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川先生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八

卷第二十七 震川先生集 卷第二十八
明 歸有光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康熙刊本
卷第二十九

震川先生集巻之二十八


 譜 世家


  夏氏世譜


禹之先出於黄帝而别氏姓姒氏其後分封以國為


姓有夏后氏夏今陜州夏縣禹所都因以為有天下


之號者也殷湯時有夏革衛有夏戊夏期而陳别有


夏氏以王父字所謂少西氏媯姓之後也楚漢之際


陳餘為代王以趙王弱國初定自傅之夏説為相國


守代漢易太子夏黄公避秦而隠留侯招之出卒定


漢嗣夏寛從申公齊魯間受詩事武帝為陽城内史


以廉節稱夏恭䝉陰人習韓詩孟氏易光武拜為郎


中遷泰山都尉從學者常千人門人私謚曰宣明其


子牙舉孝廉鄉人稱為文徳先生而夏勤官至司空


夏馥陳留圉人與范滂張儉同被詔捕為黨魁變形


入林慮山中夏綂者不事司馬晉傲睨王公賈充見


於洛水而異之夏方者少喪父母負土為墳虎豹皆


來馴擾其傍為五官中郎將除高山令統方皆㑹稽

永興人也夏孝先桐廬人嘗廬墓有野火延燒近墓


孝先悲繞號慟鳥獸羣以毛羽濡水撲滅之宋夏遇


并州榆次人為武騎將軍與契丹戰殁子守恩天雄

泰寧武寧節度使守贇同知樞宻院事贈太尉謚忠

僖公守贇子隨都總管SKchar邊招討副使贈昭信軍節


度使謚莊恪公並寵顯於真宗仁宗之世任西北邊


帥夏承皓江州徳安人以右侍戰殁於契丹子竦同


中書門下平章事侍中鄭國公謚文莊公子安期龍


圖閣學士兼侍讀知延州竦有文學才術而安期亦


以才居邊任夏執中袁州宜春人姊宋孝宗成恭皇


后以恩澤官奉國軍節度使提舉萬夀觀加少保循


守禮法不以外戚干政初秦莊襄王母夏太后宋成


恭皇后國朝 武宗莊肅皇后夏氏爲皇后者三人


莊肅皇后洛陽人也宋末夏士林為簽書樞宻院事

夏貴為樞宻副使兩淮宣撫大使貴竟以兩淮歸元


為淮西安撫使而元軍入皖城通判夏猗死焉國朝

髙皇帝起兵定天下夏氏為元帥總管功在太常者


五六人刑部尚書夏恕洛陽人而夏元吉為户部尚


書輔佐五朝當世以為名臣贈特進光禄大夫太師


謚忠靖公忠靖公湘隂人其先自㑹稽徙也葢禹之

後别為姓以百數有扈有男斟尋彤城褒費𣏌繒辛


㝠斟戈此其章章者禹以明聖為天下山川神主聲

教訖于海外故自周武王封𣏌後亡而越勾踐興其

後有閩越王無諸粤東海王播至餘善滅國而繇王

股等猶為萬户侯而桀子淳維居於北陲世為北狄

主雖在蠻夷皆為君長則禹之遺烈逺矣初禹崩㑹


稽杼封以為世祀二十餘世至勾踐及無疆滅於楚

楚盡取吳地至浙江越以此散為君王居海濱無疆

之長王去瑯琊無諸保泉上漢既郡兩粤而姑粤區


句章吳門餘後黄林餘不甌鄧猶皆越之餘也故夏

之著者在㑹稽今吳郡夏氏當方谷珍之亂其家殲

焉亮方孩母抱以逃後適海虞雙鳯里朱氏因冒其


姓夏氏之老姑自滇南來尋訪其家獲亮告以其故


亮始知其先居崑山之太倉曾祖曰景芳祖曰君實


父曰文通亮後以子貴封中書舍人贈中憲大夫太


常寺少卿葬馬鞍山四子昺㫤杲晟昺字孟陽以薦


入中書授河南永寧縣丞送徒天夀山坐事謫隆慶


復召為中書舍人㫤字仲昭少為諸生事訓導盧從


龍太守姚善死國難株連黨與及從龍諸生逃散㫤


獨不忍去人髙其義舉進士選翰林院庶吉士 太


宗皇帝愛其書日被顧問 上嘗以其名昶云日當


居上改昶為㫤故世以昶字皆作㫤云 仁宗皇帝


在青宫與舍人朱孔易秀才凌晏如並直東華門時

尚書蹇義學士楊士奇賛機宻㫤預焉詔㫤書北京

