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顔魯公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四

卷第十三 顔魯公文集 卷第十四
唐 顏真卿 撰 宋 留元剛 撰年譜 唐 因亮 撰行狀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刊本
卷第十五

顔魯公文集卷之十四

               錫山安國刋

 記

   宋州官吏八闗齋㑹報徳記敘石幢事附

夫徳之所感瀹骨髓而非深誠之所至去神明而何

逺有唐大曆壬子嵗州宋八闗齋㑹者此都人士衆

文武將吏朝散大夫使持節宋州諸軍事行宋州刺

史兼侍御史本州團練守捉使賜紫金魚袋徐向等

奉為河南節度觀察使開府儀同三司太子太師左

右僕射知省事兼御史大夫汴州刺史上柱國信都

郡王田公頃疾良已之所建也公名神功冀州南宫

人禀元和之粹靈膺期運以傑出舍𢎞厚下正直率

先起孝而徳感生人竭忠而精貫白日和衆必資於

寛簡安人務在於撫柔況乎武藝絶倫英謀沉祕所

向而前無强敵日新而學有緝熙故能殿天子之邦

鬱蒼生之望有日矣羯搆逆公以平盧節將佐今右

僕射李公忠臣收滄徳攻相州拒杏園守陳留許叔

冀降而陷焉思明懼忠臣圖已令公佐南徳信隨劉

從諫收江淮至宋州欲襲李銑公斬徳信走從諫遂

并其衆而報焉肅宗大悦拜公鴻臚卿再襲敬釭於

鄆州加中丞討劉展于潤州斬平之遷徐州刺史明

年拜淄青節度使屬侯希逸自平盧至公以州讓之

時宋州刺史李岑為賊所圍副元帥李光弼請公討

平之拜御史大夫加開府充兖鄆節度破法子營又

詩敬釭釭歸順焉史朝義聞之奔下博投范陽自縊

死廣徳元年授户部尚書封信都郡王上幸陜公首

末扈從都知六年兵馬每食宿公皆躬自省視上感

焉方委以政事公涕泣固辤而止二年拜汴宋節度

遷兵部大曆二年加右僕射封母清州張氏為趙國

夫人妻信安郡王禕女為涼國夫人太夫人慈和勤

儉睦于親黨公性純孝居常不離左右閲讀書史或

時疾病公輒累月不茹葷家中禮懴不絶仍造崇夏

𢎞聖二寺以祈福祐五年兼判左僕射知省事加太

子太師公徳厚量深勞謙重慎功既髙而心益下位

彌大而體益恭故逺無不懷邇無不肅今夏四月忽

嬰熱疾沉頓累旬積善降祥勿藥遄喜鷹犬之翫悉

皆弃捨羣帥感焉無復弋獵四履之内咸懷歡欣睢

陽之人踊躍尤甚乃咨于州將曰昔我公之陷賊也

至敝邑而首誅徳信李岑之見圍也破其黨而克保

城池是即我公再有大造于敝邑矣微我公之救恤

則皆死於鋒鏑入於煎熬矣尚何能保完家室嬉戯

鄉井者乎不資齋明何以報徳徐公悦而從之來五

月八日首以俸錢三十萬設八闗大㑹飯千僧于開

元伽藍將佐爭承唯恐居後已而州縣官吏長史苗

藏實等設一千五百人為一㑹鎮遏團練官健副使

孫琳等設五百人為一㑹耆夀百姓張烈等設五千

人為一㑹法筵等供仄塞於郊坰賛唄香花喧填於

晝夜其餘鄉村聚落來往舟車聞風而靡督自勤聳

恵而沐先胥懋者又不可勝數矣非夫美政淳深徳

