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艷叢書/51

梅喜緣 清 陽湖陳烺潛翁填詞 鐵嶺宗山嘯吾校正编辑

  序

  從來才子,必生孝筍之鄉;非有傾城,誰唱夫蓉之曲。是故孟郊寸草,白社長貧;卒令韓起雙環,紅絲並締。就茅簷而先辭華屋,寧維月老持柯;曆萍蹤而同證蘭因,信矣天公旌善。章皇風世,新聲合按紅牙;粉墨登場,明發常懷白首。今之作者,意在斯乎!且夫俗薄雲羅,塵昏月旦。嬌藏麼鳳,唯求一斛明珠;士笑寒蟲,敢問連城白璧。縱或廁牏宵滌,訝萬石為完人;雞黍晨供,知茅容是孝子。方且銅山障目,紗帽熏心。陸厥懷鉛,焉信此郎似玉;殷芸吮墨,但愁貯屋無金。雉豈敢於為媒,尨且肆其狂吠。是誠昭昭巨眼,鬚眉愧此青琴;落落知心,巾幗推茲紅拂也已。雖然,藥號寄奴,胡緣向日;花開近侍,只好隨風。心非石而能堅,緣如璧其奚合。不道梅香一曲,鸞簫先奏秦台;居然蔬食半生,鴻案甘承梁廡。羊叔子不如銅雀妓,是誠何言?小家女得嫁汝南王,乃有今日。然而種花得果,酌水知源。貽青案于中郎,文姬誰贖;擲朱提于瀨水,漂女難酬。牒買鴛鴦,曾撤閨中之翠珥;蹤分鶼鰈,空尋舊主於鳥衣。何期繭竟同功,珠能如意。曹娥齏臼,遭挫折於酸風;大士蓮台,導因緣於法雨。諷殘貝葉,忽聯紅葉之緣;散罷天花,同受金花之誥。斯則畀雙珠於京兆,碧翁早有安排;留全璧於堤縈,彤管所當表式者也。嗟乎!鵝笙象版,戶習倚聲;苔網花箋,家精點拍。度銀箏之曲,徒詡風流;傳紅蠟之歌,不根天性。十年艷制,坐收輕薄之名;一卷新詞,橫受俳優之目。茲則筆刪綺語,義取白華。陶令清高,托言夫翠簟鴛幃之事;屈原忠孝,寄興于宓妃玉女之間。廣陵散不入塵寰,此曲祗應天上;有情人都成眷屬,幾生修到梅花。龍山查亮采怡軒序。


  梅喜緣題詞

  詩婢何勞說鄭家,新辭譜就按紅牙。

  移將梵宇菩提樹,開作深閨並蒂花。


  水有源頭木有根,出身何敢忘朱門。

  黃花飼雀銜環外,尚有青衣解報恩。


  焚香薦士競相高,沙裡黃金子細淘。

  多少英才誤皮相,裙釵真是九方皋。


  虯髯高唱海山秋,石矽勳名記蜀州。

  寫遍英雄寫兒女,哀絲豪竹一般愁。

 江甯鄧嘉純笏臣


  燒尾遲遲且食貧,儒冠容易誤風塵。

  居然識得青雲士,慧眼如卿有幾人。


  賦罷青衣賦感婚,驪歌一曲最銷魂。

  他年風雨重相見,天意分明為報恩。


  畫堂合巹喜團國,猶作當年主婢看。

  喚到芳名儂欲笑,怕他還帶一分酸。


  才似留仙久擅名,而今制譜有先生。

  登場我欲稱三絕,贏得吳兒口齒清。

             平江俞廷瑛筱甫


  寥落青衣感命宮,飄零人海幾英雄。

  風塵獨具知人鑒,紅拂終歸李衛公。


  浮萍斷梗歎無家,墮溷飄茵悵落花。

  不有蘭閨佳女伴,險教彩鳳也隨鴉。


  一笑重逢玉鏡臺,王孫末路幾人哀。

  當年莫訝張延賞,誰識韋郎是異才。


  玉茗風流四百年,玉獅詞譜壓前賢。

  不須粉白登場奏,也觸雄心一惘然。

             南城劉鼎履塵


  一曲求凰譜管弦,儒酸何幸得閨賢。

  不知別具人倫鑒,純孝端推百行先。


  終風陰雨古今嗟,補恨無從乞女媧。

  若使人如卿巨眼,何愁彩鳳誤隨鴉。


  貴交富娶俗情多,況複攀援托女蘿。

  不信聘錢無十萬,雙星終古隔銀河。


  才出侯門入佛門,無端認父暗移根。

  天教異性英皇合,如願何嫌舊分存。

             錫山王綜勳丹


  梅喜緣(上)

  第一出 娛親

  (生儒巾上)

  【仙呂?八聲甘州】

  (兀兀的)磨穿鐵硯,(營營的)故紙鑽研。(盼)萬里鵬騫,九霄程遠,何時得著先鞭。枉說顯親衣錦旋,逝水流,空計年。勳業勒燕然,慚愧鳶肩。

  【鷓鴣天】

  不羨人間萬戶侯,男兒壯志回無儔。校讎自有名山業,何必簪纓願始酬。 忠與孝,事相侔,萱庭日永寫忘優。莫教長抱終天恨,風木含悲淚暗流。

  小生張介受,表字石侯,下相人也。胸羅萬卷,學富三冬。等富貴於浮雲,視青紫如拾芥。父親為吳郡丞,身故後無力旋裡,流寓此間,奉母親賃居王員外家旁宅。小生既無伯叔,終鮮兄弟。年逾弱冠,尚未成婚。所幸慈幃康健,子職聊供。家無擔石之儲,案有雞豚之奉,惟此差堪自慰。早膳已具,不免請母親出來。(虛下)(老旦上)

  【大安樂】

  蕭條宦況囊羞阮,向平婚嫁事遷延。(因此上)頻繁婦職任兒肩,(還虧他)孝與賢,萊彩慰當年。

  (生上見介)請母親用膳。(老旦)咳景況清貧,還要你日供甘旨,叫我如何生受。(生)母親說那裡話來。孩兒不能厚奉,心滋多愧。(老旦)即此已足,何必求豐。

  【元和令】

  自樂貧且安,不羨富與顯。三牲五鼎列几筵,(那有)容色婉。曾參養志古稱賢,孝心自克展。

  (生)孩兒敢不謹遵慈訓。(老旦)我們進去罷。(下)

  【煞尾】(生)椒馨獻,《蓼莪》篇,人生行孝力且堅。(惟願)風和日暖,北堂萱草春常健。(下)


  第二出 托女

  (外長須布服上)

  【雙調?喬牌兒】

  未吐淩雲氣,萬事不如意。紙窗寒與梅花睡,醒來月轉西。

  老夫程無垢,金陵人氏。性情磊落,不為畛畦。早歲貧,未完娶。後遇狐妻,僅生一女,小字青梅,聰慧過人。自前歲狐妻亡後,鰥居獨處,孤苦無依。有故人姚景仲,節度西川,移書邀我入幕。第道路窎遠,弱女無從攜帶。意欲不去,又無以謀生。反復思量,竟無長策。(作籌思介)哦,有了。我有個堂弟在姑蘇貿易,何不將幼女權寄彼處,到蜀再來接取,有何不可。不免喚女兒出來,說與他知道。孩兒那裡!(小旦扮幼女上)爹爹呼喚,有何吩咐。(外)我要遠赴蜀中,留汝在家,無人照管。欲送汝到蘇州叔叔家中暫住,我到彼時,就來接汝。(小旦)阿喲,孩兒侍奉爹爹,不願外去。(外)咳,你那裡知道。

  【夜行船】

  隔宿糧空貧如洗,且莫問桂薪珠米。泣對牛衣,鳴同蟬蛻,更何堪還累。

  兒呀,還是去的好。作速收拾行李,明日即便起程。正是人到饑寒方作客,天無冰雪不成春。(攜小旦同下)(醜上)

  【慶宣和】

  吃著威風老面皮,不算稀奇。一味甜言口如密,得計得計。

  區區學生程無量,從小跟仔我裡爺爹,到蘇州城裡,做點買賣。囉哩曉得前年頭,阿爹一場大病,嗚呼哀哉。我哩個房下,眼睛是瞎個,耳朵又聾個,要我一趕仔撐起人家來,唔說阿容易。論起祖浪個家私,無不一萬,也有八千。不勒我嫖賭吃著,弄得個滑蹋精光。個兩日袋裡一個鉛黃邊阿無得,忒忒能介好勿難過。前日子有個相面先生,說我面浪財星透露,要發一注大財香。我想財香天浪漏弗下,地浪長弗出,從囉哩得來。無趣得勢,且到酒店浪買碗老酒吃呷。奔居去看看再說。(下)(外攜小旦上)

  【錦上花】

  落得個冷冷淒淒,拋離故里。走遍長途,伶仃莫寄。好一似絕域窮荒,倦鳥分飛。試看那去燕來鴻,人生老矣。

  老夫挈同幼女,來至金閶,打聽兄弟住居桃花塢,不免前去一探。(行介)不知是那一家,待我問訉則個。喂,兄弟,此間有個姓程的麼?(雜上)唔喲是要問程無量介個小賊種。一直走,碰鼻頭轉灣,單閂頭門裡向就是哉!(下)(行介)(外)來此已是。(作敲門介)兄弟在家麼?(醜上開門,見介)我說囉■⑴,原來是阿哥,要唱介個偌哉。阿哥幾時到拉裡。(外)方才到此。(醜)裡向請坐。格個囡兒生得好標緻,喲是侄囡兒。(外)正是。過來見了叔叔。弟婦可好,請出來相見。(醜)耳聾眼瞶,弗能動彈個哉。(外)如此,孩兒進此,拜見嬸母。(小旦下)(醜)阿哥唔搭侄男囡到間哼,做嗜事務?(外)因家計艱難,有蜀中之行。侄女在家,乏人照管,特地送來托兄弟撫養。一年半載,就來接他的。(醜)嗜說話,自家兄弟,就是十年廿年勿居來,喲還養得起個!(外)這便感激你了。

  【清江引】

  雖非同胞亦一體,弱息堪相倚。饑來且與食,莫使寒無蔽,教誨提攜還仗你。

  (醜)介沒自然,勿消囑咐個。(小旦暗上)(外)如此,我就要下船了。呀,女兒,你在此呀。

  【碧玉簫】

  守著深閨,莫管是和非。嬸母相依,終日賴扶持。閑來針黹為,順從婦道宜。習幼儀,戒遊嬉,休辱沒了平生氣。

  (小旦牽衣哭介)阿唷,爹爹呀,孩兒是要跟從爹爹去的謔!(外)數千里程途,如何去得。但是這般光景,叫我怎樣捨得呀!

