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非子 (四部叢刊本)/補

卷第二十 韓非子 補
闕名 注 景上海涵芬樓藏景宋鈔校本

Page:Sibu Congkan0352-韓非-韓非子-3-3.djvu/122Page:Sibu Congkan0352-韓非-韓非子-3-3.djvu/123Page:Sibu Congkan0352-韓非-韓非子-3-3.djvu/124Page:Sibu Congkan0352-韓非-韓非子-3-3.djvu/125Page:Sibu Congkan0352-韓非-韓非子-3-3.djvu/126Page:Sibu Congkan0352-韓非-韓非子-3-3.djvu/127Page:Sibu Congkan0352-韓非-韓非子-3-3.djvu/128

宫有堊器有滌則潔矣行身亦然無滌堊之地則寡非矣公

子糾將爲亂栢公使使者視之使者報曰𥬇不樂視不見必爲

亂乃使魯人殺之

公孫弘斷髮而爲越王騎公孫喜使人絶之曰吾不與子爲昆

弟矣公孫弘曰我斷髮子斷頸而爲人用兵伐將謂子何周南

之戰公孫喜死焉

有與悍者鄰欲賣宅而避之人曰是其貫將滿也遂去之故曰

勿之矣子姑待之荅曰吾恐其以我滿貫也遂去故曰物之幾

者非所靡也

孔子謂弟子曰孰能導子西之鈞名也子貢曰賜也能乃導之

不復疑也孔子曰寛哉不被於利絜哉民性有𢘆曲爲曲直爲直

孔子曰子西不免白公之難子西死焉故曰直於行者曲於欲

𣈆中行文子岀亡過於縣邑從者曰此嗇夫公之故人公奚不

休舍且待後車文子曰吾嘗好音此人遺我鳴琴吾好珮此人

遺我玉環是振我過者也以求容於我者吾恐其以我求容於

人也乃去之果收文子後車二乗而獻之其君矣

周趮謂宫他曰爲我謂齊王曰以齊資我於魏請以魏事王宫

他曰不可是示之無魏也齊王必不資於無魏者而以怨有魏者公不如曰以

王之所欲臣請以魏聽王齊王必以公爲有魏也必因公是公

有齊也因以有齊魏矣

白圭謂宋令尹曰君長自知政公無事矣今君少主也而務名

不如令荆賀君之孝也則君不奪公位而大敬重公則公常用

宋矣

管仲鮑叔相謂曰君亂甚矣必失國齊國之諸公子其可輔者

非公子糾則小白也與子人事一人焉相達者相收管仲乃從

公子糾鮑叔從小白國人果弑君小白先入爲君魯人拘管仲

而效之鮑叔言而相之故諺曰巫咸雖善祝不能自祓也養秦

醫雖善除不能自彈也以管仲之聖而待鮑叔之助此鄙諺所

謂虜自賈裘而不售士自譽辯而不信者也

荆王伐吳呉使沮衛蹷融犒於荆師而將軍曰縳之殺以釁鼓

問之曰女來⺊乎荅曰⺊⺊吉荆人曰今荆將欲女釁鼓其何

也荅曰是故其所以吉也吳使人來也固視將軍怒將軍怒將

深溝髙壘將軍不怒將懈怠今也將軍殺臣則吳必警守矣且

國之⺊非爲一臣⺊夫殺一臣而存一國其不言吉何也且死

者無知則以臣釁鼓無益也死者有知也臣將當戰之時臣使鼓

不鳴荆人因不殺也

知伯將伐仇由而道難不通乃鑄大鍾遺仇由之君仇由之君

大說除道將内之赤章曼枝曰不可此小之所以事大也而今

也大以來卒以隨之不可内也仇由之君不聽遂内之赤章曼

枝因斷轂而驅至於齊七月而仇由亡矣

越巳勝吳又索卒於荆而攻𣈆左史倚相謂荆王曰夫越破吳

