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麓漫抄 (四庫全書本)/卷06

卷五 雲麓漫抄 卷六 卷七

  欽定四庫全書
  雲麓漫抄卷六     宋 趙彦衞 撰
  古人祭器以竹木為之傳曰大夫祭器不假爾雅曰木豆謂之豆瓦豆謂之登旊人為簋周禮四命受器鄭司農云受祭器為上大夫茍有功德則又得銘其祖考之功烈故銘欵多云敢對揚天子之丕顯休命所謂銘施於鼎彞者是也三代鼎匜有存至今皆大夫以上得受器者之所為宣和博古圖遂以聶崇義竹木之説為非抑不思耳
  紹興中有漁者得一石於淮狀如瓜於瓜瓣凸處有字屢鬻而不售淳熙十一年王仲行尚書守廬得之出以示予予曰乃新莽律權石字甚細篆體類詛楚文因為釋之曰律權石重四鈞黃帝初祖德 于虞虞帝始祖德帀于新歲在大梁龍集戊辰戊辰直定天命有民工德受正號即眞改正建長壽隆崇同律度量衡當前 龍在己巳歲次實沈初班天下方國永遵
  子子孫孫享傳億年按漢書律厯志王莽徵天下通知鍾律者百餘人使羲和劉歆等典領條奏其權衡篇曰衡平也權重也衡所以任權均物平輕重也本起於黃鍾之重一籥容千二百黍重十二銖兩之為兩二十四銖也十六兩為斤三十斤為鈞四鈞為石王莽傳梓潼人哀章作銅匱述符命莽下書曰予以不德託于皇初祖考黃帝之後皇始祖考虞帝之苗裔敢不欽承以戊辰直定師古注於建除之次其日直定又資治通鑑莽始初元年歲在戊辰明年改元始建國歲在己巳故其文有皇初祖黃帝始祖虞帝戊辰直定之語趙石勒十八年七月造建德殿得圓石狀如水碓銘曰律衡石重四鈞同律度量衡有辛氏造續咸議是王莽時物與此同其間有一兩字疑者闕之以俟博識之君子
  辛應仲云婦翁陸少卿在襄陽修城得一碑字頗佳而父子同名曰靖出其墨本示予碑額書云大唐羅君墓誌文前復題云隋處士羅君夫人誌銘君諱靖字禮襄陽廣昌人春秋三十有一隋仁壽四年五月終則羅君隋人也繼云夫人張氏年八十四龍朔二年六月終則夫人唐人也今題羅君曰唐夫人曰隋固已大謬碑乃靖之子紹嗣善佐所立而呼其父為君所書三代目靖為父又類已所立碑故辛有父子同名之疑因知文章工拙初無古今
  淳熙四年車駕幸太學建石經閣遂新兩學議者以舊像無福厚氣象合改塑既畢工始悟舊像無著處欲遷於富陽縣學武成王遷於殿前司廡下富陽縣中諸生不願易殿師亦以不便為詞時湯村新建東嶽行祠兩廊未有像設將遷焉已定送辭之儀行下臨安府具鼔吹學中士人襴鞹送至關外予時為臨安幕屬以為駭俗且舊像經兩朝祭奠宜奉安首善閣諸公以為然議遂定自是繪像一變與古不同矣
  漢大要以軍吏立國蕭曹起郡吏而為相自絳灌至申屠嘉皆向時椎埋狗竊之人至趙廣漢尹翁歸張敞王尊之徒非郡獄吏則卒史胥佐也治效皆顯著史册及公孫洪以儒

  胥史耶
  漢高祖詔守尉長吏善遇高爵惠帝令民得賣爵高后文帝賜天下民爵七年賜民爵户一級當為父後者爵一級景帝三年賜民爵一級四年五年又賜爵一級賜天下民為父後者爵可矣賜民爵户一級景帝三年間三遷其爵茍有犯法不知當時守尉長吏何所施其治景帝於七國反後連年賜爵與高后之户一級同皆欲収人心殊非先王固結人心之實
  金國毎年賀正旦生辰遣使所過州縣日有頓盱眙鎭江平江赤岸有宴平江排辦司數
  撁船當直防䕶鎗旗槔手火臺火把岸槔燈籠共用五千三百一十四人
  防䕶禁軍一百三十二人鄰州替
  撁船人二千六人
