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靖康稗史箋證
◀上一卷 附錄諸跋 全書終


  ●附錄諸跋

其一编辑

  右書上冊為宣和奉使錄、甕中人語各一卷,耐庵取以補確庵所編同憤錄也。下冊即同憤錄之下帙,為開封府狀、南征錄彙、宋俘記、青宮譯語、呻吟語各一卷,合題靖康稗史。蘇州謝綏之 家福 得自東洋,錄副見貽,且示云:細勘所錄,與正史異同處頗多。內如欽宗皇后之死烈,史稱不知崩聞;張叔夜之死鞏縣渡河時,史稱過白溝時,似皆有關掌故。前嘗借得三朝北盟會編、靖康要錄、大金吊伐錄對勘,互有異同詳略,書似可信。惟各家書目從無此種,又不能無疑云云。

  丙按,耐庵姓氏與確庵同一無攷。咸淳丁卯,為宋度宗三年,去祥興二年宋亡止十二年,其時國政日壞,禁令日弛,此書之出,殆謝太后、全皇后與德祐帝入元之先兆歟!後序遺德筆於辛巳,中云:「檢諸故府得此,有先『忠烈王』圖印,是百年前傳寫。」又云:「正史隔越兩朝。」以時考之,當在明季。由咸淳丁卯下數,三歷辛巳為天順五年,四歷辛巳為正德十六年,五歷辛巳為萬歷九年,六歷辛巳為崇禎十四年,明亦將亡矣,究不知本已屬於何代,遺德藩開何國。書自中土而流於異域,近又入於中朝,循環之理信非偶然。至諸家書目不載,初因禁忌而不敢出,繼因唏噓而不忍出,非若外洋之勢隔情睽,第供考鏡,故得久而不湮也。綏翁謂書似可信,丙亦云然。

  光緒壬辰秋七月八千卷樓偶記。

其二编辑

  光緒乙未三月中,綏之忽中風偏廢。五月半,口授人書來,云偶閱東藩記事,知靖康稗史序上遺德之名,乃嘉靖時朝鮮舊主,其先為大魁,後為國君者,附以奉告云。

  丙案,辛巳當為萬歷九年。序中所云「微時見傳鈔本於同年家」,所謂「微時」,乃未踐國祚之先;所謂「同年」,乃既登大魁之後也。綏之少有大志,嘗創議賑濟山左、山右、陝甘、河南、順直、浙西各省水旱偏災,活數百萬人。又推廣西法,行各路電報,經濟宏遠,皆見諸實事。即此考證一書,相隔三年,病廢之中尚不遺忘,可佩也。丙又筆。

其三编辑

  是書鈔本凡二冊,所載為宣和奉使金國行程錄、甕中人語、開封府狀、南征錄彙、青宮譯語、呻吟語、宋俘記七種。首有咸淳丁卯 按為宋度宗三年 耐庵序,又有辛巳三月上已遺德跋。耐庵姓名無攷。遺德據東藩記事,知為明嘉靖時朝鮮國主,先中大魁,後乃踐阼者。辛巳當為萬歷九年。跋中言「微時見傳鈔本於同年家」,「微時」謂未得國之先,「同年」謂既登大魁之後也。是書咸同以前各家書目皆不載。光緒初始由日本流傳中土,錢唐丁氏八千卷樓得之,遂著于錄。其中所記事實,悉具日月。開封府狀則為當時公牘,似皆信實可據。如宋史於欽宗朱后不知崩聞,此則言后於天會六年八月二十四夜,在上京自縊,救免,復赴水死,金封為靖康郡貞節夫人 見呻吟語、宋俘記。 史言喬貴妃與韋后結為姊妹,呼后為姊。攷喬妃北行時年四十二,韋后年三十八 見開封府狀, 疑無以姊呼后自稱為妹之理。史言徽宗帝姬三十四人,早亡者十四,餘均北行,是當為二十人。攷北行帝姬具有名號,實二十一人 見開封府狀, 至恭福帝姬為亂兵所戕, 見開封府狀,蓋係飾詞。 故不在遣中。史言金人未知,故不北行,亦誤。 金酋據降閹鄧珪所開目索諸帝姬,恭福名亦在內。 史言榮德帝姬駙馬曹晟卒後改適習古國王。按,榮德名金奴 見開封府狀, 被俘後適達賚,後沒入宮,皇統二年封夫人。 見呻吟語、宋俘記 又,欽宗入金後生二子,長謹,次訓 見呻吟語、宋俘記, 史但有訓傳,而脫漏謹名。其王安中諱災進羨餘各事 見使金行程錄, 安中傳亦失載。至金史言熙宗后為費摩氏,據此當作裴滿氏 疑譯音之異。 實宋五王府宗女隨母被掠於忽達家,遂獻為妃,非真忽達女也 見呻吟語。 史又載,與費摩后同被殺者有妃張氏,而不詳其所出。據此,知張為斡離不與韋后侍婢張氏所生者,韋后南歸皆出其力 見呻吟語。 此類遺聞佚事,足資證史者尚多。而南燼紀聞各偽書之誣罔,觀此亦可了然矣。

