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錄/卷02

目錄 雍錄
◀上一卷 卷二 下一卷▶


長安宮及城编辑

漢高帝自櫟陽徙都長安。長安也者,因其縣有長安而取之以名也。地有秦興樂宮(亦名長樂)。高帝改修而居之,即長樂宮也。此本秦之離宮,故不立城郭。至惠帝始大起民叮萸之,蓋數年而後訖功也。《皇覽》曰:「秦有校萸,至惠帝乃始大之」,理固然也。凡離宮皆不為城,第有繚垣。張衡《西京賦》曰:「繚垣綿聯四百餘里。」華清宮繚牆周乎驪山是其例也。高帝徙都長安而不即治城,豈其忽於設險,以天下方定,愛惜事力,亦猶怒責蕭何之意耳。唐之禁苑,至為廣袤,亦僅有垣牆而已。李晟平朱訛,自光泰門潰苑垣入。賊伐木塞之。史萬頃拔柵而入,無城可攻故也。

橫門(東市橫橋)编辑

以《黃圖》考之,長安城北面從西數來第一門名橫門。門外有橋曰橫橋(橫音光),呂相《長安圖》亦同。杜甫《高都護馬行》曰:「青絲絡頭為君老,何由卻出橫門道!」言兵不北出(自橫門渡渭而西,即是趨西域之路)。則此馬之能無地以施也。又《黃圖》:長安有九市,其三在道東。司馬季主卜於東市,晁錯朝服斬於東市,皆其道東之市也。市在突門,夾橫橋大道。《水經》曰:光門亦名突門。在長安西從南來第三門,正與《黃圖》、呂圖之渭橫門者隅角相次。故《黃圖》、呂圖之謂在北者即與《水經》謂突門、光門為在城西面者相應也。今去古遠,不敢以何為定。

總說编辑

天子之居,當為正宮。其外皆高宮也。漢都長安若未央則其創為,至長樂則因秦而加葺治者也。兩宮初成,朝諸侯群臣乃於長樂。叔孫綿蕞,蓋首施乎此,不在未央也,至高帝登假,亦在長樂。則長樂也者,既以為居,又以受朝,無異乎正宮矣,然自惠帝以後,人主皆居未央,而長東常奉母後,則雖長樂亦當命為離宮,而未央當為正宮也。故凡語及長樂者,多曰東朝,則其名因已分乎正宮矣。至於甘泉,雖在長安東北三百里外,為夫方士輩多雲古帝王之所嘗都,故武帝立朝邸其上,而藩侯夷酋有來朝者亦皆受之於此。若其賞製,則類以五月往,八月還,蓋避暑耳。此處,如建章、桂宮、北宮之類,雖在都城,亦離宮矣,況其遠城都乎!《黃圖》曰:「漢畿千里內外,宮館一百四十五所。」班固《西都賦》曰:「前乘秦嶺,後越九峻,東薄河華,西涉岐雍,宮館所曆,百有餘區。秦離宮三百,漢武往往修治之,黃山、長楊、步壽之類,秦有之,漢亦有之,為此故也」(此類復出者,不係事要,則不詳載)。

未央長樂位置编辑

未央在漢城西隅,而長樂乃其東遇也。秦樗裏子百年前已嘗言之。漢興,其言果驗。據《元和志》所言,則曰兩宮相距,中間正隔一里(《志》云:未央在唐長安縣西北十五里,長樂在長安縣東十四里)。此一里所,即武庫。樗裏子墓介乎其中者也。及至《水經》則曰:「鼎路門北對未央,而杜門北對長樂也。」杜門者,城南面東來第一門也。鼎路門者,南面東來第二門也。兩門正相次比,則中隔一里,不失其為相並也。至《黃圖》之與《呂圖》,則異矣。謂長樂南直杜門,則其方向不誤,至謂便門北對未央,則可議也,蓋便門者,城南面東來第三門,而鼎路門者,南面東來第二門也。《水經》謂未央對第二門,而《黃圖》、《呂圖》雲對第三門,則遞差一門矣。予細以地裏求之,然後知數說者皆是也。何以知其然也?《黃圖》曰:「長安城經緯皆三十二里,則城中四面縱廣皆三十二里也。」《黃圖》又曰:「未央周回二十八里。」圍三徑一,則每當九里而贏也。長樂周回二十里,用三一法度之,則海面亦當七里而近也。積兩數而分求之,兩宮橫亙城中自為十六里,其在都城之內,東西自占半城矣。《元和志》謂為相距一里者,命其垣墉相抵之地,故其廣輪狹於《水經》也。《水經》、《呂圖》謂東西相望者,舉其橫亙之數,故比《志》為闊也。子故曰三說皆是也。《括地志》亦曰未央在城中,近西南隅。其說亦同也。