  使副當直一百六十人
  准備阻風添撁船一百五十人
  旗鎗隊一百二十人
  運使撁船二百九十六人
  盱眙鎭江平江三押宴防䕶當直撁船一百五人人使船槔手六十人
  押進馬至鄰州十三人
  沿流五巡尉火臺火把岸槔三千一百七十六人火臺一千八百六十二座
  燈籠四百七十一架
  火把船九十八隻
  接伴使副當直五十人
  撁船二百四十人
  遞馬船十隻
  毎程用帶毛角羊二千斤四程計八千斤
  北果錢五百貫
  御筵果桌十行行十二楪
  食十三琖並雙下
  頓食使副毎分
  羊五斤   猪五斤   麵四斤
  粳米五斤  雞一隻   鴨一隻
  鯉四斤   油半斤   柴三十斤
  炭二秤   四兩燭一對 酒一斗
  果三十楪  密煎十楪
  油鹽醬菜料物各有數
  㸃
  栗一升   羊一斤半
  猪腰子一對 麵一斤半
  上中下節各有降殺若折錢使副折銀三兩三錢都管九錢一分  上中節七錢六分
  下節四錢五分半
  御筵不坐折金七錢
  姑蘇館批支一千五十六貫八百十五文
  公使庫一千六百三十九貫四百五十八文
  軍資庫八千七百六十七貫一百五十九文
  凡賀正生辰來囘程御筵頓食等毎次用二萬貫共四萬貫他州亦不減此
  唐科目至繁唐書志多不載或畧見於列傳今裒集於此
  制科及第永徽三年 志烈秋霜顯慶三年 洞曉章程四年材稱棟梁志標忠梗
  政均卓魯字俗之化通高
  安心畎畆力田之業夙彰
  道德資身鄉閭共挹
  養志丘園嘉遁之風載逺
  材堪應募    學綜古今
  茂材異行麟德元年  消聲幽藪
  幽素乾封元年    詞贍文華
  直言極諫    抱儒素光宅元年
  韜鈐      詞標文莊
  孝弟梗直天授二年  臨難不顧循節寧邦長壽三年長材廣度沈跡下寮證聖元年
  文藝優長萬歲通文二年 絶倫
  經邦聖厯三年    疾惡大足二年
  龔黃      拔萃
  賢才神龍元年    才膺管樂
  才高位下    賢良方正
  材堪經邦    孝悌亷謹
  草澤遺才    宰臣
  抱器懷能景龍二年  文學優長
  茂才異行    藏器晦迹
  文可以經邦景雲元年 文以經國
  藏名負俗    懷才抱器
  明三經通大義  抱一史知其本末
  通三教宗旨究其精微
  經國治人先天元年  藻思清華
  道侔伊吕    才堪刺史
  寄以宣風則能興化變俗
  文章俊拔超越流輩
  賢良方正能直言極諫開元二年
  哲人竒士隱淪屠釣
  良才異等    文儒異等
  文史兼優    博學通議五年
  文辭雅麗    武足安邊十五年
  高才草澤沈淪自舉
  才高未達沈迹下寮十七年
  多才二十一年    宏詞超絶流輩二十二年
  宏詞絶超羣類二十二年
  王霸三十二年    知謀將帥
  平判入等三十四年  國子明經
  上書中書試同進士及第
  文辭秀逸天寶元年  風雅古調四年
  詞藻宏麗三年  樂道安貧大厯
  文辭清麗建中元年  經學優深
  高蹈丘園    軍謀
  孝悌力田聞於鄉閭
  超絶貞元元年    識洞韜畧堪任將帥
  清亷守節政術可稱堪任縣令四年
  書判拔萃元和元年  五經
