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跎全傳/07

目錄 飛跎全傳
◀上一回 第七回 流光棍慣打老虎 賈斯文紙上拿橋 下一回▶


  詩曰:

  要做人上人,須吃苦中苦。喜的樓上樓,怕的虎啃虎。

  且說跎子來到愁山,望前亂跳,忽見一隻老虎張牙舞爪。跎子道:「畜生,你牙都黃了,你也睜開兩個眼來看看,我是個吃人的人,你又來想吃起我來了!」說罷,取出流光棍,在老虎嘴裡掰牙齒。忽見一陣狂風,就跳出一窩的老虎來。卻是笑面虎、蒼蠅虎、吃食虎、假老虎、瞎眼虎、裝媽虎、出山虎、皮老虎、紙老虎,一齊圍住跎子,跎子舉起流光棍望吃食虎打來。老虎見不是他嘴裡食,心就灰了,一齊退下。跎子又把紙老虎戳破了。忽見一隻中山狼跳來,跎子前怕狼來後怕虎,膽顫心驚,望小路而走。也不管狼啃虎,虎啃狼。

  但見一條盤香路彎彎曲曲,早跳過愁山,坐在石頭上喘喘氣,又將流光棍收在昧心前。歇了一會,遠遠聽見有人哼。跎子起來一看,只見一人頭戴一頂歪戴帽子,斜插花,身穿一件無欠褂,手拿一卷抄舊的文章。跎子便上前問道:「先生還是念的繞門經,還是念的歪嘴經?」那人回道:「非也,我是念的新鮮文章。台翁尊姓大名?何由至此?」跎子說了姓名,又說前去投師的原故,又問那人姓名。那人道:「學生姓賈名斯文,草字謙恭。」跎子道:「有一位賈大方脈,可是一家麼?」賈斯文道:「那是族兄。」跎子道:「尊府住在何處?家內還有何人?」賈斯文道:「舍下離此不遠,同馬家同住一莊。家內還有舍弟賈大老官,舍姪賈在行、賈停當、賈至誠等人。台翁何不至寒舍一坐?」跎子道:「再拜府罷,如今就要一攏十八家。寧卯一莊,不卯一家。但是,前面是何地方?望乞指教。」賈斯文道:「前面是二番江,江上有座拿橋。」跎子道:「我最喜拿橋。」賈斯文道:「不是輕易拿情的,要扭彎捏竅。上了橋速速而走,又不可跨大步,如若跨了大步,恐怕絆腳索絆了腳,那時可就了不得了!」說罷,拱手而別。

  跎子走到二番江,但見:無風三尺浪,水性楊花。連忙上了拿橋,扭彎捏竅走了一半,步子不覺略跨大了一步,卻被絆腳索絆倒了,將身子失腳落在水中,幸虧兩個耳朵刮住。所以人上橋時不看顧,人下橋時就難了。跎子正在難處,忽然岸上來了二人,跎子喊道:「我渾身下了水,只落了一張寡嘴,快來救我。」那人伸手在跎子頭上只管摸,跎子道:「這是為何?」那人道:「我要趕有頭髮的抓。」說罷將跎子往岸上一摜,跎子就仰在地下,雙目緊閉。

  那人說道:「先前是個活的,此刻就不動了。」又有一人說道:「此人白水吃多了,須要拿錢來試試他,叫做錢短人意長。」那曉得跎子見錢眼就開了。開眼一看,但見兩個和尚。跎子此刻滿口銜冰,說不出個水字來。過了半天,方問:「二位長老是何法號?」那和尚道:「貧僧叫個圓和尚,這位就是師弟扁長老。」跎子聞言,慌拜謝救命之恩。二僧上前來,又問跎子尊姓大名,到此何干。跎子說了姓名,要到奧廟的話說了一遍。二僧道:「懸天上帝之處,路既難走,卻又不是個長法,依貧僧別有商議。今日已晚,且到荒庵想心寺裡權住一宿如何。」跎子依允。正是:

    明知不是伴,事急且相隨。

  未知後事如何,一言難盡。

◀上一回 下一回▶
飛跎全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