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皋祔廟議(寶曆二年七月太常禮院)

韓皋祔廟議(寶曆二年七月太常禮院) 唐
作者:闕名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975

伏奉四月二十八日敕,前同州朝邑縣尉韓約進狀,請祔亡父故金紫光祿大夫守尚書左仆射贈太子太保皋神主,付禮院議定聞奏者。謹按《禮經》:諸侯二品以上祠四廟,五品以上祠三廟。今據韓皋祖休,先已立先祖廟三室。今子孫見繼,昭穆享祭。皋父滉是眾子,官至二品,身歿後長子群官至國子監司業,已別立禰廟,祔滉神主入廟。今子孫承襲,自為一宗。皋是滉次子,官雖一品,身歿無升祔廟文,伏惟《禮記》云:「別子為祖,繼別為宗,繼禰者為小宗。」若皋子約官至五品清資,即合別置禰廟,祔皋神主,自列昭穆,庶合《禮經》。

請復庾威等官議(太和元年三月都省)

定罪者必原其情,議事者必究其本。庾威均稅之法,情實擾人,顧其施為,必有工拙。工者何也?富戶業廣,以資自庇。產多稅薄,歸於羸弱。威能盡簡,並包者加籍取均,困窮者蠲減取濟。稅既頓異,法亦稍嚴,事歸平一人無冤訴。此所以威之工也。其拙何也?五縣土廣人奸,徵簿書即隱占居多,簡田苗即驚擾為慮。散亂村野,胥徒千人,雖成功於已事之時,而受獘於作法之始。豈無他術,用以周知?竟此紛紜,斯所以威之拙也。

大凡為郡,止於四過,一者私加以稅,二者逃失黎,三者虐害平人,四者富潤私室。庾威改張稅額,賦不加徵,聯綿歉災,人悉安業。刑甚峻而下無屈,祿不厚而賞無濫,顧茲四者,威無一焉。而以擾人均稅,投荒黜遠,是使循常守故者得以稱功,革獘去奸者坐以招譴,誰能自苦,納諸刑名?勸沮之風,於斯何在?

官職黜削,本自庾威,罪既無名,官吏所宜牽復。台司所勘定稅本,謂有害於人,事既無私,理當免復。若因其案驗,舉察細微,以法吏合寘科條,在眾議須明本末。郡人遠訴,益表事情,幸遇聖明,合從昭雪。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