豪士死銳卒盡大甲傷今又索卒以攻𣈆示我不病也不如起

師與分吳荆王曰善因起師而從越越王怒將擊之大夫種曰

不可吾豪士盡大甲傷我與戰必不尅不如賂之乃割露山之

隂五百里以賂之

荆伐陳吳救之軍間三十里兩十日夜星左史倚相謂子期曰

雨十日甲輯而兵聚矣人必至不如備之乃爲陳陳未成也而

夫人至見荆陳而反左史曰吴反覆六十里其君子必休小人

必食我行三十里擊之必可敗也乃從之遂破吴軍

韓趙相與爲難韓也索兵於魏曰願借師以伐趙魏文侯曰寡

人與趙兄弟不可以從趙又索兵攻韓文侯曰寡人與韓兄弟

不敢從二國不得兵怒而反巳及知文侯以搆於已乃皆朝魏

完法治丗之臣功多者位尊力極者賞厚情盡者名立善之

生如春惡之死如秋故民勸極力而樂盡情此之謂上下相得

上下相得故能使用力者自極於榷衡而務至於任鄙戰士岀

死而願爲賁育守道者皆懷金石之心以死子胥之節用力者

爲任鄙戰如賁育中爲金石則君人者髙枕而守巳完矣

古之善守者以其所重禁其所輕以其所難止其所易故君子

與小人俱正盗跖與曾史俱廉何以知之夫貪盗不赴谿而棳

金則身不全賁育不量敵則無勇各盗跖不計可則利不成

显主之守禁也賁育見侵於其所不能勝盗跖見害於其所不

能取故能禁賁育之所不能犯守盗跖之所不能取則𭧂者守

愿邪者反正大勇愿巨盗貞平則天下公平而齊民之情正矣

人主離法失人則危於伯夷不妄取而不免於田成盗跖之耳

可也今天下無一伯夷而姦人不絶丗故立法度量度量信則

伯夷不失是而盗跖不得非法分明則賢不得奪不肖强不術

侵弱衆不得𭧂寡託天下於堯之法則貞士不失分姦人不儌

幸寄千金於羿之矢則伯夷不得亡而盗跖不敢取堯明於不

失姦故天下無邪羿巧於失廢故千金不亡邪人不壽而盗跖

止如此故圖不載宰予不舉六卿書不著子胥不明夫差孫呉

之略廢盗跖之心伏人主甘服於玉堂之中而無瞋目切齒傾

取之患人臣垂拱金城之内而無扼捥聚脣嗟唶之禍服虎而

不以押禁姦而不以法塞僞而不以符此賁育之所患堯舜之

所難也故設押非所以備鼠也所以使怯弱能服虎也立法非

所以避曾史也所以庸主能止盗跖也爲符非所以豫尾生也

所以使衆人不相謾也不獨恃比干之死節不幸亂臣之無詐

也恃怯之所能服握庸主之所易守當今之丗爲人主忠計爲

天下結徳者利莫長於如此故君人者無亡國之圖而忠臣無

曰勢位非天時雖十堯不能冬生一穗逆人心雖賁育不能盡

人力故得天時則務而自生得人心則不趣而自勸因技能則

不急而自疾得勢位則不推進而名成若水之流若船之浮守

自然之道行母窮之令故曰明主

夫有材而無勢雖賢不能制不肖故立尺材於髙山之上則臨

千仞之谿材非長也位髙也桀爲天子能制天下非賢也勢重

也堯爲匹夫不能正三家非不肖也位卑也千鈞得船則浮錙

銖失船則況非千金輕錙銖重也有勢之與無勢也故短之臨

髙也以位不肖之制賢也以勢人主者天下一力以共載之故

安衆同心以共立之故尊人臣守所長盡所能故忠以尊主主

御忠臣則長樂生而功名成名實相持而成形影相應而立故

臣主同欲而異使人主之患在莫之應故曰一手獨拍雖疾無

聲人臣之憂在不得一故曰右手𦘕圓左手盡方不能兩成故

曰至治之國君若桴臣若鼓技若車事若馬故人有餘力易於

應而技有餘巧於事立功者不足於力親近者不足於信成名

者不足於勢近者巳親而遠者不結則名不稱實者也聖人德

