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溪醉隱集/卷5

卷四 雙溪醉隱集 卷五
作者:耶律鑄
卷六
耶律鑄著。另請參見原文版本

五言絕句编辑

髙城曲编辑

城髙一百尺,枉教人費力。
賊不從外來,當察城中賊。

金微道编辑

茫茫首蓿花,落滿金微道。
一千里𩦸足,十二閑中老。
出後漢耿夔傳夔出居延塞五千里至金微山

小獵编辑

虎落入長圍,期門突似飛。
烏號驚霹靂,白額藉忘歸。

留别趙虎巖吕龍山编辑

燕南春色老,燕北草初肥。
露冷野花瘦,月明江樹稀。

懷趙虎巖吕龍山编辑

六年風雨夜,一寸别離心。
日暮步芳草,相思塵滿琴。

懷舜卿编辑

過鴈三四聲,相思千萬里。
策杖倚西風,行雲渡秋水。

寄楊誠之编辑

相去一萬里,相思堪倚樓。
漢宫臨薄暮,羌笛怨髙秋。

寄李東軒编辑

一紀不出門,三年不窺園。
有誰曾得似,髙士李東軒。

送趙伯玉行编辑

去鴈失歸羣,孤聲不可聞。
一樓花外月,千里隴頭雲。

懷髙敞编辑

春滿鳳城陌,惜春人未來。
相思不可寄,何處有髙臺。

代寄编辑

露委花團雪,夜深香著枝。
春風殢楊柳,秖是漫摇絲。

代人寄逺编辑

怨蝶休春夢,驚烏遶夜啼。
唯應故山月,相與過遼西。

擬孟郊古怨编辑

妾意似花枝,願與春長在。
郎意似花隂,逐日隂移改。

閨怨编辑

惜春驚白日,不到回心院。
合照妾人情,也逐花隂轉。

池亭睡起编辑

絲雨籠深院,團花皺碧羅。
不憐孤枕夢,終曰戀池荷。

長春閣编辑

院僻行人少,垂楊覆地絲。
閣髙秋色早,山逺夕陽遲。

登廣寒殿故址编辑

萬古消沉盡,浮雲事幾塲。
酣歌頺醉玉,休得問興亡。

春晚编辑

雨餘芳草緑,石盡野泉渾。
落日一聲笛,斷腸人倚門。

落花编辑

不堪三月尾,風雨又相和。
片片樹頭少,紛紛地上多。

獨醉園寓興编辑

百品消愁藥,三生解語花。
一時都聚在,方外酒仙家。

飲逸園编辑

無何有醉隱,稱是飲中仙。
玉瀣涵金液,金波養玉泉。

飲南園编辑

欹紅醉濃露,凝碧厭芳煙。
我有一壺酒,置君花樹前。

玉𥦗歌编辑

玉鈎垂翠箔,珠幌背蘭膏。
花瘦露如洗,月明秋更髙。

夜坐编辑

香起深齋静,横琴夜更幽。
千巖風雨冷,一夜鬼神愁。

嘲漁父编辑

若為逃世網,却計釣名鈎。
自是驚飛盡,羣羣海上鷗。

漁父荅编辑

世路披天險,名聲足是非。
月明風露下,吹笛放船歸。

雜詠编辑

我雖不解事,知時莫如我。
須為扇仁風,吹滅權門火。

示子编辑

人皆縁禄富,我獨以官貧。
富貴莫圖著,恐他來逼人。

蕩子编辑

行雲思故山,逰子何時還。
天地如逆旅,光景不可攀。

題西山早梅扇頭编辑

西山先得日,南枝先得春。
朱曦與青帝,豈屬種花人。

十六夜月编辑

月姊應吞怨,無人冩所思。
柔情將綽態,須是破瓜時。

樂聖齋對酒吟编辑

錦幛五十里,胡椒八百斛。
那能知許事,且盡杯中物。

春雷琴编辑

素匣開寒玉,烏龍出秋水。
長到夜深時,恐乘雷霧起。

燈蛾歎编辑

白日不出飛,夜燈安可親。
比明不可投,何以暗藏身?

