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類説 卷六 卷七

  欽定四庫全書
  類說卷六         宋 曽慥 編續齊諧記
  金鳳轄
  漢宣帝以皁葢車賜霍光至夜車轄上金鳳輒亡去曉乃還南郡黄君仲北山羅得一鳳詣闕帝以置承露盤上俄飛入光家車上帝耴車游行輒御帝崩鳳飛去莫知所在
  分紫荆
  京兆田真兄弟三人分財堂前紫荆欲破為三明旦樹枯死真曰樹本同株將分故憔悴人不如木也因不解樹樹即榮茂兄弟相感合財遂為孝門陸機詩云三荆歡同株
  黄鳥玉環
  楊寳見一黄鳥為鴟梟所搏寳遂取置梁上啖以黄花毛羽成朝去暮來忽夜有黄衣童子曰我王母使者昔使蓬萊為梟所搏承君見救以四玉環與寳曰令君子孫潔白位至三公有如此環寳生震四世名公
  千年華表
  燕昭王墓前班貍化為書生問墓前華表曰吾欲見張華何如華表曰子之妙解無為不可但張公智度難籠絡恐䘮子千嵗之質亦誤老夫貍不從見華論文及退華使人防門不得出雷煥曰千年老精唯以千年枯木照之則形現昭王墓前華表已千年使人伐之燃照書生乃一班貍
  書生吐女子
  許彦山行遇一書生云脚疼求寄鵝籠中生入籠與鵝並坐前行息樹下生出籠口吐一銅盤具餚饌酒數行吐一女子容貌冠絶女曰將男子同來吐一男子穎悟可愛又吐錦行障書生留女同卧男子又吐一女共酌日晚書生悉吞納口中留銅盤與彦張敞云是永平二年
  茱茰囊菊花酒
  費長房謂桓景曰九月九日汝家有災急令家人各作絳囊盛茱茰繫臂登髙飲菊花酒景如言夕還見雞犬牛羊皆死
  三日曲水
  武帝問摯仲洽三日曲水何義曰漢徐肇三月初生三女三日俱亡一村以為恠相攜水濵盥洗因流水以濫觴束晢曰周公城洛邑因流水泛酒又秦昭王三日上巳置酒河曲見金人奉水心劍因立曲水
  織女詣牽牛
  成武丁有仙道忽謂弟子曰七月七日織女渡河暫詣牽牛諸仙悉還宫吾與爾别明日果失武丁
  眼明袋
  鄧紹八月旦入華山見童子執五彩囊盛柏葉上露曰赤松先生取以明目今人八月旦作眼明袋
  三閭大夫
  屈原五月五日投汨羅楚人至此日以竹筒貯米投水以祭長沙區曲見一人自云三閭大夫曰感君見祭每為蛟龍所竊當以練葉塞上纒以綵繩二物蛟龍所畏也
  膏粥
  張誠見婦人在宅南曰我是土神正月半宜作白粥泛膏於上祭我令君蠶桑百倍今正月半設膏粥自此始
  青溪神傳
  趙文韶住青溪月夜唱栖夜烏西飛忽有青衣曰王家娘子傳語聞君歌聲有闗人者須㬰女至容色可怜文韶為歌深契女心乃曰但令有瓶何患無水取箜篌鼔之令婢歌繁霜自解裙帶縛箜篌歌曰日暮風吹葉落依枝丹心寸意愁君未知寢竟别去明日至青溪廟中女姑神像青衣立前皆夜所見者
  磐山
  溪山上磐石常如轉磨聲轉駛則年豐轉遲則歳儉荆楚歲時記
  門神
  歲旦繪二神貼户左右左神荼右鬱壘俗謂之門神按括地圖云度朔山大桃樹盤屈三千里下有二神一名壘一名鬱並執葦絲以伺不祥之鬼縶而殺之初無神荼之名
  爆竹旦
  爆竹于庭世謂庭燎之禮非也神異經云西方山中有人長尺餘人見之即病寒熱名曰山臊以竹著火中爆竹有聲則驚遁逺去
  罥索
  春節懸長繩於髙木士女盛服坐立其上推引之名鞦韆楚俗謂之施鈞湼槃經謂之罥索
