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唐兩朝志傳/068

目錄 隋唐兩朝志傳
◀上一回 第六十八回 尉遲恭怒擊妖婦 下一回▶


  其人髻挽烏雲,眉彎新月,有沉魚落雁之容,閉月羞花之貌。眾示之,乃朱粲妻樊氏也。原來粲妻稱號白射夫人,幼習妖術,慣能禳災壓魅之法。粲曰:「汝乃一女子,有甚見識處?果有何能,與吾破敵?」樊氏曰:「妾父樊明,幼年曾於聚聖山中遇異人,傳授陰書三卷,學乃秘法,上能呼風喚雨,駕步騰空,下可役鬼驅神,避凶趨吉之法,極有靈驗。父沒之後,惟妾習學,藏之於心不忘。今夜月明,妾以紙剪成雲馬甲馬,係於兩足,作法騰空而起,能行二百里,直抵唐營,豫報秦王禍福,以天命言之,秦王必驚駭而撤兵矣。」朱粲聞知大喜,乃拍手曰:「果能此法,吾得高枕而無憂矣。可急行之,切勿遲滯。」是夜黃昏左側,將及一更,樊氏乃沐浴更衣,用白綿分佈地下,縛一雲馬於足,立在綿上,口念密咒,持劍行咒作法,含水仰面噴之,大喝一聲,果是一朵白雲托著樊氏徐徐而起。

  卻說秦王見段確去了一日,不見回報,正在寨中納悶,忽哨馬報段確被朱粲所烹,隨從數十人一時皆亡。秦王聽罷大驚,乃頓足曰:「若如此,只吾休矣。」李靖、房玄齡曰:「朱粲如此無禮,罪不容誅!請大王寬心,靖提兵前進,一鼓而擒,以報常侍之仇。」秦王曰:「段確,梁棟材也。確死,令吾失卻一臂,誓殺此賊,以消吾之恨。」玄齡曰:「段確為人驕而且傲,自取此禍也。來日早早進兵,只消一大將捉獲此賊,如探囊取物耳。」秦王曰:「此子有失,豈容來日哉!」隨即遣人往各營報知平明進兵。

  是夜,秦王坐於帳中,看時風清月朗,萬里無云。忽聽得有人空中大叫數聲:「秦王世民!」秦王聽聞,慌出營外,舉頭遙見一人似女子結束,在白雲中口口聲聲而叫,與唐營相隔不遠。秦王曰:「汝何人也?」其人曰:「吾乃九天聖女,奉上帝命,吾有片言特來告汝:然則隋室已終,天命如是,朱粲乃真命之主,難與爭鋒,汝唐實草寇之流,徒勞無益。今東都生靈多遭兵革,肝膽塗地,誠可憫也。汝可班師,星夜奔回,不可與楚相拒,妄害生靈,稍若遲緩,逆著天命,即羅大禍,而有燒眉之急。」秦王曰:「吾與朱粲無仇,特因烹吾段確,故欲問罪。今聖女所言天命有在,即按兵不進,只與世充為敵,吾亦代天行道,與民除害。世充危在旦夕,待功成日,便解甲休兵矣。」其人曰:「王世充主星正旺,在南方暫時晦昧,亦不可加兵。」言訖,拂袖而去。

  秦王急聚將問之:「果有此事,吾當退兵,以免生靈塗炭。」房玄齡曰:「此乃妖妄之人,能以幻術煽惑軍心,大王不可深信,實為禍之端也。」秦王曰:「其人言語清切,吾實憚之。果是福神,更當致敬而撤兵矣,不然恐罹禍也。」玄齡曰:「大王亦讀書之人,何不達理?吾聞昔日鄧善剪紙人紙馬誦咒作法,即能助出軍之威,後被南夷所殺。此等邪術,大王自未悟耳。」尉遲恭曰:「吾在百萬軍中衝突,如入無人之境,不足為懼,豈可憑一妖人之言輒自退兵,而畏縮如是?吾實不信之。此時不動,今夜彼必復來,吾在僻處窺其動靜,便見真偽耳。」秦王曰:「然。」