未央宮已下皆徒名不著事跡者编辑

宣室 麒麟 金華 承明 武台 鉤弋 壽成 萬歲 廣明 淑房 清涼永延 玉堂 壽安 平就 宣德 東明 飛雨 凰 通光 曲台 白虎 增成昭陽 高門 猗蘭 飛羽敬 麒麟閣 天祿閣 金馬門 青瑣門 玄武閣蒼飛閣 朱鳥 堂畫 堂甲觀 延年 合歡 四車 宣明 長年 溫室昆德 神明 漸台 積室 淩室武台 右見《三輔黃圖》 東闕 北闕 司馬門 掖門 端門 武庫 太倉 金馬門 白虎門 長秋門青瑣門 高門殿 猗蘭殿 承明殿 清涼殿 宣室殿 溫室殿 金華殿 玉堂殿白虎殿 飛羽殿 敬法殿 麒麟殿 宴昵殿 長年殿 神仙殿 曲台殿 蘭林殿 合歡殿 披香殿 鳳凰殿 鴛鴦殿 含章殿 朱雀殿 安處殿 常寧殿茝若殿 發越殿 蕙草殿壽成殿 萬歲殿 廣明殿 永延殿 壽安殿宣德殿 東明殿 通光殿 傅殿 高明殿延年殿 四車殿 朱馬殿龍興殿 椒房殿 昭陽殿 增成舍 椒風舍 月景台雲光殿 鳴鑾殿 開襟閣 臨池觀 柏梁台 承明廬 天祿閣 石渠閣 麒麟閣 蘭台 漸台 倉池 紫宮 養德宮 淩室 織室 武台殿 東山台 西山台 朱鳥堂 畫堂 右見《長安志》。以上二書聚著宮殿名稱而不係時政,故仍其凡最,聚見於此。若其中有當附出時事者,隨事具之於後。

未央宮著事跡者编辑

東闕北闕编辑

師古曰,未央殿雖南向,而上書、奏事、謁見之徒皆詣北闕。公車、司馬亦在此焉。是似以北闕為正門矣,而又有東闕。至於西、南兩面,無門闕矣。《關中記》曰:「未央東有蒼龍,北有玄武闕」。玄武闕即北闕已。又有閶闔門、止車門,有門無闕也。至《廟記》則曰未央有白虎闕、屬車闕。按《漢書》蒼龍、玄武既為東、北闕名,則夫白虎也者,當為西闕矣。不知所記孰真也?若夫闕之得名也,以其立土為高、夾峙宮門兩旁而中間闕然也。周官象魏春秋兩觀皆其物矣。秦始皇表南山為闕,取峰巒凹處名之為闕也。東晉寓金陵,或欲造闕。王導指牛首山曰:此天設闕也,則闕之為製可想矣。長樂、建章皆有闕。