  寒食禁烟
  冬至後一百五日有疾風甚雨謂之寒食介子推三月五日為火所焚國人哀之毎春暮為不舉火謂之禁烟犯之則雨雹傷田
  杏酪麥粥
  孫楚祭子推云麥飯一盤醴酪二盂清泉甘水充君之厨今寒食有杏酪麥粥即其類也
  如願
  録異記有商人過清湖見清湖君君問所須有人教云但乞如願君許之果得一婢如願即其名也商有所求悉能致之後因正旦如願晚起商人撻之走入糞壤中不見今人正旦以細繩繫偶人投糞壌中云如願
  七種菜
  人日採七種菜作羮
  辟惡餅
  伏日食湯餅名辟惡餅
  人日
  正月一日為雞二日為狗三日為羊四日為豬五日為牛六日為馬七日為人八日為穀以隂晴占豐耗
  膠牙餳
  元日食膠牙餳取膠固之義
  長命縷
  五月五日以五色絲纒臂曰長命縷以艾為人形置户上辟惡師曠占云歳多病病草先生病草艾也是日取蟾蜍辟兵
  仙术
  桃者五行之精能制百鬼謂之仙术
  豆花雨
  八月雨謂豆花雨
  飛鳬
  競渡者治其舟使輕利謂之飛鳬又曰水車又曰水馬
  牽牛借天帝錢
  道書云牽牛娶織女天帝借二萬錢下禮久不還被驅在營室中
  秦中歲時記
  幫牛
  金吾仗㩧槊前引百司皆避爾雅云即幫牛也此獸善抵觸故雕其首於竿加龍虎節以油囊盛之而行
  探花
  宴進士杏花園初㑹謂之探花宴以少俊二人為探花使遍遊名園若他人先折得名花則二使皆被罰
  拾菜
  二月二日曲江拾菜遊觀甚盛
  紫笋茶
  清明日湖州進紫笋茶
  白牡丹詩
  慈恩寺有裴潾白牡丹詩云長安豪貴惜春殘爭賞開元紫牡丹别有玉盃承露冷無人起就月中看
  扇市
  端午前兩日東市謂之扇市車馬特盛
  儺翁儺母
  歳除日逐儺作鬼神之狀内二老人為儺翁儺母
  火城
  正月一日曉漏以前宰相三司金吾以樺燭數百炬擁馬如城謂之火城
  中和節
  二月一日中和節百官進農書内出中和厯勅賜羣臣
  酴醿酒
  寒食内宴宰相酴醿酒
  櫻筍厨
  四月十五日自堂厨至百司厨通謂之櫻筍厨
  重陽應制
  王維重陽應制詩云四海方無事三秋大有年無窮菊花節長奉柏梁篇
  進士多貧士
  太和八年放進士榜多貧士無名子作詩曰乞兒還有大通年二十三人椀杖全薛庶准前騎瘦馬范鄼依舊葢鋪毡
  吏部四拗
  吏部有四拗初冬納文書却云選門閉四月亊畢却云選門開人名在分史前謂之某家百姓狀在判後却須粘在判前
  洛陽伽藍記
  習字
  後魏孝文帝㑹羣臣酒酣帝舉巵曰三三横兩兩從誰能辨之賜金鍾中尉李彪曰沽酒老嫗瓮注𤬪屠兒割肉與秤同右丞甄琛曰吳人浮水自云工妓兒擲繩在虚空彭城王勰曰此是習字
  懐磚
  魏莊帝舅李延蹇為青州刺史帝曰懐磚之俗世號難治舅宜用好心腹副朝廷所委昔彭城王作青州牧問其俗賔客云齊土淺薄太守初至皆懐磚叩頭以見意及其代去以磚擊之言其始終向背也京師語曰獄中無繫囚舎邊無青州假令家道惡腸中不懐愁
  酪奴
  齊王肅歸魏初不食羊肉及酪漿常食鯽魚羮渇飲茗汁高帝曰羊肉何如魚羮茗汁何如酪漿肅曰羊陸產之最魚水族之長羊比齊魯大邦魚比邾莒小國茗不中與酪作奴彭城王勰曰卿不重齊魯大邦而愛邾莒小國明日為卿設邾莒之㑹亦有酪奴因呼茗酪奴
