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艷叢書/42

遼陽海神傳 明 蔡羽编辑

 程宰士賢者徽人也。正德初元,與兄某挾重貨,商于遼陽。數年所向失利,輾轉耗盡。徽俗商者,率數歲一歸。其妻孥宗党全視所獲多少,為賢不肖,而愛憎焉。程兄弟既皆落寞,羞慚慘沮,鄉井無望,遂受傭它商,為之掌計以糊口。二人聯屋而居,抑鬱憤意,殆不聊生。至戊寅秋,又數年矣。遼陽天氣早寒,一夕風雨暴作,程已擁衾就枕,苦寒思家。攬衣起坐,悲歌浩歎。恨不速死。時燈燭已滅,又無月光。忽盡室明朗,殆同白日,室中什物,毫髮可數。方疑惑間,又覺異香氤氳,莫知所自。風雨息聲,寒威頓失。程益錯愕,不知所為。亟啟戶出視,則風雨晦寒如故。閉戶入室,即別一境界矣。疑鬼物所幻,高聲呼怪,冀兄聞之。兄寢室才隔一土壁,連呼數十,寂然不應,愈惶急無計。遂引衾冪首,向壁而臥。少頃又聞空中車馬喧鬧,管弦金石之音,自東南來。初猶甚遠,須臾已入室矣。回眸竊視,則三美人,皆朱顏綠鬢,明眸皓齒,約年二十許。冠帔盛飾,若世所圖畫後妃之狀。遍體上下,金翠珠玉。光艷互發,莫可測識。容色風度,奪目驚心,真天人也。前後左右,侍女數百,亦皆韶麗。或提壚,或揮扇,或張蓋,或帶劍,或持節,或捧器幣,或秉花燭,或挾圖書,或列寶玩,或荷旌幢,或擁衾褥,或執巾帨,或捧盤匜,或擎如意,或舉殽核,或陳屏障,或布几筵,或奏音樂。雖紛紜雜遝,而行列整齊,不少錯亂。室才方丈,數百人各執其事,周旋進退,綽然有餘,不見其隘。門窗皆扃,不知何自而入。俄頃冠帔者一人,前逼床,撫程微笑曰:“果熟寢耶!吾非禍人者,子有夙緣,故來相就,何見疑若是?且吾已至此,必無去理,子便高呼終夕,兄必不聞,徒自苦耳。速起速起。”程私度此物,靈變若斯,非仙則鬼。果欲禍我,雖臥不起,其可追乎。且彼既有夙緣語,亦或無害。遂推枕下榻,匍匐前拜曰:“下界愚夫,不知真仙降臨,有失虔迓,誠合萬死,伏乞哀憐。”美人引手掖程起,慰令無懼。遂與南面同坐。其二人者,東西相向,皆言今夕之會,數非偶爾,慎勿自生疑阻。遂命侍女行酒進饌,品物皆生平目所未睹。才一舉箸,珍美異常,心胸頓爽。俄以紅玉蓮花卮進酒,卮亦絕大,約容酒升許。程素少飲,固辭不勝。美人笑曰:“郎懼醉耶?此非人間曲蘖所醞,奈何概以狂藥見疑?”遂自舉卮奉程,程不得已為之一吸。酒凝厚如餳,而爽滑異甚,略不粘齒。其甘香清冽,醴泉甘露弗及也。不覺一卮俱盡。美人又笑曰:“郎已信吾未?”遂連酌數卮,精神愈開,愈無醉意。酒每一行,必八音齊奏,聲調清和,令人有超凡遺世之想。酒闌,東西二美人起曰:“夜已向深,郎夫婦可就寢矣。”遂為褰帷拂枕而去。其餘侍女亦皆隨散。凡百器物,瞥然不見。門亦尚扃,又不知何自而出?獨留同坐美人,相與解衣登榻。則帷褥寢枕,皆極珍奇非向之故物矣。程雖駭異,殊亦心動。美人徐解發綰,發黑光可鑒,殆長丈餘。肌膚滑瑩,凝脂不若。側身就程,豐若有餘,柔若無骨。程于斯時神魂飄越,莫知所為矣。已而,交會才合,丹流浹藉。若喜若驚,若遠若近,嬌怯宛轉,殆弗能勝,真處子也。程既喜出望外,美人亦眷程殊厚,因謂:“世間花月之妖,飛走之怪,往往害人,所以見惡。吾非若比,郎君勿疑。雖不能有大益于郎,亦可致郎身體康勝,資用稍足。倘有患難,亦可周旋,但不宜洩漏耳。自今而後,遂當恒奉枕席,不敢有廢。兄雖至親,亦慎勿言。言則大禍踵至,吾亦不能為子謀矣!”程聞言甚喜,合掌自誓雲:“某本凡賤,猥蒙真仙厚德,恨粉骨碎身不能為報。伏承法旨,敢不銘心。倘違初言,九殞無悔!”誓畢,美人挾程項謂曰:“吾非仙也,實海神也。與子有夙緣,甚久,故相就耳。”

 忽鄰舍雞鳴至再。美人攬衣起曰:“吾今去矣,夜當複來,郎宜自愛。”言畢,昨夕二美人及諸侍女齊到,各致賀詞。盥洗嚴妝,捧擁而出。美人執程手,囑令勿泄。叮嚀數四,去複回顧,不忍暫舍,愛厚之意,不可言狀。程益傾喜發狂,不能自禁。轉盼間,已失所在。締觀門扉,猶昨夕所扃也。回視室中,則土炕布衾,荊筐蘆席依然如舊。向之瑰異無有矣。程茫然自失曰:“豈其夢耶?”然念飲食笑語,交合盟誓之類,皆歷歷明甚,非夢境也。且惑且喜,頃之曙色辨物,出就兄室。兄大駭曰:“今晨汝神彩發越,頓異昨日,何也?”程恐見疑,謬言:“年來失志,鄉井無期;昨夕慕想,愁思殊切;輾轉悲歎,竟夕不寢。兄必聞之,有何快心,而神彩發越耶!”兄言:“我亦苦寒,思家不寐。靜聽汝室,始終閴然。何嘗聞有悲歎聲耶!”已而商夥群至,見程容色,皆大駭異,言與兄合。程但唯唯謙晦而已。然程亦自覺神思精明,肌體潤膩,倍加於前,心竊喜之,惟恐其不復至也。是日頻視暑影,恨不速移,才至日晡,托言腹痛,入室扃戶,虔想以伺。及更鼓初動,則室中忽然複明,宛如昨夕。俄頃雙爐前導,美人至矣。侍女數人耳,儀從不復疇昔之盛。彼二人者亦不復來。美人笑曰:“郎果有心若是,但當終始如一耳。”即命侍女行酒薦饌,珍腆如昨。歡謔諧笑,則有加焉。須臾徹席就寢,侍女複散。顧視床褥,又錦繡重疊矣,然不見其鋪設也。程私念:“吾且詐跌床下,試其所為。”方欲轉身,則室中全襯錦裀,地無寸隙矣。是夕綢繆好合,愈加親狎。晨雞再鳴,複起妝沐而去。自後人定則來,雞鳴則去,率以為常,殆無虛夕。雖言語喧鬧,音樂迭奏,兄室雖邇,終不聞知,莫知其何術也。程每心有所慕,即舉目便是,極其神速。一夕偶思鮮荔枝,即有帶葉百餘顆,香味色皆絕珍美。它夕又念楊梅,即有白色一枝,長三四尺,二百余顆,甘美異常,葉殊鮮嫩,食餘忽不見。時已深冬,不知何自而得。況二物者,皆非此地所產也。又夕言及鸚鵡,程言:“聞有白者,恨未之見。”轉盼間,已見數鸚鵡,飛舞于前,白者五色者相半。或誦佛經,或歌詩賦,皆漢音也。