  宣統紀元九月秉衡丁國鈞寫於江南圖書館并記

其四编辑

  觀此,知徽、欽降金之恥辱極矣!然足證南燼紀聞、宣和遺事之誣罔。序首之耐庵無姓氏可攷,或即為水滸傳之施耐庵乎?庚戌二月記于鉢山圖書館,秉衡

  宣統庚戌七月三日,吳曹元忠觀於金陵圖書館

其五编辑

  昔陳壽撰三國志,以身為晉臣,而晉承魏統,不得不帝魏。 蜀志末揚戲傳云,戲以延熙四年季漢輔臣贊,其所贊而今不傳者,余皆注疏本末於其辭下,並載戲贊,有「世主能承高祖之始兆,復皇漢之宗祀」等語,實其微旨。 司馬氏作通鑑,以宋太祖纂立近於魏,因亦帝魏。朱子作綱目,其時宋已南渡,近於蜀,遂乃帝蜀。此四庫全書提要論之所謂「能行當代者也」。以是推之,明靖難事著書者非一,提要悉入存目,但錄朱睦木■挈革除逸史二卷,則以其能辨髠緇遯去之說,而凡類是之傳聞者庶乎無忌焉。 建文出亡,朱彝尊曝書亭集辨之最力,然同治蘇州府志雜記類卷六引夢闌瑣筆云,致身錄之作,大抵其子若孫偽造以實之,事業勳名半多附會,遂開指摘之端。是仲彬之行反為致身錄所晦也。從亡之真斷無可疑,致身錄之偽亦斷無可疑。又引朱欠菴云,致身錄出於萬曆時人,疑為史氏之後妄作。然余聞嘉善池彎沈氏其先史壻也,家有建文帝篆「小雅堂」額,自史移至,懼禍鏟其末欵。沈石田集有登小雅堂哭史彬詩,石田詩在萬曆前,謂史彬始見於致身錄之傳誣,其說非矣。楊、朱二說視明史惠帝紀、牛景先傳之疑以傳疑為勝。 宋靖康事著書者亦非一,提要悉入存目,但錄無名氏靖康要錄十六卷,則以其撮欽宗實錄之大綱。此後高宗之貧位忘親,暫可弗問,而凡宮廷事,當時有傳疑者,並應俟質於實錄而已,亦無責焉。 僧文瑩湘山野錄及權衡庚申外史,提要皆所謂「行於當代者」,但於宋事未知斧為玉斧,見光聰諧有不為齋隨筆。順帝非明宗子,趙翼廿二史劄記云,遺民錄等書所載未必無因。吳翌鳳雜鈔亦以余應詩為不誣。 此又所謂「孚於當代之論者也」。茲姑勿深考。第念此靖康稗史七種,近世丁丙善本書室藏書志著錄外,從前各家書目均未登載。惟金國行程,引見徐夢莘三朝北盟會編及宇文懋昭大金國志 晁公武讀書志雜史類載汪藻編金人背盟錄以下六種,有金國行程十卷,與此卷數不符,蓋別一書。 其南征錄彙所采有劉同壽聖院劄記等十一種,是此本名雖七種,實具十有八種。據咸淳丁卯耐菴識語,開封府狀以下為隆興二年確菴訂,宣和奉使錄、甕中人語為耐菴補證。以宋史云欽宗實錄洪邁修 藝文志乾道四年蔣芾上 孝宗記, 是實錄已後確菴所編,五年要錄當更在其後。使提要見之,吾知必著於錄,決不入存目之列無疑也。其開封府狀皆當時金人需索皇子、宮人之公牘,辛巳,朝鮮國王遺德題云「中土禍患至徽、欽而極,子息蕃衍,恥辱亦大」,意即指此。辛巳當為萬曆九年。丁丙嘗考得其人。確菴在耐庵時已不知其姓氏,耐菴則丙亦無從稽考也。此吾友丁秉衡 國鈞 手鈔本,蓋從丙所藏舊鈔本迻錄,其手跋以宋、金兩史互勘,或據此補彼,或據彼訂此,致為詳覈,尤有裨於後學。今趙、王二君蒐得其本付刊,非惟永古籍之流傳,亦足厲後人之忠愛者矣。抑余重有感者,此編絕筆於梓宮南返。度當時奉迎者,雖悲傷亦稍籍慰也。詎料徽、欽二帝金人早葬於五國城。自楊璉真珈發宋諸陵後,始知所歸者空櫬 詳周密癸辛雜識、沈德符野獲編, 而以在北不在南,轉幸骸骨無恙。然高、孝、光、甯諸帝何辜,後世豈無楊髠其人?乃發者自發,有聖德者欲發而卒不被發。天道殆不可憑而可憑耶?附書之,凡以見所言皆非專為靖康發也。

