茯苓仙傳奇编辑

茯苓仙傳奇 清 玉泉樵子 填詞编辑

  序

  神仙,遊戲者也。神仙而至麻姑,則尤神仙之遊戲者也;傳奇,遊戲者也。傳奇而傳麻姑,則尤傳奇之遊戲者也。雖然,事不奇不傳,傳奇而筆不奇,則又無可傳。為麻姑爪而癢處難搔,為方平鞭而疼處易著。噫!傳之難,奇之難也;奇之不難,實傳之難也。神仙也,傳奇也,則亦歸於遊戲焉可也。玉泉樵子戲筆。


  第一出 采藥

  (雜扮小兒跳舞上,一周貼被發椎髻趕上,同追下,旦上。)

  【南南呂?香遍滿】

  融和晝景,飛飛落花粘翠屏。是處樵聲通曲徑,丁丁頻入聽,風來四面應。我攀援絕巘登,怎不見娉婷影?

  高松數十圍,蔭滿前溪路。一徑松子香,蒼蒼渺煙霧。風來過其巔,濤聲響韶濩。即此應物心,時與白雲遇。

  奴家巫氏,久適宣城麻姓,承堂上之歡顏,幸叨慈愛;調廚中之美膳,先遣姑嘗。雖是生長農家,卻喜清閒安樂。今日與小姑出門來,往前山采藥,轉過溪邊,怎麼不見?待我叫他一聲,“阿!小姑哪裡?”(貼憨態嘻笑上)阿嗄!好頑,好頑。怎麼抓他不著?(旦)你往那裡去了?(貼)嫂嫂,你可看見那娃娃?(旦)什麼娃娃?我不曾見。(貼)嫂嫂,你不知道,方才你在前邊走,我轉過溪邊,忽見有個小娃娃,在那水邊頑耍,我趕得過去,他往那水面上走了,我趕到那邊去,他又到這邊來了。可不奇怪!(旦)待我同去看來,(小兒跳舞上,貼趕介。旦)這又奇了!

  【懶畫眉】

  肌膚如玉質如水,愛好天然一俊生。看他淩波涉步自輕盈,迅捷真無定。難道是木怪山妖幻影形?

  (貼)嫂嫂,不要被他逃走了,你在這邊守著,我再趕到那邊去。(旦)小姑,你說癡話了,我看來這不是人。(貼)只怕你倒癡了,既不是人,難道青天白日,還出了鬼?你看他的形象呵!

  【二犯?梧桐樹】

  青瞳朗如星,粉面圓如鏡。通體凝脂,脆嫩還晶瑩。怕天仙也輸與伊乾淨。愛煞他,花樣飄飄葉樣輕,似燕兒掠水留倩影。我待欲擎來堪與掌珠廝並。

  (旦)不是喔,小姑你年紀輕,不會曉得。我聽見人說,深山中的老松,若過了千餘年,是根自成形象,名為茯芩。再受了日精月華,便為小兒一般,飛行絕跡,再也拿他不住的。(貼)這便怎麼好?嫂嫂,你可有甚方法兒拿住他?(旦)我聽說,用緋線綴其衣服,便可蹤跡他的去處了。(貼喜介)嫂嫂,你在此看著,我回去找根線來。(急下。旦)

  【浣溪沙】

  忒稀奇,真新穎!這事兒煞費推評。怕他憑空飛去無蹤影,教我如何將來作證盟?誰投贈,只怕的幻想無端成戲弄,莫攝精靈。

  (貼持線急上)

  【劉潑帽】

  匆匆覓路尋山徑,恨不能平步飛升。祝遊絲綰住飛鴻影。理朱繩,好系定他雙雙脛。

  嫂嫂,他可曾逃走?(旦)那邊不是麼!(貼以線綴衣,小兒跳下,貼)不好了,被他逃走了。(旦)不妨,我和你趕去看來。(貼)嫂嫂,他鑽入松樹下去了。(旦)我們掘開松根,必然在內。(貼掘土,抱小兒出介)有趣有趣,你看他眉目如畫,煞是好頑也。

  【秋夜月】

  顏帶赬,更冰玉交相映。兩頰紅摻桃和杏,精神炯炯雙睛耿。這身居陷阱,誰飼他餌餅?

  (旦)此乃天地精英所萃,世間罕有之物也。

  【東甌令】

  他是承陽氣,納陰精,雨露風霆幾鬱蒸。山川靈秀歸胎孕,結就個通明性,粉裝玉琢比神瑛,面目宛天生。

  (貼)嫂嫂,你說得他這樣好!我們拿去,有何用處?(旦)姑娘你不知道,烹而食之,便是長生不老之藥。(貼)如此我拿回去,煮將起來,嘗嘗他滋味如何?(笑介)

  【金蓮子】

  好待我學調羹,溪流淨洗山廚甑。想他這香味兒獨清,恰正似會蟠桃,喜孜孜仙果出瑤京。

  (旦)快走快走,怕他又要遁去了。

  【尾聲】恁寶物,憑天贈,何殊天上摘星精。

  (貼)只怕我註定仙緣仗茯苓。(笑牽旦下)


  第二出 壽萱

  (生巾服上)

  【南黃鐘?畫眉序】

  世界本虛花,卻笑浮生似寄蝸。歎瞞天鬼蜮,滿地蟲沙。只不過任浮沈,歷盡辛勞,誰能彀放光明,辨來真假。除將忠孝根基立,恐其餘念念皆差。

  繁華身世等泡漚,撐定輕舟怕下流。且喜萊衣新制就,金萱堂上樂忘憂。

  小生姓蔡名經,世居盱水,人家傍郭,幸無塵市之囂,門戶當山,頗有煙霞之趣。喜得萱幃康健,荊室調和,庭前棠棣爭榮,塤篪奏雅;階下芝蘭獨秀,繈褓承歡。二頃良田,不勞負米;六經插架,大可傳家。小生絕志簪纓,寄情岩壑,不涉荒唐之想,自全沖穆之神。當此山水清娛,風光明媚,羔羊壽酒,正躋堂介壽時也。

  【黃鶯兒】

  清趣勝榮華,安耕鑿,富煙霞,全家歡樂真瀟灑。憑他造化,安我生涯。況高堂健福從天迓。最堪誇,永康而壽,何待乞丹砂?

  今日天氣融和,桃花盛放。特備尊酒,為母親介壽,不免喚娘子侍奉母親出來。(向內介)阿,娘子,好生仗侍母親出堂。(老旦引小旦同上)

  【前腔】

  扶杖話桑麻。新釀酒,舊焙茶,門庭融泄無虛假。看秧分劃卦,蜂飛放衙。更豆棚茗話聯姻婭,好年華。蜜甜蔗境,天賜與山家。

  (生)母親,孩兒拜揖。(老旦)罷了。(旦)官人。(生)娘子。(小旦)伯伯。(生)弟妹。(老旦)兒嚇,請我出來,有何話說?(生)孩兒因天氣晴和,庭前桃花,開得茂盛,敢請母親出來,稱觴介壽。(老旦)生受你。(旦、小旦設杯箸介,小生上)

  【前腔】

  暖日弄晴沙。懷自暢,景殊佳,秧歌聲雜餳簫雅。牧童叱吒,饁婦喧嘩,農家歲月原無價。笑村娃,紅紅綠綠,雙鬢壓山花。

  母親拜揖,(老旦)孩兒塾中回來了?(小生)正是,哥嫂拜揖。(生、旦)還禮。(生)兄弟,今日散學甚早,愚兄備有酒肴,為母親介壽,賢弟正好同飲一杯。(老旦正坐,生、小生陪坐介,合)

  【集賢賓】

  剪韭為蔬聊進斝,不須他市上魚蝦。鮮味盈盤瓜與茄,還著些筍蕨葵花。(舉杯介)觴泛霞,試認取田家老瓦,歡無那,幸茅容雞黍堪誇。

  (老旦)兒嚇,我們布衣蔬食,飽暖終身,亦頗自樂。可笑那世上爭名奪利之人,忙忙碌碌,何苦乃爾!可見這清閒之福,除非是神仙方享受得到也。(生)母親所言極是。(老旦)

  【貓兒墜】

  觀天坐井,無識是蝦蟆。羯鼓何煩著意撾,憑空結綻笑虛花。無他,只要的本分相安,便省了無限嗟呀。

  (旦、小旦撤筵下,生、小生)請母親後面歇息。(扶老旦介)

