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距筆賦(以「中山兔毫作之尤妙」為韻)

雞距筆賦(以「中山兔毫作之尤妙」為韻)
作者:白居易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656

足之健兮有雞足,毛之勁兮有兔毛。就足之中,奮發者利距;在毛之內,秀出者長毫。合為乎筆,正得其要。象彼足距,曲盡其妙。圓而直,始造意於蒙恬;利而銛,終騁能於逸少。始則創因智士,制在良工。拔毫為鋒,截竹為筒。視其端若武安君之頭銳,窺其管如元元氏之心空。豈不以中山之明視勁而迅,汝陰之翰音勇而雄。一毛不成,采眾毫於三穴之內;四者可棄,取銳武於五德之中。雙美是合,兩揆相同。故不得兔毫,無以成起草之用;不名雞距,無以表入木之功。及夫親手澤,隨指顧。秉以律,動有度。染鬆煙之墨,灑鵝毛之素。莫不畫為屈鐵,點成垂露。若用之交戰,則摧敵而先鳴;若用之草聖,則擅場而獨步。察所以,稽其故。雖雲任物以用長,亦在假名而善喻。向使但隨物棄,不與人遇。則距畜縮於晨雞,毫摧殘於寒免。又安得取名於彼,移用在茲。映赤管狀紺趾乍舉,對紅箋疑錦臆初披。輟翰停毫,既象乎翹足就棲之夕;揮铓拂銳,又似乎奮拳引鬥之時。苟名實之相副,信動靜而似之。其用不困,其美無儔。因草為號者質陋,折蒲而書者體柔。彼皆瑣細,此實殊尤。是以搦之而變成金距,書之而化作銀鉤。夫然,則董狐操可以修為良史,宣尼握可以刪定《春秋》。其不象雞之羽者,鄙其輕薄;不取雞之冠者,惡其軟弱。斯距也,如劍如戟,可係可縛。將壯我之毫铓,必假爾之鋒鍔。遂使見之者書狂發,秉之者筆力作。挫萬物而人文成,草入行而鳥跡落。縹囊或處,類藏錐之沈潛;團扇或書,同舞鏡之揮霍。儒有學書臨水,負笈登山。含毫既至,握管未還。過兔園而易感,望雞樹以難攀。願爭雄於爪趾之下,冀得雋於筆硯之間。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