  【歇指煞】

  黃連結就苦根蒂,沾襟濕透臨歧淚。家山萬里。裂肝腸,離骨肉,也只為繩頭利。縱博得高車駟馬回,也莫慰題橋意,注就了前生命裡。我若不去呵,颺卻那甜桃,來尋這苦李。

  我也顧不得了。(拂衣掩淚下)(小旦號哭昏倒介)(醜扶起介)阿爹去哉!弗要哭,同唔進去,不東西唔吃。(扶下轉介)怪勿道相面先生說我要發財,阿哥去革時候,不仔我十兩雪花銀。介嘿腰裡軟哉,且到賭場浪去步步。真正閉門家裡坐,財從天上來。(渾下)


  第三出 鬻婢

  (副淨扮員外上)

  【中呂?粉蝶兒】

  天上陽和,鎖晴煙柳絲揚簸,聽啼鳥竹院花坡。泛霞觴,斟玉液,賓朋盈座。澹蕩春光,盡優遊歲月虛過。

  下官王士麗,吞居甲榜,寄籍吳郡,富有家財,納官候銓,人皆稱我為員外。繼娶賴氏,所生一女,小字阿喜,年方幼稚,秀慧絕倫。祗以膝下無兒,過於鍾愛,意欲覓一聰慧婢子,伴作女紅,不免請夫人與女兒出來,同他商議。院子,清夫人小姐者。(淨扮夫人,旦扮小姐同上)

  【叫聲】

  (淨)日日醉顏酡,起來起來心情惰。(旦)聽隔院鶯聲喚若何。

  (相見介)(淨)員外請我同男囡出來,有嗜說話。(副淨)不是別的,女兒年已長成,女工一切,你又不會教調他,將來到人家去,恐被人談論。我欲購一聰明使女,與女兒作伴,學些針黹,你意下何如。(淨)囡兒是我養個,撦拉我勿會教調,到要別人替我教調。(副淨)不是這般說,恐你不耐煩。(淨)介嘿還說得去,人拉囉哩。(副淨)尚未說成,送到當著他來見夫人。(淨)撦大事體要介大厾驚小怪。囡兒,同子我進去。(同旦下)(淨副)好意告訴他一聲,到討得一場沒趣,罷了罷了。(作愧狀下)(醜上)倒灶倒灶,真真好笑,旰財不富命窮人,把十兩銀子一夜都輸掉。我程無量,從阿哥挐侄囡兒寄養拉哩,送我十兩銀子。囉曉得走到賭場浪,輕輕巧巧,一搭括子多送脫哉!介幾日走頭無路,好像馬蟻拉厾熱鍋浪子,坐喲勿好,立喲勿好,那哼想個方法。(思介)有哉!昨頭聽見說間淳王員外家,要買一個伶俐丫頭。我想侄囡兒厾喲,拉要衣穿吃著,勿如挐唔買脫子,落得乾淨。已向來頭人去說成,人到即付銀子。慢點,阿哥居來要人嘿那哼?勿怕個!只說唔死脫子哩是哉。慢點,唔拉家裡,撦法子騙唔出來?有法個,只說阿哥走到半路浪病仔居來,要唔到船浪去看看,唔孝順得勢個,有■⑵勿相信。快星去雇轎子,快星去雇轎子!(行介)

  【醉春風】

  巧計安排妥,陳平還讓我。不信瞎馬把人馱。躲躲躲,這也麼哥,忒也唕囉,被咱瞞些。

  (急敲門介)(小旦開門介)叔叔回來了。(醜)阿喲,侄囡兒弗好哉!唔哩阿爹病子居來,爿勿上岸,要接唔到船浪去看看。快點去梳洗梳洗,轎子就來哉。(小旦)叔叔可同去麼?(醜)介嘿自然。(雜抬轎上,醜扶小旦下,行介)快點走!快點走!(急下)(旦常服上)

  【紅繡鞋】

  睡不醒繡幃間臥,猛聽得燕語鶯歌。荏苒流光逐隙過。春欲去,竟如何。眉尖上愁暗鎖。

  春泥銜帶落花香,新燕歸來認畫堂。歌舞昔年人去後,空梁無語對斜陽。

  奴家王氏阿喜,豆蔻韶年,芙蓉美貌。珠真擎掌,愛深堂上椿萱;玉未投懷,盼斷庭前荊樹。雖生長綺羅之族,卻深嫻詩禮之箴。昨日聞爹爹說,有個聰明婢子,買來與我作伴,為何還不見來。(院同小旦上)老爺命我將這婢子送來伏侍小姐。(下)(小旦哭介)我的爹爹在那裡?(旦)什麼爹爹,你是賣到此間的。(小旦)阿喲,那有這事!(旦)你是何等人家?爹爹往那裡去了?將始末情由細細講來。(小旦)呀,小姐聽稟。

  【快活三】

  書香鐵硯磨,家世舊名學。也只為饑寒兩字把人魔,我爹爹因此上遠就蓮花幕。

  (旦)為何留汝在家?又是誰人將你騙賣?(小旦)小姐呀。

  【鮑老兒】

  當初指望將家做,誰想秋風破。當初指望無離播,誰想花離墮。拋得我淒淒慘慘,哀哀切切,涕涕沱沱。更有那狼心的叔子,行為鬼蜮,機謀躉毒,火焰燈蛾。

  (旦)如今既到此間,你意下要怎麼呢?(小旦)咳,小姐。

  【古鮑老】

  這是我命途坎坷,沒福的人兒受折磨。但是世情上測叵,一霎鳥飛遭網羅。自思忖,自慘淒,怨誰個。只是我爹爹呵,任高低,不揣度,怎知道兒遭摧挫,撇下這賠錢貨。

  (旦)這也難怪你。但你的叔子如此行為,送你回去,再賣到別處,又怎樣呢?據我看來,不如且在此與我作伴。寄書與你爹爹,囑他早來接汝,你意下何如?

  【蔓青菜】

  我與你閑清課,任吟哦,兩情調和。笑倚欄幹指玉河,待月深宵臥。

  (小旦)蒙小姐如此青睞,婢子便感恩不盡了。

  【啄木兒煞】(合)

  展芳情,花貼妥,從今且把愁顏破。綠窗青瑣,同心結給綰姮娥。(同下)


  第四出 感孝

  (老旦愁容,生扶上)

  【商調?二郎神】

  景蕭索兩鬢霜華漸老,塵事紛來如霧掃,家山隔煙水迢迢,兩地黃花開雨後,敗葉兒任風流飄。無聊,衰年蒲柳,怎禁得侵寒秋早。

  老身裘氏,自從先夫見背,與兒子介受,僑寓吳門,一貧如洗。更兼近來老病日增,動作需人服侍。兒子雖然孝順,而瑣褻之事,勢不能為,又無力為他完娶。睹此情形,那得不令人酸楚。

  【梧葉兒】

  甘澹泊,簞與瓢,齏粥度昏朝。溫床席,賴抑搔,藥親調,願身代祈天佑保。

  (老旦伏案介)(生暫下)(小旦上)特奉主人命,來傳兩地言。我青梅自到王宅,蒙小姐另眼看待,員外夫人亦相憐愛,也算得所的了。今日夫人著我到張安人家去問病。來此已是,不免徑進。(見介)老安人萬福!(老旦)姐姐請坐。(小旦)安人在上,婢子怎敢坐。(老旦)那有不坐之理。(小旦)如此告坐了。(老旦)姐姐到此何干?(小旦)員外夫人,聞安人患病,特遣婢子來問安。(老旦)多謝員外夫人。(小旦)安人病體不好勞動,誰人在此伏侍。(老旦)全賴小兒。(小旦)相公如何使得。(老旦)也是無可如何,我心上頗不過意。(小旦背介)我前日來時,見張相公自啖糠粥,而以肥甘奉母。如今患疾,又能竭盡心力。似此孝行,深為可嘉。我想小姐擇配,莫過此人。何不將言打動安人,令其央媒去求親,我從中撮合,可冀成就。(轉介)安人膝下乏人侍奉,何不為相公娶一頭親事,免得自己操勞。(老旦)咳,姐姐,我豈不願如此,但是呵。