  【尾聲】壯時修省乘閒暇,莫把良辰辜負他,但願你歲歲年年福壽加。(同下)


  第三出 泄神

  (醜丫髻短衣持斧唱山歌上)“三月三日天氣新,煮葵燒筍餉春耕。時人不識予心樂,柳暗花明又一村。”我麻二,人家念的是千家詩,我唱的是萬家詩,每日跟著嫂嫂姊姊,入山采樵,可怪姊姊,偏愛獨自一人,教我跟著嫂嫂去采。等到日暮還家,只有他的樵薪獨多。我們兩個人,還抵不得他一個。心中有些疑惑,今朝暗暗的跟在他後邊,看他有什麼道理。正是:“憑將冷眼觀機巧,不怕藏身弄鬼神。”(虛下,旦貼同上)

  【北中呂?粉蝶兒】

  一抹蒼煙,擁護著山蹊奧衍,淡濛濛低壓樵肩。挽藤蘿,攀崗嶺,踏破了星星碧蘚。試回看高下秧田,接蘼蕪一般平遠。

  (旦)雲根噴雪絕飛塵,緩步登山好刈薪。(貼)誰識閨中新髻女,自餐靈藥樂天真。嫂嫂,我們入山采樵去罷。(旦)正是。二弟還不見來,又到那裡頑耍去了?(貼)且由他,我們分路去罷。(分行介)

  【南泣顏回】

  覓路涉山巔,轉過幾叢笭筅。愛濺濺,鳴玉宛,陣陣飛綿。誰家竹覓曲彎彎?細響紛如箭。度林巒,遙聽樵吟撥荊榛,各把衣褰。

  (旦下,貼)嫂嫂己到那個山頭去了,我不免再行幾步,那邊深林之中,較為幽靜。

  【北石榴花】

  仿佛入蒼冥,有別個大罷天。黯沉沉四面響鳴泉,落花如雨鳥驚喧。似天然畫展。少物外情牽。我這裡掃莓苔,拂淨紅塵軟,學趺跏坐上金蓮。(席地坐介)且將這亂紛紛鳥雀空中遣,不強似講堂中銜到聽經鱣。

  (默坐介,醜暗上)你看他坐在那裡打盹,好作怪!我且躲在大樹背後,看他做些什麼。(雜扮土地上)享受殘杯和冷炙,送迎佛老與仙,真仙姑拜揖。(貼)我無別事見勞,煩你驅趕林中鳥雀,將樵薪銜在一堆者。(雜)曉得。(作左右驅趕下,扮二鳥銜樹枝上,貼)

  【南泣顏回】

  蹁躚,飛羽舞風前,笑他相逐鷹鸇。燕兒拂翦,鶯兒也解盤旋,爭先競獻。喜去來一霎如飛電,盡深林無限松筠,看當前堆滿雲煙。

  (二鳥下,醜)阿嗄,看好殺人嚇!

  【北斗鷯鶉】

  只見他上下差池,分不出鵷鸞鶯燕。堆滿了雨露煙霞,辨不清梗楠竹箭。難怪他樵枝壓倒肩,何嘗費胝胼。幾曾見蝶攘蜂勞,只不許烏棲鳥倦。誰知靧面登場者,也作旁觀看戲人。我在樹背後,只算看了一出套頭戲。

  姊姊,你真會頑兒,怎不將這個法兒,教教我們?我同嫂嫂,吃吃力力一天,怪不得比不上你,我去叫嫂嫂來看,還要告訴媽媽去咧。(下,貼)嚇,不料他閃在一邊觀看,如今事已漏泄,為何是好?

  【南撲燈蛾】

  恨機鬥已盡宣,怕掩蓋費周旋。恐登仙路遙猶未到,翻把這異聞傳遍。未必能紅塵擺脫,轉贏得赤緊憂煎。明知道繁華可棄,怎奈這皤皤垂老北堂萱。

  事己如此,若再躊躇,更多羈絆,不免望空拜別媽媽,就此潔身遠遁者。(拜介)

  【北上小樓】

  譬明珠掌上圓,倏朝露草頭捐,枉費你繈褓懷胎,乳■⑴提攜,不能彀奉養天年。卻也如死別生離,形消骨化,聲吞氣咽。(掩淚介)禁不住望庭幃,淚痕如線。

  也罷,我想此去,直如行雲流水,岩穀棲神,蓬萊放眼,好不灑落也!

  【南撲燈蛾】

  放懷處蓬壺清淺,賞心時碧城隱現。且中著秦女箏,還鼓著湘娥瑟,笑指著雲中雞犬。試涉歷玉樞宮殿?任流連紫府雲煙。莫怨在塵凡小憩,也算是抽身石火燭居先。

  (馭空下,旦、醜上)嫂嫂,你不信,我同你去看來。姊姊,姊姊,嗄!那裡去了?(旦)兄弟你不要忙,吃了那天生茯苓,自必成仙去了也。

  【北尾】念西池早赴蟠桃宴,悔不當初襼共聯,且待他跨鶴歸來話夙緣。(醜)我不信有這等奇事,快報與媽媽知道。(同下)


  第四出 傳道

  (末道裝上)

  甲子周流幾上元,避秦猶憶入桃源。山中歲月無憑記,笑看獼猴化老猿。

  貧道王遠,字方平,昨與華子期、垂壺先生,同探蓬萊洞天之勝,相約東之括蒼,來此已是楚吳分野之地。你看權衡爭耀,牛女聯輝,風氣和平,人民安樂,地無童山濁水,人多女織男耕,真好去處也!

  【北雙調?新水調】

  靈源奇秀出芙蓉,噴寒濤白雲澒洞。江光環百雉,橋影鎖雙虹。暫憩遊蹤,問清話和誰共?

  此間有一人家,祥光覆屋,善氣盈庭,不免在他門前打坐片時。或有機緣導他仙路,亦未可知。(席地坐介,生上)久安東郭先生宅,新著南華弟子書。原來是位道長,何處雲遊至此?(末)貧道寄跡寰瀛,遊神海島,去來無定,遇合隨緣。適到貴處,喜得水秀山明,地靈人傑,偶然憩止,有勞動問。(生)此間即是茅舍,敢屈仙蹤,裡邊請坐。(末)豈敢,人生邂逅,自有前緣。(進介)請問居士上姓?(生)小生姓蔡名經,世居於此。(末)宅上還有何人?(生)老母在堂,弟兄二人,具有家室。(末)居士排次?(生)小生居長,弱弟尚在幼年。(末)我看居士道骨天成,平日作何生理?(生)學業未成,性耽岩壑,不作科名之想,略參莊老之書,念小生呵:

  【駐馬聽】

  自願疏庸,莫共高才爭吐鳳。棲遲畝隴,衡門閑藉白雲封。常則是凝神空際慕猶龍,只怕的驚塵暗裡隨飛蠓。歎人生蠶化蛹,做不到老蒙莊蝴蝶嬉春夢。

  敢問道長尊姓大名?(末)貧道王方平,修道有年,雲遊四海。適聞高論,頗有出塵之想。大凡道妙難幾,仙緣各具,有志者事竟成。聖人雲“至誠能化,是在神而明之。聖功以誠為始基,道術亦以誠為根本。由誠而明,以至於變化。理出中庸,事非荒誕也。”

  【雁兒落?帶得勝令】

  神明呼吸通,賦畀賢愚共。但只要誠求志自堅,又何須悠遠心增恐。呀!你莫謂天道本無窮,人力莫相從。倘阻了淩雲志,便成了下水篷。試看取中庸,道統傳周孔,難得相逢,願把元機醒瞶聾。

  貴鄉華子期、垂壺先生,皆貧道至友。居士若有志元功,(出書介)貧道有書一函,朝夕奉行,自能變化形骸,隨心所欲。功成之日,貧道自來指引。但不可畏難中輟。(生受書介)蒙師父指迷,謹遵慈訓,師父請上,受弟子一拜。(拜介)

  【川撥棹】

  徼幸煞遇仙蹤。授真傳,開懵懂。從此後啟迪愚衷,審識宗風。喜得荷陶鎔,脫卻樊籠,縱不能一朝醒春夢,也好與兩賢爭伯仲。

  (末)賢弟珍重,貧道就此去也。

  【七弟兄】

  漫說是倥傯,也留下爪鴻。禦長風,不須得駕輕車碧落青絲控,仙居咫尺白雲峰。(生揖介。末)漫勞伊長揖門前送。

  (生)師父雲遊何處,弟子想念時,可有處找尋師父麼?(末)行蹤無定,來去自由,會合之期,計亦不遠也。

  【梅花酒】

  望蒹葭,白雲濃,隔秋水溶溶,指幾樹丹楓,有雁影橫空。試側耳聽寒蛩,且沽酒置幽叢。拚醉臉相逢,休笑我貌冬烘,還仗你主人翁。

  (下。生)難得仙緣湊巧,得遇高賢。既有真神,自當信心奉行也。

  【收江南】仙蹤遙盼五雲中,把心香朝夕爇爐濃。我十年枉自陳編擁,今日得了此書,恍身臨蕊宮,自有日珊珊仙骨上屏風。(下)


  第五出 歸省

  (老旦上)

  不堪蔗境說康娛,雉雊朝飛慣戀雛。何事衰年苦離別,憑空失卻掌中珠。

  老身麻姑之母,生有二子一女,長子貿易出外,次子年紀尚幼,女兒年甫十八,姑嫂入山采樵,忽然不見。據媳婦說,吃了什麼茯苓,成仙去了,究不知是真是假?教我日夜思想,淚眼乾枯。咳!兒呵,你好忍心,撇了為娘的,到何處去也!