即事编辑

青州少從事,平原多督郵。
洞庭春色裏,誰是醉鄉侯。

錢幣编辑

白鹿殊持重,青蚨豈致貧。
不唯堪使鬼,且是更通神

得雲齋所遺竹箭因以此寄時雲齋南遊未回编辑

適足堪申意,浮㳺亦識機。
未應為信往,著處便忘歸。

申意、浮㳺、信往、忘歸,皆箭名也。

南征過蜀寄題故園编辑

水擊三千里,鵬摶九萬程。
不應棲隱地,猶待卧龍耕。

太河篇编辑

怒浪淘晴雪,驚雷日夜奔。
洪流將碧落,空自勢相吞。

次韻閬州述事编辑

首肯唐庚賦,心推郭奕詩。
為誰携斗酒,還酹魯公祠。

宋張俊自陜西回,過漫天坡,郭奕有詩:「大漫天是小漫天,小漫天是大漫天。只因大小漫天後,遂使生靈入四川。」遂不仕。離堆有顔魯公祠堂。

閨思编辑

鴈陣驚秋信,蛩吟襲夜幃。
河源應凍徹,方憶搗征衣。
心事苧衣寛,塵𤨏菱花暗。
春入水聲滑,水涵春影澹。
問鴻鴻巳歸,問花花不知。
却把鳳凰簫,水精簾下吹。

七言絶句编辑

雪嶺编辑

抑揚霆電决雌雄,霆激狂鋒電掃空。
如席片飛何處雪,撲林聲振海天風。我軍乗風雪敗敵于松林之雪嶺

陽關编辑

振威馳突過天山,擒擿如神指顧間。
底事戰塵收不起一作得,陣雲西下望陽關。
我軍時出張掖之天山至燉煌郡界太行宿衛諸將已抵陽關故境

隂河编辑

虎臣信任國心膂,虓將樂為王爪牙。
賈勇隂河西去路,空拳轉鬭戰龍沙。
我軍又自夏州隂河追撃西師。《前漢》「燉煌郡正西關外有白龍堆沙」;《後漢》「咫尺龍沙」,注「白龍堆,沙漠也」。《李陵傳》「士張空拳」;《司馬遷傳》「張空拳」,注云「『拳』與『絭』同,『絭』亦作『弮』」。

廻飛狐编辑

震疊威聲逕出師,偃旗卧鼓豈無時。
折衝樽爼風流在,未要喧傳塞上辭。

南征紀事编辑

揭雷夔鼓傾天險,絡漢虹橋併鬼工。
説是樓船横海將,擬輸吳越夀重瞳。

達蘭河河名也在和林北百餘里编辑

陣雲壓地欲填空,鵝鸛飛馳欲得風。
龍戰未分天欲暮,不知誰復是虞公。

拒馬河编辑

陣雲北壓飛狐口,戎幕西臨拒馬河。
不獨擬虞公止日,誓心期奮魯陽戈。
水經云巨馬河劉無黨地志作此拒字

千泉编辑

擁旄羽騎附飛翼,傾地鐵林和鳥翔。
黄金練愈凝霜氣,青玉龍争掣電光。
千泉在大磧石東非前史中所見千泉也河間王親鏖擊追騎于此飛翼鳥翔二陣名也碎事金練金甲也雜爼云常見青龍突陣乃知劒之靈也唐王仲初詩衣袂障風金練重劒光横雪玉樓寒

西北编辑

不宜有怒徒傾地,自伐無功可一作為補天。
争忍競一作並驅千萬騎,又相馳突二三年。

戰沙陀李沙陀编辑

笑睡龍當獨眼龍,更堪一作鴉軍都似李横衝。
彼須要不從風靡,除鐵山來作戰鋒。

玉門關编辑

六合同風奉一君,誰期貴介竟孤恩。
自從五夜傳金柝,已早三年閉玉門。
時自玉門關舊境以西道路不通

前出塞编辑

擬取安西襲玉關,短兵鏖戰下臯蘭。
隂風勢挾天山雪,凍徹河源徹底乾。

十年老將浮苴井,萬里疲兵碎葉川。
傳督諸君傳詔令,問何時到海西邊。

後出塞编辑

併吞處月下樓蘭,光復金微静鐵關。
凖擬鑿空通四海,會須鞭石到三山。

誓洗兵氛雪國讐,氣横遼碣紫山秋。
豈容日下西王母,只屬東西海盡頭。

丁靈二首编辑

長驅席卷盡連營,震讋禺强撼北溟。
虎豹騎從雲騎隊,又隨横野丁靈。師古云:「丁靈,胡之别種也。」

月朘日蹙漫逃天,廹脅丁令地一邊。
悵不似從東海畔,聯珠營直到虞淵。

阿王時避地丁令境朘(音宣),愚嘗述《丁令辯》,附其畧于此:「因阿王避地丁令,以有和林城唐明皇御製碑銘『沙塞之國,丁零之鄉』之語。詢之諸公,故述是辯」云云。諸書所載「丁靈」、「丁零」、「丁令」三字不同,詳其前後事跡,似非一種。《史記》「北服丁靈」;《李陵傳》「衞律為丁靈王」;《蘇武傳》「丁令盗武牛羊」。顔師古曰:「令音零」,即上所為丁靈耳。《漢書》作「北服丁零」;《後漢·南單于傳》「丁零㓂其後」;《鮮卑傳》「北拒丁零」;載記「丁零」。翟斌及諸書《唐史》「月支都督府丁零州」、「范陽郡丁零川」,雖皆無音,乃是先「零」字。《漢書》「丁零乘弱攻其北」、「丁令比三歲入盗」;《後漢》「北部又畏丁零,逃遁逺去」;《烏桓傳》「其土在丁令西南」、「莽將嚴尤領丁令兵屯代郡」;及諸書「丁令」,令皆音「零」,然則令字亦有連音。《史記》「西至令居」、「姚氏音令為連」;《前漢書·地理志》「令居孟康,亦音令為連」;《通典》「丁令,魏時聞焉在康居北、烏孫西」,似其種與北丁令别也,然亦無音。《後魏書》「丁令在康居北。丁音顛令音連。」《御覽》「丁令,亦音顛連,考其地在前康居東北,隣烏孫,至今尚成部落。丁音顛令音連為是。」北海《内經》「丁靈國在海内,其民從膝以下有毛,馬蹄善走」;《詩含神霧》「丁靈人,馬蹄自鞭其脚,日行三百里」。杜君卿採《前史》烏孫長老言:「圵丁令有馬腦國,其人從膝以上至頭,人也;膝以下生毛,馬腦、馬蹄,而走疾于馬。」著之《通典》。聖朝太宗皇帝嘗詔和端等入北海,往復數年,得日不落之山,未始聞有馬腦馬蹄之民,是知諸家所説不加考覈,遞相祖述耳,好怪不經世俗之所不免者也,可勝詫哉!

