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唐兩朝志傳/030

目錄 隋唐兩朝志傳
◀上一回 第三十回 楊義臣遺書睡榻 下一回▶


  次日,黑闥使副將高雅賢傳令,列開西角一路,兩邊刀槍劍戟擺列成行,四下使人告士卒曰:「今聊城已破,化及被擒,汝等家屬皆在關中,或欲回見父母妻子,或願投降夏國,以立功名,悉去兵器,皆從西門而出。若願隨逆賊死於此者,聽其自便。」圍陣中一呼,但〔見〕士卒拋戈棄甲,皆望西門而走。

  高雅賢坐於圍外,逐名放出。其西回關中者,另下一營,待奏過夏主,令人馬護送。願投夏國者,另下一營,錄其名職,奏聞擢用。比及黃昏左側,圍中士卒離散殆盡。

  智及見了,仰天哭曰:「此實天亡我也!」昏絕於地。眾軍擁進,將智及捆縛,遂用檻車陷了。黑闥正在催兵前進聊城,忽人來報:聊城已破,化及丞基俱已被擒。黑闥大喜,於是即令排下慶賀筵席,邀請義臣、凌敬、高雅賢數人共飲。酒行數巡,黑闥告眾曰:「今日天賜成功,幸滅化及,明日同諸公引著大兵進入聊城,以見夏主。」當下眾將辭歸軍幕。比及次早,天色微明,只見小校來報:昨夜不見了楊太僕並其家伴。黑闥慌問其故,小校曰:「別無所遺,獨見睡榻上遺書一封,奉友人凌祭酒、劉元帥一同申意。」敬將拆開視之,單寫七言絕句二首:自古高官必險危,武昌門外柳花飛。

    韓候苦戀淮陰職,狗死弓藏悔已遲。

  又:掛冠玄武便休體,一別王侯竟莫求。

    獨泛扁舟無限景,波濤西接洞庭秋。

  凌敬看了其詩,稱羨不已。黑闥便欲引兵追之,凌敬急止之,曰:「不可,滅賊便去,夏主已曾許之。」黑闥曰:「不辭而去,終是缺禮。」敬曰:「義臣如此,真忠義人也。借夏之兵,以復君仇,今逆賊已擒,其志足矣。不聞先哲有言:『功成者退?』不必追之。」黑闥聽言,遂拔寨,齊起兵至聊城。

  凌敬二人進見建德,奏言夜中走了楊義臣,建德大驚曰:「義臣果去,失朕之股肱矣!朕旨許言:『若擒了逆賊,放汝歸田。』今日賊已就擒,星夜逃去。朕欲成此人之名,不必追趕。」

  建德駕入聊城,請皇后蕭氏御於正殿。建德行臣禮,朝見謝罪。立煬帝、少主兩位神主在於行宮,親率百官,皆具素服,俯伏發哀。然後聚集隋之舊臣,跪於兩旁。建德叫群刀斧手押過一千人過來,綁至化及、智及、丞基、丞趾,其黨楊士覽,跪列神主面前。閃過祭酒凌敬,厲聲叱化及曰:「逆賊匹夫,汝祖乃匈奴皂隸,豈是中國之民?世受隋恩,諂事煬帝,弒父殺兄,實汝父為之畫策。然後官封許公,汝等各授官職寵用,其餘百官皆不能及。煬帝無道,苦〔害〕生靈,汝之兄弟為帝寵臣,不能死諫,匡救其惡;行弒其君,禍延其子,牧其君后,淫亂宮闈,竊奪天位,暴虐下人。今日天人共怒,假手於我夏主,將汝父殺戮於市,以謝天帝,汝有何言?」

  化及低首無語,建德即命武士綁化及於柱上,以刀剮之,梟下首級,用木匣盛之,遣將高雅賢將首級傳送江都。此時隋義成公主在突厥,遣使來迎蕭后,故建德遣高雅賢率領騎兵一千護送蕭后與南陽公主,並化及首級同至江都。建德教推過楊士覽、朱海來,建德問曰:「你有何言?」士覽等終不答。建德怒,教推斬之。押過鄭善果來,即令放之還鄉,其餘賊黨,盡皆斬訖報來。