  【北商調?集賢賓】

  痛嬌兒望穿雙眼,也經歲月,不歸來。入空幃衾兒冰冷,守虛窗,鏡子塵埋嬌容付殘夜星霜,余暈戀滿地蒿萊。最傷心片石沈大海,一霎時地角天涯。便算你居然成正果,卻教我何處訪天臺?

  (貼內穿繡服外罩敝衣上)

  惟能止孝堪修道,極不忘情始證仙。

  我麻姑,自那日漏泄機關,決然捨棄一切,潔身而去,各處雲遊。到了青城地方,頗堪棲止。潛真修道,不覺教年,萬般人事,不系懷來;一念生身,便多縈擾。不免再返宣城,省視老母一回。來此巳是,你看母親倚閭盼望,淚眼未幹,好難擺佈也!

  【逍遙樂】

  萱花健在,梓裡依然,柴門未改,費盡噓咍。又何曾省識去來,反惹出離別閒愁老運乖!怎一霎神情疲憊,恨不能同乘黃鶴,共跨青鸞,侍養蓬萊。

  (進介)母親,孩兒回來了。(老旦睜目介)阿嗄!我的嬌兒嚇,我莫非夢中見著你了?(貼)母親,夢亦如真,真亦是夢,何必苦苦計較?(老旦呆介)兒阿,你果莫是成了仙了,為何我如此悲戚,你反說這些神話?(貼)非也,人生在世,如夢幻泡影。一切悲歡離合,請母親置之度外,以養天年。(老旦)阿嗄,兒阿,自你那日去後,我為娘的,哪一日不找尋你幾遍,痛哭你幾番呵!

  【金菊香】

  想當日懷中結就蚌珠胎,乳■⑴殷勤保抱來。原想樂桑榆南風歌凱,不承望頓失裙釵,好教我孤棲運,老來挨。

  (貼)母親不必愁煩,且自排遣。(老旦)兒阿,你去了幾時,到底在何處棲身?(貼)母親問兒的行止委?

  【醋蘆葫】

  渡淮波,千里遙;認齊煙,九點排。拓胸襟,崧高岱峻天開,納須彌別成間世界,聽松風竹籟,樂幽棲飛不到軟紅埃。

  (老旦)兒阿,你難道不要吃的麼?(貼)兒自有那吃的咧。

  【麼篇】

  吸雲根,登翠峰,摘星精,上鹿台。出天廚,麟肝鳳髓蚪胎。喜鹽梅羹湯調鼎鼐,佐堯蔥舜薤,更盤餮相餉有同儕。

  (老旦)咳!兒阿,吃的是有了,你看這穿的衣裳,垢敝如此,脫下來,為娘的與你漿洗乾淨。(貼自顧拂拭脫去舊衣介,老旦驚介)怎麼這衣服,頓然鮮艷如此,是錦是羅?真目所未睹也!

  【梧葉兒】

  卻才見針紉綻,怎變成錦繡裁?教人轉眼費疑猜。(細瞧介)莫道俺聾瞶,難分他黑白,真驚詫,類優俳。(我這樣年紀從不曾見過,)再不圖身經老邁。這真是詫異極了!

  (旦醜同上)山中樵響歇,堂上語聲奇。(旦)婆婆,阿嗄,小姑幾時來的?教我們那一日不想你!(醜)姊姊你回來了,這番要教我驅鳥鵲的法兒。(貼)嫂嫂,我未嘗不思念母親,奈那日被兄弟看破,恐傳為異聞,不得不隱去了。(老旦)媳婦,他回來時,衣服垢敝,我教他脫下漿洗漿洗,他一經拂拭,鮮艷如此,豈不是奇事!(旦)這是神仙變幻之術,小姑此來,是何意見?(貼)嫂嫂:

  【後庭花】

  做神仙理不乖,念慈親忍去懷。縱然是間富貴能拋撇,要把那大綱常仍擔待。任調諧,忘不了生身,生身恩大。浚靈源,頻自揩,撫靈根,頻自栽,保天倪同雪皚,滅天倫以霧霾。踏破了雙草鞋,丟不掉恩如海。

  顧複之恩,豈能拋卻?妹此來略慰母心,然亦不能久侍。母親,孩兒煉得丹丸一粒,敬為母壽,服之自能加健。兒不復再履塵世,俟母親天年盡日,自有相見之期,切勿再自悲苦。

  【青哥兒】

  早起後,聽山中,山中清籟;晚來時,看溪邊,溪邊殘靄。樂得個歲月嬉遊暢老懷。放眼亭台,信口談諧。竹杖攜來,山果嘗來,訪鄰翁村媼,話因由,樂耆艾。

  嫂嫂好生侍奉母親,我亦不能久戀了。(老旦)兒阿,你莫非又要去了?(貼)兒有道友相約,只好拜別了。(拜介)

  【浪裡來煞】

  到人間一響才,別慈親雙膝拜,這前緣註定總應該。盼庭幃忍將清淚灑,怕兒女又成故態,我只得白雲揮手笑顏開。

  (以袖自障下,老旦)阿嗄,我的兒嚇,好容易回來,怎麼一霎時又不見了?(旦)婆婆,他既成仙,自難久留塵世。今番回來一轉,巳盡孝心。他自有樂境,婆婆亦可看開,不必苦苦紀念了。(老旦)媳婦所說亦是,但我親生骨肉,如何捨得!(旦)婆婆裡面歇息罷。(扶老旦)我那兒嚇!(同下。醜)喔呵,姊姊又跑掉了。這個驅鳥鵲的法兒,究竟不曾教我,待我抓他轉來。姊姊慢走,我來了。(奔下。)


  第六出 宦辭

  (副淨白須巾服上)

  【南雙調?普賢歌】

  一官維繫三十餘年,領帽般般九不全。蓄意想歸田,囊無一個錢。枉抱歸心攢亂箭。

  下官陳式,平陽人氏。由吏員出身,選授臨川南城縣尉。到任以來,不覺三十餘年。蒙歷任堂台青目,說我老成持重,操守清廉,一任留一任。如今年紀有了,官亦做不得了。想回家去,既無宦囊,又無川資。我想戀棧,豈我輩所為?不如辭官引退,再作計較。已蒙上憲批准,無官一身輕,由我自行自在。聞得此間西門外有一人家,去城不遠,姓蔡名經,傳說他家有仙人來往,不知是真是假。若果有之,我便搬去,與他為鄰,早晚能遇仙人,修個長生不老之術,強於做這個小官。說得有理,不免步行而去,訪著他,問個端的也好。

  【銷金帳】

  腰肢尚健,緩步憑消遣。出重闉,循隴畝,卻好這般平坦,這般幽遠。風光掩映,掩映銀屏翠幰;物外閒遊,頓覺身輕倩。(那邊這門,想必是了)仙風宛然,宛然非劉即阮。

  (敲門介)裡面有人麼?(生上)室有琴書樂,門無剝啄聲。(見介)原來是陳老父師。(副淨)豈敢豈敢!(生)裡面請坐。(同進揖介)治生有禮。(副淨)還禮,貴姓可是蔡麼?(生)正是。請坐,老父師光降,有何見諭?(副淨)久聞足下樂善隱居,足不出戶,下官在貴處三十餘年,未曾謀面,可敬之至!(生)豈敢?鄉曲無知,粗足自飽,早還賦稅,無事不輕易入城,故爾不曾登堂請安。(副淨)好極好極,佩服佩服!下官到貴處,已曆五任,年已七十有餘,再不想升官發財。目今欲辭官引退,擬歸故土,又乏川資。聞得貴宅曾有真仙光降,此必善氣所感,下官不揣冒昧,擬與足下結鄰,早晚可以叨教。

