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革命軍/第4章

< 革命軍
第3章 革命軍
第四章:革命必剖清人種
作者:鄒容
第5章

地球之有黃白二種,乃天予之以聰明才武,兩不相下之本質,使之發揚蹈厲,交戰於天演界中,為亙古角力較智之大市場,即為終古物競進化之大舞臺。夫人之愛其種也,其內必有所結,而後外有所排。故始焉自結其家族以排他家族,繼焉自結其鄉族以排他鄉族,繼焉自結其部族以排他部族,終焉自結其國族以排他國族,此世界人種之公理,抑亦人種產歷史之大原因也。吾黃種,吾黃種之中國之皇漢人種,吾就東洋歷史上,能相結相排之人種,為我同胞述之,使有所觀感焉。

亞細亞黃色人種,約別為二種:曰中國人種,曰西伯利亞人種。

中國人種蔓延于中國本部、西藏及後印度一帶地方,更詳別為三族:

第一,漢族。漢族者,東洋史上最特色之人種,即吾同胞是也。據中國本部,棲息黃河沿岸,而次第蕃殖于四方,自古司東亞文化之木鐸者,實惟我皇漢民族焉。朝鮮、日本亦為我漢族所蕃殖。

第二,西藏族。自西藏蔓延克什米爾、泥八刺及緬甸一帶地方,殷周時之氐、羌,秦漢時之月氏,唐之吐蕃,南宋之西夏等,皆屬此族。

第三,交趾支那族。自支那西南部(即雲南、貴州諸省),而蔓延于安南、暹羅等國,此族在古代,似佔據中國本部,而為漢族所漸次驅逐者,周以前之苗民、荊蠻,唐之南詔,蓋屬此族。

西伯利亞人種,自東方亞細亞北部。蕃殖北方亞細亞一帶,今更詳別之,凡四族。

第四,蒙古族。原蕃殖於西伯利亞之貝加爾湖東邊一帶,其後次第南下,今日乃自內外蒙古,蔓延天山北路一帶地方。元朝由此族而起,將統一歐亞。印度之莫臥爾帝國,亦由此起。

第五,通古斯族。自朝鮮北部,經滿洲而蔓延於黑龍江附近地。秦漢時之東胡,漢以後之鮮卑,隋唐時之靺鞨,唐末之契丹,宋之女真等,皆屬此族。今日入主我中國之滿洲人,亦由此族而興焉。

第六,土耳其族。原蕃殖於內外蒙古地;後漸西移,今日則自天山南路,凡中央亞細亞一帶地方,多為此族佔據。周以前之獯鬻、(犬嚴)狁,漢之匈奴,南北朝之柔然,隋之突厥,唐之回紇等,皆屬此族。今東歐之土耳其,亦此族所建。

今就今日人種之能成立者,列表如下:

漢族(中國人)

朝鮮人

暹羅人

黃種:中國人種:其他:日本人

西藏人

其他亞西亞東部人

蒙古族

滿洲人(今日之所謂政府皇帝者)

蒙古族:西伯利亞人(古韃靼人)

其他亞西來北、中部人

西伯利亞人種:

土耳其人

土耳其族:匈牙利人

其他在歐洲之黃種人由是以觀,我皇漢民族,起自黃河東北一帶之地,經歷星霜,四方繁衍,秦漢之世,已滿布中國之全面,以中國本部為生息之鄉。降及今日,人口充溢四萬萬,為地球絕大蕃多、無有倫比之民族,其流出萬里長城以外,青海、西藏之地者,達一千余萬之多。更進而越日本之境,或侵入北方黑龍江之左岸俄界,或達南方,進入安南、交趾、柬蒲塞。暹羅、緬甸、馬來半島。更入太平洋,侵入布哇、美洲合眾國、加拿大、秘魯、伯拉。逾南洋侵入呂宋、爪哇、浡泥及澳洲、歐洲者,亦不下三四百萬。無資力者,孜孜勵精,以勞力壓倒淩駕他國人民。有資力者,擁數十百萬之資本,與歐美之富商大賈,爭勝敗於商場中,而不相下。我漢族之富於擴張種族之勢力者有如此,即以二十世紀世界之主人翁,推尊我漢族,籲!亦非河漢之言也。

嗚呼!我漢種。是豈飛揚祖國之漢種。是豈獨立亞細亞大陸上之漢種,是豈為偉大國民之漢種。嗚呼漢種!漢種雖眾,適足為他種人之奴隸;漢地更廣,適足供他種人之棲息。漢種!漢種!不過為滿洲人恭順忠義之臣民。漢種!漢種!又由滿洲人介紹為歐美各國人之奴隸。吾寧使漢種亡盡,殺盡,死盡,而不願其享升平盛世,歌舞河山,優遊于滿洲人之胯下。吾寧使漢種亡盡,殺盡,死盡,而不願其為洪承疇,為細崽,為通事,為買辦,為繹幹地球各國人之下。吾悲漢種,吾先以種族之念覺漢種。

執一人而謂之曰:“汝亡父,非真汝父也,為汝父者,某某也。”其人莫不立起而怒,以得其直而後已。又一家人,父子、夫婦、兄弟,相居無事也,忽焉來一強暴,人其室,據其財產,又奴其全家人,則其家人莫不奮力死鬥,以爭回原產而後已。夫語人有二父而不怒,奪人之家產而不爭,是其人不行屍走肉,即殭屍殘骸。吾特怪吾同胞,以一人所不能忍受之事,舉國人忍受之;以一家所不能忍受之事,舉族忍受之,悲夫!滿洲人入關,稱大清朝順民;聯軍破北京,稱某某國順民;香港人立維多利亞紀念碑曰“德配天地”;臺灣人頌明治天皇功德曰“德廣皇仁”。前之為大金、大元、大遼、大清朝之順民既去矣,今之為大英、大法、大俄、大美國之順民者又來。此無他,不明於同種異種之觀念,而男盜女娼,羞祖辱宗之事,亦何不可為!

吾正告我同胞曰:昔之禹貢九州,今日之十八行省,是非我皇漢民族嫡親同胞,生於斯,長幹斯,聚國族於斯之地平?黃帝之子孫,神明之胄裔,是非我皇漢民族嫡親同胞之名譽乎?中國華夏,蠻夷戎狄,是非我皇漢民族,嫡親同胞,區分人種之大經乎?滿洲人與我不通婚姻,我猶是清清白白黃帝之子孫也。夫人之于家庭,則莫不相親相愛,對異性則不然,有感情故耳。我同胞豈忍見此莫大之奇辱,而無一毫感情動於中耶?愛爾蘭隸于英,以人種稍異,故數與英人爭,卒得其自治而後已。諺曰:“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又曰;“狼子野心,是乃狠也。”我同胞其三複斯言;我同胞其有志跳身大海洋中,湧大海洋之水,以洗潔我同胞羞祖辱宗男盜女娼之大恥大辱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