 一日市有大賈,售寶石二顆,所謂硬紅者,色若桃蕊,大於拇指,價索百金。程偶見之,是夜言及。美人撫掌曰:“夏蟲不可語冰,信哉!”言絕,即異寶滿室,珊瑚有高丈許者,明珠有如鵝卵者,五色寶石,有如栲栳者,光艷爍目,不可正視。轉睫間,又忽空室矣。

 是後相狎既久,言及往年貿易耗折事,不覺磋歎。美人又撫掌曰:“方爾歡適,便以俗事嬰心,何不灑脫若是耶!雖然,郎本業也,亦無足異。”言絕即金銀滿前,從地至棟,莫知其數,指謂程曰:“子欲是乎?”程歆艷之極,欲有所取。美人引箸夾食前肉一臠擲程面曰:“此肉可黏君面否?”程言:“此是他肉,何可黏吾面也?”美人笑指金銀曰:“此是他物,何可為君有耶?君欲取之,亦無不可。但非分之物,不足為福,適取禍耳!吾安忍禍君也。君欲此物,可自經營,吾當相助耳。”

 時己卯初夏,有販藥材者,諸藥已盡,獨余黃蘖大黃,各千餘斤,不售,殆欲委之而去。美人謂程曰:“是可居也,不久大售矣。”程有傭值銀十餘兩,遂盡易而歸。其兄謂弟失心病風,誶罵不已。數日疫病盛作。二藥他肆盡缺,即時湧貴,果得五百余金。又有荊商販彩段者,途間遭濕蒸熱,發斑過半,日夕涕泣。美人謂程:“是亦可居也。”遂以五百金,獲四百餘匹。兄又頓足不已,謂弟福薄,得此非分之財隨亦喪去,為之悲泣。商夥中無不相咎竊笑者。月餘,逆藩宸濠反於江西,朝廷急調遼兵南討。師期促甚,戎裝衣幟,限在朝夕,帛價騰踴,程所居者遂三倍而售。庚辰秋有蘇人販布三萬餘匹,已售什八矣,尚存麄者什二。忽聞母死,急欲奔喪。美人又謂程:“是亦可居也。”程往商價,蘇人獲利已厚,歸計又急,止取原值而去。蓋以千金易六千餘匹雲。明年辛巳三月,武宗崩,天下服喪。遼既絕遠,布非土產,價遂頓高,又獲利三倍。如是屢屢,不能悉紀,四五年間,輾轉數萬,殆過昔年所喪十倍矣。

 宸濠之變也,人心危駭,流言屢至。或謂據南都即位矣,或謂兵渡淮矣,或謂過臨清近德州矣。一日數報,莫知誠偽。程心念鄉邑,殊不能安。私叩美人,美人曬曰:“真天子自在湖湘間,彼何為者?止速死耳,行且就擒矣,何以慮為!”時七月下旬也。月餘報至,逆徒果以是月二十六日兵敗。程初聞真天子在湖湘之說,恐江南複遭他變,愈疑懼。美人搖首曰:“無事,無事,國家慶祚靈長,天下方享太平之福,近在一二年耳。”更叩其詳,曰:“期已近矣,何必預知。”再期年,今上中興,海宇於變,悉如美人之言。其明驗之大者如此。餘細弗錄。

 他夕,程問:“天堂地獄,因果報應之說。有諸?”曰:“作善降之百祥,作不善降之百殃。心所感召,各以類應,物理自然。”“若謂冥冥之中,必有主者,銖銖兩兩,而較其重輕,以行誅賞,為神祗者,不亦勞乎!輪回之說有諸?”曰:“釋以為有,誣也。儒以為無,亦誣也。人有真元完固者,形骸雖斃,而靈性猶存。投胎奪舍,間亦有之,千億中之一二也。”“人死而為厲,有諸?”曰:“精神未散,無所依歸,往往憑物為厲,所謂遊魂為變耳。”“人間祭祀,鬼神歆饗,有諸?”曰:“精誠所至,一氣感通,自然來格,非鬼而祭,徒自謟耳。所謂神不歆非類,民不祀非族也。”“人有化為異類者,何也?”曰:“人之心術,既與禽獸無異。積之至久,外貌猶人,而五內先化,一旦改形,無足深訝。”“異類亦有化人者,何也?”曰:“是與人化異類同一理耳。”“人有為神仙者何也?”曰:“異物猶有化人者,況人與仙,本一階耳,又何足異。”“雷神巧異,往往有跡,何也?”曰:“陽能變化,理所自然,人得幾何,而智巧若是,況雷是至陽,其為神變,何足怪乎。”“龍能變化,大小不常,何也?”曰:“龍亦至陽,故能屈身變化,無足問也。”“蜃氣能為山川城郭,樓臺人物之形,何也?”曰:“天地精明之氣,游變無常,兩間所有,時或自現,此可驗天地生物之機,所謂在天成象,在地成形也。蜃何能為。”程平生所疑,皆為剖析,詞旨明婉,如指諸掌。

 又問:“美人姓氏為何?”曰:“吾既海神,有何姓氏?多則天下人皆吾同姓,否則一姓亦無也。”“有父母親戚乎?”曰:“既無姓氏,豈有親戚?多則天下人盡吾同胞,少則全無瓜葛也。”“年幾何矣?”曰:“既無所生,有何年歲?多則千歲不止,少則一歲全無。”言多類此。

 迨嘉靖甲申,首尾七年,每夜必至,氣候悉如江南二三月,琪花寶樹,仙音法曲,變幻無常,耳目接應不暇。有時或自吹笙,鼓琴,浩歌擊築,必高徹雲表,非複人世之音。蓋凡可以娛程者,無不至也。兩情繾綣愈固。一夕程忽念及鄉井,謂美人曰:“僕離家二十年矣。向因耗折,不敢言旋。今蒙大造,豐饒過望。欲暫與兄歸省墳墓,一見妻子,便當複來,永奉歡好,期在周歲。幸可否之?”美人欷歔歎曰:“數年之好,果盡此乎?郎宜自愛,勉圖後福!”言訖,悲不自勝。程大駭曰:“某告假歸省,必當速來,以圖後會,何敢有負恩私,而夫人乃遽棄捐若是耶!”美人泣曰:“大數當然,非關彼此。郎適所言,自是數當永訣耳!”言猶未已,前者同來二美人,及諸侍女儀從,一時皆集。簫韶迭奏,會宴如初。美人自起酌酒勸程,追敘往昔。每吐一言,必汍瀾哽咽。程亦為之長慟,自悔失言。兩情依依,至於子夜,諸女前啟:“大數已終,法駕備矣。速請登途,無庸自戚。”美人猶執程手泣曰:“子有三大難近矣,時宜警省,至期吾自相援。過此以後,終身清吉,永無悔吝。壽至九九,當候子于蓬萊三島,以續前盟。子亦自宜宅心清淨,力行善事,以副吾望。身雖與子相遠,子之動作,吾必知之。萬一墮落,自幹天律,吾亦無如之何矣,後會迢遙,勉之,勉之!”丁寧頻複,至於十數。程斯時神志俱喪,一辭莫措,但零涕耳。既而鄰雞群唱,促行愈急,乃執手泣訣而去,猶複回盼再四,方始瞥然而去。

 于時蟋蟀悲鳴,孤燈半滅,頃刻之間,恍如隔世。亟啟戶出觀,見曙星東升,銀河西轉,悲風蕭颯,鐵馬叮噹而已。情發於中,不覺哀慟,才號一聲,兄則驚呼問故,蓋不復昔之若聾矣。兄細詰不已,度弗能隱,乃具述其會合始末,乃所以豐裕之由。兄始駭悟,相與南望瞻拜。至明,而城之內外,傳皆遍矣。程由是終日鬱鬱,若居伉儷之喪。遂束裝南歸,俾兄先部貨賄,自潞河入舟。而自以輕騎由京師出居庸,至大同,省其從父,留連累日未發。