  【金字令】

  無須輪奐,聊把茅茨翦。但堪容膝,好共琴書展。早倦遊觀,惟圖清晏。微官疇昔奔競,思之靦腆。回頭老馬懼鳴鞭,手筆遠丹鉛,心期樂澗泉。朝陟山川,暮賞雲煙,就要買鄰千萬也心都願。

  (生)老父師既決意高尚,西鄰適有空屋,不嫌淺陋,當為介紹。(副淨)如此甚好,即煩定下,翌日舉家搬來,敢問足下尊師何人?(生)家師姓王,道號方平,四海雲遊,往來無定。(副淨)相煩引進。如蒙收錄,自當洗心懺悔,追步門牆。(生)師父有心濟世,普度眾生,老父師誠心晉謁,無不樂從也。

  【四塊金】

  思度眾生,方寸慈航現。思廣道心,雙足紅塵戀。人人可學仙,念念惟從善。生死如圜,利名如電,撫心田,要顯光明似團欒鏡面。

  (副淨)領教了,今日暫別,異日再來陪話(生)有慢了,請。(副淨)

  【慶餘】相逢情話多歡恰,結芳鄰前緣非淺(我與你同師學道呵。)惟辦取一片心堅。(各下)


  第七出 棲真

  (老旦上)

  【南大石調?念奴嬌序】

  清虛幻相,盡風雲作伴,倏然穀隱岩棲。一望梯田如罫畫,綠迷高下東西。遊戲,一例承歡,翩躚歌舞,三枝珠樹五銖衣。間眺,賞飛空瀑布,爽透心脾。

  一溪流水鯉魚風,日日溪邊守釣筒。供得老饕常果腹,熙熙皞皞樂洪蒙。

  老身盱源仙姥是也。所生三子,均登仙籙。老身在這洪西山中,守真樂志,平生酷嗜鯉魚,日于黎沮溪中,取二鯉為食。自入山以來,不復再食煙火。村鄰老伴,未能去懷,時往來于盱江左側。今日天氣晴和,不免田遊一回者。

  【前腔】

  迢遞。淩空躡屩,喜雲淨天曠,微風蕩漾漣漪。物外遊行誰解得?思共清談娓娓。凝睇。深鎖雙虹,遙聯百雉,水波明滅映朝曦。惟願取飛仙相遇,坐對忘機。

  (暫下,貼上)

  【前腔】

  搖曳。禦風行空,隨風飄漾,靈神相逐白雲飛。何處是山陬,海角天涯相期?水石清幽,煙霞曠朗,別將心境癖町畦。端的是仙心妙契,各具靈機。

  小仙麻姑,自宣城飛隱以來,雲遊四海,小憩青城,情不忘於老母,特回家省視一番。今複禦氣南遊,過潯陽,越廬阜,來此臨川郡屬。水木清華,山嵐幽秀,因此按下雲頭,瞻眺一回者。

  【前腔】

  差喜。臨水山光,依城樹色,高低濃翠撲人衣,定有人含貞隱耀棲遲。心知。守璞丹房,結鄰黃石,餐霞吸露養天倪。願學個歌薇采蕨,並美夷齊。

  (老旦上)

  風雲期會合,煙水結因緣。

  仙姑,何處雲遊至此?(貼)仙姥有禮。小仙麻姑,自幼潛真得道,四海雲遊,來到貴鄉,見水木清華,山嵐幽秀,必有同心道友,特來奉訪。(老旦)豈敢,老身名盱源仙姥,世居此邦,所生三子,均登仙籙。老身不事遠遊,便在洪西山中,樂道自喜,仙姑既愛此山,那邊有個小有洞天,頗堪棲息,何不暫駐高蹤,早晚亦可叨教?(貼)如此甚好,就煩指引,往小有洞天一敘。(老旦)請,老身引導。

  【古輪台】

  手同攜,兩人把袂過漁磯。相逢傾蓋心相許,似夙緣重締。岩洞分居何,異芝蘭同契。晚吸清風,朝餐鮮露,各將道妙養天機。還羨你淤泥不染,靈葩生就獨芳菲。暢好是美景良辰,攜壺載酒,囊琴望月,朝夕永相依。

  (作到介)仙姑,你看這洞,清虛深邃,雅稱你仙肌道骨此幽棲。(貼)多謝指教,我們藉草為茵,小坐片時。(同席地坐介,貼)

  【前腔】

  知希。我和你道愜心怡,想人世碌碌庸庸,原如蝸寄。不比俺空諸所有,打疊乾坤一氣。笑補屋牽蘿,縫裳裂芰,枉留痕跡。盡逍遙,隨處羈棲,況鼓吹松篁,笑談猿鶴,別有高風寫意。畫境愜襟期,心還喜兩,山風雨護岩扉。

  (老旦)且請少憩,老身暫別,再來奉候。(貼)不敢,明日自當奉訪,請了。(老旦)請了。 (各下)


  第八出 會宴

  (生上)

  低徊圯上尋黃石,灑掃庭前待白雲。

  小生蔡經,奉師父法旨,定於七月七日,降臨我家,為此約定陳官長,謹掃庭除以待。

  (副淨持帚上)

  早收衙署彎腰技,來覓門牆高足人。

  蔡兄,(生)陳父師來了,(副淨)蔡兄,我們以後兄弟相稱,這官場稱呼,實也聽得厭煩了。(生)既蒙見諭,敢不遵命,你的年紀大了,我竟稱為兄長如何?(副淨)好極,我也不客氣,竟呼你兄弟便了。(生)我奉師父法旨,今日駕臨,我們小心掃除伺侯則個。(暫下,雜扮眾將執各色旗幟,前列虎豹各獸,青龍駕車,引末平天冠紅袍,帶劍羽蓋上貼。雜扮二道童隨上)

  【北仙呂?點絳唇】

  翠輦龍驤,天風駘蕩。排仙仗,咫尺扶桑,虛步淩清曠。

  芝蓋青旗映曉霞,星橋靈鵲正喧嘩。吳頭楚尾東南會,遙指盱江路不賒。

  吾乃王方平,與弟子蔡經相約,七月七日,降臨他家,今巳屆期,侍從們,駕起雲頭,往盱江去者。(眾)領法旨。(雲童舞上繞行介,合)

  【混江龍】

  白雲飛漾,蓬萊高處認微茫。這見那九州煙隱,四大雲鑲。霧靄三山遮閬苑,峰攢五老現廬匡。隱隱的畫棟卷珠簾,漸漸的飛瀑懸青嶂。你看那,嵐光聳秀,橋影橫雙。

  (眾)巳到盱江了。(末)按下雲頭者。(雲童下,生、副淨上跪介)弟子們迎接師父!(末下車介)侍從們回避。(眾下,道童隨末進中坐,副淨遠跪介,生)弟子迎接稽遲,求師父恕罪。(末)階下跪者何人?(生)此間縣尉陳式,近已棄官,誠心求道,願列門牆,望師父收錄。(末)吾道最廣,無不收容,既潔誠而來,便在弟子之列。(副淨)師父在上,弟子拜見。(末)我有符一道,你可謹佩在身,自能消災錫福。(副淨接介)多謝師父。(末)聽俺分咐。

  【油胡蘆】

  自古薪傳具典章。道心微,功用彰。要調和元氣協陰陽,莫把心兒放,常使懷來暢。奉行時湏至誠,用功時戒怠忘。掃除一切閑思想,切莫要容易陸莊荒。

  (副淨)謹遵師父鈞誨。(末)童兒過來。(雜)有。(末)你可遣人與麻姑相聞,言某敬報。久不行民間,今來在此,想麻姑能蹔來也。(雜)領法旨。(下,旦、小旦扶老旦上拜介)老朽參見師父。(末起介)院君請起,可喜近來益覺康健。(老旦)皆托師父洪庇。(下。末)童兒,(雜)有。(末)命將行廚整備,俟麻姑到來,即可開宴。(雜)領法旨。(四將執鞭,四女執幡,二侍女隨貼推髻彩衣乘青鸞上)