端門掖門(夠門側門)编辑

凡宮之正門,皆可名端門。文帝初入未央宮,有謁者持戟端門。師古曰:「殿之正門也。」《西京賦》注曰:「端闈,正門也。」《黃圖》曰:秦宮室「端門四達」,昌邑王傳鼠舞端門。師古曰:「正門也。」則是殿之四面,凡其正出之門皆可名為端門也。《漢書》曰:朱虛侯章從太尉勃請卒千人入未央宮掖門。師古曰:「非正門而在兩旁,若人之臂掖也」。《御覽》曰:「出禁省為殿門外,出大道為掖門」。則不特夾立正門之旁乃為掖門,雖殿門外他出之門皆可名為掖門也。漢《薛宣傳》:宣子況令楊明遮斫申咸於宮門外,遷尉直議曰:「本爭私變,雖於掖門外傷咸,與凡鬥無異。」此則殿外有門可出通衢者皆名掖門之證也。唐門下北省在日華門,名左掖,亦名東省。中書北省在月華門,名右掖,亦名西掖。此之日華、月華者,立門自在宣政殿東、西兩廊。出門未是宮外而亦以掖名之,則是殿門自正門外旁或有門皆為掖門也。又有辯門者,宮中便門之稱也。張衡《賦》曰:「謻門曲榭」。注曰:「謻門,冰室門也」。東都宣陽門內有冰室也。沈氏《筆談》曰:按字訓,謻,別也,別門。故以對曲榭,無定處也。《諸侯王表》:周有逃責之台。劉德曰:「洛陽南宮,謻台是也」。則台之別出,亦可名謻也。唐大明宮朝堂外、左右金吾仗之側有曰側門者,以其在端門旁側也。景龍中,於側門降斜封墨敕,授人以官,號斜封官。又十三年敕諫官如要側門論事,即令引對。玄宗時諸王退朝,於側門候進止。其後,又於側門受詞訟。開元元年,敕都督刺史之官皆引麵辭側門取進止。十二年,御史出使,於側門進狀。取處分(《會要》六十二),皆取正殿旁側為義也。

公車司馬門(禁中省中)编辑

漢書》:張邯使長史請事,至咸陽,留司馬門三日。師古曰,凡言司馬門者,宮垣之內,兵衛所在,四面皆有司馬。司馬主武事,故總謂宮之外門為司馬門。又,初元五年,令從官給事宮司馬中者得為大父母、父母、兄弟通籍。應劭曰,司馬中者,宮內門也。司馬,主武兵禁之意也。師古曰,司馬門者,宮之外門也。衛尉有八屯,衛侯、司馬主衛士徼巡宿衛。每麵各二司馬,故謂宮之外門為司馬門。每麵二司馬,是四面八司馬也。又,張釋之為公車令,太子與梁王共車入朝,不下司馬門。釋之追上劾奏之。如淳曰,宮衛令:諸衛出入殿門、公車司馬門者,皆下,不如令,罰金四兩。成帝永始四年,未央宮東司馬門災。按此即是宮門四面皆有司馬門。自司馬門內則為禁中。孝元之後父名禁,避諱,改禁中為省中。禁者,有所禁止也;省者,察也(省本為察之省,今轉為省府之省,亦如古今通呼尚書之尚為常,僕射之射為夜,皆一類也)。漢制:官於禁中者,皆有二尺竹籍,記人之年、名、字、物色,垂之宮門,按省相應,乃得入也(《古今話》)。初元之制:凡從官給事官司馬門中者,得為親屬通籍,非通籍,不得入。則夫禁中之門立籍以行按省者,正以防禁、剩垤為義也。

