪事有大利則舉國排之柰何鉉又力陳

其𡚁帝乃遣鉉行視利害鉉至楚州悉取𠩄奪田還民

詰責車延規欲㮄之百姓感恱而帝左右交譛以為擅

作威福帝大怒趣㱕将沉之江中既至怒少解流舒州

而白水塘等役亦賴以止

保大十二年春正月有大星霣于西北聲如雷二月命

吏部侍郎朱鞏知禮部貢舉自十一年六月至于今年

三月大饑疫命州縣鬻粥食餓者秋七月契丹使其舅

來聘夜宴清風驛盗斬契丹使亡去捕之不得SKchar以爲

周人也自是契丹遂不至

保大十三年春二月以中書侍郎知尚書省嚴續為門

下侍郎平章事夏六月周攻秦鳳蜀使間使來吿難周

下詔罪状我遣将李穀王彦超韓令坤等侵我淮南攻

自夀州帝乃以神武統軍劉彦貞為北面行營都部署

帥師三萬赴夀州奉化節度使同平章事皇甫暉為北

面行營應援使常州團練使姚鳳為應援都監帥師三

萬屯㝎逺縣召鎮南節度使宋齊丘入朝謀難冬十二

月以安㝎郡公従嘉爲沿江廵撫使是歳天裂東北其

長二十丈

保大十四年春正月壬寅周帝親征劉彦貞與周師𢧐

于正陽敗績彦貞𢧐SKchar二月周師兼道襲清流關皇甫

暉敗保滁州周師破城俘暉及姚鳳以㱕壬戌有星孛

于参芒東南指帝遣泗州牙将王承朗奉書至徐州求

成于周稱唐皇帝奉書于大周皇帝願以兄事歳獻方

物太弟景遂亦移書周将帥皆不報己𫑗遣翰林學士

鍾謨文理院學士李德眀使周奉表至下蔡行在貢金

器千两銀器五千两錦綺紋帛二千匹及御衣犀帶茶

藥又奉牛五百頭酒二千石犒軍請罷兵乙酉周師䧟

東都執副留守馮延魯丁亥左神衞使徐象等十八人

自夀州奔周天長制置使耿謙以城降于周遣園苑使

尹廷範護遷譲皇之族于潤州廷範殺其男子六十人

誅廷範以謝國人周師䧟泰州刺史方訥棄城遁帝遣

間使求援于契丹至淮北爲周人所執吴越侵常州宣

州靜海制置使姚彦洪奔吴越三月遣司空孫晟及禮

部尚書王崇質使周削去帝號奉表請為外臣猶不許

光州兵馬都監張延翰以城降于周刺史張紹遯還丁

酉周師䧟舒州刺史周弘祚赴水SKchar蘄州将李福殺知

州王承雋降于周戊戌天成軍使蔡暉自夀州奔周周

師䧟和州詔斬李徳眀于都市坐奉使請割地也吴越

陷常州之郛執團練使趙仁澤燕王弘兾遣龍武都虞

𠋫柴克宏救常州壬子大敗吴越兵于常州斬𫉬萬計

俘其将數十至潤州弘兾悉斬之壬戌夀州軍校陳延

貞等十三人奔周是月命諸道兵馬元帥齊王景逹拒

周夏四月𣸪泰州五月周帝北還秋七月復東都舒蘄

光和滁州惟夀州之圍愈急冬十月周人害我行人周

晟従者二百人皆以SKchar獨貸鍾謨以為耀州司馬是歳

詔者淮南屯田之害民者

保大十五年春二月乙亥周帝親征齊王景逹自濠州

𫟪鎬許文稹朱元帥兵數萬援夀州景逹用監軍使

陳覺言謀奪朱元兵以楊守忠代之元遂舉寨降周禆

将時厚卿獨不従見殺壬辰周師盡破我諸寨執𫟪

許文稹楊守忠餘衆悉潰景逹亦遁㱕金𨹧是役也所

䘮四萬人三月誅朱元妻子丁未夀州劉仁瞻病革副

使孫羽等代仁贍署表降于周辛亥晝晦雨沙如霧夏

四月周帝北還冬十一月周帝𣸪親征十二月濠州刺

史郭廷謂泗州刺史范𠕂遇皆舉城降帝知東都必不

守遣使㷊其官私廬舎徙其民于江南周師入揚州丁

丑周師攻䧟泰州都城大火一日數𤼵

交泰元年春正月改元中興丙戌周師陷海州壬辰周

師陷靜海軍丁未陷楚州防禦使張彦卿兵馬都監

昭業SKchar之周師屠城㷊廬舎殆盡周師次雄州刺史易

文贇舉城降州天長縣也三月大赦改元交泰以皇太

弟景遂為天䇿上将軍晋王立燕王弘兾為皇太子参

