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跎全傳/09

目錄 飛跎全傳
◀上一回 第九回 老湖划子過苦海 逼上樑山陷火坑 下一回▶


  詩曰:

    為人莫做虧心事,半夜敲門不吃驚。有意栽花花不活,無心插柳柳成蔭。

    窮居鬧市無人睬,富在深山有遠親。一兩黃金四兩福,春宵一刻值千金。

  且說跎子虔心虔意要往逼上紅城,別了白賴等三人,非止一日,已到苦海。只見無邊無岸,一浪一個豬頭,許多江柴在那裡擋住口子。跎子此時前又滑,後又塌,上天無路,入地無門。遠遠見三隻大船泊在海內,一隻鹽船上,一隻米船下,一隻破船多攬載。都是行船走馬三分命,船在江心補漏遲。

  又見一隻老湖划子,船上一根扒桅,桅上一面喜相逢,船上的人拿著一根遠跑篙,後邊七艄公八水手。跎子想道:「要過苦海,非老湖划子不可。」便高聲叫道:「船上的大哥聽著,我要往逼上紅城去投師父,大哥帶我過海,重重相謝!」那船家見他一個孤客,心花兒都開了,便問道:「你是個甚麼人?」跎子說了姓名,又問船家姓名。那船家道:「我的名字叫個伏水龍,又叫個海裡混,我兄弟叫個伏水毛。你若要過苦海,我便起個好錨,帶個好舵,我賣一個錢氣力,你便把一個錢。」跎子於是道:「你還愁海龍王少寶。」上了老湖划子,海裡混遂拿起遠拋篙,將撐開船頭就如一陣羊見風。跎子也就學仙三分,真是任他風浪起,穩坐釣魚舟。那海裡混順水行舟,不會撐船專會帶舵。頃刻間,早到了乾崖上,跎子連忙跳上。海裡混道:「快將船錢拿來。」跎子道:「錢在屋篷上拿。」海裡混道:「我們費了一個錢氣力,話到說了兩長船,直是我們的血汗勞,你不把錢,你專會說跎話,可曉得我們是個老湖划子,不是好惹的。」

  說罷,望著跎子就是一偏手,跎子拿他拳頭,杵他嘴,摸掐他的養血骨,把海裡混打倒,將身一跳,走了許多相纏路。忽然腳下畫了一個十字,身子早下了火坑。只聽得一聲鑼響,林子內跑出許多不打臉的強盜,把跎子提出火坑,連頭帶尾綁了,拖到剝皮亭。上坐了兩個沒收成的眼子王,一個叫做殷發,一個叫做楊遣。到是殺得人救得人,就生得強盜形象,不在人倫之中。在下有兩個偷毛賊的小伙計,扯著跎子不出手。眼子王問道:「你是何人?為何至此?快快說來!」跎子戰兢兢說了些本心話,又說了姓名。殷發、楊遣道:「原來是跎兄。」遂離了不在其位,親解其縛,命他坐下。跎子問道:「二位如何曉得在下?」楊遣道:「目下時作跳跎子誰不知道!你我可以六大頭拜弟兄。」遂去請張長子、李矮子、皮罄兒、邱大混,還有蔣胖子,一齊換個帖子。隨時辦下蕭太后筵席,擺下了一杯水酒。頃刻,裡裡外外齊到。正是:

    有緣千里來相會,無緣對面不相逢。

  大眾齊與跎子相見,遂為兄弟。於是擺酒接風。楊遣道:「賢弟學了武藝,何不在敝寨坐個天高皇帝遠?大家都有好處。」跎子道:「大哥不與愚弟結拜則已,既已結拜,愚弟有一言相勸,自古道:強盜沒有個慶八十的。」眾人笑道:「那是。罷了,外人只看見強盜吃肉,卻未看見強盜受罪。」跎子又說到:「待愚弟學了武藝,前去交關投軍,倘若得一個塌頭判官,再來請眾位兄弟改邪歸正。」眾人點點頭道:「謹遵台命,我們耳聽好消息。」跎子吃了一會酒,當晚就在山寨安歇。次早,跎子別了眾人,眾人送跎子下山。跎子道:「送君千里終須一別。」眾人依命回山,不提。

  卻說跎子過了逼上樑山,走了一日,遠遠望見機關。但見關門緊閉,無人來往。跎子此時大馬指頭巴耳朵,不得入門。正是:

    侯門深似海,狹路遇冤家。

  未知後事如何,一言難盡。

◀上一回 下一回▶
飛跎全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