類説 (四庫全書本)/卷42

卷四十一 類説 卷四十二 卷四十三

  欽定四庫全書
  類説卷四十二      宋 曾慥 編酉陽雜爼
  賜侍臣
  三月三日賜侍臣細柳圏帶之免蠆毒寒食賜侍臣帖綵毬繡草宣臺立春賜綵花樹臈日賜北門學士口脂臈脂盛以碧鏤牙筩
  蝸迹成天子
  睿宗為冀王日壁間蝸迹成天子字後即位雕玉鑄金為蝸形置道釋像前
  女蝸墳
  肅宗至靈武黄昏有婦人擕鯉手臂皆鱗甲詣軍門曰皇帝安在衆叱之即不見後虢州奏女媧墳夜聞風雨聲曉見其墳湧出雙柳樹衆疑向婦人其神也
  胎髪筆
  南朝有姥善作筆筆心用胎髪開元中筆匠名鐵頭能堅管如鐵
  右足冩經
  大厯中東都天洋橋有乞兒無兩手以右足夾筆冩經乞錢
  辟惡散却邪丸
  梁武帝每歳旦賜群臣歳旦酒辟惡散却邪丸三種
  婚禮
  近世婚禮當迎婦以粟填臼以席覆井以枲塞窗婦上車婿騎而遶之匝婦入門先拜竈成禮之明日行黍世俗相傳莫究其義惟納采九物義乃可見膠漆取其固綿絮取其調柔蒲葦為其可屈可伸也嘉禾分福也雙石義在兩固也
  秦漢以來稱呼
  秦漢以來皇帝言陛下太子言殿下將言麾下使者言節下轂下二千石言閣下父母言膝下通類相稱言足下
  呉剛伐樹
  月桂髙五百丈下有一人常斫之樹創隨合人姓呉名剛學仙有過責令伐樹
  月中影
  釋氏書言須彌山南有閻扶樹月過樹影入月中或言月中蟾桂地影也空處水影也此語差近
  太史奏不見北斗
  僧一行長於數所善王姥其子以殺人繫獄求救於一行一行曰吾以數推之當有赦矣翌日遣其徒授以布囊戒令從某處廢園伺之有物來其數七共捕之以囊攜來勿脱也其徒如言而往果有七豕入園盡獲之一行寘大瓮中宻覆封以六一泥朱書梵字詰朝明皇急召問曰太史奏昨來北斗不見此何祥也一行奏曰此古所無惟後魏時失熒惑亦其比也惟施𠅤可以應之釋氏云嗔心壞一切善慈心降一切魔莫若大赦天下上從之其夕太史奏北斗一星現凡七日而復
  金背蝦蟇
  長慶中有人中秋夜見月光燭於林中如疋布視之一金背蝦蟇是月中者
  月七寶合成
  太和中有二人遊嵩山迷路覺叢中鼾睡聲見一布衣枕一襆物二人問之答曰君知月乃七寶合成乎月勢如丸其影日爍其凸處也常有八萬二千户修之予即一數因開襆布斤鑿數事玉屑飯兩裹分食二人曰此雖不足長生可一生無疾言已不見
  延賔宫主
  佛為三十三天仙延賔宫主孔子為元宫仙莊周為太極真仙韋編郎
  守庚申
  魂以精為根魄以目為户庚申日伏尸言人過本命日天曹計人行三尸一日三朝上尸青姑伐人眼中尸白姑伐人五臟下尸血姑伐人胃命又曰一居人頭中令人多思欲好車馬一居人腹令人好飲食恚怒一居人足令人好色喜殺七守庚申三尸滅三守庚申三尸伏
  老君
  母曰𤣥妙玉女天降𤣥黄氣入口而孕凝神瓊胎宫三千七百年誕于鬰山之阿又曰老君在胎八十一年剖左腋而生生時白頭又曰日精入口而孕七十二年而生陳國渦水之陽九井西李下形長九尺或曰二丈九尺
  龍宫仙方