秋山二首编辑

萬騎龍趨兩隊分,翠華方自發期門。
内官急把朱旗颭,傳道先教詔虎賁。

兩龍如舞發璿臺,蔽日旌旗四面開。
疑自錦林花嶂裏,建章營騎下天來。

庭州编辑

星羅遊騎遍氛埃,似與頺風下九陔。
可道漢家哀痛詔,未應原是為輪臺。
庭州,北庭都䕶府也,輪臺𨽻焉。《唐書》「長安二年改庭州為北庭都䕶府。」又曰「後漢車師後王故庭,有五城,俗號五城之地,即今其俗謂之『伯什巴里』,蓋突厥語也。伯什,華言『五』也;巴里,華言『城』也。」

濟黄河河西有金粟城西夏所築河西岸與金之東勝相直對境河東即唐東受降城地也编辑

雷滚洪流激怒濤,何時清澈鑑秋毫。
冰夷應訝無持赠,莫認精誠是寸膠。


逈馳聲勢出崑崙,據盡人間要路津。
快著靈濤天上去,就傾銀漢洗兵塵。

金蓮花甸编辑

金蓮花甸湧金河,流繞金沙漾錦波。
何意盛時遊宴地,抗戈來俯視龍渦。

和林西百餘里有金蓮花甸,金河界其中,東滙為龍渦。隂崖千尺,松石騫疊,俯擁龍渦,環繞平野,是僕平時往來漁獵遊息之地也。

阿延川詩劉無黨地志阿延川本遼朝至夏納凉處並無殿宇唯松棚數楹而巳编辑

倦比紛華悦目人,土階猶恐是勞民。
數間帶葉松棚下,指緑莎為翡翠茵。

過長城编辑

為誰古長城外,又自經今戰地邊。
木燭嶺空懸素月,爐門山只鎻荒煙。

沙磧道中编辑

去年寒食在天涯,寒食今年又别家。
天北天南人萬里,春風開盡馬蓮花。

本名馬藺,俗訛呼為馬練,今又呼馬蓮。

過駱駝山编辑

天作竒峰象槖駝,人間牧圉肯來過。
祇縁頑礦成無用,不識瘡肩陟峻坡。


昔駕朱輪白槖駝,石駝曾見屢經過。
蒼顔今日應難識,瘦馬服箱轉舊坡。

金滿城编辑

金滿名城果是誰?分明須只是癡兒。
想來可是教人笑,金滿城時是幾時。
便得城中垜滿金,不應將買住光隂。
愈竒夢渴何生賦,足見從來不足心。

渡陷河陷河在無定河東沙地極虚有南風則隨步澒洞或值其甚虚處輒陷溺其中宣徳潰河亦然殆不可以理求编辑

天幕旁圍翡翠茵,自來原自是迷津。
誰期也值南風起,吹得黄沙不見人。

一作「天宇光臨翡翠茵,欲行還住認迷津。如何又是南風起,吹得飛沙不見人。」「認」一作「問」。

翌日渡東陷河编辑

水碧天臨碧玉津李白詩多言「浮水碧」,注云「碧,玉類也。」水中有此碧也。,上無纎翳下無塵。
畏途也幸逢今日,特地清明不陷人。

一作「人人喜説逢今日,天氣清明不陷人」。

過無定河無定河在龍河唐綏州理龍泉縣隋日上州编辑

一自揚鞭過上州,若為癡絶漫遲留。
為憐此水渾無定,引得龍泉也亂流。


許頺波是上流,若然洄泬幾時休。
如今淺地仍依舊,漫漶東西到處流。


幾臨沙步駐驪虬,甚欲窮源問水頭。
有底奔波無定在,忽東流了便西流。

是余前此三年過無定河,因附之于此,故前篇有「仍依舊」之説。

夏州塞外道编辑

如何不渡諾真河,步拙由來步越多。
不是賀人情意好,要臨安樂駐行窩。

夏州塞外道有諾真河、步拙泉、步越多山、賀人山、安樂戍。

入蜀口號编辑

金馬可堪充鐵馬,鐵牛那是糞金牛。
虚名豈得為時用,足致天兵下益州。

遊果州鳳山觀编辑

誰是浮游獨醉仙,鳳還來上鳳山巔。
定應人不知名字,只問南充謝自然。

過花樓编辑

絶磴層巒路屈盤,欲教人歴畫圖間。
行雲逼渡樓前氷,放出林梢一半山。

曉發牛山驛编辑

山靈護野煙霞静,風伯清塵草樹香。
鶴背酒仙和醉夢,不知延入五雲鄉。

夜泊青海集古编辑

歸心日夜憶咸陽,海角天涯不是長。
今夜月明何處宿,北風低草見牛羊。

靈州客舍春日寓懷编辑

凉葉常先白露零,草過寒節未敷榮。
十分體得春消息,不似西風有信誠。

靈州地寒,過清明草始萌芽。前年立秋日,嘗在此州,其日便有深秋氣味。

和林春日書事编辑

凍折池塘百草芽,斷鴻低雪怨凝笳。
𥦗一曲春風詠,開徹滿山桃杏花。

春日即事编辑

客中草草過清明,寒襲羅衣雨又晴。
夢覺畫樓春寂寂,海棠枝上有啼鶯。

野宿编辑

清笳聲咽思徘徊,漠漠癡雲凍不開。
