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館驛使壁記
作者:柳宗元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580

凡萬國之會,四夷之來,天下之道途畢出於邦畿之內。奉貢輸賦,修職於王都者,入於近關,則皆重足錯轂,以聽有司之命。征令賜予,布政於下國者,出於甸服,而後案行成列,以就諸侯之館。故館驛之制,於千里之內尤重。

自萬年至於渭南,其驛六,其蔽曰華州,其關曰潼關。自華而北界於櫟陽,其驛六,其蔽曰同州,其關曰蒲津。自灞而南至於藍田,其驛六,其蔽曰商州,其關口武關。自長安至於好盩厔,其驛十有一,其蔽曰洋州,其關曰華陽。自武功而西至於好畤,其驛三,其蔽曰鳳翔府,其關曰隴關。自謂而北至於華原,其驛九,其蔽日坊州。自咸陽而西至於奉天,其驛六,其蔽日邠州。由四海之內,總而合之,以至於關;由關之內,束而會之,以至於王都。華人夷人往復而授館者,旁午而至,傳吏奉符而閱其數,縣吏執牘而書其物。告至告去之役,不絕於道;寓望迎勞之禮,無曠於日。而春秋朝陵之邑,皆有傳館。其飲飲餼饋,鹹出於豐給;繕完築復,必歸於整頓。列其田租,布其貨利,權其入而用其積,於是有出納奇贏之數,勾會考校之政。

大曆十四年,始命御史為之使,俾考其成,以質於尚書。季月之晦,必合其簿書,以視其等列,而校其信宿,必稱其制。有不當者,反之於官。屍其事者有勞焉,則復於天子而優升之。勞大者增其官、其次者降其調之數,又其次猶異其考績。官有不職,則以告而罪之,故月受俸二萬幹太府。史五人,承符者二人,皆有食焉。

先是假廢官之印而用之,貞元十九年,南陽韓泰告於上,始鑄使印而正其名。然其嗣當斯職,未嚐有記之者。追而求之,蓋數歲而往則失之矣。今餘為之記,遂以韓氏為首。且曰修其職,故首之也。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