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詩外傳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

卷第一 韓詩外傳 卷第二
漢 韓嬰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沈氏野竹齋刊本
卷第三

詩外傳卷第二

          韓嬰

楚莊王圍宋有七日之糧曰盡此而不克將

去而歸於是使司馬子反乗闥而窺宋城宋

使華元乗闥而應之子反曰子之國何(⿱艹石)

華元曰憊矣易子而食之㭊骸而㸑之子反

曰嘻甚矣憊雖然吾聞圍者之國箝馬而抹

之使肥者應客今何吾子之情也華元曰吾

聞君子見人之困則矜之小人見人之困則

幸之吾望見吾子似於君子是以情也子反

曰諾子其勉之矣吾軍有七日糧爾揖而去

子反告莊王莊王曰(⿱艹石)何子反曰憊矣易子

而食之㭊骸而㸑之莊王曰嘻甚矣憊今得

此而歸爾子反曰不可吾巳告之矣曰軍亦

有七日糧爾莊王怒曰吾使子視之子曷爲

而告之子反曰區區之宋猶有不欺之臣何

以楚國而無乎吾是以告之也莊王曰雖然

吾子今得此而歸爾子反曰王請處此臣請

歸耳王曰子去我而歸吾孰與處乎此吾將

從子而歸遂師而歸君子善其平巳也華元

以誠告子反得以解圍全二國之命詩云彼

姝者子何以告之君子善其以誠相告也

魯監門之女嬰相從績中夜而泣涕其偶曰

何謂而泣也嬰曰吾聞衛世子不肖所以泣

也其偶曰衛世子不肖諸侯之憂也子曷爲

泣也嬰曰吾聞之異乎子之言也昔者宋之

桓司馬得罪於宋君出於魯其馬佚而𩥇吾

園而食吾園之葵是歲吾聞園人亡利之半

越王勾踐起兵而攻吳諸侯畏其威魯徃獻

女吾姊與焉兄徃視之道畏而死越兵威者

吳也兄死者我也由是觀之禍與福相反也

今衛世子甚不肖好兵吾男弟三人能無憂

乎詩曰大夫跋渉我心則憂是非𩔖與乎

高子問於孟子曰夫嫁娶者非已所自親也

衛女何以得編於詩也孟子曰有衛女之志

則可無衛女之志則怠(⿱艹石)伊尹於太甲有伊

尹之志則可無伊尹之志則SKchar夫道二常之

謂經變之謂權懷其常道而挾其變權乃得

爲賢夫衛女行中孝慮中聖權如之何詩曰

旣不我嘉不能旋反視爾不臧我思不遠

楚莊王聽朝罷晏樊姬下堂而迎之曰何罷

之晏也得無饑倦乎莊王曰今日聽忠賢之

言不知饑倦也樊姬曰王之所謂忠賢者諸

侯之客歟中國之士歟莊王曰則沈令尹也

SKchar掩口而𥬇王曰SKchar之所𥬇何也SKchar曰妾

得於王尚湯沐執巾櫛振袵席十有一年矣

然妾未甞不遣人之梁鄭之間求美人而進

之於王也與妾同列者十人賢於妾者二人

妾豈不欲擅王之寵哉不敢𥝠願蔽衆美欲

王之多見則娛今沈令尹相楚數年矣未甞

見進賢而退不肖也又焉得爲忠賢乎莊王

旦朝以樊SKchar之言告沈令尹令尹避席而進

孫叔敖叔敖治楚三年而楚國霸楚史援筆

而書之於䇿曰楚之霸樊SKchar之力也詩曰百

爾所思不如我所之樊SKchar之謂也

閔子騫始見於夫子有菜色後有芻豢之色

子貢問曰子始有菜色今有芻豢之色何也

閔子曰吾出蒹葭之中入夫子之門夫子内

切瑳以孝外爲之陳王法心竊樂之出見羽