  水厄
  王濛好茶人至輒飲之士大夫甚以為苦毎欲候濛必曰今日有水厄
  老嫗吹篪
  河間王婢曰朝雲善吹篪諸羌叛王令朝雲假為老嫗吹篪羌皆流涕復降語曰快馬健兒不如老嫗吹篪
  畫卵彫薪
  元琛豪侈嘗云石崇庶姓猶能畫卵彫薪
  鴈臣
  北酋夷長遣子入侍常秋來春去避中國之熱號為鴈臣
  玉鳳金龍
  元琛窗户以玉鳳銜鈴金龍吐斾
  苗茨之碑
  奈林南百石碑魏明帝所立題曰苗茨之碑髙祖作苗茨堂永安中莊帝射於華林園百官讀碑疑苗字誤衒之釋曰以蒿覆之故言苗茨何誤之有
  史書非實録
  隠士趙逸云是晉人云自永嘉以來三百餘年建國稱王者十六君皆目睹其事國亡之後史書皆非實録今人亦生愚死智惑已甚矣生時庸人其死也碑文墓誌窮天地之大徳盡生民之能事生為盜跖没為夷齊佞言傷正華詞損實
  髙陽一飯敵我千日
  髙陽王雍為相一食數萬錢季崇曰髙陽一飯敵我千日崇為尚書令富傾天下而性儉嗇食常無肉止有韭茹韭薤人云季令公一食十八種蓋二九十八也
  白墮春醪
  晉河東人劉白墮善釀酒飲者醉不能醒永熙中青州刺史毛鴻賓賫酒之藩逢盜刼酒飲之皆醉被擒因名擒奸酒遊俠語曰不畏張弓㧞刀惟畏白墮春醪
  南部烟花記
  字䜟
  煬帝嘗㑹飲為字令取左右離合之意謂杳孃曰我取杳字為十八日時宫婢羅羅侍杳孃分羅字為四維帝謂蕭后曰能拆朕字乎后曰移左畫居右豈非淵字乎乃唐興之䜟
  司花女
  帝御女袁寳兒駘冶多態時洛陽進合蔕迎輦花帝令持之號司花女帝謂虞世基曰寳兒多憨態卿試嘲之世基為詩曰學畫鵶兒半未成垂肩嚲袖大憨生縁憨却得君王意常把花枝傍輦行
  絳仙可療饑
  鳳舸殿脚女吳絳仙善畫長蛾帝怜之由是争為長蛾司宫吏日供螺子黛五斛號蛾緑帝毎向簾視絳仙移時不去云古人言秀色若可餐若絳仙者可以療饑矣
  女相如
  帝以合歡水果賜吳絳仙絳仙以紅牋進詩謝帝曰絳仙才調女相如也
  留儂
  帝與宫女羅羅詩曰個人無耐是横波黛染隆顱簇小蛾幸好留儂伴儂睡不留儂住意如何
  迷樓
  帝建迷樓樓上設四寳帳一曰歌春愁二曰忘醉歸三曰夜含風四曰延秋月
  來夢兒
  帝沈湎失度每睡須摇動勞頓方就一夢侍兒韓俊娥尤得意每就枕必令振聳支節嘗得美睡因呼為來夢兒
  遇陳後主
  帝一日恍惚與陳後主相遇後主左右一人甚美指謂帝曰此麗華也毎憶桃葉山前與此子北渡爾時麗華方凭臨春閣試東都紫毫書小砑紅綃答江令璧月詞未終見韓擒虎直來逼人都無去就後主以緑紋測海蠡盃酌洪梁新醖以勸帝帝請麗華舞玉樹后庭花麗華辭以自出井中腰肢不復往時情態帝再三請之乃起就一曲後主問蕭妃何如此人帝曰春蘭秋菊亦各一時之秀後主誦詩數十篇帝獨愛小窗一篇云午醉醒來晚無人自夢驚夕陽如有意偏傍小窗明又寄侍兒碧玉詞云離别腸應斷相思骨合消愁魂若飛散憑仗一相招
  金虀玉膾
  吳郡獻松江鱸魚煬帝曰所謂金虀玉膾東南佳味也
  閃電窗
  帝觀書處窗户玲瓏相望金牖玉觀輝映溢目號閃電窗
  文章總集
  帝命虞世南等四十人選文章自楚詞訖大業共為一部五千卷號文章總集又擇能書二千人為御書生分番抄書
  分盃法
  起自籌禪師合諸藥共筒内插帽七日乃取插頭對客飲以簪畫酒中飲一邊已盡一邊尚滿謂之分盃法
