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憂篇

隱憂篇
作者:李大釗
1913年6月1日
本作品收錄於《言治
署名「李釗」發表

國基未固,百制搶攘,自統一政府成立以迄今日,凡百士夫,心懷兢惕,殷殷冀當世賢豪,血心毅力,除意見,羣策力,一力進於建設,隆我國運,俾鞏固於金甌,撼此大難,肩此钜艱,斯固未可以簡易視之。而決未意其扶搖飄蕩,如敝舟深泛溟洋,上有風雨之摧淋,下有狂濤之盪激,尺移寸度,原望其有彼岸之可達,乃遲遲數月,固猶在惶恐灘中也。

蒙藏離異,外敵伺隙,領土削蹙,立召瓜分,邊患一也﹔軍興以來,廣徵厚募,集易解難,餉糈罔措,兵憂二也﹔雀羅鼠掘,財源既竭,外債危險,廢食咽以,財困三也﹔連年水旱,江南河北,庚癸之呼,不絕於耳,食艱四也;工困於市,農嘆於野,生之者敝,百業彫蹶,業敝五也﹔頑梗未淨,政俗難革,事繁人乏,青黃不接,才難六也。凡此種種,足以牽滯民國建設之進行,矧在來茲,隱憂潛伏,創國伊始,不早爲之所,其貽民國憂者正钜也。懸測逆覩,厥要有三:

一 黨私 黨非必禍國者也。且不惟非禍國者,用之得當,相爲政競,國且賴以昌焉。又不惟國可賴黨以昌,凡立憲國之政治精神,無不寄於政黨,是政黨又爲立憲政治之產物矣。而何以吾國政黨甫萌,遽齗齗焉警之、惕之、箴之、戒之、詆之、諆之,甚至慮爲亡國之媒者。豈吾華歷代君主失國之際,均豫有黨爭爲之朕,而有以促其亡,俾後之人受歷史之迷惑,一聞黨字,遂談虎色變,而以舊歷史之眼光,視今之政黨歟?非也。唐之清流,宋之蜀、洛、朔,明之東林、復社,均一時幹國英傑,使在今日,吾人且鑄金事之。徒以君子小人,有如水火。一方既以道義相號召,則嬖倖之流,恐不見容,遂而熒惑誹謗,以洩其私,舉正人義士,排擠傾軋於無餘。私心黨見之足以禍國,詎以時之今古而殊耶?試觀今之政黨,爭意見不爭政見,已至於此,且多假軍勢以自固。則將來黨爭之時,即兵爭之時矣。黨界諸君子,其有見及此者乎?盍早圖之。

二 省私 中華建國,版輿遼闊。昔者山川睽隔,交通尼阻,風俗之異,言語之差,胥以地理之關係,爲疏通結絡之梗,則界域之見,存乎其間,勢使然也。然以中央權重,集中於一,前此省見,殊未與政治上以影響。逮滿清末葉,各省督撫握權漸重,益以政運趨新,地方日增活動,省見因以稍啓。革命軍興,各省以次脫離滿清羈絆,宣告獨立,自舉都督,此不過一時革命行軍之計畫也。而孰知省界之分,以是及於人心者匪鮮耶。試思一國設省,一省設縣,純因地理人情之便而劃之政治區域,其土地猶是國家之領土,其人民猶是國家之國民,寧可省自私之。乃近頃用人行政,省自爲治,畛域日深,循是以往,數年或數十年後,勢至各省儼同異國,痛癢不關,即軍事財政之協助,係乎國家興亡者,將亦有所計較而不爲矣。至神州粉碎,同歸於盡,始追悔痛恨於嚮者省見之非,晚矣!

三 匪氛 歷稽載籍,一代興亡之交,其先必匪亂叢起,良以失政之朝,民多怨之,加之饑饉薦臻,災異迭見,於是梟雄乘之,狐鳴篝火,愚惑斯民,凡以欲遂其帝王事業之私圖也。明之亡也,流寇遍天下,即無滿清之西侵,亦決不能永其國祚,而黎元之遭其糜躪,亘數十年,亦不堪矣!民國之興,基於大義,用兵不過三閱月,成功之速,爲東西歷史未所有,吾華之幸,抑亦吾民之幸也。然竊有憂者,則匪氛之起,不在滿清末運,而在民國初年。何則?戰後之兵,蠻野浮動,在伍時既大肆刦掠,退伍後仍將流爲盜寇,則今日之兵,即他日之匪,其因一﹔愚民不識共和爲何物,敎育不克立收成效,責以國民義務,羣驚爲苛法虐政,起而抗變,其因二﹔一度戰亂,元氣大喪,民間愁苦怨嗟,實爲亂階,其因三﹔左道之流,造謠惑衆,此次革命,引起此輩帝王思想,其因四。悵望前途,不寒而慄,黯黯中原,將淪爲盜賊世界,吾民尚有噍類耶!

以上三端,百思恐不獲免。凡百君子,其有以嘉謀嘉猷而弭於未然者乎?曷有以解我憂?

按:斯篇成於民國元年六月,迄今將及一紀,黨爭則日激日厲,省界亦愈劃愈嚴。近宋案發生,借款事起,南北幾興兵戎,生民險遭塗炭。人心詭詐,暗殺流行,國士元勛,人各恐怖,而九龍、龍華諸會匪,又復蠢蠢欲動,匪氛日益猖熾,環顧神州,危機萬狀。撫今思昔,斯文着筆時,猶是太平時也。嗚呼!記者附識。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5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27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