風汪濊則何以感人若此其至者乎某叨接好仁飽

承餘烈覩兹盛美益靦求䝉若不垂諸將來則記事

者奚述

    敘石幢事宋州剌史崔倬

  㑹昌中有詔大除佛寺凡鎔塑繪刻堂閣殿宇

  闗於佛祠者焚滅銷破一無遺餘遣御史覆視

  之州縣震畏至於碑幢銘鏤賛述之類亦皆毁

  折瘞藏之此州開元寺先有太師魯郡顔公以

  郡守僚吏州人等為連帥田氏八闗齋㑹鐫記

  大幢立石袤丈而圍再㡬尋程材巨異八觚如

  砥偉詞逸翰龍躍鸞翔時刺史邑宰以其大不

  可拆遂鏨鑿缺敗以仆之蓋三面僅存委埋于

  土倬大中巳巳嵗守郡明年嘗暇日訪求前賢

  事蹟郡從事涂君因言有魯公石幢索而得之

  㙪壤之下瘢痍壞失文義乖絶尋譯研究不可

  復知意其邑居之中必有藏録其文者果於前

  刺史唐氏之家得其模石本末完備炳然輝耀

  溢目倬自幼學慕習魯公書法纔不能窺涉其

  門宇然惜其髙蹤堙没遂命攻治其傷殘補續

  其次雖真贋懸治越貂狗相屬且復瞻仰魯公

  遺文昭示於後矣大中五年正月一日敘

   通議大夫守太子賓客東都副留守雲騎尉

   贈尚書左僕射博陵崔孝公宅陋室銘記

公諱沔字若冲博陵安平人其先出于齊太公之後

自亭伯三世文宗祕書監六■派别叔軌季則俱死

王神謙神通並髙循績子彭𢎞度以武幹稱景雋巨

倫以文行著繼方面者累代列史傳者十人奕葉相

仍恒為鼎族曽祖𢎞峻隋銀青光禄大夫趙王長史

祖儼皇朝益州雒縣令父皚年未四十為庫部員外

郎因擇能吏為夀安令又充江西道亷察使徙醴泉

遂歷四邑盤桓不進以剛正也累至朝散大夫汝州

長史封安平縣男贈衛尉少卿公即安平之次子也

全德天至成人玉立蓋聖代之寳臣華宗之孝子文

章之哲匠禮樂之祖師既不可以一名又何能以悉

數年二十四舉鄉貢進士考功郎李逈秀器異之曰

王佐才也遂擢髙第其年舉賢良方正對策萬數公

獨居第一而兄渾亦在甲科典試官梁載言陳子昻

歎曰雖公孫黽郄不及也召見前殿拜麟臺校書郎

繇是名蓋天下御史張思敬以德行薦久之以資授

陸渾主簿平陽王敬暉弘度外之交畧上官之禮丁

府君憂外除太夫人勉起之以所試超邁擢拜左補

闕遷殿中侍御史奉敕按竊金者公得其情許之不

死竟得減論諸王或恃貴不遵法度舉而按之其不

吐茹也如此尋遷起居舍人當扈從以親老抗疏乞

退薦琅琊王丘太原郭潾渤海封希顔等自代睿宗

嘉之特許留司以遂其孝養遷祠部員外郎倖僧有

請度人者公拒不奉詔遷給事中大理卿韓思復用

法小差權臣致劾公特寛之遷中書舍人省改紫薇

其官仍舊又固辤以親老除虞部郎中開元初攝御

史中丞或訟吏曹之不平公與崔泰之銜命詳理多

所收拔俄而即真兼都畿按察使嵗或不稔公請發

粟賑貸之賴全活者以萬數内謁者霍元忠有罪公

執之以聞𤣥宗使以璽書勞之公之澄清中外也以

畿縣令長陸景融劉體微盧暉有異政丞尉宋遥皇

甫翼陳希烈宋鼎蕭隠之范冬芬楊慎餘劉日正髙

昌寓州椽李瑱裴曠等並以清白吏䟽而薦之二十

二年置十道採訪使公所舉六人在焉執事子有不

法者公舉之不囬移著作郎尋遷秘書少監脩圖書