 忽夕,夢美人催去甚急曰:“禍將至矣,猶盤桓耶。”程憶前言,即晨告別。而從父殷勤留餞,抵暮出城,時已曛黑,乃寓宿旅館,是夜三鼓,又夢美人,連催速發雲:“大難將至,稍遲不得脫矣!”程驚起策騎東奔四五里。忽聞炮聲連發,回望城外,則火炬四出,照天如晝矣。蓋叛軍殺都禦史張文錦,脅城內外壯丁同逆也。及抵居庸,夜宿關外。又夢美人速促過關雲:“稍遲,必有狴犴憂矣!”程又驚起,叩關候門啟先入。行數裡,而宣府檄至,凡自大同入關者,非公差吏人,皆桎梏下獄詰驗,恐有奸細入京故也。是夜與程偕宿者,無一得免。有禁至半年而釋者,有瘐死於獄者。程入舟為兄備言得脫之故,感念不已。及過高郵湖,天雲驟黑,狂風怒號,舟孤蕩如簸。須臾二桅皆折,柁零落如粉,傾在瞬息矣。忽聞異香滿舟,風即頓息。俄而黑霧四散,中有彩雲一片,正當船上,則美人在焉。自腰以上,毫髮分明;以下則霞光擁蔽,莫可辨也。程悲感之極,涕泗交下,遙瞻稽首。美人亦于雲端舉答禮,容色猶戀戀如故也。舟人皆不之見,良久而隱。從是遂絕矣。

 戊子初夏,余在京師,聞其事,猶疑信間。適某僉憲某總戎自遼入京,言之詳甚。然猶未聞大同以後事。今年丙午在南院,客有言程來遊雨花臺者,遂令邀與偕至,詢其始末。程故儒家子,少嘗讀書,其言歷歷具有原委。且年已六秩,容色只如四十許人。足微其遇異人之無疑。而昔之所聞不謬也。作《遼陽海神傳》。



志許生奇遇 唐 佚名编辑

 汝陰男子姓許,少孤。為人白晳,有姿調,好鮮衣良馬,遊騁無度。常牽黃犬逐獸荒澗中,倦息大樹下。樹高百餘尺,大數十圍,高柯旁挺,垂陰連數畝。仰視間,懸一五色彩囊,以為誤有遺者,乃取歸,而結不可解,甚愛異之,置巾箱中。向暮化成一女子,手把名紙直前雲:“王女郎令相聞。”致名訖遂去。有頃,異香滿室,漸聞車馬之聲。許出戶,望見列燭成行,有一少年乘公馬,從十餘騎在前,直來詣許曰:“小妹粗惡,竊慕盛德,欲托良媛于君子,如何?”許以其神不敢苦辭。少年即命左右灑掃淨室。須臾,女車至,光香滿路,侍女乘馬數十人,皆有美色。持步障擁女郎下車,延入別室。幃帳茵席畢具。家人大驚,視之皆見。少年促許沐浴,進新衣。侍女扶入女室。女郎年十六七,艷麗無雙。著青袿■,珠翠璀錯。下階答拜,共行禮訖,少年乃去。房中施雲母屏風,芙蓉翠帳。以鹿瑞錦幛映四壁。大設珍肴,多諸異果,甘美鮮香,非人間所食。器有七子螺,九枝盤,紅螺杯,蕖葉椀,皆黃金隱起,錯以玫瑰。金罍貯車師菊酒,芬馨酷烈。座上置連心蠟燭,悉以紫玉為盤。光明如晝。

 許素輕薄無檢,又為物色誇眩,意甚悅之。坐定問曰:“鄙夫固陋,蓬室湫隘,不意乃能見顧之深。歡懼交並,未知所措。”女答曰:“大人為中樂南部將軍,不以兒之幽賤,欲使托身君子,躬奉砥礪。幸遇良會,欣願誠深。”又問:“南部將軍何官也?”曰:“是嵩君別部所治,若古之四鎮將軍也。”酒酣歎曰:“今夕何夕,見此良人。詞韻清媚,非所見聞。”又援筆作飛鴻目送之曲,宛頸而歌,為許送酒。清聲哀暢,容態蕩越,殆不自持。許不勝其情,遽前擁之。仍微睨而笑曰:“既為起士感帨之機,又玷上客掛纓之笑。如何?”因顧令撤筵去燭,就帳,恣其歡狎。豐肌弱骨,柔滑如飴。明日遍召家人,大申婦禮,賜與甚厚。

 積三日,前少年又來曰:“大人感愧良甚,願得相見,使某奉迎。”乃與俱去。至前獵處,無複大樹矣,但見朱門素壁,若今大官府中。左右列兵衛,皆迎拜。少年引入,見府君冠平天幘,絳紗衣,坐高殿上,庭中排戟設纛。許拜謁,府君為起,揖之升階。勞慰曰:“少女幼失所恃,幸得把奉高明,感慶無量。然此亦冥期神契,非至情相感,何能及此!”許謝乃與入內。門宇嚴邃,環廊曲閣,連亙相通。中堂高會,酣飲正歡。因命設樂,絲竹繁錯,曲度新奇。歌妓數十人,皆妍冶上色。既罷,乃以金帛厚遣之,並資僕馬,家遂贍給。仍為起宅於裡中,皆極豐麗。女郎雅善玄素養生之術,許體力精爽,倍于常矣。以此知其審神人也。後時一省岳,皆女郎相隨。府君輒饋送甚厚。數十年有子五人,而姿色無損。後許卒,乃攜歸去,不知所在也。


  〖注:■,衤+屬,音蜀,連腰衣也。〗



志舒生遇異 唐 佚名编辑

 舒大才,雲間之逸士也。聰慧能文,尤長於詩。麟德二年春,因駕舟訪友,抵中途,天已薄暮。時聞大魚跳擲於波間,宿鳥飛鳴於岸際。雲散月明,花香柳舞。忽蘭麝風透,環佩鏗鏘,大才異之,艤舟諦視。一美人姿容妍麗,偕二婢嬉游于林下。生乃登岸揖曰:“娘子高居何處?夜行至此。”美人笑曰:“敝居僻陋,離此咫尺,君如不鄙,枉駕一顧。”大才情動於中,心不自主,遂與美人先後而行。不半里許,遙見竹戶荊扉,花木掩映,明窗淨几,亦甚整潔。美人遜生上坐,命侍婢獻茶,繼以酒饌。杯盤精緻,非世所有。壁間掛四時回文詩四絕,美人自製也。其一曰:

  花艷吐枝紅倚雨,柳煙垂線綠迎風。

  霞生遠漢東升日,月落閑窗北近松。

其二曰:

  涼生靜閣虛簾冷,齒嚼冰絲雪藕寒。

  香散榴花紅灼灼,露傾荷葉翠團團。

其三曰:

  蘆覆岸深秋水碧,木凋霜凜曉天蒼。

  孤眠夜永愁空館,獨立朝長望遠鄉。

其四曰:

  天墮雪花冰滿戶,雨飛風冽凍凝城。

  鮮鮮蕊綻梅容瘦,滴滴香傾酒味清。”美人遽曰:“效顰鄙句,愧無好詞,君無曬焉。”大才稱讚不容口,詢以姓名居址。美人曰:“妾姓花,成都人,蕊其小字也。”大才淫興勃然,求與之合。美人變色曰:“男女配合,人之大倫。縱欲私通,謂之悖禮。與君萍水相逢,遽起穿窬之意,可乎?不可乎?”大才跪而言曰:“律昭大法,禮順人情。趯趯之螽斯傳聲,喓喓之草蟲即應。何以入而不如微物乎?”美人始改容曰:“君能賡此四時詞,是乃中雀之目牽幕之絲也。”大才乃援筆而和之。其一曰:

  花吐亂紅初著雨,絮飄輕白似迎風。

  霞舒錦練光凝嶺,月上圓盤影掛松。

其二曰:

  涼風扇透朝肌冷,驟雨盆傾夜帳寒。

  香棟出飛新燕小,翠池盈貼嫩荷團。

其三曰:

