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樓集 (黃雪蓑)

青樓集 元

○序

君子之於斯世也,孰不欲才加諸人,行足諸已。其肯甘於自棄乎哉!蓋時有否泰分,有窮達,故才或不羈,行或不掩焉。當其泰而達也,園林鐘鼓樂,且未央君子宜之。當其否而窮也,江湖詩酒迷而不復。君子非獲已者焉,我皇元初並海宇而金之。遺民若杜散人白蘭谷關已,齊輩皆不屑仕進,乃嘲風弄月留連光景,庸俗易之。用世者嗤之三君之心,固難識也。百年未幾世運中否?士失其業,志則郁矣。酤酒載嚴詩禍叵測,何以紓其愁乎?小軒居寂維夢,是觀商顏黃公之裔。孫曰:雪蓑者,攜《青樓集》示余且徵序引,其志言讀之蓋已,詳矣。余奚庸贅竊惟雪蓑在承平時,嘗蒙富貴余澤,豈若杜樊川贏得薄幸之名乎。然樊川自負奇,節不為齪齪小謹,至論列大事如罪言。原十六衛戰守二論與,時宰論兵論江賊書達。古今審成敗視昔之平安,杜書記為何如邪惜乎?天{束心}將相之權,弗使究其設施回翔紫薇文空言耳。揚州舊夢尚奚憶哉,今雪蓑之為是集也。殆亦夢之覺也,不然歷歷有如此者,又嘗佐貴人樽俎姚閻二公在焉,姚偶言:暮秋時,三字閻曰怡雲續而歌之,張應聲作小婦孩兒,且歌且續曰:「暮秋時,菊殘猶有傲霜枝,風西了,卻黃花。」事貴人曰:「且止遂不成章,張之才亦敏矣。」

○曹蛾秀

京師名妓也,賦性聰慧,色藝俱絕。一曰鮮于伯機開宴,座客皆名士,鮮于因事入內。命曹行酒適遍,公出自內。客曰伯機未飲,曹亦曰:「伯機未飲,」客笑曰:「汝以伯機相呼,可為親愛之至。」鮮于佯怒曰:「小鬼頭敢如此無禮,」曹曰:「我呼伯機,便不可,卻只許爾叫王羲之也。」一座大笑。

○解語花

性劉氏,尢長於慢詞。廉野雲招盧束齊趙松雪飲於京城外之萬柳堂。劉左手持荷花,右手舉杯,歌《驟雨打新荷》曲。諸公喜甚,趙即席賦詩云:「萬柳堂前數畝池,平鋪雲錦蓋漣漪。主人自有滄洲趣,遊女仍歌白雪詞。手把荷花來勸酒,步隨芳草雲尋詩。誰知咫尺京城外,便有無窮萬里思。」

○珠簾秀

姓朱氏,行第四雜劇為當今獨步,駕頭花旦軟末泥等,悉造其妙,胡紫山宣慰嘗以沈醉東風曲贈云:「錦織江邊翠竹,絨穿海上明珠。月淡時,風清處,都隔斷落紅塵土。一片閑情任春舒,掛盡朝雲暮雨。」馮海粟待制亦贈以《鷓鴣天》云:「憑倚東風遠映樓,流鶯窺面燕低頭。蝦須瘦影纖纖織,龜背香紋細細浮。紅霧斂,彩雲收,海霞為帶月為鉤。夜來擲盡西山雨,不著人間半點愁。」蓋朱背微僂,馮故以簾鉤寓意,至今後輩以朱娘娘稱之者。

○趙真真楊玉娥

善唱諸宮調,楊立齊見其謳張五牛商正叔所編雙漸小卿恕,因作《鷓鴣天》哨遍要,《孩兒煞》以詠之。後曲多不錄,今錄前曲云:「煙柳風花錦作團,霜芽露葉玉裝船。誰知皓齒纖腰會,只在輕衫短帽邊。啼玉靨,咽冰弦,五牛身去更無傳。詞人老筆佳人口,再喚春風在眼前。」