  開元禮     學究
  律令      明習律令
  才識兼茂明於體用
  達於吏理可使從政
  三禮二年    博通墳典達於教化
  軍謀宏逺材任將帥
  詳明政術可以理人
  神童六年    寶黃十二年
  處士十五年    山人長慶二年
  日試百篇    道舉三年
  日試萬言    長念九經寶厯二年
  學究周易處士太和二年草澤應制
  三傳七年    三史
  童子明經大中元年  明算
  童子學究
  説者皆以嘉禮不野合古不墓祭春秋辛有適伊川見被髪而祭於野者曰不及百年此其戎乎自漢世祖令諸將出征拜墓以榮其鄉至唐開元詔許寒食上墓同拜掃禮沿襲至今遂有墓祭然是時有使子弟皂𨽻上墓而延親知者唐賢有甚不敬之嘆殊不知嘉禮不野合謂兩君相遇於境成事而退不講宴好非指祭禮也周家冢人有祭墓為尸之語則墓祭亦三代禮先賢嘗言之
  唐野史云貞觀中太宗嘗與魏徵論書徵奏曰王右軍昔在永和九年莫春之月修禊事於蘭亭酒酣書序時白雲先生降其室而歎息之此帖流傳至於智永右軍仍孫也為浮屠氏於越州雲門寺智永亡傳之弟子辯才上聞之即欲詔取之徵曰辯才寶此過於頭目未易遽索後因召至長安上作贗本出示以試之辯才曰右軍作此三百七十五字始夢天台子眞傳授筆訣以永字為法此本乃後人模倣爾所恨臣所収眞蹟昔因隋亂以石函藏之本院兵火之餘求之不得上密遣使人搜訪但得智永千文而歸既而辯才託疾還山上乃夜祝於天是夜夢守殿神告以此帖尚存遂令西臺御史蕭翼持梁元帝畫山水圖大令書般若心經為餌賺取以進翼至越舍於静林坊客舍著紗㡌大袖布衫往謁辯才且誑以願從師出家遂畱同處乃取山水圖并心經以遺之辯才曰此兩種料上方亦無之去歲上出蘭亭模本唯老僧知其偽試將眞蹟晲秀才如何翼見之佯為輕易且云此亦模本爾辯才曰葉公好龍見眞龍而慴以子方之顧不虚也一日辯才持鉢城中攜翼以往翼潛歸寺中紿守房童子以和尚令取净巾遂竊蘭亭及山水心經復囘客舍方易服報觀察使至後亭召辯才出詔示之辯才驚駭舉身仆地久之方甦翼日即詣闕投進上焚香受之百僚稱賀拜翼獻書侯賜宅一區錢幣有差及賜辯才米千斛二十萬錢上於内殿學書不捨晝夜既成書以賜歐陽詢等張彦遠法書要録亦載劉餗嘉話云蘭亭序梁亂出在外陳天嘉中為僧智永所得至大建中獻之宣帝隋平陳因獻晉王王不之寶僧果從帝借搨及登極終不從索果師死後弟子辯才得之太宗為秦王因見搨本驚喜乃貴價市大王書蘭亭終不至後知在辯才處使蕭翼取得之武德四年入秦府貞觀十年乃搨十本以賜近臣後褚遂良請祕于昭陵又南部新書蘭亭者武德四年歐陽詢就越祚求之始入秦府麻道至嵩教搨兩本一送辯才一王自収嵩私搨一本于時天下草創秦王雖親萬幾蘭亭不離肘腋及即位學之不倦至貞觀二十年褚遂良請入昭陵後得其模本耳尚書故實云太宗酷好法書有大王眞蹟三千六百紙率作一丈二尺為一軸寶惜者獨蘭亭為最置於座側朝夕觀覽嘗一日附耳語高宗曰吾千秋萬歲後與吾蘭亭將去也及奉諱之日用玉匣貯之藏於昭陵歐陽集古録世言眞本葬在昭陵唐末之亂為溫韜所發其所藏書畫皆剔取其裝軸金玉而棄之於是晉魏以來諸賢墨蹟復落人間李端叔跋云貞觀中既得蘭亭上命供奉官搨書趙模韓道政馮承素諸葛貞等各搨數本分賜皇太子諸王近臣而一時能書如歐虞薛輩人皆臨搨相尚故蘭亭刻石流傳數多嘗有類今所得獨定州本為最勝章敏公元發嘗語人云慶厯中宋景文為定帥有游