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非子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六

卷第十五 韓非子 卷第十六
闕名 注 景上海涵芬樓藏景宋鈔校本
卷第十七

韓非子卷第十六

   難三第三十八   難四第三十九

     難三第三十八

魯穆公問於子思曰吾聞龎ခ氏之子不孝其行奚如子思對

曰君子尊賢以崇徳舉善以勸民若夫過行是細人之所識也

臣不知也子思出子服厲伯入見龎ဂ氏子子服厲伯對曰其

過三皆君之所未嘗聞自是之後君貴子思而賤子服厲伯也

或曰魯之公室三世劫於季氏不亦宜乎明君求善而賞之求

姦而誅之其得之一也故以善聞之者以説善同於上者也以

姦聞之者以惡姦同於上者也此宜賞譽之所力也聞善聞姦俱當賞也

不以姦聞是異於上而下比周於姦者也此宜毁罰之所及也

今子思不以過聞而穆公貴之厲伯以姦聞而穆公賤之人情

皆喜貴而惡賤故季氏之亂成而不止聞此魯君之所以劫也

且此亡王之俗取魯之民所以自美而穆公獨貴之不亦倒乎

文公出亡獻公使寺人披功之蒲城披斬其袪文公奔翟惠公

即位又使功之惠竇不得也及文公反國披求見公曰蒲城之

役君令一宿而汝即至惠竇之難君令三宿而汝一宿何其速

也披對曰君令不二除君之惡恐不堪蒲人翟人余何有焉

君為蒲翟之人無臣之分則何有焉今公即位其無蒲翟乎且桓公置射鈎而相

管仲君乃見之

或曰齊晉絶祀不亦宜乎桓公能用管仲之功而忘射鈎之怨

文公能聴寺人之言而弃斬祛之罪桓公文公能容二子者也

後世之君明不及二公後世之臣賢不如二子不忠之臣以事

不明之君君不知則有燕操子之子罕田常之賊知之則以管

仲寺人自解君必不誅而自以為有桓文之徳是臣讎而明不

能燭多假之資自以為賢而不戒則雖無後嗣不亦可乎且寺

人之言也直餙非識言也君令而不貳者則是貞於君也死君後生

臣不愧而復為貞不皆死然後為貞今恵公朝卒而暮事文公寺人之

不貳何如人有設桓公隠者曰一難二難三難何也桓公不能

對以告管仲管仲對曰一難也近優而逺士二難也去其國而

數之海三難也君老而晩置太子桓公曰善不擇日而廟禮太子

或曰管仲之射隠不得也士之用不在近逺而俳優侏儒固人

主之所與燕也則近優而逺士而以為治非其難者也夫處世

而不能用其有而悖不去國是以一人之力禁一國以一人之

力禁一國者少能勝之明能照逺姦而見隠㣲必行之令雖逺

於海内必無變然則去國之海而不劫殺非其難者也楚成王

置商臣以為太子又欲置公子職商臣作難遂弑成王公子宰

周太子也公子根有寵遂以東州反分而為兩國此皆非晩置

太子之患也夫分勢不二庶孽卑寵無籍雖處大臣晚置太子

可也然則晚置太子庶孽不亂又非其難也物之所謂難者必

借人成勢而勿侵害己可謂一難也貴妾不使二后二難也愛

孽不使危正適専聴一臣而不敢偶君此則可謂三難也葉公

子髙問政於仲尼仲尼曰政在悅近而来逺哀公問政於仲尼

仲尼曰政在選賢齊景公問政於仲尼仲尼曰政在節財三公

出子貢問曰三公問夫子政一也夫子對之不同何也仲尼曰

葉都大而國小民有背心故曰政在悅近而来逺魯哀公有大

臣三人外障距諸侯四隣之士内比周而以愚其君使宗廟不

掃除社稷不血食者必是三臣也故曰政在選賢齊景公築雍

