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Wikisource β

香蓮品藻

香蓮品藻

清·方絢撰

宋張功父著《梅品》一帙,疏梅花之宜稱,憎疾,榮寵,屈辱凡五十八事。閑思蓮足纖妍,花堪解語,更無凡卉得與追蹤。至有歷百折而不回,貫四時而不改,則唯寒梅、翠竹、蒼松差堪接武。乃或遇人不淑,有女仳離,空谷幽蘭,不知凡幾,在女子以纏足為容,譬之君子修身俟命,豈有怨尤?然讀「采封采菲,無遺下體」之詩,能無三嘆?因仿其意,纂香蓮宜稱、憎疾、榮寵、屈辱,亦得五十八條。別疏香閨韻事,及步蓮三昧所未及者,凡二十余類,總匯一卷,簽曰《品藻》,願因風寄語金屋主人,倘阿嬌步步生蓮,幸加意護持,萬勿敝屣視之,庶幾享香蓮清福於無既也。

香蓮宜稱二十六事

為對新月行纏,為芙蓉鞋褥,為明珠鳳串,為湘裙半展,為鴛被勾春,為佯羞嬌踢。為躡足傳情,為就裙底畫字,為指點坐臥間器物,為女伴並足比較短長,為勾絲紾線,為空廊響屧。為掌上舞,為蹴踘,為蹋燈,為聞歌點拍,為銀爐借火,為紅錦地衣,為秋千畫板,為錦韉銀鐙,為屐齒銜紅,為莎痕襯綠,為床上屑香,為看梅踏雪,為女冠步鬥,為妙伎蹋繩。

香蓮憎疾十四事

為鵝頭(腳背豐隆,江以南謂之鵝頭腳),為雞眼,為行纏綴接,為不裙不襪,為放慢跟(履尾不縫合,別用線絆織,謂之慢跟),為鞋頭綴圓月,為高底,為彩畫膝衣,為結襪垂絲蕤,為以足小取名金蓮,為以草紙剪鞋樣,為熏履襪用蕓香棗核,為著履登床,為惡詩組織襪淺鞋弓等。

香蓮榮寵六事

為怯纏病足,檀郎著意搓摩;為欲濯滄浪,庭花開放;為寒夜香消,逢倩懷中取暖;為佳句品題,為擷履飛觴;為以弓樣,夾入宋槧書籍中辟蠹。

香蓮屈辱十一事

為郎君不解輕憐,為蠢婢誤踹,為用粗布行纏,為履襪破碎,為行不擇路踐踏汗穢,為經年不洗,為泥途跋涉,為人海追蹤,墜鞋徒跣;為半路出家,為伏侍大腳夫人,為芒屩,為瓦盆冷水濯足。

香蓮五式

家家踏月,戶戶淩波。然踐規判矩,毀方瓦合,譬諸草木,區以別矣。

約略蓮式,總不越此五等:蓮瓣、新月、和弓、竹萌、菱角。

香蓮三貴

瘦則寒,強則矯,俗遂無藥可醫矣。故肥乃腴潤,軟斯柔媚,秀方都雅。然肥不在肉,軟不在纏,秀不在履,且肥軟可以形求,秀但當以神遇。《魯論》曰:「君子所貴乎道者三,不以三隅反,吾不求也。

肥、軟、秀。

香蓮十八名

蓮之品類,種種不同。婦足之長短攸分,情偽錯出,亦有人心如面之異。乃審厥象,肇賜佳名。

四照蓮(端端正正、窄窄弓弓,在三寸四寸之間者。)錦邊蓮(四寸以上至五寸,雖纏束端正,而非勁履,不見棱角者。)釵頭蓮(瘦而過長,所謂竹萌式也。)單葉蓮(窄胝平跗,所謂和弓式也。)佛頭蓮(豐跗隆然,如佛頭挽髻,所謂菱角式,江南之鵝頭腳也。)穿心蓮(著裏高底者。)碧臺蓮(著外高底者。)並頭蓮(將指鉤援,俗謂之裏八字。)並蒂蓮(銳指外揚,俗謂之外八字。)同心蓮(側胼讓指,俗謂之裏拐。)分香蓮(欹指讓胼,俗謂之外拐。)合影蓮(如侑坐欹器,俗稱一順拐。)纏枝蓮(全體紆回者。)倒垂蓮(決踵躡底,俗稱坐跟。)朝日蓮(翹指向上,全以踵行。)千葉蓮(五寸以上,雖略纏粗縛,而翹之可堪供把者。)玉井蓮(銳是鞋尖,非關纏束,昌黎詩所謂「花開十丈藕如船」者也。)西番蓮(半路出家,解纏謝纏者。較之玉井蓮,反似有娉婷之致焉。)

香蓮十友

伊人在水,淡如君子之交,似蘭斯馨臭合同心之味,此誠不以一貴一賤,乃見交態一富一貧,乃見交情者,洵為好合良朋,奚止香蓮益友,別有圖銘,載在蓮府。

益友(羅紈)、艷友(弓鞋)、夢友(伴奴)、執友(繡曳)、凈友(錦襪)、直友(弇履,即蔽履)、殊友(彩綦,即彩扣)、香友(蓮褥)、清友(礬粉)、媚友(高底)。

香蓮五容

「嚶其鳴矣」,《小雅》歌求友之意章:「縶之維之」,《周頌》賡有客之什。蓋晨夕過從,固曰每有良朋,信宿招邀,則亦於焉嘉客也。《易》曰:「不速」,其是之謂需乎?