○劉燕歌

善歌舞,齊參議還山東。劉賦太常引以餞云:「故人別我出陽關,無計鎖雕鞍。今古別離難,兀誰畫蛾眉遠山。一尊別酒,一聲杜宇,寂寞又春殘,明月小樓間,第一夜相思淚彈。」至今膾炙人口。

○順時秀

姓郭氏,字順卿,行第二,人稱之曰「郭二姐。」姿態閑雅,雜劇為閨怨最高,駕頭諸旦本亦得體。劉時中待制嘗以金簧玉管鳳吟鸞鳴擬其聲韻。平生與王元鼎密偶疾,思得馬板腸,王即殺所騎駿馬以舀之。阿魯溫參政在中書,欲矚意於郭。一曰戲曰:「我何如王元鼎?」郭曰:「參政宰臣也,元鼎文士也,經綸朝政,致君澤民,則元鼎不及參政,嘲風弄月惜玉憐香,則參政不敢望元鼎。」阿魯溫一笑而罷。

○小娥秀

姓邳氏,世傳邳三姐是也。善小唱,能曼詞,張子友平章甚加愛賞,中朝名士贈以詩文盈軸焉。

○杜妙隆

金陵佳麗人也,盧疏齊欲見之,行李匆匆,不果所願,因題《踏沙行》於壁云:「雪暗山明,溪深花早。行人馬上詩成了,歸來聞說妙隆歌。金陵卻比蓬萊渺,寶鏡慵窺玉容空好,梁塵不動歌聲悄。無人知我此時情,春風一枕松窗曉。」○喜春景姓段氏,姿色不逾中人。而藝絕一時,張子友平章以側室置之。

○聶檀香

姿色嫵媚,歌韻清圓,東平嚴侯甚愛之。

○南春宴

姿容偉麗,長於駕頭雜劇,亦京師之表表者。

李心心、楊柰兒、袁當兒、於ツツ、於心心、吳女燕雪梅此數人者,皆國初京師之小唱也。又有牛四姐,乃元壽之妻,俱擅一時之妙,壽之尤為京師唱社中之巨擘也。

○宋六嫂

小字同壽,元遺山有贈栗工張觜兒詞,即其父也。宋與其夫合樂,妙入神品,蓋宋善謳,其夫能傳其父之藝。滕玉霄待制嘗賦《念奴嬌》以贈云:「柳顰花困,把人間恩愛,尊前傾盡。何處飛來雙比翼,直是同聲相應。寒玉嘶風香雲,擲雪一串驪珠引。元郎去後,有誰著意題品。誰料渴羽清商,繁弦急管,猶自余風韻。莫是紫鸞天上曲,兩兩玉童相並。白髮梨園,青衫老傳。試與留連聽,可人何處?滿庭霜,月清冷。」

○周人愛

京師旦,色姿藝並佳,其兒婦玉葉兒,元文苑嘗贈以《南呂一枝花》。曲又有瑤池景,呂總管之妻也。賈島春,蕭子才之妻也。皆一時之拔萃者,王玉帶。馮六六玉榭燕,王庭燕,周獸頭,皆色藝兩絕,又有劉信香,因李侯寵之,名尤著焉。

○秦玉蓮秦小蓮

善唱諸宮調,藝絕一時,後無繼之者。

○司燕奴

精雜劇,聲名與宋郭相頡頏。後有班真真,程巧兒,李趙奴,亦擅一時之妙。

○天然秀

姓高氏,行第二,人以小二姐呼之。母劉嘗侍史開府高,手神<青色>雅,殊有林下風致,才藝尤度越流輩。閨怨雜劇,為當時第一手。花遞頭,亦臻其妙。始嫁行院王元俏。王死,再嫁焦太素治中,焦沒後,復落樂部。人鹹以國香深惜,然尚高潔凝重,尤為白仁甫李溉之所愛賞雲。