使尋判大理卿禮部侍郎公既職司典禮乃删寫疏

論數百卷以備闕遺特加朝散大夫遷左庶子丁太

夫人憂徵拜中書侍郎出為魏州刺史乃肇移元城

徙置新市吏人便之乙丑嵗𤣥宗東封知頓使奏課

第一賜絹二百疋嶽下觀禮獻慶雲頌又賜絹一百

疋明年入朝分掌十銓公與王丘為選人所歌曰沔

人澄明徹底清丘山介直連天峻時人韙之還州以

理有異績御史大夫崔隠甫中丞宇文融朝服表薦

玺書寵慰無何徵拜左散騎常侍上以六宫親蠶絲

賜近臣公献御絲賦又侍讌别殿賦端午詩屢䝉錫

以縑帛綵羅兼判國子祭酒俄充東都副留守十七

年有事陵廟追贈安平公及太君日安平郡夫人駕

還罷留守二十年春奉𠡠撰龍門公宴詩序賜絹百疋

延入集賢院修老子道徳經疏行於天下二十一年

遷祕書監修撰如故屬耕籍田為居守賜絹百疋遷

太子賓客出兼懷州刺史二十四年罷州又以本官

充東都副留守累加通議大夫二十七年冬十一月

有七日寢疾薨于位春秋六十有七𤣥宗震悼贈禮

部尚書葬日量借手力幔幙故吏前監察御史博陵

崔頌為公行狀云公徳充符契精貫人極孝愛聞於

天下制作垂於無窮執太夫人之喪徒跣吐血以身

為糞土況乎含𢎞内恕夷坦外名徳至矣乎今之達

者若以富貴崇徳行藏養髙則老菜闕於榮親黔婁

𥚹於謀道又加於古人矣故養則致其樂喪則過乎

哀以兄姊之慼亞其親甥姪之慈甚其子至於藥砭

備物温清異宜手胝杵臼之間身辱澣濯之伍汲汲

然矣每至宗廟心齋嚴恭祀事明發不寐翌日餘悲

故聲氣感人者深儀形化人者逺躬踐五徳退讓於

恭儉温良行張四維加信於仁義禮智而老驥伏櫪

以鮑驄不忘白鳩巢檐以家瑞終黔則非殊倫絶輩

擬議乎萬一矣太常博士裴惣議曰公醇一誕靈文

明含粹蹈元和以為天性籍間氣以為人師前後歷

官或拜而不至或至而不留瘠形瞽目誓遵孝養可

不謂孝乎遂謚曰孝公凡所著文集二十九巻并嗣

子祐甫論次先志一巻為三十巻吏部員外郎趙郡

李華為集序云公之侍親也孝達乎神祗居憂也哀

貫乎天地喪期有數而茹毒終身親交隣里饑者待

公而炊寒者待公而裘蒸嘗之奠待公而具故禄廩

雖厚而未嘗足也傳祖禰之美合於禮經見公文章

知行事則人倫之序理亂之源備矣祐甫純行而文

直清而和希公門者謂公存焉亡賢數載如此初太

夫人患目公傾家求醫或曰療之必愈恐夀不得延

太夫人及公悲恨而罷自是端力奉養不脱冠帶者

僅三十年每至良辰美景勝引佳遊必扶侍左右笑

言陳説親朋往來莫知太夫人之有苦也公年官雖

髙至於食果蔬菜與子姪躬自植藝溉灌以申馨潔

泉終喪雖見孩稚者必設位束帶盡哀以禮之公與

江夏李邕友善為校書郎時引邕舘於祕閣之下讀

書者累年邕由是才名益盛邕與尚書席建侯嘗過

公恠乘馬癯羸曰何不於㕔前自觀䬴飼忽然致殞

何以更之公唯而不易他日二公又以為言公良久

則曰毎欲發言恐涉有疑於厮養者所以沉吟自媿

二公退而謂人曰毎想崔公此言使人慙恧如醉延

和太極之間公既留司東都遂鬻所乘馬就故人監

察御史張汯子深河南府崇政坊買宅以製居建宗

廟於西南維先太夫人安平郡夫人堂在宅之中儉

而不陋淨而不華六十餘年榱棟如故堂東嫂盧夫