佳客(鳳舄)、冷客(鸞靴)、野客(鴛屐)、韻客(翚屐)、隱客(錦袇)。

香蓮九品

刻玉纏香,裁雲鏤月,群分類聚,品物流形。世尊趺坐九品蓮臺,指青葉蓮花,迦葉所以呵呵微笑也。

神品上上:秾纖得中,修短合度,如捧心西子,顰笑天然。不可無一,不能有二。

妙品上中:弱不勝羞,瘦堪入畫,如倚風垂柳,嬌欲人扶,雖尺璧粟瑕,寸珠塵颣,然希世寶也。

仙品上下:骨直以立,忿執以奔,如深山學道人,餐松茹柏,雖不免郊寒島瘦,而已無煙火氣。

珍品中上:紆體放尾,微本濃末,如屏開孔雀,非不絢爛炫目,然終覺尾後拖沓。

清品中中:專而長,皙而瘠,如飛鳧延頸,鶴唳引吭,非不厭其太長,差覺瘦能免俗。

艷品中下:豐肉而短,寬緩以荼,如玉環《霓裳》一曲,足掩前古,而臨風獨立,終不免「爾則任吹多少」之誚。

逸品下上:窄亦稜稜,纖非甚銳,如米家研山,雖一拳石,而有崩雲墜崖之勢。

凡品下中:纖似有尖,肥而近俗,如秋水紅菱,春山遙翠,頗覺戚施蒙璆,置之雞群,居然鶴立。

贗品下下:尖非瘦形,踵則猱升,如羊欣書所謂「大家婢學夫人」,雖處其位,而舉止羞澀,終不似真。

香蓮三十六格

既別洪纖,易形好醜,然而平奇濃淡,姿態迥殊。蓮府中正,不得不廣為懸格,以待閨革也。

平:胝若懸衡,跗如置矩。正:測表影圭,無反無側。圓:束指削胼,磨礲浸潤。直:引繩就墨,如矢如弦。曲:規旋矩立,磬倨鉤懸。窄:細骨柔肌,角俏利。

纖:骨清神正,瘦中有力。銳:以爾鉤援,自求辛螫。穩:結構平正,舉止端祥。稱:骨肉停勻,秾纖合度。輕:踏月有痕,試香無跡。薄:片玉浮香,瓣蓮貼地。

安:雍容大雅,絕不矜持。閑,驊騮輕駕,範我馳驅。妍:新月初升,名花欲吐。

媚:芙蕖含露,輕燕受風。艷:珠圍翠繞,雅欲共賞。韻:翩躚婀娜,意態天然。

弱:庭花苑柳,怯露倚風。瘦:鶴立喬松,長而不短。腴:氣足神充,香溫玉軟。

潤:精神調暢,肌理細膩。雋:豐采煥發,骨氣無雙。整:團合密致,無懈可擊。

柔:靡靡綿綿,有若無骨。勁:千鈞之弩,引而不發。文:含英咀華,珠圓玉潤。

武:回戈挽戟,辟易眾人。爽:步驟俊快,如嚼哀梨。雅:神如秋水,不染欲氛。

超:氣度高妙,卓而不群。逸:豐致瀟灑,姿態橫生。潔:秋水春山,露珠冰鏡。

靜:圓月沈珠,湛然瑩澈。樸:周尊秦彜,古致鴦然。巧:規矩從手,造化在心。

香蓮九錫

橐弓偃革,厥有成績。念茲崇功,車服以庸。故有《春妍君九錫》以誌之。

紅羅纏、鴛鴦舄(副以鳳銜珠紐)、生香臥履、芙蓉鞋褥、菊花襪鉤、紅藕猩覆(副以錦帶)、錦文湘靴、湘筠屐、金蓮花盆、蓮香散金剪銀針。

香蓮十六景

妙人對妙景,已是二難。不若妙景中妙人,斯為合璧。然猶未若妙人生妙景,則右丞畫、工部詩、兼而有之矣。顧此景家家家中懸之,湯臨川《牡丹亭》雲:「錦屏人忒看得這韶光賤。」謂之何哉?