  【二郎神換頭】

  未謀一飽,閃得人憂心似搗。誰承望爛慢盈門百兩耀,有婦賢不嫌糠糟。這心事向誰訴,平子願何時得了。

  (小旦)我家小姐賢德無比,安人若倩媒前去求親,當無不允。(老旦)姐姐美意,但貧富相形,難於啟齒。倘不見許,何以為情。

  【金菊香】

  常言富貴把人驕,世態炎涼反見嘲。古來幾人貧賤交,慨贈綈袍,一諾表情高。

  (小旦)員外夫人當不如是,只要小姐情願就是了。且事諧固好,不諧亦無所辱,安人姑試為之。(老旦)既是如此,當央人去說,還望姐姐玉成。(小旦)這個自然,就此告辭。(下)(生上)員外夫人著人來說什麼?(老旦)問我的病。據這婢子說,他家小姐極賢,勸我央媒去說親,似不宜卻其美意。(生)員外為人頗形勢利,還是不去說罷。(老旦)我亦慮及此。但聽他的言語樸實,去亦何妨。此間有熟識賣花的,托他前去一行,有何不可。(下)

  【尾聲】(生)人事虛囂,李桃豈有瓊琚報。耐清貧甘守蓬茅,休想把曆過的淒涼都告繳。(慢下)


  第五出情訴

  (旦常服上)

  【正宮?端正好】

  小庭幽,重門靜,東風軟微雨初晴。起來人懶慵窺鏡,最怕傷春病。

  奴家王阿喜。自從青梅到此,閨中頗不寐寞。且這婢子善解人意,人亦最愛憐之。今早夫人喚他到張家去問病,許久還不回來。你看庭花正落,春色闌珊,恰是惱人天氣也。

  【叨叨令】

  惜衣粉蝶迷花徑,侵階細草鋪苔磴。流鶯隔院聲聲應,爐煙篆嫋沉沉靜。香夢幾時醒,香夢幾時醒,隨風舞絮飄難定。

  (小旦上見介)小姐待久了。(旦)何故許久才來?(小旦)與安人閒話。(旦)他家還有何人?(小旦)母子僑居,並無僮婢。(旦)似此作何生計呢?(小旦)家況清寒,而張生秉性純孝,制行不苟。(旦)你何以知之?(小旦)婢子那日前去,但見他呵。

  【倘秀才】

  供母膳分攜遺羹,視親疾晨昏定省,泣比皋魚感至誠。(他自己呵),勤雪案,苦囊螢,饘粥怡情。

  (旦)這也難為他了。(小旦)婢子尚有下情,不敢對小姐說。(旦)我與你兩人情誼相投,有話何不可言。(小旦)據婢子看來,此生必非久居人下者。娘子不欲得良匹則已,欲得良匹,張生其人也。婢子已囑安人,令其央媒來說,小姐意下如何?(旦羞澀躊躇介)恐員外夫人嫌其貧乏,被人恥笑。(小旦)是亦何妨,只要小姐呵。

  【脫布衫】

  甘守著裙布釵荊,甘受盡魚釜塵甑。不慚愧牛衣對影,也惟願鹿車挽並。

  (旦)固是如此,但恐不成,終遺笑柄。(小旦)這可無慮。

  【小梁州】

  結就三生誓海盟,那怕人評。惺惺本是惜惺惺,良緣證,求友葉鶯鳴。

  (旦)但憑父母便了。(遽下)

  【尾聲】(小旦)花開秋月圓,水流塵夢醒。人生萬事皆由命,苦辣誰知姜桂性。(下)


  第六出 婚阻

  (醜扮媒婆上)

  全憑三寸舌,來作女蘇秦。我乃侯氏賣珠花個便是。間哼蘇州城裡,大街小巷,官府紳衿,無一處勿熟識。還有一樣本事,慣做媒人。別人去說勿成個,不我一頓子天花亂墜,就說成哉。謝媒銅錢喲有綾羅綢疋,喲有喜酒牛腿,真真吃勿盡,著勿盡,好弗快活得勢。昨頭南街浪張家,叫人來請我,托我到王員外家去說親。我想一邊富得勢,一邊窮得勢,那哼說得成。有數說一家囡百家求,且碰我個局運去走走。(下)(副淨上)

  【商角調?黃鶯兒】

  那裡那裡,關心忽聽,簷前鵲起。大都來好事臨門,與人報喜。

  連日鵲噪燈花,難道有什麼升遷之喜麼?(院稟介)侯氏賣花的在外,要見員外。(副淨)喚他進來。(醜見介)員外請上,侯氏叩頭。(副淨)罷了,你來此何干?(醜)一來請員外個安,二來有一頭親事,替小姐做媒。(副淨)不知是那一家?(醜)幾哩間壁張安人家。唔厾家裡是窮個,難得張相公苦志攻書,後來必定發達,員外弗要錯過子。(副淨大笑介)此事我不能作主,請夫人出來,與他商議,請夫人者。(淨扮夫人上)

  【麼篇】

  皺面粗皮,會調脂弄粉,爭妍鬥綺。真不愧東施畫裡,東施畫裡。

  (見介)員外請我出來,有■⑵說話。(副淨)不是別的,今有媒婆在此,要與女兒作伐。(淨)放唔娘革狗臭屁!囡兒勿做尼姑,為■⑵要替唔“落髮”?(副淨)不是“落髮”,替他做媒呵!(淨)是■⑵官府?(副淨)是我們的房客張家。(淨)也是無飯吃個窮秀才家裡?(副淨)正是他。(淨仰面大笑介)吚,饞貓子想天鵝肉吃哉!勿關我事,聽唔做主。(副淨)這便怎麼?(背介)料想女兒未必情願。何不喚他出來,大家說說笑笑。請小姐者!(旦、小旦隨上)

  【垂絲釣】

  (旦)紗窗睡起,正一片殘紅滿地。歎歲歲看花,只恐花開花易悴。(小旦)懊惱春光,不如人意。

  (見介)爹爹母親,喚孩兒有何吩咐。(副淨)間壁張家央媒來說親,汝甘作貧家婦,我便應允。(旦不應介)(小旦)此生能自刻苦,立行端方,現雖寒微,終非久困。員外勿以貧賤輕之。(淨目旦介)介個是唔終身大事,肯弗肯嘿說是哉,勿要怕羞個。(旦面壁介)貧富命也。倘命之厚,則貧無幾時,而不貧者無窮期矣。或命之薄,彼錦繡王孫,其無立錐者豈少哉?是在父母。(副淨、淨變色怒介)

  【應天長】

  (副淨)乞食兒,癡愚婢,沒福承當,毫無志氣。(淨)全不念豪華裔。怎向蓬門去,啖甘糠秕。

  (旦哭泣,小旦扶下)(醜轉介)個頭親事,看來做勿成革哉!三十六著,走為上著,弗要不唔打子一頓,無處伸冤個。(急下)

  【尾聲】(副淨)熏蕕氣不同,玉石何能比。趨炎當世情,窮賤他人恥。(淨)養女不成人,終為老娘累。(同下)


  第七出 自媒

  (小旦愁容上)

  【雙調?新水令】

  一番寒雨落花中,惜花心又還無用。喚杜宇,怨東風。意懶情慵,無語倚簾櫳。

  望斷雲山客路漫,殘燭耐盡五更寒。可憐一掬思親淚,流到天明不肯幹。

  奴家程氏青梅,幼年失恃,賴爹爹撫養成人。爹爹遠遊西蜀,將我寄居叔叔家中。豈料叔叔蓄我不卒,將我賣至王員外家作婢。幸得小姐青垂,不以奴婢相待,也算萬分僥倖的了。屢次到張家去,見張生品行端方,欲與小姐作合。爭奈員外夫人勢利淩人,幾遭挫辱,這親事是不成的了。想我生不逢辰,流離失所,不知此身將來作何歸結。論起婚姻大事,原該父母主持,但我目下孤苦伶仃,倘或配非其藕,貽悔終身。欲將所情告人,又難於啟齒,只索由他罷了。

  【小陽關】

  空沒亂,愁萬種,無發付,恨填胸。小姐呵,你欲訴難容,我有願難從,兩下兒情莫控。

  方才夫人命我去討刀尺,就此一行。(下)(生上)

  【清江引】

  紅塵是非日蝟冗,世事如優孟。泥塗困蟄蟲,霄漢翔丹鳳。輸與我黃卷雪窗勤夜永。(作倚案觀書介)

  (小旦上,竊聽介)呀,張相公在此讀書,不免徑進,直訴其情,或蒙憐憫。(進見介)相公,婢子萬福。(生驚立介)你是員外家姐姐,到此何干?(小旦)婢子來向安人討刀尺,聽得相公在此夜讀,心竊慕之。(生)卿愛我,謂我賢也。昏夜之行,賢者不為。宜速退,瓜李之嫌可畏也。(小旦)妾良家子,頗諳禮訓。今冒恥而來見者,欲有所陳,可容一訴否?

