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跎全傳/29

目錄 飛跎全傳
◀上一回 第二十九回 阮一張說兩國和好 秦與禮請三教歸宗 下一回▶


  且說眾人視之,但見他:眉清目秀,面黃皮又瘦,在人矮簷下誰敢不低頭,趨向時宜真不謬,步步小心常恐落於人後。原來不是別人,卻是海外天子的舊臣阮一張是也。其人生得口能舌辯,悅色和顏,死的可以說活了,活的可以說死了。當下眾人大喜,隨寫了短表,又差石個個兒與阮一張同行。

  二人別了眾人,非止一日,已至離京,正值臘君早朝未退。二人無底殿拜了二十四拜,將眾人的短表呈上。臘君道:「二卿且上來細細奏明。常言道:修書不如面讀。」石個個兒、阮一張聽了,將怎麼來山,怎麼去水,又說海外天子是要送回大西洋的,至於猛古兒多在中原,少在外國,兩下和好,永息刀兵細細的奏了一遍。臘君准奏道:「即放出海外天子、猛古兒、非非想。」吩咐擺太平宴,命眾人飲宴。

  當下臘君寫了聖旨一道,仍命石個個兒、阮一張送至軍前。二人領了御宴,得了聖旨,星夜望混帳而來,不提。且說饢食精、紅毛達子連日在混帳與潑頭營裡商議機密大事,有海外天子的舊臣秦與理說道:「今日兩下既已和好,何不請三教歸宗。」抗囊菩薩道:「這個容易,釋教是脫空祖師,道教是懸天上帝,儒教是跳飛跎子,不知眾人以為何如?」眾人大喜,於是三教都拜在抗囊菩薩門下。

  過了數日,大家離了混帳與潑頭營,一同來到交關。有守將會討好迎接眾人進了關,各人辦各人事,各人頑各人的。三個成群五個結黨,也有指手畫腳的,也有擺尾搖頭的。忽一日,頑到盡盤將軍的黑漆衙門門口,見有許多鄉里人在擋軍牌左邊看饞王的告示。抓守備慌叱退眾人,讓懸天上帝、脫空祖師等人來看。紅毛達子哇番道:「你們看得不言不語,何不念出來與大家聽聽。」有佘貝躬身上前道:「待我念與眾人聽。」正是:

    有口難分辯,無巧不成詞。

  未知後事如何,一言難盡。

◀上一回 下一回▶
飛跎全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