  孫思邈隠終南山與宣律師相接時大旱西域僧請於昆明池結壇祈雨七日縮水數尺有老人夜詣宣律求救曰弟子昆明池龍也胡僧利吾腦欺天子言祈雨命在旦夕宣律曰貧道持律而已可求孫先生老人至思邈室孫曰昆明龍宫有仙方三十首爾傳予當救汝老人曰此方上帝不許妄傳今急矣固無所吝俄捧方而至孫曰汝第還無慮胡僧也自是池水漲溢胡僧羞恚而死孫著千金方三十卷每卷入一方人不得曉明皇幸蜀夢思邈乞雄黄乃命中使賫十個送峨嵋頂上中使上山見老人幅巾被褐二青衣童夾侍曰有表録上皇帝中使視石上朱書百餘字遂録之隨寫隨滅須臾白氣漫起倐忽不見
  三世人血塗鶴瘡
  裴沆從伯將往鄭州道左有人呻吟乃一病鶴翅闗上瘡壞無毛忽有老人曰郎君哀此鶴耶若得人血一塗即飛矣然須三世是人其血方中惟洛陽胡盧生三世人矣裴乃訪胡盧生生授針刺臂復至鶴處老人令盡塗之復邀裴至一庄裴渴甚求茗老人指土龕中有杏核一扇如笠滿中有漿力舉飲之味如杏酪且云君飲杏漿當哭九族親情且以酒色為戒裴壽至九十七
  上清戊申録
  明經趙光貞元中夢朱衣平幘者引至冥司見妹夫賈奕與己爭殺牛事相與辨對奕固執之忽有巨鏡徑丈虚懸空中宛見奕鼓刀趙有不忍之色奕始伏罪朱衣者引出曰能遊上清乎共登一山南院中有絳冠人與朱衣人坐㕔事命光過戊申録如人間詞狀首冠人生辰以繫姓名年紀下注生月日别行横布六旬甲子所有功過日下具之如無即書無字朱衣人言每六十年天下人一過攷校善惡增損其算也
  腦骨厚一寸八分
  王皎善術數天寶中夜指星月曰時將亂矣時上春秋髙頗拘忌其語為人所奏上令殺之刑者破其腦腦骨厚一寸八分及安史平皎忽杖屨見達奚侍郎方知異人也
  八人乃火字
  翟乾祜天師嘗預言事一日大呼於䕫州市曰今夕當有八人過可善待之是夕遺火焚數百家方悟八人乃火字
  瓊樓金闕
  翟天師嘗於江上望月或曰此中竟何有翟咲曰可隨吾指觀之忽見月規半天瓊樓金闕滿焉頃刻間不復見
  紙月
  長慶初楊隠之訪唐居士留宿唐呼其女曰可將下弦月子來其女以片紙作月形貼之壁間曰今夕有客願賜光明須臾滿室明朗
  木鑽穿盤石
  傅先生在山修行遇異人授之木鑽使穿一石石厚五寸許云此石穿當得道積四十九年石乃穿下得神丹服之果仙去
  挽鏡寒鴉集
  韋表微堂兄少微好扎青其季父令解衣視之胸上刺樹樹杪集烏數十其下懸鏡鏡鼻繫索有人止其側牽之叔問其故少微曰叔不曾讀張燕公詩挽鏡寒鴉集
  白舎人行詩圖
  荆州街子葛清自頸以下遍刺白居易詩不是此人偏愛菊則有一人持盃臨菊叢又黄夾纈林寒有葉則一樹上掛纈凡刻三十餘處人呼為白舎人行詩圖
  餛飩
  今衣冠家名食有蕭家餛飩漉去湯肥可以瀹茗
  櫻桃饆饠
  韓約能作櫻桃饆饠其色不變
  天漿
  石榴甜者謂之天漿
  五月上屋
  俗諱五月上屋言五月人蛻上屋見影魂當去
  辱金
  金曽經在丘塜及為釧溲器陶隠居謂之辱金不可合煉
  飲酒面青赤
  飲酒者肝氣微則面青心氣微則面赤也
  勇怒
  脉勇怒則面青骨勇怒則面白血勇怒則面赤
  山澤等氣
  山氣多男澤氣多女水氣多喑風氣多聾木氣多傴石氣多力阻險氣多癭暑氣多殘雲氣多壽谷氣多痺丘氣多尫衍氣多仁陵氣多貪腦神曰覺元髮神曰𤣥華目神曰虚監鼻神曰冲龍玉舌神曰始梁
  鳴天鼔
  學道須鳴天鼓以召衆神左相叩為天鐘右相叩為天磬中央上下相叩為鳴天鼓