  【碧玉簫】

  首似飛蓬,膏沐不為容。身似飄蓬,萍梗任秋風。天涯地角書未通,驛梅使人未逢。閱我躬,增悲慟,這冤孽是前生種。

  (生)境遇若此,誠為可憐。你意欲怎樣呢?(小旦)咳,相公呀。

  【沽美酒】

  惟願箜篌備執充,豈望鴻案接梁孟。只恐怕無意蕭郎陌路逢,天憐苦衷,莫被那廝和哄。

  (生)雖是如此,但恐卿不能自主,或我的母親不願,又怎麼呢?(小旦)

  【雁兒落】

  這是茫茫天意蒙,枉自人心用。注成前世因,方得今生共。

  (生)蒙卿過愛,容當稟明母親,央人來說便了。(小旦)如此感激相公了。(下)

  【得勝令】

  淒淒隔院風,切切訴寒蛩。一點癡情貢,三生夙願從。憂沖,閃得人傯倥。和融,琴心已暗通。


  第八出 遣嫁

  (副淨冠帶上)

  【大石調?青杏子】

  紫陌騁驊騮,趁風光衣錦鳴騶。歸來炫耀堂開晝,買田置地,嬌妻美妾,任我優遊。

  下官王士麗,十載為郎,一官出守。昨接京報,選官曲沃,不日即當走馬赴任。書箱行李,不免喚家僮收拾起來。小二那裡!(醜扮家僮上)有福之人人服侍,無福之人服侍人。來哉來哉,老爺叫阿二做■⑵?(副淨)你老爺已選官即須到任,快將書籍物件收拾停當。(醜)■⑶,老爺選子官,直腳要發財哉!阿二跟仔老爺哆哈年,辛辛苦苦,勞神碌氣,個歇也想發點小財香。到子衙門,派阿二啥職事?(副淨)仍舊派值書房。(醜)書房清閒得勢,阿二弗要。(副淨)派你做跟班。(醜)跟班挺子股,壁立直介立厾,好弗難過,也弗要。(副淨)如此你要做什麼呢?(醜)派子阿二一個門稿罷哉。(副淨)門稿有何好處?(醜)諾,個星打官司個,送子老爺一萬八千,隨封加二。積蓄杜哈年,阿二討老媽,買田地,才彀哉!(副淨)要了錢,被人告發,便怎麼呢?(醜)弗番道個。個星做官個,囉個弗要銀子?只要孝敬孝敬哩是哉!(副淨)呀,有趣阿有趣!(醜)自然有趣個。弗有趣,個星捐官個,化脫子哆哈銀子做■⑵:(副淨)閒話少說。早間張安人央媒來說,其子要娶青梅,這卻相當,前此何妄。你去對他說,交還原價,飯錢看他面上,不算便了。呵呵,無心求富貴,富貴人逼來。(踱下)(醜)好快活厾!介嘿要置幾件行頭,學介點官派,做一個闊二太爺哉!(搖擺下)(旦上)

  【歸塞鴻】

  愁萬種,無計可消愁。一夜梨花風卷盡,半灣桃葉水空流。簾外雨颼颼。

  奴家自與青梅相處,已閱數年。今因爹爹選官遠行,適張宅央人來說,允其原價贖取。奈伊貧無所措,我又將金釵贈之,方得玉成其事。別在須臾,叫我如何捨得。

  【麼篇】

  氣合情投,可意的人兒罕靚。弱不勝衣丰韻穩,嬌還帶媚性情柔。鸚鵡喚前頭。

  (小旦上)小姐何故獨自在此納悶?(旦)將與汝別,因此愁煩。(小旦)婢子蒙小姐厚待,如今又贈金釵,此德此恩,沒身難報。

  【蒙童兒】

  機緣天注就,遇合命誰尤。敢把重生德,付東流。

  (旦)咳,子得所矣,我固不如。從此一別,恐無再見之日了。

  【還京樂】

  也算天緣巧湊,怎知道美景難留。好天良夜,辜負了玩月登樓。看時節上,心愁悶,怎禁受。要指望天長地久,月缺重圓,花開並偶,兩下裡美滿心頭。只除天與人方便,此願能酬。一個兒紅顏僝僽,一個兒青衣即溜,羨前生福慧雙修。思量遍,頓教世緣甘休。好一似離群孤雁,逐水浮鷗。

  (旦掩泣介)(小旦)咳,小姐不必傷悲。離合無常,安知後來不再相會。

  【淨瓶兒】

  莫學章台柳,攀折任人手。暫時分別,願結綢繆。悲秋,難消受,博得個天涯重聚首。從今後,莫教恩愛等閒休。

  (旦)咳,這就說不定的了。

  【好觀音】

  花謝花開還依舊,恐春光不為人留。世事由來水上鷗,君知否,但願人長久。

  (小旦)婢子就此告別。後會有期,尚祈珍重。(泣下)(旦)咳,你看他竟是去了。

  【好觀音煞】

  懊惱千般眉痕皺,掩空帷綠慘紅愁。註定前生命不由,把來日歡娛一筆勾。這是我閏厄黃楊運逢九,否塞時光卦占妒。(掩淚下)


  梅喜緣(下)

  第九出 尋女

  (外衣包雨傘上)

  【黃鐘?醉花陰】

  屈指程途幾千里,曆遍了吳頭楚尾。倦鳥逐雲飛。故國迢遙,遠樹寒煙起。

  老夫程無垢,自從將幼女寄居吳郡,來至蜀中,承姚公相待極厚,屢次專人回南接取。因金川滋擾,道途梗塞,忽忽又是五年。如今道路已通,力辭姚公,親自回蘇一看。行來將近吳門,撫今思昔,好不令人傷感。

  【喜遷鶯】

  吳宮佳麗,舞千條柳掩長堤。依稀,昔年別後,只聽得聲聲杜宇啼。思量起,新愁易積,舊恨全非。

  船已到岸,兄弟當仍住舊處,就此一行。

  【出隊子】

  風光依舊,桃花紅半溪。板橋低映夕陽西,反哺慈烏空自啼。女兒呀,回憶你臨別牽衣淚暗垂。

  來此已是。為何雙扉扃固,待我想來。

  【山坡羊】

  莫不是賦離仳,家亡人棄?莫不是詠彼都,鄉離井背?莫不是怨啼鵑,訴不盡的衷腸?莫不是逐征鴻,灑不斷的思親淚?巷烏衣,雕梁舊日非。落花流水渾無意,芳草斜陽匝徑迷。徘徊柴門月掩扉,遲疑窺簾燕子飛。

  這便怎麼?不免向鄰居問訉一聲。(醜扮鄰居上)呀,老哥,此間有個姓程的,搬到那裡去了?(醜)天浪去哉。(外)天上如何去得?(醜)玉皇修造月宮,要選十萬八千個匠人,不唔選仔去哉。(外)那有此理。(醜)勿是上天,就是入地哉。(外)地下怎樣能去?(醜)地府裡淘糞窖,世浪個班賭煞鬼,一搭括仔挐去充當苦差哉。(外)休得取笑。(醜)介末老實對唔說,早已死脫哉!(外)那有這事,竟是死了麼?(醜)直頭死脫哉!(外大哭介)阿喲,我的兄弟阿,你如何就死了。(醜)勿要哭,勿要哭,個樣無良心個兄弟,要唔做■⑵。(外)還要請問,他有個侄女往那裡去了?(醜)不唔賣脫哉。(外)呀呀呀!賣去了麼?但不知賣往何處?(醜)聽說南街浪王員外家。(外頓足介)該死該死!(醜)吚,為■⑵起初聽見唔死就大哭起來,間歇又要唔死哉。孔聖人說:“既欲其生,又欲其死”,一點也勿錯。(渾下)(外)且到王員外家詢問,當知端的。(行介)

  【刮地風】

  相鼠由來尚有皮,人可無儀。圈羊愛子尚留羝,怎觸藩籬。全不念親親之誼,荊枝同氣。婉孌之女斯饑號季,相逢在那裡?還鄉路遠違,怎得不對景歔欷。

  前面大宅當是,待我問訉則個。門上有人麼?(雜扮門公上)是那個?(外)請問此間是王員外住宅麼?(雜)你要問他則甚?(外)我有個女兒,被人騙賣到此,特來探問。(雜)員外選官晉陽,早已挈眷赴任,不知什麼女兒。(徑下)(外)這等說來,無從探聽實在消息,不免又要赴晉省一行。咳,我好苦呀!

  【古水仙子】

  曆征途,苦雨淒,滿眼蕭條景物非。古驛霜寒,荒村雲暗,海角天涯何處歸。念嬌兒誰與提攜。月圓月缺時有幾,花落花開隨波逝,後會恐難期。

  囊中川資已罄,只得將幾件衣衫典質,明日早行。

  【尾聲】有酒難澆胸中壘,宿旅館倍覺孤淒,恐無限悲涼今夜起。(揮淚下)


  第十出 閨憶

  (小旦盛妝上)

  【中呂?好事近】

  兜的上心來,教人難想難猜。同巢乳燕,平白的兩地分開。傷懷萬里,慈雲何在,思親淚灑遍天涯。已誤歸期幾載盼,程途遼遠,音信全乖。

  奴家青梅,憶自於歸,已經數載。奉姑盡孝,勤儉持家。張郎得以奮志讀書,連登甲榜,將安人與我接至都中,也算萬分如願的了。但念我爹爹遠赴蜀中,數載未通音耗,不知身體可康健否。每念及此,未免縈懷。王家小姐,少小相依,情同骨肉,別後未知景況若何,曾否擇配。回憶臨別數言,那得不令人酸楚。

  【錦纏道】

  托香腮,懶梳妝,慵臨鏡臺。無語淚頻揩。怨芳春,暗地裡色減容衰。那員外夫人呵,一味的私心度揣。全沒有半星兒憐惜,頓使兩情乖。難道紅鸞觸犯,時該命又該。不索長籲氣,到頭來天自有安排。