  蘆岸宿鴻秋寂寂,桂庭飛蝶晚蒼蒼。

  孤燈剪盡捱長夜,獨枕愁思夢遠鄉。

其四曰:

  天冷夜清霜滿野,月寒風凜雪迷城。

  鮮紅燭影深閨靜,淡白梅香暗閣清。

大才和訖,美人贊曰:“兩韻並賡,真難得也!”是夜就寢,極講幽歡。天明起視,乃一古祠,中塑一美人身,左右列侍兩婢,案上朱書木牌,題曰:“花蕊夫人。”大才驚訝失色,舉身流汗,促舟還家,遂得癡疾。夢中嘗見美人與之同處,聯詩數篇,不及備載。



集美人名詩 清 如皋冒襄辟疆 著编辑

  序

 唐人比紅兒詩百章,以一美人而形之以百美人也。想紅兒,因想見似紅兒者。辟疆無所想,即見美人于千載一堂上,為詩歌,被之絲竹肉,無不可。美人中有遇者,有不遇者;有忌者,有不忌者,見辟疆而皆屈膝,快知遇,道萬福。辟疆胡以邀寵于美人哉!辟疆再賡美人詩,為美人侑,美人各報以瑤草璚芝。或貽以當年含情未逗之思。蓋為美人洗出百千年面目,覺髯眉人噴珠瀉魄,不及美人冰綃一痕,香澤至今。辟疆得此,非幸也。予裡廿四橋頭,生美人最著。金陵王氣已盡,邗江四碧,結為粉黛之鄉,尚不逮苧蘿村一西子,足令千古無顏色。予居相近,恨不得為見知。然而無有乎爾,則亦無有乎爾。甯獨西方美人一輩為然哉!社弟包壯行題。


  集美人名詩

  廣陵明月夜,蕩舟二十四橋之間,問玉簫聲何處?小倦方眠,忽得浣紗江上木蘭橈之句。二美人寓焉。f亟起續成,集為廿絕。得美人名百有奇。敢曰多情,殊慚唐突。但良夜畫船,幽人清夢,實未能負此一時也。偶然付梓,名附於後。