  河洛記
  檄暴
  李密自立為魏公檄喻郡邑暴煬帝之惡云先皇嬪御並進銀環諸王子女咸儲金屋又云潛為九市親駕四驢自比商人見邀逆旅
  銅鏡屏
  煬帝喜奢侈幸江都王世充獻銅鏡屏帝甚喜擢江都通守
  再檄
  李密云賀若弼以上將誅夷髙熲以大勛受縊薛道衡文宗學士遂處極刑痛結人心悲纒華夏又云多營宫殿廣立池臺罄珠玉之珍竒窮丹青之麗飾歌姬舞女終日荒淫走狗飛鷹盤遊無度桑間濮上聽亡國之音糟丘酒池為長夜之飲又云漢朝星動豈曰勞人晉國石言未為煩役又云一時收十嵗之租一日枉千金之費夫行婦寡父出子孤百川沸騰十日並出
  遼東之役
  大業七年以後初有遼東之役又發丁壯為驍果又送驢馬於涿郡又發黄衣牽船入滄海又發五穀雜種牛皮鐵炭飛輓千里
  知世郎
  大業末宋寇先起鄒平人王薄擁衆據長白山自稱知世郎言世事可知矣作歌以招征役者歌云長白山頭知世郎純著紅羅錦背襠横矟侵天半輪刀耀日光上山吃獐鹿下山食牛羊忽聞官軍至提劍向前盪譬如遼東豕斬頭何所傷人多附之後楊𤣥感反山東遂成大亂河北有張秤王秡須等凡二十七項多至十餘萬少不下萬人屯據州縣建營山澤其下酋帥亦有名稱或云乞見敵或云嫌頭方或云徹眷頑勿惜死又結聚村落百十為羣如黒社白社青特胡驢之號浮雲賊忽律賊最後李宻起而隋亡
  志公詩
  梁志公道人詩曰一土亂十州至世充僣號國稱鄭遂以一土為王字又曰亂訓理也自為符䜟改洛州為十州
  婆娑羅樹
  洛城山北謂之邙山上無木惟北嶺上有古樗樹婆娑四五畝楊素建都城以此樹為南北標準嫌樗木名惡號婆娑羅樹佛經言婆娑羅樹是如來涅槃之所其言不祥後楊𤣥感亂李密圍城及太宗征世充皆於此樹駐車下瞰城中
  傳記
  與魏公藏拙
  梁遣徐陵聘齊時魏收文學為北朝之冠録其文示陵陵過江沈之曰吾與魏公藏拙
  南市塚銘
  洛陽南市即隋酆都市也掘得一塚棺中有平上幘朱衣銘曰筮言居朝龜言居市五百年間於此見矣校其日月當魏黄初二年也
  為姊作粥
  李英公姊病親為作粥誤燎其鬚姊止之公曰姊老勣亦老欲久為此粥可得乎
  門禁六闕
  朱敬則代著孝義自宇文周至唐並加旌表門禁六闕
  飛騎
  貞觀中揀驍捷善騎射者謂之飛騎衣五色袍乘六閑馬從上遊幸
  佛牙
  貞觀中有僧言佛牙所擊無堅物傅奕曰我聞金剛石至堅惟羚羊角可破試之應手糜碎
  張底崔湜為中書令
  張嘉禎為舍人湜輕之常呼為張底後嘉禎議事出人意表湜驚謂同列曰張底乃我輩一般人當坐此果後為中書令
  王家牛
  洛陽畫工解奉先為嗣江王家畫過取其直王責之乃於佛前自誓曰若負心願死為王家牛未幾暴卒王家適生騂犢背有白文曰解奉先
  薛道衡詩
  隋薛道衡聘陳為人日詩曰入春纔七日離家有二年南人嗤之又云人歸落鴈後思發在花前乃曰名下無虚士
  芙蓉園
  京師芙蓉園者本名曲江園隋文帝以曲名不正改之
  北堂書鈔
  虞世南於省後堂集羣書中事可為文用者號北堂書鈔
  郭正一可笑事
  郭正一為李英公征遼管記勣還曰此一行我録郭正一可笑事雖滿十卷猶未能盡
  劉晨阮肇
  漢明帝時劉晨阮肇同入天台見二女出胡麻飯山羊脯設桃及酒甚美踰年乃歸鄉里皆變推尋其家已經七代孫也
