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跎全傳/05

目錄 飛跎全傳
◀上一回 第五回 小家子會鬼奶奶 鑽山上遇猛一衝 下一回▶


  詞曰:

  要識竅,須忝教。乖不瞞俏,只怕那事不照。想把空心跎子跳,君子不奪人之所好。

  做個爽爽利利人,莫要鳥弔。受人點水恩必當井泉報。

  且說跎子趕到廟裡躲雨,但見廟門上一副成雙捉對,寫著:

    蛇鑽洞兒蛇曉得,當方土地當方靈。

  廟裡並無神道,原來是立起廟來等神道。後面掛了一幅塌頭的判官,左邊一個瞎搗鬼,扯耳朵摸鼻子,右邊一個活死人,說呆話吃呆飯,其餘並無川廣雜貨。跎子看了一會,正值天已晴明,所謂過了廟兒不下雨,前人跟頭後人把滑。此時,跎子心中大喜,不料,又遇了三日陰天,兩日晴天。正走之間,已是西去的日頭,前不巴村,後不著店。

  遠遠望見一個小人家子。跎子慌趕到他家門首,見他屋簷甚矮。跎子想道:「在人矮簷下,誰敢不低頭。」於是,順手敲門。只見裡面回到:「我家的人都不在家,若是該我家的錢丟下來就是,要錢的等我兒子回來還你。」跎子道:「我不是該錢、要錢,因偶爾過此,得來借宿。」只見裡面一個老婆子將門開了,請跎子進去。跎子見他家一股寒氣逼人,原來小家子雖無窮氣,就有寒氣。又見堂屋裡放了一張虎尾凳,手中抱著不哭的孩兒。跎子上前施禮,那老婆子問:「你到此何干?」跎子說了始末根由,又問婆婆尊姓大名。那老婆子道:「我家姓鬼,當家的叫個鬼不答,我叫鬼奶奶。」這跎子不聽猶可,一聽心中大驚。

  但見他家裡一團的鬼主意。鬼奶奶生得粗眉大眼睛,五色皮膚,一個鬼形:鬼頭、鬼腦、鬼手、鬼腳、鬼張、鬼勢、鬼頭日腦、鬼魂朝天、鬼紮眼、鬼扯腿。身穿一件胡打死人過界鬼衣裳,當中掛了一幅鬼畫符的鬼胡話。因便又問道:「幾位令郎?令媳?令孫?」鬼奶奶道:「有兩個鬼小兒,大鬼兒名叫鬼入泥,替人家代放豬兒、代放羊;小鬼兒名鬼念鬆,在黑漆衙門裡當門戶,叫做公門內好修行,目下出了個別腳票子順代寶應差去了。大媳婦叫鬼榧子,是鬼門關上王三女兒;二媳婦叫鬼梅子,是打老樁鐵鬼子女兒。巧媳婦難煮無米之粥,到丑媳婦免不得見公婆的面。大媳婦養了個不肉疼的孩子,名叫鬼見識,又叫個小鬼兒。還有一女兒,叫個鬼見愁,如今回鬼娘家去了。二媳婦現懷著鬼胎,在後邊鬼推磨去了。」

  跎子又問:「鬼不答在哪裡?」鬼奶奶說:「他終日裡鬼打混,如今鬼也不答,他躲著自搗鬼,往鬼廟子裡哭去了。」鬼奶奶說完,將不哭的孩兒放在坐不穩板凳上,到後邊煮飯與跎子吃。點起一個鬼放火,到是不多一會,生米煮成熟飯。這才是一番生,兩番熟,那曉得老米飯都勒不成團。

  鬼奶奶煮成了飯,走到天井裡,支架子上醬缸裡,茄子揀軟的捏了三四個,不意失手醬缸推倒,跎子慌忙幫他來扶。鬼奶奶道:「醬缸倒了不妨,到是不要倒架子。」跎子道:「雖然如此,也要顧個大題缸兒。」鬼奶奶盛了一碗飯,拿了一雙手尖眼快,跎子隔鍋飯兒香,吃著碗裡,望著鍋裡,三扒兩噎就吃完了。鬼奶奶點了一張不省油的燈,請他安歇。跎子息了燈,將鬼奶奶望了幾眼,方才睡下。鬼奶奶將鬼門關了,又上了鬼吹簫子,跎子一夜未曾合眼。真真是睡不著,嫌牀歪,借人的被蓋了自己腳。次日起的到早,卻在被窩裡耽擱遲了。鬼奶奶早送進一碗鬼食,卻是定心圓子。跎子措手不及,吃了幾個,辭別鬼奶奶望大路而行。

  走不數里已到鑽山,但見許多大樹,都是前人栽樹後人乘涼,卻不是今日澆水明日長大了的。也有黃柏樹下彈琴的,也有樹葉子掉下來怕打破了頭的,也有石頭望山裡背的,也有大樹腳下好遮蔭的。人人有面,樹樹有皮。忽見一個樵子頭戴一頂愁帽子,身穿披一片掛一片,背上挑一個千斤擔兒,腰間別了把辣斧子。跎子慌忙上前施禮,道:「尊姓大名?」那樵子道:「在下姓一名木皂,插號猛一衝,打柴為生。」跎子也自己通了姓名。猛一衝道:「原來就是跎翁,前面有個打洞甚是難過,你既是個有名人也,在下送你過去如何?」跎子大喜,便問:「長兄家住何處?」猛一衝道:「我家住在八鄉底裡,鄉里鼓兒鄉里敲,隨鄉入鄉。」說著,不覺已到打洞,但見過街老鼠、蠻牛、假打虎、落腳兔、癩烏龍、懶蛇、大頭馬、死綿羊、石猴子、鬥敗了的雞、花斑狗、走廊豬,許多異獸,望著跎子張牙舞爪,大虧猛一衝方過了打洞。跎子別了猛一衝,非止一日,但見水阻去路,卻是沒奈河。跎子站在乾崖上,垂頭喪膽想心事。正是:

    一文逼死英雄漢,老不離家是貴人。

  未知後事如何,一言難盡。

◀上一回 下一回▶
飛跎全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