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第六 顔魯公文集 卷第七
唐 顏真卿 撰 宋 留元剛 撰年譜 唐 因亮 撰行狀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刊本
卷第八

顔魯公文集

               鍚山安國

 巻之七

  碑

   郭公廟碑銘

昔申伯翰周降神於維嶽仲父匡晉演慶於筮淮而

猶見美詩人騰芳史册豈比夫神明積高之壤百二

懸隔之都三峯發地而削成九SKchar浮天而噴激炳靈

毓粹奕葉生賢括宇宙而禀和總河山而藴秀莫與

京者其惟郭宗乎其先蓋出周之虢叔虢或為郭因

而氏焉代爲太原著姓漢有光禄大夫廣徳生孟儒

爲馮翊太守子孫始自太原家焉後轉徙于華山之

下故一族今爲華州鄭縣人夫其築臺見師瘞子致

養家承金穴之貴政有露冕之高或哲或謀或肅或

乂皆海有珠而鳥有鳯也閥閲之盛其流益光隋有

金州司倉諱履球府君懋其徳輝不屑下位克己復

禮州邦化焉篤生唐凉州司法諱昶府君能世其業

以伸其道逺近宗之不隕厥問生美原縣主簿贈兵

部尚書諱通府君清識澈照博綜羣言始登王畿鬱

有佳稱道悠運促靡及貴仕垂于後昆沒而見尊是

生我諱敬之府君府君幼而好仁長有全徳身長八

尺二寸行中絜矩聲如洪鍾河目電照虬鬚蝟磔進

退閑雅望之若神以仲由之 事兼翁歸之文武始

自涪州録事參軍轉𤓰州司倉雍北府右果毅加逰

擊將軍申王府典軍金吾府折衝兼左衛長上原州

别駕遷扶州刺史未上除左威衛左郎將兼監牧南

使渭吉二州刺史侍中牛仙客韙君清節奏授綏州

遷壽州累加中大夫策勲上柱國以天寳三載春正

月十日遘疾終于京師常樂坊之私第春秋七十有

乾元三年春二月以公之寳𦙍開府儀同三司司

徒兼中書令柱國汾陽郡王曰子儀有大勲于王室

乃下詔曰故中大夫壽州刺史郭敬之果君子之行

毓達人之徳才光文武政美中和生此大賢為我良

弼頃以孽胡作亂黔首罹殃朕於是鬱興神武之師

克掃攙搶之氣而子儀帥彼勁卒赫然先驅取京洛

如拾遺剪凶殘猶振槁功存社稷澤潤生人是用寵

洽哀榮義申存歿可贈太保於戲府君體含𢎞之素

履秉冲邈之高烈言必主於忠信行不違於直方清

白為吏者之師死生敦交友之分端一之操不以夷

險槩其懐堅明之姿不以雪霜易其令用情不間於

踈逺泛愛莫遺於賤貧拳拳服膺終始靡二故所居

則化所去見思人到于今稱之斯不朽矣傳曰徳盛

必百代祀其有後也宜哉恭惟令公先皇之佐命臣

也少而美秀長而瓌偉姿性質直天然孝悌寛仁無

比騎射絶倫所蒞以清白見稱居常以經濟自命弱

冠以邦鄉之賦驟膺將帥之舉四擢高第有聲前朝

三為將軍再守大郡累典兵要必聞休績天寳末安

禄山反于范陽令公以節度使擁朔方之衆圍高秀

巖于雲中破史思明于嘉山先帝之幸朔方赴行在

於靈武擊同羅于河曲走崔乾祐于蒲坂今上之為

元帥也首副旄鉞㑹迴訖于扶風摧兇冦于洨水追