宫殿榜㑹脩釋典集朝士及天下名僧書 上親第


㫤書第一授中書舍人直文淵閣進考功主事正綂


中纂脩 仁 宣二廟實錄書御覽諸書及 皇陵


碑知瑞州入為太常寺少卿遷本寺卿後累加正議


大夫資治尹中奉大夫㫤善寫墨竹妙絶一時海外


朝鮮日本暹羅諸國争重購之為人灑落篤於倫誼


初昺戍隆慶杲亦從坐㫤徒步往省脱杲於難後言


于院長薦昺授中書舍人杲居翰林二十餘年其子


文振復在中書父子兄弟世掌絲綸當世以為榮而


吳中稱富貴孝友之家必曰夏太常賜葬迎鐘浦昺


二子欽字克承葬齊禮坊二子寅辰錦字徳文一子


津字時濟鄉進士知象山昌化二縣病還昌化民遮


道泣留之津有孝行嘗作夏氏譜㫤子三人鉞字徳


威承事郎以䕃讓其弟太常既老善娛奉之極亭舘


花木之盛為人有義俠風三子景淵景濂景湘鐸字


文振以字行㫤進其書 景皇帝命入中書累官舍


人大理寺右寺正六子景澄景瀾景潤景洪景淮景


清鑑字徳年䕃補南京光禄寺署丞葬白馬涇三子


景淳景灝景瀚杲字季明子一人錡無後晟字季章

子一人鎰二子天恩天宥寅之孫璋復為族譜今序

止太常之孫其後支庶並詳於譜圖

歸子曰余譜夏氏有夏后氏而又有夏氏葢后之省

也世謂周成王封夏公余考之不然二王之後𣏌為

公疑夏公即𣏌公也世代綿邈子孫播散四方不可

復紀惟越守禹塜祀㑹稽千餘嵗不絶故言江南之

夏繇㑹稽近之矣

  歸氏世譜

歸氏其先胡子國於汝隂魯昭公十四年胡子始見

于春秋而昭公母夫人歸氏也當是時荆楚慿陵中


夏暴横江淮間胡小國不能自立與江淮沈頓相隨


服屬于楚嘗從楚伐吳敗于雞父其後亦時從諸侯


侵楚定公十五年楚子滅胡以胡子豹歸太史公以

其㣲不為世家言故莫知其得姓所始於古帝王功

臣何祖也胡既亡子孫散在他國或以國氏或仍歸


姓歸姓厯秦漢魏晉至于隋無紀唐天寶中崇敬舉

博通墳典科對策第一為史舘脩撰代宗幸陜召問

極言生人疲弊當率天下以儉富國廼可以用兵大

曆初使新羅贈遺無所受當世傳其清徳崇敬治禮


家學尤為諸儒所服累遷翰林學士兵部尚書封餘

姚郡公諡曰宣子登事後母篤𡥉舉孝廉復以賢良

對䇿拜右拾遺抗論裴延齡及為起居舍人十五年


不遷澹如也順宗時為皇太子諸王侍讀獻龍樓箴

以諷憲宗毎咨政理登所對中外傳以為讜言官至


工部尚書封長洲縣男謚曰憲子融元和中進士歷

官翰林學士御史中丞劾奏湖南之進羡錢者官至


兵部尚書太子少傅封晉陵郡公㑹昌中少儒者朝


廷禮典多本融議融五子仁晦仁翰仁憲仁紹仁澤


皆舉進士至達官仁澤以第一人至列曹尚書觀察


使子藹亦舉進士拜侍御史為朱全忠所怒貶登州


司户參軍同光初為尚書左丞吏部侍郎太子賓客


致仕藹子係復舉進士第一人官至禮部侍郎而後


至于宋無紀元有曰暘者至順初舉進士同知潁州


年少精敏能擊斷河南有大賊殺行省官為亂刼暘


守黄河口暘守死不從由是名聞天下拜監察御史


入朝順帝加奬賜以上尊累官刑部尚書集賢學士


國子祭酒葢自秦至于唐而得宣公一人傳子至孫


自唐至于元而得集賢一人以歸氏數千年來所紀


者如此亦可慨矣或曰盛徳必百世祀原歸氏所起


者微故其後莫顯夫史之闕久矣唐虞之際十有一

人者垂益夔龍不知所封咎繇之後英六無譜咎繇

垂益夔龍豈其微者哉或曰歸氏自亡國後世居於

吳未嘗逺徙故吳中相傳謂之著姓然自宣公累世

貴盛爲吳人而集賢寔居汴梁不知汴梁是何别也

今他處亦頗有歸氏而惟吳中爲多吳中之歸皆宗

宣公有光之所可知者始自湖州判官罕仁罕仁而

上十五世至太子賓客藹其譜失亡罕仁生道隆居

崑山之項脊涇今太倉州也道隆生廉訪使德甫徳

甫生子富子富以洪武六年徙崑山治城之東南門

子富以下崑山之族可得而詳焉其别者居吳縣或


居太倉或居嘉定或居湖州其在長洲者居婁門或