寒入貂裘眠不得,通薪餘火撥成灰。


北風作惡晚猶寒,征鴈一聲雲漢間。
歸夢暗隨天際月,清輝皎潔滿關山。

馬上偶得编辑

誰念天涯久倦遊,可堪回首又驚秋。
登髙極目暮雲碧,衰草荒山不盡頭。

客中吟编辑

旅懷夜永夢偏饒,明滅殘燈獨自挑。
雲外五更征鴈盡,帳寒風冷雨瀟瀟。


白鴈飛時秋夜長,玉欄黄菊傲寒霜。
寸心萬里雲山夢,一日三秋鐵石膓。


萬里故人寒舊盟,一樽薄酒正含情。
夢廻星斗闌干夜,膓斷西風征鴈聲。

客中次人韻编辑

塞鴻飛盡野雲收,羌笛悠悠漳水秋。
有客北來歸未得,倚門長嘯看吳鈎。

客中次郭器之詩韻编辑

典盡征衣出醉鄉,一回頭處九回膓。
黄花滿地秋風老,坐數飛鴻到夕陽。

客中二首编辑

幾度求歸不放休,翩翩蝴蝶思悠悠。
夢廻三徑黄花老,題遍一林紅葉秋。


咽咽霜笳吹底怨,泠泠山溜㵼何愁。
和林望斷白雲暮,愁入水雲盡頭。

蒼官臺编辑

層臺重到記登臨,物態熙熙春意深。
手撫長松望西北,晚雲千頃似歸心。

山臺编辑

詰曲千層近碧霄,蒼龍無數繚山腰。
何當一值朱明候,卧聽松風吼夜潮。

銅雀臺编辑

銅雀臺荒野草花,阿瞞無復示雄誇。
愁煙忍鎖西陵地,向日須曾屬漢家。

癸卯春暮經駐蹕院廢殿昔唐太宗駐蹕于此嘗有太宗繪像编辑

野粉不留天日表,夢廻龍去鼎湖空。
東君若是繁華主,滿院落英何處風。

經麗珍園衛紹王蘭香殿故基编辑

國蠧危時足藉辭,國香消歇自當時。
教人替結司花恨,恨不留心植佞枝。

佞枝即屈軼也。

遊玉泉山廢宫故基口號编辑

殿閣人稀草樹荒,舊遊空記五雲鄉。
刼前天地興亡夢,借問山靈是幾塲。

春日遊玉泉道院编辑

露桃香泛冷胭脂,低映相思玉樹枝。
看取廣寒宫殿去,湧金亭上月來時。

暮春過故宫编辑

柳陌風來雪滿沙,錦宫春老野人家。
鶯鶯燕燕空饒舌,明日西園是落花。

過故宫编辑

青山坐對幽人老,依舊春風緑庭草。
騎鯨一去不再來,愁憶落花曾自掃。

過萬松老人故居有感编辑

憶掃香雲謁上方,一天花雨撲禪牀。
雲歸雨歛香花冷,窣堵波沉替戾岡。

過劉氏園编辑

黄鳥含啼怨未休,露桃傾淚洗凝愁。
多情好在今成燕,雙宿雙飛直到頭。

今成夢中所得堂召也。

暮春過劉氏園亭编辑

垂垂簾箔映重門,不避貪飛燕予嗔。
桃李晚來無藉在,亂隨風雨併殘春。

太極宫编辑

步虚聲入海山寒,併覺空香遶露盤。
天浸月波秋似水,翠鸞飛滿玉華壇。

太和宫编辑

故人心事鬢成絲,猶指頺垣話所思。
元自道陵全盛日,見遊麋鹿已多時。

過大明宫编辑

莫輾荒凉輦路開,牡丹花謝巳封苔。
苔錢不買春光住,枉了銜花鹿又來。

瓊花島编辑

萬歲山頭萬樹松,萬年基業一朝空。
如何太液池中水,依舊羅紋起細風。

重題燕都𤣥都觀壁编辑

兔葵燕麥儘風埃,何事消沉不再開。
意得桃花凝笑處,怨春愁篆滿蒼苔。

重題隗臺𤣥都觀壁编辑

洞鎖荒煙藉緑苔,桃花紅盡更難開。
劉郎依舊春風裏,又到𤣥都觀裏來。

遊龍巖寺编辑

上方鐘磬隔花聞,便覺仙凡勢自分。
爭信草堂靈也笑,笑他猿鶴戀松雲。

《北山移文》:「青松落隂,白雲誰侣?」其山主自號「松雲」。


錯落巖花是醉茵,景因人勝畫難真。
林泉盛迹幽棲地,誰分松雲不戀人。

其山主松雲者,林泉和尚嗣也。

嘗遊北禪院鼓子花特盛鄰觀且有鼓琵琶者後遊其所賦此编辑

鼓子花迷香世界,鼙婆聲振玉樓臺。
欝輪袍竟消沉了,優鉢羅空取次開。

過懷來青山院编辑

院染晴嵐樹染煙,錦屏花障抱斜川。
不知日暮前途遠,為愛青山忘著鞭。

登吹臺凝翠亭偶成编辑

春逐花枝落酒杯,草隨春色上髙臺。
殷勤更把重簾捲,放入青天白日來。

天津早春编辑

玉京桃李待花仙,培養根芽又一年。
春事動人應不淺,緑莎侵到水傍邊。

早春宴上次髙麗入國使詩韻编辑

白玉堂前一樹梅,為誰零落為誰開。
人生顔色不長好,且盡生前有限杯。

玉津池早春编辑

嫩漪縠皺浴鴛鴦,信逐輕鷗下野塘。
紅入小桃花綻處,緑莎針短柳絲長。