  景龍文館集
  學士
  修文館學士景龍二年置大學士四人象四時學士八人象八節直學士十二人象十二時遊宴悉預
  日就殿
  以文檉綺栢為材
  閏九日
  九日作宴賦詩李嶠云閏節開重九
  國奢
  竇從一為御史大夫中宗曰為卿娶婦嵗除宴設極盛中席迎婦却扇去花乃一老嫗後知是皇后乳母宫中有國奢之號
  蹀馬戲
  宴土蕃使蹀馬之戲皆五色彩絲金具裝於鞍上加麟首飛翅樂作馬皆隨音蹀足宛轉中節胡人大駭
  四部書
  薛稷知集庫馬懐素知經庫沈佺期知史庫武平一知子庫通曰四部書
  桃花行
  李嶠等作桃花詩帝令插二十篇入樂府謂之桃花行
  扳絙之戲
  清明節命侍臣為扳絙之戲以大麻絙兩頭繫十餘小繩每繩數人執之爭絙以力弱者為輸時十宰相二駙馬為東朋三相五將為西朋僕射韋巨源少師唐休璟以年老隨絙而踣久不能起帝以為笑樂
  細栁
  上已袚禊賜侍臣細栁云帶之免蠆毒瘟疫
  合笙
  殿内奏合笙歌其言淺穢武平一諌曰妖巫娼妓街童市女談妃主之情貌列王公之名質詠歌蹈舞號曰合笙不可施於宫禁
  麥粥
  寒食賜麥粥帖綵毬鏤雞子
  人題四韻
  宴白鹿觀御詩序云人題四韻後罰三盃李宗楚等謝曰既陪天歡不敢不醉又曰敬舉天盃飲
  松門薜幄
  宴韋嗣立莊云松門駐旌斾薜幄列簪裾
  剪彩花詩
  趙宴若剪彩花詩云花隨紅意發葉就緑情新
  綸省推髙
  除中書舎人李義為學士制云綸省推髙
  御史臺記
  南床
  侍御史號雜端最為雄劇臺中㑹聚則於坐南設横榻號南床又曰痴床言登此床者倨傲如痴
  御史本草
  賈忠言撰御史本草以裏行為合口椒最毒監察為開口椒㣲毒殿中為蘿蔔侍御為脆梨言漸入佳味遷南省郎號甘草言可以久安矣
  五墨三仍
  左臺御史遷南省郎仍供奉者三墨勅授者五時號五墨三仍
  百官本草
  侯味虚著百官本草謂御史云大熱有毒主除邪佞杜奸回振寃滯止淫濫尤攻貪濁畏逺使惡儤直忌挼權豪外州出者尤可再日炙乾破者為良服之長精神滅姿媚久服令人冷峭
  六道
  唐畿尉有六道入御史為佛道入評事為仙道入赤尉為人道入畿丞為苦海道入縣令為畜生道入判司為餓鬼道
  封氏見聞記
  釣鼇客
  王嚴光有才不達自號釣鼇客巡遊都邑求麻鐵之資以造釣具有不應者輒録姓名置篋中曰下釣時取此等懞漢為餌其狂誕類此張祐謁李紳亦稱釣鼇客李怒曰既解釣鼇以何為竿曰以虹為竿以何為鈎曰以月為鈎以何為餌曰以短李相為餌紳黙然厚贈之
  十過萬言
  開元初常敬忠十五嵗上書言能一過誦千言張燕公召問能十過記萬言乎曰能以萬字試之七過已通熟
  詐為古帖
  李邕常不許蕭誠書蕭乃詐為古帖令紙故暗持示邕曰右軍真迹邕欣然曰是真物平生未見誠以實告邕復取視曰細看之亦未能好
  大杖小杖
  嚴安之崔譚俱為赤尉安之令伍伯執大杖譚益小其杖至如筋安之令伍伯空手行乃不能學
  二鑊
  青州南城佛寺有二大鑊大者容四十石小者容三十石舊傳寺即孟嘗宅鑊以造食供客者李伾毁為兵器
  魯人敗矣
  廣徳中御史李季卿謁曲阜文宣廟史前導毎至一處輒指曰此顏子陋巷也此靈光殿基也至一水池曰此魯人靈光釣魚處也李笑曰魯人敗矣
