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陀寺碑文

頭陀寺碑文
作者:王巾
文選卷59

  蓋聞挹朝夕之池者,無以測其淺深;仰蒼蒼之色者,不足知其遠近。況視聽之外,若存若亡;心行之表,不生不滅者哉!是以掩室摩竭,用啟息言之津;杜口毗邪,以通得意之路。然語彝倫者,必求宗於九疇;談陰陽者,亦研幾於六位。是故三才既辨,識妙物之功;萬象已陳,悟太極之致。言之不可以已,其在茲乎!然爻繫所筌,窮於此域;則稱謂所絕,形乎彼岸矣。彼岸者引之於有,則高謝四流﹔推之於無,則俯弘六度。名言不得其性相,隨迎不見其終始,不可以學地知,不可以意生及,其涅盤之蘊也。

  夫幽谷無私,有至斯響;洪鍾虛受,無來不應。況法身圓對,規矩冥立;一音稱物,宮商潛運。是以如來利見迦維,託生王室。憑五衍之軾,拯溺逝川;開八正之門,大庇交喪。於是玄關幽揵,感而遂通;遙源濬波,酌而不竭。行不捨之檀,而施洽群有;唱無緣之慈,而澤周萬物;演勿照之明,而鑒窮沙界;導亡機之權,而功濟塵劫。時義遠矣!能事畢矣!然後拂衣雙樹,脫屣金沙。惟怳惟惚,不皦不昧,莫繫於去來,復歸於無物。因斯而談,則棲遑大千,無為之寂不撓;焚燎堅林,不盡之靈無歇。大矣哉!

  正法既沒,象教陵夷。穿鑿異端者,以違方為得一;順非辯偽者,比微言於目論。於是馬鳴幽讚,龍樹虛求,並振頹綱,俱維絕紐。蔭法雲於真際,則火宅晨涼;曜慧日於康衢,則重昏夜曉。故能使三十七品有樽俎之師;九十六種無藩籬之固。既而方廣東被,教肄南移。周魯二莊,親昭夜景之鑒;漢晉兩明,並勒丹青之飾。然後遺文間出,列剎相望,澄什結轍於山西,林遠肩隨乎江左矣。

  頭陀寺者,沙門釋慧宗之所立也。南則大川浩汗,雲霞之所沃蕩。北則層峰削成,日月之所迴薄。西眺城邑,百雉紆餘。東望平皋,千里超忽。信楚都之勝地也。宗法師行絜珪璧,擁錫來遊。以為宅生者緣,業空則緣廢;存軀者惑,理勝則惑亡。遂欲捨百齡於中身,殉肌膚於猛鷙,班荊蔭松者久之。宋大明五年,始立方丈茅茨,以庇經像。後軍長史江夏內史會稽孔府君諱覬,為之薙草開林,置經行之室。安西將軍郢州刺史江安伯濟陽蔡使君諱興宗,復為崇基表剎,立禪誦之堂焉。以法師景行大迦葉,故以頭陀為稱首。後有僧勤法師,貞節苦心,求仁養志,纂脩堂宇,未就而沒。高軌難追,藏舟易遠。僧徒閴其無人,榱椽毀而莫構。可為長太息矣!

  惟齊繼五帝洪名,紐三王絕業。祖武宗文之德,昭升嚴配;格天光表之功,弘啟興服。是以惟新舊物,康濟多難;步中雅頌,驟合韶護;炎區九譯,沙場一候。粵在於建武焉。乃詔西中郎將郢州刺史江夏王觀政藩維,樹風江漢,擇方城之令典,酌龜蒙之故實。政肅刑清,於是乎在。寧遠將軍長史江夏內史行事彭城劉府君諱諠,智刃所遊,日新月故;道勝之韻,虛往實歸。以此寺業廢於已安,功墜於幾立,慨深覆簣,悲同棄井。因百姓之有餘,間天下之無事,庀徒揆日,各有司存。

  於是民以悅來,工以心競。亙丘被陵,因高就遠。層軒延袤,上出雲霓。飛閣逶迤,下臨無地。夕露為珠網,朝霞為丹雘。九衢之草千計,四照之花萬品。崖谷共清,風泉相渙。金資寶相,永藉閑安;息心了義,終焉遊集。法師釋曇珍業行淳脩,理懷淵遠,今屈知寺任,永奉神居。夫民勞事功,既鏤文於鍾鼎;言時稱伐,亦樹碑於宗廟。世彌積而功宣,身逾遠而名劭。敢寓言於彫篆,庶髣彿於眾妙。其辭曰:


質判玄黃,氣分清濁。涉器千名,含靈萬族。
淳源上派,澆風下黷。愛流成海,情塵為岳。
皇矣能仁,撫期命世。乃睠中土,聿來迦衛。
奄有大千,遂荒三界。殷鑒四門,幽求六歲。
亦既成德,妙盡無為。帝獻方石,天開淥池。
祥河輟水,寶樹低枝。通莊九折,安步三危。
川靜波澄,龍翔雲起。耆山廣運,給園多士。
金粟來儀,文殊戾止。應乾動寂,順民終始。
法本不然,今則無滅。象正雖闌,希夷未缺。
於昭有齊,式揚洪烈。釋網更維,玄津重枻。
惟此名區,禪慧攸託。倚據崇巖,臨睨通壑。
溝池湘漢,堆阜衡霍。膴膴亭皋,幽幽林薄。

媚茲邦后,法流是挹。氣茂三明,情超六入。
眷言靈宇,載懷興葺。丹刻翬飛,輪奐離立。
象設既闢,睟容已安。桂深冬燠,松疏夏寒。
神足遊息,靈心往還。勝幡西振,貞石南刊。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