白蓮池编辑

翠扇平遮罨畫樓,玉盤傾露避蘭舟。
何如解語花長在,花界長生殿裏頭。

無塵亭白蓮池编辑

白蓮自處無塵境,不惜香風隔岸聞。
絶是水紋珍簟下,水僊潛著水沉薰。

題霏香亭编辑

為延花事帶香霏,彌月兼旬醉不歸。
休道未知今日是,當非四十九年非。

玉津亭编辑

桃李無言各自春,韶光堆疊與精神。
半欹倒影薰沈水,徑引春風入玉津。

書齋展西墻编辑

流水平橋花滿欄,此歡兒輩未期歡。
為嫌不得西山色,乞展西墻兩步寛。

魏焦孝然目其草廬曰蝸牛廬愚以行帳為行窩尋亦號為蝸牛舍云编辑

宴處行窩縮似蝸,推移蝸角叩南華。
調停蠻觸將蝴蝶,盡與華胥做一家。


絶轡元期絶戰塵,指南猶指示迷津。
未應蠻觸相傾地,不屬華胥枕上人。

余聞西北弄邊藩王遞相攻撃時詩也。間吉語時有談絶轡事者,為賦此示之。

家園即事编辑

鶯聲圓滑緑隂涼,如是青春白日長。
可笑畫梁梁上燕,一年年似一年忙。

蘅薄编辑

舜臣過敝廬,異其蘅薄郁烈之氣逆鼻,為賦此示之。

莫驚蘅薄是流芳,芬鬰癡仙起草堂。
試聽司園須也道,主家門户自來香。

題夢齋编辑

文府中書五色衣,含章未吐鳳先飛。
可堪歴歴將今是,又對春風較昨非。


得鹿歡呼事巳非,可能蕉覆却空歸。
多情最是蘭𥦗蝶,長繞瓊華蘂上飛。

題庸齋编辑

中庸今古幾人通,這箇機關自不同。
笑殺西天青眼漢,强分南北與西東。

綵霞亭睡起紀夢書畫夢齋壁编辑

浴蘭湯兮沐芳華,睡起鸎聲透綵霞。
怪得春風教夢穩,盡吹蝴蝶上梨花。

夢廻编辑

恨别故人千里外,夢廻孤枕四更過。
𥦗何處無疎雨,不似芭蕉葉上多。

紀歸夢二首编辑

睡鴨殘香隔夢聞,曉鶯啼破五更春。
千秋萬古蘭𥦗蝶,只屬行雲行雨人。


為蝶為周儘自分,華胥元自是青春。
寒梅豈許羅浮月,偏照凌波解珮人。

西園春事编辑

西園春事畫圖中,難狀司春造化功。
何限花心争動處,不應都是夜來風。

西園席上調元子不至编辑

白玉堂前白日長,滿前鶯燕語如簧。
那知沈飲非荒宴,待與揚鞭問葛彊。

席上编辑

習飲醉鄉抛浩刼,葆真靈液反天和。
方知世上閑滋味,元比神仙不較多。


彩雲行雨陽臺暮,羅襪生塵洛浦秋。
飛起一雙花上蝶,晚風吹上玉搔頭。

初卜縉雲五湖別業编辑

旋移松竹養煙霞,人笑猖披不潤家。
可要廣栽桃李樹,年來強半是狂花。

遊壺春園编辑

雨横風狂過一春,養花天氣少温存。
滿前何限關心事,且是無人許細論。

翠水別業即事编辑

或命巾車或鹿車,就花深處便傾壺。
風流哲匠天然句,狀出雙溪醉隠圖。

題易安堂壁编辑

且言居易有何難,俟命由來足易安。
髙謝畏途誠可意,見人行險我心寒。

終夕風雨早起書待旦齋壁编辑

銀箭知傳第幾更,玉壺清漏不聞聲。
雄鷄本是司晨物,未可非時妄一鳴。

仁夀鎮柳浪编辑

柳浪風寒罷亞香,旋移牀就樹隂凉。
待教野老題名號,獨醉癡仙避暑莊。

泛城南蓮湖编辑

管絃聲破水雲幽,浪裏香風過畫樓。
相與兼花折荷葉,亂遮斜日上蘭舟。

題合歡亭编辑

只合歡遊引玉舟,駢羅蠲忿列忘憂。
自從收得河邊木,須信人間有帝休。

曲水遊编辑

上巳日臨水中宴,遂泛舟玉泉至桃園吕公洞。

宴隨步障水西東,曲水煙光錦繡中。
楊柳結攀垂柳帶,桃花嘶立落花風。


延引仙人蓮葉舟,衣冠雜沓載凉州。
風流今日蘭亭會,移在桃源水上頭。

楊柳,唐樂家歌姬名也。燕俗上巳日結柳帶為圈脱窮,亦猶《景龍記》「上巳日柳弮」之説。

方湖釣魚臺编辑

杜梨花外杜鵑啼,醉倚東風上釣磯「上」一作「擁」
真是一聲聲更切,不知猶更勸誰歸。

玉溪编辑

玉溪聲㵼玉聲寒,流繞祥煙瑞靄間。
却是氷壺凉世界,始知元是在人寰。

水平橋编辑

洞簫吹罷思無聊,却下閑庭弄柳條。
寂寞小園春晝永,一聲啼鳥水平橋。

白石山编辑

山本無情不解愁,年來底事也驚秋。
古今閲盡興亡恨,知為何人雪滿頭。

山市吟编辑

山閣連城日曰新,千形萬狀只無人。
自分長樂樓臺象,不染長安市井塵。