居沙湖在常熟者居白茆


  歸氏世譜後


吾歸氏之譜既亡吾祖之髙祖始志其里居世次而


曰髙祖罕仁唐太子賓客藹之十五世孫宋末任湖


州判官以此知吾家本於宣公而不得其世次名諱


不可譜也又曰曾祖道隆自號居士祖德甫仕河南

廉訪使天下亂失官稱提領生考子富洪武六年


崑山之東南門此其所可攷者其他行事莫詳也吾


祖之髙祖諱度字彥則少喪父而所生母亦已先亡

事嫡母甚孝處兄弟有恩弱冠坐事亡命走西南萬


山中經辰水麻合山烏江紫梢蠻峒數處幾死常有


神人䕶之自播州轉入丁山丁山之神夜來與語其


貌甚偉曰吾姓褚氏導以如巴中巴人以為神相與


敬愛之居九年赦歸時洪武三十年也將渡江又有


戴笠者若云江不可渡是日大風諸渡者盡溺死以


此獨免永樂中以人材徴辭不就初髙祖兄弟三人


髙祖獨有七子子孫最繁衍矣髙祖治家有法年老


益精明毎鷄鳴子壻方巾布袍揖而受事及暮復命


亦如之諸婦小有言即曰兄弟所以失愛者皆婦人


之為也使謝過乃已作遺訓數百言又為書云吾少


聞先考之言吾家自髙曾以來累世未嘗分異傳至


于今先考所生吾兄弟姊五人吾遵父存日遺言切


切不能忘也為吾子孫而私其妻子求析生者以為


不孝不可以列于歸氏其所以訓如此亦可以見吾


歸氏之紀雖不詳而家法相承之厚也吾祖之曾祖


諱仁字克愛為人剛毅必行已之志不為勢力所怵


以髙年賜冠服吾髙祖諱璿字文美例受承事郎生


而奇偉磊落然自尊奉毎飯未嘗不鳴鼔也好飲酒


恆至達旦賓客往往自失亡去髙祖儼然無倦容明

有天下至成化弘治之間休養滋息殆百餘年號稱

極盛吾歸氏雖無位於朝而居於鄉者甚樂縣城東


南列第相望賓客過從飲酒無虚日而歸氏世世為


縣人所服時人為之語曰縣官印不如歸家信髙祖

同時諸昆弟並馳騁因為武斷者或有也髙祖與諸


弟出常乗馬行者為之避道其後縣令方豪年少負


氣士大夫多為所陵然曰惟歸氏得乗馬餘人安可


哉髙祖歿於正徳三年有光已生三年矣吾曾祖諱


鳯字應韶曾祖美姿容恂恂愛人長者治尚書精誦


雖奏厠不輟成化十年中南京鄉試北上人有居京


師者其家寄遺以百金曾祖中途遇掠盡以已貲與


之竟完金以歸其人弘治二年選調城武縣知縣務


休息其民兖州太守龔弘御吏嚴明少當其意顧獨


愛曾祖然曾祖雅不喜為吏毎公退輒擲其冠曰安


用此自苦亡何以病免歸曾祖母林氏世宦族祖鍾


為山東參政有名曾祖母歸歸氏事上撫下曲有恩


禮宗黨稱之曾祖嘗夜卧聞枕間有鐘鼓聲及卒柩


上有聲如觀曾祖母未幾亦卒有光受命於吾祖而


其述止此時嘉靖之二十年也


  興安伯世家

興安伯徐祥興國大冶人初為陳氏萬户至正辛丑

江州附𨽻傅友徳軍與從征黄梅東勝數有功洪武


八年由西安䕶衛馬軍小旗除金吾左衛百户從征

松花江黒山乃兒不花塔灘里陞副千户已卯燕兵


起祥首議帥師奪九門克居庸關陞燕山左䕶衛指

揮僉事尋改左衛指揮僉事援兵懷來破雄縣按兵


月様橋追敗大軍於莫州復敗之於真定出劉家口


破大寧敗齊尚書軍於鄭村埧陞指揮同知尋陞北


平指揮僉事破廣昌庚辰克蔚州攻大同大戰於白


溝攻濟南陞指揮同知辛巳敗長圍軍於雄縣敗大


軍於夾河大戰藁城復敗之攻順徳至彰徳破保定


西水寨敗援軍壬午破東阿東平汶上至鳯陽奪河


南橋小河埧鳯凰山與大軍戰於齊睂山敗漕軍於


靈璧復敗大軍於營寨取泗州旴𣅿渡江入金川門


是嵗冬封功臣 皇帝制曰昔我 皇考太祖髙皇


帝峻徳廣運格於皇天光天之下用集大成亦有熊

羆之士不貳心之臣庸作股肱心膂左右弼成悉視

功載懋之官賞列爵崇報萬世有辭 皇考升遐建


文即位自絶於天改更成憲屢造大愆圖任側𡡾咸


劉宗親禍延於朕朕不獲已以爾有衆底天之罰咨

爾都指揮使徐祥事朕藩邸首獲奸兇内奪九門外