○國玉第

教坊副使童關高之妻也,長於綠林雜劇,尤善談謔,得名京師。

○張玉梅

劉子安之母也,劉之妻曰蠻婆兒,皆擅美當時,其女關關,謂之小婆兒。七八歲,已得名湘湖間。

○王金帶

姓張氏,行第六,色藝無雙,鄧州王同知娶之生子矣。有譖之於伯顏太師,欲取入教坊承。應王因一尼為介,通問於太師之夫人,乃免。

○魏道道

勾欄內獨舞鷓鴣四篇打散。自國初以來,無能繼者,妝旦色有不及焉。

○玉蓮兒

端麗巧慧,歌舞談諧,悉造其妙,尤善文揪握槊之戲,嘗得侍於英廟,由是名冠京師。

○樊事真

京師名妓也。周仲宏參議嬖之,周歸江南,樊飲餞於齊化門外,周曰:「別後善自保持,毋貽他人之誚。」樊以酒酹地而誓曰:「妾若負君,當刳一目以謝君子。」亡何有權豪子來,其母既迫於勢,又利其財,樊則始毅然,終不獲已。後周來京師,樊相語曰:「別後非不欲保持,卒為豪勢所逼,昔曰之誓,豈徒設哉,乃抽金篦刺左目,血流遍地。周為之駭然,因歡好如初,好事者編為雜劇曰:樊事真金篦刺目行於世。

○賽簾秀

朱簾秀之高弟,欠耍俏之妻也。中年雙目,皆無所睹,然其出門入戶,步線行針,不差毫髮,有目莫之及焉,聲遏行雲,乃古今絕唱。

○天錫秀

姓王氏,侯總管之妻也。善綠林雜劇,足甚小而步武甚壯,女天生秀稍不逮焉。後有工於是者,賜恩深謂之邦老趙家,又有張心哥,亦馳名淮浙。

○金獸頭

湖廣名妓也,貫只歌平章納之,貫沒,流落湘湖間,酸齊嘗有老鶴啄之誚。

○周喜歌

字悅卿,貌不甚揚,而體態溫柔,趙松雪書悅卿二字。鮮于困學衛山齊都廉使公及諸名公皆贈以詞,至今其家寶藏之。

○王巧兒

歌舞顏色,稱於京師。陳雲嶠與之狎,王欲嫁之。其母密遣其流輩開喻曰:「陳公之妻,乃鐵太師女,妒悍不可言。爾若歸其,家必遭淩辱矣。」王曰:「巧兒一賤倡,蒙陳公厚眷。得侍巾櫛,雖死無憾。」母知其誌不可奪,潛挈家僻所,陳不知也。旬曰後,王密遣人謂陳曰:「母氏設計置我某所,有富商約某曰來。君當圖之,不然,恐無及矣。至期,商果至,王辭以疾,悲啼宛轉,飲至夜分,商欲就寢。王掐其肌膚皆損,遂不及亂。既五鼓,陳宿構忽刺罕赤闥縛,商欲赴刑部處置。商大懼,告陳公曰:「某初不知,幸寢其事,願獻錢二百緡以助財禮之費。」陳笑曰:「不須也。」遂厚遺其母,攜王歸江南,陳卒。王與正室鐵皆能守其家業,人多所稱述雲。