桃源编辑

洞仙情分與桃源,儘與劉郎有舊縁。
兩手未為無用處,不妨和月弄清泉。


驚風成陣花委塵,白日如馳催老人。
只須深入桃源洞,留住朱顔占住春。

過北村编辑

麥穗經場穀尚青,縣官嚴令督秋徵。
嗔他問著西成事,斜倚鋤耰並不譍。

觀田编辑

漠漠屯雲翠拍天,人謠鬼詠是豐年。
老農愁倚鋤竿立,五穀雖成不值錢。

秋日田行编辑

野老郊迎頂斗鑪,馬前行語更相呼。
田荒室露渾餘事,乞免官徵一歲租。

靈城元日编辑

惆悵重明竟未廻,塵揚滄海刼前灰。
誰期六合披攘際,得引屠蘇最後杯。


未待金鷄送曙光,鴈行羅列進桃湯。
如何白獸樽中酒,盡日無人引一觴。

立春前一日對雪编辑

桃李無言盼斷春,值春潜處暖生雲。
晚來縱有殘風雪,明日人間總屬君。

立春口號编辑

細風吹緑水生波,翠陌瑤阡艶綺羅。
春信朝來到人世,滿城簫鼓醉人多。

春意编辑

千里萬里遊子去,一行兩行歸鴈來。
休倚髙樓起惆悵,滿城桃李為春開。

春曉编辑

曉來雲捲四山晴,睡起池塘春水平。
滿眼東風吹栁絮,落花無語怨啼鶯。


瓊枝委露凝香雪,澹月籠花浸麝塵。
喚起丁寧休喚起,苧蘿山下浣紗人。

雷發聲编辑

連日隂雲慘不開,依稀寒色滿樓臺。
一聲踴地蟄龍起,六合洗天霖雨來。

寒食日見花開编辑

寒食常年柳未黄,今年花滿舊池塘。
如何春色今年早,試對春風笑一塲。

白日编辑

玉澗鳴泉彈洛浦,蒼龍横沼冩離騷。
𥦗睡起爐煙冷,滿院春風白日髙。

臨春臺编辑

為臨春色上歌臺,獨捲紅羅坐緑苔。
忽囀一聲穿九陌,永新傳送莫愁來。

七夕编辑

一別相逢淚如雨,不禁憔悴語相思。
佳期咫尺還知否,明日傷情兩別離。


今日相逢明日離,逡巡離合幾多時。
無情雲雨休遮隔,人道相逢一歲期。


雨洗秋容秋氣清,翠簾髙捲暮樓晴。
似含羞澁誰家女,旋索金針拜月明。

中秋不見月编辑

夜闌人静漏迢迢,雲影無情閉碧霄。
不見嫦娥真面目,徘徊虚度可憐宵。

秋日宜都道中编辑

採蓮歌斷木蘭舟,萬里長風入戍樓。
靈鳳不來青鳥去,隴雲江月可憐秋。

儺畢酌吟醉齋编辑

畢方魃蜮避時儺,便覺祈禠氣象和。
歡伯解言應也道,最難除得是詩魔。

詠雪编辑

碧玉壺天白玉塵,十分添起月精神。
從今休作輕盈態,學殺楊花不是春。

故宫對雪三首编辑

瓊室亂穿樵子徑,瑤臺空映野人家。
天公也是灰心地,更忍教開玉樹花。


足憐瓊室傷殷鑑,可瑤臺屬夏家。
元自飛花將蔕葉,已摶羊角到中華。


飄颻舉似霓裳舞,爛漫横陳玉樹花。
寧知㸃㸃飛來處,生自幽人兩鬢華。

園中對雪编辑

驚風不展瑤花限,浩蕩年光落又開。
却是仙娥相見處,爛銀宫闕玉樓臺。

月臺雪霽编辑

水精簾下玉塵埃,旋逐風姨去又來。
應審素娥殊有待,已懸飛鏡上瑤臺。

雪中戲示漢臣编辑

散花臺上千山雪,晴雪樓前萬樹花。
觸處造門堪臘酒,更休得問是誰家。

雪後吟编辑

雪助夜寒更漏澁,何能盼得到天明。
乾坤已落羲和手,休更瓊瑤陌上行。

姮娥编辑

月姊應勞駕望舒,可能圓缺為陽烏。
如何竊盡長生藥,却種相思樹一株。

十六夜月编辑

姮娥减却舊精神,桂魄難同昨夜新。
多謝清光不相負,徘徊終夕伴詩人。


底事姮娥出海遲,玉容寂寞不勝悲。
清光未必天邊減,冷暖人情亦可知。


昨夜銜杯冩我歡,玻瓈萬頃桂花寒。
素娥今夕如羞澁,似怨詩人取次看。

對月吟编辑

誰遣姮娥到畫筵,徘徊清影不勝憐。
廣寒宫殿應蕭索,想見人歸難自眠。

和林雨大雹有如雞卵者编辑

誰擁珠璣積玉京,縱欺明月易愁晴。
若教不值驪龍睡,不信波斯擅得名。

波斯國王名阿克達布。西域國土未可悉紀,唯此國多出珍珠。

雷雹编辑

喚起阿香雲外具,低徊龍馭過神州。
翠裀萬頃無人捲,弄散珠璣去不收。

西園梅花编辑

婆律膏融滴蠟開,幾多香陣過樓臺。
封姨更是相料理,吹到南華枕上來。

對後園梅花簡示諸公编辑

莫訝氷姿渾是雪,若存花態即非梅。
靈根豈受寒拘束,直把陽和竟挽回。