  一

  浣紗江上木蘭橈,輕拂蓮花動細腰。那得輕鴻倩妙女,鶯鶯燕燕共逍遙。

  浣紗 木蘭 蓮花 細腰 輕鴻 妙女 鶯鶯 燕燕 逍遙

  二

  茜桃星靨柳枝眉,小小金蓮阿軟宜。更有堪憐憐盼盼,盈盈秋水月華披。

  茜桃 柳枝 小小 金蓮 阿軟 憐憐 盼盼 盈盈 秋水 月華

  三

  清風明月映春卮,合德妖嬈孰亞兒。何日清娛歡子夜,酥香斜抱碧蘭枝。

  清風 明月 春卮 合德 妖嬈 亞兒 清娛 子夜 酥香 碧蘭 蘭枝

  四

  荊玉無瑕琬琰稀,妙容如玉媚春暉。宜男欲佩金萱草,何必頻頻喚浣衣。

  荊玉 無瑕 琬琰 妙容 如玉 春暉 宜男 金萱 頻頻 院衣

  五

  縫仙弄玉在蓬萊,妙淨玄機雙鳳來。欲駕彩鸞尋玉女,非煙非霧是陽臺。

  縫仙 弄玉 蓬萊 妙淨 玄機 雙鳳 彩鸞 玉女 非煙 非霧 陽臺

  六

  雪兒為貌玉兒身,軟弱蘭香逼太真。況是亭亭方嫋嫋,蕙柔何日共迎春。

  雪兒 玉兒 弱蘭 蘭香 太真 亭亭 嫋嫋 蕙柔 迎春

  七

  微眠幽夢等虛舟,忽渡清波到遠洲。六六峰頭春草翠,心心只愛愛溫柔。

  微眠 幽夢 虛洲 清波 遠舟 六六 春草 心心 愛愛

  八

  寒梅新杏發新香,惹恨含愁益斷腸。夜夜碧雲清照我,雲容倩女在何方。

  寒梅 新杏 新香 惹恨 含愁 斷腸 夜夜 碧雲 清照 雲容 倩女

  九

  玉環敲斷水晶紋,金鳳銜來上彩雲。製作玉簫吹月素,素娥逸韻比湘君。

  玉環 水晶 金鳳 彩雲 玉簫 月素 素娥 逸韻 湘君

  一○

  紫雲縫樹嫋煙長,絡秀飛瓊淡淡妝。卻要夜來同醉月,今宵巧笑玉奴旁。

  紫雲 縫樹 嫋煙 絡秀 飛瓊 淡淡 卻要 夜來 醉月 巧笑 玉奴

  一一

  輕紅拂面麗春知,夜妹朝姝魂欲癡。貯以金珠真寵寵,白雲英里寫幽姿。

  輕紅 紅拂 麗春 夜妹 朝姝 金珠 寵寵 白雲 雲英 幽姿

  一二

  青童繡佛思深深,兩意三香悔昔心。立志堅堅欺白雪,青楊紫竹禮觀音。

  青童 繡佛 深深 兩意 三香 堅堅 白雪 青楊 紫竹 觀音

  一三

  素秋銀燭理瑤箏,葉桂苔華吐月英。莫愁滿願無雙日,紅葉傳詩錦瑟橫。

  素秋 銀燭 瑤箏 葉桂 曹華 月英 莫愁 滿願 無雙 紅葉 錦瑟

  一四

  江柳青青芍藥紅,流鶯巧囀弄翔風。芳春百媚珠簾卷,結佩流蘇密約通。

  江柳 青青 芍藥 流鶯 巧囀 翔風 芳春 百媚 珠簾 結佩 流蘇 密約

  一五

  寒月清琴操已殘,延娛琴客久乘鸞。相思欲寄梅花蕊,踏雪兒郎奈興闌。

  寒月 清琴 琴操 延娛 琴客 乘鸞 相思 梅花 花蕊 踏雪 雪兒

  一六

   麗玉娟娟妒玉英,嬌紅紅艷艷生情。蘊秀更饒洪度韻,愛卿窈窕複才卿。

  麗玉 玉娟 娟娟 玉英 嬌紅 紅紅 艷艷 蘊秀 洪度 愛卿 窈窕 才卿

  一七

  思士飛仙擁麗容,綠珠滴滴睡芙蓉。羅羅敷體靈芸噴,杜若蘭閨卿與儂。

  思士 飛仙 麗容 綠珠 滴滴 芙蓉 羅羅 羅敷 靈芸 杜若 蘭閨

  一八

  文婉芸香香玉梅,眉言眼語筆耕來。巧心織出怡雲曲,何意娘行佳麗才。

  文婉 芸香 香香 玉梅 眉言 眼語 筆耕 巧心 心織 怡雲 何意娘 佳麗

  一九

  縫紅綃制采春衣,紫玉生香翡翠霏。月滴花嬌渾不似,如姬最好世應稀。

  縫紅 紅綃 采春 紫玉 生香 翡翠 月滴 花嬌 如姬 最好

  二○

  寶樹櫻桃賽紫霞,柳絲颺色采芹芽。山山遊盡愁春去,暮雨朝雲解語花。

  寶樹 櫻桃 紫霞 柳絲 采芹 山山 愁春 暮雨 朝雲 解語花



姽嫿封傳奇 清 楊恩壽编辑

  序

 在昔繡幰油絡,高涼建百越之麾;氈甲裳旗,沙裡樹黃龍之柵。完顏運矢石於城下,命婦一軍;紅玉執桴鼓于江中,樓船百里。灌能督戰,陸亦先登。類皆彪炳旗常,發皇簡冊。然而鴛鴦隊裡,曾無速化之陰磷;鵝鸛陣中,豈有不揚之兵氣?若乃欃槍芒大,留劍答君;金鼓聲淫,引刀效死。貞心炳如日月,亮節固于山河。則趙姊含反鬥之悲,磨笄以報襄子;毛後奮空壁之勇,彎弧而拒姚萇。前美彰焉,嗣徽闃矣。乃有續宋稗之閒談,記明藩之遺事。林外留其仙眷,黃家號以四娘。丁女神光,胡芳將種,結淑儀於青社,驚真氣于白亭。秉含靈握文之英,洞圜居方正之妙。習騎射以教侍妾,劉後知兵;嚴部署而令美人,吳姬斂笑。時則臥邊亭之鼓,滅幽障之烽。海嶠笙歌,遙連午夜;岱宗鸞鳳,齊舞清暉。恒王則油戟停驅,雕屏坐列,呼寵妃為隊長,擬壯女是新軍。六院皆奇,布花鬘而作陣;十旌俱建,施錦障以成圍。舞出宮腰,營真細柳;移來仙步,軍盡淩波。縱聞鼓而止聞金,前視心而後視背。叱吒輕,則蘭麝生於口角;威容熾,則雲霞爛於亭台。立號將軍,肇嘉姽嫿。醉月坐花之候,僮婢三撾;刀光燭影之旁,君王一笑。捷將煙竹,爭誇處女神奇;敕到錦袍,不賞平陽歌舞。宮惟講武,館不忘憂,武鄉侯肯用巾幗相遺,李光顏豈以女色為樂。洵盤宗之盛事,枝昵之美談也巳。無何,動漁陽之鼓,驚破霓裳;灌西穀之堤,壅來縑幔。蚰蜒塹塞,龍武軍孤,書白土于洛陽,封徐內應;鑄金枷於梨樹,結贊陰權。報國納光弼之短刀,受降按蕭王之輕轡。師將授孑,楚鄧曼見而長歎;送不出門,越夫人立而飲泣。蓋不待三軍紛雨,一纛愁雲而早已。毀此娥媌,厲填土去笄之節;思君陣側,作挾弓帶劍之辭。俄而松柏哀於國人,福祿斟於凶虜。金甌破碎,花淚驚濺,錦瑟淒涼,刀頭罷唱。既不能引篪度曲,如朝雲之吹散生羌;複不能持節登車,似馮嫽之說降外域。黃泉碧血,妾身願得同歸;素甲白矰,姊妹因而合隊。信蛾眉之肯讓,剺面尋仇;餌虎口以橫挑,張拳冒刃。陣皆設牝鬼,豈忘雄卒之?百騎奮而猶孱,兩甄鳴而更敗。精士垂盡,夜將仍飛;遊魂不歸,皓齒何在?君子人也,臨大節而棱然;丈夫女哉,蹈危機而不顧。以視呂將軍買刀賒酒,但報私仇;潘將軍同坐齊鑣,罕傳戰績。此尤一時之冠絕,只千古而無倫。嗟夫!皇覺一飛,國維四立。然而二十五宗之屬,騰笑桐山;三百餘歲之間,銷聲珪社。燕王畫炭,徐姬但解續須;國主稱戈,婁妃空聞制曲。若茲之煥煥蕭傘,增重宗英;揚揚繡旗,流光女史。始則飛蟲同夢,軌秀天嬪,終則寡鵠悲鳴,義成地道。實足式蕃閫以引訓,峻徽音而永歎。所由高陽傳淥水之歌,杜老詠青州之血者矣!夫蒙莊秋水之篇,不談忠義;宋玉高唐之賦,只說風流。猶且馨逸來今,蜚騰眾目。況乃立女之重,陳人之綱。寫出宮詞,仿佛風飄神雨;吹來急管,恐教鬼哭天陰。娘子稱兵,不復張鄠司小隊;夫人崇義,恨未奪仚地佩刀。能無興百世之風聞,泣數行而感動也哉!客有寄懷荒忽,引興無端。蜀國搜奇,樊梨花不妨有墓;(在松潘廳界)秦州覽古,王寶釧何必無窯。(在長安城外)蒼狗白衣,空諸事變;金聲玉色,視此精神。東坡姑聽妄言,班固漫稽世典。試看褰裙逐馬,不愧雍容小妹之名。笑他開府置官,空負貞烈將軍之號。

              同治九年歲在上章敦樣嘉平月,王先謙益吾甫序于雲安驛館


  自序

 庚申仲夏,薄游武陵,公餘兀坐,無以排遣。偶記姽嫿將軍已事衍為填詞,每成一折,即郵寄回家,索六兄為余正譜,鈔寫成帙,置篋中且十年,幾忘之矣。頃因刊桂枝香搜得原本,並以付梓。時六兄遠官邕管,餘亦將理裝北上。每檢斯編,不勝風雨對床之感。顧安得弟與兄偕歸田裡,展紅毹一丈,命伶人歌此曲,以娛親儻,亦萊衣之樂哉。至姽嫿雖見紅樓夢,全是子虛烏有。閱者第賞其奇,弗微其實也可。


  目次

 第一出 花陣

 第二出 莠謀

 第三出 哭師

 第四出 完節

 第五出 殲寇

 第六出 證仙


  破題

  【南呂引子?滿江紅】

  蔓草孤煙,正黃昏愁雲團結。恰有個靈祠報賽,荒墳題竭。帝子璿宮風月陣,將軍玉骨胭脂血。剩女貞一樹又開花,淒涼色。 兵初發,霜戈折。馬初發,霜蹄決。竟成就王之忠藎,妃之貞烈。兒女英雄悲往事,江山代謝傷詞客。奈銅琶鐵板度歌時,燈如雪。

  眾庸奴暗招真狗盜,

  勇元戎明收汗馬功。

  賢藩王死配忠臣廟,

  女將軍生膺姽嫿封。


  第一出 花陣

  【大石引子?東風第一枝】(二內侍引生王服上)

  桂殿雲深,蘭宮春曉。東風吹綠垂楊,升平無事朝回。花磚影測宮牆,美人金帳,笑將軍好武何妨。看重重黛繞珠圍,溫柔外別有仙鄉。

  (集句)西閣珠簾卷落暉,八荒無警詔書稀。

      等閒識得軍中樂,白羽猶能效一揮。

  孤乃恒邸親王是也。恩邀鳳篆,質秉龍章。譜承朱氏嫡枝,藩列青齊重地。成吟五步,愧無曹八斗之才;有美一人,恰比黃四娘之號。淑妃林氏,侍櫛多年,美酒羊羔,党太尉不能免俗;刀光燭影,孫夫人可與談兵。當茲海宇×安,正好宮中行樂。因命林四娘帶著宮女,演習陣圖。少女可比少男,好色且兼好勇。業經操習數月,聞已步武分明。今日天氣晴和,孤欲前往大閱,並加林四娘一個封號,以專責成。著人前去傳宣,想必來也。

  【玉樓春】(宮女引旦宮妝上)

  亭亭玉立天人樣,劍佩珠冠趨彩仗。蛾眉淡掃為誰容,好留顏色淩煙上。

  (入見介)妾妃林氏見駕,願殿下千歲。(生)平身。(旦)千千歲。(旁坐介)(生)卿專司閫政,總領群姬,連日操演陣圖,不知已經熟習否?