  嶧山碑
  云樂刻此石人多不曉顔師古謂以泗濵浮磬作碑者也
  嘯十五章
  嘯有十五章有深溪虎髙栁蟬空林鬼巫峽猿下鴻鵠古木鳶之類炙轂子詳載
  畫山水
  大厯中吳士顧子畫山水甚竒恠先布絹於地研調采色使數十人吹角擊鼔呌譟顧子著錦襖纒頭飲酒半醉取墨汁㵼絹上次㵼諸色以大筆開决為峯巒島嶼之狀曲盡其妙
  燒尾士人
  士人初登第必展歡宴謂之燒尾說者云虎化為人惟尾不化須為燒去方得成人又說新羊入羣諸羊抵觸不相親附燒其尾乃定又説魚躍龍門化龍時雷燒其尾乃化
  豹直
  御史舊例初入臺陪直二十五日為伏豹取未出之義謂之豹直亦然
  以金燈花為芝草
  西門寰為邯鄲令以金燈花為芝草脩狀申使司知其妄不復問
  有罪令裹碧巾
  李封為延陵令吏人有罪不加杖罰但令裹碧巾以辱之州鄉大以為恥竟不捶一人
  月桂降
  垂拱中月桂降於台州按日月各有限城豈鴻洞無底而有桂得下蟾兔之類安得不落
  斛瘕
  有人喜飲茶飲至二斗一日過量吐如牛肺一物以茶澆之容一斛二斗客云名斛瘕
  長哨
  峩SKchar山陳道士善長哨作霹靂聲聞者驚悚
  開天傳信記
  貴妃為劉晏畫睂
  劉晏年八嵗獻東封書明皇命宰相出題就中書試驗引晏於内殿六宫觀看坐宴貴妃膝上親為畫眉總丱髻宫人遺花投果
  白騾將軍
  上封泰山益州進白騾至乘之柔習安便禮畢而斃謚曰白騾將軍
  金天王
  明皇過華隂見岳神迎謁問左右皆不見老巫阿馬婆云三郎在道左朱髮紫衣上至廟前復槖鞬立庭下乃封為金天王
  凉州新曲
  西凉州製新曲曰凉州寧王曰音始於宫散於商成於角徵羽新曲也宫離而少微商亂而加暴臣恐有播越之禍及安史亂始驗寧王審音之妙
  嚴公界
  上御勤政樓大酺人物填咽金吾白棒如雨上召京兆尹嚴安之處分打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安之周行廣場以手板畫地曰犯此者死人指其畫曰嚴公界無敢犯者
  兔詩
  蘇瓌初未知頲處放馬廏中嘗咏崑崙奴詩指頭十挺墨耳朶兩張匙又作兔詩曰兔子死闌殫持來掛竹竿試將明鏡照何異月中看瓌大驚由是文章葢代上平内難一夕間制詔皆頲為之世稱小蘓公
  𤓰子
  賀知章告歸吳中召問所欲章曰臣有男未名幸陛下賜名上曰人無信不立孚者信也宜名曰孚知章後乃悟曰上何謔我耶以我呉人孚乃𤓰下子呼我𤓰子也
  紫雲迴
  帝夢遊月宫聞上清之樂記其曲以玉笛尋之名紫雲迴
  白石篆
  函谷闗得白石篆文桑字解者曰四十八也正符帝在位之數
  一行進當歸
  一行禪師將卒留一物進上乃蜀當歸也上幸蜀回方悟其㫖
  麯生風味
  葉法善有道術居𤣥真觀一日㑹數朝士滿坐思酒忽有人叩門稱麯秀才突入坐少年秀美論談不凡法善潛以小劍擊之應手墮地化為瓶榼中美酒遂共飲之皆曰麯生風味不可忘也
  裴尹判狀
  裴諝為河南尹嘗有投牒誤書紙背諝判曰者畔有那畔那畔似者畔我不辭與你判笑殺門前著靴漢又有婦人投狀爭猫狀云若是兒猫即是兒猫若不是兒猫即不是兒猫諝判曰猫而不識止傍我捻老鼠兩家不須爭將來與裴諝遂納其猫
  撲殺佛子