若堯舜行若伯夷而位不載於丗則功不立名不遂故古之能

致功名者衆人助之以力近者結之以成遠者譽之以名尊

者載之以𫝑如此故太山之功長立於國家而日月之明久著

於天地此堯之所以南面而守名舜之所以北面而效功也

     大體第二十九

古之全大體者望天地觀江海因山谷日月所照四時所行雲

布風動不以智累心不以私累巳寄治亂於法術託是非於賞

罰屬輕重於榷衡不逆天理不傷情性不吹毛而求小疵不洗

垢而察難知不引繩之外不推繩之内不急法之外不緩法之

内守成理因自然禍福生乎道法而不岀乎愛惡榮辱之責在乎

巳而不在乎人故致至安之丗法如朝露純撲不散心無結怨

口無煩言故車馬不疲𡚁於遠路旌旗不亂於大澤萬民不失

命於㓂戎雄駿不創壽於旗幢豪傑不著名於圖書不錄功於

盤盂記年之牃空虚故曰利莫長於簡福莫久於安使匠石以

千歳之壽操鈎視規矩舉繩墨而正太山使賁育帶干將而齊

萬民雖盡力於巧極盛於壽太山不正民不能齊故曰古之收

天下者不使匠石極巧以敗太山之體不使賁育盡威以傷萬

民之性因道全法君子樂而大姦止澹然間静因天命持大體

故使人無離法之罪魚無失水之禍如此故天下少不可

上不天則下不遍覆心不地則物不必載太山不立好惡故能

成其髙江海不擇小助故能成其富故大人寄形於天地而萬

物備歷心於山海而國家富上無忿怒之毒下無伏怨之患上

下交樸以道爲舍故長利積大功立名成於前德乘於後治之

至也



韓非子卷第八

過𨵿則顧白馬之賦故籍之虚辭則能勝一國考實按形不能

謾於一人

夫新砥礪殺矢彀弩而射雖冥而妄發其端未甞不中秋毫也

然而莫能復其處不可謂善射無常儀的也設五寸之的引十

歩之遠非羿逄蒙不能必全者有常儀的也有度難而無度易

也有常儀的則羿蒙以五寸爲功無常儀的則以妄發而中秋

毫爲拙故無度而應之則辯士繁說設度而持之雖知者猶畏

失也不敢妄言今人主聽說不應之以度而說其辯不度以功

譽其行而不入𨵿此人主所以長欺而說者所以長養也

客有教燕王爲不死之道者王使人學之所使學者未及學而

客死王大怒誅之王不知客之欺巳而誅學者之晚也夫信不

然之物而誅無罪之臣不察之患也且人所急無如其身不能

自使其無死安能使王長生哉

鄭人有相與爭年者其一人曰我與黄帝之兄同年訟此而不

訣以後息者爲勝耳

客有爲周君畫莢者三年而成君觀之與髹莢者同狀周君大

怒畫莢者曰築十版之墻鐅八尺之牖而以日始岀時加之其

上而觀周君爲之望見其狀盡成龍蛇禽獸車馬萬物之狀備

具周君大悅此莢之功非不微難也然其用與素髹莢夙

客有爲齊王𦘕者齊王問曰畫孰最難者曰犬馬難孰易者曰

鬼魅最易夫犬馬人所知也旦暮罄於前不可𩔖之故難鬼神

無形者不罄於前故易之也

齊有居士田仲者宋人屈穀見之曰穀聞先生之義不恃仰人

而食今穀有樹SKchar之道堅如石厚而無竅献之仲曰夫SKchar所貴

者謂其可以盛也今厚而無竅則不可剖以盛物而任重如堅

石則不可以剖而以斟吾無以SKchar爲也曰然穀將以欲弃之今

之官官爵之遷與斬首之功相稱也今有法曰斬首者令為醫

匠則屋不成而

藥也而以斬首之功爲之則不當其能今治官者智

今斬首者勇力之所加而治者智能之官是以斬首之功為醫

匠也故曰二子之於法術皆未盡善也

    說疑第四十四

凡治之大者非謂其賞罰之當也賞無功之人罰不辜民非所

