類説 (四庫全書本)/卷40

卷三十九 類説 卷四十 卷四十一

  欽定四庫全書
  類説卷四十       宋 曽慥 編稽神異苑
  康王廟神女
  六朝録曰劉子卿居廬山有五彩雙蝶來遊花上其大如燕夜見二女子曰感君愛花間之物故來相詣君子豈有意乎子卿曰願伸繾綣一女曰感君今宵讓姊餘夜可知次夜姊曰昨夜之歡今留與汝自是每旬一至者數月廬山有康王廟泥塑二神女容貌如二婦人
  雲雨從巫山來
  征途記曰蕭總遇洛神女後逢雨認得香氣曰此雲雨從巫山來
  東海女姑
  六朝録曰書生蕭岳至延陵泊舟季子廟前有一女從三四侍女以秋橘擲岳因舟中命酒將晚别去岳入廟見東壁𦘕第二座之女細視之而咲乃所見之女也畫旁題云東海女姑
  李夫人遺蘅蕪香
  漢武思李夫人卧延凉殿夢夫人遺帝蘅蕪之香覺而衣冠異香三月不歇帝因制曲名遺芳夢又賦落葉哀蟬曲
  沙棠木為舟
  江表記成帝於太液以沙棠木為舟取其不沉以珎怪飾鷁首名雲舟
  並枕樹
  三呉記潘章夫婦死葬塜木交枝號並枕樹
  馬皮化蠶
  捜神記曰有人逺行其家惟有一馬一女女思其父戲謂馬曰爾若迎我父至我則嫁汝馬因拖韁至父處乘歸馬見女輙怒女如前言以告父大怒殺馬屠剥其皮女見皮蹙之曰死馬欲人為婦其皮忽起捲女而出於大樹間見女化蠶續𢇁于樹而成大繭
  榴環
  江表記呉王潘夫人因觧唾於壺中傾之得火齊指環因掛於石榴枝起臺名環榴或白今與蜀爭雄環榴之名不祥改為榴環
  虹化為女子
  江表録首陽山有晚虹下飲溪水化為女子明帝召入宫曰我仙女也暫降人間帝欲逼幸而難其色忽有聲如雷復化為虹而去
  白魚江郎
  三呉記曰餘姚百姓王素有一女姿色殊絶有少年自稱江郎求婚經年女生一物狀若絹囊母以刀割之悉是魚子乃伺江郎就寢細視所着衣衫皆鱗甲之狀乃以石碪之曉見床下一魚長六七尺素持刀㫁之命家人煮食其女後適於人
  書帶草
  三齊記曰鄭康成山下生草如大韭一葉尺餘土人名為康成書帶草
  視井生男
  博物志曰婦人妊身三月未滿着壻衣冠平旦遶井三匝映水視影勿反顧必生男或者生九女其妻遶井三匝呪曰女為隂男為陽女多灾男多祥鎻井三日不汲至期果生一男
  杜蘭香在白帝君所
  征途記曰晉張碩與杜蘭香相别後于巴縣見一青衣云蘭香在白帝君所若聞白帝野寺鐘聲随風而來則蘭香亦随風而至際夜果聞鐘聲蘭香亦至焉
  蛟龍寄宿
  九江記曰江夏陸社兒者夜歸逢一女子求宿姿色甚優社兒不得已同歸共寢忽聞暴風雷見一毛手拏婦人去及明鄉人云去此七八里有一蛟長百餘丈流血在地有千萬禽臨而噪之社兒自此驚悸常如痴狂
  朝野僉載
  駞李
  後魏時定四姓李氏大姓也恐不得預乗明駞星夜入洛而事已定人謂之駞李
  緑珠怨
  喬知之有婢碧玊武承嗣借敎歌姫納之不還知之作緑珠怨以寄曰石家金谷重新聲明珠十斛買娉婷此日可怜君自許此時歌舞得人情君家閨閣未曽安好將歌舞借人看意氣雄豪非分理驕矜勢力横相干辭君去君終不忍徒勞掩面傷鉛粉百年離恨在高樓一旦容顔為君盡碧玉得詩飲淚投井而死承嗣於裙帶上得詩殺知之
  仙人獻果
  李全武后時為御史鞫獄備極慘酷其訊皆有名如仙人獻果玉女登梯一𢇁懸駒驢㧞橛鳯凰晒翅猿猴鎖火上麥索下䦨单之類
  𤣥衣素衿人𫝊赦
  貞觀中黎景逸居空青山飼一鵲而甚愛後景逸被誣下獄有鵲於獄屋氣樓中下視景逸喜噪似語有赦官詰其日云路逢一𤣥衣素衿人説三日赦至乃鵲𫝊也
  趂蛇鸛雀
  魏光乗好題品人姚元之長大行且速號趂蛇鸛雀王旭長而黒醜號烟燻木棖楊仲嗣躁急號熱𨫼上猢猻
  學射未敎嚙鏃