  【大石過曲?念奴嬌序】(旦)趁芳時試馬,怕繡鞍春重,花枝抓住遊僵,粉黛三千嬌滴滴,(妾呵。)無端領袖宮嬙。思想束了雲鬟,著了弓鞋,女兒混寫英雄帳。(合)惟願取軍成娘子,陣演鴛鴦。

  (旦)殿下昨傳令旨,今日在禦園大閱。宮婢早已伺候,請即扈駕同行。

  (生)吩咐啟馬者。(眾擁生旦同下。雜扮四太監,花帽繡衣執旗。四宮女,戎服引老旦、雉尾、花冠、小旦滿妝上)。

  (老旦集句)淡紅花帔淺檀蛾,風送宮嬪笑語和。(小旦)三十六宮春戲馬,廟堂今不用干戈。

  (合)我等乃左右翼長是也。大王傳旨,今日大閱,姊妹們須小心伺候者。(眾應介,老旦小旦)警蹕聲來,想必大王、娘娘到也。(眾擺隊,生、旦上,跪接介。生高坐,旦旁立介。生集句)

  碧瓦桐軒月殿開,香車寶馬玉人來。當場擊動漁陽鼓,軍令分明數舉杯。

  你看旌旗蔽日,戈戟凝霜,煞好一小戰場也。林妃,卿且傳令開操者。(旦)領令旨,左右翼長,傳令開操。(老旦、小旦應介。旦擊鼓,眾擺陣介。)

  【前腔(換頭)】(生)歎賞。昔日吳宮,阿誰教戰。尚須孫武苦推詳。輸與金閨傑,繡閣韜鈴細講。休讓。錦傘風高,金山鼓急,壯心不為粉脂降。(合)惟願取軍成娘子,陣演鴛鴦。(旦擊鼓,眾擺陣介)

  【前腔(換頭)】(旦)蒙獎。纖軀弱質,一心妙用,不堪籌運戎行。(怕比那)書生習氣,伏案。(把)兵書死講。須仿。誰與當熊,誰曾持節,承恩長得侍賢王。(合)惟願取軍成娘子,陣演鴛鴦。(旦擊鼓,眾擺陣介)

  【前腔(換頭)】(合)瞻仰。錦轡星馳,珠旗電掣,叱吒時聞口舌香。風乍暖,滿園草木齊芳。堪賞。柳拂鞭梢,鶯翻弓影。怕從閑裡負春光。惟願取軍成娘子,陣演鴛鴦。

  (旦)軍容草草,甚不足觀,待妾妃親演一番,以供欣賞,何如?(生)有勞妃子。(旦換戎妝介)

  【中呂過曲?古輪台】(生)洗紅妝,珠袍小束細端相。(旦舞刀介)(生)刀光掩映嬌模樣。(旦舞槍介。生)鴻翩魚漾,這玉腕銀槍,舞的似梨花月上。(旦射箭介。生)雁鏃初號,雕弓細響。纖楊穿處巧相當。(旦放彈,場上墮野雉介。生)雉翎錦散,飛丸疾赴不提防。(眾舞藤牌上,旦持短刀破介。生)短兵猝接,角聲乍咽,鼓聲忽壯。(這牌委實的難破也)鐵壘更銅牆。(眾擺陣,旦穿陣介。生)還凝望,萬花飛舞從天降。

  (旦更衣福介。生)卿素習六韜,夙諳三略,宜加勇號,以獎殊勳,著封爾為姽嫿將軍,以專閫內之政。(旦叩首介)叩謝大王。(生)趁此良辰,擺上筵宴,侍女各奏軍中之樂,孤與將軍賀功者。(旦送酒,生正坐,旦旁坐。老旦擊得勝鼓,小旦彈琵琶,眾各執樂器席地坐介)

  【前腔(換頭)】(合)飛觴,名花作隊玉成行。恍惚似畫鼓轅門,琵琶氈帳,醉臥沙場。(不羨那)葡萄新釀。趙女當前,吳姬擁後,漫道軍中氣不揚。將軍爭長,姽嫿頭銜兩字當。趁大旗落日,營門新月,凱歌齊唱。(撤席介)殘角送斜陽。(行介)塵飄蕩,踏花歸去馬蹄香。

  【尾聲】(生)招搖,飛到婺星旁,(旦)榮封喜沐恩波降。(主恩高厚,何以酬之!)請看我身邊長劍吐寒芒。


  第二出 莠謀

  【中呂引子?菊花新】(雜扮四嘍羅引淨上)

  貪如封豕毒如豺,亡命偷生伏草萊。仿佛宋江才,制一頂沖天冠戴。

  俺乃寇魁是也。久懷異志,竊據山岡,做了一寨大王。招集四方匪類,本想揭竿起事,因青州城內,有個恒王。此人文武全才,不敢徑去送死。寨中有位苟軍師,足智多謀,人稱他是個什麼諸葛亮。不免喚他出來,一同商議。軍士們,(雜)有。(淨)快請苟軍師。(雜應介)

  【前腔】(醜道服上)

  皇天要把殺機開,生了區區應運來。仿佛臥龍才,制一頂綸巾兒戴。

  (入見對坐介。醜)大王呼喚,有什軍情?(淨)俺久想興兵下山,只因恒王駐在青州,阻我去路,軍師有何高見,除卻此人。(醜)當今嘉靖皇帝,任用匪人,恒王獨立難支,甚不中用。青州一班紳士,與在下多是故交,待我修書一封,托他們作個裡應外合。(淨)他們都是受過國恩的,怎肯與我出力?(醜)於今世界,非錢不行。只要捨得銀錢,就叫他子弑父,弟弑兄,都是肯的呀!

  【中呂過曲?馱環著】

  據花花大寨,廣有錢財,彩緞多攜,金銀多帶。(書中我把利害說與他們聽)則把筆尖揮灑。名士濟南多,爭看取一個個黃金暗買,管教他納頭便拜。那怕他藩王有備,神機運,妙算排。(到後來破了城池,把這些狗男女,打的打,殺的殺,除將所得的銀錢,全數獻出,並要他祖宗掙來的家私,獻來買命呀。少不得)碎骨輕敲,腦箍輕戴。

  (淨)妙哉此計,必能成功。只是嘍羅們全無紀律,尚須軍師教訓一番。

  (醜)領命。(立高處介,淨旁立,眾走陣介)

  【前腔】(醜)

  向青州地界,一湧前來。制了旌旗,備了器械,作氣要推山倒海。先布虛聲,把一夥怕死的官兒嚇壞。(一路上也說不得什麼秋毫無犯了)裹脅些少年無賴,搶掠些人家嬌艾。(合)心腸狠,殺運開。剁盡良民,視如草芥。

  【尾聲】(淨)草頭皇帝原無礙。(醜)盡著咱暗地安排。(合)不曾見一個官兵來理會。


  第三出 哭師

  【雙調?北新水令】(儀仗引生上)

  莽蛟涎一線噴江潮,算將來紅羊劫到。大旗殘照嫋,戰鼓濁煙消。寶劍橫腰,倩誰人畫出淩煙稿。

  (集句)威雄八陣役風雷,落日愁登大將台。

      家散萬金酬死士,安危須仗出群才。

  本藩深宮教戰,正爾歡娛,不圖禍起蕭牆,莠民作患。庫無一月之餉,城無一旅之兵。平時武備不修,今日悔之無及。昨紳士們進了招撫之計,就有兩個毛賊,自願投誠,亦不過暫保目前,並非長策。為此召集他們,一同商酌。長史何在。(雜)有。(生)即召紳士進見者。(雜扮紳士四人入見旁坐介。生)小王謬列藩封,猝逢賊警,難戰難守,無餉無兵。昨據爾等所言,此賊雖有投誠之意,但未經敗挫,即肯歸降,爾等可保其不復反麼。

  【仙呂入雙調?南步步嬌】(雜)

  不須勁旅勤搜討,(臣去說明利害。)口舌輕輕掉,兵戈禍便消。(但請殿下親去受降。)回紇見汾陽,馬前拜倒。(那時呵)凱唱奏金鐃,(臣等便)抽毫把露布從容草。

  【北折桂令】(生)

  便就是撫了三苗,怕厝火添薪,禍根未消。旦夕偷安,這城狐尚叫,社鼠猶跳。(雜)他們決志投誠,斷不再反。臣等願以全家相保,王請勿疑。(生)靖烽煙但憑談笑,又何妨獻血荒郊,準備了大隊旌旄,準備了小隊弓刀。(眾)殿下見了寇魁,須以好言撫之。(生)如果是傾心泥首,自有個好開交。小王明日出城招撫,爾等須小心防護者。(眾應介掩門)(生先下,眾作態齊下)

  【江南兒水】(旦宮妝上)