  北向理髮
  凡人不可向北理髮脱衣及唾大小便
  衿灰傅⿰
  孝子衿灰𫝊⿰
  人髮掛果樹
  生人髮掛果樹鳥不敢食其實瓜兩鼻兩蔕食之殺人
  小兒夜啼
  井口邉草主小兒夜啼着母薦下勿令知之
  相人影
  寶厯中有王山人取人本命日五更張燈相人影知休咎言人影欲深深則貴而壽影不欲照水照井及浴盆中古人避影亦為此近有善灸人影治病者
  天藏地藏
  佛畫中有天藏菩薩地藏菩薩近明諦視之規采爍目若放光
  西京雜記
  庾信作詩用西京雜記事旋自追改曰此呉均語恐不足用
  屠馬避火
  徐敬業年十餘歳善騎射英公每嘆曰此兒相不善將赤吾族公常獵命敬業入林趕獸因乘風縱火意欲殺之敬業見火逼屠所乘馬腹跧伏其中火過浴血而立英公大奇之
  寧王讀樂譜
  𤣥宗嘗伺察諸王寧王夏中渾汗鞔鼓所讀書乃龜兹樂譜也上喜曰天子兄弟當極醉樂耳
  賊僧刼莫氏鎖櫃中
  寧王獵于鄠縣界林中一櫃扄鐍甚固發之乃少女也女云姓莫氏庄居昨夜遇賊火光中識二僧刼某至此冶態横生王悦之載以後乘時方生獲一熊乃置櫃中如舊鎖之上方求極色表上莫氏充才人經三日京兆奏鄠縣有二僧舁一櫃入店中夜久腷膞有聲日出不啓門撤户視之有熊衝人走出二僧已死骸骨悉露上大嘆曰寧哥大能處置此僧也
  墓中對棋
  有盜發蜀先主墓見兩人張燈對棋盜驚懼一人顧曰爾飲乎乃各飲一盃兼與玉帶數條命速出盜至外口已漆矣帶乃巨蛇也
  妬婦津
  臨濟有妬婦津相傳晉太始中劉伯玉妻段明光性妬忌伯玉嘗讀洛神賦曰取婦如此吾無憾焉明光其夜自沉而死託夢伯玉曰吾今得為神也伯玉終身不復渡水有婦人渡者皆壞衣粧然後敢濟不爾風波暴發醜婦雖粧飾神亦不妬醜婦諱之皆自毁形容以塞SKchar咲齊人語曰欲求好婦立在津口婦立津旁好醜自彰
  長鬚國
  太和初有士人隨新羅使風吹至一處人皆號長鬚國拜士人為駙馬其主甚美有鬚數十根其王月滿夜大㑹士人見姬嬪悉有鬚因賦詩曰花無蕋不姸女無鬚亦醜丈人試遣惣無未必不如惣有王咲曰駙馬竟未能忘情於小女頥頦間乎十餘年士人有一兒二女忽泣曰吾國有難非駙馬不能救乃具舟令兩使隨士人曰煩一謁海龍王但言東海第三㲼第七島長鬚國有難求救登舟瞬息至岸岸沙皆七寶龍宫狀如佛寺龍王詢其來意士人具説龍王即令速勘良久一人白曰境内並無此國王叱令細尋勘俄報曰此島蝦合供大王此日食料王曰客固為蝦所魅耳乃令放蝦令二使送客歸中國一夕至登州囘顧二使乃巨龍也
  久戍人偏老長征馬不肥
  郭令公山居夜有人面如盤瞚目燈下公了不懼題其頰曰久戍人偏老長征馬不肥公之警句也後數日見巨木上有白耳大如數斗所題句在焉
  夜义竊村人女
  汝州村人夜失其女在古塔中見美丈夫曰我天人合得汝為妻日兩返下取食經年女竊窺之見其騰如飛火髮藍膚耳如驢至地乃復人矣其物返曰爾固窺我我實夜义與爾有縁終不害爾其塔去人居止甚近女曰向見君街中有敬之者有盛狎之者何也咲曰世有食牛肉者予得而欺之經年泣曰與汝縁盡可去矣俄頃已至其家
  舞袖弓腰
  元和初有士人醉卧見屏上婦人於床前踏歌曰長安女兒踏春陽無處春陽不斷腸舞袖弓腰渾忘却蛾眉空帶九秋霜其中問曰如何是弓腰歌者乃首髻义地腰勢如弓士人叱之上屏