○王奔兒

長於雜劇,然身背微僂,金玉府總管張公置於側室。劉文卿嘗有買得不直之誚,張沒,流落江湖,為教師以終。

○時小童

善調話,即世所謂小說者,如丸走阪,如水建瓴,女童亦有舌辨,嫁末泥度豐年,不能盡母之伎雲。

○於四姐

字慧卿,尤長琵琶,合唱為一時之冠,名公士夫皆有詩贈之。後有朱春兒,亦得名於淮浙。

○平陽奴

姓徐氏,一目眇,四體文繡,精於綠林雜劇,又有郭次香,陳德宣之妻也。亦微眇一目,韓獸頭,曹皇宣之妻也。亦善雜劇,皆馳名金陵者也。

○趙偏惜

樊孛闌奚之妻也,旦末雙全,江淮間多師事之,樊院本亦罕與比。

○連枝秀

姓孫氏,京師角妓也。逸人風高老點化之。遂為女道士,浪遊湖海間,嘗至松江,引一ヮ髻曰閩童,亦能歌舞,有招飲者,酒酣則自起舞,唱青天歌。女童亦舞而和之,真仙音也。欲於東門外化緣造庵,陸宅之為造疏語,多寓譏謔,其中有不比尋常鉤子,曾經老大鉗槌百煉不回,萬夫難敵之句。孫於是飄然入吳,過醫人李恕,齊乃往曰舊好,遂從俗嫁之,後不知所終。

○王玉梅

善唱慢調,雜劇亦精致,身材短小而聲韻清圓,故鍾繼先有聲似磬圓身如磬槌之誚雲。

○李芝秀

賦性聰慧,記雜劇三百余段。當時旦色號為廣記者,皆不及也。金玉府張總管置於側室,張沒後,復為娼。

○朱錦繡

侯耍俏之妻也,雜劇旦末雙全,而歌聲墜梁塵,雖姿不逾中人,高藝實超流輩,侯又善院本,時稱負絕藝者。前輩有趙偏惜樊孛蘭奚,後則侯朱也。

○樊香歌

金陵名姝也,妙歌舞,善談謔,亦頗涉獵書史,臺端雖薦角峨峨,悉皆愛賞。士夫造其盧,盡曰笑談,惜壽不永,二十三歲而卒。葬南關外,奸事者春遊,必攜酒奠其墓,至今率以為常。

○小玉梅

姓劉氏,獨步江浙。其女匾匾姿格嬌冶,資性聰明能雜劇,號小技,後嫁末泥安太平常郁郁而卒。有女寶寶亦喚小技梅,藝則不逮其母雲。

○楊買奴

楊駒兒之女也,美姿容,善謳唱,公卿士夫翕然加愛,性嗜酒,後嫁樂人查查鬼張四為妻,憔悴而死。貫酸齊嘗以髻挽青螺裙拖白帶之句譏之,蓋以其有白帶疾也。

○張玉蓮

人多呼為張四媽,舊曲其音不傳者,皆能尋腔依韻唱之。絲竹鹹精,博盡解,笑談,文雅彬彬。南北今詞,即席成賦,審音知律,時無比焉。往來其門,率多貴公子,積家豐厚,喜延款士夫。復揮金如土無,少暫惜。愛林經歷嘗以側室置之,後再占樂籍,班彥功與之甚狎。班司儒秩滿北上,張作小詞折桂令贈之,末句云:「朝夕思君,淚點成斑。」亦自可喜,又有一聯云:「側耳聽門前過馬,和淚看簾外飛花。」尤為膾炙人口。有女倩嬌粉兒數人,皆藝殊絕,後以從良散去,余近年見之{山昆}山,年余六十矣。兩鬢如黧,容色尚潤,風流談謔,不減少年時也。

○趙真真

馮蠻子之妻也。善雜劇,有繞梁之聲。其女西夏秀,嫁江閏甫,亦得名淮浙間,江親文墨,通史鑒,教坊流輩,鹹不逮焉。

○李嬌兒

王德名妻也,姿容姝麗,意度閑雅。時人號為小天然,花旦雜劇特妙,江浙駙馬丞相常眷之。李生辰,相君致賀禮,遇公燕則遺以馬腰截。至今歌館,以為盛事。

○張奔兒

李牛子之妻也,姿容豐格,妙於一時,善花旦雜劇。時人目奔兒為溫柔旦。李嬌兒為風流旦。

○龍樓景丹墀秀

皆金門高之女也,俱有姿色,專工南戲,龍則梁塵暗籟,丹則驪珠宛轉。後有芙蓉秀者,婺州人。戲曲小令不在二美之下,且能雜劇,尤為出類拔萃雲。

○賽天香

李魚頭之妻也,善歌舞,美風度,性嗜潔,玉骨冰肌纖塵不染,無錫倪元縝有潔病,亦甚愛之,則其人可知矣。

○翠荷秀

姓李氏,雜劇為當時所推,自維揚來雲間,石萬戶置之別館,石沒。李誓不他適,終曰卻掃焚香誦經。石之子雲壑萬戶孫伯玉萬戶歲時往拜之。余見其年已七旬,鬢發如雪,兩手指甲皆長尺余焉。