  【天下樂】

  清淺蓬壺洞八窗,盡消受朝雲暮雨涼。禦長風,過漢江。弄青蛇雙袖中,跨文鸞五雲上。(你看那邊便是小有洞天了)恍惚似學吹笙返故鄉。

  (作到介,雜上)麻仙到了。(末出迎介)喜降仙蹤,曷勝欣幸!(貼下騎介)辱蒙寵召,尚愧稽遲。(對眾介)退下。(眾下,侍女同進介,末)慚無美膳,有褻芳儀,童兒擺宴。(貼)遽叨盛饌,深切歉懷。(末)豈敢!(分兩席設杯箸,貼右末左坐介,雜)上宴。(合)

  【那吒令】

  鬱蒸蒸酒香,泛霞光玉觴。美甘甘味嘗,出天廚上方。數珍品少雙,擗麒麟脯良。看美膳盡離奇,果食前盈方丈,又何須問尋常玉液瓊漿。

  (末)蔡經過來,吾酒出天廚,其味醇醲,非世人所宜飲。今當以水和之,可遍飲家人。(生)多謝師父。(貼)接待以來,是東海三為桑田,向間蓬萊水,乃淺於往者,會時略半也,豈將複還為陸陵乎?(末)聖人在上,飛複揚塵也。(貼)

  【鵲踏枝】

  才看他樹女桑,忽然間海波狂。到頭來沒把持,轉眼間增悽愴。歎世上無窮風浪,笑人生著甚饑荒。

  (末對生、副淨介)過來見了仙姑。(生副淨叩介,貼)此皆高足乎?(末)然也。一是此間地主蔡經,一是鄰居陳式。(貼)既是地主,尊眷可相見乎?(生下,引老旦、旦上)參見仙姑。(貼拱手介,小旦後上,貼搖手介)此女弗前,莫是新產?(老旦)不敢相瞞,產後尚未彌月。(貼取米遙擲介,老旦拾介)這真奇事,怎麼生米擲地,粒粒皆成丹砂?(末笑介)姑尚年少,予了不喜作此狡獪。(貼笑介)聊以解禳耳。(老旦同小旦下,貼)

  【寄生草】

  將米粒,排山陣;借丹砂,護血光。也不是憑他幻術淆真相,留將巧技招虛謗。多隻為恐沾不淨來魔障,因此上小施奇異博軒渠,大家快樂都無恙。

  (各笑起介)今日可謂盛會矣。(撤筵下,合)

  【賺煞尾】

  說風光世所無,論豪華人皆讓。況逢著天空地曠,牛女今朝良會暢。喜孜孜鵲架橋梁渡,空江月,色微茫,歸路猶餘酒氣芳。趁秋風送涼,向長空挹爽,從此後流傳佳話在盱江。

  (各侍從均上,末登車,貼乘鸞,雲童上舞繞場下,生、副淨送介,副淨)兄弟今日這般富貴氣象,我做了一輩子官,伺候上司,倒也不少,哪裡見過這種局面。這才是神仙的富貴,與世上不同,可敬可羨!(生)正是。 (各下)


  第九出 鞭背

  (老旦上)

  【浣溪沙】

  重結仙因是夙緣,旌旗裘馬各翩翩。耳中鼓樂盡喧闐,麟脯濃香猶撲鼻,蟻醅殘暈尚留顴,長生有訣樂餘年。

  昨日王師父,同麻姑仙降臨我家,旌旆飛揚,鼓樂暄擾,奇禽異獸,駭目驚心。侍從如雲,教人目不暇接,老身這般年紀,遇著這般盛會,好生僥倖也!

  【南中呂?好事近】

  雙眼拭模糊,望雲端如火如荼。軍容炫赫,儼然大將規模。歡呼!只見旌旗飛舞。淚長空,有龍鳳鴛雛。千夫,紛紜鹵簿;盡雄,擐鎧甲武耀錕鋙。

  王師父容貌魁偉,本是英烈丈夫。奇在麻姑仙子,輕盈嫋娜,只一十七八女子,亦複鸞鳳翱翔,騶從雲列,真令人可驚可喜也!

  【泣顏回】

  秋水簇紅芙,錦鴛鴦四面相扶。天風遙引,步虛聲離了蓬壺。粉樣宮奴,似祥雲幾朵把神光護。聽和鳴乘兩翼青鸞作前呼,排一對金鳥。

  後來排宴之盛,更難方儗。美酒流馨,珍肴噴霧,多不可名。師父賜我們天廚上酒,真生平未嘗之味也。

  【麼篇】

  佳釀邁醍醐,勝山中千日清沽。天廚玉液,正難方琥珀珊瑚。色映冰壺,恍瓊瑤幾縷流霞冱。守青州擢郡甘泉,醉黃封迷路元都。

  (生上)

  一家有福叨仙醞,千載何人繼盛筵。

  母親拜揖。(老旦)兒嗄,昨日之會,真是千載難逢,我家何修而得此!(生)正是。(老旦)王師父來過幾次,我略知梗概,那麻姑仙,是怎樣來歷,我未敢動問,兒可說與我知道。(生)母親聽稟。

  【錦纏道】

  這仙姑,住宣城名山上都,姑嫂事樵蘇,日經由長松老塢,人也仙乎。見嬰兒淩波展步,捉將來如魚遊釜,美味勝醍醐。仙緣猝遇,山禽任意呼。從此雲軿駕,不聞他成仙得道藉修途。

  (老旦)原來他成仙如此之易!(生)母親,看他年紀,不過十七八歲,擲米成砂,便是遊戲。師父說他年少狡獪,孩兒見他手爪如許之長。(作搔背介,末道裝立椅上,雜扮金甲神執鞭旁立介,生)若背癢時,得此人爪爬背,豈不大佳。(末)護法神,為我鞭其背。(雜打下生跌倒介)阿嚇,痛殺我也!(末下,中立介)麻姑乃神人,汝何忽謂其爪可以爬背耶?(生起跪介)弟子知罪,求師父饒恕。(老旦)求師父饒恕孩兒。老身正因他語言無狀,欲加訓責。巳蒙師父責罰,罪所應得,可為子弟之輕薄者戒。

  【普天樂】

  儆輕佻,懲淩侮;挽頹俗,遵先路。便遭逢一霎金鞭,是吾師愛勝懸蒲,威伸夏楚,令旁人悚然粟起肌膚。

  (末)院君之言是也,蔡經以後,必須洗心滌慮,不可輒動妄念,雖然,吾鞭不可妄得也。

  【古輪台】

  勝天吳,大江曾斷水聲粗,中途可令雄心鼓。雙龍驅霧,九節編蒲,可肝膽向人傾吐。立懦廉頑,英風時露,是陰陽鍛煉出洪爐。功非旦暮,肯憑空施到庸奴。(況我呵)歸神煉氣,返虛入渾,不形嗔怒,灌頂代醍醐。(願你此後嚇)不膺俗慮墮凡夫。

  (生)多謝師父。(末下,老旦)我正說你不該胡言亂道,果被師父知覺,應該吃此一鞭。(生低頭不語介,老旦下,生左右望介)慚愧慚愧,我不過一時戲言,誰知惹出一場大禍,幾乎唬煞。(撫背介)

  【尾聲】關疼癢,剝肌膚,忽惹無端鞭樸。(從此後)力戒欺心免罪辜。正是:“動念一毫休妄誕,舉頭三尺有神明。”慚愧慚愧!(搖頭下)


  第十出 鑒心

  (副淨上)

  【南仙呂?八聲甘州】

  高門弟子,笑微官薄俸,賤職卑司。如今灑脫,不教彎腰肢。(我陳式,辭官以來,日與蔡經兄弟,修練修練,頗覺精神較前健旺,縱不能成仙,也可延年卻病。)雖未必淩空禦氣排雙翅,也許我守分安常樂四時。偲偲。喜良有磋切相資。

  這幾日蔡經兄弟不曾過來。聞得師父又到過他家,且聞得吃了師父一鞭,不知為了甚事,待他過來,問個端的。

  (生上)