  狐戴髑髏
  舊説狐名紫狐夜擊尾火出將為⿰必戴髑髏拜北斗則化為人
  蟬化齊后
  鳥生杜宇蟬化齊后椰子為越王頭壺蘆為杜預項
  芝草吉凶
  屋柱木無故生芝者白為喪赤為血黑為賊黄為喜色如女人面者亡財如牛馬者逺役如龜蛇者田蠶耗
  鴝鵒
  取其目精和人乳硏滴眼中能見烟霄外事
  象膽
  隨四時在四腿春在前左夏在前右秋在後左冬在後右如龜無定體也
  虎鬚治齒痛
  虎交而月暈仙人鄭思逺常騎虎故人許隠齒痛求治鄭曰虎鬚有熱插齒間即愈即拔數莖與之
  狼狽
  是兩物狽前足絶短每行常駕兩狼失狼則不能動故世言事乖者稱狼狽
  論猫
  目精旦暮圓及午監歛如線鼻端常冷惟夏至日暖俗言猫洗面過耳則客至猫一名𫎇貴一名烏莫有花者靈武有紅叱撥及青騘者吉祥
  䑕齧
  上服有喜凡齧欲得其葢無葢凶
  蛤蜊
  候風雨能以殻為翅飛
  樟木船
  樟木江東人多取為船船有與蛟龍鬭者
  柿七絶
  柿有七絶一壽二多隂三無烏巢四無蟲五霜葉可愛六佳實七落葉肥大可用以書
  薝蔔花
  諸花五出梔子六出即西域簷蔔花也
  牡丹
  前史無説惟謝康樂集中言竹間水際多牡丹開元末裴士淹奉使至汾州衆香寺得白牡丹一柯植於私第當時名公有詩云長安年少惜春殘爭認慈恩紫牡丹别有玉盤承露冷無人起就月中看元和初猶少今與戎葵角多少矣
  茄子
  一名落蘇又名崑崙紫瓜沈約行園詩云紫茄紛爛漫緑芋鬱參差嶺南多茄有宿根成樹花時取葉布路人踐之則實多名嫁茄子
  蓴龜
  李衛公言蓴根羮之絶美江東謂之蓴龜
  燕伏戊巳
  鵲巢背太歳燕伏戊巳虎奮衝破乾鵲知來猩猩知往
  寶苗
  山上有葱下必有銀有蒜必有金有薑下必有銅錫山上有玉者木旁枝下垂謂之寶苗
  鶻止兩子
  世傳鶻止兩子若三子則為一鴟
  蝦姑
  狀如蜈蚣食蝦
  虎威
  虎脇兩旁皮下及尾端有骨名虎威宜佩以臨民
  明駝
  世傳明駝千里脚謂駝卧屈足腹不著地而漏明最能逺行
  水栗
  武陵記兩角曰菱四角曰芰芡通謂水栗
  賣驢辦喪
  開元中長安民喪父騎驢入市欲易之以辦喪驢忽作人語曰我姓白名元通負君家力已足惟欠錢四千五百文可於某處某家易之如其言而往果如其數後數日往問之驢已死矣
  食草木
  食草木者多力而愚食肉者多勇而悍齕吞者八竅而卵生咀嚼者九竅而胎生食葉者有絲食土者不息食而不飲者蠶飲而不食者蟬不飲不食者蜉蝣也
  虱卜
  嶺南人有病以虱卜之向身為吉背身為凶
  齒為妨物
  元退處士年踰七十口食無齒咀嚼愈壯常曰今方知齒為妨物
  竹平安
  李衛公言北都惟童子寺有竹一柯纔長數尺公令其寺維陀每日報竹平安
  移牒取槐葉
  西夏無槐惟夏州有一株他州或要其葉則移牒取之
  蟹芒
  八月蟹腹有真稻芒長一寸許向東輸與海神未輸芒不可食也
  葡萄似生荔枝
  庾信謂魏使尉瑾曰昔在鄴食葡萄殊美陳昭曰作何狀徐君方曰有類軟𬃷信曰君殊不體物何不言似生荔枝
  橘柚金衣素裏
  陳昭曰葡萄何如橘柚信曰津液奇勝芬芳減之尉瑾曰金衣素裏見苞作貢向齒自消良應不及