  鐵馬紛紛鬧,金戈處處囂。女兒家越俎憂廊廟,(這青州呵)一座空城誰與保。(我大王呵)一柱擎天誰人靠。我空抱愁懷徹昏曉,恨不把賊貪狼一星摘了。

  妾乃姽嫿將軍林四娘也。幸侍賢王,倏逢亂世。近有跳樑小丑,直逼青州。當兵餉不足之時,作苟且圖全之計。這些紳士,其心叵測,所言未必可從。大王升帳商量,尚未回宮,好令人焦灼也。(內侍引生上)到此躊躇不能去,諸君何以答升平。(相見介旦)商議軍情,可有頭緒否?(生)紳士們紛紛議論,說寇賊已經投誠,籲請孤家,出城招撫。(旦)哎呀,寇賊甫經起事,如何就肯投誠?大王輕入賊巢,恐中詭計。紳士的話,怎麼聽得呀!(生)也顧不得許多了。

  【北雁兒落帶得勝令】

  不提防豺狼遍地嗥,怕的是鴉鵲同巢鬧。明知他機牽陷阱牢,拼把這頭向刀山掉。(不料本朝的事一壞至此)奈深宮聲色惑當朝。望孝陵風雨哭先朝。(這些紳士之言,明知無兵無餉,除了此計,別無良策可施,這不是要君而行麼。)劣紳衿生成泮水鴞,熱夫妻打散同林鳥。(倘若平安而返)功高唱刀環,同笑倒(若是逆賊心懷不軌,孤必不能生還矣。)名高,撥餘燼,有魂招。(旦)妾聽得這些紳士呵。

  【南僥僥令】

  活現奸邪貌,生非患難交。赫赫科名皆混鬧,把廉恥與良心都昧了。

  依妾愚見,大王以不去為是。不然,以萬金之體,入不測之鄉,倘有疏虞,悔之何及!(生)孤去相機行事,料也無妨。就此出宮去者。

  【北收江南】

  咳!玉鞍金鐙待親敲,把身家性命渺鴻毛。(旦)妾妃拜送殿下。(拜介,同泣介。生)亂時小別,免不得淚濕紅綃。(行介)向虎穴走遭,心又早壯了。我龍章日角,福力仗天潮。(內侍同下)

  【南園林好】(旦)

  則望那潑萑符氣吞不驕。(大王呵)俊竹帛大名自標。(這寇賊久蓄逆謀,都是養癰貽患所致。)滿眼是豺狼當道,愛錢的文官是小兒曹,怕死的武將是小兒曹。

  (泣介下,淨引眾上)如鬼複如蜮,擒賊要擒王,俺寇魁是也。前用苟軍師之計,花些銀錢,買活青州紳士,裡應外合,將恒王賺出城來,埋伏中途,殺他個措手不及。遠遠望見,恒王來也。大小嘍羅埋伏者。(眾應介暫下)

  【北沽美酒帶太平令】(侍從引生戎服上)

  度惡木,轉山坳。行一步,一傒僥。(紳士們隨侍前來,一出城時,連影兒都不見了,此番恐中了詭計也。)欺負俺失運王孫擁節旄,恰便似海鼇上釣,恰便似引虎離巢。(這些狗男女想是勾通反賊的呀。)買人心銅山可靠,攖法網鐵面難饒。(孤乃帝胄天潢,受恩深重。倘事有不測,也只得致命遂志矣。)餘一劍致身須早,料在天的祖宗含笑。(寇魁呀寇魁)任你有雪刃霜刀,這鬼門關拼來投到。

  (下內喊殺介,眾竿上懸首級引淨上)好了好了,恒王被俺殺了。將他首級到青州城下,招撫百姓去去。(眾繞場行介)

  【南尾聲】(合)引羊入俎憑機巧,把四海英雄號召。你看那青州城早被愁雲遮住了。


  第四出 完節

  (老旦、小旦素甲上)

  痛哭六軍皆縞素,身留一劍答君恩。

  我等乃姽嫿將軍部下,左右翼長是也。大王誤中詭計,深入賊巢,猝不及防,捐軀殉難。城中官紳商議,就想獻了此城。姽嫿i將軍聞得此信,已將作內應的擒斬數人。並傳集我們,即刻出城迎敵,只得在此伺候者。(四女將素衣跳舞執械上)

  【商調引子?風馬兒】(旦孝衣執槍上)

  痛哭王孫竟不歸,東南半壁誰支。歎將軍灞上真兒戲,拼把珠顏玉骨,一例付寒灰。

  (集句)禍稔蕭牆竟不知,甘言巧計奈嬌癡。出師未捷身先死,天地塵昏九鼎危。

  我乃姽嫿將軍林四娘也。莠民作亂,狗黨潛通。大王成致命之忠,小丑作跳樑之計。在城紳士,紛紛納款投降。我雖擒斬數人,但羽黨太多,眼見孤城難保。咳!想我林四娘,雖是女流之輩,常抱節烈之心。生受死重,恩當殉節,與其閉門待死,不如殺賊捐軀。為此傳集妃嬪,殺上前去。縱令碎身粉骨,亦所甘心。想我大王呵!

  (過曲)【金絡索】

  鴞號黑月時,龍鬥紅塵裡,列祖神宗,含笑迎孫子。這國殤氣壯,恨壓山低,鳳牒千秋輝姓氏。(大王平時以忠義自許,氣概激昂,今日果做出這番事業出來。)正氣還天地,他報國輕生一劍知。(淚介)頻揮涕,鈍蟬娟徒自空幃。可憐他一個魂兒,可憐我一個身兒,何日在陰司會。

  偌大世界,一片茫茫,何處是未亡人立足之地!不如殉主一死,倒也斬斷葛藤。大王呀你且在鬼門關略等片時,妾妃就來隨駕的呀。

  【前腔】

  如生學唱隨,不死真無味。泉路非遙,緊緊來尋你。任黃沙白草,冥風暗吹,嫩花魂靠定黃旗底。(此番出戰呵,)攀龍志遂原無悔,汗馬功成未可知。(眾姊妹們)(眾應介,旦)你們隨我出征,若能殺賊報仇,固是美事;倘變生不測,喪在沙場,你等死在九泉,不要埋怨我呀!(眾)將軍說那裡話來,我等報主捐軀,拼著一死,就是碎屍萬段,不敢埋怨將軍。(旦)(好呀)干城倚,不枉我平時教戰學吳姬。怯生生一個身兒,軟丟丟一個屍兒,打夥子葬沙場裡。

  (老旦、小旦綁二雜上)啟將軍,這就是騙大王出城的紳士,請將軍發落。

  (雜)娘娘饒命呀。(旦)咳,你這些狗男女呵。

  【前腔】

  名姓達天墀,張口談文史。見了朱提,帖耳兼搖尾。喬妝理學,詐托賢基,綱常氣節空談耳。愧煞你讀書講道鬚眉氣,不及我巾幗英雄義勇師。(我朝待你這些酸丁,那些不好!設立)膠庫體,二百年來養著誰。(人生世上呵)流芳的也是一個名兒,貽臭的也是一個名兒。像你們,雖幸生,何異死!