  驚魂猶未定,同氣且相聯。

  兄長,幾日沒有見了。(副淨)兄弟來了,我正在此想你,聞說你吃了師父一鞭,到底為了甚事(生)說來可笑,原是自取其咎,我那日看見麻姑仙指爪甚長,我戲言道:“背癢時請他爬搔爬搔,豈不大妙。”(副淨)這倒原是好的。(生)哪知被師父得知,在我背上打了一鞭。(副淨)原來為此。據你說來,這背上的養不曾搔著,那背上的疼倒捱著了。(生)真是笑話。(副淨)兄弟你受了驚了,今日在我家便飯,可沒有師父那等闊酒席,不過與你壓壓驚。(生)不要費事。(副淨)待我先去泡碗茶來。(執杯介)兄弟,你受得起那一鞭,也算一條好漢。(生)休得取笑。(副淨)我如今請一位好漢來陪你。(生)在哪裡?(副淨)在這杯中。(生)是那個?(副淨)是武松。(生)怎麼講?(副淨)這茶是武彝松蘿兩樣泡的。(生)原來如此。(副淨)兄弟,你知道我沒有錢,不過是山中的蔬菜。(生)好極。(副淨)第一味是生茯苓。(生)這是麻姑吃了成仙的,你哪裡得來?(副淨)我有。養血調元,陰陽並補,對你的症候的。(生)取笑了。(副淨)不是藥,是生薑伏姜煮烏菱角,第二味是阿膠。(生)太膩了。(副淨)氣血兼治,筋骨增強,也對你症候的。(生)又取笑了。(副淨)不是藥,是萵苣筍,炒茭白,第三味是白芷。(生)這怎麼吃?(副淨)祛風定神,也對症的。不是藥,是荸薺拌紫菜,第四味是黃芩。(生)苦的狠。(副淨)怕熱血凝滯,要他涼解涼解。(生)又取笑了。(副淨)不是藥,是黃花菜炒水芹。末了一味,是目下時興的好菜。(生)是什麼?(副淨)阿芙蓉。(生)這樣吃不得,是害人的。(副淨,不是鴉片煙,是烏魚蛋蒸芙蓉膏,豈不是一樣大葷?(末上)

  【前腔】

  蚩蚩,愚民蠢若斯,似凍蠅鑽紙,暮蟁成市。怎能彀癡聾喚醒?狂吼青獅。

  我王方平,度世有心,濟人乏術,只因此心不正,上乘難幾。看遍世人,薰蒸利欲者,積蠹難除;泛騖聲名者,放豚相逐。哪裡有一個心端居正位。縱欲大發慈悲,亦苦難於挽救。今日禦風而來,又到盱江地面,不免往弟子陳式家,小憩片時。(生、副淨見介)迎接師父。(末進,中坐介)爾等既皈吾道,應事真修,蔡經從學有年,可望漸臻大道。陳式甘棄微官,誠心來學,其志亦可嘉也。功名敝屣甘撇棄,還要誠正端居祛妄私。澠淄認分明,清蜀分支。(副淨)弟子誠心求道,願師父賜以真傳,加之嚴訓。(末起介)此時日當正中,你可向日而立,待我看來。(副淨中立,末從後瞧介)惜乎居心不正,難作上仙,當授爾地上主者之職。咳!人心之不正如是。我想薪傳之言曰:“人心惟危,道心惟微。”大學雲:“欲誠其意者,先正其心。”自古及今,此心多不能正。是故道統相屬,能有幾人?其餘皆有難言之隱也。

  【甘州解酲】

  田蕪總在菑,是偏之為害,放即成私。縱談忠說孝,怕捫心各樣參差。孔子曰:“七十而從心所欲,不逾矩。”只才把心放正了,可見心正之難如此!而況下此者乎!奸雄妄為由放恣,便是那正直逾閑也蔓滋。防瞻視,有千秋史筆,活畫妍媸。

  我與你靈符一道,並書一卷,爾可謹藏箱篋,此不能令君度世,可令君竟壽出百歲也。(副淨)多謝師父。(末)

  【前腔】

  元機寓片詞,許飽暖終身憑茲文字,不可妄取人間財帛,自足溫飽一生,且有濟人救世之功也。長生有術,總須心地仁慈,

  蔡經隨我雲遊去者。(生)謹遵師合。(同下,副淨)弟子送師父。哈哈,師父對我說,君心不正,難以仙,隔著皮囊,看得見的,真是古怪,我的心,怎麼為不正?以後要慢慢的挪他正來,怕永遠的偏過去,正對了一句話:“良心放在背後。”倘有錯處,師父又是一鞭,不但背疼,還兼心痛,這可不了。我從今把心窩掃除,教他歸故址,不准邪想邪思來擾亂。絲如弦矢,求諸正鵠,包貫楊枝。阿嗄,不好,蔡經隨著師父去了,他家裡不曾曉得,問我要起人來,只不是椿無屍公案。不了,不了,快報與他家知道。(急下)


  第十一出 獻籌

  (貼照前推髻被發鮮衣捧籌上)

  【南南呂?梁州賀新郎】

  海天空闊,煙波浩渺,遙望神山天表。貝闕珠宮甭寒,高出雲霄。只見冰壺朗激,玉鏡飛騰,徐步淩虛蹻。乘風來去也,任逍遙。環佩聲中勝侶招,銀海炫,玉樓耀。更仙音一派傳歌嘯,開壽域,會瑤島。

  我麻姑,今逢王母壽誕,眾仙相約,同往稱觴,因此特具海屋神籌,前往西池一行。你看祥光擁護,瑞靄繽紛,想是眾仙來矣!(正旦、老旦、小旦、旦同艷裝上,合)

  【前腔】

  同離仙府,來瞻靈曜,日月金銀光照。相攜女伴,聲聲佩戛瓊瑤。正好星娥彩煥玉兔耀,增靈藥長生搗。霓裳同日詠聚仙曹,海上乘風控六鼇,銀海炫,玉樓耀。更仙音一派傳歌嘯,開壽域,會瑤島。

  (正旦)我乃三元夫人馮元禮。(老旦)我乃盱源仙姥。(小旦)我乃明星玉女。(旦)我乃九疑真仙萼綠華。(合)仙姑請了。(貼)眾仙請了,你聽仙音繚繞,想又是各洞群仙來也。(雜旦四人各執樂器上,合)

  【前腔】

  譜母音六律勻調,動遙情八琅幽渺,聽柔和琬琰,響合簫韶。盡許我招來白鶴,跨上青鸞,吹徹霜天曉。和聲傳協律,觀鸞飄,虞陛風熏手自招。珠頭燦,玉衡耀。看靈樞寶殿,輝雲表。歌琪樹,頌瑤草。

  (雜)我乃王子登。(雜)我乃董雙成。(雜)我乃許飛瓊。(雜)我乃婉淩華。(合)眾位仙真請了。(各旦)請了。今逢王母壽誕,我等一同前往稱祝,就此跨海往西池去者。(眾應)請。(合唱)

  【前腔】

  涉滄溟同上靈霄,過華岳齊登仙嶠。有飆車導引,羽蓋招邀。更喜的鸞笙鳳管,露冕星冠,一色文明照。蹌蹌還濟濟,整雲翹,虛步淩風瑞靄飄。珠鬥燦,玉衡耀。看靈樞寶殿,輝雲表,歌琪樹,頌瑤草。

  (暫下,雲童舞上畢,四仙女引老旦王母上)

  【仙呂?八聲甘州】

  風和日杲,正花香穠李,果熟蟠桃。點綴華筵,喜值春深蓬島。流霞濃,護青雲。履仙露,輕浮紫玉瓢。鮮新映庭除,翡翠蘭苕。

  耿耿星精耀鬥樞,西方正位合祥符。大撓甲子何堪算,閱盡靈椿樹幾株。

  吾乃九靈太妙龜山元君西池王母是也。久鎮坤維,欣占兌悅。虞廷干羽,曾留益地之圖;漢室冠裳,同坐上元之宴。尊作女仙之長,寶籙雲屯,慎持陰教之權;金滕霞燦,今值懸弧令旦。正逢開宴良辰,一片仙音,想是各處群仙來也。(眾仙上)延厘詩詠南山壽。(貼上)祝嘏籌添海屋多。(合)王母在上,小仙等一同叩祝,願王母聖壽無疆。(老旦)眾仙少禮。(八仙左右分立,貼)今逢王母聖誕,無以為敬,願獻海屋神籌一束。理參皇極,道闡珍符,寓迴圈不已之元機,卜王母增益無疆之壽算也。