  王清本
  有人伐枯木見大黑蛇蟠其下舉首曰我王清本也其人畏而掩之後王清者往伐得錢盈瓮因此致富
  膊瘡如人面
  有人膊上生瘡如人面口鼻皆具以酒飲之則面赤以食與之則膊脹因歴以諸藥試之至貝母則面聚口閉而不納因决口灌之數日成痂而愈
  上帝二藥神
  王布有女甚美鼻兩孔各有息肉甚大百治不瘥有一梵僧來以少藥吹鼻中須臾摘去繼一少年造門曰適有胡僧來否布具言其事少年嘆曰上帝失二藥神我奉命來取今遂為此人所先當獲重譴矣
  忽雷駁
  秦叔寶所乘馬號忽雷駁常飲以酒每月夜設二領氊溪澗當前一躍而過
  此爭先法爾
  一行師本不能棋因觀王積薪一局遂與之敵手曰此爭先法爾若念貧道四句乘除語則人人盡為國手矣
  疥壁
  大厯中覽𤣥禪師住荆州陟屺寺張璪常於壁間畫古松符載為賛衛象為賦名士謂之三絶師見曰何為疥吾壁命加堊焉
  太隂鍊形人
  有人掘地遇一石函發之有人偃卧白髮被體容色如玉須臾振髮而起即失所在方士云太隂鍊形人日將滿自出
  肉杌
  明皇時有黄㼐兒頗機慧帝常凭之以行謂之肉杌
  太白入月
  李白聞安禄山反作胡無人詩云太白入月敵可摧後禄山死日果見太白蝕月
  琥珀
  楓脂入地化為琥珀千歳積氷結為玻璃鬼血化為瑪瑙
  奇寒
  梁遣明少遐宴魏使崔劼劼曰今歳奇寒江淮亦氷
  築糠三板
  新羅人泛海漂墮鬼國鬼執之曰汝能與我築糠三板乎汝欲鼻長一丈乎其人請築糠久不成乃為鬼拔其鼻如象
  木飲洲
  朱崖境内有一島居民甚衆無井海水特鹹取草木汁飲之號木飲洲
  蝗蟲
  世傳蝗食苗史吏貪殘所召身黒頭赤者武官蝗頭黑身赤者文官蝗
  竈馬
  狀如促織穴於竈側俗謂竈有馬者必足食
  君王鹽
  白鹽崖有鹽如水精名君王鹽
  橄欖
  獨根枝東向枝曰木威南向枝曰橄欖
  閒中好詞
  成式與數文人作閒中好詞云閒中好盡日松為侣此趣人不知輕風度僧寺閒中好塵務不縈心坐對窗前月看移三面隂
  鮓表
  梁王琳作鮓表云伏覩除書以臣為穇缶將軍油蒸校尉臛州刺史
  駝峯肉
  將軍曲良翰作駝峯肉甚美
  婆羅木
  西國獻婆羅木狀云隣月中之丹桂對天上之白榆
  勝風
  明皇令哥舒翰西征常得勝風
  瓦菘
  瓦菘在屋曰昔耶在墻曰垣衣
  竹林圖
  𡩋采畫竹林圖甚工有栁成秀才曰某欲薄技入彼畫中令精采殊勝如何乃騰身赴圖摸索不獲食頃出指阮籍像曰工止此矣衆顧之覺像獨異
  韓幹馬通神
  有神牽馬訪馬醫稱患脚馬醫曰大似韓幹所畫者忽值幹幹曰是真吾所設色者至今視所畫脚有一㸃黑缺知是畫通神矣馬醫所獲錢乃成泥也
  鳥獸長短
  崔劭云鵲巢避風乃鳥之一長狐疑猶豫亦獸之一短
  梟獍
  今言梟獍者往往謂壁間蛛為獍見其形䂓而匾伏子必為子所食也西漢春祠黄帝用一梟破獍以梟食母故五月五日作梟羮破獍食父如貙虎眼黄帝欲絶其類故百物皆用之傅𤣥賦云廌祠破獍兼用一梟
  罘罳
  士林間多呼殿榱桷護雀網為罘罳誤矣記曰疏屏天子之廟飾鄭注云屏謂之樹今罘罳也刻之為雲氣蟲獸如今之闕廣雅云復罳謂之屏劉熙釋名曰罘罳在門外罘復也臣將入請事此復重思漢文帝東闕罘罳灾在外諸侯之象後果七年舉兵王莽性好時日小數遣使壞渭陵園門罘罳曰使民無復思漢也凡見縉紳數十人皆謬言梟獍罘罳事