○趙梅哥

張有才之妻也,美姿色,善歌舞,名雖高而壽不永。張繼娶和當當,雖貌不揚而藝甚絕,在京師曾接司口奴排場,由是江湖馳名。老而歌調高如貫珠,其女口章能傳母之技雲。

○陳婆惜

善彈唱,聲遏行雲,然貌微陋而談笑風生,應對如響省憲大官皆愛重之。在弦索中,能彈唱口口曲者南北十人而已。女觀音奴,亦得其仿佛,不能造其妙也。

○汪憐憐

湖州角妓美姿容,善雜劇,涅古伯經歷甚屬意焉。汪曰:「若不棄寒微,當以側室處我。涅遂備禮納之,克盡婦道。人無間言,數年涅沒。汪髡發為尼,公卿士夫多訪之。汪汩其形,以絕眾之狂念而終身焉。」

○米裏哈

回回旦色歌喉清宛,妙入神品,貌雖不揚而專工花旦雜劇。余曾識之,名不虛得也。

○顧山山

行第四,人以顧四姐呼之,本良家子,因父而俱失身,資性明慧,技藝絕倫,始嫁樂人李小大。李沒華亭縣長哈刺不花置於側室。凡十二年,後復居樂籍,至今老於松江,而花旦雜劇,猶少年時體態,後輩且蒙其指教,人多稱賞之。

○李芝儀

維揚名妓也,工小唱,尤善慢詞,王繼學中丞甚愛之,贈以詩序。余記其一聯云:「善和坊裏,驊騮扌出繡花來。錢塘江邊,燕子銜將春色去。」又有塞鴻秋四闋。至今歌館尤傳之,喬夢符亦贈以詩詞甚富。女童童善雜劇,間來松江。後歸維揚,次女多嬌,尤聰慧,今留京口。

○李真童

張奔兒之女也,十餘歲,即名動江浙,色藝無比,舉止溫雅,語不傷氣,綽有閨ト風致。達天山檢校浙省,一見遂屬意焉。周旋三歲,一作載達秩滿赴都,且約以明年相會,李遂為女道士。杜門謝客,曰以焚誦為事。至期,達授諸暨州同知而來。備禮取之,後達沒。復為道士,節行愈勵雲。

○真鳳歌

山東名妓也,善小唱,彭庭堅為沂州同知,確守不亂,真恃以機辨圓轉,欲求好於彭。一曰大雪,彭會客,深夜方散,真托以天寒不回。直造彭室,彭竟不辭,後竟甚密。

○大都秀

姓張氏,其友張七樂名黃子醋善雜劇,其外腳供過亦妙。

○喜溫柔

曾九之妻也,姿色端麗,而舉止溫柔,淮浙馳名,老而不衰江西亦有喜溫柔,姓孫氏,其藝則不逮焉。

○金鶯兒

山東名姝也,美姿色,善談笑,ㄐ箏合超鮮有其比。賈伯堅任山東僉憲,一見屬意焉。與之甚昵,後除西臺禦史,不能忘情,作醉高歌《紅繡鞋》曲以寄之曰:「樂心兒比目連枝,肯意兒新婚燕爾。畫船開拋閃的人獨自,遙望關西店兒。黃河水,流不盡心事。中條山,隔不斷相思。常記得夜深沈人靜悄自來時,來時節,三兩句話。去時節,一篇詩。記在人心窩兒裏直到死。」由是臺端知之,被劾而去。至今山東以為美談。