蓋龍旂裘旃相隨心又樂之二者相攻胷中

而不能任是以有菜色也今𬒳夫子之文𡫏

深又頼二三子切瑳而進之内明於去就之

義出見羽蓋龍旂旃裘相隨視之如壇土矣

是以有芻豢之色詩曰如切如瑳如琢如磨

傳曰雩而雨者何也曰無何也猶不雩而雨

也星墜木鳴國人皆恐何也是天地之變隂

陽之化物之罕至者也怪之可也畏之非也

夫日月之薄蝕怪星之黨見風雨之不時是

無世而不甞有也上明政平是雖並至無傷

也上闇政險是雖無一無益也夫萬物之有

災人妖最可畏也曰何謂人妖曰枯耕傷稼

枯耘傷歲政險失民田穢稼惡䧽貴民飢道

有死人冦賊並起上下乖離鄰人相𭧂對門

相盗禮義不脩牛馬相生六畜作妖臣下殺

上父子相疑是謂人妖是生於亂傳曰天地

之災隱而廢也萬物之怪書不說也無用之

變不急之災棄而不治(⿱艹石)夫君臣之義父子

之親男女之别切瑳而不舎也詩曰如切如

瑳如琢如磨

孔子曰口欲味心欲佚教之以仁心欲兵身

惡勞教之以恭好辯論而畏懼教之以勇目

好色耳好聲教之以義易曰艮其限列其

厲薰心詩曰吁嗟女兮無與士耽皆防邪禁

佚調和心志

高牆豐上激下未必崩也降雨興流潦至則

崩必先矣草木根荄淺未必撅也飄風興𭧂

雨墜則撅必先矣君子居是邦也不崇仁義

尊賢臣以理萬物未必亡也一旦有非常之

變諸侯交爭人趨車馳迫然禍至乃始憂愁

乾喉焦唇仰天而嘆庶幾乎望其安也不亦

晚乎孔子曰不愼其前而悔其後嗟乎雖悔

無及矣詩曰掇其泣矣何嗟及矣

曾子曰君子有三言可貫而佩之一曰無内

踈而外親二曰身不善而怨他人三曰患至

而後呼天子貢曰何也曾子曰内踈而外親

不亦反乎身不善而怨他人不亦遠乎患至

而後呼天不亦晚乎詩曰惙其泣矣何嗟及

夫霜雪雨露殺生萬物者也天無事焉猶之

貴天也執法厭文治官治民者有司也君無

事焉猶之尊君也夫闢土殖榖者后稷也决

江流河者禹也聽獄執中者臯陶也然而聖

后者堯也故有道以御之身雖無能也必使

能者爲巳用也無道以御之彼雖多能猶將

無益於存亡矣詩曰執轡如組兩SKchar如舞貴

能御也

傳曰孔子云美哉顔無父之御也馬知後有

輿而輕之知上有人而愛之馬親其正而愛

其事如使馬能言彼將必曰樂哉今日之騶

也至於顔淪少衰矣馬知後有輿而輕之知

上有人而敬之馬親其正而敬其事如使馬

能言彼將必曰騶來其人之使我也至於顔

夷而衰矣馬知後有輿而重之知上有人而

畏之馬親其正而畏其事如使馬能言彼將

必曰騶來騶來女不騶彼將殺女故御馬有

法矣御民有道矣法得則馬和而歡道得則

民安而集詩曰執轡如組兩SKchar如舞此之謂

顔淵侍坐魯定公于臺東野畢御馬于臺下

定公曰善哉東野畢之御也顔淵曰善則善

矣其馬將佚矣定公不說以告左右曰聞君

子不𧮂人君子亦𧮂人乎顔淵退俄而厩人

以東野畢馬佚聞矣定公掲席而起曰趣駕

召顔淵顔淵至定公曰郷寡人曰善哉東野

畢之御也吾子曰善則善矣然則馬將佚矣

不識吾子以何知之顔淵曰臣以政知之昔

者舜工於使人造父工於使馬舜不窮其民

造父不極其馬是以舜無佚民造父無佚馬

今東野畢之上車執轡衘體正矣周旋歩驟

朝禮畢矣歷險致遠馬力殫矣然猶䇿之不

巳所以知佚也定公曰善可少進顔淵曰獸

窮則齧鳥窮則啄人窮則詐自古及今窮其