  笏染
  染職儀八坐尚書以紫紗裹手版垂白絲綴頭如筆通志曰僕射尚書手板以紫衣裹之名曰笏染中世以來惟人主執笏者白筆綴頭以紫囊之其餘公卿但執手版陳希烈不便税笏騎馬以帛裹令左右執之李右坐云便為將來故事
  青廬
  士大夫家婚禮露帳謂之入帳新婦乘鞍北朝餘風也北方婚禮用青布幔為屋謂之青廬於此交拜以竹枝打壻為戲有至大委頓者
  栽植經
  三卷云木有病醋心者
  留鬚表丈夫
  衡州石室山有僧不剃鬚鬚垂拂履葢慕留鬚表丈夫也
  雍公養生法
  雍公云卧欲縮足不欲左脇寢每夕濯足已四十餘年今年六十九未嘗有病
  徵姓
  凡舉事當忌亥日以火絶在亥徵家絶氣日也亦忌戌徵家之墓日
  主夜神况
  主夜神呪持之夜行及寢可却恐怖惡夢呪曰婆珊婆演底
  滕王蝶圖
  滕王蝶圖有名江夏斑大海眼小海眼村裏來菜花子
  熊䑕膽
  熊膽春在首夏在腹秋在左足冬在右足䑕膽在頭活取則有
  封五岳
  人清晨欲封五岳七遍謂屈食指等四運頭指掠之名封五岳
  猢猻無脾
  猢猻無脾以頤行食
  况骰子
  宋居士説擲骰子法呪云伊帝彌帝彌揭羅帝念滿十萬遍彩隨呼而成
  平泉花木
  衛公平泉庄有黄辛夷紫丁香又有同心蔕木芙蓉
  栁渾咏牡丹
  貞元中牡丹已多栁渾善言近來無奈牡丹何數十千錢買一柯今朝始得分明見也共戎葵校幾多
  患瘡
  踐壞竈土令人患瘡踏鷄子殻令人得白癜風
  殺蛇
  巳年不宜殺蛇
  三足烏
  天后時有獻三足烏左右或言一足偽后咲曰但史冊書之安用察其真偽乎
  挽歌
  起於田横死從者不敢大哭為歌以寄哀新禮云挽歌出於漢武帝役人勞苦歌聲哀切遂以送終非古制也嚴厚本云挽歌其來久矣左傳云公㑹呉子伐齊將戰公孫夏命其徒歌虞殯示必死也
  提幡綽入水
  𤣥宗常令左右提黄幡綽入水中復出曰向見屈原咲臣爾遭逢聖明何亦至此
  露筋
  江淮間有露筋驛有人醉止其處一夕白鳥姑嘬血露筋而死北道記云邵伯埭三十六里至鹿筋驛此處足白鳥有鹿一夕為所食至曉見筋因以為名
  漢燕
  世説蓐泥為窠聲多稍小者謂之漢燕本草注云紫胸輕小者是越燕斑黑聲大者是胡燕其作窠善長




  類説卷四十二
<子部,雜家類,雜纂之屬,類說>

  欽定四庫全書
  類説目録
  卷四十三
  北夢瑣言
  鄉貢進士李某  歩打進士
  楸玉局冷暖子  油客對棋
  不覽白氏文章  上表訴寃
  南華非僻書   鼻中龍虎氣交
  許洞庭     田家詩
  飯後鐘     金蓮花盆濯足
  李帝師選婿   义手而卧
  秃丁      此豚端正
  離魂何處斷   錦半臂
  足榖翁     命代英雄人中祥瑞不肖子三變   無字碑
  夲分官     既受官爵何不食肉
  嗜好      八行疊紙
  天荒解     北韓南郭
  弄笏唱浣溪沙  桞家細婢事賣絹牙郎温飛卿謫官   東山尼失志