門為路寢一朝而以三百乘之家賜者三謂以大夫之業也賜與為寢也故曰

政在節財

或曰仲尼之對亡國之言也恐民有倍心而誠説之恱近而来

逺則是教民懷恵恵之為政無功者受賞而有罪者免此法之

所以敗也法敗而亂以亂政治敗民未見其可也且民有倍心

者君上之明有所不及也不紹葉公之明而使之恱近而来逺

是舎吾勢之所能禁而使與不行惠以争民非能持勢者也夫

堯之賢六王之冠也舜一從而咸包而堯無天下矣有人無術

以禁下恃為舜而不失其民不亦無術乎明君見小姦於㣲故

民無大謀行小謀於細故民無大亂此謂圖難於其所易也為

大者於其所細也今有功者必賞賞者不得君力之所致也有

罪者必誅誅者不怨上罪之所生也民知誅罰之皆起於身也

故疾功利於業而不受賜於君太上下智有之此言太上之下

民無說也安取懷惠之民上君之民無利害說以恱近來逺亦

可舎己哀公有臣外障距内比周以愚其君而說之以選賢此

非功伐之論也選其心之所謂賢者也使哀公知三子外障距

内比周也則三子不一日立矣哀公不知選賢選其心之所謂

賢故三子得任事燕子噲賢子之而非孫卿故身死為僇夫差

智太宰嚭而愚子胥故滅於越魯君不必知賢而説以選賢是

使哀公有夫差燕噲之患也明君不自舉臣臣相進也不自賢

功自徇也論之於任試之於事課之於功故羣臣公政而無私

不隠賢不進不肖然則人主奚勞於選賢景公以百乘之家賜

而說以節則是使景公無術使智 之侈而獨儉於上未免於

貧也有君以千里飬其口腹則雖桀紂不侈焉齊國方三千里

而桓公以其半自飬是侈於桀紂也然而能為五霸冠者知侈

儉之地也為君不能禁下而自禁者謂之劫不能飾下而自飾

者謂之亂不節下而自節者謂之貧明君使人無私以詐而食

者禁力盡於事歸利於上者必聞聞者必賞汙穢為私者必知

知者必誅然故忠臣盡忠於方公民士竭力於家百官精尅於

精亷尅已侈倍景公非國之患也伊如上雖侈非國之患也然則說之以節

財非其急者也夫對三公一言而三公可以無患知下之謂也

知下明則禁於㣲則姦無積姦無積則無比周無比周則公私

分公私分則朋黨散朋黨散則無外障距内比周之患知下明則

見精沐見精沐則誅賞明誅賞明則國不貧故曰一對而三公

無患知下之謂也韓子以齊桓侈於桀紂猶未虧德形於翰墨著以爲殺一何逆理之甚其不得死秦獄未必不由此也

鄭子産晨出過朿匠之閭聞婦人之哭撫其御之手而聴之有

間遣吏執而問之則手絞其夫者也異日其御問曰夫子何以

知之子産曰其聲懼凡人於其親愛也始病而憂臨死而懼已

死而哀今哭已死不哀而懼是以知其有姦也

或曰子産之治不亦多士乎不以法度而用智故曰多事也必姦待耳目之所

及而後知之則鄭國之得姦者寡矣不任典成之吏典主也謂其事而責

不察參伍之政不眀度量恃毒聰明勞智慮而以知姦不亦

無術乎且夫物衆而智寡寡不勝衆智不足以徧知物故則因

物以治物謂若因龍以治鱗蟲因鳯以治羽鳥也下衆而上寡寡不勝衆者言君

不足以徧知臣也故因人以知人是以形體不勞而事治智慮

不用而姦得故宋人語曰一雀過羿必得之則羿誣矣羿雖善射見雀

未必一一得之故曰誣也以天下為之羅則雀不失矣夫知姦亦有大羅不

失其一而已矣不修其理而以己之胷察為之弓矢則子産誣

矣老子曰以智治國國之賊也其子産之謂矣

秦昭王問於左右曰今時韓魏孰與始強左右對曰弱於始也

今之如耳魏齊孰與曩之孟常芒卯對曰不及也王曰孟常芒

卯率強韓魏猶無奈寡人何也左右對曰甚然中期推琴而對