宣室(殿閣夜對)编辑

《長安志》曰:《賈誼傳》:上方受釐宣室,蘇林曰:宣室,未央前正室也。武帝為竇太主置酒宣室。東方朔曰:宣室者,先帝之正處也。非法度之政,不得入焉。宣帝甘露四年,未央宮宣室閣災。《刑法志》曰,宣帝常幸宣室齋居而決事。如淳曰:宣室,布政教之室也。晉灼曰:未央宮中有宣室殿。師古曰,其殿在前殿之側,齋則居之。《淮南子》曰:武王殺紂於宣室。漢亦用古名也耶(《長安志》)。合此數者觀之,文帝以受釐而前席賈誼,宣帝齋居而程決政事,則師古謂為側齋之室,信矣。凡漢閣,多附殿為名,如麒麟殿,有麒麟閣,故宣室殿亦有宣室閣。古朝群臣,必以大昕晝以訪問者是也。雖以文王之勤,亦曰自朝至昃,不遑暇食而已,夕以修令,亦必使人臣為之。而夫夜對臣下考求未見其始。《書》曰:「以旦夕承弼厥辟。」雖曰專責侍御仆從,然而承弼通乎旦夕,則夜亦見君也。《詩》曰:「邦君諸侯,莫肯朝夕。」《左傳》曰:「朝而不夕,則責其一日而不能兩朝耳。非夜見之文也。」唐世內諸司日仍兩朝者,是其遺製也,亦給事中夕入青瑣門對拜者也。漢文帝久不見賈誼而於宣室夜半前席焉,則前此所無也。或者是時已有夜直備問,如待詔公車金馬者耶。而被宣入問者,偶所不書耳。漢武遊宴後庭,外臣所不得至,則以宦者傳達內外。此中書令之所由置也。孝宣五日一聽事。丞相已下,以次奏職,則亦晝朝而已。至唐太宗則弘文學士十八人,分三番遞宿,以備引對,則不間晝夜矣。此制傳後不廢。柳公權夜對,燭盡,宮人濡臘紙以繼也。至代宗,又別開延英,非受朝日亦對群臣。此則太宗遺訓也。

玉堂编辑

《揚雄傳》:晉灼曰:「《黃圖》有大玉堂、小玉堂殿。李尋待詔黃門,得預入直,而曰『久汙玉堂之直』者,言直廬在玉堂外也。」

承明殿编辑

承明殿。師古曰:「在未央宮中。」翼奉曰:「孝文時,未央宮又無高門、麒麟之殿,獨有前殿、曲台、漸台、溫室、承明耳。」則承明有殿,先乎武帝之世矣。《霍光傳》:「太后車駕幸末央宮承明殿,盛服坐武帳。期門武土陛戟陳列殿下,罪狀昌邑王。」則其地非燕閑常禦之地矣。然則待詔承明而廬於石渠門外者,此之石渠,必與承明相距不遠也。

曲台编辑

秦有曲台宮。《鄒陽傳》曰:「秦倚曲台之宮,垂衡天下。畫地而不犯。」應劭曰:「秦皇所治(亦不雲台在何地)」。《漢書》:「孟喜舉孝廉,為曲台直長」。師古曰:「曲台,殿名也。為長者,主執其事也。又,《孟卿傳》:「後倉說數萬言,號《後氏曲台記》。」服虔曰:「在曲台校書記,因以為名。」《黃圖》及師古皆云「殿在未央宮」。又《藝文志》:「如淳曰:『行射禮於曲台。』後倉為記,故名《曲台記》。」《漢書》曰:「大射於曲台。」晉灼曰:「天子射宮。西京無太學,於此行禮也。」《漢書》曰:「成帝行幸曲台,臨餐代去衛士。」《枚乘傳》:「遊曲台,臨上路,不如朝夕之池。」張晏曰:「曲台,在長安,台臨道上。然則述禮之士,預射之眾,與夫術士辭代而去,皆在台側,則其地必當行路衝要,不在宮中深邃之地矣。」《長安志》於曲台凡三出。其一則在未央,其一則列乎三雍之次,又其一則雜敘在宮館之數。以予考之,本止未央有此台,而誌誤分三也。

石渠閣编辑

《三輔故事》曰:「在未央大殿之北,礱石為渠,以導水。中藏蕭何所得秦世圖籍。」以《水經》約其地望,則滄池在未央西南。此之為渠,必引滄池下流轉北以充成其為渠也。水之又北,遂轉行乎明光、桂宮之間,謂之明渠也。又益趨東,則長樂之有酒池。都城之東,有王渠。皆此水也。宣帝甘露中,五經諸儒雜論於石渠閣。