下能不危者未之有也詩曰執轡如組兩SKchar

如舞善御之謂也定公曰寡人之過矣

崔杼弑莊公合士大夫盟盟者皆脫劒而入

言不疾措血至者死所殺者十餘人次及晏

子奉杯血仰天而嘆曰惡乎崔杼將爲無道

而殺其君於是盟者皆視之崔杼謂晏子曰

子與我吾將與子分國子不與我殺子直兵

將推之曲兵將鈎之吾願子之圖之也晏子

曰留以利而倍其君非仁也刼以刃而失其

志者非勇也詩曰莫莫葛藟延于條枚愷悌

君子求福不回嬰其可回矣直兵推之曲兵

鈎之嬰不之革也崔杼曰舎晏子晏子起而

出授綏而乗其僕馳晏子撫其手曰麋鹿在

山林其命在庖厨命有所懸安在疾驅安行

成節然後去之詩曰羔裘如濡恂直且侯彼

巳之子舎命不偷晏子之謂也

楚昭王有士曰石奢其爲人也公而好直王

使爲理於是道有殺人者石奢追之則父也

還返於廷曰殺人者臣之父也以父成政非

孝也不行君法非忠也弛罪廢法而伏其辜

臣之所守也遂伏斧鑕曰命在君君曰追而

不及庸有罪乎子其治事矣石奢曰不然不

私其父非孝也不行君法非忠也以死罪生

不廉也君欲赦之上之惠也臣不能失法下

之義也遂不去鈇鑕刎頸而死乎廷君子聞

之曰貞夫法哉石先生乎孔子曰子爲父隱

父爲子隱直在其中矣詩曰彼巳之子邦

司直石先生之謂也

外寛而内直自設於隱括之中直巳不直人

善廢而不悒悒蘧伯玉之行也故爲人父者

則願以爲子爲人子者則願以爲父爲人君

者則願以爲臣爲人臣者則願以爲君名昭

諸侯天下願焉詩曰彼已之子邦之彦兮此

君子之行也

傳曰孔子遭齊程本子於剡之間傾蓋而語

終日有間顧子路曰由束帛十匹以贈先生

子路不對有間又顧曰束帛十匹以贈先生

子路率爾而對曰昔者由也聞之於夫子士

不中道相見女無媒而嫁者君子不行也孔

子曰夫詩不云乎野有蔓草零露漙兮有美

一人清揚婉兮邂逅相遇適我願兮且夫齊

程本子天下之賢士也吾於是而不贈終身

不之見也大德不踰閑小德出入可也

君子有主善之心而無勝人之色德足以君

天下而無驕肆之容行足以及後世而不以

一言非人之不善故曰君子盛德而卑虚巳

以受人旁行不流應物而不窮雖在下位民

願戴之雖欲無尊得乎哉詩曰彼巳之子美

如英美如英殊異乎公行

君子易和而難狎也易懼而不可刼也畏患

而不避義死好利而不爲所非交親而不比

言辯而不亂盪盪乎其易不可失也磏乎其

廉而不劌也温乎其仁厚之光大也超乎其

有以殊於世也詩曰美如玉美如玉殊異乎

公族

商容甞執羽籥馮於馬徒欲以伐紂而不能

遂去伏於太行及武王克殷立爲天子欲以

爲三公商容辭曰吾常馮於馬徒欲以伐紂

而不能愚也不爭而隱無勇也愚且無勇不

足以備乎三公遂固辭不受命君子聞之曰

商容可謂内省而不誣能矣君子哉去素餐

遠矣詩曰彼君子兮不素餐兮商先生之謂

晉文侯使李離爲大理過聽殺人自拘於廷

請死於君君曰官有貴賤罰有輕重下吏有

罪非子之罪也李離對曰臣居官爲長不與

下吏讓位受爵爲多不與下吏分利今過聽

殺人而下吏蒙其死非所聞也不受命君曰

自以爲罪則寡人亦有罪矣李離曰法失則

刑刑失則死君以臣爲能聽微决疑故使臣

爲理今過聽殺人之罪罪當死君曰棄位委

官伏法亡國非所望也趣出無憂寡人之心

李離對曰政亂國危君之憂也軍敗卒亂將

之憂也夫無能以事君闇行以臨官是無功