  左右翼長,將這廝斬首祭奠大王者。(老旦小旦斬二雜介,場上先設靈位同祭拜介)

  【前腔】(旦)

  清酒奠三卮,素妝提一旅。鐵甲錚錚、濺點皆紅淚。剩俺寡婦,並沒孤兒。不願做人願做鬼。會不見玉顏空死處,磷火青青夜守屍。(行介旦)潛師起,早辦從容就義時,我這劣將軍一命絲絲,他們勇宮嬪一命絲絲。報主恩如是耳。

  (眾)前面已是賊營了。(旦)奮勇殺上前去。(賊眾上,混戰,賊敗下)

  【前腔】(旦)

  紛紛縷蟻師,擾擾豺狼輩。禁不起玉手輕敲,打破蜂案壘。(引眾下,淨引眾上)正想前去攻城,女將忽來劫寨。幾個女子,幹得什麼事來?嘍羅們,小心截殺者。(老旦、小旦上,戰敗被殺介。旦上,戰敗圍介。旦)(咳,賊子呀,)少不得天兵掃蕩,靡有孑遺,刀頭添輩無名鬼。(眾喊殺介,旦)引頸拼來尋個死,這死字提他要嚇誰。(戰介)力竭矣!怎能力戰透重圍。(笑介)羨王的忠也無虧,羨奴的節也無虧。同一笑黃泉底!(拔劍連殺數賊介)

  【尾聲】明明白白今朝死,可算得千秋奇女子。(這青州死難的,)除了我姽嫿將軍更有誰!(自刎下。眾歡笑下)


  第五出 殲寇

  (四將引末甲上)

  (集句)削平妖孽在斯須,一將功成萬骨枯。

      行望鳳京旋凱捷,鳳雲常為護儲胥。

  老夫孔有微,曲阜人也。家承詩禮,幼習韜鈴。只因小丑跳樑,重煩大兵進討。可恨青州城內,一夥官紳,或作內應於事先,或獻城池於事後。害的恒王夫婦,合室捐軀。就是那些宮嬪,無不捨身殉難。忠孝節義,萃於一門,真不愧天潢貴胄也。想我山東省本是聖人之鄉,不料出了匪人,我輩未免減色。老夫毀家紓難,獨起義兵。朝廷放來靖逆將軍,與老夫相機進剿,連日大勝。賊勢已窮。又令老夫前去誘敵,大兵埋伏山后,一鼓成擒。鄉勇們,奮勇上前者。(眾應介)

  【中呂?榴花泣】(末)

  書生戎馬,原為梓桑謀。那怕他琵琶腿,玳瑁頭。(青州城外好荒涼也。)角聲吹破一天秋,濁煙塵,斜日荒邱。(這一隊鄉勇呵,)小覷兜鍪,不似那大將軍逃生偏善走。(我孔家呵,)卻萊兵威振齊侯,問軍旅可曾學否。

  (淨引眾上)老孔敢和我再戰幾合麼。(末)有膽的毛賊,放馬上來。(戰介,末佯敗,淨追下)

  【前腔】(小生戎服引兵上)

  少年籌筆,深夜倚危樓。將星朗,賊星收。穿墳提出血骷髏,怕翻了鼇背神州。

  小將靖逆將軍是也。叨蒙重寄,獨領雄兵。幸遇孔君,募勇相助,屢獲勝仗,賊勢已窮。今已定下一謀,作一鼓成擒之計。命他前去誘敵,我以伏兵擊之,定能成此大功也。

  打碎金甌,奠乾坤出自誰人手。(埋伏介)趁蒼鷹酣眠臂鞲,息干戈但須杯酒。

  (末上,淨戰敗,末追下。小生上,淨被圍,小生殺淨,提首級下。末擒醜上,小生上相見介。末)恭喜將軍,殺賊立功,今之汾陽也。(小生)豈敢,若非老先生相助,焉能成此大功。

  【前腔】

  枯棋彈罷,劫局一秤收。(眾獻首級介。末)軍政記功者。一例長城窟青海陬。鄉心竟賦大刀頭,羨麒麟應畫公侯。(小生)這是寇魁的首級,將他懸竿示眾者。(眾應介。末)整理青疇,害苗條霜鐮須刈芳。(鄉勇們將苟賊嫋示者。)(眾應介。小生)甚軍師羽扇巾韝,笑將軍不妨屠狗。

  (末)賊黨已除,請即入城安民,辦理善後。只可惜恒王及林妃等,為國捐軀,不曾收掩遺軀,尚是缺典。(小生)前日有幾個小民,來營納款,說他們曾倡義舉,收得恒王及林妃屍首,妥為掩埋。一撮香泥,大可為忠魂吐氣也。(末)這卻難得之至,我輩尚須前去拜奠者。(小生)有理。(行介)

  【前腔】

  三杯村釀,同拜國殤丘。新魂哭,故鬼愁。(林妃呵)忘不了春風明月舊妝樓,破珠簾珊瑚墜鉤。冥中凍骨共衾裯,算雲車風馬連鑣又。(這墳堆呵,)冷漆燈通明透幽,問一樹冬青栽否。(同下)


  第六出證仙

  (四女將執旗蟠引老旦小旦神裝上)

  (集句)憶昔狂童犯順年,仙人曾此話桑田。

      傷心一覺興亡夢,舉國繁華委逝川。

  我等乃姽嫿將軍摩下,左右翼長是也。生作國殤,死登仙篆。今因奉到聖旨,敕建忠烈專祠,奉祀大王及姽嫿將軍二位。就是我們與難宮女,也得配饗千秋。钜典輝煌,好不體面。茲乃迎神吉日,你看大王娘娘,按下雲頭,雙雙俱到也

  【仙呂過曲?八聲甘州】(生、旦神裝上)

  百年一霎,歎英雄兒女同付塵沙。神仙眷屬,兵戈鬧裡年華。海天兜率何處家,富貴功名成鏡花。休嗟!博褒忠曠典恩加。

  (生集句)浮生共是北邙塵,試瀝椒漿合有神。(旦)多難始應彰勁節,九天雨露又重新。

  (生)出掌藩封,旋遭兇焰。生愧旗常之績,死邀俎豆之榮。今當迎神入廟之期,索須與姽嫿將軍,同走一遭者。(旦)妾妃陪駕。(眾行介)

  【前腔】(合)

  冤魂鵑化,聽聲聲啼血,灑遍天涯。(作入廟介)荒祠半壁,夕陽古木寒鴉。香煙嫋風一線斜,羽葆紛紛初駐車。(生)你看這些文武官員,都來祭奠也。(合)喧嘩,渾不是濁酒村茶。  【仙呂人雙調?孝南歌】(附末扮文官,淨扮武官上)

  恩綸下,異數加。忠臣烈婦帝王家,宸濠合愧他,婁妃也遜他。(我輩呵,)同來奠斝。(我等奉旨祭奠恒王及林妃二人就此行禮者。)杯酒進流霞,春秋祀不差,把文武官都慟煞。(下)

  【前腔】(末、副淨白須扮老民上)

  紙錢化,遺恨賒。小秦王曲按悲笳。

  (末)我這青州,自來了恒王,苛政皆除,民安若堵。逆賊犯順,他夫婦兩個為國捐軀。於今賊已蕩平,建了專祠一所。老哥,我們前去祭奠祭奠何如。(副淨)有理,請了。

  (合)恩波久沐他,忠魂合享他,同來報社,(拜介)杯酒進流霞。桐鄉祀不差,把父老們都慟煞。(下)

  【前腔】(醜、小生扮內侍上)

  老常侍,內官家,清明寒食好春華。(咱乃恒邸內監是也。從前大王娘娘,待咱們極有恩典。後來盡忠報國,建立專祠,須去拜奠一番,以表舊人之意,想大王呵。)天潢困苦他,(娘娘呵,)宮鬧賴有他。(拜介)同來參駕,杯酒進流霞。宮人祀不差,把奴牌們都慟煞。(下)

  【前腔】(老旦、小旦村妝上)

  傷鳳闥,吊宮娃,芋芋芳草玉鉤斜。(我們都是為林娘娘來的呀。)生前未見他,閨中苦羨他,同來觀化,(福介)杯酒進流霞。閨人祀不差,把婦女們都慟煞。(下)

  (生)你看香雲鬱鬱,淚雨紛紛,可謂人心不死矣!(旦)雖然如此,大王身後,又靠何人,與我朝出力。尚須奏明玉帝,早生將種,以救時艱。幸勿笑修到神仙,猶抱祀人之慮也。(生)就此赴通明殿去者。

  【尾聲】肩頭重擔雙雙卸,小朝廷大局誰支架?(旦)(這些做武將統雄兵的都不足恃的呀!)不是我姽嫿將軍小覷他。(眾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