攻居庸追戰莫州真定應援永平走遼東兵從下大


寧捷於𭐏上白溝大戰遂取滄洲威深夾河藁城西

水小河靈璧毎有功能克堪用武輔成大勳疇咨於

衆惟良顯哉是用授爾奉天翊衛宣力武臣特進榮

禄大夫柱國興安伯食禄一千石子孫世世承襲乃


與爾誓除逆謀不宥其餘若犯死罪爾免二死子免

一死以報爾功於戲位不期驕禄不期侈其益遜乃

志弘乃量以持乃禄位朕無忌爾功爾亦無忘朕訓

常以暇逸思其艱難常以富貴思其貧賤欽哉惟克


永世永樂二年興安伯祥卒孫亨嗣十一年亨從駕


北征至紅山嘴敗瓦剌於蒼𡹐峽二十年至渠列兒


河天城等地二十一年至隂山二十二年至半邊山


西路奉駕南還宣徳二年與黔國公征交趾失利正


統九年征兀良哈三衛出界嶺口河北川敗賊師多


鹵獲賜誥劵進封興安侯興安侯常守關中侯弟愷


居京師一日 天子集諸武臣及子弟馳騎命懸本

爵牙牌奪得公者與公奪得侯者與侯愷直馳豐城


侯奪其牌豐城初不覺既而請於侯侯顧愷解還之


人多其不競天順四年興安武襄侯卒子賢嗣為興

安伯賢卒子盛嗣盛卒從弟良嗣良祖母故小妻也


良父既生而其祖繼娶定襄伯女及是郭氏之孫與


良争襲朝議以郭氏初嘗適人法不得為正嫡良竟


得襲良年五十猶日於大中橋受雇為人汲水比都


督府求為興安伯嗣乃謝其鄰而去良僉南京中軍


都督府事奏請給其祖父母誥命尚書楊一清議以


私親不宜干大宗不許嘉靖癸已良卒子勲嗣乙未


勳卒先是賢以跛足免朝叅革去半俸劉瑾時革去


折色二百石才得食禄三百石折色五百石迄良之


世不能復也祥季子麟金吾衛指揮同知洪武末■

騎臨城内外震恐麟挺身出閉午門亦以功世官南

贊曰予至南京嘗館于興安伯家觀 太祖 太宗

所賜鐵榜板榜其于功臣訓戒切矣河山帶礪之盟

宜與國長久而當時封爵存者十二三興安雖式微

其世次頗可敘述云按諸刻及抄本敘事甲子皆誤以燕兵起爲庚辰以克蔚州爲

辛巳敗長圍軍爲壬午破東阿至入金川門爲癸未與國史皆差一年未知爲其家文字之誤先太僕仍

之而未及詳考歟抑抄寫者之誤歟今據國史正之贊語諸本各異崑山刻本以興安伯勳齎金入京求

嗣事作結常熟本有興安伯死子㓜門第荒凉等語今皆不用獨從家藏抄本

  記壬午功臣

壬午封爵之稱有四曰輔運曰翊運曰靖難曰翊衛

或因或革而三等之禄又各自有差次其間或襲或


降或止其身又有不同焉凡封爵有三十嘉靖時存


者成國鎮逺永康武安泰寧保定隆平興安應城忻


城襄城新寧平江一公六侯六伯云

公二


 靖


成國朱能 淇國丘福

 五千二百石  二千五百石


附舊爵增禄一


 輔原封


曹國李景隆


 加一千石


侯十有四


 靖


永康徐忠 武安鄭亨 成陽張武 同安火真


 一千二百石


                運


武城王聰 泰寧陳圭 保定孟善 鎮逺顧成

 靖    輔    靖

靖安王忠 永春王寧 武定郭亮 隆平張信

 一千石    一千二百石世伯 一千石世伯


安平李逺 思恩房寛

 世伯    八百石世指揮使

伯十有四

 衛

雲陽陳旭 武康徐理 興安徐祥 應城孫巖

 一千石


             都指揮同知淵之子


忻城趙彛 信安張輔 襄城李濬 新寧譚忠



 運         衛


順昌王佐 平汪陳瑄 新昌唐雲 富昌房勝

 一千石世指揮使 世指揮使 世指揮使 世指揮使


      運 兵部尚書


廣恩劉才 忠誠茹瑺


 九百石世指揮同知 一千石不世

驃騎將軍都督僉事張興

驃騎將軍都指揮使張成








震川先生集巻之二十八  崑山後學黃 泓陸時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