以食禄也臣不能以虚自誣遂伏劒而死君

子聞之曰忠矣乎詩曰彼君子兮不素餐兮

李先生之謂也

楚狂接輿躬耕以食其妻之市未返楚王使

使者賫金百鎰造門曰大王使臣奉金百鎰

願請先生治河南接輿𥬇而不應使者遂不

得辭而去妻從市而來曰先生少而爲義豈

將老而遺之哉門外車軼何其深也接輿曰

今者王使使者賫金百鎰欲使我治河南其

妻曰豈許之乎曰未也妻曰君使不從非忠

也從之是遺義也不如去之乃夫負釡甑妻

戴經器變易姓字莫知其所之論語曰色斯

舉矣翔而後集接輿之妻是也詩曰逝將去

汝適彼樂土樂土樂土爰得我所

昔者桀爲酒池糟隄縱靡靡之樂而牛飲者

三千羣臣皆相持而歌江水沛兮舟楫敗兮

我王廢兮趣歸於亳亳亦大兮又曰樂兮樂

兮四牡驕兮六轡沃兮去不善兮善何不樂

兮伊尹知大命之將去舉觴造桀曰君王不

聽臣言大命去矣亡無日矣桀相然而抃盍

然而𥬇曰子又妖言矣吾有天下猶天之有

日也日有亡乎日亡吾亦亡也於是伊尹接

履而趨遂適於湯湯以爲相可謂適彼樂土

爰得其所矣詩曰逝將去汝適彼樂土樂土

樂土爰得我所

伊尹去夏入殷田饒去魯適燕介子推去𣈆

入山田饒事魯哀公而不見察田饒謂哀公

曰臣將去君黃鵠舉矣哀公曰何謂也曰君

獨不見夫雞乎首戴冠者文也足搏距者武

也敵在前敢鬬者勇也得食相告仁也守夜

不失時信也雞有此五德君猶日瀹而食之

者何也則以其所從來者近也夫黃鵠一舉

千里止君園池食君魚鼈啄君黍粱無此五

者君猶貴之以其所從來者遠矣臣將去君

黃鵠舉矣哀公曰止吾將書子言也田饒曰

臣聞食其食者不毁其器隂其樹者不折其

枝有臣不用何書其言遂去之燕燕立以爲

相三年燕政大平國無盗賊哀公喟然太息

爲之辟寢三月減損上服曰不愼其前而悔

其後何可復得詩云逝將去汝適彼樂國樂

國樂國爰得我直

子賤治單父彈鳴琴身不下堂而單父治巫

馬期以星出以星入日夜不處以身親之而

單父亦治巫馬期問於子賤子賤曰我任人

子任力任人者佚任力者勞人謂子賤則君

子矣佚四肢全耳目平心氣而百官理任其

數而巳巫馬期則不然乎然事惟勞力教詔

雖治猶未至也詩曰子有衣裳弗曳弗婁子

有車馬弗馳弗驅

子路曰士不能勤苦不能輕死亡不能恬貧

竆而曰我行義吾不信也昔者申包胥立於

秦廷七日七夜哭不絶聲是以存楚不能勤

苦焉得行此比干且死而諌愈忠伯夷叔齊

餓于首陽而志益彰不輕死亡焉能行此曾

褐衣緼緒未甞完也糲米之食未甞飽也

義不合則辭上卿不恬貧竆焉能行此夫士

欲立身行道無顧難易然後能行之欲行義

白名無顧利害然後能行之詩曰彼已之子

碩大且篤良非篤脩身行之君子其孰能與

之哉

子路與巫馬期薪於韞丘之下陳之冨人有

處師氏者脂車百乗觴於韞丘之上子路與

巫馬期曰使子無忘子之所知亦無進子之

所能得此冨終身無復見夫子子爲之乎巫

馬期喟然仰天而嘆闟然投鎌於地曰吾甞

聞之夫子勇士不忘喪其元志士仁人不忘

在溝壑子不知予與試予與意者其志與子

路心慙故負薪先歸孔子曰由來何爲偕出

而先返也子路曰向也由與巫馬期薪於韞

丘之下陳之冨人有處師氏者脂車百乗觴

於韞丘之上由謂巫馬期曰使子無忘子之

所知亦無進子之所能得此冨終身無復見

夫子子爲之乎巫馬期喟然仰天而嘆闟然