早梅编辑

一逕縈紆入草萊,柴門雖設不曾開。
東風是洩春消息,吹到梅花樹下來。

燕都地寒,梅信在春。

飲梅花编辑

除了孤髙梅子真,蘭生更待與誰親。
無如清友延清客,有似賢人對聖人。

曾端伯云「花中十友。清友者,梅花也。」《博聞後集》號梅花為「清客」。

梅花引编辑

淡粧素服映氷肌,香襲幽情暗有期。
漏泄美人心下事,怕拈横玉倚風吹。

《龍城録》趙師雄遷羅浮,日暮於林間見美人,淡粧素服,芳香襲人。師雄醉寢,明日起視,坐大梅花樹下。

春梅怨笛歌编辑

一聲愁笛吟龍起,萬㸃驚香怨雪飛。
珍重冰魂莫回首,酒痕猶滿去年衣。

三月二十二日夢中詠瓊花编辑

一樹瓊花手自栽,栽成盼得到春來。
春來爛漫知多少,羞殺羣芳不敢開。

題戀春牡丹编辑

玉籍名延不世香,含情惟務振流芳。
自縁始戀春料理,是索東君力主張。

牡丹编辑

問誰養牡丹芽,枕天津第一家。
不枉得輸青帝力,見開知是異凡花。

唐家紅紫二色牡丹编辑

誰齊音劑天香凝去聲彩霞,靈根培養地仙家。
漢皇可忍思傾國,鹿走中原是此花。

《花譜》云「李唐時遺種也」。或云「出民唐氏家」。

題一花二名牡丹编辑

政縁中業擅英聲,是索宜專第一名。
抱一足為天下式,儘消仙筆與題評。

雙頭牡丹编辑

並倚春風映畫堂,相偎應説夜來長。
同枝同葉縁何事,脉脉芳心各自香。


玉盤雙捧九天香,競負恩華示寵光。
意得沉香亭北畔,太真臨鏡倚新粧。

帶將來编辑

野花新傍玉欄開,長恨何人向此栽。
自是王孫不知道,牡丹根上帶將來。

戲題與牡丹同名芍葯编辑

生倚英姿勝玉英,一生生占牡丹名。
懸知也是陳驚座,誰許分庭擬抗衡。

勝玉、一生香,皆芍葯名也。《前漢·游俠陳遵傳》「列侯有與同姓字者,每至人門,座中莫不震動。既至而非。因號其人曰『陳驚座』云。」

長春芍藥同座客賦编辑

標舉孤芳藴異香異香,芍藥名也,定知經歴幾炎凉。
自來不受春拘束,顯是司花少主張。

和林芍藥夏至前後始盛。以元微之《芍藥詩》「開張七寳裏」為韻,分得「張」字。

題與牡丹同名芍藥花譜有御衣黄牡丹亦有御衣黄芍藥有遇仙紅牡丹亦有遇仙紅芍藥似此同名四十餘品编辑

英名竊比擬花王,傾慕花王事業香。
奴頴萬花題品處,不教花相敢承當。

楊萬里《芍藥詩》「好為花王作花相」。

戱題所賦芍藥花辭编辑

雕章開發自生春,藻思敷花逐日新。
不獨筆端元有舌,為花須可與傳神。

取維揚紅玉樓子千層閣芍藥種遲而未至编辑

紅玉樓當在玉京,千層閣合在層城。
延留應欲騰光價,待合瓊花作伴行。

孔常父《芍藥譜》云:「紅玉樓子,初開時淺紅,經數日乃黄。或謂之『絳州紫苗樓子』。千層閣,葉大小間出千餘層,其苗青。或謂之『青苗黄樓子』。」

芍藥编辑

楊家一捻紅嬌潤,與醉西施較等差。
倘使紅粧無藉在,寳冠須也是閒花。

楊家、一捻紅、醉西施、紅妝寳冠,皆芍藥名也。「醉粉殊宜凝笑,寳冠雅稱紅粧」少時詠芍藥樂府中語也。醉粉、凝笑,亦是芍藥二名。

墻北桃樹编辑

一樹緗桃幾萬枝,餘花落盡未開時。
從今甘比墻南樹,長得春風半月遲。

燒桃樹根编辑

碧桃林盡了無痕,溪水無光山色昏。
依舊負薪人不斷,採殘枝葉更刨根。

路邊桃花编辑

不似劉郎初見時,塵埃憔悴損胭脂。
多情閲盡行人面,醉倚東風果笑誰。

三月桃花詞编辑

春盡山桃花滿枝,怨春休道北來遲。
人人争醉春時節,是江南腸斷時。

日日亭午大風樹杪忽見桃花一枝编辑

贏得夭桃衒麗姿,漸教開上最髙枝。
司花未必能為地,便是頺風欲起時。

冬日桃花同諸公賦编辑

碧桃花擁長春洞,秀出元英獨自芳。
一㸃香心滿容笑,探傳何意與劉郎。

答王澹遊冬日二色桃花詩编辑

凍得梅花開不得,笑他和雪倚欄干。
漫山漫野知多少,尚對東風怯暮寒。

落花编辑

瘦緑癡肥怨影濃,一簾紅雪障晴空。
驚湍飛去無消息,吹折春心不是風。

圓福院竹甚茂盛幽都一郡所未有超上人云原有桃樹百本余悉去之始植此君因為之賦编辑

