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跎全傳/22

目錄 飛跎全傳
◀上一回 第二十二回 石個個戰騷子馬 秋瓠子破孩兒兵 下一回▶


  詩曰:

    小子生來命不窮,皆因名字不相同。忽然見了騷婆子,死生不顧起騷風。

  且說石個個兒救聖駕,拿非非想,奉旨往交關而來。又奏明帶了富家郎、混過去、看財童子前去立功。非止一日,已到交關。但見一派瞞天網圍住,又見有許多婆子氣。石個個兒大驚,慌將乖寶貝拿出,頃刻變做萬把鉤,命孩兒兵將網扯破。依然青天白日,現出各家營寨。石個個兒領富家郎、混丈人、看財童子來到潑頭營,與白軍師、抓守備相見,不提。

  且說脫空祖師因眾人大意,放走了跎子,曉得上帝必定要前來幫助。猛然抬頭一看,見瞞天網被人扯去,不覺氣衝牛鬥,慌將慧眼一觀,早已明白扯網的不是別人,就是救駕拿非非想的石個個兒,心中便要出陣與徒弟報仇。有女中丈夫賽小伙上前稟道:「末將前日演了一班騷子馬,甚是利害,待末將去擒他。」祖師道:「須要小心。」原來騷子馬各有頭目,乃是拉掛、帶戶、哇打、狄達、滾瓜、溜熟等十四人都是用的一門槍。

  當下賽小伙上了母老虎,來到陣上,早見石個個兒騎著難蟾,拿著禾刀,又見他人眼目清秀,伶牙利齒。女中丈夫恨不得一碗涼水吞他下去。兩下通名,就戰了三四十合。忽聽一聲冷炮響,洗清、賣怪、張花、李翠領了騷子馬,一股騷氣衝入。石個個兒大驚,大虧了難蟾一跳八丈高,故此未曾傷性命。

  賽小伙回營,望著諸將,說道:「石個個兒果然利害。」有笑媽媽子上前稟道:「末將有兩個親妹,一個叫媽虎子,一個叫秋瓠子,他在活山頭急離骨都洞內修行,年久月深,得了大道,請他前來拿石個個,倒是一絕。」賽小伙大喜,急命笑媽媽子修了一個二指大的帖子,前去請他。媽虎子、秋瓠子來到簸箕陣,賽小伙將石個個兒英雄譜說了一遍。瓠子道:「這個不難,待愚妹且前去劫營,包你一陣戰成功。」於是,秋瓠子、媽虎子、賽小伙、笑媽媽、瘋媽媽、洗清、賣怪、張花、李翠,到黑了天的時候,衝入潑頭營。守將殷發、楊遣、白軍師、抓守備、富家郎、混過去、看財童子等人已無影無蹤,皆自識迴避,惟有石個個兒與孩兒兵未曾躲避。媽虎子、秋瓠子祭起升兒、鬥兒、簸箕口兒來傷石個個兒與孩兒兵的性命。正是:

    醜人多作怪,平地起風波。

  未知後事如何,一言難盡。

◀上一回 下一回▶
飛跎全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