投鎌於地曰吾甞聞夫子勇士不忘喪其元

志士仁人不忘在溝壑子不知予與試予與

意者其志與由也心慚故先負薪歸孔子援

琴而彈詩曰肅肅鴇羽集于苞栩王事靡盬

不能蓺稷𮮐父母何怙悠悠蒼天SKchar其有所

予道不行邪使汝願者

孔子曰士有五有埶尊貴者有家冨厚者有

資勇悍者有心智惠者有貌美好者有埶尊

貴者不以愛民行義理而反以𭧂敖家冨厚

者不以振窮救不足而反以侈靡無度資勇

悍者不以衛上攻戰而反以侵陵私鬬心智

惠者不以端計數而反以事姧飾詐貌美好

者不以綂朝涖民而反以蠱女從欲此五者

所謂士失其美質者也詩曰温其如玉在其

板屋亂我心曲

上之人所遇色爲先聲音次之事行爲後故

望而宜爲人君者容也近而可信者色也發

而安中者言也乆而可觀者行也故君子容

色天下儀𧰼而望之不假言而知爲人君者

詩曰顔如渥丹其君也哉

子夏讀詩巳畢夫子問曰爾亦何大於詩矣

子夏對曰詩之於事也昭昭乎(⿱艹石)日月之光

明燎燎乎如星辰之錯行上有堯舜之道下

有三王之義弟子不敢忘雖居蓬戸之中彈

琴以詠先王之風有人亦樂之無人亦樂之

亦可發憤忘食矣詩曰衡門之下可以棲遲

泌之洋洋可以樂饑夫子造然變容曰嘻吾

子始可以言詩巳矣然子以見其表未見其

裏顔淵曰其表巳見其裏又何有哉孔子曰

闚其門不入其中安知其奥藏之所在乎然

藏又非難也丘甞悉心盡志巳入其中前有

髙岸後有深谷泠泠然如此旣立而巳矣不

能見其裏未謂精微者也

傳曰國無道則飄風厲疾𭧂雨折木隂陽錯

氛夏寒冬温春𤍠秋榮日月無光星辰錯行

民多疾病國多不祥羣生不壽而五榖不登

當成周之時隂陽調寒暑平羣生遂萬物寧

故曰其風治其樂連其驅馬舒其民依依其

行遲遲其意好好詩曰匪風發兮匪車偈兮

顧瞻周道中心怛兮

夫治氣養心之術血氣剛強則務之以調和

智慮濳深則一之以易諒勇毅強果則輔之

以道術齊給便捷則安之以靜退卑攝貪利

則抗之以高志容衆好散則刼之以師友怠

慢摽棄則慰之以禍災愿婉端慤則合之以

禮樂凡治氣養心之術莫徑由禮莫優得師

莫愼一好好一則博博則精精則神神則化

是以君子務結心乎一也詩曰淑人君子其

儀一兮其儀一兮心如結兮

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學不成行家有千金之

玉不知治猶之貧也良工宰之則冨及子孫

君子謀之則爲國用故動則安百姓議則延

民命詩曰淑人君子正是國人正是國人胡

不萬年

嫁女之家三夜不息燭思相離也取婦之家

三日不舉樂思嗣親也是故昬禮不賀人之

序也三月而廟見稱來婦也厥明見舅姑舅

姑降于西階婦升自阼階授之室也憂思三

日不殺三月孝子之情也故禮者因人情爲

文詩曰親結其縭九十其儀言多儀也

原天命治心術理好惡適情性而治道畢矣

原天命則不惑禍福不惑禍福則動靜脩治

心術則不妄喜怒不妄喜怒則賞罰不阿理

好惡則不貪無用不貪無用則不害物性適

情性則不過欲不過欲則養性知足四者不

求於外不假於人反諸巳而存矣夫人者說

人者也形而爲仁義動而爲法則詩曰伐柯

伐柯其則不遠


詩外傳卷第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