  無畏三藏自㓜依宣律師無畏飲酒食肉言行麄易律師不恱嘗令宿於户外律師中夜捫虱投床下無畏即呼曰撲殺佛子律師異之
  那吒太子
  擁䕶宣律師律師嘗夜行道臨堦失足有人捧承之見一少年師問何人曰某毗沙王之子那吒太子擁䕶和尚久矣師曰貧道修行無煩太子威神自在神乃獻一佛牙今藏在崇聖寺者是也
  玉磬
  楊妃善擊磬乃取藍田緑玉琢之
  叱武攸暨
  上為皇孫時於朝堂叱武攸暨曰我家朝堂汝得蜂蠆而顧耶則天曰此兒終當為吾家太平天子
  萬迴
  師初若愚痴雖父母亦以豚犬畜之兄戍役安南音問隔絶忽一日朝往夕返曰兄平善發書視之乃兄手跡其家以萬里而回故號萬迴
  題劍門詩
  上幸蜀還次劍門上曰天險若此自古及今敗亡相繼豈非在德不在險也耶題詩曰劍閣横空峻鑾輿出狩回翠屏千仞合丹嶂五丁開灌木縈旗轉仙雲拂馬來乘時方在徳嗟爾勒銘才
  旃然
  上封泰山進次滎陽旃然河上見黒龍命弧矢射之自爾旃然伏流即濟水溢而為滎遂名旃然左傳曰楚師濟于旃然是也
  甕肚峯
  華岳雲臺觀中方之上有山崛起半甕之狀名甕肚峯上欲於峯腹大鑿開元二字填以白石諌官上言乃止
  嘲劉文樹
  安西衙將劉文樹善奏對髭生頷下貌類猿猴上令黄幡綽嘲之文樹切惡猿猴之號密賂幡綽祈不言之幡綽進嘲曰可怜好文樹髭鬚共頦頤别住面孔不似猢猻猢猻強似文樹上大笑
  月堂見毛人
  李林甫於偃月堂見一物徧體披毛而如猪立鉤牙鉤爪三尺餘林甫連叱不動遽命弧矢毛人笑而跳入前堂不累日而林甫敗
  幸温泉賦
  上遊華清宫有劉朝霞獻幸温泉賦其略云若夫天寳二年十月後兮臘月前天門軋開露神仙之輻凑鑾輿劃出驅甲仗以駢闐青一隊兮黄一隊熊踏背兮豹踏背米一團兮綉一團玉鏤珂兮金鏤鞍述徳云直攖得盤古髓搯得女媧瓠遮莫你古時五帝豈比我今日三郎自序云窮兮蹭蹬失路猖狂骨幢雖短伎藝能長夢裏幾回富貴覺來依舊悽惶今日是千年一遇叩頭莫五角六張上令改五角六張乃奏云臣草此賦若有神助文不加㸃不願従天而改上曰真窮薄人也
  隠形法
  羅思逺善隠形之法上傳受不盡其要思逺同為之則隠没不見自試或餘衣帶或露幞頭脚上怒命力士裹以油襆置棺木下壓殺而埋之旬日有中使自蜀回逢思逺於路笑曰上為戲一何虐耶
  廬陵官下記
  栽植經
  世𫝊栽植經三卷云木多病酢心其𠉀皮液俱酸有能治者鈎去其蠧木乃茂
  墨涴衣
  凡墨涴衣閉氣於水上作白字即濯之不過七遍即淨
  颸段
  有武將見梁元帝自陳痴鈍乃訛為颸段帝笑曰颸非凉風段非干木
  損惠蹲鴟
  有人誤讀芋為羊因人惠羊乃謝云損惠蹲鴟
  我謎吞得你謎
  曹著機辨有客試之因作謎云一物坐也坐卧也坐立也坐行也坐走也坐著應聲曰在官地在私地復作一謎云一物坐也卧立也卧行也卧走也卧卧也卧客不能曉曹曰我謎吞得你謎客大慚
  句枝
  予以坐客聨句互送為煩乃取斑竹以白金絡首如茶莢以遞送聨句謂之句枝或角押惡韻或煎盌茶為八韻詩皆謂之雜連若志於不朽則汰客揀穏韻無所得輒已謂之苦連句句共押平聲好韻不僻者書於竹簡謂之韻牒
  海物異名記
  蟹名虎蟳
  海蟹之大者有虎斑文蟹謂之蟳者以其隨波湮淪蟹之小者毎潮欲來出穴舉螯迎之名招潮子又一種小蟹隨潮脫殻潮退徐行泥中名曰攤塗