  敬德命取犬羊血來盛竹筒中,分散與眾士卒,埋伏四下,以待其來,即以污血濺之。果是聖女,其變化無窮,不能染污,如非聖女,必墜下難升。敬德吩咐眾軍士埋伏去訖,自於僻處憑高而望。是夜,果見其人駕雲復來,敬德於高處放起號炮,四下伏兵齊起,遂將竹筒望空一撒,其血濺上,只見其人從半空墜下地來,眾軍士一齊擁進,數條麻索縛作一塊兒,押至唐營。秦王曰:「汝何妖人?敢來煽惑吾軍心耶!」其人曰:「小妾朱粲之妻樊氏也,因段確奉命來營,吾夫醉而烹之,懼大王天威,以妾能會術法,故遣前來,假稱聖女,陳說天命,使大王退兵。實不敢虛妄,望大王赦妾死罪,願留軍中為質,以嚇吾夫領眾來歸大王。」秦王曰:「朱粲引兵救鄭,與吾相拒,正猶蠟人救火,自損其身,量不乾汝事,實因朱粲所使。汝今雖無韓信難,亦有屈原愁。」隨命將樊氏枷鎖下獄禁錮,待擒了朱粲,然後一同處斬。

  時秦王左右顧盼,見樊氏美貌,有留戀之意,恐眾人議論,故令禁錮之。言未絕,閃出尉遲恭曰:「大王可即斬之,留此何益?」秦王曰:「量只一婦人,成甚大事?大事在粲,不在此也。暫且留之,吾自有發落。」恭曰:「大王欲以仁政施於天下,威加於四海,而有心於此婦者,實啟禍之端也。某不忍見。」遂提鞭向前,望樊氏頭上一打,砍為粉碎,鮮血迸流,死於階下。後人有詩云:

    秦王有意留妖婦,敬德忠言必欲除。

    縱是天姿並國色,定交樊氏亦遭誅。

  秦王曰:「素知敬德忠義之士,除此妖婦,正當其理。」

  敬德曰:「吾亦知此婦實啟禍之端,故劈之耳。」秦王令敬德催兵前進,朱粲亦引兵來迎,兩軍相對,陣勢布圓。

  卻說秦王自掌中軍,秦瓊在左,敬德在右,秦王吩咐:「二人交鋒之際,吾兵倒退,汝二人分兩路而進,候楚兵征進,吾軍卻復後回,此是韓信破趙之計也。」於是唐兵皆在洛水列成陣勢,秦王出馬與楚將打話。門旗裡朱粲引數十騎牙將而出,粲問曰:「今天下已成瓜分之勢,各自其國,汝等常時出寇,甚無恥也。」秦王曰:「王世充無罪廢主,理宜問罪。今汝自來招禍,殺吾愛將,故令汝婦詐稱聖女來惑吾軍。汝婦已作無頭之鬼,不早束手就縛,敢來相拒,誓欲剿滅汝賊,敢死戰者出馬。」粲回顧諸將曰:「唐人背洛水而來鬥敵,此軍必敗,敗則背水,投於水矣。秦王勢勇,汝等眾將可並力戰之。秦王一走,便可追擊。」

  言未畢,兩員猛將兩般軍器,來戰秦王。王略戰數合,撥回馬望本陣便走。朱粲領軍一齊衝突而來,唐兵望洛水而逃。

  趕不一箭之地,兩下伏兵齊起,左邊秦瓊,右邊尉遲敬德,兩軍殺入,楚軍大亂。後秦王將趕到洛水,大呼曰:「事急矣,諸將可奮力向前。」眾將一發,大殺楚兵。秦瓊、尉遲恭把楚兵圍在垓心,秦王親自奮力殺入楚軍中,左右衝突,無人敢當。

  楚兵大亂,竄入洛水,死者無數,斬首一二千,疊屍如山,楚軍二萬,到此皆休。粲單馬逃走,被唐將史岳所獲,解至唐營。

  秦王喝令將朱粲等囚在檻車,遣人解赴洛陽城下,以示世充。

  不知世充如何發落?

  總評:粲妻樊氏幼習陰書,學得駕空騰虛之法,只不過一妖術耳。

  雖其假稱聖女,陳說天命,能扇惑秦王之聽,而卻被敬德之鞭竟作無頭之鬼也。朱粲不束手就縛,而敢來相拒,謂之何哉?

◀上一回 下一回▶
隋唐兩朝志傳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