  (生上)籲,娘子滿面愁容,莫非思親念切麼?卑人已致書蜀中,不久當知消息。(小旦)如此極好。但妾還有心事,相公未必知道。(生)這是怎麼說呢?(小旦)咳,只為那王家小姐呀。

  【普天樂】

  意綿綿,情脈脈,別離緒,真無奈。恨悠悠病害無頭,悶沉沉淚滴盈腮。時光不再,把一腔心事,都付與飛絮塵埃。

  (拭淚介)(生)娘子如此鍾情,天或鑒憐,當有重逢之日。(小旦)咳,這就難說的了。

  【古輪台】

  願和諧,紅閨生小兩無猜。回思待月中秋夜,深深同拜。豈意如今,翻成破鏡分釵。料想別來,腰寬羅帶,比黃花消瘦骨如柴。中懷難恝,把當初密意柔情,冰消瓦解。忘飧廢寢,魂勞夢斷,珊影幾曾來。無聊懶,花月也總沉埋。

  (生)娘子不必感傷。待卑人替你寄一書去,詢問行蹤,便知端的。(小旦)如此多謝相公了。

  【尾聲】寥天雁影將書帶,看一片愁雲靉靆。盼何日人月團圞笑口開。(綰手同下)


  第十一出 神顯

  (淨扮判官,鬼卒引上)

  【點絳唇】

  陽世勾杳,陰司宣化,閻羅簿善惡無差,瞞不過的人心假。

  神明鑒察自能知,莫道無神遂可欺。善惡到頭終有報,只爭來早與來遲。

  俺乃十殿閻羅殿下一個判官是也。位列陰曹,靈彰下界。舉頭三尺,覺天鑒之昭昭;造孽千般,歎人心之懵懵。萬惡淫為首,到頭來與他算帳,妻女償還;百善孝為先,冥漠中自有報施,兒孫受享。笑他機謀用盡,方積得萬貫家私;待到威焰全消,空做了一場春夢。為何道這幾句?只因殿前有件公案。無數冤鬼,告發曲沃宰官王士麗,貪酷殃民。閻君查其陽壽已終,特遣鬼卒拘拿質審。其女王氏孝行可嘉,並有未了前緣,難滿時複能團聚。目今有危,著俺前往救護,提醒一番。我想世人憒憒,那能遍諭此意,以醒迷途。

  【混江龍】

  爭強逞霸,紛紛擾擾亂如麻。閱遍了九州八極,積不流沙。世路崎嶇多險仄,人情反復競齟齖。試念那廊回步履,館貯嬌娃,銅山鬥富,金穀豪華。有財的錙銖必較,有勢的恩怨無差。豈知道千般伎倆行奸詐,十殿閻羅有賬查。只見那滴溜溜油鍋炙榨,血淋淋刀山剜剮。男的女的,過奈何橋浮沉踐踏。老的少的,向鬼門關帶鎖披枷。這都是孽作由他,怎能怨恕不容哨。

  叫鬼卒!(眾)有!(淨)你們去將孝女王氏解救,陰魂引來,不得有誤。(眾應同下)(旦素服哭上)阿喲,我好苦也!自從爹爹抵任,未及三載,賄賂公行,怨聲載道。我幾番勸阻不從。因贓發為上官參勘去任,中途遇盜,劫掠一空。雙親痛財受驚,相繼而歿。煢煢獨立,舉目無親,這般光景,還活他則甚。

  【油葫蘆】

  苦命的人兒真害煞,少遲回,無兜搭。煙雲過眼總虛花,親恩再世圖報答,榮華此後都休罷。雨淒淒,風颯颯,傷心三尺紅羅帕,性命等泥沙。

  不免拜別父母,尋個自盡罷。(作解帶自溢介)(鬼卒上,解帶引下)(神暗上,鬼卒引旦上,跪介)孝女王氏當面。(淨)你就是王氏麼,聽我道來:

  【天下樂】

  只為心頭一念差,莽天公,昭顯罰,不是無憑錯亂拿。要知道世路上死和生,須摸著心坎內真與假。俺這裡能鑒察。

  過去之事,無可挽回;未來之緣,尚能複合。聽我道來:

  【哪吒令】

  莫托事無因,癡聾暗瘂。莫說理難憑,怒號諕詐。你看那擾攘間,無非是來牛去馬。怎及得陰隲多忠孝,大報應無差。

  上天憐汝孝,放你還陽,夙願尚可償也。叫鬼卒速引去,無違。(神下)(眾引旦,掃抬揮,旦跌醒介)阿喲我好苦也!方才死去,恍惚中有人引得一處,神人指示明白,放我回陽。難道日後還有什麼好處麼?但是目前如何過得下去。

  【寄生草】

  只恐那虛空願,無憑把。思量往事擔驚嚇,光陰廿載都過怕。飄零異域誰提挈,淒涼旅櫬幾時歸,寒燈獨訴傷心話。

  【賺煞】意遲疑,心嗟訝,禁不住中情怒吒。小命琉璃薄似瓦,便是鐵石人,也怎能掙扎。試問這黑悠悠,誰的官衙?強把人放回,生受折罰。怎知我身世似虛花,心事無牽掛,恨不得早委黃沙。(哭下)


  第十二出 賣身

  (副淨扮公子上)

  【字字雙】

  豪華公子貌兒揚,肥胖。花街日日走平康,白相。麻臉嬌妻愛艷妝,怪狀。思量娶個美偏房,瞎想。

  區區學生富有才。家父曾居黃閣,小子猶是白丁。詩書是我的仇讎,酒色是的我性命。妻房強氏,論他的容貌,真不愧鳩盤茶。論他的性情,直是個胭脂虎。幾次要娶一美妾,被他阻撓而止。我想世間貴家公子,那個沒有三妻四妾,榮華享受。獨我富有才,就這般命苦,要娶一個也不能,實為可惱。昨日媒婆來說,此間有個流落女子,情願賣身葬親。已去看過,頗為合意。業將銀子交去,為其安葬。說明今日進門,若被老婆知道,怎肯干休?已著家人吳賴,將西院收拾洞房,到來一徑抬入,真是神不知鬼不覺的了。呵呵,兔窟安排藏美麗,嫖經收拾賦桃夭。(擺踱下)(醜扮夫人,婢隨上)

  【前腔】

  淺淺烏雲禿且光,不長。金蓮三寸側邊量,放樣。男子貪心愛宿倡,技癢。渾身鑽進陷人坑,活葬。

  奴家強氏,生是富家之女,嫁為浪子之妻。終朝宿柳眠花,無異狂蜂醉蝶。幾番要納妾,被我吵鬧而罷。但是男子心腸,不可測度。連日與僕人,鬼頭鬼腦,難道瞞我做什麼歹事?若問他,斷不肯直說。家中人有個姓吳的,最為信任。不免喚他來一問。丫鬟,喚吳賴進來,我有話說。(婢下,同僕上)欲知心腹事,但聽口中言。我吳賴,富府中一個寵任管家。因公子要瞞著夫人娶妾,教我打掃西院,都已安排停當。夫人忽然傳喚,難道有人走漏風聲麼?只得硬著頭皮,上去一見。夫人在上,小的吳賴叩頭。(醜)你就是吳賴麼?(僕)小的正是。(醜)你與公子幹得好事,從直說來,免你責罰。(僕)小的不曾與公子做什麼事。(醜)我已盡知,你還要抵賴麼?取皮鞭過來,打你這狗頭。(僕)小小小的願說。此處有一流落女子,公子看中了,約明今晚送來,就在西院成親,別的不知。(醜)這還可恕。但要依我行事,女子到來,不許告知公子,先來通報,我自有道理。若被公子知道,你就該死了。(僕)小的曉得。(下)(醜)這等看來,情實可惡,待我慢慢的擺佈他便了。(恨下)(旦素服上)

  【孝南枝】

  呼天訴,真屈枉,明珠隱晦暗裡藏。也只為流落在他鄉,雙槥誰為葬。因此上將身抵償,願作偏房,報答親恩撫養。忍辱含羞,那怕千魔障。生成命,該受殃,福薄人,難相強。

  奴家自夢神人指示,勉強偷生。怎奈孑身無靠,衣食難資,親柩未能安葬,日夕懸心。意欲賣身以葬父母,而貧者無力措辦,富者又嫌我為陵夷族,高低不就。今有貴公子欲納側室,許為安葬。第思我是宦家女,如何為人作妾。但舍此別無計策,不得已權為允許。且到其間,如不相容,只索尋個自盡罷了。

  【前腔】

  虛空夢,原誕妄,黃連苦到十分嘗。縱夙願後來償,奈潦倒今時況。天心渺茫,人事仿徨,世路骯髒。豈是冤孽千般,欠下前生賬。情切切,無可商,恨綿綿,何須講。

  (媒引轎上,扶旦上,同下)(醜艷妝上)癡心多自負心漢,做醋原非吃醋人。今日公子瞞我納妾,我已安排,待轎子到來,依計行事便了。(僕上)稟夫人轎子已到。(醜)著他進來。(媒同轎上)(醜)叫左右替我將這婦人趕出去!(眾拉旦,打下)(醜)你就是媒婆麼?(媒)小婦人正是。(醜)你知罪麼?(媒)小婦人知罪,還求夫人寬恕。(醜)我不責你,但要依我如此如此。(媒)聽憑夫人發付。(醜紅帕兜頭,媒扶立介)(副淨華服上)且嘗新淡葉,撇卻舊蟶條。方才吳賴來說姬人已到,不免出去同他進來。(副淨揖介)請小姐進去。(醜同行分坐,媒、眾急下)(副淨)自從那日獲睹芳容,令人寢食俱廢,何幸今日才得完聚。(醜不應)(副淨)待我替小姐除去帕子,同飲一杯,再入洞房。(作持燭去帕,見醜驚駭狀介)(醜)你可認得老娘麼?(副淨背介)這是從何說起?不知他這樣曉得,叫我從何致辨。看來不得不屈膝了。(跪介)還求娘子恕罪。(醜)你要娶妾,也該告訴我,如何瞞我做事!你如今知罪了麼?