天祿閣编辑

《三輔故事》曰:「在未央大殿之北。」天祿,異獸也。即揚雄校書處。

麒麟閣编辑

未央宮有麒麟殿,又有麒麟閣。張晏曰:「武帝獲麒麟,作此閣。」師古引《漢疏》則曰「蕭何所造也」。然以漢語考之,晏說是也。麒麟必先有殿而後閣名附之以出,如直承明而為承明之廬,直玉堂而為玉堂之直,正其類也。《翼奉傳》曰:「孝文時,未有麒麟、武台等殿,則安得謂為蕭何所造也?」宣帝圖功臣霍光等於麒麟閣,則以藏書之地,清貴可尚,而章顯功臣於此也。哀帝置酒麒麟毆,宴董賢父子。《黃圖》曰:「未央有麒麟殿,藏秘書,即揚雄校書處(雄以校書為任,故天祿、麒麟皆可得而至)。

蘭台编辑

漢《百官表》:「御史中丞在殿中蘭台,掌圖籍、秘書外,督部刺吏,內領侍御史,受公卿奏事,舉劾按章。」《西京賦》曰:「蘭台、金馬,遞宿迭居。」按此蘭台正在殿中,石渠、天祿皆在殿北。

說(金馬門唐翰林御史柱史)编辑

右自五堂至蘭台,在漢皆為藏書延儒之所,而有殊異。班孟堅《兩都賦》曰:「天祿、石渠,典籍之府。名儒故老講論乎六藝,稽合乎同異。」此則石渠、天祿專以讎校典籍為職,蓋今之館閣也。又曰:「承明、金馬,著作之庭。大雅宏達,啟發篇章,校理秘文。」此則承明、金馬不止校理秘文麵又撰述篇章故云「著作之庭」也。此近今之史館也。孝成時,客有薦揚雄文似相如者:召雄待詔承明之庭。師古曰:「承明殿在未央宮。」夫客以文薦雄,而雄得待詔承明。此則唐世供奉翰林之所始也。尚書郎起草,相如視草,皆漢世著作之任已。然雄自言其待詔之地直曰「承明之庭」,而武帝謂嚴助厭其直乃曰「承明之廬」。張晏曰:「承明廬在石渠閣外。」直宿所止曰廬,故其雲廬者,以更直之地言之也。曰庭者,以受詔作文之地言之也。亦如李尋待詔黃門而曰「臣久汙玉堂之直」也。玉堂,人臣可得而至矣。玉堂之外,別有直廬,人臣乃可得居也。玉堂之有直也,承明之有廬也,其類—也。宦者直即是中官之處乎黃門者也。《百官表》有「中黃門」,師古曰: 「謂閹人居禁中,在黃門之內給事者也。」後漢《輿服志》曰:「黃闥,天子門,中官主之。以黃塗門,如青瑣之用青也。其門有東門京所獻銅馬,故號其門為金馬(又言武帝得宛馬,鑄像,立此門)。」雄之待詔,其《解嘲》曰:「登金門,上玉堂」。雄時待詔承明,故得由宦者直入金馬門以上玉堂也。吾丘壽王以善格五,召待詔,坐法免。上書,願養馬黃門。金日碑與弟倫沒入官,輸黃門養馬。師古曰:「黃門之直,職任親近,以供天子百物在焉,故亦有畫工。」又,武帝令黃門畫周公負成王圖,以賜霍光,則是黃門之地,凡善格五者、能養馬者,能繪畫者,皆得居之。故知唐世雜藝之土供奉翰林者,正用此則也。以此推之,則玉堂殿、承明殿、金馬門、黃門宦者直,必相附近也。《蘇武傳》:召武待詔宦者直。師古曰:《百官表》少府屬宦者令丞,以其直親近,故令於此待詔也。有待詔公車者,東方朔嘗為之。所謂奉一囊粟,月錢二百四十者是也。朔在公車。紿朱儒以自見,乃始從公車得待詔金馬門已,乃為常侍郎。則雖得待詔於金馬門,其時亦未以為官也。此漢制之凡也。若夫著書之所,則不一其地矣。即時事而占寄,委之輕重,則蘭台之比諸閣又為親近也。蓋蘭台正在殿中,而諸閣皆在殿外也(石渠、天祿在未央北,已見上文)。此其為地固已親於諸閣矣。今之御史,本以典掌人主書籍為名。內史、外史、柱下史,皆其任矣。而其寢以貴重至宰相亦為學土,則極矣。惟夫御史也者,不獨主典古來藏書,仍且省視內外章奏。故諸史皆為清官。而御史兼據清要也。魚豢《魏略》載薛夏之言曰:「蘭台為外台,秘書為內閣。」此時御史所掌秘籍已不在禁中,故命為外台。若周,則直在柱下。漢則直在殿中。故殿中中丞皆以未有外台時為準,而名官以中也(御史臺常與秘書為鄰。唐世藏書皆具數申御史臺,蓋故則也)。