  昝君謨善射閉目而射應目而中有王靈知者學其法曲盡其妙欲射君謨殺之君謨時無弓矢執一短刀矢來輒撃折末後一矢以口承之遂囓其鏃謂靈知曰學射三年但未敎汝嚙鏃法耳
  非錢不行
  鄭愔為吏部侍郎掌選貪贜不法引銓日有選人以百餘錢繋鞋帶行歩有聲愔問之對言當今之選非錢不行
  金牛御史
  武后時嚴昇期為御史廵察江南嗜牛肉而多受金號金牛御史
  鶴鳴鷄樹
  鳯閣侍郎杜景儉文章知識並高逺時號鶴鳴鷄樹
  鳩集鳯池
  王及善才行庸猥為内史號鳩集鳯池
  九月得霜鷹
  蘓味道王慶方同為鳯閣侍郎或問張元曰二子孰賢答曰蘓如九月得霜鷹王如十月被凍蠅
  賜麻數車
  唐滕王嬰蔣王惲皆好貪汚帝每賜諸王珎物二王獨以麻數車令為錢索
  八搨將軍
  滕王為隆州刺史多不法參軍裴聿諌正之王怒令左右摑搨他日聿入計具訴于帝帝問聿曽被㡬搨聿曰前後八搨遂令進八階聿歸嘆曰何其命薄若言九搨當入五品矣聞者哂之號八搨將軍
  孟青
  侯思止謂决囚大棒為孟青
  金剛舞夜义歌
  隋諸葛昻高瓉爭為豪侈昻屈瓉串長八尺餅闊丈餘餤麄如柱酒行自作金剛舞以送之瓉復屈昻以車行酒馬行肉碓砟膾碾虀蒜自唱夜义歌以送之又煮一小奴子為饌食訖呈其頭顱昻復蒸一奴
  刺史不是守鞋人
  郭仁凱鄙猾嘗為宻州刺史家奴告以鞋敝仁凱即呼公吏鞋新者令上樹採果俾奴竊其鞋而去吏下訴之仁凱曰刺史不是守鞋人
  澁體
  徐彦伯為文多變易求新以鳯閣為鶠櫩以龍門為虬戸以金谷為銑溪以玉山為瓊岳以芻狗為卉犬以竹馬為篠驂以月兎為魄兎以赤牛為炎犢後進效之謂之澁體
  白蠟明經
  張鸑號青錢學士以其萬選萬中時有明經董萬舉九上不第號白蠟明經與鸑為對
  杷推椀脱
  武后時官濫謡曰補闕連車載拾遺平斗量杷推侍御史椀脱校書郎
  白版侯
  武后時封侯者衆鑄印不供至有白版侯者焉
  猪號烏金
  唐拱州有人畜猪致富號猪為烏金
  鷄肆
  富民羅會以剔糞致富人號雞肆言跑糞有所得
  鵲尾杓
  陳思王有鵲尾杓柄長而直置之酒樽凡王欲勸者呼之則尾指其人
  斗酒濯足
  馬周初入京至㶚上逆旅數公子飲酒不顧周周市斗酒濯足衆異之
  銅鶴樽
  韓王元嘉有一銅鶴樽背上注酒則一足倚滿則正不滿則欹
  姓方貴人認為親戚
  唐有士姓方好矜門第但姓方貴人必認為親戚或戲之曰豐邑公相何親處曰再從伯父戲者笑曰既是方相侄只堪嚇鬼豐邑坊造凶器出賣之所也
  婁師徳號衛靈公
  婁師徳長大而貌異於衆又病足張元一目為失轍方相又曰衛靈公言衛䕶靈柩亦方相也
  麒麟楦
  唐楊炯每呼朝士為麒麟楦或問之曰今假弄麒麟者必修飾其形覆之驢上宛然異物又去其皮還是驢耳無徳而朱紫何以異是
  翹闗負米
  崔湜為吏部侍郎掌銓有選人見湜曰某能翹闗負米湜曰若壯何不求選兵部答曰外議謂崔侍郎下有氣力者即選
  祝媪
  祝欽明頑滯多疑人目為媪媪者肉塊無七竅秦穆公時野人得之
  縮葱侍郎
  侯思止食籠餅必令縮葱加肉因號縮葱侍郎籠餅即饅頭也
  喙長三尺
  陸餘慶為洛州長史善論事而謬於决判時嘲之曰論事則喙長三尺判事則手重五斤其子曰筆頭無力嘴頭硬
  狐蹲雉伏
  鄭愔狐蹲貴介雉伏衡門
  騎猪正南竄
  武懿宗遇敵棄器械走之張元一嘲曰長弓度短箭蜀馬臨階騙去賊七百里偎墻獨自戰甲仗緫抛却騎猪正南竄后曰何不乘馬曰騎猪夾豕走也
  神仙童子
  唐元嘉聡敏年少號神仙童子
  不伏致仕
  武后時夏官侍郎侯知一以年老勅令致仕知一乃詣朝堂跳躍馳走以示輕㨗時謂知一不伏致仕
  指龜得詹事