餘孽于陜服長驅河洛弼成睿圖再造生靈克清天

步乂函夏之未乂安天下之未安一年之間區宇大

定不休哉徒觀眞元和降精間氣生徳感星辰而作

輔應期運以濟時忠於國而孝於家威可畏而儀可

象盛徳繄物寛身厚下用人由已從善如流沉謀祕

鬼神精義貫於天地推赤誠而許國蹈白刄以率

先霆擊於雲雷之初鷹揚於廟堂之上大凡二曆鼎

司兩升都座四作元帥九年中書歴事三聖而厥徳

維懋易相二十而受遇益深蓋尅復上都者再戡定

東京者一其餘麾城摲邑得儁摧鋒亦非遽數之所

周也信可謂王國之虓虎生人之廕庥者歟非太保

之邁種不孤則何以鍾美若是况于友于著睦矕龍

虎者十人貽厥有光紆青紫者八九勲庸舉集今古

莫儔昔奮號尊榮紅粟纔霑於萬石惲家全盛朱輪

不出於十人繇我觀之事不侔矣於乎清廟之興所

以仁祖考鴻伐之刻亦以垂子孫爰剏制於舊居將

永圖而觀徳中堂有侐丕搆克崇感霜露而怵惕以

増敘昭穆而敬恭斯在庶乎觀盥顒若既無斁於永

懷入室僾然必有覿乎其位哀榮既極情禮用申仁

人之所及逺哉孝子之事親終矣豈惟温温孔父逺

稱鑱鼎之銘穆穆魯侯獨美龍旂之祀其詞曰

郭之皇祖肇尤虢土逮于後昆實守左輔徙華陰兮

其一源長流光施于司倉凉州兵部克熾而昌載徳

深兮其二篤生太保允懋厥道神之聴之永錫難老

式如金兮其三於穆令公汾陽啓封文經武緯訓徒

陟空簡帝心兮其四含一不二格于天地愷悌君子

邦之攸塈昭徳隂兮其五芝馥蘭芳羽儀公堂子子

孫孫為龍為光鏘璆琳兮其六乃立新廟肅雍允劭

神保是聴孝思孔炤亶居歆兮其七乃立高碑盛美

奚㩼日月有既徽猷永垂映來今兮其八廣徳二年

嵗次甲辰十一月甲午朔二十一日甲寅建

   銀青光禄大夫海濮饒房睦台六州刺史上

   柱國汲郡開國公康使■君神道碑銘

君諱希銑字南金其先出于周武王同母少弟衛康

叔封之後也史記云成王長用事舉康叔為周司冦

賜衛寳祭器以彰有徳封子康伯支庶有食邑于康

者遂以氏焉代為衛大夫至漢有東郡太守超始居

汲郡超之裔孫魏强弩將軍權權生晉虎賁中郎將

泰泰生■太守威威生蘭陵令奮節將軍翼隨晉元

帝過江為吳興郡丞因居烏程事見山謙之呉興記

翼生豫章太守鎮鎮生征虜司馬建武將軍欽信欽

信生宋晉熈王兵曺參軍黯黯生南臺■高高生齊

驃騎大將軍孟真孟真生梁散騎侍郎僧朗僧朗生

陳給事中五兵尚書宗■為山陰令子孫始居㑹稽

遂為郡人焉曾祖孝範江夏王府法曹臨海縣令祖

英隋齊  騎曺江寧縣令皇朝隨郡王行軍倉曹

父國安明經高第以碩學掌國子監領三舘進士教

之策授右典戎衛録事參軍直崇文館太學助教遷

博士白獸門内供奉崇文館學士贈杭州長史君郎

長史府君之叔子也年十四明經登第補右内率府

胄曹應詞藻宏麗舉甲科拜祕書省校書郎轉左金

吾衛録事參軍應博通文史舉高第授太府寺主簿

轉丞又應明於政理舉拜洛州河清令加朝散大夫

 州司馬徳州長史轉定州屬突厥侵 君以偏師

抗之遷海州刺史 功以勑書賜方岳繡袍一領雜

