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生論 (牛僧孺)

養生論
作者:牛僧孺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682

僧孺嘗讀嵇康《養生論》曰:「導養得理,以盡性命。」下可數百年,至於調節嗜欲,全息正氣,誠盡養生之能者。僧孺以養身之於養生,難與易相遠也,所以康能著其論而陷大辟,藎能其易而不能其難者也。且天地稟生之道眾,而貴之者寡,然而貴乎生,以有用於道也,生而無用,焉貴其生矣,而又況康不能養乎哉!且康居於是世,能忘名利之名,而不能使人忘其名,能忘其情慾之情,而不能自忘其情,能忘已喜怒於內,而不能防人之喜怒於外,雖其名利、情慾、喜怒之心,不改乎內,而能致其康寧焉,碩大焉?猶善豢者之犬彘肥腯,適足使屠儈之刃促乎己矣!出而處,語而默,是養其生者也;處而語,出而默,生其喪矣。沮焉溺焉。道無邪,行無詭,言中規,行中矩,而得其時,是養生於出處者也。孔焉孟焉。可而仕,否而退,是養生於出處語默之間者也。若中散者,棲乎下不可謂出,揚其名不可謂默,非出處則在用中於禮義人倫之道也。禮者道之器也,而肆情傲物,蔑棄冠服,是禮之大喪也。禮喪而道喪,則鍾會欲無惡,晉王欲不刑之,不可得也。然康之為人,區區不列於中人,豈欲引而論之哉?以折文垂論,則人之中者引而惑必眾,故不得不明也。先人無求生以害仁,有殺身以成仁,又有患難以相死,此則得死,此則得道得死而為壽,不以非道得生而為壽也。仁如比干而剖死,直如屈原而溺死,廉如介推而焚死,忠如蕭望之而藥死,而道存洋洋乎不已。予謂所存之生至遂大,是能養生者。若碌碌愚生,不以五常之道為人,予焉知其壽歟?焉知其昆蟲歟?木石歟?靈蛇千年,予不知其壽也;石有時而泐,予不知其久也;葵能衛其足,予不知其全也。若康之養生,有類是也,適為下矣,又況不能類之者哉?嗚呼!能養生於道者,生死長短可也。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