  白鳯凰     水月觀音
  讀書萬卷飲酒百杯
  拆襪線     好驢馬不入行
  天性不飲    朱相即是非相
  涓縷未申    孫氏詩
  秦婦吟秀才   曲子相公
  百詩如一首   李程賦且在
  一片宫商    得力於猫兒狗子
  㶚橋風雪    題秦皇詩
  内侍始用襴笏  交龍龜賦
  李義山重陽留題 天靜星辰可摘
  厯帝記     崇文雪詩
  題風箏     洞庭三冬無髭鬚
  賈島佛     麄鄙句
  自落便宜詩   駐馬上山阿
  淡菜非雅物   金鏁鏁玉鈎鈎
  出家者剃度   作祝雞翁
  侯詠首過    聞父苦吟再生為子用破一生心   隂兵復仇
  白蓮花玉環   風流帶熖
  周禮庫     不愛紫衣僧
  僧比蜀茶    不置油衣
  内逼但請光訪  買鞋
  登華山     阿灰作浣溪沙詞
  落第詩     醮詩
  天帝召滑能着棋 好食竹雞
  喫鱠眼花    婢僕詩
  道士行法事不䖍 征遼碑
  夢旛飛指    木星入南斗
  玉界尺     坐主辱門生
  病鶴詩     五髭鬚
  𩳤鬼      採龜
  睡龍      射鹿
  六甲行厨    五采纒梯
  這邉走那邉走  安天龍
  鹿茸      紫稍花
  㸃㸃師     煎餅招鬼
  醫火燒瘡    衣冠土梟
  一歩一計    蒿餅子
  白牡丹老嫗   誦天蓬呪
  偷驢賊     蜀主詩詞
  回避一抄夏供  替代
  識字亂情    龍巢飜
  乞食歌姬院   間氣布衣
  偷江東集    僧鸞詩
  鼓琴吹笛    檢譜角觝
  醉鄉無戸税
  幽閒鼓吹
  公主不視疾   寄杜黄裳錢并毡車末坐慘緑少年全别
  實告賢於能詩  金銅茶籠子物𥯃錢至十萬通神  元載一書得絹千疋叚和尚製西凉州 宣宗問於勑使如何
  立儲宫     長日惟消一局棋
  逺郡謝表    張長史筆迹
  米價方貴居亦不易
  崢嶸甚     雁門太守行
  訪李賀遺文   作假天子
  牛僧孺詣于頔
  法苑珠林
  取兒償金色   金箆療目
  夢賔頭盧    青衫白㡌女化羊
  負錢作牛    四十二章經
  諸天雨     晤言消戚戚
  般若臺     判夢四法
  鵲尾爐     誦法華經
  醉鄉日月
  醉鄉所宜    君子中人小人
  不歡之候    害馬
  歡候      明府
  飲餙      三材
  犯觥令     飲儲
  飲器      六鶴齊飛
  手執令     狂花病葉
  招手令     令十說
  徵名      寒筵氷法
  霹靂酵
  岳陽風土記
  竹生日     偷笋












  類説目錄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5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