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眠居士小傳

雲眠居士小傳
作者:譚文夏 明
本作品收錄於《鵠灣文草/卷8

楊修齡先生為長安令,其大公封長安令;為侍御,又封太公侍御。是時,孫文弱亦成進士,而太公年六十五。太公恐「我老書生耳,積學不第,自以為忘於天,今子孫貴相踵,吾安知天所為!」乃以退晦自處,令其孫授越中教職,因循由國子遷計部;念侍御莫可損者,惟黔中荒菁,於台班無所取大,乃請按貴州。至今子孫海內有靜稱,太公教之也。

今上四十七年,虜蠢,屯堡失職,遼陽諸將吏多與賊通起居,事已壞。而是時侍御方與其太公逐花源漁父為笑樂,聞台召,父子相顧語:「安可以靜晦失國恤!」太公曰:「且非獨汝往也,吾與汝偕往。向吾為盜驚,汝自黔即日歸;今國有寇,君父情等耳,獨可以明日乎?」驅車去至都。每侍御草疏,太公自起焚香,以為憂不在兵餉,而引用當世膽智公忠之人,則其虜自退。疏七上,上動,太公教之也。尋侍御中人言,謂歸不宜即入都,入都即不宜七上封事,而太公愀然曰:「此豈不知國有憂乎?吾向者南來,朝士挈家歸者,相望於道,乃知不足怪耳。」侍御即拂衣。太公手一疏,欲刎以悟主上,為計部所匿阻。自抵家,迄於病革,惟痛恨遼事,及問遼警何若,與遼中用何人、人何言而已。

譚子曰:始予與文弱交,太公出肅客,聞客有川源雲壁之好,意甚喜。而太公亦自號雲眠居士,嘗出入吳越佳麗,又能道嵾、衡、嵩、華所以伯仲同異之故。戊午,予致書武陵,使者歸為予言,書至日,三籃輿在門,筇履壺觴已具,曰將往遊山水。予聞之歎息:三世同堂如此,乃可歎也。一旦國家有事,潭煙石霞,猶在衣裾,而安危存亡之意,勃勃不可忍,然後知真山水人能急君父也。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