  己卯十一月,吳縣胡玉縉時年八十有一

其六编辑

  右靖康稗史七種,宋咸淳丁卯耐庵編。一曰宣和乙巳奉使金國行程錄;二曰甕中人語,題韋承撰;三曰開封府狀;四曰南征錄彙,題李天民輯;五曰青宮譯語, 節本 題王成棣撰;六曰呻吟語;七曰宋俘記,題可恭撰。惟行程錄見於三朝北盟會編、大金國志,而國志所錄已刪節。餘六種皆從不見於著錄。據耐菴自題,謂見甲申重午確菴訂同憤錄下帙,補以宣和奉使錄、甕中人語各一卷而成是書,惜同憤錄上帙已佚,耐菴又不詳其姓名。靖康之難紀述甚夥,今見引於三朝北盟會編、建炎以來朝野雜記諸書者不下數十種,而原書多不傳。即此七種,而亡佚居其六,又多不題作者姓名,編訂者亦僅署別字,蓋懲於高宗朝搜禁之事也。中惟南征錄彙間有傳本,故耐菴兼采曹氏本、李堯臣本勘其異同,著諸後跋,然仍闕文累累,知當時已不可校補矣。而中所徵引之劉同壽聖院劄記、克錫青城祕錄、高有恭行營隨筆、趙士先毳幕閒談、阿嬾大金武功記、李東賢辛齋筆記、譚清聲劄記、無名氏雛鳳清聲、宋遺民憤談、屯翁日錄、祕鈔十一書,及呻吟語無名氏跋所引某公上京劄記、鈍者燕山筆記、蕭慶雜錄、燕人麈四書,皆可補宋、金藝文志之闕。光緒初年,由朝鮮、日本展轉入我國錢塘丁氏善本書室,見藏書志。丁氏書歸江南圖書館,常熟丁秉衡先生 國鈞 手鈔之,更詳考史乘,附以長跋,因首有辛巳三月遺德題,謂據東藩記事,知為明嘉靖時朝鮮國主。辛巳當為萬歷九年。今考遺德為高麗定聖王,諱芳遠,字初,擢進士,建文二年庚辰十一月嗣位。則辛巳當為建文三年,秉衡實緟丁氏藏書志之誤也。又遺德跋謂檢諸故府得此,有先「忠烈王」圖印。今考忠烈王諱諶,宋度宗咸淳十年甲戌立。案,耐菴編此書在咸淳三年丁卯,然則未及數年東國已有鈔本,而今日卒賴以傳,蓋越已六百七十餘年矣。吾友顧君起潛 廷龍 先以傳鈔本見示,又從杭縣葉揆初先生 景葵 假得秉衡手鈔本,喜其為中土久佚祕籍,且足以證史也,爰校印而識其後。