  【前腔】

  男兒漢,心盡喪,迷花醉蝶著意狂。終日的待月到西廂,眠香宿花巷。還要說短論長,作勢裝腔,做出那端方模樣。那不知道的,還說我獅吼河東,慣吃油鹽醬。這惡名,怎可當,試看咱,無情棒。

  (作舉杖介)(副淨)娘子不要閃了手。這原是卑人不是,還念初次犯法,以後再不敢的了。(醜)你要我恕你麼?

  【鎖南枝】

  空頭帳,還可讓,只這罪過風流法令彰。從今呵,閨閣密關防,花箋寫供狀。再不許遊蜂逞,戀醉鄉,這是我女官箴,規獨創。

  如此恕你起來,(副淨)多謝娘子。(醜起介)無情男子漢,最善婦人心。(下)(副淨)罷了罷了,化去多少銀子,只做一場春夢。晦氣呵晦氣!(欲下,轉介)

  勸君莫要笑呵呵,世上人人怕老婆。不是區區甘屈膝,(指場下介)你看怕老婆的人有這許多。(作愧狀下)


  第十三出 認父

  (旦敝衣慘容上)

  【越調?鬥鶴鶉】

  冷淒淒隔院啼烏,靜寂寂寒燈夜雨。韻悠悠遠寺疏鐘,響沉沉經樓暮鼓。萬念全灰,孑身羈旅。憑慘戚,憑悽楚。回首家山,頓成間阻。

  奴家自到富宅,為悍婦不容,遽遭斥逐。雖是萬幸,然煢煢獨立,悵惘無歸。適遇老尼憐我無依,留至庵中居住。還恐買主不肯干休,如何是好。

  【小桃紅】

  窗敲竹梧,聲聲滴斷淚痕枯,縱欲言誰訴。幾人歎生似朝露,怨天公,慈航不許人輕度。風萍浪絮,飄零如許,願不遂當初。

  難得老尼相待甚厚。且暫住幾時,再作區處便了。(下)(外衣包雨傘上)

  【醉中天】

  盼斷雲中雁,愁聽澤邊烏。走遍天涯萬里途,莫唱公無渡。痛泣羊亡歧路,夕陽西去,那禁老淚沾襦。

  老夫程無垢,備曆艱苦,來至晉陽。探知王宰被議去任,夫婦相繼而亡,小姐留落此間庵內。一路問來,前面已是,不免徑到庵中一詢消息。(作敲門介)(老旦扮尼上)空聞鳥宿池邊樹,未許僧敲月下門。誰人到此,待我看來。(開門見介)老人家到此何干?(外)我是尋人的。此間有個王小姐在此麼?(尼)你要問他則甚?(外)我有個女兒在他處,特來尋訪。(尼)老人家請坐,待我替你去問來。小姐那裡!(旦驚上)師父喚我做什麼?(尼)外面有個老者,要見小姐,說是尋女兒的。小姐可知道?(旦想介)沒有什麼女兒。你去回復他罷。(尼)他是老實人,小姐不妨一見。(旦)如此同去。(各見介)請問老丈何來,要尋什麼人?乞道其詳。(外)咳,小姐聽稟:

  【天淨沙】

  謀生遠涉長途,浮家權托遺孤。誰知那昧心的竟把前言辜負,害得我行蹤無住,飄零斷梗荒蕪。

  (旦背介)原來就是青梅的父親。他還不知青梅已嫁。尋到此間,也算難為他了。(轉介)老丈,令愛自到我家,與我作伴數年。旋因赴任,將他嫁歸張生,頗為得所。但如今不知往那裡去了。(外歎介)咳,千里程途,半年辛苦,滿望到此可以會面,誰知又涉徒勞,叫我再到何處去尋呵!

  【金蕉葉】

  曆遍了西蜀東吳,尋覓了南齊北楚。禁過了淒風冷雨,受盡了千辛萬苦。

  (揮淚介)(旦背介)睹此光景,倍覺心酸。他的父親延難至此,與我境地相同,何不認為義父,彼此相依,庶有名分。不免將此意告知。(轉介)令愛未知定所,老丈從何處找尋?不如權留此間,探聽確耗,再行尋訪。我與老丈,同在患難之中,老丈無女可尋,我又無親可靠,意欲認為義父,未識尊意若何?(外)蒙小姐不棄,極好。但小姐是千金之軀,老朽何敢認以為女。(旦)說那裡話來。爹爹在上,受孩兒一拜。(外)阿唷,不敢不敢!

  【眉兒彎煞】難由緒,隨去住,怎禁得一萬遍長歎短籲。白髮蕭蕭痛遲暮,又那堪多阻。多阻,何日重逢反故土。(同下)


  第十四出 祝發

  (老旦扮尼上)

  慈悲勝念千聲佛,作惡空燒萬灶香。老尼自住庵中,頗覺清淨。自從收留了一個難女,惡少頻來窺擾。好容易設法禁止,而富家公子,探知這女子在此,屢次著人來索取,俱以緩言回復。我看這女子暫時流落,後日必有好處,幾番要我替他落髮,勸之而止。但恐富家再來討取,如何是好?正是善門開不易,福地種偏難。(暫下)(僕眾上,敲門介)師父在家麼?(尼開門見介)管家做什麼?(眾)公子在家立等,速將這女子交出,免得我們動手。(尼)本該即刻送去,因這女子病尚未愈,遲三日一定送來。(僕)到三日不送來,便怎樣呢?(尼)聽憑責罰。(僕)如此我們且去回復公子,後日再來,不怕他逃上天去。(同下)(尼)雖是如是,總要想個法兒才好。且去告知小姐,且作商量,(下)(旦愁容上)

  【青玉案】

  飄蕭敗葉容顏褪,人漸老,愁蒼鬢。怪煞天公心太忍,千般磨折,一番籌度,竟作何安頓。

  奴家寄住庵中,倏經數月。傷心滿目,欲死無由。近日為富宅偵知,前來喧攘。幸得老尼多方回護,方得保全。似此情形,禍終難免。幾次求老尼祝發,未見允從,只得向佛前叩禱一番,自己把頭髮剪下,從今阿。

  【榴花泣】

  (石榴花)鉛華洗盡,披緇入空門。甘澹泊,厭紅塵,長齋繡佛度晨昏。恨只恨烏私未通,廿載負芳春。【泣顏回】剩伶仃孑身,把塵緣割斷都空盡。更何來眼底浮雲,除卻了心頭煩悶。

  拜禱已畢,不免就此翦下,阿約,發呀!

  【前腔】

  說什麼螺鬟髻擁,仿佛鬢如雲。說什麼掃翠黛,鬥眉顰。說什麼髮膚無毀報親恩。說什麼夫妻結髮,到老守清貧。斬除六根,榮枯此後都休問。幻空花萬事如塵,比落葉其黃而隕。

  (作欲翦勢,尼急上,奪剪介)呀!小姐,你在此做什麼?(旦)咳,我恐累及師父,故將頭髮翦下。(尼)小姐不必如此。我看小姐面上晦痕盡斷,決無意外之虞。當有不測,老身當之,無累小姐也。(旦)蒙師父愛憐,但恐那人不能容我。

  【喜魚燈】

  狂風蹙損柔條嫩,裂肝腸寸寸。清修地,淨業證前因。還只怕遇他,遇他,恃著強奴很,頓教我有口難分。休論,青絲割忍,眼見得珠埋玉焚。

  (尼)固是如此,或者佛力保佑,轉危為安,亦未可定。還祈小姐忍耐須臾。天色已暮,同我進去拜佛罷。(同下)


  第十五出 庵會

  (小旦艷妝坐車,婢僕隨上)

  【渴金門】

  夫榮顯已遂平生心願,只有親舍慈雲常眷戀,頓覺中情偏。

  奴家青梅,自從夫君顯達,得授官職,奉板輿早經赴任。茲著人回來接取眷口。起程數日,不知幾時方能到得。我想終身之事,也算得所,惟爹爹去後,杳無信息,令我日夕懸心。

  【哭相思】

  茬再光陰忙似箭。違色笑,時光遠,一日思量腸九轉。音問隔,雲山偃。

  就是那王家小姐,如今不知又在何處。每一念及,令人怎不縈懷。

  【五供養】

  別來想見,記分離相對無言。春花容易悴,秋月幾回圓。怕玉鉤未卷,一天愁,著誰消遣。訴一晌心間事,寫一幅斷腸篇,等一個歸燕南旋。

  一路行來,天氣鬱熱,我心中好不耐煩呵!