  張説女嫁盧氏嘗為舅求官説不語但指支床龜女欣然歸告其夫曰舅得詹事矣果然
  三枕
  韋庶人妹以豹頭枕辟邪白澤枕辟魅熊枕宜男
  魏丞烏
  魏令為西帝丞養一赤嘴烏每于衆中乞錢啣歸號魏丞烏
  虎筮
  有神巫能結壇召虎人有疑罪令登壇有罪者虎傷無罪者不顧名虎筮
  銀兎符
  唐初為銀兎符以兎為瑞也及為銅魚符以鯉魚為瑞也武后以𤣥武為姓瑞乃以銅為龜符
  甲子雨
  俚諺云春雨甲子赤地千里夏雨甲子乘船入市秋雨甲子禾頭生耳冬雨甲子飛雪千里
  耳冷不知有卿
  孟𢎞㣲對宣宗曰陛下何以不知有臣不以文字召用帝怒曰朕耳冷不知有卿翊日諭輔臣曰此臣躁妄欲求内相乃黜之
  賢聖不過五人
  殷安嘗曰百世賢聖不過五人伏羲以八卦窮天地之㫖一也乃屈一指神農殖五榖濟萬民二也乃屈二指周公制禮作樂百代常行三也乃屈三指孔子前知無窮却知無極㧞萃出類四也乃屈四指自是之後無屈得安指者良乆曰并安五也其不遜如此
  衣冠藪澤
  江陵號衣冠藪澤人言琵琶多於飯甑措大多於鯽魚
  支鼎石
  辰州東有三山高數千丈古語夸父與日爭至此煮食此支鼎石也
  青龍卧橋上
  趙州石橋望之如初月出雲長虹飲澗天后時黙啜欲南過至橋忽馬不進見青龍卧橋上乃去
  壁龍
  柴紹有力能越百尺之樓謂之壁龍
  飛坡
  永昌中秦州敷水店南西坡白日飛四五里直塞赤水波上桑畦麥隴依然不動
  歐陽通書
  歐陽通自重其書以犀牙為筆狸毛心秋毫覆之松烟為墨末以麝
  百寳香爐
  安樂公主百寳香爐高三丈
  身代母病
  崔渾至孝母病祈神請以身代覺病從十指中入俄徧身母安
  葬壓龍角
  郝處俊為侍中既葬有術者過其墓曰葬壓龍角其棺必㫁
  三戾
  中書令李嶠有三戾性好榮遷憎人升進性好文章憎人文筆性好貪濁憎人取受
  㸃鬼簿算博士
  盧照隣弱冠拜鄧王府典籖王府書記一以委之王有書十二車隣披覧畧能記憶楊炯為文好以古人姓名連用如張平子之談畧陸士衡之所記潘安仁宜其陋矣仲長統何足知之號為㸃鬼簿駱賔王文好以數對如秦地重關一百二漢家離宫三十六時號算博士如盧生之文莫能評其得失惜不幸有冉耕之疾著幽憂賦以釋憤焉
  舞胡子
  北齊蘭陵王有巧思為舞胡子王意所欲勸者胡子則捧盞揖之
  辛宏智詩
  云君為沙邉草逢春心剰生妾如臺上鏡得照始分明常定宗改始為轉遂爭此詩博士羅道宗判云始還宏智轉還定宗
  占赦
  鵲夜𫝊枝月暈遶鑾皆主有赦蟻聚為市必雨
  雨𠉀
  夜半天漢中有黒氣相逐俗謂黒猪渡河雨𠉀也
  三白
  正月三白田公咲啞啞
  麻胡恐小兒
  後趙石勒將麻秋性𧇭險太原胡人也有兒啼母輒恐之麻胡來啼聲絶至今以為故事
  走馬報
  張易之兄弟競為豪侈後被誅百姓臠割其肉時謂走馬報
  新粧詩
  楊盈川姪女曰容華為新粧詩曰宿鳥驚眠罷房櫳乗曉開鳯釵金作縷鸞鏡玉為臺粧以臨池出人疑月下來自憐終不見欲去復徘徊
  古墓銘
  高流之為徐州刺史河决水遶城破一古墓得銘曰死後三百年背底生流泉賴逢高流之遷吾上高原流之造棺槨改塟之
  賜妬妻酒
  兵部尚書任環太宗賜宫女二人皆國色妻柳氏妬爛二女髪秃盡上令賫胡缾酒賜云飲之立死爾後不妬不須飲若妬即飲之桞氏拜勅曰妾與環結髪夫妻俱出微賤遂至榮官環今多内嬖誠不如死飲盡覆被睡醒了無他故帝謂環曰人不畏死不可以死恐朕尚不能禁卿其奈何其二女令别宅安置
  御史不還車脚錢
  御史李審請禄米送至宅母遣量之賸三石問其故令史曰御史例不槩又問車脚錢㡬又曰御史例不還脚錢母怒送賸米及脚錢以責審諸御史皆有慚色
  驅驢宰相