士攜此石走四方最後死於定武營妓家伶人孟水清取以獻于宋愛而不敢有畱之公帑自是蘭亭傳天下此定本得石之始也至元豐中薛師正為帥始攜去其長子别畱贗本上鑱損湍流帶右天五字為證然其親友猶於薛氏得舊本也大觀間其次子嗣昌始納之御府後因兵亂不知所在世人不悟寶鑱本為定武本或云第五行有僧字蓋是時搨本至多惟此僧永所藏為眞又云當其行間是僧權押縱後權字磨滅曾不知老之將至誤用僧字何子楚跋語云石晉之亂契丹自中原輦寶貨圖書至眞定德光死漢祖起太原遂棄此石于中山慶厯中李學究者得之祕不示人韓忠獻守定武力求之乃埋石土中别刻本以獻李死其子始摹以售人後負官緡宋景文為帥出公帑代輸取石匣藏庫中非故舊莫得見熙寧中薛師正為守其子紹彭别刻本易歸長安大觀間詔取石龕置宣和殿丙午與岐陽石鼔俱載以北又云定武初得刻于殺狐林後置郡廨薛至定士大夫乞墨本者沓至薛惡模打有聲自刋别本畱樵樓下多持此以售求者蓋先後已二刻薛之子紹彭私又摹刻易元殺狐林本以歸欲以自别乃取殺狐林本湍流帶右天劖一二筆私以為記又謂定武本仰字如針眼殊字如蟹爪到字如丁形又云一本正肥是唐古今語蘭亭者不岀此今人多惑野史之言殊不知最為謬按唐書開元二十二年初置十道採訪處置使至德三年改採訪為觀察處置太宗時焉得有觀察使一謬也又龍朔二年改門下省為東臺中書省為西臺太宗時焉得有西臺御史二謬也三藏記云𤣥奘法師周游西宇十有七年唐貞觀十九年二月六日奉勅於𢎞福寺翻譯聖文凡六百五十部心經預焉右軍時焉得有心經其謬三也唐太宗一朝文字最為詳備所謂拜獻書侯與夫賜宅及百僚稱賀等不應史册不載其謬四也蘭亭蓋是右軍適意書他日别書之終不及前豈有白雲先生天台子眞守殿神告等事其謬五也蕭翼為御史焉得潛出關而朝野皆不知至與僧為侍人其謬六也太宗開國之文君不應賺脱一僧而取翫好其謬七也觀其詞有賺取睨秀才皆浙人語必是㑹稽人撰此以神其事不可不知也
  契丹用兵步騎車帳不從阡陌東西一概而行大帳前及東西兩面差大首領三人各率萬騎分㪚遊奕百十里外交相巡邏謂之欄子馬主帥吹角為號衆即頓舍環繞穹廬以近及遠只折木梢屈之為三子鋪不設槍營塹栅之備或聞人聲斫寨皆不實也毎軍行聽鼓三伐不問昏晝一發便行未逄大敵不乘戰馬俟敵近即競乘之所以戰蹄有力也其用兵之術成列而戰休兵而乘之多伏兵斷糧道互相舉火饋餉自齎退敗無恥散而復聚
  請盟録載女直用兵之法戈為前行號曰硬軍人馬皆全甲刃棓自副弓矢在後非在五十步内不射弓力不過七斗箭鏃至六七寸形如鑿入不可出人攜不過百枚其法什伍百皆有長伍長擊柝什長執旗百長挾鼓千人將則旗幟金鼓悉備伍長戰死四人皆斬什長戰死伍長皆斬百長戰死什長皆斬能同負戰没之尸以歸者則得其家貲凡將軍皆自執旗衆視所向而趨之自卒帥至步卒皆自馭無從者軍行大㑹使人獻䇿主帥聽之有中者為特奨其事師還又㑹問有功者隨高下與之金人以為薄復增之
  東坡有贈參寥子詩云著論窮天人千春祕麟閣長揖不受官拂衣歸林壑東坡所與交遊參寥乃僧也戰國有四公子謂春申平原孟嘗信陵梁亦四公子大通中帝謙恭待士忽有四人來貌可七十鶉衣躡履入丹陽郡建康里行乞經年無人知帝居同泰寺講佛經僧瑳永安僧慥通㑹妙旨與之談論四人同謁二僧住口帝驚召入儀賢殿給湯沐帝問三教九流及漢朝舊事了如目前問其姓名一人曰姓𦋅音攜名闖琛去聲一人曰姓⿰音萬名杰音傑一人曰姓䴰音贖名䵎音湍一人曰姓仉音掌名䀾音覩今朝無識者惟昭明太子識之四人喜揖昭明如舊交目為四公子