  【園林好】

  悶悠悠愁城似天,遠迢迢長日勝年。記得我那(小姐呵),應仿佛桃花人面。燈影下,鬢雲偏。月兒下,笑語妍。

  丫鬟,你看濃雲四匝,防有驟雨,命他們作速趲程者。(掃抬,齊下)(旦尼同上)

  【嘉慶子】

  (旦)轆轤曲曲心似碾,那禁得朝朝夜未眠。我何日把眉頭展。思往事,淚潛然。恍隔世,意茫然。

  呀,師父,朋日限期已滿,恐遭毒手。還求師父見憐,替我落去頭髮罷。(尼)小姐請免愁煩,屆時決不放小姐去的。呀!為什麼忽然大雨起來?(僕眾上,撾門介)快開門!快開門!(旦變色介)不好了,還是尋個自盡罷。(尼)小姐請進去,待老身看來。(開門介)(僕眾擁車上)請夫人暫進禪堂避雨。(小旦下車,婢隨進,問尼介)你這庵內有多少房屋?(尼)後邊還有一進。(婢向小旦耳語介)(問介)此間可有人家眷口?(尼)並無眷口,只有一流落女子在此。(小旦)如此可同去一窺禪舍。(旦暗上,各見,驚疑介)(小旦背介)呀,這女子酷似王家小姐。但不知何故在此,待我問來。(轉介)你可是王小姐麼?(旦)我正是。(各相見,抱哭介)阿喲,小姐,你何為流落在此?再不曉得今生還有相見之日。乞將別後行蹤,細說一番。(旦)咳,我如今是落難人,夫人還要問他則甚。(小旦)說那裡話來。(旦)咳,夫人呀!

  【豆葉黃】

  自分離去後,兩地隔雲天。痛雙親一病身亡,痛雙親一病身亡,拋得我流離偃蹇。(小旦)後來便怎麼呢?(旦)只為蕭條旅櫬,心搖意懸。也情願把身來償抵,也情願把身來償抵,佳地卜牛眠。(小旦泣介)這也可憐。安葬後可曾去麼?(旦)還虧得遭妒婦立時逐遣。

  (小旦)謝天謝地!以後又在何處安身?(旦)

  【月上海棠】

  最可憐,蓬飄梗斷飛花片。悵水流東去,何日迴旋。遇慈悲救苦菩提,分脫粟施行方便。重發願,願阪依經卷,度此餘年。

  咳,我如今是萬緣都絕的了。你是富貴中人,相懸天壤。可將別後情形,告訴苦人知道。(小旦)呀,小姐。

  【玉交枝】

  鶚膺秋薦,幸兒夫雲程著鞭。科名柳汁將衣濺,也無慚錦瑟華年。只有那思親幾勞魂夢牽,眷懷舊侶情非淺。數更籌落月未眠,對寒燈回腸百轉。

  (旦)說起爹爹,你爹爹現在此處。爹爹快來!(外上,見小旦,抱泣介)阿喲,我的兒呀!我那一處不找尋,誰知今日才得相見!(小旦跪介)孩兒罪該萬死,有累爹爹,還求寬恕。

  【江兒水】

  陟岵憂難展,瞻雲眼欲穿。天涯暌隔春暉遠,劬勞未報烏私願,淚痕滴盡蕉心卷。怕睹社前歸燕,何日重來,飛向舊時庭院。

  (旦)父女重逢,正宜相慶,為何苦語不休。我既認爹爹為父,你就是我的妹子了。請爹爹休息片時,我與你各敘離懷。(外下)(小旦)呀,小姐此處難以安身,意欲與小姐同赴任所,小姐意下如何?(旦)咳,我的心事,已與你說過,情願終老空門,別無他念。(小旦)小姐說那裡話來,數年暌隔,幸尚挫折無偶,天正欲我兩人完聚耳。倘非阻雨,何以有此邂逅,此中具有鬼神,非人力也!

  【川撥棹】

  苦熬煎。惡風波,涉萬千。打鴛鴦藕斷絲連,打鴛鴦藕斷絲連,好容易珠還鏡圓。辨虔誠,叩上天,證三生,了夙緣。

  (旦俯首躊躇介)妹子言固如此,但我去無顏見母,名亦不順。(小旦)此更可無慮,試思張郎豈負義者。我與小姐早有定分,敢忘大德。

  【前腔】

  誼感重生忍棄捐,況誓海盟山證佛前。怎今日頓背前言,怎今日頓背前言,名分尊卑定昔年。昔同調,錦瑟弦,好同開,並蒂蓮。

  小姐不必遲疑,快些同我去更換衣服,拜別老尼,即便起行。

  【尾聲】萍蹤遇合緣非淺,骨肉重逢慰暮年。這是我得意文章第一篇。(綰手同下)


  第十六出雙圓

  (生冠帶上)

  【臨江仙】

  撇卻閒愁千萬種,花光映到簾櫳。庭前芳草正敷榮。霞觴斟玉液,笑語醉春風。

  下官張介受,連捷甲科,授官司理。奉母親早經抵任,藉申迎養之忱。這全賴內助得賢,方有今日,也算萬分如願的了。前著人回去接取夫人,為何還不見來。

  【前腔】

  花壓闌幹春晝永,迷離蝶夢芳叢。香車何處滯行蹤。竹風搖戛玉,環佩想音容。

  (院稟介)夫人車輛已到。(生)請進來。(小旦下車見介)有勞相公盼望。(生)自隔芳顏,時深繫念。夫人一路勞頓了。(小旦)我到不勞苦,你的意中人困苦極了。(生)娘子說那裡話來,卑人全然不解。(小旦)說來還恐相公要喜出望外呢!(生)到底什麼事,娘子可直說。(小旦)中途遇雨,偶避尼庵,誰知我的爹爹,與那王家小姐,都在庵內。(生)這又奇了,是何緣故?(小旦)他的苦情,一言難盡,慢慢的與相公細說。(生)如此,你同王小姐到後堂拜見母親,卑人出去迎接岳父。(小旦下)(生整冠出迎,外進見介)岳父請上,受小婿一拜!(外)賢婿罷了。(坐介)(生)請問岳父幾時回來!何故又到晉地?乞道其詳。(外)呀,賢婿,我自到姚景仲節度處,留滯五年。回至姑蘇,探知小女被惡弟騙賣王宅。到王宅去詢問,只說已赴任晉陽。不得已連夜起程,備曆艱辛,來至晉省。

  【道和】

  閱塵囂倥傯,走遍了雲山幾萬重。走遍了雲山幾萬重,怎知道海底撈針枉費功。(生)後來便怎樣呢?(外)王宰被議去任,夫妻相繼而亡,那小姐不知流落何所。俺只得曆風霜,勞跋涉。擔驚恐。似腳跟無線轉飛蓬。

  (生)王家小姐又在何處見到的呢?(外)咳,說也可憐。他賣身安葬父母,被妒婦不容驅逐,幸得老尼收留。

  【無和令】

  閃得人憂心懵懂,最憐他斷梗飄蓬。蘭若無心睹玉容,認義父,比親生,侍奉相同。

  (生)情實可憫。姚景仲現已升任吏部天官。待小婿致書,將這始末情由告知,托其代為申奏,以卜榮封而彰孝行便了。(小旦上)爹爹與相公且慢敘離情。孩兒已備酒後堂,一來與爹爹洗塵,二來趁今夕良辰,為王小姐完卻姻事。(外)這是極好的了!(同行。老旦上,各見禮畢,分席坐介)

  【擔子令】

  (外)佳婿乘龍沐帝寵,拜恩濃。膝下嬌兒舊時容,艷桃穠。(合)看華堂酒沸人聲哄,團圞骨肉巧相逢,恰一般好事兩家同。

  【前腔】

  (老旦)一朵紅雲天上捧,麗芙蓉。雨露新恩荷殊榮,誥雙封。(合同前)

  【前腔】

  (生)春暖萱堂綿日永,樂融融。天合良緣素心從,喜重重。(合同前)

  【前腔】

  (小旦)翠繞珠圍花簇擁,滿庭紅。夙願當年兩情通,笑春風。(合同前)

  (婢僕、賓相上,請介)良時已到,請新郎新人更衣行禮。(外、老旦先下)(媒扶旦上,紅帕兜頭,交拜。眾唱介)

  【梅花酒】

  才子雕龍,玉人跨鳳。笙歌嘹亮天風送。爐煙繞,燭花紅。(合)舊和新,恩與寵雍容。願雙雙共用華榮。這一對好夫妻,本是神仙種。

  (小旦)丫鬟們,各捧寶炬,送入洞房。(向旦私語介)虛此位以待君久矣!(旦曳裾介)(小旦笑介)弗留我,此不能相代也。(解指,笑下)(婢捧燭導行,合唱介)

  【前腔】

  帳暖芙蓉,案齊梁孟,他年預卜螽斯詠。天緣湊,樂情濃。(合同前)

  【尾聲】人生萬事倫常重,離合悲歡總是空。只有這磨不滅的名兒交口頌!(齊下)

  最是交貧孝養難,梅花耐盡雪霜寒。

  人生聚散浮雲幻,世態炎涼冷眼看。

  閨閣漫邀真知己,江湖誰挽急流湍。

  莫將兒女因緣事,泛作尋常筆墨觀。



  〖注:■①,口+固,音壺。■②,口+奢。(無讀音)■③,口+夭,ào。〗



沈警遇神女記 唐 孫頠编辑

  沈警,字玄機,吳興武康人也。美風調,善吟詠,為梁東宮常侍,名著當時。每公卿宴集,必致驥邀之。語曰:“玄機在席,顛倒賓客。”其推重如此。

  後荊楚陷沒,入周為上柱國。奉使秦隴,途過張女郎廟。旅行多以酒肴祈禱,警獨酌水。其祝詞曰:“酌彼寒泉水,紅芳掇岩穀。雖致之非遠,而薦之略俗。丹誠在此,神其感錄。”既暮,宿傳舍。憑軒望月,作《鳳將雛含嬌曲》,其詞曰:

  命嘯無人嘯,含嬌何處嬌。

  徘徊花上月,空度可憐宵。

又續為歌曰:

  靡靡春風至,微微春露輕。

  可惜關山月,還成無用明。

吟畢,聞簾外歎賞之聲,複雲:“閑宵豈虛擲,朗月豈無明。”音旨清婉,頗異于常。忽見一女子搴簾而入,再拜雲:“張女郎仲妹見使致意。”警異之,乃具衣冠。未離坐,而二女已入。謂警曰:“跋涉山川,固勞動止。”警曰:“行役在途,春宵多感。聊因吟詠,稍遣旅愁。豈意女郎猥降仙駕,願知伯仲。”二女郎相顧而笑。大女郎謂警曰:“妾是女郎妹,適廬山夫人長男。”指小女郎雲:“適衡山府君小子。並以生日,同覲大姊,屬大姊今朝層城未旋。山中幽寂,良夜多懷。輒欲奉屈,無憚勞也。”遂攜手出門,共登一輜軿車,駕六馬馳空而行。

  俄至一處,朱樓飛閣,備極煥麗。令警止一水閣,香氣自外入內,簾幌多金縷翠羽,飾以珠璣,光照室內。須臾,二女郎自閣後冉冉而至。揖警就坐,又具酒肴。於是大女郎彈箜篌,小女郎援琴,為數弄,皆非人世所聞。警嗟賞良久,願請琴譜寫之。小女郎笑謂警曰:“此是秦穆公周靈王太子神仙所制,不願傳於人間。”警粗記數弄,不復敢訪。及酒酣,大女郎歌曰:“人神相合兮後會難,邂逅相遇兮暫為歡。星漢移兮夜將闌,心未極兮且盤桓。”小女郎歌曰:“洞簫響兮風生流,清夜闌兮管弦幽。長相思兮衡山曲,心斷絕兮秦隴頭。”又歌曰:“隴上雲車不復居,湘川斑竹淚沾餘。誰念衡山煙霧裡,空望雁足不傳書。”警乃歌曰:“劉郎曾曆許多年,張碩凡得幾時憐。何意今人不及昔,暫來相見更無緣。”二女郎相顧流涕,警亦下淚。小女郎謂警曰:“蘭香姨,智瑛姊,亦常懷此恨矣。”

  警見二女郎歌極歡,而未知密契所在。警顧小女郎曰:“潤玉此人可念也。”良久,大女郎命履,與小女郎同出。及門,謂小女郎曰:“潤玉可便伴沈郎寢。”警欣感如不自得,遂攜手入門。已見小婢前施臥具。小女郎執警手曰:“昔從三妃遊湘川,見君於舜帝廟,讀湘王碑,此時憶念頗切。不謂今宵得諧宿願。”警亦備記此事,執手款敘。不能已也。小婢麗質,前致詞曰:“織女無賴,已複斜河。寸陰幾時,何勞煩數。”遂掩戶就寢,備極歡昵。將曉,小女郎起謂警曰:“人神事殊,無宜於晝。大姊已在門首。”警於是抱持致於膝,共敘離別。須臾,大女郎即複至前,相對流涕,不能自己。複置酒,警歌曰:“時值行人心不平,那宜萬里阻關情。只今隴上分流水,更泛從來哽咽聲。”警乃贈小女郎指環。小女郎贈警金合歡結,歌曰:“心纏幾萬結,縷系幾千回。結怨無窮極,結心終不開。”大女郎贈警瑤鏡子,歌曰:“憶昔窺瑤鏡,相看望明月。彼此俱照人,莫令光影滅。”贈答頗多,不能備記,粗憶數首而已。遂相與出門,複駕輜軿車,送至廟下,乃執手鳴咽而別。

  及至館,懷中探得瑤鏡、金縷結,良久乃言于主人,夜而失所在。時同旅鹹怪警夜有異香。警後使回,至廟中,於神座後得一碧箋,乃小女郎與警書,備敘離情。書末有篇雲:“飛書到沈郎,尋已到衡陽。若存金石契,風月兩相望。”從此遂絕矣。




娟娟傳 佚名撰编辑

  木生,字元經,少有俊才。成化中,以鄉薦入大學,嘗登泰山觀日出。夜宿秦觀峰,夢有老婦攜一女子,相見甚歡,如有平生之分。既又遺一詩扇,展誦未終,忽鐘鳴驚寤而起。其所夢道路第宅,歷歷皆能記憶。明年,將入都,道出武清,散步柳陰中。過一溪橋,道旁有遺扇在草中。收視之,上有詩雲:

  煙中芍藥朦朧睡,雨底梨花淺澹妝。

  小院黃昏人定後,隔牆遙辨麝蘭香。

  仿佛是夢中所見者,珍襲藏之。行未幾,遙見一女郎,從二女侍遊樹下,迤邐將近,生移避之。時為三月既望,新雨初霽,微風扇暖。女郎徐邀二侍,穿別徑結伴而去。生仁立轉盼,但見帶袂飄舉,環佩鏘然。百步之外,異香襲道,綽約若神仙中人。遂以所佩錯刀,削樹為白,題一絕句曰:

  隔江遙望綠楊斜,連袂女郎歌落花。

  風定細聲聽不見,茜裙紅人那人家。

  徙倚彌望,乃行前至野店中,問諸村民。或曰:“此去里許,有田將軍園林,豈即其家眷屬乎?”生明日又往樹下,竟日無所遇。惟見溪水中落花流出,複題一絕句,續書於樹曰:

  異鳥嬌花不奈愁,湘簾初卷月沉鉤。

  人間三月無紅葉,卻任桃花逐水流。

  自後,不復相聞。然前所得遺扇,每遇良辰勝會,未嘗不出入懷袖,把玩諷詠,愛如珙壁。  壬午,生謁選天官,隸名營繕。當春,牡丹盛放,生擬閒遊。因勒馬道旁。值馬渴奔水,左右皆前逐馬。生下立井畔民家,其家以貴客在門,召一鄰翁延入。初經重屋,僅庇風日,再過曲徑,越小院,其中樓臺欄楯,金碧輝耀,恍非人世。生稍憩,便欲辭出。翁曰:“內人乃老夫寡妹,年亦逾五旬矣。幸暫留,伺馬至,行無傷也。”生起,揮扇逍遙,曆覽畫壁。翁從旁見其扇,進曰:“此扇何從得之?”生曰:“吾數年前過武清,所得道旁遺棄也。”翁借觀,遽持入內。頃之,出告生曰:“天下事,萍梗遭逢,固有出於偶然者。適見扇頭詩,疑為吾甥女手筆。入示吾妹,果非誤也。”生初入其室廬,皆若夢中所經行者,心已異之。及聞翁言,愈駭異。再引入一曲室,幃帳妍麗,金玉煥然。至一室,幾榻整潔,琴瑟靜好,莫能名狀。須臾,一老婦出拜,自言:“姓錢氏,老夫田忠義,官至上輕車都尉。往歲扈從西征,為流矢所中,輿疾歸武清。小女娟娟,時年十四,隨侍湯藥。偶遺此扇,不意乃入君子之手。今夫亡三載矣,睹物興懷,不覺遂生傷感。然當時溪樹上有二絕句,不知何人所書?小女因尋扇,再至其地,經覽而歸,至今吟哦不絕於口。”生請誦之,即其舊題也。老婦因請命娟娟出見。傳呼良久,不至。母自入謂女曰:“客即樹上題詩人也。”娟娟強起,嚴服靚妝,與母相攜而出。至則玉姿芳潤,內美難征,嚴然秦觀峰夢中所見也。生又以夢告母,共相歎異久之。馬至,珍重辭謝而去。明日,鄰翁以娟母命來,請以弱女為君子姬侍。生喜出望外,遂以其年四月成禮。

  娟娟妙解音律,通貫經史,凡諸戲博雜藝,靡不精曉,情好甚篤。未閱月,生以督運南行,乃鎖院而去。母先亦暫至武清,遣人間問。娟娟從門隙中附詩於母寄生,曰:

  聞郎夜上木蘭舟,不數歸期只數愁。

  半幅禦羅題錦字,隔牆裹贈玉搔頭。

  是夕,生適自潞還,娟出迎。生曰:“方從馬上得詩,未有以複。”即口占贈娟娟曰:

  碧窗無主月纖纖,桂影扶疏玉漏嚴。

  秋蒲芙蓉偏獻笑,半窗斜映水晶簾。

  其冬十月,生乙太夫人憂去職。河冰既合,娟適病不能偕。生存亡抱恨,計無所出。邀母與娟同居,約以冰解來迎,相與悲咽而別。明年春,娟病轉劇,遣翁子錢郎,即以詩寄生曰:

  楚天風雨繞陽臺,百種名花次第開。

  誰遣一番寒食信,合歡廊下長莓苔。

生遣使往迎,比至,則不起匝月矣。辛卯冬,生再入都過女家,見娟娟畫像,題詩其上曰:

  人生補過羨張郎,已恨花殘月減光。

  枕上游仙何迅速,洞中鳥兔太匆忙。

  秦娘似比當時瘦,李衛慚多舊日狂。

  梅影橫斜啼鳥散,繞天黃葉倚繩床。

時人多傳誦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