忍教儀鳳籜龍孫,縱酒劉郎道與存。
應説碧桃花解語,可無桃葉代桃根。

司春園五月五日梨花是日因事不飲编辑

雨迷雲夢夢迷春,只自將春認不真。
莫笑獨醒人索寞,也須曾是洗粧人。


已是春風釀雪香,月波斜浸玉肌凉。
如何不入荆王夢,却逼何人要洗粧。

晨詣香山禪寺觀兩閣前後玉簮编辑

玉簮花映清凉國,露冰姿日未昇。
只似舊時香世界,水沉香氣自薰蒸。

楊妃菊编辑

追尋秋色到東籬,腸斷三郎足別離。
折得一枝香在手,臨風何處寄相思。


醉浮愁頰半朝紅,流恨空遺滿六宫。
睡殺海棠春不管,斷魂招得嫁秋風。

「朝」一作「潮」。

楊花编辑

遊人枉自怨年華,斷送春風是此花。
可是東君難管領,一天晴雪誰家。

詠苔编辑

露茵疊翠藉閒園,神篆班班世未傳。
誰道東君翻古畫,盡輸春色買苔錢。

紫菊编辑

濃改新粧厭舊粧,留連春色到秋光。
淵明老後無歸客,籬下而今不遜黄。

乞花编辑

惜花人草乞花詩,欲得花枝慰所思。
計取問花珠玉價,索知都是買花貲。

戊午冬十一月二十八日過閬州楊氏獻小桃十二月二日又獻杏花编辑

誰意嚴凝運化機,小桃生蕚綻芳蕤。
東君枉了為春主,開到杏花猶未知。

惜花御史编辑

春事權輿未渠其據切央,惜花御史似蜂忙。
分明白著千紅紫,陪奉宫花為括香。

唐穆宗宫中花開,以重頂帳蒙蔽,置惜花御史掌之,號曰「括香御史」。

錦連錢编辑

王炎云:「錦連錢,余之良馬也。」擬其色名之。

錦連錢暈玉連錢,稱裊行吟軟玉鞭。
可愛金蓮花世界,與人長結畫圖縁。

桃花馬二首编辑

花滿長春洞裏開,萬枝雲錦映樓臺。
劉郎不道誰家物,盡與龍媒帶取來。


散花仙子神如水,閑散瑤花剪霞綺。
春風吹滿鐵連錢,鞭碎玉鞭鞭不起。

予之鐵驄桃花,色備五采,求自渥洼。

紅叱撥编辑

顧影驕嘶躡紫烟,縁雲隨步金蓮。
天然紅玉飛香輦,宜載花間醉玉仙。

余避暑所,川野無非金蓮,「金蓮川」由此得名。

晨鷄编辑

延頸長鳴有所懷,司晨期振宿隂開。
傾心解抱扶桑日,直是聲聲呌出來。

過瓊林園聞鶯编辑

神州沉陸宫鶯在,不忍頻將舊事題。
似與幽人説情緒,盡情啼了又重啼。

雛鶯编辑

一簾疎雨洗清明,啼殺東風陌上鶯。
寒勒百花開不得,問他春色與誰争。

新鷹编辑

逼駱駝山馳快馬,迭鴛鴦濼按新鷹。
性耽神俊多成癖,非為霜前被凍蠅。

秋鶯编辑

落盡羣英一見愁,只因天地兩經秋。
流鶯不道春光老,剗地如今調舌頭。

早春歌编辑

朔風戰野地擘裂,震匣瑶琴絃凍折。
春風不意到人間,昨夜柳梢先漏洩。

白雪謡编辑

天花瑞葉將騰六,眀與天公示心曲。
一時三白表何事?表白孤忠三獻玉。

題黄梅出山圖编辑

祖佛不識山中主,良才可惜遭斤斧。
肩擔明月過前峯,一時忘却曹溪語。

鮒魚辭编辑

鮒託微波致微意,上自蛟龍至鱏音尋,又音滛鯉。
今雖得百萬江湖,寧比當時斗筲水。

日將出编辑

隂雲夜合乾坤失,萬象不能分別得。
蒼凉海㡳浴重光,却與行人指南北。

五將行编辑

螣蛇逰霧相乗勢,龍舉雲興相借力。
致使雲消霧散時,要似枯魚過河泣。

秋蓮怨编辑

紅衣亂委鴛鴦浦,羅襪塵消水仙府。
凝情照影竟無言,應惜芳心為誰苦。

松聲编辑

風低滿地蛟螭走,風髙萬壑龍蛇吼。
蒼蒼元是嵗寒姿,休錯思量比蒲柳。

五禽詠编辑

大麥熟簸箕漏编辑

小麥青青大麥黄,野老啼饑空遶塲。
感大麥熟簸箕漏,惆悵無由除粃糠。

麥飯熟即快活编辑

長安米貴不易居,粒粒皆比明月珠。
彼麥飯熟即快活,寧知西山有餓夫。

提葫蘆沽美酒编辑

黄壚邈若山與河,人生安樂孰知他。
為提葫蘆沽美酒,快喚靈均聽浩歌。

燒香撥火编辑

燒香撥火情發衷,心知有願天必從。
千聲萬聲禱何事,應禱時和將歲豐。

不如歸去编辑

不如歸去不如歸,吻裂血啼誰汝知。
便休也把春催去,就去萬花深處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