綵二百段下車未幾詔擇政術尤異者察使奏公恩

制襃異遷濮州加銀青光禄大夫累封汲郡開國公

策勲上柱國轉饒州八為國子司業以  貶房州

轉睦州遷台州所至之邦必聞美政開元初入計至

京抗表請致仕𤣥宗允許仍 三年請歸鄉敕書襃

美賜衣一襲并雜綵等仍給傳驛至本州冬十月二

十有二日不幸遘疾薨于㑹稽覺𦙍里第春秋七十

一夫人陳郡殷氏太子中舍人聞禮之曽孫右清道

率令徳之孫 州録事參軍子恩之第五女

先天二年封丹陽郡夫人公薨之年殁於東都章善

坊私第春秋六十九嗣子朝散大夫婺州司馬襲汲

郡公元 㑹稽縣男元瑾宣州司士京兆府奉先尉

㑹稽縣男元瑒朝議郎前獲嘉丞元懷等䖍以天寳

四載 月四日窆于山陰縣籬渚村之先塋卜逺日

而𦵏合焉禮也嗚呼君負不器之姿包周身之智■

■且恵慤愿而恭金玉其相敬明其道文意  二

雅所祗政事優■百■所則嘗撰自古以來清白吏

圖四卷仍自為序賛以見其志宰相黄門侍郎韋承

慶中書舍人馬吉甫等美而同述焉盛行於世赴海

州時君兄徳言為右臺侍御史■為偃師令俱以詞

學擅名時同請歸鄉拜掃朝野榮之與狄仁傑岑羲

韋承慶嗣立元懷景姚元崇友善至是咸傾朝同賦

詩以餞之近代未有此比君之四代祖至于大父為

諸王掾屬者七人歴尚書郎給事中侍御史者二人

君之先君崇文學士府君有文集十巻注駁文選異

義二十巻漢書■十巻自述文集二十巻元昆修書

學士顯府君文集十巻撰詞苑麗則二十巻海藏連

珠三十巻累壁十巻姪祕書監集賢院侍講學士■

元撰周   累義二十巻秀州長史元瓌著于録

寳典三十巻姪刑部員外郎璀男美原尉南華撰代

耕心鏡十巻      百二十巻君之先君至

南華四代進士登甲科者七人舉明經者一十三人

時    門頗盛美矣君之女曰辨恵盩厔縣令

陜郡長史郜象釴妻君之孫台州司今户參軍

嵗而卒汾州司田叅軍真弼德州平昌縣令輔旻崇

玄學生曙懷州武陟尉憺宣州南陵尉渭鄉貢明經

緯綸皆修身踐言敦詩悦禮紹承餘訓克禀義方及

君告老鄒自然陳光壁閭丘景陽陶暹送至越州邑

子謝務遷僧陸鑒校書郎陳齊卿恒爲文酒之㑹論

者休焉惬求舊之■崇乞言之禮天乎不憗其恨若

大曆十一年元瓌         乞願言

刋勒懼沒徽猷求無愧之詞垂不朽之事顧惟未學

曷足當仁銘曰汲公恂恂德懋    多士東南

有筠緝熈代業詞章發身佐軍貔虎典校麒麟三擢

崑玉再司     汭驥展河漘驟貳嘉州錫命

斯頻繡寵方岳榮加搢紳六登■洽膠庠

  華墓表申  見節文昭友仁懸車告老衣錦

熈神連壁襲懿梓澤齊彬饋酳未濟春濛遽淪朝廷

惋悼逺近悲辛季子象賢恐懼鬱堙  鴻伐千秋

不泯

   逰擊將軍左領軍衛大將軍兼商州刺史武

   闗防禦使上柱國歐陽使君神道碑銘

使君諱琟字琟渤海人其先出自帝顓頊高陽氏滿

有歐陽伯和伯和孫高高孫地餘並列儒林晉有堅

石著名文苑賢達繼軌其來邈乎六代祖僧寳始自

渤海徒居長沙五代祖頠陳山陽郡公高祖紇陳開

府儀同三司左屯衛大將軍交廣等十九州諸軍事