人所居堂之東北鄭氏李氏姊歸寧所居堂之北五

步之外建瓦堂三間以居之雜用舊椽不崇壇無赭

堊累歷清要所得禄秩但奉蒸嘗資嫂妹給孤幼營

甥姪婚姻而已朝衣服馬一皆取其下者唯祭器祭

服稱禮焉其室竟不修衆夫人太原郡太夫人王氏

捐牀帳之後公徙居他室或在賓館而無常所為常

侍時著陋室銘以自廣天寶末子孫灑掃貯書籍劍

履而巳逆胡再陷洛陽屋遂崩圮唯簷下廢井存焉

長子成甫倜儻有才名進士校書郎早卒祐甫能荷

先業以進士髙第累登臺省至吏部郎中充永平軍

節度使尚書李公勉行軍司馬兼侍御史中丞永懷

先徳明發不寐恐茂烈湮淪罔垂後裔乃刻陋室銘

於井北遺址之前以杼所心某夙仰名教實欽孝公

之盛徳晚聨臺閣竊慕中丞之象賢又能好我不遺

見託論譔採風猷而莫窮万一涉泉海而豈究津涯

操筆强名退增戰恧時即大曆十一年青龍景辰孟

夏之月也

   撫州寳應寺翻經臺記

撫州城東南四里有翻經臺宋康樂侯謝公元嘉年

初於此翻譯涅槃經因以爲號公諱靈運陳郡陽夏

人也祖玄𣈆車騎將軍父瓊祕書郎公幼頴悟好學

博覽羣書文章之美江左莫逮以襲祖爵世人宗之

盛稱謝康樂初爲劉毅衛軍從事中郎太子左率出

爲永嘉太守郡有名山水公素愛好肆意遨逰稱疾

去職於始寧縣修營故墅傍山帶江盡幽居之美因

著山居賦幷自註之與隠士王弘之等遊放爲娛有

終焉之志毎一詩至都邑莫不竸寫宿昔之間士庶

皆遍徵為祕書監再召不赴太祖使范泰與書敦奬

之乃出就職尋遷侍中日夕引見賞遇甚厚多疾不

朝賜假東歸免官與從弟恵連東海何長瑜頴川荀

道雍泰山羊璿之以文章賞㑹時人謂之四友尋山

登賞常着木屐上則去其前齒下則去其後齒㑹稽

太守孟顗事佛精懇公謂之曰得道應湏恵業丈人

生天應在靈運前成佛必在靈運後顗深恨此言後

遂表公有異志公馳出自陳太祖知見誣除臨川内

史公以曇無䜟所翻大涅槃經語小小朴質不甚流

靡品數踈簡初學者難以措懷乃與沙門范恵嚴崔

慧觀依舊泥洹經共為潤色勒成三十六巻義理昭

暢質文相宣歷代寶之盛行於天下其餘感神徵應

具如髙僧傳所説邈乎階扄不改棟宇具無真卿叨

刺是邦兹用愾息有髙行頭陀僧智清緒發洪誓精

心住持請以佛跡寺僧什喻仙臺觀道士譚仙嵒同

力増修指期恢復自是法堂之遺構克崇先達之髙

蹤百里而遙四山不逼三休而上十地方超經行之

業既崇斗藪之功斯楙大曆已酉嵗四月丙午都人

士庶相與大㑹設嚴供而落焉以真卿業于斯文見

咨紀述後之君子其忘增修乎銘曰

摩訶般若觧脱法身是則涅槃衆經中尊曇無肇允

嚴觀是因實賴同徳𢎞兹法輪謝公發揮精義入神

理絶史野文兼都彬一垂刋削百代咸遵遺跡忽睹

髙臺嶙峋載悲祖謝曷踐音塵真卿愀然憫故孰新

檀那衣鉢悉力經綸不日復之周邦仰仁緬懷孰慕

予亦何人徒願神交愧非徳隣刻銘金石永永不泯

   張長史十二意筆法意記

予罷秩醴泉特詣京洛訪金吾長史張公公請師筆

法長史于時在裴儆宅憇止有羣衆師張公求筆法

或有得者皆曰神妙僕頃在長安二年師事張公皆

大笑而巳即對以草書或三紙五紙皆乘興而散不

復有得其言者僕自再於洛下相見眷然不替僕因