○一分兒

姓王氏,京師角妓也。歌舞絕倫,聰慧無比。一曰丁指揮會才人劉士昌程繼善等於江鄉園小飲,王氏佐樽,時有小姬歌菊花會《南呂曲》云:「紅葉落火龍褪甲,青松枯怪蟒張牙。」丁曰:「此沈醉東風首句也。王氏可足成之」,王應聲曰:「紅葉落火龍褪甲,青松枯怪蟒張牙。」可詠題,堪描畫。喜觥籌席上交雜答刺,蘇頻斟入禮廝麻。不醉呵,休扶上馬。一座嘆賞,由是聲價愈重焉。

○般般醜

姓馬,字素卿善詞翰,達音律,馳名江湘間。時有劉廷信者,南臺禦史劉廷翰之族弟。俗呼曰黑劉五,落魄不羈。工於笑談,天性聰慧至於詞章,信口成句,而街市俚近之談。變用新奇,能道人所不能道者,與馬氏各相聞而未識。一曰相遇於道,偕行者曰:「二人請相見。」曰:「此劉五舍也,此即馬般般醜也。」

見畢,劉熟視之,曰:名不虛得。馬氏含笑而去,自是往來甚密,所賦樂章極多,至今為人傳誦。

○劉婆惜

樂人李四之妻也,與江右楊春秀同時。頗通文墨,滑稽善舞,迥出其流,時貴多重之。先與撫州常推官之子三舍者交好,苦其夫間阻。一曰偕宵遁,事覺決杖劉負愧,將之廣海居焉。道經贛州,時有全普庵撥裏字子仁。由禮部尚書,值天下多故。選用除贛州監郡。平曰守官清廉,文章政事,楊歷臺省。但未免軀於酒色。每曰公余,即與七夫酣飲賦詩,帽上常喜簪花,否則或果或葉,亦簪一枝。一曰劉之廣海,過贛,謁全公。全曰:「刑余之婦,無足與也。」劉謂閽者曰:「家欲之廣海,誓不復還。」久聞尚書清譽獲一見而逝,死無憾也。全哀其誌而與進焉,時賓朋滿座,全帽上簪青梅一枝,行酒,全口占清江引曲云:「青青子兒枝上結」令賓朋續之。眾未有對者,劉斂衽進前曰:「能容妾一辭乎。」全曰:「可」,劉應聲曰:「青青子兒枝上結,引惹人攀折。其中全子仁,就裹滋味別。只為你酸留意兒難棄舍。」全大稱賞,由是顧寵無間,納為側室,後兵興,全死節。劉克守婦道,善終於家。

○小春宴

姓張氏,自武昌來浙西。天性聰慧,記性最高,勾欄中作場常寫其名目貼於四周遭梁上。任看官選揀需索,近世廣記者,少有其比。

○孫秀秀

都下小旦色也。名公巨卿多愛重之。京師諺曰:「人間孫秀秀,天上鬼婆婆。」

○事事宜

姓劉氏,姿色歌舞悉妙,其夫玳瑁斂,其叔象牛頭,皆副凈色,浙西馳名。

○簾前秀

末泥任國恩之妻也,雜劇甚妙,武昌湖南等處,多敬愛之。

○燕山景

田眼睛光妻也,夫婦樂藝皆妙。

○燕山秀

姓李氏,其夫馬二,名黑駒頭,朱簾秀之高第,旦末雙全,雜劇無比。

○荊堅堅

善唱工於花旦雜劇,人呼為小順時秀。

○孔千金

善撥阮,能曼詞,獨步於時,其兒婦王心奇,善花旦,雜劇尤妙。

李定奴

歌喉宛轉,善雜劇,勾闌中曾唱《八聲甘州》,喝采八聲,其夫帽兒王雜劇亦妙。凡妓以墨點破其面者為花旦。

羅春伯《聞見錄》載陳子翁《題蔡奴像》曰:「觀全盛時,風塵中人物尚如此嗚呼!盛哉!」余於《青樓集》不能無感云,爾至正丙午夏五月郡人夏邦彥書於風月樓中。

  ↑返回頂部  
PD-icon.svg 本元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