  (賺)太始名標,比七政璿璣道妙高。極鬥巧,乾坤清氣個中包。仗靈苗,試看取五行生克參微渺。二曜迴旋定晝宵。元機奧,生生不已憑天造。願春長好,願春長好。

  (老旦)生受仙姑。(侍女收籌介,老旦)侍女們就此排筵,與眾仙同飲福壽。 (侍女)領法旨。(排三筵,王母正坐,貼旁坐八仙,分左右二席。合唱)

  【解三酲】

  會仙侶,尊開瑪瑙;敞華筵,酒熟葡萄。瑤池日暖春先到。摘鮮果,獻蟠桃,飛觴共醉千秋釀,舞袖勻翻百壽絛。仙風導,聽鸞鳳齊奏,響遏層霄。

  (雜旦四人起介)小仙等願各獻所長,以博一笑。(老旦)如此甚好,子登彈八琅之璈,雙成吹雲和之笙,飛瓊鼓震靈之簧,淩華拊五靈之石。法嬰齊上,同奏元靈之曲。(四雜扮雲童跳舞上,合)

  【前腔】

  調律呂,新聲縹緲;合陰陽,雅韻清超。虞韶夏舞征同調。裂雲石,引風濤,八音節奏天機寓,六代宮懸秘義包。真元妙,恍天隨神遇,水淨山高。

  (老旦)妙哉!此鈞天廣樂也。(眾起撤筵下,合)

  【尾聲】振仙音,非凡調,人間爭得此逍遙。還羨他,壽算籌添海屋高。(老且下,眾敘次同下)


  第十二出 釋篆

  (副淨上)

  甲子逍遙近兩周,一生安樂絕無憂。雙擎妙手能拏鬼,但到人家病即瘳。

  小老陳式,自從師父授我靈符一道,傳我秘書一卷,要驅瘧鬼,勝於子章髑髏;要逐邪魔,快于神丹古劍。因此頗著聲名,十家九卻巳彀應酬,大家酬謝酬謝,汔可小康。今巳一百歲了,精神頗健。蔡家兄弟,那日隨了師父雲遊,也曾回來過幾次,蒙師父垂念老邁,教兄弟帶有書信前來,或則形同蝌蚪,或則狀類蟲魚。我這六書的工夫,又不大講究,只得焚香供養。我想其中必有元機妙理。今日天氣晴和,不免焚起香來,一封封尋繹一番,有何不可。

  【北南呂?一枝花】

  心香爇至誠,手劄排端整。試參無上理,如讀太元經。仗一片心靈,把至道環中證,神機冊外明。有心去求絳帳淵源,特意來覓黃庭趣興。

  (生上)

  養成野鶴閑雲性,攜到朱文綠字書。

  兄長久違了,(副淨)兄弟從何處來?(生)師父與道友同游華嶽,瀕行命我回來一轉,師父有書,命達兄長。(付書副淨接介)我正在此焚香,細讀師父諭言,待我拜過,一同拆看。(拜介,接書介)兄弟,你跟隨師父許久,師父的這些篆文,你自然多識得了,可念與我聽聽。(生)亦多半不能認識,我們一同看來。(同坐看介,生)

  【梁州第七】

  看筆陣縱橫間,鸞翔鳳舞;看毫端飛灑處,嶽峙淵亭。森森露氣秋風冷,好一似盤空雕下,好一似顧影鴻驚;上追來高風倉頡,下參來健筆陽冰。

  (副淨)兄弟,你說的師父書法之妙,倒底寫些什麼,說來我聽聽。(生)不過是加餐飯努力平生,用工夫銳志修名;還要驅鬼魅,力斬妖精。儆淫邪盡化私營,治膏肓勤護生靈。祥禎永慶,身臻上壽由前定。到頭來歸清淨,一笑驂鸞大夢醒,那時節攜手蒼冥。(副淨)原來如此,多是勸我的好話。阿彌陀佛!虧得你來,教我一輩子,也認不出這篆文來。

  【罵玉郎】

  勤修隨處遵題命。行好事,樂長生,蕭閑早許怡天性。既不受利名拘,那裹將興亡記,巳早把悲歡摒。

  兄弟,你跟隨師父,做些什麼呢?(生)我麼?

  【感皇恩】

  無非是,嘯傲滄溟,跣濯簪纓。朝露浣衣裾,清風生酒斝,明月照行幐。看過了庾嶺梅,嘗到了珠崖荔,寫遍了剡溪藤。

  (副淨)有趣有趣!怎麼師父不肯帶我去遊玩遊玩?(生)為日方長,自有同遊之日,況兄長呵!

  【採茶歌】

  歌天保,享遐齡,衍箕疇,荷休征,樂得個逍遙歲月自怡情。

  (副淨)兄弟,說得不差,還要請教,我但知師父姓王,道號方平,不知他大名,是個■⑵字,(生)師父大名,是個遠字。(副淨)喔!是個遠字,我想想看,千字文中,好像有的。曠野荒原綿邈接,杳冥岩岫望中呈。 (生)哈哈不錯,小弟失陪了。(副淨)你便要去麼?(生)回家一轉就走。(副淨)如此與我多多拜上師父,(生下,副淨)他師徒二人,雲遊四海,好不有趣,想他二人呵!

  【煞尾】花朝月夕憑消領,圓嶠方壺任醉醒。仿佛冥鴻高舉渾無定,遊神遍太清。靜養存真性,似兩朵間雲,相逐在太華峰頂。做神仙,真快活!真快活!(笑下。)


  第十三出 廣教

  (外白須道裝執拂,雜童兒隨上)

  呼吸通元氣,神光滿太清。丹爐分水火,武庫習刀兵。松骨淩風健,蒲輪指日迎。山靈留瑞靄,記取奏緱笙。

  貧道鄧思瓘,表字紫陽,南城人也。今當大唐開元之歲,貧道在這麻姑山,習道有年。自漢以來,相傳麻姑仙棲息于此山小有洞天,得道證果,因此名山。貧道重加修葺,靜養天真,抱一含元,順春夏秋冬四時之氣;潛貞隱耀,取山川草木百物之精。鍛練戈甲於胸中,卻有吐氣如虹景象;消領煙霞於世外,不露禦風跨鶴端倪。只是星現欃槍,地臨獫狁,變生沙寒。屈指西戎之蠢動驚人;衛乏干城,關心北闕之鸞音及我。且到其時,再作道理。今日乃登壇說法之期,童兒過來。(雜)有。(外)傳齊各位師兄,卜壇聽講。(雜)是,(下。外)

  【南南呂?梧桐樹】

  神山可共遊,福地非無偶。一點靈台,保護逾瓊玖。真詮桂父傳,善果茅君授。供養元芝,共把真香嗅,聽靈和一片仙音奏。

  (暫下,末生淨副淨旦俱道裝同上,合)

  【東甌令】

  翻玉笥,練吳鉤,吐納風雲攝鬥牛。桃花芝草千年壽。龍虎探,庚申守,貞元要訣個中求,功業盼千秋。

  (末)貧道譚仙岩。(生)貧道史元洞。(淨)貧道左通元。(副淨)貧道鄒郁華。(旦)貧道黎瓊仙。(眾)請了。(末)今日師父登壇說法,我等同去聽講。(眾)請。(二道童執笏執劍引外持拂冠袍上)

  【大聖樂】

  撫心田自有丹邱,充元神,彌宇宙,碧幢烏悖宜窮究。投至藥,在真修,參天兩地乘除算,主宰天君根本求。何來獅吼,試聽我金牌震響,警動虛舟。

  (登壇介,眾)參見師父。(兩旁立介,外拍權杖介)爾等聽者:丹府何在?只在一心。浮塵不染,靈源自尋。中如止水,空虛則明;包藏道義,羅列甲兵。練氣練形,捷于雷霆,瞬息萬里,出冥入冥。(拍牌介)爾等上觀。(雜扮金甲神高立外後,眾仰視介。雜下,眾)師父道行高妙,弟子等不可及也。(外)形者,氣之所積,是以老君一氣化三清也。

  【解三酲】

  吐為虹,倏周九;有猛淩霄,可曳千牛。精神到處無遺漏,似壯往,卻夷猶,此中妙契憑心得,欲付薪傳轉口柔。靈光透。果仙緣許證,即在龍湫。

  (童報介)報知師父,池內紅蓮,變為碧色矣!(外)此麻姑幻術之遺也。

  【前腔】

  凝碧池,管弦新奏。遍山川,恩澤同流。荷香遠共蒼崖鬥。梧井淡,蘚階幽。渾疑春草平拖際,莫是朱纓誤看否?波紋皺,看鱗鱗水色,上下相侔。

  (童報介)報知師父,碧蓮又轉為白色矣!(外)徒弟們知道,此返樸還真之證也!