治朝政丁亥周帝次揚州辛𫑗遂至迎鑾鎮壬辰耀兵

江口帝懼周師南渡遣樞宻使陳覺奉表貢方物請傳

位太子弘兾以國為附庸周帝始采唐報囘紇可汗故

事答帝璽書稱皇帝𦤺書敬問江南國主帝遣閤門承

旨劉承遇上表稱唐國主盡獻江北郡縣之未陷者鄂

州漢陽SKchar川二縣在江北亦獻焉歳輪土貢數十萬而

乞海𨹧鹽監南属不許後歳給贍軍鹽三十萬石庚子

周帝賜書許帝奉正朔罷兵而不許傳位太子甲辰遣

平章事馮延巳等使周犒軍及買宴夏五月下令去帝

號稱國主去交泰年號稱顯德五年置進奏邸于汴都

凡帝者儀制皆従貶損改名景以避周信祖諱告于太

廟告廟之日金𨹧大霧通夕不解左僕射平章事馮延

已罷為太子太傅門下侍郎平章事嚴續罷為太子少

傅己酉周帝遣太府卿馮延魯衞尉少卿鍾謨賜國

御衣金玉帶錦帛羊馬及犒軍帛十万凡士䘚俘于周

者皆遣還凡五千七百五十人冬十月甲午周帝㱕我

臣馮延鲁許文稹𫟪鎬周廷構(“冉”換為“冄”)國主皆不𣸪用十二月

己亥暴宋齊丘陳覺李徴古罪放齊丘㱕九華山覺安

置饒州徴古削官爵覺徴古㝷皆賜自盡齊丘眀年正

月亦幽SKchar

顯徳六年秋七月鑄大錢文曰永通泉貨一當十與舊

錢並行又鑄唐國通寳錢二當開通錢之一九月丙午

太子弘兾䘚冬十一月建洪州為南都南昌府

建隆元年春正月遣使莅誅鍾謨于饒州誅張巒于宣

大宋太祖皇帝受周禅放江南降将三十四人來㱕二

月始鑄鐵錢三月遣使朝賀于京師秋七月遣禮部郎

中龔慎儀朝于京師貢乘輿服御自是歳貢尤數歳費

以萬計冬十月宋揚州節度使季重進叛來求援不許

十一月丁未 太祖平李重進國主遣右僕射嚴續犒

蔣國公従鎰户部侍郎馮延魯朝貢

建隆二年春二月國主遷于南都立吴王従嘉為王子

留金𨹧監國國主舟行旌麾仗衞六軍百司凡千餘里

不絶所過勞問髙年疾苦大宴于當塗至宋家洑暴風

國主舟幾至北岸翌日従官皆乘輕舟奔問三月國

主至南都太祖以國主遷都遣通事舎人王守貞來

勞問南都廹隘群下皆思㱕國主亦悔遷北望金𨹧鬰

鬱不樂澄心堂承旨秦承𥙿常引屏風障之復議柬遷

未及行國主寝疾不𣸪進膳惟啜蔗漿嗅藕華六月己

未疾革親書遺令留葬西山累土數尺為墳且曰違吾

言非忠臣孝子夕有大星霣于南都庚申殂于長春殿

年四十六後主不忍従遺令迎䘮還秋八月至金𨹧丁

未殯于宫中萬夀殿告哀于京師且請追𣸪帝號 太

祖許之

三年正月戊寅葬順陵元宗多才藝好讀書便騎善射

在位㡬二十年慈仁恭儉禮賢睦族𢜤民字孤𥙿然有

人君之度少喜棲𨼆築館于廬山瀑布前盖将終焉迫

扵紹襲而止然自以唐室苗裔訹扵斥大境土之說

福州湖南再䘮師知攻取之難始議弭兵務農SKchar曰願

陛下十數年勿𣸪用兵元宗曰兵可終身不用何十數

年之有㑹周師大舉𭔃任多非其人折北不支至于蹙

國降號憂悔而殂悲夫

論曰元宗舉閩楚之師境内虗耗及𢍆丹滅晋中原有

隙可乘而南唐兵力國用既已弗支𤍨視而不能出丗

以為恨予謂不然唐有江淮比同時割據諸國地大力

強人材衆多且據長江之險𨼆然大邦也若用得其人

乗閩楚昏亂一舉而平之然後東取吴越南下五嶺成

南北之𫝑中原雖欲睥睨豈易動㢤不幸諸将失律貪

功輕舉大事弗成國勢遂弱非始謀之失所以行之者

非也且陳覺馮延鲁輩用師閩椘猶䘮敗若此若北鄊

而爭天下與秦晉趙魏之師𢧐于中原角一旦勝負其

禍可勝言㢤予故具論其實如此後之覽者得以考𮗚




南唐書本紀卷苐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