廣州刺史襲山陽郡公功業並著于前史曽伯祖詢

皇朝銀青光禄大夫給事中率更令崇賢館學士以

詞學徳行見重前朝軍法孤標垂名不朽曾祖𦙍年

十七以門子入侍見賞太宗 八加正議大夫魯王

傳奉使和突厥不拜虜庭朝廷嘉之回封南海郡公

施光二州刺史祖諶洛州鞏縣令父機漢州什邡令

以休懿傳世著聞于家邦使君即什邡之第四子志

尚恬曠顓精於詩易春秋尤明吏術所居則理開元

十八年解褐安西大都䕶府參軍充湯嘉惠節度推

勾宫外憂去職服闋補北庭大都䕶府户曹參軍節

度使蓋嘉運奏授金滿令仍充營田判官以破賊功

當遷請回授幼弟孤姪者三人教義稱之二十九年

河西節度使奏授晉昌郡户曹參軍攝晉昌令轉張

掖郡張掖令攝司馬知郡事按吏贓罪罪人誣訟于

使司百姓苖秀康順忠等三十人皆截耳稱寃節度

使王捶駭焉奏與上下考轉岳州長史時屬荒旱人

多莩餒君以禄俸職田并率官吏食餓者千餘人凡

月餘遂多全活劍南節度使楊國忠奏知三峽轉運

改衡陽郡長史賜緋魚袋天寳末羯胡作亂綂江湖

之兵先至南陽加賜紫金魚袋充魯炅南陽節度副

使攝淮南郡長史充當郡防禦使時南陽為賊所圍

諸將選懦莫敢先救至徳元載君以當郡防禦士至

新野芙蓉鄉遇賊合戰斬其將犯圍而入炅壯而徳

之賊圍解加逰擊將軍左金吾衛中郎將兼南陽郡

司馬遷右驍衛將軍兼上洛郡太守充武闗防禦使

肅宗降璽書云卿以特達之姿抱殊常之畧武闗防

守委卿一人屬賊陷商於復圍      浙川

以保乂人吏逆賊悉力來攻六十餘日糧盡救絶遂

陷賊庭賊將甘言怵君令至城下以紿炅君忠勇感

激捨生徇義抗聲謂炅曰鳯翔諸將已收長安琟不

能效死軍前辱大夫所使願大夫保守忠義克終令

圖賊以兵刃毆君君志氣彌厲因被執送洛陽今天

子收復兩京僅得脱禍其事具向城令王瀟南陽記

炅又奏君充節度兵馬使君遂辭疾不行税駕于鄭

之别墅君所居以清白㢘慎聞于朝廷禄俸之餘必

賙親族之貧者先疇舊業悉畀羣從一簮不私于其

身又常持誦金剛凈名經向逾三紀不茹葷血者十

年至是無儋石之儲而處順安時不改其度蓋澹如

也識者歸高焉粤以上元二年秋九月十四日寢疾

而終春秋六十有五夫人高平徐氏安西都䕶高平

縣公欽識之女婦順母儀克明休徳以大曆二年

六月二十五日終于岳州客舍享年五十有六其孤

嵩臮中子崙少子峯等銜恤允窮竭力襄事以大曆

十年冬十月二十四日合祔君臮夫人于滎澤縣廣

武原遵理命也崙不逺千里泣而求䝉敢述無愧之

詞式揚不朽之烈銘曰

猗那使君世 清芬顓經飾吏休有令聞天子命我

參卿西軍驟遷大縣克懋殊勲讓行親睦耳截寃分

縻禄食餓馳師解紛孤城再邑罷卒益振麾守商於

移兵浙濆綢繆宸睠焜燿天文力盡冦多師陷身屯

詭詞紿賊解路是羣脱禍歸朝義高天雲乞骸延闕

税駕洧溱志敦禪誦茹絶羶葷處順齊終聊樂我云

刻諸金石永永不泯




顔魯公文集巻之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