曰王之料天下過矣夫六晉之時知氏最強滅范中行而從韓

魏之兵以伐趙灌以晉水城之未沈者三板知伯出魏宣子御

韓康子為SKchar乘知伯曰始吾不知水可以滅人之國吾乃今知

之汾水可以灌安邑絳水可以灌平陽魏宣子肘韓康子康子

踐宣子之足肘足接乎車上而知氏分於晉陽之下今足下雖

強未若知氏韓魏雖弱未至如其晉陽之下也此天下方用肘

足之時願王勿易之也或曰昭王之問也有失左右中期之對

也有過凡明主之治國也任其勢勢不可害則雖強天下無奈

何也而况孟常芒卯韓魏能奈我何其勢可害也則不肖如耳

魏齊及韓魏猶能害之然則害與不侵在目恃而已矣奚問乎

曰恃其不可侵強與弱奚其擇焉夫在不自恃而問其奈何也

其不侵也幸矣申子曰失之數而求之信則疑矣其昭王之謂

也知伯無度從韓康魏宣而圖以水灌滅其國此知伯之所以

國亡而身死頭為飲柸之故也今昭王乃問孰與始強其畏有

水人之患乎雖有左右非韓魏之二子也安有肘足之事而中

期曰勿易此虛言也且中期之所官琴瑟也絃不調㺯不明中

期之任也此中期所以事昭王者也中期善承其任未慊昭王

也而為所不知豈不妄哉左右對之曰弱於始與不及則可矣

其曰甚然則䛕也申子曰治不踰官雖知不言今中期不知而

尚言之故曰昭王之問有失左右中期之對皆有過也

管子曰見其可說之有證見其不可惡之有形賞罰信於所見

雖所不見其敢為之乎見其可說之無說證見其不可惡之無

形賞罰不信於所見而求所不見之外不可得也

或曰廣廷嚴居衆人之所肅也宴室獨處曾史之所僈也觀人

之所肅非行情也且君上者臣下之所為飾也好惡在所見臣

下之飾姦物以愚其君必也明不能燭逺姦見隠㣲而待之以

觀飾行定賞罰不亦𡚁乎

管子曰言於室滿於室言於堂滿於堂是謂天下王

或曰管仲之所謂言室滿室言堂滿堂者非特謂遊戲飲食之

言也必謂大物也人主之大物非法則術也法者編著之圖籍

設之於官府而布之於百姓者也術者藏之於𦙄中以偶衆端

而潜御羣臣者也故法莫如顯而術不欲見是以明主言法則

境内卑賤莫不聞知也不獨滿於堂用術則親受近習莫之得

聞也不得滿室而管子猶曰言於室滿室言於堂滿堂非法術

之言也

     難四第三十九

衛孫文子聘於魯公登亦登叔孫穆子趨進曰諸侯之㑹寡君

未嘗後衛君也今子不後寡君一等寡君未知所過也子其少

安孫子無辭亦無悛容穆子退而告人曰孫子必亡亡臣而不

後君過而不悛亡之本也

或曰天子失道諸侯伐之故有湯武諸侯失道大夫伐之故有

齊晉臣而伐君者必亡則是湯武不王晉齊不立也孫子君於

衛而後不臣於魯臣之君也君有失也故臣有得也不命亡於

有失之君而命亡於有得之臣不察魯不得誅衛大夫而衛君

之明不知不悛之臣孫子雖有是二也臣以亡其所以亡其失

所以得君也

或曰臣主之施分也臣能奪君者以得相踦也故非其分而取

者衆之所奪也辭其分而取者民之所予也是以桀索㟭山之

女紂求比干之心而天下謂湯身易名武身受詈而海内服

趙咺走山田外僕而齊晉從則湯武之所以王齊晉之所以立

心非以其君也彼得之而後以君處之也今未有其所以得而

行其所以處是倒義而逆德也倒義則事之所以敗也逆德則

怨之所以聚也敗亡之不察何也

魯陽虎欲攻三桓不尅而犇齊景公禮之鮑文子諫曰不可陽

虎有寵於季氏而欲伐於季孫貪其富也今君富於季孫而齊

大於魯陽虎所以盡詐也景公乃囚陽虎或曰千食之家其子

不仁人之急利甚也桓公五伯之上也争國而殺其兄其利大