  南朝有貢計館在建康縣東二里洲子岸上諸州府秀才選舉皆憩此館
  六朝自石頭東至運署總二十四度皆浮航往來建康城外有朱雀航即今之浮橋是也今浙西臨流州縣目載行旅之舟謂之航船義或取此
  所之名見於六朝永昌二年置犧所又有錢所天監中有刻漏所
  爾雅曰山南曰陽水南曰陰故華陰山陰皆在山之北淮陰濟陰江陰皆在水之南
  漢明帝夢金人而摩騰竺法始以白馬陁經入中國明帝處之鴻臚寺後造白馬寺居之取鴻臚寺之義隋曰道場唐曰寺本朝大曰寺次曰院在法寺有寺主郡有僧首總稱主首宣和三年禁稱主字改曰管勾院門同管勾院門事供養主作知事庵主作住持建炎初避御名改曰住持
  班固才識不逮司馬遷逺甚於高祖紀見之史記第云高祖姓劉氏母媼蓋司馬漢臣不敢斥其君名班固為漢書盡用司馬遷舊文却云高祖諱邦字季意謂補其遺闕不知害義至於世系却當推究反不書祇於贊畧曰降及于周在秦作劉涉魏而東遂為豐公豐公蓋太上皇父太公諱合言之亦從畧可見才識下於司馬矣東坡黃州詞云人道是三國周郎赤壁蓋疑其非也今江漢間言赤壁者五漢陽漢川黃州嘉魚江夏惟江夏合於史漢陽之説出於荆州記漢川之説蓋亦赤壁草市今其近處亦有烏林唐漢陽圖經云赤壁又名烏林在㲼州縣西八十里跨㲼南北㲼州即漢川據此二説相去不遠然曹操初敗赤壁再敗烏林赤壁烏林乃二地今指一地二名已失之况曹操舟師自江陵順流而下周瑜自柴桑今江州泝流而上兩軍相遇於赤壁則赤壁當臨大江今臨嶂漢川皆非臨江處通典元和郡國志皆嘗辨㲼川謬則臨嶂謬亦可知黃州出於齊安拾遺以赤鼻山為赤壁見水經以三江下口為夏口以武昌華容鎭為曹操敗走華容其説尤謬蓋周瑜自柴桑至樊口㑹劉備與備進軍逆操而後遇於赤壁則赤壁當在樊口之上今赤鼻止在鼻口對岸何待進軍而後遇又赤壁初戰操軍不利引次江北而後有烏林之敗則赤壁當在江南岸今赤鼻乃在江北岸亦非也又曹操既敗自華容道走保南郡漢南郡今江陵華容監利石首武昌華容豈走南郡路嘉魚之説唐章懷太子注東漢劉表傳云赤壁山名也在今鄂州蕭圻通典引括地志亦同元和郡縣志則云赤壁山在蒲圻縣一二十里北岸烏林與赤壁相對即周瑜用黃蓋策焚曹公舟船敗走處唐蒲圻臨江今析為嘉魚故説者據之而指今石頭口為地然石頭口初未嘗以赤壁名而嘉魚縣圖經亦云此地無赤壁考之水經則不然水經云江水源流至今巴陵之下云江水左逕止烏林江水東注凡水經言左者皆北岸右者皆南岸酈道元注云村居也呉黃蓋敗魏武於烏林即是處又云江水至今漢陽界云江水左逕百人山南酈道元注云右逕赤壁山昔周瑜與黃蓋詐魏武大軍所起處據此則赤壁烏林相去二百餘里元和志所指烏林已與此合而赤壁則不同今漢陽百人山對岸大江中有赤磯者在江夏縣境江圖謂之赤圻為江夏之説者曰此即道元所指也曰磯曰圻者壁之誤耳嘗以為烏林赤壁二戰相繼烏林之捷又自赤壁始不應兩地懸絶如此及觀江表志赤壁敗後黃蓋與操詐降書紿操以衆寡不敵交鋒之日蓋為前鋒當因事變化至戰日蓋始用火攻之䇿操乃敗走如此則二戰初不同日方是時操師八十萬首尾相接二百里不足訝水經之言為然後漢紀總書烏林赤壁故後人指為一地



  雲麓漫抄卷六
<子部,雜家類,雜說之屬,雲麓漫抄>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