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中的希臘

革命中的希臘
作者:蔡和森
1922年12月23日
本作品收錄於《嚮導
署名「和森」發表

  好戰的希臘,在小亞細亞失敗的影響之下,業已爆發了革命。這次革命的含義:一面是兵士和農民羣衆憤恨戰爭的直接表現,一面是兩派好戰的支配階級相互間的傾軋。所以康士坦丁與維尼齊洛的衝突,爲這次政變的重要原因之一個。

  康士坦丁與維尼齊洛的衝突,並不是個人性質的衝突。維尼齊洛是希臘資產階級的代表,尤其是代表海運業資本家的利益,所以堅持海外發展的侵略政策。多年以來,他用最靈俐的外交手腕挑起巴爾幹屢次的戰爭,完成他那「大希臘」的好夢;更在一九一七年,貫徹他的參戰政策,趕走康士坦丁,以圖掠奪小亞細亞,塞拉斯和君士坦丁堡。故在他一方面,維尼齊洛自然老早就是英國帝國主義關係最深的同夥了。

  康士坦丁,威廉第二的妹夫,他是個把普魯士軍國主義搬進希臘的「好漢」,他也在巴爾幹戰爭中顯過他的好身手。但他對於歐戰却持中立政策,並想藉德國驅逐英國在希臘的勢力。因此遂與維尼齊洛相水火,結果,協約國與維尼齊洛就把他趕跑了。

  康士坦丁雖然失位被逐,但他的中立政策却引起民衆——尤其是農人——間很好的同情,精神上,他儼然成爲小資產階級和平志願的代表。維尼齊洛雖因參戰增高希臘帝國主義和他個人的權威,但外債由八萬四千六百萬(一九一三年)增到四十萬萬(一九二〇年),不停的爲大希臘主義和英國資本向小亞細亞發展他的冒險事業,因而惹起民衆不可再忍的怨恨。一九二〇年十二月,新王亞力山大——康士坦丁第二子——死後的選舉,維尼齊洛遂完全失敗,康士坦丁乘機復辟。

  但希土戰爭,久已兵連禍結,康士坦丁對於小亞細亞的冒險事業不能驟然收手,又不得不奉承英國意旨,繼續進行維尼齊洛的政策。於是康士坦丁又一變而爲英國資本的用人。他以前在民衆和鄉村小資產階級間的同情與信用,因此完全失掉。並且外債增到一百萬萬之多,民衆負擔既重,生活程度又不停的增高,厭惡戰爭,遂達極點。

  希軍既在小亞細亞屢次失利,於是雅典親英派的傾向大形動搖,以爲希臘在這樣形勢之下,非與法國妥協不能免避徒供英國犧牲的災禍。但這個反對參戰的威廉第二的妹夫——康士坦丁,他是不能與巴黎接近的;維尼齊洛遂利用這種趨勢與法國資本勾結,以謀推翻康士坦丁。至此維尼齊洛與康士坦丁的衝突,就是代表英法資本主義在近東的衝突,換過說,維尼齊洛不過是施內德(Schneider)公司的用人,康士坦丁不過是柴哈洛夫(Zakharov)公司的用人罷了。

  希臘軍隊經過上次大戰的屠殺,早就不願再戰,所以動員赴小亞細亞,乃是希臘政府最勉强最冒試的舉動。兵士既無戰心,失敗與逃亡,早已無法禁止。最近大敗之後,遂自動的復員回國,直接推翻康士坦丁政府。維尼齊洛派乘機操縱,奪取政權,遂形成這次政變。維尼齊洛一面自身出席於洛桑會議,想用外交手腕挽囘業已打破的「大希臘」的好夢:一面大殺康士坦丁派大臣和高級將官,把兵士羣衆厭惡戰爭的革命,變成爲懲戒「戰爭不力」或所謂「誤國」的相反的性質;一面又維持君主政體,壓抑羣衆革命的傾向。在這樣內幕下,希臘革命能否擴張前進,或僅只達到維尼齊洛派的目的而終止,全視民衆的覺悟和共產黨的勢力怎樣,才能決定。

  希臘人口約六百萬,其中工業的無產階級僅十五萬(連其家庭計算約七十五萬)。但是從一九一八年起,勞動運動是狠厲害的,勞動組合和社會黨,都在那時成立了。一九二〇年,希臘社會黨加入第三國際,變爲共產黨。共產黨年齡雖幼,但因爲他是一切反對戰爭和罷工運動的領導者,所以他在民衆中的信用是很大的。他不但得工人階級信用,而且得農人、小資產階級,和—切反對戰爭的民衆的信用。政府雖然不停的高壓,但是他的勢力愈壓愈大。這次政變前兩月,共產黨中央執行委員會全體被捕,但他的請求一出,不僅全體工業的工人起來示威,軍隊和農人都同聲響應。這次兵士的直接行動,與共產黨的宣傳是很有關的。

  希臘資產階級,經過這次失敗,全巴爾幹的形勢爲之一變,希臘共產黨的地位,自然格外重要了。維尼齊洛這派强盜雖想藉這次政變把資產階級的威權分外的恢復起來,但是業已戳穿了的紙老虎是嚇不住民衆勢力之發展的;要想把民衆憤恨戰爭而起革命的空氣變成爲憤恨失敗而激起爲「大希臘主義」再流血的空氣,也是徒勞的。所以這次還算不得是革命,希臘眞正的革命將接着這次的波濤大大的鼓盪起來啊!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8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31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