也臣主之間非兄弟之親也刼殺之功制萬乘而享大利則羣

臣孰非陽虎也事以㣲巧成以踈拙敗羣臣之未起難也其備

未具也羣臣皆有陽虎之心而君上不知是㣲而巧也陽虎貪

於天下以欲攻上是䟽而拙也不使景公加誅於拙虎是鮑文

子之說反也臣之忠詐在君所行也君明而嚴則羣臣忠君懦

而闇則羣臣詐知㣲之謂明無救赦之謂嚴不知齊之巧臣而

誅魯之成亂不亦妄乎

或曰仁貪不同心故公子目夷辭宋而楚商臣弑父鄭去疾予

弟而魯桓弑兄五伯兼并而以桓律人則是皆無貞亷也且君

明而嚴則羣臣忠陽虎為亂於魯不成而走入齊而不誅是承

為亂也君明則誅知陽虎之可以濟亂也此見㣲之情也語曰

諸侯以國為親君嚴則陽虎之罪不可失此無救赦之實也則

誅陽虎所以使羣臣忠也未知齊之巧臣而廢明亂之罰責於

未然而不誅昭昭之罪此則妄矣今誅魯之罪亂以威羣臣之

有姦心者而可以得季孟叔孫之親鮑文之説何以為反

鄭伯將以髙渠彌為卿昭公惡之固諫不聽及昭公即位懼其

殺己也辛夘弑昭公而立子亶也君子曰昭公知所惡矣公子

圉曰髙伯其為戮乎報惡已甚矣

或曰公子圉之言也不亦反乎昭公之及於難者報惡晚也然

則髙伯之晚於死者報惡甚也明君不懸怒有怒不行且舉之故曰懸怒

怒則臣罪輕舉以行計則人主危故靈臺之飲衛侯怒而不誅

故禇師作難食黿之羮鄭君怒而不誅故子公殺君君子之舉

知所惡非甚之也曰知之若是其明也而不行誅焉以及於死

故知所惡以見其無權也人君非獨不足於見難而已或不足

於㫁制令昭公見惡稽罪而不誅使渠彌含憎懼死以徼幸故

不免於殺是昭公之報惡不甚也

或曰報惡甚者大誅報小罪大誅小罪也者獄之至也獄之患

故非在所以誅也以讎之衆也是以晉厲公滅三郄而欒中行

作難鄭子都殺伯咺而食鼎起福吴王誅子胥而越勾踐成霸

則衛侯之逐鄭靈之弑不以禇師之不死而公父之不誅也以

未可以怒而有怒之色未可誅而有誅之心怒其當罪而誅不

逆人心雖懸奚害夫未立有罪即位之後宿罪而誅齊胡胡之

所以滅也君行之臣猶有後患况為臣而行之君乎誅既不當

而以盡為心是與天下為讎也則雖為戮不亦可乎

衛靈之時彌子瑕有寵於衛國侏儒有見公者曰臣之夢淺矣

公曰奚夢夢見竈者為見公也公怒曰吾聞人主者夢見日奚

為見寡人而夢見竈乎侏儒曰夫日兼照天下一物不能當也

人君兼照一國一人不能壅也故將見人主而夢日也夫竈一

人煬焉則後人無從見矣或者一人煬君邪則臣雖夢竈不亦

可乎公曰善遂去雍鉏退彌子瑕而用司空狗

或曰侏儒善假於夢以見主道矣然靈公不知侏儒之言也去

雍鉏退彌子瑕而用司空狗者是去所愛而用所賢也鄭子都

賢慶建而壅焉燕子噲賢子之而壅焉夫去所愛而用所賢未

免使一人煬已也不肖者煬主不足以害明今不加知而使

賢者煬主已則賢矣

或曰屈到嗜芰文王嗜菖蒲葅非正味也而二賢尚之所味不

必美晉靈侯說㕘無恤燕噲賢子之非正士也而二君尊之

所賢不必賢也非賢而賢用之與愛而用之同賢誠賢而舉之

與用所愛異狀故楚荘舉叔孫而霸啇辛用費仲而滅此皆用

所賢而事相反也燕噲雖舉所賢而同於用所愛衛奚距然哉

則侏儒之未可見也君壅而不知其壅也已見之後而知其壅

也故退壅臣是加知之也日不加知而使賢者煬已則必危而

今以加知矣則雖煬已必不危矣




韓非子卷第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