纏足;濯足;制履;試履;挑燈剝繭;倚檻兜鞋;花陰蹴踘;閑庭踢犍;對月看花,憑欄胡跪;觀書拋卷、抱膝微吟;鳳鞋汙泥、偎人強剔;纏春韞玉、顧步徘徊;誤踏春弓含嗔歟撚;戲拈繡履、作意打人;欹枕屏調白玉猧兒;丁香階結鴛鴦襪系。

附:

夏閨六景

浴竟、憩風、掩膝、抱膝、易纏、初倦。

花鄉四景

翹足、足顫、拳足、擎足。

香蓮三影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一切有為法,皆作如是觀。

花間蹴踘苔上影、臨流浣濯水中影、春宵一刻燈前影。

香蓮四印

泡影波流,蹤痕風掃。唯有情癡,可以悟道。

香屑、苔階、沙堤、雪徑。

香蓮四宜賞

玉溪生雲,霧夕詠芙蕖,何郎得意初。此時誰最賞?沈、範兩尚書。匊匊弓弓,豈必夢入巫山、始是賞心樂事?然以此時誰最賞?質之金屋阿嬌,當必啞然曰:「阿誰?」

對名花宜賞其艷,對新月宜賞其妍,對雪宜賞其幽靜,對酒宜賞其謹飭。

香蓮四合

繡鳳眠鞋,博山睡鴉,荀令風流,與淩波君氣味相投。然溫柔主人,當審所宜,幸勿為範蔚宗所笑。

纏足宜焚旃檀,濯足宜燒沈水,薰履襪宜蓺(下應有灬)龍涎。貯履襪宜和椒蘭。

香蓮三上、三中、三下

太平老人袖中錦言,婦人三上、三中、三下,皆易為人。余於香蓮,亦復雲爾。(三上者,墻上、馬上、樓上。三中者,旅中、醉中、日中。三下者,花下、燈下、月下也)

掌上、肩上、秋千板上;被中、鐙中、雪中;簾下、屏下、籬下。

香蓮五觀

觀水有術,必觀其瀾。觀蓮有術,必觀其步。然小人閑居工於撰著,操此五術,攻其無備,乃得別裁偽體,畢露端倪。

臨風、踏梯、下階、上轎、過橋。

選蓮三勝地

匊匊春弓,只將貼地。纖纖缺月,何自生天?而余遊蹤所至,有三勝地,月痕弓影,皆可仰窺,無須俯察。天下名山福地,裙屐叢集,自必別有勝區。請俟他年,蠟屐所經,當再選勝。

蘇州虎丘三山門前、金壇茅山王天君殿後、揚州平山堂桂花樹底。

香蓮二幸

石勒臥聽人讀《漢書》,至高祖立六國後,矍然曰:「是法當失。」及聞留侯借箸,乃笑曰:「賴有此耳。」

醜婦幸足小,邀旁人譽。猥妓幸足小,得眾人憐。

香蓮不幸

龍不隱鱗,鳳不藏羽。實命不猶,曷有其極!悠悠蒼天,此何人哉!

不幸嫁逐村郎,終身延俗手把握。不幸墮落風塵,終夜受醉漢肩架。不幸俗尚高底,終朝踹蹺。不幸生長北地,終歲褰裳。不幸身為侍婢,終日奔馳。不幸貧為匄婦,終年踵決。

香蓮四忌

美玉有瑕,不在大也。白圭之玷,尚可磨也。勿以善小而不為,勿以惡小而為之,旨哉言也!

行忌翹指,立忌企踵,坐忌蕩裙,臥忌顫足。

香蓮三反

翩其反矣,小大由之。胡不惴焉,自反而縮。

巨足纏迫則痛,而弱足纏緩反痛。巨足行多盤辟,而弱足行反便捷。巨足行必(臬危)(兀危),而弱足立反卓爾。

附:纏足、濯足時候

晴晝、燈下、薄醉、出浴、夢醒、欲睡、倦行、試履、花前、月下。

纏足、濯足十二宜

宜枕屏前、宜芙蓉帳底、花前宜曲欄、宜小山石上、月下宜近水樓臺、宜臨砌、迎涼宜竹院、宜松窗、聽雨宜荷亭、宜水榭、避寒宜暖閣地爐、驚颸宜重簾繡幕。

纏足、濯足三不可無

不可無名香炷鼎、不可無好花侑座、不可無知心青衣趨承左右。

纏足、濯足四不可言之妙

屏間私窺、暗裏聞香、水中看影、鏡中見態。

濯足三適

和血適纏、柔肌適履、去繭適步。

右《品藻》一帙,晴窗無事,戲墨偶成。未免刻劃春弓,殊不盡香蓮雅趣。引伸觸類,踵事增華,跋予望之溫柔鄉主人矣。旃蒙大淵獻小春,既望方絢紀。