  王方慶遷左丞無他政事但不許令史驢入臺門終日廹逐時號驅驢宰相
  三輔黄圖
  斗城
  長安故城城南為南斗形城北為北斗形故號斗城
  銅雀
  長安城西雙闕上有銅雀一鳴則五榖熟
  石父石婆祠
  昆明池有二石人象牽牛織女立於池中東西今有石父石婆祠在
  椽化龍鳯
  通天臺元鳯門自毁椽桷化為龍鳯飛去
  冰樓
  建章宫北積冰為樓
  九市
  長安有九市
  金戺玉階
  明光殿金玉珠璣為簾箔金戺玉階晝夜光明在桂宫中
  璧門
  未央宫正門曰璧門有臺殿三十二
  玉樹青葱
  甘泉宫有槐根榦盤錯時謂玉樹青葱
  鶴洲鳬渚
  河間王日華宫兎園中有鶴洲鳬渚
  石鯨
  昆明池刻石為鯨長三丈當雨則吭動
  天地刼火
  武帝穿昆明悉是灰有方士言此天地刼火之餘
  魚報明珠
  昆明池有人釣魚綸絶而去武帝夢魚求去其鈎三日見大魚啣索即取鈎放之後於水濵得明珠一雙乃魚所報也
  槐市
  太學列槐百行諸生朔望會此各持鄉郡所出物賣之號曰槐市






  類説卷四十
<子部,雜家類,雜纂之屬,類說>

  欽定四庫全書
  類説目録
  卷四十一
  南部新書
  槐花黄舉子忙  長名榜
  一品墳     三絶
  生十六男    榜花
  中書令着緋   清夜遊西園圖
  玉葉冠     柑子結實
  羅浮先生    封四海為王
  鑄張説横財   異人言遷改
  李相笏     文章
  書過其父    虎入私廟
  脚踜蹬     貶李太尉制詞
  工部令史冷熱相激
  貢土水     果頭三屈律
  劉氏寄詩    翠微寺僧
  記三生事    為誰零落為誰開恨不得脩史   公主輒折七筯
  栁公權罰俸   顧渚貢焙
  嗜蟠蟲爪甲   大郎罷相
  念珠户曹    除徳裕人情怕否
  大霧三日    江融屍起坐
  天荒闕     韻英
  菩薩蠻     坐主門生沆瀣一氣
  禮闈題詩    蜈蚣肉
  畫胡頭     賦催粧詩
  蒺藜棒     權臣所居坊
  後行祠屯    法蘭言吉凶
  傳座      湖接兩頭蘇聨三尾服附子硫黄   龎居士入滅
  鴞音      坊州貢杜若
  李適之入仕   九成宫使
  見蝦䗫入相   夢中得句
  布袋盛米放倒即慢
  好食羊頭    乞你頭衘
  紫陽花     鵶挽鈴
  天下諸胡盡帶令 不營私廟
  五羊城     蘇氏合葬
  念金剛經    雷公墨
  爆直      問坐死立死者誰
  官䘖之名    人肉治羸疾
  改尚書     平生有三不稱意
  為妾造寺    鄭覃入相
  雲溪友議
  題西施石    薛媛詩
  剪水為花    慎氏詩
  盛小叢     娼肆題詩
  雍女剃髮為尼  抛耍令
  贈肥録事詩   贈胡子女
  送温庭筠    且鬭尊前見在身
  胡釘鉸     郭氏蒼頭
  彈琴不俊    虞舜辟陽侯
  湘靈鼔瑟詩   不識韋臯是貴人
  葉上題詩    題紅葉
  餅裹屍肉    鱠殘魚
  判僧飲酒    斷賭錢僧
  王梵志詩    咏螃蠏
  閨意詩     夢烏衣人
  玉簫指環



  類説目録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5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