  建德即日遣使奉表稱臣,報聞於東都。隋皇泰大喜曰:「化及已戮,二帝之仇得報,朕無憂矣。今又有此人肯如此赤心輔國,何隋祚之不立乎?」遂封建德為夏主。建德受詔,收其傳國玉璽,諡煬帝為閔帝,封煬帝之孫楊政道為勛國公,封裴矩為左僕射,崔君肅為治中,何稷、柳調為左右丞,虞世南、歐陽詢為太常卿,其餘官員,隨才授職。其隋朝府庫金銀、寶貝、綵帛、綾錦、宮娥、采女悉以分為四分,遣人送至唐營淮安王處,及魏公李密、世績二處,以報同謀滅賊之功。建德所得,盡皆給散軍士,諭功升賞。麗泉詩云:

    化及無知擅大權,荒淫宮苑罪無邊。

    兩朝帝主遭奸弒,四海生靈盡倒懸。

    力斬同僚憑士覽,謀誅逆賊是高賢。

    世間造惡終須報,上有無窮不老天。

  當日大事既定,建德下令班師。

  卻說李密攻滅化及,與建德分得金帛寶物極多,報入洛陽。

  王世充聽知此事,心甚不忿,又聞李密還兵金墉,勁兵良馬多死,世充即欲引兵擊之。衛士張永通曰:「今密勢大,未可與爭舉。吾聞唐王累有東征之意,知我兵出,彼必領兵乘虛而來,何計可敵;進則密拒於前,退則唐襲於後,那時進退兩難,不如令人結好李密,以立根本,休養士馬,多積糧草,以成其鼎足之勢。況是累與之戰,互有勝負,何必便欲擊耶?」世充乃止。

  正值人報唐遣使者楊通、張千資書前來招諭世充,世充接書,拆開讀之,書曰:竊謂,王綱失道,群雄卓立,龍爭虎鬥,終歸於真主,此蓋天命去就之理也。自古帝王建國受命,而王者莫非在乎中土。

  河圖洛書,又法則之,以興洪業,莫不由此,亦未有顛覆者也。

  隴據隗囂,倚仗而亡,蜀據子陽,恃寵而背,前世覆車之敝,可不鑒哉?

  今朕受命於天,坐鎮長安,東蕩西除,四夷賓伏。汝王世充固常恪守臣職,義存大禮,遜辭謙讓,早赴長安。執贄以禮,皆前哲歸命之典,朝賀稱臣,仍舊封高官之職,惟詔奉行。

  世充讀罷大怒,扯碎其書,即拔出佩劍,欲斬來使。楊通高聲叫曰:「兩國搆怨,何斬來使?不乾小人之事。」世充罵曰:「匹夫逆賊,彼此一體。皆是隋臣,吾亦欲入長安久矣。顧以幼主尚在之故,未曾舉事。汝有何德,以居大位,敢以書來招我?偏汝入長安受得代王禪位,以做天子,我在東都奉立皇泰,做不得天子邪?」手持寶劍,遂斬楊通於階下,復又挺劍來斬張千,眾將曰:「不可,斬其一使,實為矯抗,豈可再乎!不若且將張千割去其耳,放其歸國,令備細奏聞,看李淵喜怒如何。」世充遂按劍不斬,卻將張千割去兩耳放還。世充叱曰:「留汝殘軀,以通消息。」張千抱頭鼠竄而走。麗泉詩云:

    堪笑洛陽王世充,楊通斬首說英雄。

    軍門素服何無志,千載令人笑語中。

  總評:商紂既亡,子孫皆臣服於周,惟妹土頑民,乃有哀號呼天,欲紀其緒者,未聞殷之賢臣為紂斬衰躄踴,敬事妲巳者。□□煬之惡,浮於商紂,建德於是數化及弒逆□□□而殺之可也,至為昏煬發喪,拜謁蕭□□□□不當,何足以感動人心?其視漢祖之為□□□矣。

◀上一回 下一回▶
隋唐兩朝志傳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