未央宮至唐尚存(通光殿)编辑

唐貞觀七年,帝從太上皇置酒故漢未央宮。帝奉觴上壽曰:「昔漢高祖亦從太上皇置酒此宮,妄自矜大。臣所不取也。」子嘗怪是宮建於漢,於貞觀間幾八百年。中間離亂甚多,理自不存。又《劉聖公傳》:王莽敗,惟未央宮被焚。故更始居長樂,朝群臣。則後漢之初,未央已焚矣。何為尚有未央可以置酒?已而熟考之:石虎建武十一年,發梁、雍十六萬人,城長安未央宮,又,隋文帝移都大興城,因其遺址增修宮側未央池(即漢之滄池、漸台也),漢武庫及樗裏子之墓(並《兩京記》),用此推之,則雖多更喪亂,僭竊迭居,必謂高帝遺跡可慕,故葺治者多,是其久不廢絕之因也。若夫建章也者,其規摹所措,悉嘗過越未央矣。無幾,即為王莽所毀,取其材以立九廟,不聞嘗有增葺賞慕者,則德澤淺深,於此可見也。唐先襲隋之舊都於大興,則未央包在內苑。故於遊宴為便。敬宗寶曆二年,修未央宮。掘地獲白玉床,其長六尺,則寶曆固嘗葺治矣(《會要》)。武宗會昌元年,因遊畋至未央宮。見其遺址,詔葺之。總三百四十有九間,作正殿曰通光。其東曰韶芳亭,西曰凝思亭,立端門。其內門揭未央宮名,命翰林學士裴素撰記(《長安志》)。按此會昌間茸治之時,既稱遺址,則故屋之不存者多矣。又別立兩亭,皆非舊名,獨內門之匾揭未央舊目。則所謂二百四十九間者,其為創造必多。故《呂圖》易未央宮以為通光殿者,因會昌所名也。按《黃圖》及《長安志》,未央自有通光殿。會昌於未央門內治殿而名以通光,亦采舊名也。

長樂宮(徒有名,不著事跡者)编辑

鴻台 臨華殿 溫室殿 長信宮 長秋 永壽 永寧殿 右見《黃圖》。 宣德 通光 高明 長秋 永壽 永寧 長亭 林華 溫室 建始 廣陽 中室 月室 神仙 椒房 大夏(並殿名) 右見《長安志》。

長樂宮(東朝東宮長信長秋水壽永寧殿)编辑

漢長樂宮,本秦離宮,名興樂宮(詳已見漢宮總說)。《黃圖》曰:「高帝嘗居長樂。後皆母後居之。自孝惠至平帝皆居未央。此其為說是也。惠帝自未央朝長樂(《叔孫適傳》),武帝亦曰東朝,廷辨之(《灌夫傳》)。七國反,景帝往來東宮間,天下寒心。師古曰,謂谘謀於太后也(《張湯傳》)。則長樂多為母後所居矣。《黃圖》曰:長樂殿西有長信宮、長秋、永壽、永寧四殿,而《水經》亦云殿西有長信、長秋、永壽、永昌等殿,則長信、長秋皆在長樂宮中也。《長安志》別出長信等七宮,不以統諸長樂,殆傳疑耶!