謂明也賞有功罰有罪而不失其人方在於人者也非能生功

止過者也是故禁姦之法太上禁其心其次禁其言其次禁其

事今丗皆曰尊主安國者必以仁義智能而不知卑主危國者

之必以仁義智能也故有道之主遠仁義去智能服之以法是

以譽廣而名威民治而國安知用民之法也凡術也者主之所

以執也法也者官之所以師也然使郎中日聞道於郎門之外以

至於境内日見法又非其難者也昔者有扈氏有失度讙兠

氏有孤男三苗有成駒桀有侯侈紂有崇侯虎𣈆有優施此

六人者亡國之臣也言是如非言非如是内險以賊其外小謹

以徵其善稱道往古使良事沮善禪其主以集精微亂之以其

所好此夫郎中左右之𩔖者也往丗之主有得人而身安國存

者有得人而身危國亡者得人之名一也而利害相千万也故

人主左右不可不慎也爲人主者誠明於臣之所言則别賢不

肖如黑白矣若夫許由續牙𣈆伯陽秦顚頡衞僑如狐不稽重

明董不識卞隨務光伯夷奴齊此十二人者皆上見利不喜下

臨難不恐或與之天下而不取有萃辱之名則不樂食榖之利

夫見利不喜上雖厚賞無以勸之臨難不恐上雖嚴刑無以威之此之謂

不令之民也此十二者或伏死於窟穴或槁死於草木或飢餓

於山谷或沉溺於水泉有如此先古聖王皆不能臣當今之丗


余既収得影宋鈔本韓非子自謂所遇之厚無遇於是方擬

手校同異于趙本以備徴信之用適錢唐何夢華過訪士

礼居見案頭有此書亦詫為竒絶越一日作札告余曰頃与

張古餘司馬談及知韓非子宋刻乃在渠處豈非竒之

又竒乎余聞之喜甚即往謁古餘餘未晤蓋古餘与余乆

神交而未曽謀靣者也適西賓夏方米与之熟方米以他

事往候請觀其書歸為余言其真余即屬方米往假果

以是書来一見稱快始信余夲之真從宋夲出也然非一

本張夲缺第十四卷弟二葉余夲𨚫有余夲缺弟十卷 --卷(⿵龹⿱一龴)

七葉張夲有之則余夲非従張本岀矣頋又有疑焉者

余夲為述古堂所鈔後帰延令季氏此可憑兩家書目

信之乃余本中間有与張夲絶不相謀者一行一字動見

差誤如謂鈔時僞為則十卷七葉何以聽其空白以傳信


于後乎或者所影鈔之夲有脩板鈔補之病遂據以傳録故

訛舛如是乎此外板心細数及刋刻字数影鈔者或缺或

不同大約脫畧及誤書耳至于字之筆畫稍有吳同此影

鈔者莫辨其形似致有此失也今悉以朱筆手校于上以

别紙影鈔宋刻之真者附于末庻不改影鈔之舊并可

存宋刻之真倘天壤間又有影鈔之原本出則錢氏之

影鈔者亦不任咎矣世之古書何限安能執一以求合耶

我輩生遵王滄葦之後而所見翻勝二君此幸之至者也

張夲為李書年𮗚察物古餘借校故在郡中𮗚察為河

南夏邑人今官江蘇糧儲道聞其䆠于京師欲以卅金求售

于孫伯淵淵未之買并為言此書之可寳今将子孫世守矣

古餘之借難之又難而余之見幸之又幸因并描其藏書諸

家圖書以誌源流首列張敦仁讀過一印此書得見之由也


每册圖書未能悉摹兹但取其一次其先後每印所在遵

天禄琳琅倒注岀某卷某葉日後淂見宋刻欲㝎余手校

所据夲者可按此知之爰損舊装續補于後他日千里歸

索觀此夲定詫余喜未見書之性又岀渠上矣特未識

後之讀書者能諒余區區愛書之心而不以余為多事

否也八月六日甲辰蕘翁識




   九月廿日重觀扵讀未見書齊 廣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