  【前腔】

  惟知止,無妨黑守;識生虛,須恃明投。悟來繪事甘居後。賁堪占,濕無憂。嚴霜任打蓬茅宅,明月常輝蘆荻洲。期無垢,圭如有玷,畢世貽羞。

  (眾)謝師父明訓。(醜扮太監執詔,雜引上)星軺辭帝陛,天語達仙鄉。這裹是了,孩子們通報。(雜)有人麼?(童出介)那裡來的。(雜)皇帝天使到了。(童照報,外率眾出迎介,外)不知天使到來,有失遠迎,多多得罪。(醜)豈敢!(進中立介)皇帝有詔,跪聽宣讀。(眾跪介)萬歲!(醜讀介)朕惟函關著錄,談元尊道德之經;虞陛呈圖,益地廣神仙之術。自來高躅,多在深山,聞有麻姑山紫陽道人鄧思瓘者,九轉丹成,七飛訣練。紫雲騰彩,巳班列於地行仙;玉筴儲謀,更識超乎天下士。今值西戎多故,北闕厪憂,明詔特頒,仙蹤速蒞,其膺大同殿教授之職。霞餐露吸,早傳道妙於山中;虎變鷹揚,更著勳猷於閫外。勉爾奇績,副朕殷懷。欽哉!謝恩。(外)萬萬歲!(眾起介,外)天使遠勞,請裡面少憩。待貧道收拾行裝,一同進京。(醜)如此甚好!(下,外)徒弟們,今日皇帝之召,我巳知之,此行必不能免。將來這麻姑山,自有興複之日,算來還仗你們住持壇廟,你可謹記。(眾)謹遵師父法旨。(外)聽吾分付。

  【前腔】

  香火地,相期不朽;秀靈區,煞是無儔。有神明擁護根基厚。松濤勁,竹韻幽,禽聲繞樹仙音合,瀑布飛空雅韻流。(這山中莫說別的)便是那麻姑酒,也出自靈源仙脈,足壽千秋。

  我亦無庸多囑,明日便隨天使入京去矣。(下,末)聽師父囑咐,似此番去後,不復歸來,道妙真難預測也!

  【餘音】機莫知,情難叩。無端離合等泡漚。也只好野鶴閑雲任去留。(同下)


  第十四出 建壇

  (老生冠服隨從上)

  一麾五馬守臨川,公暇欣聯山水緣。卻垂麻姑更幽秀,喜虹嵐翠擁嬋娟。

  下官顏真卿,表字清臣,琅琊臨沂人也。忝獲科名,頗諳書法,生性剛直,易招忌嫉之聲;賦質清虛,喜究陰陽之理。今由侍禦,出為撫州太守差,喜民情質樸,轄境又安,日前奉到詔旨,重建麻姑仙壇,鳩工有日,計已可成。左右,打道往麻姑山去者。(眾)得令。(老生)

  【南正宮?刷子序犯】

  非是樂尋春,為仙姑舊閭,壇宇重新。望建武諸山,層層濃翠迎人。重闉,想當日嚴分畦畛,香風拂,江光嵐暈,自成畫本。認山腰,淩空飛瀑亂珠噴。

  (作到介,末生淨副淨旦同上)迎接大老爺!(老生進介)諸位道長,請示姓名。(末)貧道譚仙嚴。(老生)法錄尊嚴,素所欽仰。(末)不敢。(生)貧道史元洞。(淨)貧道左通元。(副淨)貧道鄒郁華。(老生)皆法門高弟,久耳大名。(旦)貧道黎瓊仙。(老生)春秋幾何?(旦)今年八十五歲。(老生)甲子己高,容華極少,足征修練之純,可喜可敬!(旦)不敢。(老生)

  【虞美人犯】

  秉師言,留明訓,至理元機,兩兩相印。還可喜同衍心傳,偕探妙諦,起予足發堪征信,均能彀靜攝天君。全真。把雲霞吐吞,休說邈世期無悶。看指日高名達帝閽。

  (眾)不敢!(老生顧旦介)雲衣振,羨童顏綠鬢;守靈岩,似姑山晴雪淨無塵。(眾)各處工作已完,請大老爺勘驗。(老生登壇坐介)妙阿!秧田罫畫,松■⑶梯青,飛閣淩雲,高臺倚日,好一座仙壇也!

  【普天樂犯】

  綠畦排,蒼厓峻,環竹柏,遙相襯。步虛聲鐘磬時聞,禦天風環佩相親。虹梁異彩飛空引,鸞馭清音向人近,繞旃檀,瑞靄氤氳歌詞進。迎神送神,恍長空一聲,元鶴降仙真。

  (焚香拜介,起坐。末送茶介,老生)諸位道長,尊師被召入都,聞役神兵,卻西戎,後來怎樣歸真,可細細說與我知道。(末)那日家師,正與弟子們說法,忽然池中紅蓮變為碧色,又轉為白色,即時天使到來,家師隨同入都,聞在大同殿修功德,役神兵,擊退西戎,皇帝極加欣獎。開元二十七年,忽見虎駕龍車,二人執節於庭中,家師曰:“此迎我也,為吾奏知,願歸葬本山,並請立麻姑廟于壇側。”明年改葬,棺中惟有玉簡香爐而已。去歲天寶五載,投龍于瀑布石池中,有黃龍見,皇帝興感,因此增修壇宇,敢請大老爺椽筆作記,書丹勒石,以垂久遠。(老生)如此取筆硯過來。(就案作書介)要終原始,當從麻姑敘起。

  【朱奴兒犯】

  稚川翁曾宣底蘊,蔡經宅屢叨佳醞。麟脯馨香達閨閫,方平至,彩旗前引,威靈振,超群絕倫。播餘風,流傳弟子續清芬。

  自麻姑發跡于茲嶺,南真遺壇於龜源,花姑表異于井山,今女道士黎瓊仙,年逾八十,而容色益少,非夫地氣殊異,江山炳靈,則曷由纂懿流光,若斯之盛乎?

  【山漁燈犯】

  判仙凡,分靈蠢。似元女陰符,傳授心印。況兼有地脈靈根,山輝玉韞,把洞天遺跡丹鉛潤。描摹出風鬟霧鬢,不用粉痕脂暈。白戰須臾應笑我,碧落千秋且讓君。霜毫揾,縱橫筆陳;記端倪,黃門急就愧無文。

  記已書就,諸君靖看。(眾)字挾風霜,筆跳龍虎,洵千年至寶也!

  【尾聲】鎮山門,壽貞瑉,愧乏千金貽贐,準備著一瓣心香晝夜熏。(老生)時已不早,左右打道回衙。(眾)恭送大老爺,多多簡慢。(眾下。老生)

  集唐:

  戶牖憑高發興新,(杜 甫) 月移松影守庚申。(溫庭筠)

  鴛鴦繡了從君看,(元好問) 耽酒成仙數十春。(李商隱)(侍從隨下)


  集唐自題:

  古碑苔字細書勻,(陸龜蒙) 承露盤晞甲帳春。(李商隱)

  曾按瑤池白雲曲,(王禹偁) 平生心跡最相親。(白居易)

  其二

  漁舟時問武陵人。(元好問) 浪跡江湖白髮新。(李商隱)

  更覺良工心獨苦,(杜 甫) 可憐無益費精神。(韓 愈)

  此家大人昔年權守建昌,卸篆後登麻姑山,飲麻姑酒,感興而作也。嘗諭德滋曰:“梨園搬演各劇,未見麻姑仙一上氍毹,此亦缺隱。歸舟無事,倚逢按譜,成四五折,旋省複酬應坌至,遂爾擱筆,逾年,始足成之。凡十四折,篇中腳色,按《麻姑仙壇記》及《建昌府志》改訂詳晰,皆實事無假借也。惟《獻籌》一折,《西王母傳》中有王方平,而無麻姑。世俗繪畫家嘗作《麻姑獻籌圖》,祝壽者從而附會之,亦欲於冷淡中略加煊染,以新觀劇之目,非羼入異說也。男德滋謹識。



  〖注■⑴,“縠”糸改鳥。(無讀音)■⑵,亻+奢。(無讀音)■⑶,山+弇,同“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