閣道甬道復道夾城(唐附)编辑

史記》。秦作宮室自雍門(雍門,長安城西面門)至涇渭,殿屋、復道、周閣相屬。又作極廟,道通驪山。作甘泉前殿,築甬道,自咸陽屬之。按《高紀》七年,帝從洛陽南宮復道望見諸將偶語。如淳曰:「上下有道,故謂之復。」應劭注《史記》:甬道,築垣牆如街巷。《元和志》曰:始皇作閣道至驪山八十里,人行橋上,車行橋下。用此參觀,則漢之命為復道者,即秦之閣道也。為其閣上閣下皆有行路,故名復道也。若夫驪山之甬道,即唐之夾城也。兩牆對起,所謂「築垣牆如街巷」者也。至於輦道也者,第取其步輦可行而名之也。或閣道,或甬道,皆一製也。

漢諸宮復道编辑

漢之復道,不止未央、長樂有之。未央之北有桂宮、北宮、明光之屬,皆各自為宮而能常相往來者,中間皆有復道也。《廟記》曰:桂宮有紫房復道通未央宮北,周回四十里,中有明光殿,殿有復道從宮中西上至城,上建章宮、神明台(《太平寰宇記》)。按建章宮者,在長安城外。其與未央諸宮隔城相望,故跨城而為閣道,尤與常異也。《三輔故事》曰:神明台在建章宮,故垂棟飛閣,從宮中西上,跨城而出,乃達建章也。《孔光傳》:哀帝祖母、定陶傅太后居北宮,有紫房復道通未央宮。太后從復道朝夕至常所。凡有宮,即有復道也。

建章宮(徒名,不著事跡者)馭娑殿 駘蕩殿 柃詣殿 承光殿 奇華殿 鼓簧殿右見《長安志》。编辑

閶閹門 左鳳闕 右神明台 璧門 建章 駘蕩 馭娑殿 枍詣 天梁奇寶 鼓簧宮 玉堂 神明台 疏園 鳴鑾 奇華 銅柱 函德殿 右見《黃圖》。

建章宮编辑

蕭何之營未央,曰:「毋令後世有加。」武帝之造建掌也,度高未央前殿為千門萬戶。及其成也,下視未央前殿,則真能度越之矣。此殆因「毋令有加」之語而激之使汰也。《三輔舊事》及《關中記》皆言建章周回二十餘里,在長安城西者上林之地也。《東方朔傳》曰:「下以城中為小圖,起建章、左鳳闕、右神明,號稱千門萬戶。」《長安記》曰:「王莽壞城西苑中建章十餘所,取其材為九廟。」師古曰:「自建章以下,皆在上林苑中。」《關中記》;「上林苑中有宮十二,建章其一也。」建章如此其侈,而正史少曾正書。臨幸則從飛閣越城以出也。

甘泉宮(一曰雲陽宮)(徒名,不著事跡者)编辑

甘泉殿 高光殿 林光宮 長定宮 竹宮 通天台 通靈台 迎風館 露零館儲胥館 甘泉苑 昭台宮 長門宮 永信宮 中安宮 大台宮 葡萄宮步壽宮 梁山宮 黃山宮 回中宮 集靈宮 扶荔宮 五柞宮 宣曲宮 鼎湖宮思子宮 萬歲宮 首山宮 明光宮 池陽宮 養德宮 右見《黃圖》。