  蠣奴
  蠣殻中有小蟹時出取食復入蠣殻謂之蠣奴
  烏賊泥猴
  鰌類有目如猴者名泥猴又爾雅云鰼鰌有軍魚故海上人酒令云軍魚下海打烏賊有功封泥猴
  信鷗
  鷗之别類羣鳴喈喈隨潮往來謂之信鷗
  白鷺簑
  江東人取白鷺頭頸上翰為接離謂之白鷺簑或以紅鶴間之
  水母
  澄瀾挺質凝珠成形其名曰𧋍即水母也
  郎官鱠
  江南人作鱠名郎官鱠言因張翰得名
  蟬紗
  泉女所織綃細薄如蟬翼名蟬紗
  八蠶綿
  八蠶作共一大蠒
  海鷗棠櫓
  越人水戰凌波赴敵則有海鷗舟名也又曰穿行魚流浴波不溺則有棠櫓如棠不沈也
  天臠炙
  瓦龍子一名天臠
  蝦鬚
  海蝦鬚有一丈可作拄杖者
  茘枝奴
  嶺南人謂龍眼為茘枝奴






  類說卷六
<子部,雜家類,雜纂之屬,類說>

  欽定四庫全書
  類説目録
  卷七
  唐寶記
  八寶
  水衡記
  水名
  名畫記
  論古今畫    畫難易
  山水樹石    畫病
  榻畫      畫維摩詰
  正經三史    寒具
  雲漢北風圖   巴獸潭
  王幪丹青    畫龍不㸃睛
  董展二畫    韓幹師内厩馬
  神情大俗    莊嚴寺
  張藻松石    佗子頭
  教坊記
  月陂      失落
  前頭人     雲韶
  搊彈家     軟舞徤舞
  打鼓      打裘墮馬
  崖公蜆斗長入  筋斗
  聲伎兒     四女善歌
  賣假金賊    娘子眼破
  左轉      蘇五奴
  踏謠娘
  廬山記
  湓城      匡俗先生
  碧虚上監    井浪
  九天採訪    湧泉
  神運殿     三笑圖
  辟蛇行者   遊山虎
  聰明泉     栗里
  鸞溪      十三人學道
  停霞寶輦    山帶
  泉潮      胡神宮亭
  子女觀祠    禄如腐草
  金門羽客
  諸山記
  武夷君
  海棠記
  百花譜     花木海外來
  仙傳拾遺
  沈名宦海
  獻替記
  命相絶是重事  李德雨
  行中書     罷給食利文牒
  不鎖櫃坊    判停衞送
  東宫奏記
  宣宗得人君法  金蓮花炬
  將人臣比我得否 三尺堦前便是萬里從晦頭耳薄   誤書奏狀
  柳公權誤尊號  温庭筠責詞
  造京尹廨宅   諫幸華清宫
  畢太原遺美女  科目記
  金鸞密記
  召入院試文   不草制
  茂貞無禮    速與梁和
  原化記
  柏葉山人    松花酒
  丹竈白兎    慳吝未除
  寶母      螺婦
  庚申日守三尸  夢朱泚
  戴文死為牛
  捜神記
  設義漿     赤虹
  子母錢     金帶鈎
  生子有神光   阿香推車
  蟻穴      太山司命君
  霹靂      長嘯呼風
  登樓自焚    青狗御者為怪







  類説目錄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