  歲己卯季冬。吳縣王大隆跋

其七编辑

  靖康稗史,劉蘧六屬丁秉衡從金陵圖書館鈔出者,皆紀實較然可信。如甕中人語,靖康二年二月初八,虜索近上宗室眷屬出城,十三,虜盡索宗族男女出城,開封府狀宗室男女有宗正譜牒,照依列目契勘等語,與實錄二月癸酉金人於宗正寺取玉牒簿,指名取南班宗室,自二王宮以下近屬及官序高者先取相合。實錄又云,敵取宗族,皆據管宮閤內侍所供名字,又與南征錄彙宋使鄧珪嘗稱妃嬪帝姬之美相合。今宋實錄已佚,僅見永樂大典本舊聞證誤所引,已符合如此。洵屬南宋舊帙,據遺德跋,稱踐阼後檢諸故府得此,有先「忠烈王」圖印,是百年前傳寫本。攷朝鮮忠烈王即尚元世祖公主者,元史高麗傳至元十一年五月,皇女呼圖克庫哩頁額實下嫁於世子愖是也。然則此書當是元初寫本,經□臣□□之亂,流入日本,又從日本還歸中國。鼎丞前輩手錄是冊,屬跋數語,而城郭猶是,朝市皆非,正欲出都,忽遭先子大故,哀哀故國,惸惸鮮民,忍淚見辭,即以告別。

  宣統三年正月棘人曹元忠

其八编辑

  是書印將成,潘君景鄭 承弼 又獲一鈔本,有曹君直先生手跋,亦源出丁氏本,而為崔鼎丞 師範 屬題者,考據甚核,因從假錄附此。「忠烈王」名,據朝鮮徐居正等東國通鑑、近柯劭忞新元史諸書,皆作諶,元史作愖者誤。又考袁桷清容居士集,購求、金、元三史遺書目中,有靖康草史,不知即此書否?惜無可證耳。大隆又跋

其九编辑

  昭憲太后懲柴氏使幼兒主天下,宋太祖遂得篡其位,因戒太祖萬歲後傳諸二弟,由是更迭相傳,密為約誓,藏諸金匱。至太祖疾革,太宗入侍,有「斧聲燭影」之疑案,而帝位卒傳於太宗。後聽趙普「豈容再誤」之言。背金匱之盟,使德昭自裁,廷美憂卒。金太宗吳乞買當金太祖朝嘗使汴京,其貌絕類宋太祖塐像,眾皆稱異。昔嘗見於某書,今呻吟語中亦有此說,可謂報應不爽矣。至南宋孝宗,為太祖六世孫,則太祖一系仍緜延而未絕。自古亡國之恥辱,未有如趙宋者,讀此靖康稗史七種,能不泫然泣下哉!

  宋太宗第八子、周恭肅王元儼三十二世孫詒琛校畢記

◀上一卷 全書終
靖康稗史箋證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