甘泉宮(林光宮磨盤山車廂阪桂宮北宮)编辑

古以甘泉名宮者三。秦之甘泉在渭南,一也。漢之甘泉在雲陽縣磨石嶺上,二也。隋之甘泉在戶縣,三也。《長安志》曰:「磨石嶺山有甘泉。」《十道志》曰:「甘泉出石鼓西原也。」漢甘泉宮在山上,即秦林光宮旁也。此則取石鼓甘泉以名者也。隋宮在戶縣西南二十里,對甘泉穀(《元和志》、《長安志》皆同)。戶即扈也。扈即夏之有扈也。古有甘亭,唐有甘泉鄉,即啟討有扈而誓戰於者也。此皆取甘亭之泉而立為此名也。惟秦之甘泉,史嘗明言在渭之南,而無言其在渭南何地者。《秦始皇本紀》:「迎太后於雍而入咸陽,復居甘泉宮。」徐廣曰:「《表》雲咸陽南宮也。」秦時咸陽跨渭南北(詳見咸陽下),則此宮不在渭北之咸陽而在渭南之咸陽也。又,《本紀》曰: 「始皇詣廟及章台、上林皆在渭南。已而更命為極廟。自極廟道通驪山,作甘泉前殿,築甬道,自咸陽屬之,則甘泉前後必近上林,即戶縣也。則秦之甘泉與隋之甘泉正同一地。安知隋宮不襲秦舊耶?予故得以詳言也。秦之林光,至漢猶存。漢武元封二年,始即磨盤嶺山秦宮之側作為之宮,是為漢甘泉矣。孟康注《郊祀志》曰:「甘泉,一名林光。」師古曰:「漢於秦林光旁起甘泉宮,非一名也。」師古之說是也。元封二年以前,史之所記文景皆嘗臨幸甘泉,而不曰甘泉有宮可幸,當是秦之林光遠在磨盤嶺上,不燼於火而尚可用也。《戰國策》:範雎說秦王曰:「大王之國,四塞以為固。北有甘泉穀,南帶涇渭,右隴蜀,左關阪。」夫雎指甘泉穀為秦北面之塞,即雲陽縣甘泉山也。甘泉山即車盤嶺也。武帝雖別創甘泉一宮,而秦之林光如故也。則謂甘泉宮在林光宮旁者是也。且武帝之為此宮也,不獨以備遊眺也,采信方士明庭之語,求以自通於仙,故增之又增之,如泰峙,如仙掌露盤及泰一諸畫象盡在其上也。此山高出它山,南距長安已三百里而能望見長安城堞。其上有通天台,雲雨悉在台下,自武帝後,山上宮殿台觀略與建章相比,而百宮皆有邸舍。故帝以五月避暑,八月乃歸也。《元和志》曰:「當其登山,必自車廂阪而上,阪在雲陽縣西北三十八里,縈紆曲折,單軌才通。上阪即平原宏敞,樓觀相屬也。以其縈紆曲折,故名車盤也。匈奴入寇而烽火通甘泉、長安兩地者,以人主時往甘泉,不敢主定其處,故烽火兩通也。

桂宮(亦曰四寶宮)编辑

明光殿 神明台 蓬萊山(宮在未央宮北,《黃圖》)

北宮编辑

壽宮明光宮太子宮(《黃圖》)

明光宮(粉省赤墀)编辑

漢有明光宮三。一在北宮,南與長樂相連者。武帝太初四年起,即王商之所指借,欲以避暑者也。別有明光宮,在甘泉宮中,亦武帝所起。發燕趙美女三千人充之。蘇文忠戲作《畫像》詩曰:「佳人自控玉花,嬌如飛燕踏秋鴻。金鞭爭道金釵落,何人先入明光宮。」蓋因婦人畫像用宮事也。至尚書郎主作文書起草更直於建禮門內,則近明光殿矣。建禮門內得神仙門,神仙門內得明光殿省中。省中皆胡粉塗壁(即後世為粉省),以丹漆地,謂之丹墀(即赤墀也)。尚書郎握蘭、含雞舌香奏事,此之明殿約其方向,必在未央正宮殿中,不與北宮甘泉設為奇玩者比。則臣下奏事之地也。建禮門。建禮門、神仙門、明光殿,此三名者,《呂圖》及《長安志》皆無之,惟《長安志》有神仙殿而無神仙門。至《歷代宮名》之書,則於「後漢門名」有建禮門。豈此之所載明光殿者,東都之殿耶?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