問裴儆足下師張長史有何所得曰但書得絹屏素

數十軸亦嘗論諸筆法唯言倍加功學臨寫書法當

自悟耳僕自停裴家月餘日因與裴儆從長史言話

散却迴京師前請曰既承九丈奬諭日月滋深夙夜

工勤溺於翰墨儻得聞筆法要訣終為師學以冀至

於能妙豈任感戴之誠也長史良久不言乃左右眄

視拂然而起僕乃從行歸東竹林院小堂張公乃當

堂踞牀而坐命僕居於小榻而曰筆法𤣥微難妄傳

授非志士髙人詎可與言要妙也書之求能且攻真

草今以授之可須思妙乃曰天平謂横子知之乎僕

思以對之曰常聞長史示令每為一平畫皆湏令縱

横有象此豈非其謂乎長史乃笑曰然而又問曰直

謂縱子知之乎曰豈不謂直者從不令邪曲之謂乎

曰均謂間子知之乎曰嘗䝉示以間不容光之謂乎

曰宻謂際子知之乎曰豈不為築鋒下筆皆令宛成

不令其踈之謂乎曰鋒為未子知之乎豈不謂以未

成畫使其鋒健之謂乎曰力謂骨體子知之乎曰豈

不謂筆則㸃畫皆有筋骨字體自然雄媚之謂乎

曰轉輕謂屈折子知之乎曰豈不謂鈎筆轉角折鋒

輕過亦謂轉角為闇闊過之謂乎曰決謂牽製子知

之乎曰豈不謂為牽為製決意挫鋒使不怯滯令險

峻而成以謂之決乎曰補謂之不足子知之乎曰豈

不謂結㸃畫或有失趣者則以别㸃畫旁救之謂乎

曰損謂有餘子知之乎曰豈不謂趣長筆短常使意

勢有餘㸃畫若不足之謂乎曰巧謂布置子知之乎

曰豈不謂欲書先預想字形布置令其平穏或意外

字體令有異勢是謂之巧乎曰稱謂大小子知之乎

曰豈不謂大字蹙之令小小字展之為大兼令茂宻

所以為稱乎長史曰子言頗皆近之矣夫書道之妙

煥乎其有㫖焉字外之竒言所不能盡世之書者宗

二王元常逸跡曽不睥睨筆法之妙遂爾雷同獻之

謂之古肥旭謂之今瘦古今既殊肥瘦頗反如自省

覽有異衆説芝鍾巧趣精細殆同始自機神肥瘦古

今豈易致意真跡雖少可得而推逸少至於學鐘勢

巧形容及其獨運意踈字緩譬猶楚晉習夏不能無

楚過言不悒未為篤論又子敬之不逮逸少猶逸少

之不逮元常學子敬者畫虎也學元常者畫龍也余

雖不習久得其道不問之言必慕之歟儻有巧思思

盈半矣子其勉之工精勤悉自當妙矣真卿前請由

幸䝉長史傳授筆法敢問工書之妙如何得齊於古

人張公曰妙在執筆令其圓轉勿使拘攣其次諸法

須口傳手授之訣勿使無度所謂筆法也其次在於

布置不慢不越巧使合宜其次紙筆精佳其次諸變

適懷縱捨規矩五者備矣然後齊於古人矣敢問執

筆之理頗得長史曰予傳授筆法之老舅彦逺曰吾

聞昔日説書若學有工而跡不至後聞於禇河南曰

用筆當須如印泥畫沙思所以不悟後於江島遇見

沙地平凈令人意悦欲書乃偶以利鋒畫其勁險之

狀明利媚好乃悟用筆如錐畫沙使其藏鋒畫乃沈

著當其用鋒常欲使其透過紙背此功成之極矣真

草用筆悉如畫沙則其道至矣是乃其迹可久自然

齊古人矣但思此理以專想工用故其㸃畫不得妄

動子其書紳余遂銘謝再拜逡巡而退自此得攻書

之術于兹五年真草自知可成矣平直均宻鋒力轉

决補損巧穪爲十二意


顔魯公文集巻之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