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跎全傳/19

目錄 飛跎全傳
◀上一回 第十九回 假跎子貪功被獲 乖寶貝救駕成功 下一回▶


  詞曰:

  嘴上無毛,做事不牢。巴高跌斷腰。拔酸酒,搶頭刀,套在圈子裡,肉厚心翹。

  且說混氏蟲兒自從跎子出去投師學法,忽然石個個兒被一陣大風刮去,終日在家擦擦眼淚,向別處去哭。不覺過了三個黃梅、四個夏,算起來有七個年頭,卻喜有混過去與富家郎時刻照應他。那日石個個兒又忽然被一陣大風刮了回來,混氏看見如同得至寶一般。便問:「一向在於何處?」石個個兒道:「我被風吹到巴山巴海外流洞中,有一位快活似神仙造化小兒,帶我進洞,傳授我許多法術,許多武藝。又贈我一件乖寶貝,命我今日回家,做三件大事:第一件是某年某月某日有反叛非非想到我家來,叫我拿他;第二件是救駕;第三件是到交關與父親征伏三蠻。」混氏一聽,大喜。那石個個小就終日在轉得園中操演孩兒兵。

  一日,石個個兒正與母親在大發雷亭上看操,忽見石才稟道:「老爺回來了,現在恨廳上坐著。」石個個兒明曉得是非非想假裝的父親,便將計就計,說道:「請進園中相會。」不一時,非非想來到大發雷霆,只見石個個兒高聲叫道:「眾孩兒兵何在!快快上前擒拿反賊。」

  非非想一聽大驚道:「此人竟能知未來過去之事,這就了不得了!」慌將雙翅一展,飛到半空,一直飛到臘君行營。私下與猛古鉚將細話說了一遍,猛古兒大喜。非非想便叫猛古兒伏在左邊,海外天子伏在右邊,又一手將臘團兒抓住,一翅飛起,卻一頭撞見臘君。臘君叫道:「石將軍為何如此。」非非想高聲喝道:「我並不是真跎子,卻是脫空祖師的門人,名喚非非想石不閒的便是。奉師父的要錢不要命,前來取海外天子並猛古兒回洋,既然猛古兒在中國過得,臘團兒亦在外國過得。教我帶他到海外頑頑,過些時再送他回來,包你原封不動。」臘君一聽,嚇的魂不附體。此時人財兩空,欲待放箭又恐傷了臘團兒,到是自家人害自家人了;欲待由他,又恐非非想永世不得見面,惟有仰著臉望他歎氣。

  非非想正要回海,忽然後面有一個騎廣東癩猴子的小人,一跳八丈高趕來。不是別人,卻是石個個兒,慌了手腳。又見石個個兒在懷中取出乖寶貝,頃刻變做萬把勾。此時非非想在刀尖上過日子,滾油煎心,早被勾勾住。石個個不慌不忙,跳下難蟾,來見臘君,說了姓名,將前事奏了一遍,又將非非想、海外天子、猛古兒、臘團兒呈上。臘君大喜,隨即封石個個兒為行行狀元,命前去交關同火色大將軍一同征伏三蠻。石個個兒叩頭謝恩,又奏明帶混過去、看財童子、富家郎前去立功。於是,星夜至交關,不提。

  且說臘君仍回離京,將海外天子、猛古兒、非非想用軟禁禁住,沒有好嘴臉待他。

  未知後事如何,一言難盡。

◀上一回 下一回▶
飛跎全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